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佛说大方等顶王经一卷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佛说大方等顶王经一卷

西晋三藏法师竺法护译

  

佛说大方等顶王经

一名维摩诘子问经

  闻如是一时佛游于维耶离奈氏树园。与大比丘众俱。比丘八百菩萨一万。一切大圣神通以达。悉得总持辩才无碍。摄三世慧至三达智。空无相愿不中取证。行于大慈奉无盖哀。不计吾我以度彼岸。通于三世无去来今。晓一切法如幻化梦影向野马芭蕉水泡聚沫。解于三处本无所有。从缘对生有利无利。若誉若谤得名失誉。若苦若乐以过世间之所有法。因权方便周旋三涂。以超欲界色界无色界。解畅道义救度一切。诸天来侍咨受深法。开发愚心悉入道明。

  尔时世尊明旦着衣持钵。入维耶离城分卫。至维摩诘舍。时维摩诘有子名曰善思。明旦沐浴以香涂身。体着新衣手执莲华。与妻室俱上楼阁观作妓相娱。宿命德本之所感应。遥见佛来与圣众俱入城分卫。现大瑞变以偈语妻。所说雅颂歌佛功德。

  闻斯和雅音  同时今俱作

  众妓在其处  速彻楼阁上

  大雄来不疑  护世演光辉

  必以足右指  蹈于城门阃

  百鸟诸禽兽  发哀悲和声

  从古未曾闻  如是诸妙向

  大雄来不疑  欲导利众生

  今举右足指  以安着门阃

  我今日睹佛  犹宝璎珞身

  众妓不鼓鸣  微妙可悦心

  三千圣无疑  威德净庄严

  必以右足指  蹈于城门阃

  譬如有大钵  着池河水至

  则闻调和音  周遍其土地

  人中天无疑  大圣演尊光

  佛开导世间  定来入城门

  神通化众生  犹树华茂盛

  若干色芬葩  流布极美香

  大龙无所疑  誓愿建立本

  今以右足指  安于城门阃

  普照于虚空  周遍于天地

  日明为以蔽  永不复现光

  一切尊无疑  现威大晃耀

  今以右足指  安于城门阃

  犹如诸天人  住于虚空中

  众庶佛后从  如天侍梵王

  愍伤世无疑  尊人圣导师

  今以右足指  安于城门阃

  今日观城人  各慈向不恨

  展转相示谈  如父母子孙

  德光无沉吟  福威自庄严

  今以右足指  安于城门阃

  察男女大小  各执若干花

  叉手而自归  欢悦遥散花

  大导无犹豫  德花严饰身

  今以右足指  安于城门阃

  诸天人间华  遍布于虚空

  散华而烧香  其香可意悦

  大勇无疑结  欲入维耶离

  因化悦大众  最胜故到此

  尔时善思妻室。闻说是言心中抱恐。衣毛为竖身内和凉。住于兰边心自念言。是何等神。为天龙鬼魅反足手。真陀罗摩休勒人非人耶。口宣人语在其处所。不动不摇不敢移转。时佛往诣善思童子所居里中。在于舍边立在门前。善思童子见佛世尊。即欲下楼阁往自奉迎。心中喜悦不能自胜。已投楼下承佛圣旨。住于虚空以偈叹佛。

  圣慧尊且住  人中雄愍待

  用哀众生故  唯受斯水浆

  于是世尊。为善思说偈言。

  以住真本际  世俗所不达

  彼际无所有  是为本际相

  善思童子。以偈问佛。

  云何住本际  真本际化导

  无明之猗际  何谓立虚无

  时佛复以偈。告善思曰。

  其际真本际  是际则如来

  如审住本际  了了住如是

  如际真本际  斯则如来际

  犹了真本际  童子住亦然

  善思童子。复以偈白佛言。

  无际际何际  何所是际相

  以何权方便  名曰为本际

  于是世尊。睹见善思心欲畅了解道无处。告于善思童子。以偈报曰。

  无际不可待  乃曰真本际

  其际相虚空  虚空亦无相

  善思为佛。说偈问言。

  甚哉真正处  其处玄无上

  使一切众生  住如今导师

  时善思童子前白佛言。世尊。垂愍受斯莲华。佛便受之。善思童子口身发言。以是功德致无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觉。为诸众生班宣经典。令不得至凡夫之法不至道法。尔时贤者舍利弗。亦在会中谓善思童子。于善思心所趣云何。所成正觉法何所像。欲为众生而班宣之。善思以诵答说偈言。

