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诸引「如」「若」等字后,皆有读与比,一若止词然者。故识于此,与四卷同动字同义。③

二, 用为转词者。

[534]左传宣公十二年云:赵旃求卿未得,且怒于失楚之致师者,④请挑战,弗许。

[535]又云:训之以若敖蚡冒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536]孟子梁上云:王无异于百姓之以王为爱也。

[537]又滕文公上云:欲以所事孔子事之。

[538]左传僖公二十八年云:为其所得者棺而出之。

[539]庄子人间世云:故解之以牛之白颡者,与豚之亢鼻者,与人有痔病者,不可以适河,此皆巫祝以知之矣。

[540]韩文圬者传云:虽然,其贤于世之患不得之而患得失之者,以济其生之欲,贪邪而亡道,以丧其身者,其亦远矣。——诸此内「于」「以」「为」诸介字后,其所司者皆读也,而皆为动字转词。惟「贤」字后「于」字所介者,比读也。

[541]史记刺客列传云:今乃以妾尚在之故,重自刑以绝从,妾其奈何畏殁身之诛,终灭贤弟之名?

[542]又万石君列传云:高祖东击项籍过河内时,奋年十五,为小吏,侍高祖。

[543]又张陈列传云:然而慈父孝子,莫敢*刃公之腹中者,畏秦法耳。

[544]庄子养生主云: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

[545]韩文上张仆射书云:受牒之明日,在使院中,有小吏持院中故事节目二余事来示愈。——所引内如「妾尚在之故」,「过河内时」,⑤「畏秦法」,⑥「臣之解牛之时」与「受牒之明日」,是皆以读为偏次也。以其为「之」字所介,故系于转词之后。

○1杨云:「于」为介字,「民生之不易」以下三读乃司词,非止词矣。

○2此指[519][520]两例。此二例应移入次节
【10.6.3.2】‘用如静字者’。

○3此指
【5.7.3】节,又可参
【6.4.4】节,但几处说法不尽相同。

○4「失楚之致师者」非用如名字之读,「楚之致师者」乃用如名字之读,为「失」之止词。

○5「过河内时」应为「高祖东击项籍过河内时」,「高祖……河内」为「时」的偏次。

○6「秦」于「法」可云居偏次,「秦法」合为「畏」之止词,故「畏秦法」非以读为偏次。


【10.6.3.2】其二,用如静字者。

凡读之用如静字者,即读之用为表词也。而读之用为表词者,有煞以助字者,缀以静字而最为习用者,则接读代字也。

其煞以「也」字者。

[546]左传隐公元年云:颍考叔,纯孝也,爱其母,施及庄公。——「纯孝」而煞以「也」字,所以表颍孝叔之为人也。

[547]又定公四年云:三者,皆叔也,而有令德,故昭之以分物。——「皆叔也」如上。

[548]又隐公三年云:公子州吁,嬖人之子也,有宠而好兵。——「嬖人之子也」同上。

[549]又宣公四年云:谚曰:‘狼子野心。’是乃狼也,其可蓄乎?

[550]又云:君,天也,天可逃乎?

[551]秦策云:劫天子,恶名也,而未必利也。——以上皆以「也」字煞表词之读。煞「矣」字「耳」字者,间亦有焉,见卷九各助字下。

其缀以静字者。

[552]左传隐公四年云:卫国褊小,老夫耄矣,无能为也。此二人者,实弑君,敢即图之。——「褊小」,两静字之缀于「卫国」而为表词也,犹「耄矣」之为「老夫」之表词也。此两词。即所以请陈国图之之故,故谓之读。

[553]又僖公二十二年云:彼众我寡,及其未既济也,请击之。——「众」「寡」两静字同上。

[554]又襄公三十三年云:国小而逼,族大宠多,不可为也。

[555]又桓公六年云:吾牲牷肥腯,粢盛丰备,何则不信?

[556]又宣公十二年云:晋之从政者新,未能行令。其佐先縠,刚愎不仁,不肯用命。

[557]又宣公三年云:德之休明,虽小,重也;其奸回昏乱,虽大,轻也。

[558]又昭公三年云:子之宅近市,湫溢嚣尘,不可以居。

[559]又哀公十六年云:吾闻胜也诈而乱,毋乃害乎!子西曰:‘吾闻胜也信而勇,不为不利。’

[560]吴语云:大夫种勇而善谋,将还玩吾国于股掌之上,以得其志。——诸引皆以静字缀诸名字后,而成为表词之读者也。

惟读之有接读代字也,则其用如静字者审必矣。

[561]论语述而云:我非生而知之者。——犹云「我不是生而知之之人」也。故「生而知之者」一读,「者」接读代字也,今为表词,故用若静字者然。

[562]孟子万章上云:天之所发,必若桀纣者。——犹云「天所废之人必如桀纣之人」也,故两读皆用如静字。

[563]史记楚世家云:请逐画地为蛇,蛇先成者独饮之。

[564]又苏秦列传云:临菑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弹琴击筑,斗鸡走狗,六博蹋鞠者。

[565]又云:龙贾之战,岸门之战,封陵之战,高商之战,赵庄之战,秦之所杀三晋之民数百万,今其生者,皆死秦之孤也。

[566]汉书刘韵传云:且此数家之事,皆先帝所订论,今上所考视,其古文旧书,皆有征验,外内相应,岂苟而已哉?

