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米信传信旧名海进本溪族少勇悍以喜射闻周祖

即位隶护圣军从世宗征高平以功迁龙捷散都头

太祖总禁兵以信隶麾下得给使左右遂委心焉改

名信

南唐世家李煜立母锺氏为圣尊后以锺氏父名泰

章故也妻周氏为国后

柳开传开字仲涂大名人慕韩愈柳宗元为文因名

肖愈字绍元既而改名字以为能开圣道之涂也

慕容延钊传延钊父章开州刺史太祖即位延钊加

殿前都点检同中书门下三品避其父名故也

元达传达初名守旻太宗居晋邸时达求见得隶帐

下尝侍太宗习射园亭命之射达四发不中的已而

连中上喜为更其名曰达

吴越世家吴越钱俶字文德杭州临安人本名弘俶

以犯宣祖偏讳去之

党进传进名进自称曰晖人问之则曰吾欲从吾便



李渎传渎父莹祷河祠而生滨故名渎字河神后改

字长源

吴廷祚传廷祚宋初加同中书门下三品以其父名

璋故避之

北汉世家初太宗征继元行次澶渊有太仆寺丞宋

捷者掌出纳行在军储太宗见其姓名喜以为师必

有捷之兆

毕士安传士安知制诰淳化二年召入翰林为学士

大臣以张洎荐太宗曰洎视士安词艺践履固不减

但履行远在下尔士安以父名乂林抗章引避朝议

谓二名不偏讳不听

樊知古传知古本名若水字叔清因召见上问之曰

卿名出何书对曰唐尚书右丞倪若水亮直臣窃慕

之上笑曰可改名知古知古顿首奉诏倪若水实名

若冰知古学浅妄引以对人皆笑之

臧丙传丙字梦寿知江陵府卒年五十三丙旧名愚

字仲回既孤常梦其父召丙偶立于庭向空指曰老

人星见矣丙仰视之黄明润大因望而拜既寤私喜

曰吉祥也以寿星出丙入丁乃改名焉至是无验丙

于礼不当更名古人戒数占梦无妄喜也

王昭远传昭远形质魁伟色黑父继升名之铁山端

拱初为殿前都虞候领勤州防御使命有司治绫锦

院为公署掘地得异铁若山形或言此地即铁山故

营又与昭远幼名合闻者异之

赵镕传镕少涉猎文史美书翰委质晋邸以勤谨被

眷本名容太宗改为镕曰陶镕所以成器也

靳怀德传怀德本名湘素游寇准之门准父名湘景

德中准方为相怀德乃改名焉

贾同传同初名罔字公疏笃学好古有时名著山东

野录七篇年四十余同进士出身真宗命改今名

青箱杂记杜祁公衍常言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

可得言则所讳在我而已他人何预焉故公帅并州

视事未三日孔目吏请公家讳公曰下官无所讳惟

讳取枉法赃吏悚而退

燕翼贻谋录李遵勖本名勖崇矩之孙继昌之子真

宗朝尚长公主御笔增为遵勖

太平清话司马公父守光州而温公生遂名光

龙川别志宝元初元昊创立文法故名吾祖嫚书始

闻朝廷为之忿然张邓公为相即议绝和问罪时西

边弛备已久人不知兵识者以为忧吴春卿时为谏

官上言外裔不识礼义宜且勿与较许其所求彼将

无词举动然后阴敕边臣密修战备使年岁间战守

之计立则元昊虽欲妄作不能为深害矣奏入邓公

笑曰人言吴舍人心风果然既而和事一绝元昊入

寇所至如入无人之境后数年力尽求和岁增赂遗

仍改名兀卒朝廷竟不问世乃以春卿之言为然

梦溪笔谈景佑中审刑院断狱有使臣何次公具狱

主判官方进呈上忽问此人名次公者何义主判官

不能对是时庞庄敏为殿中丞审刑院详议官从官

长上殿乃越次对曰臣尝读前汉书黄霸字次公盖

以霸次王也此人必慕黄霸之为人上颔之异日复

进谳上顾知院官问曰前时姓庞详议官何故不来

知院对任满已出外官上遽指挥中书与在京差遣

除三司检法官俄擢三司判官庆历中遂入相

渑水燕谈录柳三变景佑末登进士第少有俊才尤

精乐章后以疾更名永字耆卿

王彦祖初名元宗庆历二年廷试不利至皇佑五年

免解赴礼部前以卧疾困眠梦至一大府见二人因

恳求平生禄命二人笑不答再叩来年得失其人指

面前池水曰但此头分流君即登第觉以为无理而

池不能分流决无中第望矣久之乃寤即更名汾以

符水分之兆及试中高选

桯史景佑末有二狂生曰张曰吴皆华州人薄游塞

上觇览山川风俗慨然有志于经略耻于自售放意

诗酒语皆绝豪崄惊人而边帅豢安皆莫之知伥无

