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泰。故坦荡荡。从戒慎恐惧来。骄。故长戚戚。从无忌惮来。

  

  

  子曰。刚。毅。木。讷。近仁。

  

  不是质近乎仁。只是欲依于仁者。须如此下手耳。卓吾云。刚毅木讷都是仁。仁。则幷无刚毅木讷矣。

  

  

  子路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子曰。切切。偲偲。怡怡如也。可谓士矣。朋友。切切偲偲。兄弟。怡怡。

  

  卓吾云。兄弟。易切切偲偲。朋友。易怡怡。故分别言之。

  

  

  子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

  

  卓吾云。说七年。便不是空话。

  

  

  子曰。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

  

  仁人之言。恻然可思。

  

  
【补注】不修德教。而教民以战者。是弃之也。今之弃民者多矣。何以保国。

  

  

  
【宪问第十四】

  

  宪问耻。子曰。邦有道。榖。邦无道。榖。耻也。

  

  卓吾曰。原思辞禄。欲脱其身于榖之外。孔子耻榖。欲效其身于榖之中。方外史曰。若知素位而行。便不肯脱身榖外。

  

  

  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为仁矣。子曰。可以为难矣。仁。则吾不知也。

  

  为仁决不是者样工夫。

  

  

  子曰。士而怀居。不足以为士矣。

  

  得少为足。便是怀居。与不知老之将至。相反。

  

  

  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

  

  言逊。不是避祸。正是挽回世运之妙用耳。

  

  

  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

  

  有见地者。必有行履。有行履者。不必有见地。故古人云。只贵见地。不问行履也。倘无行履。决非正见。

  

  
【补注】自随唐倡科举。以至今日。皆是以言教人。以言取人。言愈盛而德愈衰矣。妄言非见地也。妄行非行履也。其根本在求仁。求仁莫如学佛。学佛则得大辨才大无畏矣。

  

  

  南宫适问于孔子曰。羿善射。奡荡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宫适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千古至言。文不加点。故不答也。出后而赞。正是不答处。不答。又就是赞处。

  

  

  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警策君子。激发小人。小人若仁。便是君子。那有定名。

  

  
【补注】魏征上唐太宗疏曰。君子不能无小恶。恶不积。无妨于正道。小人或时有小善。善不积。不足以立忠。疑君子而信小人者。读之可以猛省矣。

  

  

  子曰。爱之。能勿劳乎。忠焉。能勿诲乎。

  

  子曰。为命。裨谌。草创之。世叔。讨论之。行人子羽。修饰之。东里子产。润色之。

  

  作文要诀。

  

  
【补注】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言不可以不慎也。

  

  

  或问子产。子曰。惠人也。问子西。曰。彼哉彼哉。问管仲。曰。人也。夺伯氏骈邑三百。饭疏食。没齿无怨言。

  

  
【补注】人也。犹言仁也。可知不仁即非人。使怨家无怒言。非仁者感化之深不能也。

  

  

  子曰。贫而无怨。难。富而无骄。易。

  

  无怨就是乐。

  

  

  子曰。孟公绰。为赵魏老。则优。不可以为滕薛大夫。

  

  子路问成人。(卓吾云切问)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绰之不欲。卞庄子之勇。冉求之艺。文之以礼乐。亦可以为成人矣。

  

  卓吾云。知廉勇艺。是铜铁。礼乐。是丹头。方外史曰。四子若能文之以礼乐。则四子便各各成人。非要兼四子之长也。礼。是此心之节文。乐。是此心太和。诚于中而形于外。故名为文。非致饰于外也。

  

  

  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见利思义见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为成人矣。

  

  此与得见有恒。抑亦可以为次之意同。卓吾云。然则今之不成人者极多矣。

  

  

  子问公叔文子。于公明贾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公明贾对曰。以告者过也。夫子时然后言。人不厌其言。乐然后笑。人不厌其笑。义然后取。人不厌其取。子曰。其然。岂其然乎。

  

  卓吾曰。是乐取之词。非猜疑之语。方外史曰。圣人见人之善。如己之善。与后儒自是不同。

  

  
【补注】曰其然者。是其时然后言。乐然后笑。义然后取之答也。岂其然者。谓所传不言不笑不取之非也。

  

  

  子曰。臧武仲以防。求为后于鲁。虽曰不要君。吾不信也。

  

  子曰。晋文公谲而不正。齐桓公正而不谲。

  

  子路曰。桓公杀公子纠。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不以兵车。故如其仁。乃救刀兵劫之真心实话。

  

  

  子贡曰。管仲非仁者与。桓公杀公子纠。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

  

  大丈夫生于世间。惟以救民为第一义。小名小节。何足论也。天下后世受其赐。仁莫大焉。假使死节。不过忠耳。安得为仁。况又不必死者耶。当知召忽之死。特匹夫匹妇之谅而已矣。王圭魏征。亦与管仲。同是个人。若夫忠臣不事二君。烈女不更二夫。本非圣贤之谈。正是匹妇之谅。故易辞曰。恒其德贞。妇人吉。夫子凶。大丈夫幸思之。

  

  

  公叔文子之臣。大夫撰。与文子同升诸公。子闻之曰。可以为文矣。

  

  卓吾云。因他谥文子。故曰可以为文。文字不必太泥。总之。极其许可之词。

  

  

  子言衞灵公之无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丧。孔子曰。仲叔圉。治宾客。祝鮀。治宗庙。王孙贾。治军旅。夫如是。奚其丧。

  

  低低人。尚有大用若此。况肯用圣贤者乎。

  

  

