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天地之气。原贵生也。故不息以行其位。而性使然也。水性流下。故就地。火性炎上。故亲天。故天火为同人。水地为比。

  且其致用。则水以体阳宜上升。火以体阴宜下济。如天道尊而下。地道卑而上。

  故水火为既济。火水为未济。皆以其所得于二气者交错。所行于天地者同化。

  而足以为万物生化之本。代乾坤上下之用也。此后天八卦方位。皆定于坎离。不复同于先天矣。

  夫坎离既主后天之位,为全易之宗,则犹先天之乾坤。为诸卦之主。已无疑矣。

  而先天日月之象。东西之行。今既以坎离象水火。而代天地。则必易以震兑。而指日月之升降。明阴阳之道路。

  在先天以天言。则为东西。在后天以人言。则为左右。先天之日月升降。即后天之昼夜往来。

  故震在东方。示日所生为阳所始。兑居西方。示月所出为阴所行。在一日为旦夕之分。在一年为春秋之别。

  而以五行言之。则震为东方之木。兑属西方之金。木生火而相亲。则阳升之道。金生水而相近。则阴降之途。

  既以水火主生化之中枢。自当以金木司生化之相位。此震兑在后天居左右之地。

  代日月之明。本阴阳升降之机。为天地生杀之宰。而与先天之象。以变而殊。化而易者。正由后天五行之气。万物之生化。

  自然而然。自至而成。其方位次序遂依此而见矣。

  河图之易为洛书。由五行化为九宫。此自然变化所至者也。先天卦之变后天亦如是。以先天之卦。分阴分阳。统于乾坤。

  而后天之卦。则阴阳交错。或老或少。升降往来。或多或少。而统于四正。即坎离震兑也。

  四卦应四象。而推演之。以加于四隅。象气之多寡。数之进退。而仍附于四正。

  以其数不止四。卦则演为八。犹阴阳之复分阴阳也。故八卦出于四象。

  而四隅之卦。本于四正也。四隅之卦。乾坤巽艮。在先天为正位。与老阴少阳。所象重要。

  而在后天。则系坎离震兑之所分化。以明气之往来。数之大小而已。故反置于隅位。不似先天之重要矣。

  盖天地生化有主宰。气数有权衡。当位者贵。逢时者宜。坎离震兑。位当时逢。其纲领全易。如一岁之四时。天下之四方。为拄持全体者也。

  而乾坤巽艮。则其节目。附庸于四正者。故处于隅位。而当于闲时其取象自异于先天也。

  先天以乾坤为主。故二者独尊。后天以四正为纲。故余者贱。道有轻重。物有先后。

  不独后天之乾坤。非先天比。且所象者亦异于先天。犹洛书之数虽同河图。而其名类已非河图之旧。

  故乾坤在先天为全易主体。在后天则仅一枝节之用。与巽艮同观。人或疑其退处一隅为不伦。或意其甘退让为自卑。皆误也。

  皆不明后天卦象所取义全异者也。夫后天之乾坤。为本五行之物。推演而得之象。与各卦象同。 非复统二气之乾坤矣。

  后天二气之主。以水火当之。水火之外。则皆升降往来之象。乾在西北,坤处西南。其象不过阴阳升降之迹,水火往来之道耳。

  后天之用。以事物为主。不限于气。而气行有形。气至有质。所象有物。非空言天地也。故后天乾坤。自水火之升降。阴阳之往来。而见其所象之物。不可与先天乾坤等量齐观。

  若不明此义。而仍视如先天。则将坎离混观。而乱其序。抑将天地颠倒。而失其真。则何以明文王卦位哉。故乾坤巽艮之在后天。正同先天之震巽艮兑。其位序既易。其象数随殊。

  此即先后之分。体用之别。学者不可执于名。而忘其实。滞于象。而遗其位。混先后天而一之。使体用不彰。变化不明。而无以探易之蕴也。

  文王卦位。以后天二五之气。分布天地间而不息。为阳者求于阴而成生育。为阴者近于阳见变化。

  故系以分。类以别。正如洛书之数。阴阳次序。分为两系。奇偶之数。交错以行。不似河图之一气相环。终始相属也,盖动愈久。则变出愈多。生日众。则类分日繁。有必至之势也。

  文王之卦。既以坎离震兑。分列四柱。则乾坤巽艮。自随之而各属其类。因后天事物。以形为主。形气所成。以方为定。二五所生。随其类而位于一方。水从北。火归南。木在东。金居西。土行中央。而运四季。各有其序也。

