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睽次家人,易卦之序,二女以下,睽彖传文。二女,谓睽卦兑下离上,兑少女,离中女也。阴柔之性,外和悦而内猜嫌,故同居而异志。

  尧所以厘降二女于妫汭,舜可禅乎?吾玆试矣。

  

  厘,理也。降,下也,嫣,水名。汭,水北,舜所居也。尧理治下嫁二女于舜,将以试舜而授之天下也。

  是治天下观于家,治家观身而已矣。身端,心诚之谓也。诚心,复其不善之动而已矣。

  

  不善之动息于外,则善心之生于内者无不实矣。

  不善之动,妄也;妄复,则无妄矣;无妄,则诚矣。

  

  程子曰:“无妄之谓诚。”

  故无妄次复,而曰“先王以茂对时育万物”。深哉!

  

  无妄次复,亦卦之序。先王以下,引无妄卦大象,以明对时育物,唯至诚者能之,而赞其旨之深也。

  此章发明四卦,亦皆所谓“圣人之蕴”。

  

  富贵第三十三

  君子以道充为贵,身安为富,故常泰无不足。而铢视轩冕,尘视金玉,其重无加焉尔!

  

  此理易明,而屡言之,欲人有以真知道羲之重,而不为外物所移也。

  

  陋第三十四

  圣人之道,入乎耳,存乎心,蕴之为德行,行之为事业。彼以文辞而已者,陋矣!

  

  意同上章。欲人真知道德之重,而不溺于文辞之陋也。

  

  拟议第三十五

  至诚则动,“动则变,变则化”故曰:“拟之而后言,议之而后动,拟议以成其变化。”

  

  中庸、易大传所指不同,今合而言之,未详其义。或曰:至诚者,实理之自然;拟议者,所以诚之之事也。

  

  刑第三十六

  天以春生万物,止之以秋。物之生也,既成矣,不止则过焉,故得秋以成。圣人之法天,以政养万民,肃之以刑。民之盛也,欲动情胜,利害相攻,不止则贼灭无伦焉。故得刑以冶。

  

  意与十一章略同

  情伪微暧,其变千状。茍非中正、明达、果断者,不能治也。讼卦曰:“利见大人,”以“刚得中”也。噬嗑曰:“利用狱”,以“动而明”也。

  

  中正,本也;明断,用也。然非明则断无以施,非断则明无所用,二者又自有先后也。讼之中,兼乎正;噬嗑之明,兼乎达。讼之刚,噬嗑之动,即果断之谓也。

  呜呼!天下之广,主刑者民之司命也。任用可不慎乎!

  公第三十七

  圣人之道,至公而已矣。或曰:“何谓也?”曰:“天地至公而已矣。”

  孔子上第三十八

  春秋,正王道,明大法也,孔子为后世王者而修也。乱臣贼子诛死者于前,所以惧生者于后也。宜乎万世无穷,王祀夫子,报德报功之无尽焉。

  孔子下第三十九

  道德高厚,教化无穷,实与天地参而四时同,其惟孔子乎!

  

  道高如天者,阳也;德厚如地者,阴也;教化无穷如四时者,五行也。孔子其太极乎!

  

  蒙艮第四十

  “童蒙求我”,我正果行,如筮焉。筮,叩神也。再三则渎矣,渎则不告也。

  

  此通下三节,杂引蒙卦彖、象而释其义。童,稚也。蒙,暗也。我,谓师也。噬,揲蓍以决吉凶也。言童蒙之人,来求于我以发其蒙,而我以正道,果决彼之所行,如筮者叩神以决疑,而神告之吉凶,以果决其所行也。叩神求师,专一则明。如初筮则告,二三则惑,故神不告以吉凶,师亦不当决其所行也。

  “山下出泉,”静而清也。汩则乱,乱不决也。

  

  “山下出泉”,大象文。山静泉凊,有以全其未发之善,故其行可果。汩,再三也。乱,渎也。不决,不告也。盖汩则不静,乱则不清。既不能保其未发之善,则告之不足以果其所行,而反滋其惑,不如不告之为愈也。

  慎哉!其惟“时中”乎!

  

  时中者,彖传文,教当其可之谓也。初则告,渎则不告;静而凊则决之,汩而乱则不决。皆时中也。

  “艮其背,”背非见也。静则止,止非为也,为不止矣。其道也深乎!

