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天下有道,道随身出;天下无道,身随道屈。

  

  “安土”,不怀居也;有为而重迁,无为而轻迁,皆怀居也。

  

  “老而不死是为贼”,幼不率教,长无循述,老不安死,三者皆贼生之道也。

  

  “乐骄乐”则佚欲,“乐宴乐”则不能徙义。

  

  “不僭不贼”,其不忮不求之谓乎!

  

  不穿窬,义也,谓非其有而取之曰盗,亦义也。恻隐,仁也,如天,亦仁也。故扩而充之,不可胜用。

  

  自养,薄于人私也,厚于人私也;称其才,随其等,无骄吝之弊,斯得之矣。

  

  罪己则无尤。

  

  困辱非忧,取困辱为忧;荣利非乐;忘荣利为乐。

  

  “勇者不惧”,死且不避而反不安贫;则其勇将何施耶?不足称也;“仁者爱人”,彼不仁而疾之深,其仁不足称也;皆迷谬不思之甚,故仲尼率归诸乱云。

  

  挤人者人挤之,侮人者人侮之。出乎尔者反乎尔,理也;势不得反,亦理也。

  

  克己行法为贤,乐己可法为圣,圣与贤,迹相近而心之所至有差焉。“辟世”者依乎中庸,没世不遇而无嫌,“辟地”者不怀居以害仁,“辟色”者远耻于将形,“辟言”者免害于祸辱,此为士清浊淹速之殊也。辟世辟地,虽圣人亦同,然忧乐于中,与“贤者”“其次者”为异,故曰迹相近而心之所至者不同。

  

  “进贤如不得已,将使卑逾尊,疏逾戚”之意,与表记所谓“事君难进而易退则位有序,易进而难退则乱也”相表里。

  

  “弓调而后求劲焉,马服而后求良焉”,士必悫而后智能焉。不悫而多能,譬之豺狼不可近。

  

  谷神能象其声而应之,非谓能报以律吕之变也,犹卜筮叩以是言则报以是物而已,易所谓“同声相应”是也。王弼谓“命吕者律”,语声之变,非此之谓也。“行前定而不疚”,光明也。大人虎变,夫何疚之有?言从作,名正,其言易知,人易从。圣人不患为政难,患民难喻。

  

  

  ●正蒙 有司篇第十三

  

  有司,政之纲纪也。始为政者,未暇论其贤否,必先正之,求得贤才而后举之。

  

  为政不以德,人不附且劳。

  

  “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欲生于不足则民盗,能使无欲则民不为盗。假设以子不欲之物赏子,使窃其所不欲,子必不窃。故为政者在乎足民,使无所不足,不见可欲而盗必息矣。

  

  为政必身倡之,且不爱其劳,又益之以不倦。

  

  “天子讨而不伐,诸侯伐而不讨”,故虽汤武之举,不谓之讨而谓之伐。陈恒弑君,孔子请讨之,此必因周制邻有弑逆诸侯当不请而讨。孟子又谓“征者上伐下,敌国不相征”,然汤十一征,非赐钺,则征讨之名至周始定乎!

  

  “野九一而助”,郊之外助也。“国中什一使自赋”,郊门之内通谓之国中,田不井授,故使什而自赋其一也。

  

  道千乘之国,不及礼乐刑政,而云“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言能如是则法行,不能如是则法不徒行,礼乐刑政亦制数而已尔。

  

  富而不治,不若贫而治;大而不察,不若小而察。

  

  报者,天下之利,率德而致。善有劝,不善有沮,皆天下之利也。小人私己,利于不治,君子公物,利于治。

  

  

  ●正蒙 大易篇第十四

  

  大易不言有无,言有无,诸子之陋也。

  

  易语天地阴阳,情伪至隐赜而不可恶也。诸子驰骋说辞,穷高极幽,而知德者厌其言。故言为非难,使君子乐取之为贵。

  

  易一物而合三才:阴阳气也,而谓之天;刚柔质也,而谓之地;仁义德也,而谓之人。

  

  易为君子谋,不为小人谋,故撰德于卦,虽爻有小大,及系辞其爻,必谕之以君子之义。一本大作又,无其爻二字。

  

  一物而两体,其太极之谓与!阴阳天道,象之成也;刚柔地道,法之效也;仁义人道,性之立也。三才两之,莫不有乾坤之道。

  

  阴阳、刚柔、仁义之本立,而后知趋时应变,故“乾坤毁则无以见易”。

  

  六爻各尽利而动,所以顺阴阳、刚柔、仁义、性命之理也,故曰“六爻之动,三极之道也”。

  

  阳偏体众阴,众阴共事一阳,理也。是故二君共一民,一民事二君,上与下皆小人之道也;一君而体二民,二民而宗一君,上与下皆君子之道也。

  

  吉凶,变化,悔吝,刚柔,易之四象与!悔吝由赢不足而生,亦两而已。

  

  尚辞则言无所苟,尚变则动必精义,尚象则法必致用,尚占则谋必知来,四者非知神之所为,孰能与于此?