  水与金接。火与木连。风木相依。水天一气。山土成地。而载万物。相生则承其气。相制则抗其位。各有其次也。

  故先天乾为天。包举宇宙。后天则属金。建位西北。先天坤为地。载育群伦。后天则属土。序次西南。

  南为离火。与土相生。北为坎水。与乾相得。

  而西方之兑属金。亦生自土而类于乾。艮为山。为气之终。与土同类。而水泉潜焉。

  震为木之生地。木虽生于水。必得土之培。故自山出。巽亦木也。风之所见。风亦气也。火之所燃。其性相宜。其位相接。故成环也。

  水为火仇。金为木敌。土受木制。金被火刑。水逢土掩。气为风摇。相异其性。相抗其位。相制其能。相隔其次。故成错也。环则气顺生成。错则气变化见。分则为四为八。推之无尽。合则为五为二。返之太极。此固后天自然之象。亦文王卦位次之所定也。

  且文王卦。为推伏羲卦之用。而尽其变也。即本先天气数。推至后天事物。以求其递嬗之迹也。

  故伏羲卦位次。为易之体。文王卦位次为易之用。因用得体。因体得用。原无二致。则伏羲卦之位次。即文王卦之前身。而文王卦之位次。即伏羲卦之变象。

  二者一而二也。由其异以求其同。知其同以辨其异。此习易者之所先务。而不可不通之为一。以明其旨之所在。与象之所示也。

  如文王八卦之序自震始。与伏羲似同。而一则出于坤。为阳始生。一则变于艮。为阳已动。是不同也。盖先天之气。一六为水。三八为木。其序同也。

  后天之物。因土制水。因水生木。其用殊也。故甲乙为木。必得壬癸之生源。而甲已化土。方成生化之大用。

  若徒水不生木也。有土以培之。有山以蓄之 。则水用见。而木道成,此后天之序。有异于先天。

  而震坤之位。有殊于前象者也。先天生化本乎气,故五行顺序。后天生化存乎形。故五行错行。

  一年之序之自春始。一日之气自寅见。一地之气自东起。故后天以震司动令也。动者自静出。则震必自艮出。艮者止也。由动而止于静。此艮为气之终。

  由静而渐于动。则艮又气之始。故艮者始终之地。先天以艮入地。后天以艮出水。故艮之先后天。皆为终始之枢。而在后天尤至显也。

  东北之方。正生机所息。如春之先。冬之尽也。山土之中。正生物之所始。如木之根。草之荄也。故艮者万物之所资以生育者也。其同者则为坤。故与抗位。然后天之序分相次也。以升降言。则坤艮相对。

  以出入言。则巽艮相当。巽为风木。草也。气也。草木之出于地。已异于艮之根荄。

  风气之流于空。却近于乾之金气。故与乾对。

  而同艮比。乾为气。若天空之气。与水一类。化而为水。凝而为金。位在坎兑间。则西与北之相生也。次于西北方。则净土之天所在也。

  佛称净土在西方。而佛身金刚不坏。佛相非空非色。其义与乾象同。佛言四大。地水火风。独少金。而以西方净土为佛地。

  亦与五行之言一也。故乾为天。而性属金。而以西北。与巽对。

  以用言。则与坤对。坤司载物。乾司覆物。坤为生。乾为化。乾知大始。坤代有终。

  皆功用之相当也。故位相比。此亦先后天之同异也。

  在五行生制中。万物生化以成。固气之所推荡也。八卦之分五行以象物。因二气生降消长。以象生化之迹。而以后天之卦为最明显。

  盖先天之卦。为示气之本体。与其行至之序。非如后天均可按之事物也。

  后天卦象。全体生化。有行至之序。有变迁之迹。有相生制之象。有相循环之式。故分观之。则一节一方之物。合观之则全部全体之事。均贯通者也。

  如先天之卦。天地水火对列。山泽风雷抗居。其气布于两间。其数分于万物。而不相联接也。故分为二。以属于乾坤。

  后天则不然。以水火为主。金木为辅。四隅相错。皆相接也。因后天之象。由合而分。本无穷尽。虽本先天一气。可统于阴阳。而应五行生化。可变为万用。故水火司乾坤之用。金木助阴阳之功。功用以全。物事以备。