  佛志无所得  诸声闻亦然

  当成斯正觉  为众生班宣

  彼无所向说  亦复无所致

  大智当解斯  本净明如是

  过去诸正觉  护世无上尊

  亦不得诸法  导世因灭度

  计求无法界  亦无众生界

  是则为本际  世俗所不畅

  假号曰世界  人猗相名号

  亦无诸所想  更无有异业

  尔时邠耨文陀尼子。为善思童子说是偈言。

  童子卿云何  而欲学斯法

  是处深难逮  明者所迷惑

  仁生来久如  智慧独勇猛

  与声闻谈语  卒对慧无畏

  处处能分别  所住像紫金

  立王路巍巍  犹虚空月盛

  时善思童子。以偈答言。

  唯仁问所生  所生无所生

  诸法无所起  谁当复生者

  其法无所生  自然无所有

  是曰本清净  无法无所得

  诸法本清净  未曾能得是

  以斯无明慢  佛故说是法

  在于仙人野  第一转此轮

  多存声闻业  系志在虚空

  宣畅法音向  为众多辩才

  以权来圣慧  宣说如审谛

  有生乃终没  斯愚之行无

  处在颠倒业  如邠耨所说

  以生有老死  是为方俗言

  其法无言辞  托假造言教

  尔时贤者邠耨文陀尼子前白佛言。至未曾有。世尊。今是善思童子。深入智慧巍巍乃尔。所宣独步众所不逮。佛言。如是如是。如邠耨言而无有异也。时佛告菩萨善思童子。卿何以故。欲逮无上正真之道为最正觉乎。善思答曰。圣尊所明故复相问。用最大圣故被弘誓。大圣至仁因宣是语。我身寂然不有所为。以被弘誓悉无挂碍。无所开化尔乃名曰斯深上句。众生无人亦然。其不或斯是等能度。至贤详序深妙上句。晓了斯本真际本末。其以无数无有若干。解达深妙无上章句。以用法故化此众生。其行各异诲无众生。设无众生彼一切空。无智智慧众生本净。以达本净无有各异。以解斯义是世明智。唯然圣尊。我蒙解斯。自成正觉为众说法。

  贤者阿难前白佛言。至未曾有是善思童子。辩才乃深入如是乎。乃能宣斯应顺妙章无所著句。天上世间凡庶众人阿须轮闻必当恐怖不肯受学。谁当信乐此深妙法。往昔宿世曾闻学是深远之行。尔乃信受。于时阿难以偈叹曰。