  

  易非天下之至精则词不足以待天下之问,非深不足以通天下之志,非通变极数,则文不足以成物,象不足以制器,几不足以成务,非周知兼体,则其神不能通天下之故,不疾而速,不行而至。

  

  示人吉凶,其道显矣;知来藏往,其德行神矣;语蓍龟之用也。

  

  显道者,危使平,易使倾,惧以终始、其要无咎之道也。神德行者,寂然不动,冥会于万化之感而莫知为之者也。受命如响,故可与酬酢;曲尽鬼谋,故可与佑神;开物于几先,故曰知来;明患而弭其故,故曰藏往。极数知来,前知也,前知其变,有道术以通之,君子所以措于民者远矣。

  

  洁静精微,不累其迹,知足而不贼,则于易深矣。

  

  天下之理得,元也;会而通,亨也;说诸心,利也;一天下之动,贞也。

  

  干之四德,终始万物,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然推本而言,当父母万物。

  

  彖明万物资始,故不得不以元配干;坤其偶也,故不得不以元配坤。

  

  仁统天下之善,礼嘉天下之会,义公天下之利,信一天下之动。

  

  六爻拟议,各正性命,故干德旁通,不失太和而利且贞也。

  

  颜氏求龙德正中而未见其止,故择中庸得一善则拳拳服膺,欢夫子之忽焉前后也。

  

  干三四,位过中重刚,时不可舍,庸言庸行不足以济之,虽大人之盛有所不安,外趋变化,内正性命,故其危其疑,艰于见德者,时不得舍也。九五,大人化矣,天德位矣,成性圣矣,故既曰“利见大人”,又曰“圣人作而万物睹”。亢龙以位画为言,若圣人则不失其正,何亢之有!

  

  圣人用中之极,不勉而中,有大之极,不为其大,大人望之,所谓绝尘而奔,峻极于天,不可阶而升者也。

  

  干之九五曰:“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乃大人造位天德,成性跻圣者尔。若夫受命首出,则所性不存焉,故不曰“位乎君位”而曰“位乎天德”,不曰“大人君矣”而曰“大人造也”。

  

  庸言庸行,盖天下经德达道,大人之德施于是溥矣,天下之文明于是著矣。然非穷变化之神以时措之宜,则或陷于非礼之礼,非义之义,此颜子所以求龙德正中,乾乾进德,思处其极,未敢以方体之常安吾止也。

  

  惟君子为能与时消息,顺性命、躬天德而诚行之也。精义时措,故能保合太和,健利且贞,孟子所谓始终条理,集大成于圣智者与!易曰:“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其此之谓乎!

  

  成性则跻圣而位天德,干九二正位于内卦之中,有君德矣,而非上治也。九五言上治者,通言乎天之德,圣人之性,故舍口“君”而谓之“天”,见大人德与位之皆造也。

  

  大而得易简之理,当成位乎天地之中,时舍而不受命,乾九二有焉。及夫化而圣矣,造而位天德矣,则富贵不足以言之。

  

  “乐则行之,忧则违之”,主于求吾志而已,无所求于外。故善世溥化,龙德而见者也;若潜而未见,则为己而已,未暇及人者也。

  

  “成德为行”,德成自信则不疑,所行日见乎外可也。

  

  乾九三修辞立诚,非继日待旦如周公,不足以终其业。九四以阳居阴,故曰“在渊”,能不忘于跃,乃可免咎;“非为邪也”,终其义也。

  

  至健而易,至顺而简,故其险其阻,不可阶而升,不可勉而至。仲尼犹天,“九五飞龙在天”,其致一也。

  

  “坤至柔而动也刚”,乃积大势成而然也。

  

  干至健无体,为感速,故易知;坤至顺不烦,其施普,故简能。

  

  坤先迷不知所从,故失道,后能顺听,则得其常矣。

  

  造化之功,发乎动,毕达乎顺,形诸明,养诸容载,遂乎说润,胜乎健,不匮乎劳,终始乎止。

  

  健、动、陷、止,刚之象;顺、丽、入、说,柔之体。

  