  在先天以元气为贵。故乾包坤。而后天以生化为先。故阴先阳。

  此离上坎下。与乾上坤下各不同也。生化之用。以阳求阴。得阴始生。阳不独生也。

  故曰阴阳。而上离下坎。离阴以代乾。坎阳以代坤。阴阳互济。生化乃见。此实天下至理。万物大本。而后天卦象位次之要义也。

  若仍如先天之象。则生化不成。气数不续。道之穷也。穷则必变。变则后天之象见。此文王之卦。必继伏羲而明。而离坎之位必代乾坤而立者也。

  物变必因阴阳之交。事变必因气数之易。天地尚不得不变。况下者乎。

  后天者变象也。变于先天。而成现在之象。故人道存焉。

  人道以为主。则乾坤退用。此离坎属人。为后天位次之枢。而主八卦之用也。学者当思之。

  

  

  文王六十四卦讲义宣圣讲义「孔子」

  

  六十四卦。自八卦出。无论伏羲文王一也。其次序自伏羲八卦方位定。无论先后天一也。

  唯六十四卦。有本宫次序。有本卦次序。有相错次序。有相和次序。各以其变化而定。

  本宫者分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宫。各八变。成六十四卦。此序卦之自生也。

  本卦者亦依八卦之生化。而以乾兑震离巽坎艮坤之序。分属一卦。以成八属。

  此明卦气之消长为循环也。相错者以卦之交错。分乾坤坎离震艮巽兑。相交错而成行。以循环而为序。即周易上下经之序也。

  相和者亦卦之交错。合其体用。明其常变。和先后天之例。一伏羲文王之序。并及连山归藏之成规。

  与本宫本卦参照而为序者。即杂卦传之序也。盖卦变本多。变必有例。易以明变。则一变有一序也。以此四者举其凡。若尽其变。尚不止耳。

  六十四卦既由八卦出。八卦之序。已有不同。

  则六十四卦之序。自分多类。不过后天易象重在交错。二五流行。无不交互。天下万类无非错行。合则以生。分则以化。推之不尽。用之不穷。则当以文王所序之例为主。

  以能象现在之事物。而可推诸往来之气数也。其它各例。以备参考。俾知序变则用殊。易道不穷。则变例无尽。

  有后圣者出。推而广之亦足与文王易同。则变例之存。将有待于推阐。不独溯源探本已也。

  文王所定六十四卦次序。大别之为上下篇。而上篇统于乾坤坎离。下篇统于震艮巽兑。此大略也。

  其实皆相错交互。明气之周流。二气消息往复无已。自为环行。系后天自然之象。

  由先天既变。气随形化。数随事见。天道存于人物。化育寓于时位。皆莫为而为。莫致而至。以继往启来。垂今鉴古。无不符合。故为易之主体。而见卦之大用也。

  上篇三十。首乾坤而终坎离。明先后天之卦象异主。坎离即以代乾坤。为宇宙之枢机。运阴阳之中极。而天地间万物从此生化也。

  下篇首咸怛终既未济。即本上篇乾坤坎离交错。而成人类之万事万象。

  以震艮巽兑纵横其间。明事物之回环曲折。无穷无尽。人主其中。以代天地。并化育。为世界开化。为物类建极。以成天地人三才之德。

  而全易卦六爻之用。此下篇三十四卦始终。与上篇大同。皆以乾坤起。坎离终。而更交错之也。

  盖后天之象异先天者。以多变也。变因于交错。而天地既判。人物已繁。往来其中者。形与气也。司形者数。司气者神。神主于隐。数行于显。于是一者分为二矣。

  先天一气。同属乾坤。虽二仍一。以气同也。后天之变。乾坤分居。坎离代用。形气并具。二者乃分。

  故后天统于水火。分于木金。而同寓于土。非复先天二气之一源。生化尽于乾坤。周回归于阴阳。其象简。其数单。而明显易见。纯一易名也。

  故后天之卦。必以交错为用。愈交愈生。愈错愈化。生化日众。交错益多。此六十四卦。虽大类统于水火。属于四正。而其往复之迹。消息之机。无不纵横如织。回环若轮也。此文王六十四卦定序之义也。