[567]韩文后十九日复上书云:愈闻之,蹈水火者之免于人也,不惟其父兄子弟之慈爱,然后呼而望之也。将有介于其侧者,虽其所憎怨,苟不至乎欲其死者,则将大其声疾呼,而望其仁之也。

[568]又答崔立之书云:夫所谓博学者,岂今之所谓者乎?夫所谓*辞者,岂今之所谓者乎?

[569]又与柳中丞书云:颉颉作气势,窃爵位自尊大者,肩相摩,地相属也。不间有一人援桴鼓誓众而前者。

[570]又送王埙序云:吾尝以为孔子之道大而能博,门弟子不能遍观而尽识也,故学焉而皆得其性之所近。其后离散分处诸侯之国,又各以所能授弟子,原远而末益分。

[571]又董公行状云:在宰相位凡五年,所奏于上前者,皆二帝三王之道,由秦汉以降未尝言;退归,未尝言所言于上者于人。子弟有私问者,公曰:‘宰相所职系天下,天下安危,宰相之能与否可见。欲知宰相之能与否,如此视之其可。凡所谋议于上前者,不足道也。’——诸引所引,凡有「者」「所」两字之读,皆用如静字者然。盖若此之读,皆以表为代者之何为何苦也。是皆散见于前,阅者可覆按也。①

○1本节论‘读之用为表词’者,所举三类例句,只第三类含有接读代字,符合「读」的定义。第一类‘煞以助字者’除[546]一例外皆以名字为表词,非读作表词。第二类以静字为表词,亦非以读为表词。且‘以静字缀诸名字后而成为表词之读’措词亦欠妥,以「卫国褊小」为例,如以「褊小」缀「卫国」后,四字为表词之读,则起词在何处?第三类中,马氏云‘凡有「者」「所」两字之读,皆用如静字者然,’而其实不然。 [562]第一读,[563],[565],[567]第一读,[568]第一、第三读,[571]第一、第三读,皆起词也。[564],[567]第二、第四读,[570]第一读,[571]第二读,皆止词也。[570]第二读,转词也。起词、止词、转词皆名字性质。


【10.6.3.3】其三,用如状字者。

状字为用有三:曰记处,曰记时,曰记容。惟容之所包者广,凡言及举止、比较、情景、缘因,与夫拟议、设想之情状者,胥赅焉。

一、读之记处者。

[572]论语卫灵公云: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贤者,友其士之仁者。——「居是邦也」一读,记所在之处。

[573]又乡党云:其在宗庙朝廷,便便言,唯谨尔。朝与下大夫言,侃侃如也。

[574]左传僖公四年云: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前两平读又一总,皆记处之读也。

[575]又宣公十二年云:在军,无日不讨军实而申儆之。——「在军」一读,同上。

[576]史记平准书云:上郡以西旱,亦复修卖爵令。

[577]又封禅书云:臣尝游海上,见安期生。

[578]又云:于是五利常夜祠其家,欲以下神,神未至而百鬼集矣。

[579]又云:于是五利常夜祠其家,欲以下神,神未至而百鬼集矣。

[580]汉书赵广汉传云:广汉由是侵犯贵戚大臣,所居好用世吏子孙新进年少者。

[581]庄子山木云:君其涉于江而浮于海,望之而不见其崖,愈往而不知其所穷。送君者皆自崖而反,君自此远矣。

[582]韩文释言云:吾见子某时,吾时在翰林,职亲而地禁,不敢相闻。——诸引皆有记处之读先乎其句。①

二、读之记时者。

[583]左传僖公二十七年云:楚子将围宋,使子文治生命于睽,终朝而毕,不戮一人。子玉复治兵于蒍,终日而毕,鞭七人,贯三人耳。——「终朝而毕」,「终日而毕」,两记时之读也。

[584]又宣公三年云:昔夏之方有德也,远方图物,贡金九牧,铸鼎象物,百物而为之备。

[585]又昭公元年云:子相晋国,以为盟主,于今七年矣。再合诸侯,三合大夫,服齐狄,宁东夏,平秦乱,城湻于,师徒不顿,国家不罢,民无谤*,诸侯无怨,天无大灾,子之力也。

[586]又襄公三年云:言终,魏绛至。

[587]公羊隐公二年云:女,在其国称女,在涂称妇,入其国称夫人。

[588]史记信陵君列传云:语未及卒,公子立变色,告车趣驾归救魏。

[589]吴语云:及吾犹可以战也,为虺弗摧,为蛇将若何?