  “巽为木”,萌于下,滋于上也;“为绳直”,顺以达也;“为工”,巧且顺也;“为白”,因所遇而从也;“为长,为高”,木之性也;“为臭”,风也,入也;“于人为寡发广颡”,躁人之象也。

  

  “坎为血卦”,周流而劳,血之象也;“为赤”,其色也。

  

  “离为干卦”,“于木为科上槁”,附且燥也。

  

  “艮为小石”,坚离入也;“为径路”,通或寡也。或,一本作且字。

  

  “兑为附决”,内实则外附必决也;“为毁折”,物成则止,柔者必折也。

  

  “坤为文”,众色也;“为众”,容载广也。

  

  “乾为大赤”;其正色也;“为冰”,健极而寒甚也。

  

  “震为萑苇”,“为苍茛竹”,“为”,皆蕃鲜也。

  

  一陷溺而不得出为坎,一附丽而不能去为离。

  

  艮一阳为主于两阴之上,各得其位而其势止也。易言光明者,多艮之象,著则明之义也。

  

  蒙无遽亨之理,由九二循循行时中之亨也。

  

  “不终日贞吉”,言疾正则吉也。仲尼以六二以阴居阴,独无累于四,故其介如石,虽体柔顺,以其在中而静,何俟终日,必知几而正矣。

  

  坎维心亨,故行有尚,外虽积险,苟处之心亨不疑,则虽难必济而往有功也。

  

  中孚,上巽施之,下悦承之,其中必有感化而出焉者,盖孚者覆乳之象,有必生之理。

  

  物因雷动,雷动不妄则物亦不妄,故曰“物与无妄”。

  

  静之动也无休息之期,故地雷为卦,言反又言复,终则有始,循环无穷。入,指其化而裁之尔;深,其反也;几,其复也;故曰“反复其道”,又曰“出入无疾”。

  

  “益长裕而不设”,益以实也;妄加以不诚之益,非益也。

  

  “井渫而不食”,强施行恻,然且不售,作易者之欢与!

  

  阖户,静密也;辟户,动达也;形开而目睹耳闻,受于阳也。

  

  辞各指其所之,圣人之情也;指之以趋时尽利,顺性命之理,臻三极之道也;能从之则不陷于凶悔矣,所谓“变动以利言”者也。然爻有攻取爱恶,本情素动,因生吉凶悔吝而不可变者,乃所谓“吉凶以情迁”者也。能深存系辞所命,则二者之动见矣。又有义命当吉当凶、当否当亨者,圣人不使避凶趋吉,一以贞胜而不顾,如“大人否亨”、“有陨自天”、“过涉灭顶凶无咎”、损益“龟不克违”及“其命乱也”之类。三者情异,不可不察。

  

  因爻象之既动,明吉凶于未形,故曰“爻象动乎内,吉凶见乎外”。

  

  富有者;大无外也;日新者,久无穷也。

  

  显,其聚也;隐,其散也。显且隐,幽明所以存乎象;聚且散,推汤所以妙乎神。

  

  “变化进退之象”云者,进退之动也微,必验之于变化之著,故察进退之理为难,察变化之象为易。

  

  “忧悔吝者存乎介”,欲观易象之小疵,宜存志静,知所动之几微也。

  

  往之为义,有已往,有方往,临文者不可不察。

  

  

  ●正蒙 乐器篇第十五

  

  乐器有相,周召之治与!其有雅,太公之志乎!雅者正也,直己而行正也,故讯疾蹈厉者,太公之事耶!诗亦有雅,亦正言而直歌之,无隐讽谲谏之巧也。

  

  象武,武王初有天下,象文王武功之舞,歌维清以奏之。成童学之。大武,武王没,嗣王象武王之功之舞,歌武以奏之。冠者舞之。酌,周公没,嗣王以武功之成由周公,告其成于宗庙之歌也。十三舞焉。

  

  兴己之善,观人之志,群而思无邪,怨而止礼义。入可事亲,出可事君,但言君父,举其重者也。

  

  志至诗至,有象必可名,有名斯有体,故礼亦至焉。

  

  幽赞天地之道,非圣人而能哉!诗人谓“后稷之穑有相之道”,赞化育之一端也。

  

  礼矫实求称,或文或质,居物之后而不可常也。他人才未美,故宜饰之以文,庄姜才甚美,故宜素以为绚。下文“绘事后素”,素谓其材,字虽同而义施各异。故设色之工,材黄白者必绘以青赤,材赤黑必绚以粉素。

  

  “陟降庭止”,上下无常,非为邪也,进德修业,欲及时也。“在帝左右”,所谓欲及时者与!