  文王六十四卦次序。虽因交错。而因异本宫本卦之序。而其取法者。则仍乾坤对列之八卦位次也。

  盖乾坤对列之位次。虽属先天卦象。究为卦象本体。不得弃之而别取法也。若上离下坎之象。虽名后天位次。其为用祇与本宫本卦之序相证。而非文王六十四卦序所本也。

  此其异者。以先天之至后天。因其变。变有其例。因于体用。体此而用则彼。体先而用则后。文王八卦位次。仿自伏羲八卦。而与本宫本卦之序相应。一先一后。一体一用也。

  二者同出异用。一常一变。常者不变。故其用能变。变而不失其常。若体已变。则何以用变。以变为变。将不复知有常矣。

  则易道乱。乱则何以神其用哉。故变者本于不变。而后天必本于先天也。

  世之习易者。以文王六十四卦。不合其八卦位次。而其八卦位次。恰与本宫之序同。

  有疑为不如是者。不知六十四卦者。全易之象。八卦亦在其中。文王六十四卦之序。即后天之象。与伏羲本宫卦序。正为体应。非可疑也。

  苟就六十四卦之象前后观之。其气消息。其数盈虚。其行往复。其道回环。无不与伏羲八卦位次同。盖可见其取法所自矣。

  且六十四卦之序。不有数例在乎。试各按之。皆足以参证其用。以本宫言之。三变而后。则属对宫。七变为游魂。八变为归魂。仍本先天八卦方位者也。

  盖变多必因交错。气交数错。变乃无尽。后天以变为主。固必取交错之例。

  交错以对位为主。以旁行为辅。对位为交。旁行为错。如乾之坤。对位也。之离坎则旁行也。

  文王六十四卦序。其例正如此。故以乾坤为首。以既未济为终。明后天之交错。而象事物之生化也。

  夫本宫之序。终于归妹。与此之终于未济。其义亦可互参。

  传曰归妹女之终也。未济男之穷也。

  乾道成男。坤道成女。男女即乾坤也。乾坤即天地也。天地即阴阳也。

  阴尽于归妹。明体静也。阳尽于未济。明用动也。

  先天主静。内阳外阴。后天主动。内阴外阳。

  故文王之序。以乾始。以未济终。示阳气之循环。为后天生化之本。

  而阳气之终尽。为人物穷竭之时。此其取义。亦象天地自然之气者也。况易者尽而无尽。穷而复通。以其循环也。

  天地为一大循环。终则有始。非不续也。故未济穷而不穷。

  

  

  先后天各易象数及图表大同复圣讲述——颜子

  

  卦象先后天之异,在方位与次序,夫子已详言之:唯先后天各图象,位次各不同者,以其气数各有合也。伏羲八卦位序,为一切根本,其六十四卦则有数种;位序不同,名类斯异;文王八卦位序,自伏羲变来,其六十四卦,亦与伏羲者殊,然皆出于上乾下坤之八卦位序则同。盖根本一,而变化无尽也。

  伏羲六十四卦,应以本卦之序为最明显;即依乾、兑、离、震、巽、坎、艮、坤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次序,而将本卦所变者,统属之于一卦;

  如乾卦之下,兑乾、离乾、震乾、巽乾、坎乾、艮乾、坤乾、各卦;

  即夬、大有、大壮、小畜、需、大畜、泰,皆属之乾卦;

  其次则兑卦,兑所合者;如履、兑、暌、归妹、中孚、节、损、临、各卦,皆属之;

  兑以下,如离、如震、如巽、坎、艮、坤、各本卦所合者,依序列之,以为全易次序;

