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195]左传僖公二十八年云:楚君之惠,未之敢忘,是以在此。

——诸引皆有「未」字为状,故以重指代字先乎其外动字也。以上诸引,其踞首者,名、代、顿三者而已。

而先之以读,又以止词重指者,亦此例也。

[196]礼中庸云:故栽者培之,倾者覆之。——「栽者」「倾者」突起,有似一读,「之」字指之。

[197]论语子张云: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

[198]又公冶长云: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199]孟子万上云:五十而慕者,予于大舜见之矣。

[200]又梁惠王上云: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

[201]又尽心上云:君子居是国也,其君用之,则安富尊荣。④

[202]左传襄公二十六年云:大夫逆于竟者,执其手而与之言,道逆者自车揖之,逆于门者,颔之而已。

[203]史记叔孙通列传云:诸言盗者,皆罢之。

[204]又汲郑列传云:合己者,善待之;不合己者,不能忍见。

[205]汉书路温舒传云:正言者,谓之诽谤,遏过者,谓之妖言。

[206]韩文许国公神道碑云:自吾舅殁,五乱于汴者,吾苗薅而发栉之几尽。然不一揃刈,不足令震駴。

[207]又与卫中行书云:存乎己者,吾将勉之;存乎天存乎人者,吾将任彼而不用吾力焉。

[208]又上张仪射书云:其所不能,不强使为。

——诸所引皆以读先起词,而下文止词可指焉。其不指者,有弗辞也。⑤孟子‘惟士为能’一句不重指者,「能」字之先已有「为」字,故中庸云‘唯圣者能之’与此同而异者,非与?

至[209]汉书两粤传云:亲兄弟在眞定者,已遗人存问。——此无弗辞而不重指者,以「存问」二字已偶矣,加「之」字以参之,则不便诵矣,所谓声调者此也。

间有以转词先置者。

[210]左传庄公九年云:子纠,亲也,请君讨之。管召,雠也,请受而甘心焉。——第一句,常例也。第二句「甘心焉」者,犹云「甘心于管召」也,是「管召」为转词,今先置,而以「焉」字重指之。

[211]又昭公十三年云:叔向曰:‘诸侯不可以不示威。’——犹云「不可不示威于诸侯」也。「诸侯」先置,后无重者,不辞状也。

[212]燕策云:夫不忧百里之患而重千里之外,计无过于此者。——「于此」者,转词也,重指前顿。

[213]论语泰伯云:曾子曰:‘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于斯」者,转词也,指前五顿。

此例见于同次节而未详,⑥以其为作家所重,故博引以尽其变。

○1此句意谓:外动字前有否定词,如有代字为止词,则位于外动字前。

○2[144]止词应是「禘自既灌而往者」,不只是「禘」一字。

○3‘与下例同,所异者,下例无首踞之语耳’十五字在此费解,疑是错简。下例「军旅之事」等皆首踞之语。

○4[201]中「之」字重指「君子」,非指「君子居是国也」一读。

○5「弗辞」原误作「不辞」。

○6此指
【3.4.4】节,但彼处只论及止词先置,未及转词先置。

系二


【10.3.2】凡外动字状以弗辞,或起词为「莫」「无」等字,其止词如为代字者,概位乎外动之先。非代字而先焉者盖寡。


【10.3.2.1】外动字有弗辞,或起词为「无」「莫」等字,①其止词若为代字,位在外动字之先,此例已详于卷之四外动字篇矣。②兹姑再自变量则以明之。

外动字有弗辞。

[214]左传襄公十年云:余恐乱命,以不女远。——「远」字外动,其止词「女」,代字,故先焉。

[215]又昭公十二年云:今郑人贪赖其田,而不我与,我若求之,其与我乎?

[216]又哀公六年云:三代命祀,祭不越望。江汉雎章,楚之望也,祸福之至,不是过也。

[217]又襄公六年云:子荡射子罕之门,曰:‘几日而不我从。’

[218]庄子知北游云:吾问狂屈,狂屈中欲告我而不我告,非不我告,中欲告而忘之也。

[219]又齐物论云:我胜若,若不吾胜,我果是也,而果非也邪?