[590]汉书贾谊传云:国已屈矣,盗贼直须时耳。

[591]史记李将军传云:胡骑得广,广时伤病,置广两马间,络而盛卧广,行数十里。

[592]又云:且广年六十余矣,终不能复对刀笔之吏。

[593]又大宛列传云:自博望侯开外国道以尊贵,其后从吏卒皆争上书,言外国奇怪利害求使。

[594]庄子列御寇云:无几何而往,则户外之履满矣。

[595]韩文与柳中丞书云:愈初闻时,方食,不觉弃匕箸起立。

[596]又张中丞后叙云:云来时,雎阳之人不食月余日矣。云虽欲独食,义不忍;虽食,且不下咽。

[597]又上李尚书书云:愈来京师,于今十五年,所见公卿大臣,不可用数,皆能守官奉职,无过失而已,未见有赤心事上忧国如家如合下者。

[598]又曹成王碑云:及是,然后跪谢告实。

[599]又王君墓志铭云:诸公贵人既志得,皆乐熟软媚耳目者,不喜闻生语。

[600]又施先生墓志铭云:贵游之子弟,时先生之说二经,来太学 帖帖坐诸生下,恐不得卒闻。——诸引,各有记时之读,②而又各不相类,故胪举焉以为式。

三、读之记容者。

有以举止之容者。

[601]左传宣公十四年云:楚子闻之,投袂而起,屦及于窒皇,剑及于寝门之外,车及于蒲胥之市。——后三读,所以记楚子急遽之容也。

[602]又襄公十四年云:乃祖吾离,被苫盖,蒙荆棘,以来归我先君。我先君惠公有不腆之田,与汝剖分而食之。——记其所「被」「蒙」者,服饰之容也。

[603]荀子议兵篇云:魏氏之武卒,以度取之,衣三属之甲,操十二石之弩,负服矢五十个,置戈其上,冠*带剑,赢三日之粮,日中而趋百里,中试则复其户,利其田宅。——其中七读,记兵容也。

[604]左传昭公二十五年云:诸臣伪劫君者,而负罪以出,君止。——「伪劫君者」,记饰似之容也。

记比较。

[605]又襄公二十九年云:夫子之在此也。犹燕之巢于幕上。——此譬其所在之危也。

[606]又昭公三年云:其爱之如父母,而归之如流水,欲无获民,将焉辟之?③

[607]庄子列御寇云:巧者劳而知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敖游,泛若不系之舟虚而敖游者也。

[608]又云:凡人心,险于山川,难于知天。④天犹有春秋冬夏、旦暮之期,人者,厚貌深情。——诸所引,各有比较之读,以状其所比之容也。

记情景。

[609]汉书萧望之列传云:仲翁出入,从仓头庐儿,下车趋门,传呼甚宠。顾谓望之曰:‘不肯碌碌,反抱关为?’——句前诸读,记情景也。

[610]汉书司马迁传云:今交手足,受木索,暴肌肤,受榜棰,幽于园墙之中。当此之时,见狱吏则头枪地,视徒隶则心惕息。何者?积威约之势也。

[611]又司马相如传云:南夷之君,西僰之长,常效贡职,不敢惰怠,延颈举踵,喁喁然皆乡风慕义,欲为臣妾。道里辽远,山川阻深,不能自致。

[612]又贾捐之传云:当此之时,寇贼幷起,军旅数发。父战死于前,子斗伤于后。女子乘亭鄣,孤儿号于道,老母寡妇,饮泣巷哭,遥设虚祭,想魂乎万里之外。——三引内各有排读,皆以记事之情景也。

至记事之缘因者,最所习见。

[613]左传桓公二年云:君子以督为有无君之心,而后动于恶,故先书弑其君。——「以督为有无君之心」者,言「先书」之故也。

[614]汉书梅福传云:自霍光之贤,不能为子孙虑,故权臣易世则危。

[615]又西域传赞云:孝武之世,图制匈奴,患其兼从西国,结党南羌,乃表河曲,列西郡,开玉门,通西域,以断匈奴右臂,隔绝南羌月氏。

[616]史记陆贾传云:以好畤田地善,可以家焉。

[617]又叔孙通传云:秦以不早定扶苏,令赵高得以诈立胡亥,自使灭祀。

[618]又孟荀列传云:荀卿嫉浊世之政,亡国乱君相属,不遂大道,而营于巫祝,信*祥,鄙儒小拘,如庄周等,又滑稽乱俗,于是推儒墨道德之行事与坏,序列著书万言而卒。

[619]韩文送董邵南序云:夫以子之不遇时,苟慕义强仁者,皆爱惜焉,矧燕赵之士出乎其性者哉?

[620]又平淮西碑云:天以唐克肖其德,圣人神孙,继继承承于千万年,敬戒不怠,全付所覆,四海九州岛,罔有内外,悉主悉臣。

[621]又南海庙碑云:既贵而富,且不习海事,又当祀时,海常多大风,将往,皆忧戚,既进,观顾怖悸,故常以疾为解,而委事于其副。——以上所引诸句之先,皆有读以记其事之缘因也。

拟议设想者,皆以言事之未定,而或假设其事以觇其效之有无或理之向背也。

[622]孟子离娄上云:不以舜之所以事尧事君,不敬其君也;不以尧之所以治民治民,贼其民者也。——此设一事君不如舜,治民不如尧之事,以观其合理与否也,故决之以为「不敬君者」「贼其民者」也。而所以可为状读者,盖不如舜之事君,即以状敬君之何若也。凡假设拟议之读言理者,皆可解如「若是」也。

言效者,则假设之读,乃其效之因也。

[623]左传庄公十四年云:纳我而无二心者,吾皆许之上大夫之事。——「无二心」「纳我」,乃所以「许之」之因也。

[624]又襄公三十一年云:使夫往而学焉,夫亦愈知治矣。

[625]汉书樊哙传云:是日,微樊哙奔入营,谯让项羽,沛公几殆。

[626]史记淮阴侯列传赞云:使信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同哉,于汉家*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后世血食矣。

[627]又李将军列传云:如令子当高帝时,万户侯岂足道哉?