  犹如须弥顶  远现微妙好

  今此善思德  在众妙如是

  若如众山王  坚住于大海

  今处斯众中  快宣此妙句

  善思所咨嗟  说名不有无

  亦光于本际  世俗所不观

  其辞无所畏  莫不敬叹者

  唯善思说之  云何知本末

  善思以偈报曰。

  吾以弃身命  被无挂碍铠

  志不贪正觉  尔乃曰博闻

  猗欲故堕落  合集极殃祸

  谁不堕灾者  唯见世导师

  是诸佛境界  护世所持济

  其身无所厄  住于佛尊道

  虚空及人身  二俱不可得

  如法不可得  法怀无所畏

  晓虚空佛身  真实无处所

  若成是忍辱  永悉无所畏

  其虚空至地  自然无所有

  是自然善思  达悉无处所

  其虚空至地  善思不可得

  无生无自然  虚寂无所有

  虚空无有高  亦复无有下

  以解了是法  彼悉无所畏

  尔时佛告善思童子。仁者。体性无所畏乎。白佛不也。世尊佛复重问。卿审不畏乎。白曰不也。佛言。善哉善哉。仁乃无畏不怀恐惧。时佛颂曰。

  从有而生畏  假现无所有

  若能解是忍  尔乃近佛道

  因人想有畏  众生本永无

  若能解如是  于斯无所住

  其不得正觉  无觉亦如斯

  若余无所获  此傥无所畏

  若能晓了斯  不住有无际

  善思解如是  是为由佛道

  佛告善思。若有菩萨疾欲永安逮无上正真之道。为最正觉者。便当消除有常想安想苦想众生之想人寿命想。分别解了无所著行悉无所猗。作是慕业逮成无上正真之道也。佛往宿世行菩萨业时。作是行道以便怀来慧。无能得法乃曰佛道。时佛颂曰。

  解常想犹幻  计常致生死

  常无常虚无  求业无所有

  众生有安想  了不安自然

  是想为颠倒  用想有人故

  若解了法者  无有各各异

  则不怀望想  无命无有人

  道明不得由  无道亦复然

  是乃曰本净  法无所有故

  若有明达者  晓有悉本净

  善思当解斯  是为道正道

  不行于道乘  佛乘所救济

  若有人诤斯  便不畅道法

  不行于慧业  不为道所护

  用不顺此行  佛法深难解

  诸法无所法  本悉无形貌

  所有亦虚无  三界永不安

  计诸乐众苦  犹如行虚空

  若能思是行  斯乃心解脱

  有身云吾我  彼法亦虚无

  其不有吾我  所知无所有

  斯等不想命  不得究本末

  虚无想真实  少明为迷惑

  吾我及寿命  本净无所有

  愚冥之所行  计本净而有

  佛道无思议  不念是所有

  若闻深妙法  不能受奉持

  未曾有班宣  如是经法者

  法不可逮得  所说亦无获

  坐于佛树下  因是成道慧

  若不致道慧  则亦无所知

  佛道及慧场  亦无有言说

  凡夫怀望想  慕佛所演法

  斯则真实教  佛所宣深妙

  其意觉甚深  是为魔所行

  若有得闻是  佛所说经典

  不解经义味  诸法所救护

  菩萨甚勤苦  不求道安隐

  于斯无道觉  是二事无像

  意当倚慕斯  有是佛所说

  是何此云何  着于颠倒业

  若有过苦恼  甚着于深妙

  各称举大音  快佛无思议

  佛复告善思。学是法者当习深典。勿得志存杂句多辞无益之义。不成正真无极大慧深远之法。乃曰优奥。是乃应法斯曰无得。众生堕邪不能行斯。不用三昧可解利义。慧无境界无慧亦然。当了斯际非智所行。佛往宿世闻是深法。以解寂净心无所著。若闻斯典得悦豫喜。曾于无数佛所造行立功勋德。受着心怀讽诵奉行。以化他人宣布十方。

  佛复告善思童子。菩萨当修如是弘誓。世人所在常抱恐畏。勤学至真不当怀惧也。畏难退却当作是解。宣布奉行乃入道慧。善思前白佛言。唯然信乐也。世俗所不信独笃无穷。志旷如空永无所慕。佛复语善思。若菩萨大士志深妙法。斯诸正士以是方便顺如佛教。则于道法无所诤讼。以不诤讼一切诸法则无恐怖。皆不可断。一切诸法了之本无。志无所慕便入道慧。若有闻说一切法有不以为怖。若说言无不以为懅。于有无法不以增损。闻诸法应诸法不应。诸法精进诸法懈怠。解是一切十方诸法。慧所归趣若无所趣。若复不解诸法有念诸法无念不以恐怖。诸法有为诸法无为。诸法有界诸法无界。诸法忻喜诸法无喜不以恐怖。一切诸法亦不有为亦不无为。一切诸法本有所有本无所有。诸法寂然诸法愦乱不以恐怖。诸法颠倒无有颠倒。诸法虚无真实无为不以恐怖。诸法一切有戒无戒。有明无明有名无名。有兴无兴有畏无畏。有生无生有死无死不以恐怖。诸法有道诸法无道。诸法有度若不灭度。诸法是非不以恐怖。所以者何。诸法皆空虚无不真。犹如幻化泡沫芭蕉影向野马。梦中所见本无从来去无所至。犹如虚空忽现云雾尘烟灰等。托现虚空不能为垢。忽然便灭虚空自然亦无所净。有道无道世俗慧明。普解自然乃无所著了无所了。乃应道慧无上正真。无所恐畏心不怀懅。佛于是颂曰。