  

  此一节引艮卦之象而释之。艮,止也,背,非有见之地也。“艮其背”者,止于不见之地也。止于不见之地则静,静则止而无为,一有为之之心,则非止之道矣。

  此章发明二卦,皆所谓“圣人之蕴,”而主静之意矣。

  太极通书后序建安本

  朱熹

  右周子之书一编,今舂陵、零陵、九江皆有本,而互有同异。长沙本最后出,乃熹所编定,视他本最详密矣,然犹有所未尽也。

  

  盖先生之学,其妙具于太极一图。通书之言,皆发此图之蕴。而程先生兄弟语及性命之际,亦未尝不因其说。观通书之诚、动静、理性命等章,及程氏书之李仲通铭、程邵公志、颜子好学论等篇,则可见矣。故潘凊逸志先生之墓,叙所着书,特以作太极图为称首。然则此图当为书首,不疑也。然先生既手以授二程本,因附书后。祁宽居之云。传者见其如此,遂误以图为书之卒章,不复厘正。使先生立象尽意之微旨,暗而不明。而骤读通书者,亦复不知有所总摄。此则诸本皆失之。而长沙通书因胡氏所传篇章,非复本次,又削去分章之目,而别以“周子曰”者加之,于书之大义虽若无所害,然要非先生之旧,亦有去其目而遂不可晓者。如理性命章之类。又诸本附载铭、碣、诗、文,事多重复。亦或不能有所发明于先生之道,以幸学者。

  

  故今特据潘志置图篇端,以为先生之精意,则可以通乎书之说矣。至于书之分章定次,亦皆复其旧贯。而取公及蒲左丞、孔司封、黄太史所记先生行事之实,删去重复,合为一篇,以便观者。盖世所传先生之书、言行具此矣。

  

  潘公所谓易通,疑即通书。而易说独不可见,向见友人多蓄异书,自谓有传本,亟取而观焉,则浅陋可笑。皆舍法时举子葺缀绪余,与图说、通书绝不相似,不问可知其伪。独不知世复有能得其真者与否?以图、书推之,知其所发当极精要,微言湮没,甚可惜也!

  

  熹又尝读朱内翰震进易说表,谓此图之传,自陈搏、种放、穆修而来。而五峰胡公仁仲作通书序,又谓先生非止为种、穆之学者,“此特其学之一师耳,非其至者也”。夫以先生之学之妙,不出此图,以为得之于人,则决非种、穆所及;以为“非其至者”,则先生之学,又何以加于此图哉?是以尝窃疑之。及得志文考之,然后知其果先生之所自作,而非有所受于人者。公盖皆未见此志而云云耳。然胡公所论通书之指曰:“人见其书之约,而不知其道之大也;见其文之质,而不知其义之精也;,见其言之淡,而不知其味之长也。人有真能立伊尹之志,修颜子之学,则知此书之言包括至大,而圣门之事业无穷矣。”此则不可易之至论,读是书者所宜知也。因复掇取以系于后云。干道己丑六月戊申、新安朱熹谨书。

  再定太极通书后序南康本

  朱熹

  右周子太极图并说一篇,通书四十章,世传旧本遗文九篇,遗事十五条,事状一篇。熹所集次,皆已校定,可缮写。熹按先生之书,近岁以来,其传既益广矣,然皆不能无谬误。唯长沙建安板本为庶几焉!而犹颇有所未尽也。

  

  盖先生之学之奥,其可以象告者,莫备于太极之一图。若通书之言,盖皆所以发明其蕴,而诚、动静、理性命等章为尤着。程氏之书,亦皆袓述其意,而李仲通铭、程邵公志、颜子好学论等篇,乃或并其语而道之。故清逸潘公志先生之墓,而叙其所着之书,特以作太极图为首称,而后乃以易说、易通系之,其知此矣。按汉上朱震子发,言陈抟以太极圚传种放,放传穆脩,脩传先生。衡山胡宏仁仲则以为种、穆之传,特先生“所学之一师,而非其至者”。武当祈宽居之又谓图象乃先生指画以语二程,而未尝有所为书。此盖皆未见潘志而言。若胡氏之说,则又未考乎先生之学之奥,始卒不外乎此图也。先生易说久已不传于世,向见两本,皆非是。其一卦说,乃陈忠肃公所着;其一系词说,又皆佛、老陈腐之谈。其甚陋而可笑者,若曰;“易之冒天下之道也,犹狙公之罔众狙也。”观此则其决非先生所为可知矣。易通疑即通书。盖易说既依经以解义,此则通论其大旨、而不系于经者也。特不知其去易而为今名,始于何时尔。然诸本皆附于通书之后,而读者遂误以为书之卒章。使先生立象之微旨,暗而不明;骤而语夫通书者,亦不知其纲领之在是也。