[628]又陈丞相世家云:然大王能饶人以爵邑,士之顽钝嗜利无耻者,亦多归汉。

[629]韩文柳子厚墓志铭云:使子厚在台省时,自持其身,已能如司马刺史时,亦自不斥;斥时有人力能举之,且必复用不穷。然子厚斥不久,穷不极,虽有出于人,其文学词章,必不能自力以致必传于后如今无疑也。纵使子厚得所顾,为将相于一时,以彼易此,孰得孰失,必有能辨之者。——凡此所引,所有假设之读,阅者既已数见于前矣,必能辨之。

然而言容之读,尚不止此,此第举其大凡以为则。

○1以上记处之辞,不尽为读,亦不皆记动作之处所。

○2以上记时之辞不尽为读,亦不皆记动作之时间。

○3「父母」「流水」非读。

○4「山川」「知天」非读。


【10.6.4】凡读先乎句者,常也。其后之者,可条举焉。

本节所引诸读,皆先乎句,无事重引以为证。读之后乎句者,或为叹辞,则见彖二之系一。或用为止词、转词,与比较之读者,则见诸本节。舍此而外,则散见于书。而无例之可绳者仅矣。

[630]左传闵公元年云:犹有今名,与其及也。——此倒文也。是犹云「与其及也,犹有令名。」

[631]又僖公五年云:且虞能亲于桓庄乎,其爱之也?——是犹云「其爱之也,且虞能亲于桓庄乎?」

[632]又僖公二十五年云:苍葛呼曰:‘……此谁非王之亲姻,其俘之也?’乃出其民。——是犹云「‘其俘之也,此谁非王之亲姻乎?’乃出其民。」①

[633]又襄公三十年云:子产请其田里,三年而复之。反其田里及其入焉。——是犹云「及其入焉,反其田里。」②

[634]赵策云:吾将使梁及燕助之,齐楚则固助之矣。——是犹云「齐楚则固助之矣,吾将使及燕助之。」诸读之后置者,于义无关焉,而无文则非其常,故识之。

○1杨云:马氏所引三例,仅闵元一例为倒文,余二例非倒文也。 今案:[631]似是倒文。

○2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以「入」为名字,「反其田里及其入焉」解作「并将丰卷之田宅及三年以来的总收入送还丰卷」。

彖七


【10.7】凡有起词、语词而辞意已全者曰「句」。首卷界说之十一曰:‘凡字相配而辞意已全者曰「句」。’盖初立界说,起、语两词犹未诠解,故以‘字相配’三字隐之耳。所谓‘辞意已全’者,即或惟有起词、语词而语意已达者,抑或已有两词而所需以达意如转词、顿、读之属,皆各备具之谓也。是则句之为句,似可分为两项:一则与读相联者,一则舍读独立者。至不需读而惟需顿与转词者,则所别甚细,不更为类焉。


【10.7.1】夫与读相联之句,已具见于论读节矣。今复自变量则,而于句读下注明焉,俾阅者知所区别已耳。①

史记货殖列传云:白圭,周人也。……能薄饮食。忍嗜欲。节衣服。与用事僮仆同苦乐(至此一句)。趋时若猛兽挚鸟之发(比读,连「趋时」为一句)。

赵策云:段规谏曰。不可(答句)。夫智伯之为人也(读,起词)。好利而鸷复(静读)。来请地(句)。不与(状读)。必加兵于韩矣(句)。君其与之(句。)与之。彼狃(状读)。又将请地于他国(句)。他国不听(状读)。必乡之以兵(句)。然则韩可以免于患难而待事之变(句)。汉书司马相如传云:今封疆之内(顿,记处)。冠带之伦(顿,起词)。咸获嘉祉(句)。靡有阙遗矣(句)。而夷狄殊俗之国。辽绝异党之域(两顿,或记处,或以地代人,为句之起词)。舟车不通。人迹罕至(两读,言处)。政教未加。流风犹微(两状读,记情景)。内之则犯义侵礼于边境。外之则邪行横作(两状读,跟上两读)。放杀其上。君臣易位。尊卑失序。父兄不辜。幼孤为奴虏(五状读,言内乱)。系絫号泣(静读,贴起词)。内向而怨(至此一句,犹云「中国既受祉矣」,一读,「而夷狄之国,未有教化,不禁内向而怨」,一句。)

汉书司马相如传云:伊上古之初肇(顿,记时)。自颢穹兮生民(读,起词)。历选列辟。以迄乎秦(句)。率迩者(静读,起词)踵武。逖听者风声(两状读)。纷纶葳蕤(顿,言容)。湮灭而不称者(静读,起词)。不可胜数也(句)。继昭夏。崇号谥(两状读)。略可道者(静读,起词)。七十有二君(句)。罔若淑而不昌。畴逆失而能存(两扇句,平列)。汉书张敞传云:朝臣宜有明言曰(对所言则为句,对全节则为读②)。陛下褒宠大将军以报功德(读,起词)。足矣(就所论则为句)。间者辅臣颛政。贵戚太盛。君臣之分不肯(三读,言故)。请(句之坐动,贯下)罢霍氏三侯皆就第。及卫将军张安世宜赐几杖归休。时存问召见。以列侯为天子师(三读皆所请之止词,至此句止,其实「朝臣」至此,为一假设之读)。明诏以恩不听。羣臣以义固争而后许(又两句,其实至此皆假设之读,后乃言效)。天下必以陛下为不忘功德。而朝臣为知礼(一句,言两效)。霍氏世世无所患苦(又一句,言效节全)。汉书刘韵传云:往者缀学之士(顿,起词)。不思废绝之阙(读)。苟因陋就寡。分文析字。烦言碎辞(三短句)。学者罢老(静读)。且不能究其一艺(句)。信口说而背传记。是末师而非往古(两平句,接上)。至于国家将有大事(状读)。若立辟雍封禅巡狩之仪(顿,解大事)。则幽冥而莫知其原(句)。犹欲保残守缺③(状读)。挟恐见破之私意。而无从善服义之公心(两句,反正)。或怀妒嫉(读)。不考情实(句)。雷同相从。随声是非(两状读)。抑此三学(句)。以尚书为不备。谓左氏为不传春秋(两平读,公承上句)。岂不哀哉(结句)。汉书刘向传云:今以陛下明知(读)。诚深思天地之心迹。察两观之诛(两对读,皆假设也)。览否泰之卦。观雨雪之诗(两对读)。察周唐之所进(止词之读)以为法(转词)。原泰鲁之所消以为戒(两对读)。考祥应之福。省灾异之祸(两对读)。以揆当世之变(转词,连上,两读所共)。放远佞邪之党。坏散险诐之聚。杜闭羣枉之门。广开众正之路(四对读)。决断狐疑。分别犹豫(又两对读)。使是非炳然可知(禁令之读,为前两读所共。至此计十四读,皆为「诚」字所连,读式五变)。则百异消灭。而众祥并至(两平句,言效)。太平之基。万世之利也(总结,两决句)。