  因其由本卦所推,故名为本卦序;因其依先天八卦位次,故名为先天六十四卦序,或伏羲六十四卦序。

  此种卦序,为图有方,有圆,有平列,有竖立,其象虽殊,致用略一,而其别于他类者;顺八卦之位次,示本卦之分合;无交错之用,纯先天之象;

  盖其变化少,而生育之功不见;藉以定天地之位。辨气数之差而已。故后人多不晓其意义,不过备易象之一格,而为他卦参证云尔。

  又有本宫卦序者,则依文王八卦位次,而为各类;其卦变化,则依本宫对宫相交错,及比类五卦;

  而推生各卦,皆为八变;如乾宫自乾起,初变为乾巽,次为乾艮,次为乾坤,次为巽坤,次为艮坤,次为离坤四,终为离乾;

  即乾、姤、遯、否、观、剥、晋、大有、各卦,依次序列;属之乾宫卦。

  其次为坎宫,自坎以下,为节、屯、既济、革、丰、明夷、师、各卦,亦依变化之次序列,属之坎宫卦。

  以下如震、如巽、如离、如坤、如兑,皆依后天八卦位次序列,以推生全易卦象者也;

  以其变由生于本宫,不似前之出于本卦者,故名本宫卦序,亦曰八宫卦序,或称后天六十四卦序;

  然非与文王六十四卦序同,不过序列各宫;依文王八卦位次,其推生变化;纯先天例,有异文王后天交错之序也,应仍属之先天卦序之一种。

  此种卦序,有一定之例;即自本宫本卦起,三变而至对宫,七变而为对比宫,是曰游魂;八变由比宫仍还本卦,是曰归魂;

  大凡八卦,依伏羲方位相对者,曰对宫;相并者,曰比宫;

  如乾与坤,离与坎,震与巽,艮与兑,对宫也;

  如乾与离,坤与坎,震与艮,巽与兑,则比宫也;

  对宫不独本卦位次相对,其变化位次皆相对;如乾变之巽,之艮,至坤;由离返乾,皆自上下行,由下返上;

  而坤则之震,之兑,至乾;由坎返坤,皆自下上行,由上返下;所至所行,恰相对也。

  

  其行各宫,而生变化;一宫所涉者五,不入者三;

  如乾涉巽、艮坤、离、坤则涉震、兑、乾、坎,余宫皆然;

  此其例也。盖气之变,必以动;变至三则易其位,至七则游于比宫,八则归于本宗;

  故一宫八卦,所交五宫,亦自然变化之序;此序之用,为纳甲所本,于占法适宜;

  是先天用法,古人常取之以卜筮,至今犹传;与后天卦序有相阐发也。

  此外有合一岁序者,亦有数种;

  如以八卦八宫分候四季者,以乾坤二宫分候十二月者;以六十四卦分候全岁,一卦六日七分者;

  其例详各家书,皆传自古,为历数家所用;亦本先天卦象,推其变化,而应于岁时,无不合也。

  盖卦象包罗无尽,其变化随用而见,初非限于一例也。天文地理,日月度数;星辰躔次,山川里程;人物形体,皆有所象;

  神而明之,无不符合;固不仅象一事一物,亦不止象一时一世;果推而广之,则宇宙之图,今古之迹;天下之事,神形之伦;在大气之中者,无不随象而可征也。

  盖气者生化之本源,卦象气也;则凡有生化者,举不外于卦象,而视人之能明否耳。

  文王之易,亦此一例;以后天之卦,象后天之气,而推及变化所至而已;

  故易象一,而用无尽;一者本也,即伏羲八卦是也。余皆其用。

  而所异则在次序;次序异,则象异;而象不因事物名,皆以气数纪;

  先天之气纯数简,故取象少;既伏羲八卦,已足为万变之宗;后天之气交数繁,故取象众;

  虽汇各序例,犹未尽其变;但歧途而同归,仍不离一本之源;此无论为伏羲,为文王;为连、归,为本宫本卦;六日七分,岁时星纪;种种例用,更无问其为出自先天后天,合自八卦六十四卦,皆一也;