  子曰。其言之不怍。则为之也难。

  

  正要人怍。

  

  

  陈成子弑简公。孔子沐浴而朝。告于哀公曰。陈恒弑其君。请讨之。公曰。告夫三子。孔子曰。以吾从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之三子告。不可。孔子曰。以吾从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

  

  陈恒三子。一齐讨矣。

  

  

  子路问事君。子曰。勿欺也。而犯之。

  

  不能阙疑。便是自欺。亦即欺君。

  

  今之不敢犯君者。多是欺君者也。为君者喜欺。不喜犯。奈之何哉。

  

  

  子曰。君子上达。小人下达。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上达。故不器。下达。故成瑚琏斗筲等器。若不成器者。幷非小人。

  

  

  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

  

  尽大地是个自己。所以度尽众生。只名为己。若见有己外之人可为。便非真正发菩提心者矣。

  

  

  蘧伯玉。使人于孔子。孔子与之坐。而问焉。曰。夫子何为。对曰。夫子欲寡其过。而未能也。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

  

  千古圣贤真学问真血脉。不亿使者一言点出。真奇真奇。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

  

  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正是思不出其位。

  

  

  子曰。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

  

  卓吾云。耻字。何等精神。过字。何等力量。

  

  
【补注】言过其行。即是妄语。佛教五戒。一不杀生以修仁。二不偷盗以修义。三不邪淫以修礼。四不妄语以修信。五不饮酒以修智。持五戒者。方得人身。破戒则非人也。故君子耻之。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子贡曰。夫子自道也。

  

  仁者知者勇者。三个者字。正与道者者字相应。所谓一心三德。不是三件也。夫子自省。真是未能。子贡看来。直是自道。譬如华严所明。十地菩萨。虽居因位。而下地视之。则如佛矣。

  

  

  子贡方人。子曰。赐也。贤乎哉。夫我。则不暇。

  

  不暇二字。顶门针也。若能思齐内省。则虽妍媸立辨。不名为方人矣。

  

  
【补注】可知圣人。无时不是修己。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何有于我哉。我无能焉。是吾忧也。则吾未之有得。皆患不能之真榜样也。

  

  

  子曰。不逆诈。不亿不信。抑亦先觉者。是贤乎。

  

  不惟拣去世间逆亿。亦复拣去二乘作意神通矣。 世人自多诈。则恒逆诈。自多不信。则恒亿不信。圣人哀之。故进以先觉二字。若欲先觉。须从不诈不疑。不逆不亿下手。直到至诚地位。自然任运先觉。苟不向心地克己复礼。而作意欲求先觉。便是逆亿了也。故曰君子可欺。唯可欺。方为君子耳。

  

  

  微生亩。谓孔子曰。丘。何为是栖栖者与。无乃为佞乎。孔子曰。非敢为佞也。疾固也。

  

  子曰。骥不称其力。称其德也。

  

  可以人而不如马乎。

  

  

  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达得怨亲平等。方是直。若见有怨。而强欲以德报之。正是人我是非未化处。 怨宜忘。故报之以直。谓不见有怨也。德不可忘。故报之以德。谓知恩报恩也。

  

  

  子曰。莫我知也夫。子贡曰。何为其莫知子也。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

  

  心外无天。故不怨天。心外无人。故不尤人。向上事。须从向下会取。故下学而上达。惟其下学上达。所以不怨不尤。今人离下学。而高谈上达。譬如无翅。妄拟腾空。

  

  

  公伯寮。愬子路于季孙。子服景伯以告。曰。夫子固有惑志于公伯寮。吾力犹能肆诸市朝。子曰。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

  

  子服眼中有伯寮。孔子了知伯寮不在子路命外。伯寮自谓愬得子路。孔子了知子路之命差遣伯寮。可见圣贤眼界胸襟。

  

  

  子曰。贤者辟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

  

  程子曰。四者非有优劣。所遇不同耳。

  

  
【补注】辟世。谓在世而出世。辟地。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辟色。谓同居一地。而不相见。辟言。谓常常相见。而不与之言。若圣人则自他不二。无能辟所辟。故曰。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

  

  

  子曰。作者七人矣。

  

  子路宿于石门。晨门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曰。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者与。

  

  只此一语。描出孔子之神。盖知可而为者。伊尹。周公之类是也。知不可而不为者。伯夷。柳下惠等是也。知可而不为者。巢许。之类是也。知不可而为之者。孔子是也。若不知可与不可者。不足论矣。

  

  

  子击磬于衞。有荷蒉而过孔氏之门者。曰。有心哉。击磬乎。既而曰。鄙哉。硁硁乎。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子曰。果哉。末之难矣。

  

  既知音。亦知心。但不知木铎之意耳。果哉末之难却与知不可而为之。作一注脚。可谓难行能行。

  

  

  子张曰。书云。高宗谅阴。三年不言。何谓也。子曰。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君薨。百官总己。以听于冢宰。三年。

  

  古之人皆然一句。伤今思古。痛甚痛甚。

  

  

  子曰。上好礼。则民易使也。

  

  子路问君子。子曰。修己以敬。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人。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以安百姓。尧舜其犹病诸。

  

  尽十方世界是个自己。竖穷横徧。其体其量其具。皆悉不可思议人。与百姓。不过自己心中所现一毛头许境界耳。子路只因不达自己。所以连用两个如斯而已乎。孔子见得己字透彻。所以说到尧舜犹病。非病不能安百姓也。只病修己未到极则处耳。

  

  

  原壤夷俟。子曰。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以杖叩其胫。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8:3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