  

  长沙本既未及有所是正,而通书乃因胡氏所定章次,先后辄颇有所移易,又刊去章目,而别以“周子曰”者加之,皆非先生之旧。若理性命章之类,则一去其目,而遂不可晓。其所附见铭、碣、诗、文,视他本则详矣,然亦或不能有以发明于先生之道,而徒为重复。

  

  故建安本特据潘志置图篇端,而书之序次名章,亦复其旧。又即潘志及蒲左丞、孔司封、黄太史所记先生行事之实,删去重复,参互考订,合为事状一篇。其大者如蒲碣云:“屠奸翦弊,如快刀健斧。”而潘志云:“精密严恕,务尽道理。”蒲碣但云,“母未葬”;而潘公所为郑夫人志:乃为“水啮其墓而改葬。”若此之类,皆从潘志。而蒲碣又云:“慨然欲有所施,以见于世。”又云:“益思以奇自名。”又云:“朝廷躐等见用,奋发感厉。”皆非知先生者之言。又载先生称颂新政,反覆数十言,恐亦非实。若此之类,今皆削去。至于道学之微,有诸君子所不及知者,则又一以程氏及其门人之言为正。以为先生之书之言之行,于此亦略可见矣。然后得临汀杨方本以校,而知其舛陋犹有未尽正者。如“柔如之”当作“柔亦如之”,师友一章当为二章之类。又得何君营道诗序,及诸尝游舂陵者之言,而知事状所叙濂溪命名之说,有失其本意者。何君序见遗事篇内。又按濂溪广汉张栻所跋先生手帖,据先生家谱云:濂溪隐居在营道县荣乐乡钟贵里石塘桥西,濂盖溪之旧名。先生寓之庐阜,以示不忘其本之意。而邵武邹敷为熹言:“尝至其处,溪之源委自为上下保,先生故居在下保,其地又别自号为楼田。而濂之为字,则疑其出于唐刺史元结七泉之遗俗也。”今按江州濂溪之西,亦有石塘桥,见于陈令举庐山记。疑亦先生所寓之名云。覆校旧编,而知笔削之际,亦有当录而误遗之者。如蒲碣自言:初见先生于合州,“相语三日夜,退而叹曰:‘世乃有斯人耶’!而孔文仲亦有祭文,序先生洪州时事曰:“公时甚少,王色金声,从容和毅,一府尽倾”之语。蒲碣又称其孤风远操,寓怀于尘埃之外,常有高栖遐遁之意。亦足以证其前所谓“以奇自见”等语之谬。又读张忠定公语而知所论希夷、种、穆之传,亦有未尽其曲折者。按:张忠定公尝从希夷学。而其论公事之有阴阳,颇与图说意合。窃疑是说之传,固有端绪。至于先生然后得之于心,而天地万物之理,钜细幽明,高下精粗,无所不贯,于是始为此图,以发其秘尔!尝欲别加是正,以补其阙,而病未能也。

  

  玆乃被命假守南康,遂获嗣守先生之遗教于百有余年之后,顾德弗类,惭惧已深,瞻仰高山,深切寤叹。因取旧衮,复加更定,而附着其说如此。锓板学宫,以与同志之士共焉。淳熙己亥夏五月戊午朔、新安朱熹谨书。

  通书后记朱熹

  通书者,濂溪夫子之所作也。夫子性周氏,名敦颐,字茂叔。自少即以学行有闻于世,而莫或知其师傅之所自。独以河南两程夫子尝受学焉,而得孔、孟不传之正统,则其渊源因可概见。然所以指夫仲尼、颜子之乐,而发其吟风弄月之趣者,亦不可得而悉闻矣。所着之书,又多散失。独此一篇,本号易通,与太极图说并出程氏,以传于世。而其为说,实相表裹,大抵推一理、二气、五行之分合,以纪纲道体之精微,决道义、文辞、禄利之取舍,以振起俗学之卑陋。至论所以入德之方,经世之具,又皆亲切简要,不为空言。顾其宏纲大用,既非秦、汉以来诸儒所及;而其条理之密,意味之深,又非今世学者所能骤而窥也。是以程氏既没,而传者鲜焉。其知之者,不过以为用意高远而已。

  