  皆上乾下坤之八卦位次,所生所化耳。

  故伏羲八卦,为一切卦之母;因得名先天之象,其余皆后天也。

  然以伏羲六十四卦本卦之序,与文王者异;亦名之先天,犹日后天之先天也;

  若绳之八卦,则为后天;若较之文王各卦,则为先天;

  故以此别之,其实先天之象祇一,而克称先天者,上乾下坤之八卦序耳;此为争论先后天之重要处;故表出之,以袪世人之惑。

  文王六十四卦次序,所取旨意,已见序卦传;而所应知者,则其例也;

  其次序本于伏羲八卦方位,以往来交错而成;而其连接者,皆相对也;

  以后天生化,必一阴一阳,交互而行;非如先天之阳行于阳,阴行于阴也;

  故文王六十四卦,取八宫各卦,分合而交错之;本八卦位次,往复而对举之;以成一阴一阳之道,而见天生地成之义。

  凡各卦之有往者,必继之以复;有上者,必对之以下;有奇者,必联之以偶;有动者,必应之以静;使本宫对宫相错,比卦类卦相交;

  不限于八宫之序,不囿于本卦之次;而其次序,恰与八宫相证,不乱其数;

  恰与本卦相通,不乖其位;以后天自然之序也。天地人物,岁时日月;周行不息,动静有度;皆如此序。

  故以卦象言,文王六十四卦,自乾坤起;以乾坤对举,阴阳交行也;终于既未济,以坎离互交,水火易位也;

  其中各卦,莫非此例;皆以比偶相及,对应相生;分之自成一卦,合之则为全序;

  以卦虽六十四,而乾、坤、坎、离、颐、中孚、大小过、八卦,独不同象;

  其它五十六卦,皆反复自为两卦;

  则五十六卦,实二十八也;

  合之乾、坤、坎、离、颐、中孚、大小过、八卦,共三十六卦;以应周天之数,而象万物之类。

  故其次序,以上下篇分括六十四卦,而皆统之于乾坤坎离;明天地为万物之本,

  水火为二气之宗,而合乎伏羲八卦方位四正之象也;

  故全易之序,皆以此四卦为主;反复交互,上下错综;

  

  更以震、巽、艮、兑、为用,纵横应接;奇偶对生,以尽二气之生化,而推五行之承制;盖其旨意固如是也!

  至文王卦序之例,可得言者,则其卦之对举,合之本宫卦序;

  必一与五世,二与四世,三与三世;游魂与游魂,归魂与归魂,皆不乱也;

  如屯蒙二卦对举,屯为坎宫二世卦,蒙为离宫四世卦;

  又如同人大有二卦对举,同人为离宫归魂,大有为乾宫归魂;是其所举异宫,而仍同世也;

  其次则乾、坤、坎、离、常以对举,以属先天对宫也;

  震、巽、艮、兑、或对举,或比类,以属于先天四隅卦也。

  又乾与坎,坤与离;或离与乾,坎与坤; 亦比类连举,以先天之乾坤,后天之坎离同位;先天乾以离为用,坤以坎为用;其位次相比并,有如比肩;

  故其在后天有相对之象,有相类之象;亦犹乾与坤,坎与离也;

  震、巽、艮、兑、亦然;震之于艮、于兑、巽之于兑、于艮、艮之于震、于巽,兑之于巽、于震,皆以比类连举;如震与巽、艮与兑之对举也。

  且在先天震巽为对,后天则震与兑对;

  先天艮兑为对,后天则艮与坤对;

  巽与乾对,其为比类者,在后天变对举;

  故其序怛连举也。又震与艮、巽与兑、二卦独举,不以先后天对宫,为明四隅之卦,

  以交错为先,以类及为重;不似乾、坤、坎、离、四正之卦也。

  故其下篇序,震艮连及,巽兑并列;

  以先天方位次序,固如是对,而卦之性相同也。

  震艮一长男也,一少男;巽兑一长女,一少女;性类不殊,气数可通;

  故其致用也顺,为生也孚;风泽为中孚,泽风为太过;雷山为小过,山雷为颐;之四卦者,反复不变;

  恰与乾、坤、坎、离、同,其并举有由来矣!