韩文谏佛骨表云:今闻(句之坐动)陛下令羣僧迎佛骨于凤翔。御楼以观。舁入大内。又令诸寺递迎供养(四读,止词。至此句止)。臣虽至愚(静读)。必知陛下不惑于佛(静读,贴「陛下」)。作此崇奉以祈福祥也(一读,「知」之止词,句止)。直以年丰人乐(读,言故)。狥人之心(读)。为京都士庶(顿,转词)设诡异之观。戏玩之具耳(句)。安有圣明若此(静读)而肯信此等事(读,「有」之止词)哉(连上「安有」两字为句)。

韩文郑公神道碑文云:公与宾客朋游饮酒(读,记处)必极醉(句)。投壶博奕穷日夜(句)。若乐而不厌者(比读)。平居狥帘阁据几(读,记处)。终日不知有人(句)。别自号白云翁(句)。名人魁士兵(顿,分母,「鲜」之偏次)。鲜不与善(句)。好乐后进(句)。及门接引(读)。皆有恩意(句)。又袁氏先庙碑云:公惟(读之坐动)曾大父、大父、皇考(起词)比三世(顿,同次)。存不大夫食。殁祭在子孙(两读)。唯(又一坐动)将相能致备物。世弥远。礼则益不及(三读,言所以「唯」立功之故)。在慎德行业治。图功载句。以待上可(两读,一顿,至此以言所「惟」如是故)。无细大(静读)。无敢不敬畏(句)。无早夜。无敢不思(同上)。成于家。进于外。以立于朝(两句一读,以言其效。以上皆心中所「惟」者,下以实征)。自侍御使历工部员外郎、祠部郎中、谏议大夫、尚书左丞、华州刺使、金吾大将军(七顿,同次)。由卑而巨(读)。莫不官称(句)。遂为宰相。以赞辨章。仍持节将蜀渭襄荆(又两句,顶上「将相」二字)。略苞河山。秩登禄富(两读)。以有庙祀(转词,至此为下句之起词)。具如其志(句)。又垂显刻。以教无忘(又一句。读句分顶上文「图功」「载句」两事)。可谓大孝。

又与袁相公书云:合下傥引而致之(读附起词)。密加识察(状读)。有少不如意(读,乃「识察」止词)。愈为欺罔大君子(句)。便宜得弃绝之罪于门下(再足一句)。诚不忍(状读)奇实横弃道侧(读,「忍」之止词)。而合下箧椟(顿,起词)。尚有少阙不满之处(又一状读)。犹足更容(读,「忍」之止词,与「奇实」一读,皆以言故,其实自「诚不忍」至此为一正读)。辄冒言之(句,以「不忍」之故,故「冒言之」也)。

又上郑尚书启云:愈幸甚(静读)。三得为属吏(句)。朝夕不离门下(读)。出入五年(读,言时。)窃自计较(读之坐动。)受与报(顿,下读之起词。)不宜在门下诸从事后(止词之读。自「计较」至此止,为言故之读。)故(连字,一顿)事有当言(读)。未尝敢不言(句)。有不便于己(读)。辄吐私情(句)。合下所宜怜也(结句,犹云「此乃合下所宜怜也」。故静读为表词)。

