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游于太虚以听天之变化。

  所谓变者,对聚散、存亡为文,

  聚而散,散而聚,故时存时亡。

  非如萤雀之化,指前后身而为说也。

  散而反原,无复有形之蕞然者以拘之。即前身为后身,释氏之陋说也。

  益物必诚,如天之生物,日进日息;

  息,长也。诚者,如其应得之理而予之,不计功,不谋利,自见为不容已,无所吝而不倦也。诚,故于物无所矫强,而因材之笃不妄,此天之所以神也。至诚之教育而物自化亦如之,惟诚斯感而神。

  自益必诚,如川之方至,日增日得。

  以实理为学,贞于一而通于万,则学问思辨皆逢其原,非少有得而自恃以止也。自益益人,皆唯尽其诚,而非在闻见作为之间,此存神之所以百顺也。

  施之妄,学之不勤,

  恃聪明闻见,而不存神以体实理,其教人必抑人从己,其自为学必矜妙悟而不求贯通,怠于精义,必成乎妄也。

  欲自益且益人,难矣哉!

  异端之教学以之。

  《易》曰:“益长裕而不设。”信夫!

  设者,非理所固有,随意所见,立科范以求益于其中也。小有所觉,大有所迷,妾而已矣,惟求速获而倦勤故也。盖诚原不息,息则不诚。张子之言天道、圣学,皆上达之旨,而要归于不妄而勤,所以体自强不息之天德,为下学处心用力之实功,示学有以企及,至深切矣。

  将修己,必先厚重以自持;厚重知学,德乃进而不固矣。

  妄而不勤者,必轻佻而骄吝,诚之不存,神去之矣。

  忠信进德,惟尚友而急贤;欲胜己者亲,无如改过之不吝。

  过之成也,成于徇迹而妄动;徇物欲,徇意气,皆妾感之迹也。改过不吝,反而求之于心之安,则贤者乐与之亲而气不妄动,神乃可存,所学皆天德之实矣。静专动直,气正而不息,作圣之功,反求诸身心而已也。敔按:此章释《论语》“君子不重”章之旨,为下东铭所元本

  戏言出于思也,戏动作于谋也。

  言动虽无大咎,而非理所以应然,任一时之适者,皆戏也。心无游泆之情,则戏言何自而生;不谋非所当为之事,则戏动何自而成?凝神正气,则二者之失亡矣。敔按:此“思”字犹《易》“朋从尔思”之思

  发乎声,见乎四支,谓非己心,不明也;欲人无己疑,不能也。

  见于身则已动其心,加于人则人见其妄,而谓偶然言动,无关得失乎!苏子瞻之所以淫昵而召祸也。

  过言非心也,过动非诚也。

  非物理之应得,任闻见之小辨以言动,虽始非不善而终成乎恶,谓之过。非心者,非其初心,非诚者,非心之实得。敔按:心者,自尽之心;诚者,实有之理,忠信是也

  失于声,缪迷其四体,谓己当然,自诬也;欲他人己从,诬人也。

  始亦有意于善,而过则终成乎恶矣。不存诚精义以求至当,自恃其初心之近道自诬,则未有能强人者也。王介甫之所以怙过而取之于天下也。

  或者以出于心者归咎为己戏,失于思者自诬为己诚;敔按:出于实心者必不戏,失于浮思者必不诚

  谓为戏,无伤于大义;诬为诚,谓可不怍于天人;自命为君子而成乎妄人。

  不知戒其出汝者,归咎其不出汝者,长傲且遂非,不知孰甚焉!敔按:戒其出汝者,谓戒其朋从之思;归咎其不出汝者,谓心不自尽,归咎于偶戏

  谓己戏而人何疑之已甚,谓偶有过而人不相谅以信从,则怨天尤人,而不知下学之不立其基也。重则无戏,改则无过,瞬有存,息有养,何暇至于戏!过岂有不知,知岂有复行者乎!合天存神之学,切于身心者如此,下学而作圣之功在矣,尽己而化物之道存矣,故正蒙以此终焉。

张子正蒙注卷九终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