  又六十四卦,一往一复,无不相应;合之先天八卦方位,自可见也;

  

  如乾坤之后,继以屯蒙;屯为水雷,蒙为山水;

  后天之用,始于震,终于艮,而藏机于坎;

  坎水以代坤,坤之气见于坎;故坎阳体阴用;屯自水中阳出,蒙则山下水流;

  屯为往,蒙为复;一往一复,见气之所化;

  

  阳动而阴静,阴出而阳归;故二卦对举,而见一阴一阳之道;

  此后天生化之始,二气往复之初;以交互而生,以循环而化;

  为卦止二,为象已多;天地之机以明,乾坤之用以启;

  故继乾坤而为六十四卦之首也。

  雷之为物,动而为阳,静而为阴;故出于地,而升于天;

  在后天,东方木也;木气生于天,成于地;木数生于三,成于八;

  其本则天地也,其先则水火也;在先天水为始,而后天木为初;

  故传曰:「帝出乎震」,言万物之始生也。然自出者,必有本;震之所本,坎也;

  坎为水,先天之始生,后天之根源;震自坎出,为先天化为后天之启端;

  故屯卦为全易各卦之初始,象万物之初生也。祇在卦爻求之,即可见矣!

  然生者必化,往者必复,此后天公例;

  既有屯,以象往生;自有蒙,以象复化;化于此者,即生于彼;往于昨者,必复于今;

  

  此循环之定理。既有屯蒙以明其初气,自有需讼以象其次数;

  气数周流,生化无尽;而后万物之象见,万类之数明;其例固昭昭矣!

  就屯蒙卦言,在先天八卦,坤之左右;雷自水出,泉流山下;

  二者一自左上,一自右降;一升一降,仍还于原;

  坤用重坎,故用水不言地,明卦序之为后天也。

  然后天者,仍出于先天,仍归于先天;故需讼二卦,则一为水天,一为天水;

  坎本得乾阳为体,故游魂之卦,仍溯源于所生;

  而需讼之象,乃往复于乾坎也。

  需讼二卦,一为坤宫之游魂,一为离宫之游魂,

  坤之游魂,即乾宫之气所化;离之游魂,即坎宫之气所化;

  则需卦为乾坤二气之交互,讼卦即离坎二气之循环;

  

  以水天合而为需,水上于天,即坎与乾交,而阳上升;

  以天水合而为讼,天下近水,即乾与坎交,而阳下降;

  一升一降,一往一复,自相偶也;故需与讼二卦对举,恰相当其位,而气数亦相得。

  自先天八卦言之,乾与坎为比类,即后天之对位也;

  在后天坎代坤用,有似于泰否二卦,与晋明夷卦二卦相类;

  晋与明夷,一为火地,一为地火;为坤与离,升降交互之卦;

  离在后天代乾,与泰否亦相似,又与既未济亦相近也;盖先天为泰否,后天为既未济;

  半先半后,则需讼与晋明夷也;皆乾坤坎离交错往复之卦,即阴阳二气交互升降之象也。故皆对举以成序,仍本于八卦位次者也。

  需讼在八宫,以坤与离对;在八卦位次,以乾与坎合;

  对合之间,见其交错之出于自然,明其生化之有其定序;不少差也。不独其世同也,

  凡此卦序,其例皆然;皆自气数所至,生化所成;非故为之序也。

  故六十四卦之序,循环终始,一一相得;而八卦之用,往来升降,一一相当;初无不偶之处,亦无相逆之情;其相对举也,正一阴一阳之道,后天生化之理然也;

  合之洛书,征之太极,自易明晓;至其续之义,见序卦传者,不赘述也。

  

  宗圣讲述曾子

  

  周易之书,文王所作;易卦之象,伏羲所制;

  文王演之以尽其变,是为周易;故卦象一而用二,卦名同而用殊;

  以伏羲初制为先天象,文王复演为后天象;以此分别,体用斯明。

  然夫子删订六经,独宗周易,而不及文王以前者;文王之作,足赅各易也;文王之易,虽属后天,而先天存乎其中;

  人之生也,神存形中;言形而神在,以神之德,体物不遗也;先天之象亦然,先天以后天用,后天以先天神;先后并行,神用无极;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1:3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