历引诸书,分注读句区别,或有未尝,知所难免,而大致若是。学者诚密加察识,则读与读与夫句读之所以相辅而能足其辞气者,知泰半矣。因更引昌黎全序以明之。

送高闲上人序云:苟可以寓其巧智(假设状读)。使机应于心。不挫气(读,「使」字连上)。则神完而守固(句,言效)。虽外物至(宕读)。不胶于心(足句)。尧舜禹汤治天下(连下计八读,皆起词)。养叔治射。庖丁治牛。师旷治音声。扁鹊治病(五读同式)。僚之于丸。秋之于奕。伯伦之于酒(三读,又一式,共计八读)。乐之终身不厌(句)。奚暇外慕(足一句)。夫外慕徙业者(读,起词)。皆不造其堂。不哜其胾者(读,表词)也(句,两读集成)。往时张旭善草书(读,贴起词)。不治他伎(句)。喜怒窘穷(顿)。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共计四顿,皆分母偏次,犹云「诸情之中」也,下文乃云「如有动于心」)。有动于心(至此一状读)。必于草书焉发之(句)。观于物(句,挺接前文)。见(读之坐动)山水崖谷(一顿,「见」之止词,下同)。鸟兽虫鱼。草木之花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歌舞战斗(共计五顿)。天地事物之变(顿,总前五顿)。可喜可愕(表词,贴前顿,或云「凡天地事物之变之可喜可愕者,皆寓于书也」)。一寓于书(句)。故旭之书(顿,起词)。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句)。以此终其身而名后世(句)。今闲之于草书(顿)。有旭之心哉(句)。不得其心而逐其迹(状读)。未见其能旭也(句)。为旭有道(句,提起)。利害必明(读)。无遗锱铢(句)。情炎于中。利欲斗进(两读平)。有得有丧。勃然不释(两读承上)。然后一决于书。而后旭可几也(两句有先后)。今闲师浮屠氏(顿,同次)。一死生。解外胶(读)。是其为心(读)。必泊然无所起(句)。其于世。必淡然无所嗜(句,同上)。泊与淡相遭(状读)。颓堕委靡(顿状)。溃败不可收拾(读,足上读)。则其于书。得无象之然乎(句)。然吾闻浮屠人善幻(静读)。多伎能(静读,至此句止)。闲如通其术(状读)。则吾不能知矣(句)。

○1马氏所注「句」「读」「词」「顿」以及其它名目,颇有难于索解乃至显然错误者,不复详注。

○2按照‘对所言则为句,对全节则为读’的说法,划分「读」和「句」就没有确定的标准了。

○3章校:「保」原误「抱」。


【10.7.2】至舍读独立之句,非谓句之前后皆无读也,惟句与句或自相联属,而前后之或有读焉,亦不若句读错置犬牙者然也。原夫句之为句也,至为繁赜,要无定例之可循。今欲资为论说,试别其式为四。


【10.7.2.1】一,排句而意无轩轾者。

凡有数句,其字数略同,而句意又相类,或排两句,或迭数句,经籍中最习用也。

[635]论语学而: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后三句为排句,为其句字、句意近似故也。

[636]又: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余如

[637]论语里仁: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638]又公冶长: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

[639]又泰伯:曾子曰:‘鸟之将死,其呜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640]又先进: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641]又季氏: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

[642]孟子滕文公下云:是故孔子曰:‘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昔者禹抑洪水而天下平,周公兼夷秋驱猛兽而百姓宁,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

[643]又离娄上云:孟子曰:‘有不虞之誉,有求全之毁。’

[644]又云:孟子曰:‘仁,人心也;义,人路也。舍其路而弗由,放其心而不知求,哀哉!’

[645]左传隐公九年云:戎轻而不整,贪而无亲;胜不相让,败不相救。先者见获,必务进;进而遇覆,必速奔。后者不救,则无继矣,乃可以逞。

[646]又僖公三十三年云:武夫力而拘诸原,妇人暂而免诸国,堕军实而长寇雠,亡无日矣。

——所引诸迭句,或两排,或三排,其字数、意义大略相同。间有先之以读者,仍不失为排句也。至如

[647]赵策云:安民之本,在于择交。择交而得,则民安;择交不得,则民终身不得安。请言外患,齐秦为两敌,而民不得安;倚秦攻齐,而民不得安;倚齐攻秦,而民不得安。故夫谋人之主,伐人之国,常苦出辞断绝人之交。

[648]又云:大王诚能听臣,燕必致毡裘狗马之地,齐必致海隅鱼盐之地,楚必致橘柚云梦之地,韩魏皆可使致汤沐之邑,贵戚父兄皆可以受封侯。

[649]楚策云:夫隘楚太子弗出,不仁;又欲夺之东地五百里,不义。其缩甲则可,不然则愿待战。

[650]秦策云:韩魏父子兄弟接踵而死于秦者,累世矣。本国残,社稷坏,宗庙隳,刳腹折颐,首身分离,暴骨草泽,头颅僵仆,相望于境,父子老弱,系虏相随于路,鬼神狐祥无所食,百姓不聊生,族类离散,流亡为臣妾,满海内矣。

[651]汉书东方朔传云:遵天之道,顺地之理,物无不得其所。故绥之则安,动之则苦;尊之则为将,卑之则为虏;抗之则在青云之上,抑之则在深泉之下;用之则为虎,不用则为鼠。虽欲尽节效情,安知前后?

[652]又王尊传云:臣等窃痛伤尊修身絜己,功着职修,威信不废,诚国家爪牙之吏,折冲之臣。今一旦无辜制于仇人之手,伤于诋欺之文,上不得以功除罪,下不得蒙棘木之听,独掩怨雠之偏秦,猥被共工之大恶,无所陈怨愬罪。

[653]又匈奴传云:外国天性忿鸷,形容魁健,负力怙气,难化以善,易隶以恶,其强难诎,其和难得。胡未服之时,劳师远攻,倾国殚货,伏尸流血,破坚拔敌,如彼之难也,既服之后,慰荐抚循,交接赂遗,威仪俯仰,如此之备也。

[654]韩文南海神庙碑云:公遂升舟,风雨少弛。棹夫奏功,云阴解驳。日光穿漏,波伏不兴。省牲之夕,载旸载阴;将事之夜,天地开除。月星明穊,五鼓既作,牵牛正中,公乃盛服执笏以入,即事文武宾属,俯首听位,各执其职。牲肥酒香,*爵静洁,降登有数,神具醉饱。海之百灵秘怪,慌惚毕出,蜿蜿虵虵,来享饮食。阖庙旋舻,祥颷送颿。旗*旄麾,飞扬晻蔼。铙鼓嘲轰,高管噭噪。武夫奋棹,工师唱和。穹龟长鱼,踊跃后先。干端坤倪,轩豁呈露。祀之之岁,风灾熄灭。人厌鱼蟹,五榖胥熟。

