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其生及病死  舍是无所畏

  诸法一切空  法亦无所归

  善思当了斯  是佛所演法

  正觉无所作  则为不可逮

  若不得道处  乃见三界事

  若望想佛道  则不求正觉

  若行志存道  永不造无想

  诸生死自然  不观自然法

  自然无所有  是为无为想

  究竟无所生  所说不可得

  以行无明业  因示无为法

  以怀来众义  诸法则自然

  彼悉无所生  便无诤讼事

  彼无不奉行  所宣深妙法

  用一切起生  菩萨行愍哀

  尔时善思以偈答世尊曰。

  佛兴出现世  皆用愍我等

  身以为疑网  宣布是法义

  佛出无思议  为具足兴变

  以坏魔罗网  说除六十二

  以绝生死元  因坐佛树下

  永无有沉吟  宣消众想着

  解畅虚伪业  能仁灭诸见

  勇猛为世俗  断我众狐疑

  尔时世尊告善思童子。菩萨所行未曾虚妄。多所救护以恩加济无有诤讼。除去众瑕一切无秽。愍伤众生行深远义不怀望想。世无坚固消去贪欲。以无贪欲蠲弃众结。常行等心加于众生志不虚妄。大慈之行法不可得。修大义吼不舍精进。心行至真不失勤业。无有娆害奉行忍辱而不诤讼。无所睹见夙夜尊行。善思一心弃于懈怠成就道行。定意正受其心寂静。修于善慧一切诸法永无所得。行无所畏心不怯羸。显发道心行无挂碍。成就如来十种之力。当以何行至殊特业。尊其至慧奉无等伦。游于十方诸佛世界。行无挂碍度脱一切。时佛颂曰。

  行无虚妄业  是诸菩萨辞

  以奉于脱门  不畏诸碍行

  无行谓正行  是菩萨之业

  若能解是行  则无所贪求

  以法救摄之  诸菩萨所宣

  其无所得义  是行为无上

  言吾行道法  则住于颠倒

  以住颠倒业  便得有所畏

  假使有诤讼  不见诤所在

  明者作是达  行于无上乘

  是乘无所畏  大乘最无极

  畏与无所畏  是亦无放逸

  一切无所有  众行中最胜

  设了悉虚静  彼行无上道

  斯行甚微妙  救护一切法

  所济亦深远  消除众望想

  所行邈玄妙  二俱无处所

  若能知本际  不倚念于法

  法永无众垢  亦不离垢去

  是法本清净  反宣舍于欲

  而示现邪逆  爱欲不坚固

  不转文字业  斯句为无上

  不着犹如幻  此则无言教

  以弃反倒行  便无诤讼意

  一切众生行  是实不可得

  若能晓了斯  此行乃善教

  众生以无明  故曰名黎庶

  众生法亦尔  是道则无上

  其念及众生  是永不可得

  此为第一慈  叹慈乃无极

  是曰世大施  斯乃为大士

  常慕乐放舍  乃曰慧道心

  正使不得法  诸法虚无实

  示菩萨明达  是曰好布施

  解法不可得  便无所恐畏

  无尊是之法  乃曰为布施

  法貌不可获  佛法不可思

  是戒无所犯  诸法无所著

  佛土不可议  此不见诸界

  于戒不望想  诸菩萨所叹

  能忍诸众生  一切不可得

  佛所教训诲  是法第一忍

  佛复告善思。色空不可得。痛想行识空亦不可得。所谓空者色则为空无复异空。痛想行识空无复异空。四大五阴十八诸种三界本空。十二因缘无则为空无复异空。现世度世有为无为。四大皆空无复异空。色如聚沫痛痒如泡。思想如芭蕉。生死如梦。识如幻。三界犹化。五趣如影所以如影从缘对生。三界本末欲界色界及无色界心意所为。犹如画师治素壁板。因缘合成犹如飞鸟飞行空中。菩萨如是行无望想旋到十方。犹日宫殿行于虚空不污众冥。菩萨如是独步三界心无所著。去淫怒痴三毒窈冥。犹如莲华生于泥中不与其合。菩萨如是在于生死成最正觉。心净如空永无所著度脱一切。佛时颂曰。