所适闻夏酋有意窥中国遂叛而往二人自念不力

出奇无以动其听乃自更其名即其都门之酒家剧

饮终日引笔书壁曰张元吴昊来饮此楼逻者见之

知非其国人也迹其所憩执之夏酋诘以入国问讳

之义二人大言曰姓尚不理会乃理会名耶时曩霄

未更名且用中国赐姓也于是竦然异之日尊宠用

事宝元西事盖始此其事国史不书诗文杂见干田

承君集沈存中笔谈洪文敏容斋三笔其为人概可

想见文敏谓二人名偶与酋同实不详其所以更之

意云

宋史贾黯传黯为翰林学士知审官院时官吏有以

祖父嫌名援律为请授他官黯言礼不讳嫌名二名

不偏讳律府号官称犯祖父名而冒荣居之又上书

若奏事犯祖庙讳罪皆有差又曰若嫌名及二名偏

犯者不坐今官吏许避嫌名则或有如此而不自言

者可坐以冒荣之律乎国朝雍熙中尝诏除官犯私

讳者三省御史台五品文班四品以上许用式奏改

余不在此制请约雍熙诏书自某品而上以礼律从

事诏非嫌名及二名不以品秩高下皆听避

宋庠传庠为翰林学士帝遇庠厚行且大用矣庠初

名郊李淑恐其先己以奇中之言曰宋受命之号郊

交也合姓名言之为不祥帝勿为意他日以谕之因

改名庠宝元中以右谏议大夫参知政事

王拱辰传拱辰字君贶开封咸平人原名拱寿年十

九举进士第一仁宗赐以今名

曲洧旧闻李肃之公明文定公子也在三司论事切

直仁宗嘉纳欧公以简贺之甚有称赏之语公明喜

曰欧公平日书疏往来未尝呼我字也此简遂以字

呼我人之作好事可不勉哉

道山清话一长老在欧阳公座上见公家小儿有小

名僧哥者戏谓公曰公不重佛安得此名公笑曰人

家小儿要易长育往往以贱名为小名如狗羊犬马

之类是也闻者莫不服公之捷对

庆历中胡瑗以白衣召对侍延英讲易读干元亨利

贞不避上御名上与左右皆失色瑗曰临文不讳后

瑗因言孟子民无恒产读为常上微笑曰又却避此

一字盖自唐穆宗已改常字积久而读热虽曰尊经

然坐斥君父之名亦未为允上尝诏其修国史瑗乃

避其祖讳不拜

桐阴旧话忠献公将生令公梦人手中书一大兴字

示之知门户之将起也及命名从人从意而字宗魏

盖取毕万之后必大万盈数魏大名之义耳

庄敏公讳缜字玉汝初求字于欧阳文忠公公以小

合幅纸书玉女二字送来庄敏大不乐明日相见犹

有愠容文忠公曰出处无点水也君何怪耶取笔添

女字三点相与一笑盖诗中王欲玉女但音发作汝

也前辈亦雅戏若此

老学庵笔记张文潜生而有文在其手曰耒故以为

名而字文潜

李知几少时祈梦于梓潼神是夕梦至成都天宁观

有道士指织女支机石曰以是为名字则及第矣李

遂改名石字知几是举过省

挥麈后录晏元献父名固在相位有朝士乃固始人

往谒元献问其乡里朝士曰本贯固县元献怒曰岂

有人而讳始字乎盖其始欲避之生狞误以应也前

人亦尝记之又元厚之作参知政事日有下状陈乞

恩例者启曰为部中不肯依元降指挥厚之亦怒曰

止为汝不依元降指挥耳

林仲平概仁宗朝耆儒也二子希旦卲颜早擅克家

之业仲平没有二幼子尚在襁褓未名既长两兄乃

析其名示不忘父训曰希曰旦曰卲曰颜后皆为闻

人衣冠指为名族

温公在相位韩持国为门下侍郎二公旧交相厚温

公避父之讳每呼持国为秉国

闻见后录傅献简云王荆公之生也有□入其室俄

失所在故小字□郎

宋史李庭芝传庭芝字祥甫生时有芝产屋栋乡人

聚观以为生男祥也遂以名之

范祖禹传祖禹字淳甫一字梦得其生也母梦一伟

丈夫被金甲入寝室曰吾汉将军邓禹既寤犹见之

遂以为名

曹□叔传□叔字秀之亳州谯人初名熙尝梦之官

府见□叔名遂更名□叔后进士及第历龙图阁学



避暑录话赵康靖公初名禋直史馆黄宗旦名知人

一见公曰君他日当以笃厚君子称于世因使改名

约已而忽梦有持文书示之若公牒者大书赵概二

字初弗悟既又梦有遗之书者题云秘书丞通判汝

州赵概始疑其或喻己乃改后名后六年登科果以

秘书丞通判海州但汝字不同尔议者或汝字篆文

与海字相近公梦中或不能详也

懒真子李方叔初名豸从东坡游东坡曰五经中无

公名独左氏曰庶有豸乎乃音直氏切故后人以为

虫豸之豸又周礼供具絼亦音治乃牛鼻绳也独玉

篇有此豸字非五经不可用今宜易名曰荐方叔遂