  熹自蚤岁既幸得其遗编,而伏读之初,盖茫然不知其所谓,而甚或不能以句。壮岁,获游延平先生之门,然后始得闻其说之一二。比年以来,潜玩既久,乃若粗有得焉。虽其宏纲大用所不敢知,然于其章句文字之间,则有以实见其条理之愈密,意味之愈深,而不我欺也。顾自始读以至于今,岁月几何,倏焉三纪,慨前哲之益远,惧妙旨之无传,窃不自量,辄为注释。虽知凡近不足以发夫子之精蕴,然创通大义,以俟后之君子,则万一其庶几焉。淳熙丁未九月甲辰,后学朱熹谨记。仪封张伯行云:此序晦庵先生最后集解图通书而作也。先生始集通书,莫考其年,据先生序云:“长沙本最后出,乃熹所编定,视他本最详密,然犹有未尽云。乃于干道己丑(一一六九年)覆较旧编,为建安本。至淳熙己亥(一一七九年),凡十一年,复加更定,为南康本。又八年丁未(一一八七年),重为注释,而是编始定。今本一以此为正,而是序特列于首,诸序跋次见于后。

  

  又延平本

  朱熹

  临汀杨方得九江故家传本,校此本,不同者十有九处。然亦互有得失。其两条此本之误,当从九江本:如理性命章云“柔如之”,当作“柔亦如之”。师友章当自“道义者”以下析为下童。其十四条,义可两通,当并存之:如诚几德章云“理”曰“礼”,“理”一作“履”。慎动章云:“邪动”,一作“动邪”。化章一作“顺化”。爱敬章云:“有善”,此下一有“是苟”字。“学焉”,此下一有“有”字。“曰有不善”,一无此四字。“曰不善”,此下一有“否”字。乐章云:“优柔平中”,“平”一作“乎”。“轻生败伦”,“伦”一作“常”。圣学章云:“请闻焉”,“闻”一作“间”。颜子章云:“独何心哉”,“心”一作“以”。“能化而齐”,“齐”一作“济”,一作“消”。过章,一作仲由。刑章云;“不止即过焉”,“即”一作“则”。其三条,九江本误,而当以此本为正:如太极说云:“无极而太极”,“而”下误多一“生”字。诚章云:“诚斯立焉”,“立”误作“生”。家人睽复无妄章云:“诚心复其不善之动而已矣”,“心”误作“以”。凡十有九条。今附见于此,学者得以考焉。

  周子全书卷三

  杂著文

  养心亭说

  孟子曰:“养心莫善于寡欲。其为人也寡欲,虽有不存焉者,寡矣;其为人也多欲,虽有存焉者,寡矣。”予谓养心不止于寡焉而存耳,盖寡焉以至于无。无则诚立、明通。诚立,贤也;明通,圣也。是圣贤非性生,必养心而至之。养心之善有大焉如此,存乎其人而已。

  

  张子宗范有行、有文,其居背山而面水。山之麓,构亭甚清净,予偶至而爱之,因题曰“养心”。既谢,且求说,故书以勉。

  爱莲说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吉州彭推官诗序敦实庆历初,为洪川分宁县主簿。被外台檄,承乏袁州卢溪镇市征之局。局鲜事,袁之进士多来讲学于公斋。因谈及今朝江左律诗之工。坐闲,诵吉州彭推官篇者六七人,其句字信乎能觑天巧而脍炙人口矣。俄闻分宁新邑宰,尚未逾月,而才明之誉,已飞数百里。有谓敦实曰:“邑宰太博思永,即向所诵之诗推官之子也。吉与袁邻郡,父兄辈皆识推官,第为善内乐,殊忘官之高卑,齿之壮老,以至于没。其庆将发于是乎!”敦实故又知推官之德。暨还邑局,闻推官之诗益多,亦能记诵不忘。十五年,而太博由刑部郎中直史馆,益州路转运使。敦实自南昌知县就移佥署巴川郡判官厅公事。益、梓邻路也。溯流赴局,过渝州,越三舍,接巴川境,闲有温泉佛寺。舣舟游览,忽睹榜诗,乃推官之作。喜豁读讫,录本纳于转运公。公复书重谢,且曰;“愿刻一石,若蒙继以短序,尤荷厚意。”故序于诗后,而命工刻石,置寺之堂焉。实嘉佑二年正月十五日云。承奉郎守太子中舍佥署合州军事判官厅公事周敦实撰。