[655]又答尉迟生云:实之美恶,其发也不揜。本深而末茂,形大而声宏,行峻而言厉,心醇而气和。昭晰者无疑,优游者有余。体不备不可以成人,辞不足不可以为成文。愈之所闻者如是。

所引诸段,排句多而式亦各异,可取则焉。

迭句有以状字、连字为呼应者,已详于八卷承接连字节矣,重录数则以为式。

[656]榖梁僖公二年云:且夫玩好在耳目之前,而患在一国之后。此中知以上乃能虑之,臣料虞君中以下也。——首两排句,连以「而」字。

[657]史记蔺相如列传云:秦亦不以城予赵,赵亦终不予秦璧。——此两句连以「亦」字。

[658]又季布列传云:当是时,诸公皆多季布能摧刚为柔,朱家亦以此句闻当世。——下句以「亦」字为承。

[659]又云:汉购将军急,迹且至臣家。①

[660]庄子秋水云:由此观之,又何以知毫末之足以定至细之倪,又何以知天地之足以穷至大之域?

[661]左传昭公四年云:邻国之难,不可虞也。或多难以固其国,启其疆土;或无难以丧其国,失其守宇,若之何虞难?

[662]史记刺客列传云:荆轲奉樊于期头函,而秦舞阳奉地图匣以次进。

[663]韩文与于襄阳书云:世之龊龊者,既不足以语之,磊落奇伟之人,又不能听焉,则信乎命之穷也。

[664]又送杨少尹序云:汉史既传其事,而后世工画者又图其迹。

[665]又黄家贼状云:德既不能绥怀,威又不能临制。

[666]又上崔虞部书云:既以自咎,又叹执事者所守异于人人。②

[667]又谢孔大夫状云:欲致辞为让,则乖伏属之礼;承命苟贪,又非循省之道。

诸引排句,各有「而」「亦」「且」「又」「或」「既」「则」诸连字,与状字相为承接,则迭句便觉灵动矣。

又以上所引一切排句,其句意并无浅深之别,是不可以辨者。不然,则为下式矣。

○1杨云:二句乃上下承接之句,非迭句,与各例不类。

○2
【8.2.4.2】节说:‘「既」字所附者,辞气未完,皆读也’,并引[663][664][666](=[八?556,551,557])三句为例,与引处说「既」「又」所连为迭句不同。似以前说为胜。


【10.7.2.2】二,迭句而意别浅深者。

迭句有似排句,其格式相似,其字数略等。所谓意别浅深者,先后句意或判轻重,或相比较之谓也。

[668]汉书贾谊传云:臣故曰,非徒病瘇也,又苦*盭。

[669]又云:非亶倒县而已,又类辟,且病痱。

[670]又云:欲诸王之皆忠附,则莫若令如长沙王;欲臣子之勿葅醢,则莫若令如樊郦等;欲天下之治安,莫若众建诸侯而少其力。——三引,所谓先后句意有轻重、比较之别者皆具焉。

[671]左传昭公三年云:若惠顾敝邑,抚有晋国,赐之内主,岂惟寡君,举羣臣实受其贶,其自唐叔以下,实宠嘉之。——「岂惟」以下三句之意,皆递进也。

即[672]隐公元年云:蔓草犹不可除,况君之宠弟乎?——「犹」「况」两字相比,「况」字后所有语词隐寓者,十而有九,然辞意尽达矣,不谓之句可乎?

是则[673]昭公元年云:不宁唯是,以使围蒙其先君,将不得为寡君老,其蔑以复矣。

[674]又云:子木之信称于诸侯,犹诈晋而驾焉,况不信之尤者乎?

[675]燕策云:隗且见事,况贤于隗者乎?

[676]史记平准书云:非独羊也,治民亦犹是也。

[677]汉书赵充国传云:诚令兵出,虽不能灭先零,亶能令虏绝不为小寇,则出兵可也。即今同是,而释坐胜之道,从乘危之势,往终不见利,空内自罢敝,贬重而自损,非所以视蛮夷也。

[678]又贾捐之传云:人情莫亲父母,莫乐夫妇。至嫁妻卖子,法不能禁,义不能止,此社稷之忧也。

[679]又刘向传云:陛下为人子孙,守持宗庙,而令国祚移于外亲,降为皁隶。纵不能止,奈宗庙何?——所引诸句之式,或不相类,而各有连字呼应,故皆有浅深之别。

[680]左传昭公元年云:若野赐之,是委君贶于草莽也,是寡大夫不得列于诸卿也。

[681]又襄公三十一年云:大决所犯,伤人必多,吾不克救也。不如小决使道,不如吾闻而药之也。

[682]又哀公六年云:再败楚师,不如死;弃盟逃雠,亦不如死。

[683]庄子天运云:故曰,以敬孝易,以爱孝难;以爱孝易,以忘亲难;忘亲易,使亲忘我难;使亲忘我易,兼忘天下难;兼忘天下易,使天下兼忘我难。

[684]韩文潮州刺史谢上表云:高祖创制天下,其功大矣,而治未太平也。太宗太平矣,而大功所立,咸在高祖之代。非如陛下承天宝之后,接因循之余,六七十年之外,赫句兴起,南面指麾,而致此巍巍之治功也。