用之秦少游见而嘲之曰昔为有脚之豸乎今作无

头之荐乎豸以况荐以况箭方叔仓卒无以答之

终身以为恨

字汇

无此字

渑水燕谈录元丰中汶上梁逖一夕梦奏事殿中见

御座前揭一碑金箔大书黄裳二字意必贵兆也因

改名黄裳明年御前唱进士第南剑黄裳为天下第



东轩笔录刘邠王介同为开封府试官举人有用畜

字者介谓音犯主上嫌名邠谓礼部先未尝定此名

为讳不可用以黜落因纷争不已而介以恶语侵邠

邠不校

懒真子余中行老朱服行中邵刚刚中叶唐懿中夫

何执中伯通王汉之彦昭彦昭常于期集处自叹曰

某独不幸名字无中字故为第六行老应之曰只为

贤不中时以为名答

阳翟涧上丈人陈恬叔易一日忽改名钦命或者疑

曰岂非钦若王之休命而有仕宦之意乎叔易曰不

然吾正以时人不畏天故欲钦崇天道永保天命

玉照新志先祖旧字子野未登第少年日欧公书

贽见王文恪于宛丘一见甚青顾云某与公俱六一

先生门下士他日齐名不在我下子野前已有之当

以吾之字为遗先祖遂更字乐道先祖位虽不及文

恪而名誉藉甚于熙宁符佑之时文恪长子仲弓实

韩持国婿持国夫人实祖母亲姑由是情益稔熟仲

弓之弟即幼安始名宁后以有犯法抵死者故易名

襄而仍旧字靖康初以知枢密院为南道总管先人

为属阶行有督勤王师檄文荐绅多能诵之

闻见后录孙傅师名览人有投诗者曰伏惟笑览傅

师曰君无笑览览合笑君

青箱杂记孙枢密抃旧名贯应举时尝梦至官府潭

潭深远寂若无人大厅上有抄录人名一卷意以为

榜遍览无名偶睹第三名下有空白处抃欲填之空

中人语曰无孙贯有孙抃梦中即填孙抃是岁果第

三名因梦得

挥麈前录元佑名卿朱绂者君子人也尝登禁从绍

圣初不幸坐党锢崇宁间亦有朱绂者苏州人初登

第欲希晋用上疏自陈与奸人同姓名恐天下后世

以为疑遂易名谔字曰圣予蔡元长果大喜不次峻

擢位至右丞未及正谢而卒年方四十

挥麈后录滕章敏初名甫字符发元佑初以避高鲁

王讳以字为名

宋史王黼传黼字将明开封祥符人初名甫后以同

东汉宦官赐名黼

避暑录话楚州徐仲车至孝父名石每行山间或庭

字遇有石辄跃以过偶□践必呜咽流涕

闻见后录或谮胡宿于上曰宿名当为去声乃以入

声称名尚不识岂堪作词臣上以问宿宿曰臣名归

宿之宿非星宿之宿谮者又曰果以归宿取义何为

字拱辰也故后易字武平

齐东野语吴倜为宁海推官时蔡京罢相居城市中

意其生计从容委买霅川土物无虚月倜意中不平

念吾以文学起身而不以儒者见遇报以实直京觉

之而怒重和二年京以太师鲁公赐第京师一日上

问京卿曩居杭识推官吴倜乎对曰识之其人傲狠

无上上惊曰何以知之曰知陛下御讳而不肯改乃

以一圈围之盖言倜字也上默然不怿未几言者承

风旨论罢自是不复出

挥麈后录李釜字符量淮水人家世业儒其母怀娠

诞弥之日晨起庖下釜鸣甚可畏声绝免身育男其

父即名之曰釜

闲燕常谈薛肇明谨事蔡元长至戒家人避其名宣

和末有朝士新买一婢颇熟事因会客命出侑尊一

客语及京字婢遽请罚酒问其故曰犯太师讳一座

骇愕婢具述先在薛太尉家每见与宾客会饮有犯

京字者必举罚平日家人辈误犯必加叱詈太尉脱

或自犯则自批其颊以示戒

近岁许冲元将知西京有一属□事云其预钱若干

已有指挥许将来春充预买钱冲元厉声叱之曰许

将如何作得预买钱其人始悟触讳踧踖谢过而退

又元厚之知杭州一吏呈公事云合依元降指挥厚

之徐拱手缓声曰元降何尝指挥吏惶恐厚之曰尔

误也不之罪

钱中道帅太原一日武官谒见叙旧累数百言而退

钱语坐客曰适来官人口不称名但称贱迹不已欲

面折之便是要人避己名也客问似干门下有旧钱

曰旧识其公客曰某亦识之佳士也钱曰只那老贱

迹一坐皆笑

宋史徐俯传俯字师川洪州分宁人以父禧死国事

授通直郎累官至司门郎靖康中张邦昌僭位俯遂

致仕时工部侍郎何昌言与其弟昌辰避邦昌皆改

名俯买婢名昌奴遇客至即呼前驱使之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28:05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