  邵州迁学释菜文

  维治平五年,岁次戊申,正月甲戌朔,三日丙子,朝奉郎尚书驾部员外郎通判永州军州兼管内劝农事,权发遣邵州军州事上骑都尉赐绯鱼袋周敦颐,敢昭告于先圣至圣文宣王:

  

  惟夫子道高德厚,教化无穷,实与天地参而四时同。上自国都,下及州县,通立庙貌。州守县令,春秋释奠。虽天子之尊,入庙肃恭行礼。其重,诚与天地参焉。儒衣冠学道业者,列室于庙中,朝夕目瞻脺容,心慕至德,日蕴月积。几于颜氏之子者有之。得其位,施其道,泽及生民者,代有之。然夫子之宫可忽#!而邵置于恶地,掩于衙门,左狱右庾,秽喧历年。

  

  敦颐摄守州符,尝拜堂下,惕汗流背,起而议迁。得地东南,高明协下。用旧增新,不日成就。彩章冕服,俨坐有序,诸生既集,率僚告成。谨以礼币藻苹,式陈明荐,以兖国公颜子配。尚飨!

  又告先师文

  维治平五年,岁次戊申,正月甲戌朔,三日丙子,朝奉郎尚书驾部员外郎通判永州军州兼管内劝农事,权发遣邵州军州事上骑都尉赐绯鱼袋周敦颐敢昭告于先师兖国公颜子:爰以迁修庙学成,恭修释菜于先圣至圣文宣王。惟子睿性通微,实几于圣。明诚道确,夫子称贤。谨以礼币藻苹,式陈明献,从祀配神。尚飨!

  书

  上二十六叔书

  侄男敦颐启:孟秋犹热,伏惟二十六叔、三十一叔、诸叔母、诸兄长尊体起居万褔。周兴来,知安乐,喜无尽。敦颐守官于外,与新妇幸如常,不劳忧念。来春归乡,即遂拜侍。未闲,伏望顺时倍加保爱,不备。侄男敦颐状。上二十六叔、三十一叔、诸叔母、诸兄长座前。七月六日夜。

  

  诸弟、诸侄安乐。好将息!好将息!

  与仲章侄书

  仲章:夏热,计新妇男女安健。我此中与叔母、季老、通老、韩姐、善善以下并安。近递中,得先公加赠官诰,赠谏议大夫,家门幸事幸事。汝备酒果香茶,诣坟前告闻先公谏议也。未相见,千万好将息!不具。叔付仲章,六月十四日。

  

  诸处书,立使周一父子送去。叔母、韩姐传语:汝与新妇侄儿侄女各计安好,将息!好将息!百一、百二附兄嫂起居之间。善善与新妇安安。汝切不得来!汝切不得来!周三翁夫妻安否?周一父子看守坟茔小心否?周幼二安否?如何也?

  与傅秀才书

  敦实顿首:傅君茂才足下:昨日饭会上,草草致书,不识已达否?日惟履用休适。敦实自春来,郡事并多。又新守将至,诸要备办。稍有一日空暇,则或过客,或节辰,或不时聚会。每会即作诗,雅则雅矣。形亦劳瘁,故尚未有意思为足下作策问,勿讶!勿讶!

  

  遂州平纹纱轻细者,染得好皂者,告买一疋,自要作夏衫。并买樗蒲、绫裤段二个。碎事烦聒,愧悚!愧悚!急遣人探新守次,走笔不谨。暄燠加爱加爱,不宣。敦实顿首傅君茂才足下。

  慰李才元书

  敦实幁首:变故不常,窃审尊夫人太君奄弃荣养。伏惟号天永慕,难以胜处。罔极奈何!孝思奈何!敢冀节哀以从中制,卑情不任苦痛之至。谨奉疏以慰,不宣,谨疏。四月某日,汝南周敦实疏上。

  回谒乡官昌州司录黄君庆牒

  承奉郎守太子中允签书合州判官厅公事周敦实,右某谨衹候谢都曹员外,伏听处分。件状如前,谨牒。嘉佑元年十一月日具位某牒。

  贺傅伯成手谒嘉佑六年

  从表殿中丞、前合州从事周敦实,专谒贺新恩先辈傅弟。三月十二日手谒。

  

  赋拙赋

  或谓予曰:“人谓子拙?”予曰:“巧,窃所耻也,且患世多巧也。”喜而赋之曰:“巧者言,拙者默;巧者劳,拙者逸;巧者贼,拙者德;巧者凶,拙者吉。呜呼!天下拙,刑政彻。上安下顺,风清币绝。”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8:2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