[685]赵策云:故劝王无齐者,非知不足也,则不忠者也。非然,则欲用王之兵成其私者也。非然,则欲轻王以天下之重取行于王者也。非然,则位尊而能卑者也。

诸引六引,虽各有读交错其间,而句意则层层递进,可取法焉。凡此句法,皆详诸八卷连字矣。①

○1本节所列例句,多与
【8.4.4】
【8.4.6】各节所引相类似,所用连字有相同者。但彼处说:‘推拓连字,惟以连读而已’,与此处说是迭句不同。


【10.7.2.3】三,两商之句。

[686]公羊隐公三年云:宣公谓缪公曰:‘以吾爱与夷,则不若爱女;以为社稷宗庙主,则与夷不若女。盖终为君矣?’——此两商之句也。一见于八卷之终,又见于卷九传疑助字。①大致皆先之以读,以为两设者也。]

[687]公羊桓公十一年云:祭仲不从其言,则君必死,国必亡;从其言,则君可以生易死,国可以存易亡。

[688]又襄公二十九年云:阖庐曰:‘先君之所以不与子国而与弟者,凡为季子故也。将从先君之命与,则国宜之季子者也;如不从先君之命与,则我宜立者也。’

[689]左传昭公三年云:敝邑之往,则畏执事其谓寡君而固有外心;其不往,则宋之盟云。

[690]又哀公十五年云:天或者以陈氏为斧斤,既斫丧公室,而他人有之,不可知也;其使终飨之,亦不可知也。

[691]又昭公三十年云:旧有丰有省,不知所从。从其丰,则寡君弱,是以不共;从其省,则吉在此矣。唯大夫图之。

[692]史记淮阴侯列传云:今足下戴震主之威,挟不赏之功,归楚,楚人不信;归汉,汉人震恐。

[693]汉书杨恽传云:言鄙陋之愚心,若逆指而文过;默而息乎,恐违孔氏‘各言尔志’之义。

[694]又鼌错传云:陛下不救,则边民绝望而有降敌之心;救之,少发则不足,多发,远县纔至,则胡又已去。聚而不罢,为费甚大;罢之,则胡复入。如此连年,则中国贫苦而民不安矣。

[695]韩策云:今兹効之,明年双益求割地。与之,即无地以给之;不与,则弃前功而后更受其祸。

[696]魏策云:子之于学者,将尽行之乎,愿子之有易名母也;子之于学也,将有所不行乎,愿子之且以名母为后也。

[697]赵策云:今臣亲从秦来,而言勿与,则非计也;言与之,则恐王以臣之为秦也。

[698]韩文论变盐法事宜状云:臣以为乡村远处,或三家五家,山谷居住,不可令人吏将盐家至户到。多将则粜货不尽,少将则得钱无多。

[699]又复雠状云:伏以子复父雠,……最宜详于律。而律无其条,非阙文也,盖以为不许复雠,则伤孝子之心而乖先王之训;许复雠,则人将倚法专杀,无以禁止其端矣。

[700]又论变盐法事宜状云:百姓宁为私家载物取钱五文,不为官家载物取十文钱也。

[701]又云:臣以为若法可行,不假令宰相充使;若不可行,虽宰相为使无益也。

诸引两商之句,大致相类,概皆先之以读,所以为设问也。其于设问之读,有煞以传疑助字者,则见诸九卷。要之,此种句法,辨事理最为便利。

○1参
【8.2.3.3】
【8.4.5】
【9.8.3】
【9.10.2】
【9.11.3】各节。


【10.7.2.4】四,反正之句。

反正之句者,即前后句意义相背,中假连字以捩转也。捩转而不用连字者亦有焉,然不概见也。此种句法,详于八卷转捩连字矣。①

[702]史记游侠列传赞云:太史公曰:‘吾视郭解,状貌不及中人,言语不足采者,然天下无贤与不肖,知与不知,皆慕其声。’

[703]汉书霍光传赞云:光为师保,虽周公阿衡,何以加此?然光不学亡术,暗于大理。阴妻邪,立女为后,湛溺盈盈之欲,以增颠覆之祸。死财三年,宗族诛夷,哀哉!——两引,上下句义相反者,参「然」字以转焉。

[704]史记秦始皇本纪云:秦无亡矢遗镞之费,而天下诸侯已困矣。

[705]汉书赵充国传云:释致虏之术,而从为虏所致之道,臣愚以为不便。——两引,以「而」字为转者。

[706]考工记云:材美,工巧,然而不良,则不时,不得地气也。

[707]公羊僖公三十三年云:或曰往矣,或曰反矣,然而晋人与姜戎要之殽而击之。——此两引,转以「然而」者。至如:

[708]史记大宛传云:终不得入中城,乃罢而引归。

[709]又萧相国世家云:今萧何未尝有汗马之劳,徒持文墨议论不战,顾扫居臣等上。

[710]汉书王尊传云:天下皆言王勇,顾但负责,安能勇?如尊乃勇耳。

[711]韩文与崔羣书云:比亦有人说足下诚尽善尽美,抑犹有可疑者。

[712]魏志吴质传云:公干有逸气,但未遒耳。

[713]史记王翦列传云:今闻荆兵日进而西,将军虽病,独忍弃寡人乎?

[714]汉书贾谊传云:进言者皆曰,天下已安已治矣,臣独以为未也。

[715]又司马迁传云:而世又不与能死节者比,特以为智穷罪极,不能自免,卒就死耳。——诸引上下句,则以「乃」「顾」「抑」「但」「独」「特」为掉转者。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5:4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