[220]又至乐云:吾观夫俗之乐举羣趣者,**然如将不得已,而皆曰乐者,吾未之乐也,亦未之不乐也。——诸引止词代字先乎其动字者,以动字为弗辞所状也。

起词为「莫」。

[221]齐语云:故天下小国诸侯既许桓公,莫之敢背。——「莫之敢背」者,「莫敢背之」也。「莫」为起词,「之」乃先焉。

[222]左传定公四年云:会同难,啧有烦言,莫之治也,其使祝佗从。

[223]又襄公二十七年云:夫以信召人,而以僭济之,必莫之与也。

[224]其二十八年云:夫子愎,莫之止,必不出。——三引皆以「莫」字为起词,止词所以先也。检阅卷四外动字,则加详焉。

○1下无起词为「无」的例句。

○2此指
【5.2.5】节。


【10.3.2.2】止词非代字而有先焉者。

[225]左传昭公二十四年云:老夫其国家不能恤,敢及王室?——犹云「老夫不能恤其国家」也。「国家」名字,而亦先焉矣。

[226]又隐公十一年云:寡人唯是一二父兄,不能共亿,其敢以许自为功乎?——犹云「寡人唯不能共亿是一二父兄」也。

[227]史记项羽本纪云: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犹云「臣且不避死,安辞卮酒」也。

[228]贾子淮难篇云:陛下于淮南王,不可谓薄矣。——然而淮南王天子之法咫促而弗用也;皇帝之命咫批倾而不行也。——「咫」字,释词解如「则」字。「天子之法」,「皇帝之令」两止词先置。

不特此也,

[229]书蔡仲之命云:详乃视听,罔以侧言改厥度,则予一人,汝嘉。——「汝嘉」者,「嘉汝」也,「汝」虽代字,而「嘉」无弗词,亦先焉矣。

[230]又君牙云:今命尔予翼,作股肱心膂。——「予翼」者,「翼予」也,同上。

[231]荀子修身篇云:是无它故焉,或为之,或不为尔。——庐从云元刻,于「不为」下增「之」字,羣书治要无「之」字,杂志谓‘「之」字蒙上而省也’,是也。否则应云「或不之为尔」也。①

○1「庐」指庐文弨,通行十子全书本荀子名为谢墉校本,实出庐文弨手。「杂志」指王念孙的读书杂志。

系三


【10.3.3】询问代字为止词,则先其动字;为司词,则先其介字。此例详二卷询问代字节。①

[232]论语子路云:子将奚先?——「奚」止词,今先「先」字,询问代字也。

[233]公羊宣公六年云:夫畚曷为出乎闺?——「曷为」者,「为何」也。「曷」先介字,亦询问代字也。

○1此指
【2.4】节。

系四


【10.3.4】止词先乎动字者,倒文也。动字如有弗辞或有疑辞者,率参「之」字;辞气确切者,或参「是」字。此例详七卷「之」字节。①

[234]左传僖公十五年云:君亡之不恤,而羣臣是忧,惠之至也。——犹云「君不惜其亡而惟忧羣臣」也,皆倒文也。一有弗辞,则参「之」字,一有专辞,②则参「是」字。

○1此指
【7.1.4.3】节。

○2「专辞」指「惟」字等,马氏认为此处隐含「惟」字。

彖四


【10.4】凡转词系于动字者,其先后之位与所用介字,一以所系动字之类为别。曰动字,则内、外动字与受动皆举焉。外动、内动与受动之转词,其位之先后与所用介字,已详四卷。①

外动字转词。

[235]孟子梁惠王上云:王如施仁政于民。——「施」外动字,「于民」两字后之者,其转词也。

[236]又尽心上云:柳下惠不以三公易其介。——「易」外动字也。「以三公」三字先之者,其转词也。

[237]又告子上云:圣人与我同类者。——「与我」两字先乎「同」字。

[238]秦策云:臣恐王为臣之投杼也。——「为臣」两字先乎「投」字。

[239]左传隐公元年云:公语之故,且告之悔。——「语」「告」两动字后所有「故」「悔」两字,皆转词,并无介字为介。②以上所引,外动字之转词也。

受动字转词。

[240]荀子荣辱篇云:通者常制人,穷者常制于人。——「制」动字,「于人」者,受动之转词也。此受动诸式之一。

内动字转词。

[241]史记商君列传云:常人安于故俗,学者溺于所闻。——「安」「溺」二字,内动也,其转词介「于」字而后焉。

[242]孟子滕文公上云:夫仁政,必自经界始。——「始」内动字,其转词介「自」字而先焉。

[243]左传僖公二十八年云:晋侯梦与楚子搏。——「搏」内动字,其转词介「与」字而亦先焉。以上诸引,内动字之转词也。

至诸转词所处先后之位,其常其变,皆详四卷。

○2可分别参看
【5.1】
【5.3.3】
【5.4】各节。

○2
【5.2.1】节说:‘「教」「告」……诸动字后有两止词,一记所语之人,一记所语之事。’并举此句为例云:‘「语」「告」两字后,「之」指告语之人,曰「故」曰「悔」乃告语之事。’可见是以「故」「悔」为止词,与此处说‘「故」「悔」两字皆转词’不同。

