智培中文


朱子论定程董学则

  凡学于此者,必严朔望之仪。

 

  其日昧爽,值日一人主击板。始击,咸起,盥漱、总栉、衣冠。再击,皆着深衣或凉衫,升堂,师长率弟子诣先圣像前,再拜,焚香,讫。又再拜,退。师长西南向立,诸生之长者率以次东北向再拜,师长立而扶之。长者一人前致辞,讫。又再拜,师长入于室。诸生以次环立,再拜,退,各就案。

 

  谨晨昏之令。

 

  常日,击板如前。再击,诸生升堂序立,俟师长出户,立定皆揖。次分两序,相揖而退。至夜,将寝,击板会揖如朝礼。会讲、会食、会茶亦击板如前。朝揖、会讲以深衣或凉衫,余以道服褙子。

 

  居处必恭。

 

  居有常处,序坐以齿。凡坐,必直身正体,勿箕踞、倾倚、交胫、摇足。寝,必后长者,既寝勿言,当昼勿寝。步立必正。

 

  行必徐,立必拱,必后长者。毋背所尊,毋践阈,毋跛倚。

 

  视听必端。

 

  毋淫视,毋倾听。

 

  言语必谨。

 

  致详审,重然诺。肃声气,毋轻、毋诞,毋戏谑、喧哗。毋论及乡里人物长短及市井鄙俚无益之谈。

 

  容貌必庄。

 

  必端严凝重,毋轻易放肆。毋粗豪狠傲,毋轻有喜怒。

 

  衣冠必整。

 

  毋为诡异、华靡。毋致垢敝简率。虽燕处,不得裸、袒、露顶。虽盛暑,不得辄去鞋袜。

 

  饮食必节。

 

  毋求饱,毋贪味。食必以时,毋耻恶食。非节、假及尊命,不得饮酒。饮,不过三爵,勿至醉。

 

  出入必省。

 

  非尊长呼唤、师长使令及已有急干,不得辄出学门。出,必告;返,必面。出,不易方;入,不逾期。

 

  读书必专一。

 

  必正心肃容。记遍数。遍数已足而未成诵,必须成诵。遍数未足,虽已成诵,必满遍数。一书已熟,方读一书。毋务泛观,毋务强记。非圣贤之书勿读,无益之文勿观。

 

  写字必楷敬。

 

  勿草,勿欹。

 

  几案必整齐。

 

  位置有伦,简帙不乱。书箧、衣笥必谨扃钥。

 

  堂室必洁净。

 

  逐日值日,再击板如前。以水洒堂上,良久,以帚扫去尘埃,以巾扠拭几案。其余悉今斋仆扫拭之。别有污秽,悉令扫除,不拘早晚。

 

  相呼必以肯。

 

  年长倍者以丈,十年长者以兄,年相若以字,勿以尔汝。书问称谓亦如之。

 

  接见必有定。

 

  凡客请见师长,坐定,值日击板,诸生如其服升堂、序揖、立侍。师长命之退,则退。若客于诸生中,有自欲相见者,则见师长毕,就其位见之。非其类者,勿与亲狎。

 

  修业有余功,游艺以适性。

 

  弹琴、习射、投壶,各有仪矩,非时勿弄。博、奕鄙事,不宜亲学。

 

  使人庄以恕,而必专所听。

 

  择谨愿勤力者,庄以临之,恕以待之。有小过者,诃之。甚,则白于师长惩之。不悛,众禀师长遣之。不许直行己意。

 

  苟日从事于斯而不敢忽,则入德之方,庶乎其近之矣。

 

  道不远人,理不外事。故古人之教者,自其能食能言。而所以训导整齐之者,莫不有法,而况家塾、党庠、术序之间乎?彼学者所以入孝出弟,行谨言信,群居终日,德进业修,而暴慢放肆之气不设于身体者,由此故也。鄱阳程端蒙与其友生董铢共为此书,将以教其乡人子弟而作新之,盖有古人小学之遗意矣。余以为,凡为庠序之师者,能以是而率其徒,则所谓成人有德、小子有造者将复见于今日矣。于以助成后王降德之意,岂不美哉!淳熙十四年丁未,十一月,甲子,新安朱熹书。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4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