  其心不可得  则无有诤讼

  若不得众生  是为第一忍

  菩萨离懈怠  其志无所行

  永无所勤修  乃曰最精进

  其身及心意  所遣直无邪

  菩萨无所说  是第一精进

  若有懈怠者  菩萨化立之

  无心无所行  住第一精进

  其心不可得  内外无所著

  若心不可逮  是则为定意

  心常自勤修  自然无所有

  无思无正受  乃曰逮三昧

  所以言定意  以能作是行

  安住名自然  是第一定意

  不知慧所在  何所自然法

  自然及与慧  二俱无所有

  是法不可得  斯识行正法

  不以识知法  自然无所有

  若有了此行  菩萨意坚强

  行第一之义  世所无所趣

  众会无等伦  为众而宣法

  斯等虽游居  无众生望想

  佛复告善思。一切诸法犹如幻化。幻化本空悉无所有。迷惑愚俗自计己身及与他人。悉有所有故沈五趣。敢能晓了是悉无所畏。诸法本末无有内外。以了如是心不怯弱。不难三界三界悉空。若有菩萨晓是本无。独步三世而无所难。达于生死犹如虚空无形本亦无名。一切诸法亦复如是无形无名。用无明故驰逸三界转轮无际。犹如五事住于虚空不能为垢。自然之故心本清净。权未即解便有三毒五阴六衰客尘所蔽。虽有是非不污本净心亘开达。畅三世空便入大道。佛时颂曰。

  众生犹如幻  其幻无所有

  所宣如是者  永无所复畏

  己身与他人  二俱虚无寂

  以能晓了是  则永无所畏

  其内及外法  不计有所在

  无以怯弱心  不难于世俗

  诸法无所碍  犹如旋虚空

  所至如虚空  是法为自然

  若能晓了斯  菩萨无所畏

  分别一切法  解了众生行

  彼不得众生  其法皆如是

  以剖判诸界  其界无所有

  是曰入道行  斯曰无上道

  以致此至业  知众生心行

  诸界及众生  二俱无所有

  以念彼如是  皆了一切法

  其内及外事  无合会望想

  以为不除法  乃曰真本际

  斯法无思议  乃曰为佛法

  此悉无所有  悉亦无所成

  所行能如是  计数无有人

  以无为之慧  乃曰为佛慧

  是乘为大众  普安于一切

  永不畏此世  世亦无所有

  其在于世界  普世一切界

  菩萨无所行  求于无上慧

  是法为深远  佛法不可思

  若法无可获  是则近佛道

  其佛及经法  此一切悉无

  若行如是者  则得近佛道

  以行如是者  俗人无与侣

  其心无所著  彼乃近佛道

  佛复告善思。若有菩萨大士闻是深经。若读持讽诵心不恐怖。善被弘誓心如金刚。疾近佛树坐于道场。近佛境界得亲至真无碍脱门。观于无为无合会处。到于十方诸佛世界。建习大慈无盖道哀。成十八不共诸佛之法。三世最尊慧喻日月。德无等侣慧过虚空。道明巍巍不可为喻。逮无边圣无见顶相。若有闻是无限雅典。以斯深卷为人班宣而信乐者。往过去世曾见诸佛亦不可计。又不轻慢戏笑之者。佛以豫见观其人本早信此经如来久睹。若不信乐习斯经典。闻之调戏则外异学诸魔官属放逸之人也。信是法者是佛弟子佛则是师为亲成就下其须发而作沙门。其不信者则外邪业。九十六种反逆道法。佛时颂曰。

  见佛坐树下  行于真道场

  其不信佛道  是慧不可得

  其无挂碍法  究竟不可得

  了法无处所  是曰为解脱

  意入于圣慧  一切法之王

  诸法及道慧  非佛之所宣

  有为及无为  愚所发望想

  诸菩萨无想  诸佛大圣明

  普观于斯世  世悉不可得

  所用晓了世  是亦无处所

  佛圣及众生  于是无望想

  其无思想者  善哉慈无上

  假使众生界  法界亦复然

  是乃名之曰  菩萨无所著

  以睹于悲哀  其哀无形貌

  其哀以无貌  非愚所了行

  五事在虚空  不有无处所

  一切俗如是  是乃无上哀

  其无上正法  乃曰为佛法

  此无所贪世  是为自然法

  护世之所照  其色无所有

  以是无色法  乃曰无见顶

  虚空无有边  普平不可获

  是为佛正法  名曰无能观

  其慧不可逮  是无上大道

  慧以不可得  斯无有坚固

  此际及彼岸  所见若不见

  深解不行斯  是非妄想求

  念是智慧法  斯法则平等

  违此佛教法  则非善亲友

  无勤若勤度  乃曰到虚妄

  其不行平等  则非善亲友

  以发兴斯法  若复灭斯法

  此等诸比丘  不善思佛教

  以能断众苦  本净无所有

  如是说法者  则班宣佛教

  佛复告善思。若说诸行皆从习致。用三界习故修道习。有计吾我故行大慈修无盖哀。倚于三界行三脱门。慕四大故行无常苦空非身。以生老病死求四无畏。用十二因缘了十二部经。以十八种行十八不共诸佛之法。用十方众犯十恶故。行十善求十种力。用三弊故致三达智。着六情故行六度无极六通独步。应病与药使济危厄。佛犹良医经法如药。用疾病故而有医药。无病则无药一切本空。无形无名亦无假号。心等如空无比无侣。忽然无际尔乃应道。佛时颂曰。