  诸法无所有  自然虚不真

  其自然虚无  是相便灭度

  诸法无所诤  斯亦无所有

  以了诸法无  达不有自然

  所诤讼诸法  是亦无所有

  以晓法虚无  则解不诤讼

  诸法无所有  本净永无形

  本净不可得  亦无所忘失

  断一切诸法  故曰为明智

  斯谓永毁坏  亦现无所坏

  诸法无所灭  计亦无起立

  亦多无所坏  法亦不可得

  诸法本虚无  亦不可得见

  设使无所得  方便现所有

  诸法无所有  因缘从对生

  所有无所有  班宣于经典

  诸法能相应  示现无所诤

  不诤为自然  究竟无有形

  诸法无所应  无作不灭度

  如是不可得  常离于诸数

  诸法不可得  亦无有过去

  甚哉永无实  乃曰本真际

  诸法皆悦豫  亦不可悦喜

  若法不可得  彼亦无言说

  诸法无放逸  二俱无所有

  自然无可取  是为深妙相

  诸法不可知  无我而自然

  以解无志求  至于自然号

  无为无所乐  彼亦无所有

  用有无明业  因号曰无为

  若念于诸法  究竟不可见

  此则真实言  故名曰意念

  不念于诸法  无住无所归

  了斯无众生  是号法中法

  一切法犹幻  其幻无所有

  以法无明故  因宣说生死

  诸法无形貌  是其自然义

  若无有诸法  解脱无解脱

  假号曰境界  自然无境界

  愚冥所倚着  故名曰部界

  佛复告善思。色痛想行识空本无所有。眼耳鼻口身心空本无所有地水火风空本亦无形。因缘合成犹如五事成其屋宅。何谓为五。一曰材木。二曰瓦草。三曰土堑。四曰人功。五曰泥水。以是五事乃成为屋。本各别时都无屋名。因缘合成身亦如是。五阴缘对便有四大。因名曰身地水火风各缘来合。犹屋四柱四壁皆因缘会。合成散坏皆无处所。犹如梦中见屋宅城郭树木华实。流水田地犁牛诸种下其五谷各随时生。人主用意获之自给。心神无明不达一切三界皆空。因倚望求便生意识。十二牵连往来周旋。轮转无际劳于神识。沉迷五趣无懈息时。不解本空如梦所见。觉不知处何所归趣。至成正觉乃了五趣。本无处所独步无畏。佛于是颂曰。

  色痛想识空  眼耳鼻口意

  本寂无所有  地水风火异

  了界得自在  班宣无部章

  所言上佛土  其境灭度想

  诸法各有形  本亦无合会

  不晓知空寂  其本无有身

  无得不可逮  从缘对合成

  无获不可致  又现望得生

  在彼不修戒  亦复不犯禁

  无行无有戒  是为诸法相

  诸法无所有  因无明而生

  以有无明法  便造明达智

  诸法假有名  是名无所有

  假号无有法  乃名曰灭度

  所起无所生  因现有五阴

  其阴无所见  因号有所现

  所有无处所  因变示有法

  法离生死业  长无生死难

  如幻师化形  愚冥谓有人

  所有无所有  明者不为迷

  法生无所生  慧者无是计

  诸法皆悉空  愚者不解此

  法适有所生  便当有终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