  

  江沱之媵以类行而欲丧朋,故无怨;嫡以类行而不能丧其朋,故不以媵备数,卒能自悔,得安贞之吉,乃终有庆而其啸也歌。

  

  采耳,议酒食,女子所以奉宾祭、厚君亲者足矣,又思酌使臣之劳,推及求贤审官,王季、文王之心,岂是过欤!

  

  甘棠初能使民不忍去,中能使民不忍伤,卒能使民知心敬而不渎之以拜,非善教浸明,能取是于民哉?

  

  “振振”,劝使勉也;“归哉归哉”,序其情也。

  

  卷耳,念臣下小劳则思小饮之,大劳则思大饮之,甚则知其怨苦嘘欢。妇人能此,则险讠皮私谒害政之心知其无也。

  

  “绸直如发”,贫者纵无余,顺其发而直韬之尔。

  

  蓼萧、裳华“有誉处兮”,皆谓君接己温厚,则下情得伸,谗毁不入,而美名可存也。

  

  商颂“顾予尝,汤孙之将”,言祖考来顾,以助汤孙也。

  

  “鄂不华华”,兄弟之见不致文于初,本诸诚也。

  

  采苓之诗,舍旃则无然,为言则求所得,所誉必有所试,厚之至也。

  

  简,略也,无所难也,甚则不恭焉。贤者仕禄,非迫于饥寒,不恭莫甚焉。“简兮简兮”,虽刺时君不用,然为士者不能无太简之讥,故诗人陈其容色之盛,善御之强,与夫君子由房由敖、不语其材武者异矣。

  

  “破我斧”,“缺我┥”,言四国首乱,乌能有为,徒破缺我斧┥而已,周公征而安之,爱人之至也。

  

  伐柯,言正当加礼于周公,取人以身也,其终见书“予小子其新逆”。

  

  九,言王见周公当大其礼命,则大人可致也。

  

  狼跋,美周公不失其圣,卒能感人心于和平也。

  

  甫田“岁取十千”,一成之田九万亩,公取十千亩,九一之法也。

  

  后稷之生当在尧舜之中年,而诗云“上帝不宁”,疑在尧时高辛子孙为二王后,而诗人称帝尔。

  

  唐棣枝类棘枝,随节屈曲,则其华一偏一反,左右相矫,因得全体均正。偏喻管蔡失道,反喻周公诛殛,言我岂不思兄弟之爱以权宜合,义主在远者尔。唐棣本文王之诗,此一章周公制作,序己情而加之,仲尼以不必常存而去之。

  

  日出而阴升自西,日迎而会之,雨之候也,喻婚姻之得礼者也;日西矣而阴生于东,喻婚姻之失道者也。

  

  鹤鸣而子和,言出之善者与!鹤鸣鱼潜,畏声闻之不臧者与!

  

  “彼晨风,郁彼北林”,晨风虽挚击之鸟,犹时得退而依深林而止也。

  

  渐渐之石言“有豕白,涉波矣”,惰豕之负涂曳泥,其常性也;今豕足皆白,众与涉波而去,水患之多为可知也。

  

  “君子所贵乎道者三”,犹“王天下有三重焉”言也,动也,行也。

  

  造德降,则民П和而凤可致,故鸣鸟闻,所以为和气之应也。

  

  九畴次叙:民资以生莫先天材,故首曰五行;君天下必先正己,故次五事;己正然后邦得而治,故次八政;政不时举必昏,故次五纪;五纪明然后时措得中,故次建皇极;求大中不可不知权,故次三德;权必有疑,故次稽疑;可征然后疑决,故次庶征;福极征然后可不劳而治,故九以响劝终焉。五为数中,故皇极处之;权过中而合义者也,故三德处六。

  

  “亲亲尊尊”,又曰“亲亲尊贤”,义虽各施,然而亲均则尊其尊,尊均则亲其亲为可矣。若亲均尊均,则齿不可以不先,此施于有亲者不疑。若尊贤之等,则于亲尊之杀必有权而后行。急亲贤为尧舜之道,然则亲之贤者先得之于疏之贤者为必然。“克明俊德”于九族而九族睦,章俊德于百姓而万邦协,黎民雍,皋陶亦以忄亨叙九族、庶明励翼为迩可远之道,则九族勉敬之人固先明之,然后远者可次叙而及。大学谓“克明俊德”为自明其德,不若孔氏之注愈。

  

  义民,安分之良民而已;俊民,俊德之民也。官能则准牧无义民,治昏则俊民用微。

  

  五言,乐语歌咏五德之言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1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