  其无所住法  于中习所行

  班宣修消除  去佛法大远

  若于斯寂法  造虚妄思想

  以虚妄之法  不亲近灭度

  其宣于诤讼  斯为之灭度

  善思当了是  斯无正见行

  若有修行道  宣布反逆事

  朋友乱颠倒  是为学者业

  佛所演讲说  菩萨大名称

  当来诸就学  故劝化行道

  若有奉持是  佛所化深妙

  用一切众生  以为供养佛

  若有明智者  受持是真法

  斯等将来世  用正法存立

  其不行是法  心立存思想

  自谓则应慧  不用余致道

  佛说是经时。善思童子。寻时逮得无所从生法忍。忻然大悦涌在虚空。去地四丈九尺。时佛忻笑。五色光明巍巍甚妙。青黄赤白红紫之色从佛口出。照于十方无量佛土。还绕佛三匝从顶上入。六反振动是三千大千世界。上虚空中天雨细捣栴檀香。木蜜众香。雨天好华晃耀人目。箜篌乐器不鼓自鸣。庄严虚空周匝十方靡不校饰。此三千大千世界。罗列诸宝交露[王  屈]琦妙帐。高阁树木流水浴池。五音俱发和雅悲哀。闻见此变莫不悦豫得未曾有。贤者阿难即从坐起。偏露右臂更整衣服。长跪叉手前白佛言。以何缘笑。既笑当有意。以偈叹佛。

  圣尊未曾妄  大明不虚忻

  慈愍世雄说  何缘而忻笑

  天处虚空中  供养人中上

  各口而歌咏  快哉宣经典

  如高灯电光  若干色微妙

  斯耀亦如斯  光光照远近

  如诸佛之法  授与正道决

  还绕身三匝  忽没于顶上

  圣尊笑辉耀  若干种光色

  出佛口入顶  唯说此瑞意

  尔时世尊。为贤者阿难。说颂曰。

  善思族姓子  造立德无量

  当成如来觉  逮致天人尊

  佛语阿难。是善思童子。当值不可计会亿垓兆佛。世世随侍未曾远之。常用至心供养诸佛。衣被饭食床榻卧具病瘦医药。佛灭度后供养舍利。兴众宝塔高四万里。以持舍利着众宝塔奉事供养。以好名香众华衣服众妙若干种宝伎乐幢幡栴檀杂香。以解脱华及众缯彩。以用供事诸如来至真等正觉。最后末世当得佛道。号无垢光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佛世尊。尔时大圣。即说颂曰。

  若以众杂宝  充满十方界

  以用施诸佛  护世众如来

  若闻是经典  德多过彼施

  住力讲说法  护世照三界

  尔时舍利弗闻佛所说。欢喜心悦得未曾有。念佛至圣德踰须弥慧超三世。道不可比如空无侣。探古知今所睹无限。智明旷然无以为喻。救厄通明犹空无际一切蒙慈。时舍利弗。念佛恩德恭恪说偈。而叹颂曰。

  是经甚微妙  护世之所宣

  不说其名号  云何知其称

  古来未曾闻  班宣于斯法

  彼不得住处  甚哉说法快

  假使有漏法  及与无漏法

  计亦无所得  甚哉快说法

  若令有为界  及与无为界

  斯二无所积  是经归如斯

  护世宣妙法  道行正真教

  睹不得处所  此经义如是

  所说诸佛法  于斯无所叹

  吾我不可得  甚哉快说经

  设使十方世  自然无所有

  护世之所宣  未及此经趣

  唯愍世宣之  人中最愿演

  班宣是经名  今所未称号

  佛告舍利弗。是经名顶王当共传号。大智。当了所以名顶王。如须弥顶皆见四天下。解是经慧得四无畏无上大道。无生老病死度三界厄。若世人好喜是法。十方靡不蒙济。故名顶王。常奉持斯。若有持此佛所宣经。当为世护诸天人民百万亿众。兴无数德无上正真。不为缘觉及与声闻。若宣是法必得成就无极世护。以得闻法深难究畅处处演义。解了是法深奥无上当得成佛。以能奉持于一切法无复狐疑。若受斯经所宣至化所喻顶王。不但当得第一法忍。第二第三具三忍法。其法不可得道无处所。无所光显乃布大道。于一切法此人无欲现在无求。若持是经佛所班宣顶王言辞。讽诵化人福不可量。若有女人受持斯经。以行智慧疾得殊胜。舍女恶态知一切一。以知众一便持是法。班宣斯经入诸行业。明了一切诸所归趣。以入此法说多所照。知若干品所行精进。无数众人悉受道教。本空无法所可班宣。皆无处所悉不可得。所以者何。本末空故。从古以来义不可逮一切法然。奉持是门法无可得。则不有无是本净法乃名执持。其慕斯光无量普明。当以随时讲是顶王。广求法界志斯光目。不得境界乃曰执持。诸法甚深法不可得。若不可得则不有无。辩才具足志存佛道。觉亦若斯以畅经义。无卷无形如龙化生。先兴其云然后乃雨。心无从来因缘合成。斯慧无形是无思议。若欲宣布无央数法当学斯经。解一切空无所着法。思惟经典不知从来。所说甚善。斯法无生如经所传。其光玄照犹如日明。光无从来去无所至。经典如是。照诸所有令无所有。若有比丘执持辩才清净无断。当以至心学是顶王。因法光明所耀无量谛广布法。疾得逮入无碍辩才。以学顶王饶益世俗。其不学此不知法味。无玄妙典顶王无上。若不奉是远佛法教。

  诸比丘众若比丘尼。若不从是法典训诲不归义趣。其不求是不至正真。若有比丘比丘尼求归是法。为一切世而作法因。一切诸法悉不可喻。犹如有人住忉利天处天宫殿悉见天下。学斯经者。普超众生济度一切。若住须弥顶在于其上观察天下。斯经如是。解畅诸法睹一切无。开导众生。犹如有人执大炬火入于冥室消除窈冥。斯经如是。以法光明普照诸法。习持是典未曾遭冥。犹如日光出照天下靡不周遍。斯经如是。以道法明咸耀三界。一切众生示以道慧。犹如月殿游行虚空而不休废。斯经如是。照十方界一切蒙荷。是则法印印一切法。建立此印为诸菩萨。又计其印。犹如虚空悉无所有不可令有。虚空及印是二无望。佛与正法亦复如是。班宣是经亦无所说。犹如国王所爱敬子。欲立太子任以国财。

  王告大臣。以是洪业付其太子。又斯圣财天下国土。一切万民委任系后诸臣奉命。今斯经法亦复如是。善思童子。从佛启受当以授与无数菩萨使入上法。佛以建立是经法要诸菩萨故也。炽盛德本若以手执福不可量。其持是经所宣顶王。不当疑是不成正觉。欲逮辩才于一切法而无所著。当学斯经所宣顶王。所云世法是则正道。所以者何。俗人信道若入此经或复不信。用闻经恩会久成道。若受是经广为人说皆谓至贤。普世诸人莫能虚欺。解诸佛法饶益众生世护无上。若说是经诸天亿千住于虚空。而嗟叹言善哉正觉所宣。甚哉难及难及。乃说妙典是举道英慧英。所益不可思议。若四句诵为人讲说。若复精学无央数经。以是深法不可思议。广为人说。其人蒙慈。为与佛谈爱乐圣典。以为宣传斯顶王法。训诲经典无上道要。是乃名曰不可思议。

  佛告阿难。若有奉受如是像法纯淑经卷持讽诵读。若有比丘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能从启受持讽诵读。其德无量功不可限。莫能称载得崖底者。犹如虚空不可得际。如是阿难。若受是经虽不能多。受四句颂讽诵宣布为他人说。福不可计德无崖底。无边无际不可为喻。佛尔时颂曰。

  虚空尚可度  众想可穷说

  斯功德福祐  不可竟尽极

  奉十方世界  诸无上护世

  若有受持是  为供斯诸佛

  若睹诸神通  举十方世界

  不如闻此经  普奉是诸佛

  其于十方世  弃捐第十业

  以斯奉事佛  闻不如供养

  若供诸灭度  及当来正觉

  于今十方土  现在天人尊

  一切有为业  归大仁师子

  若持是经卷  正觉所宣说

  若以衣食养  斯非精智慧

  其有持是业  此慧供无上

  一切十方世  满中众珍宝

  以施诸正觉  是福不殊特

  其有学是经  顶王所班宣

  斯供养诸佛  是所宣第一

  我所宣经典  不着诸佛道

  其心倚于是  欲供养如来

  其不倚世俗  是第一奉事

  都无举无下  是乃曰供养

  其佛正觉法  一切不可得

  如来所班宣  是第一礼敬

  其定光诸佛  所供养奉事

  见诸菩萨法  是第一供养

  是供养第一  如奉佛世尊

  从其授决已  当得致正觉

  欲住于佛道  正觉众生尊

  习是清净法  则供养导师

  以如是供养  得道无所至

  愍众生奉法  皆趣一切慧

  十方诸佛法  护世所敷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