系一


【10.4.1】记处转词,有有介、无介之别。

前卷论记处不一其处,附于内动字者,则详于四卷内动字节;记以状字者,则详于七卷状字;记以名字者,则详于三卷之宾次节。此系所论无介字者,同宾次节,余同内动字节。

[244]左传庄公二十八年云:楚公子元归自伐郑,而处王宫。——「自伐郑」者,言从来之处也。

[245]又僖公二十三年云:出于五鹿,乞食于野人。——两「于」字,亦言所自也。然凡言从来之处,概以「自」字为介,而置先于其动字。①

[246]史记王帝赞云:吾尝西至空峒,北过涿鹿,东渐于海,南浮江淮矣。——「过涿鹿」「浮江淮」,记所经之处,无介字。

[247]又刺客列传云:光窃不自外,言足下下太子也,愿足下过太子于宫。——「于宫」者,言太子所在之处也。「过太子」者,所经见之人也,则无介字。

[248]左传隐公元年云:五月,辛丑,太叔出奔共。——「共」者,奔至之处也,无介字。

[249]又僖公四年云:赐我先君履,东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于穆陵,北至于无棣。——四「至于」言所至之处也,则有介字矣。

[250]又魏其列传云:魏其谢病,屏居蓝男南山之下。——「蓝田南山下」,记所在之处也,而无介字者。史汉言所在之地,介字概从删也。

[251]左传庄公二十八年云:楚令尹子元欲蛊文夫人,为馆于其宫侧,而振万焉。——「于其宫侧」者,记所在之处,而介以「于」字也。

[252]论语公诒长云: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

[253]左传隐公元年云: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大隧之外,其乐也泄泄。

[254]又宣公十二年云:城濮之役,晋师三日榖,文公犹有忧色。②

[255]庄子秋水云: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辨牛马。

[256]又达生云:人之所取畏者,袵席之上,饮食之间,而不知为之戒者,过也。

[257]孟子梁惠王下云:臣闻郊关之内,有囿方四十里。

[258]左传隐公十一年云:郑伯使许大夫百里奉许叔以居许东偏。

——所引内有以「邑」「中」「外」「役」「间」「上」「内」「偏」等字以记处者,要亦详于三卷之宾次节,可检阅也。③

○1
【5.4.1】节云:‘记从来之处者,其转词概以「自」字为介,而先后无常。’与此处说‘凡言从来之处,概以「自」字为介,而置先于其动字’不尽相同。[244]以「自」为介置后于动字「归」。

○2城濮为地名,但「城濮之役」非地名,意即「在城濮之役时」,为记时转词。次节[259]例「蒲城之役」马氏归入记时转词。

○3此指
【3.3.3】节。

系二


【10.4.2】记时转词,概无介词为介。

[259]左传僖公二十四年云:蒲城之役,君命一宿,女即至。

[260]其四年云:姬寘诸宫六日,公至,毒而献之。

[261]又襄公十年云:带其断以徇于军三日。——「一宿」「六日」「三日」,皆记几时之间也。

[262]又僖公二十三年云:我二十五年矣,又如是而嫁,则就木焉。

[263]孟子尽心下云:由孔子而来,至于今,百有余岁。——两引皆记既往至今之时也。

[264]左传成公十八年云:二三子用我今日,否亦今日。

[265]论语乡党云:吉日,必朝服而朝。——两引,记事成之时也。

[266]左传哀公元年云:越十年生聚,而十年教训,二十年之外,吴其为沼乎!

[267]汉书周勃传云:君后三岁而侯,侯八岁为将相。——此记未来之时也。

凡记此四时,类无介字为介,然终不失有介字之义,故以列于转词,其详则见诸三卷之宾次节。至记时而衬以「中」「间」等字者,亦详是节。①

○1此指
【3.3.2】
【3.3.3】节。

系三


【10.4.3】凡记价值、度量、里数、距度之文,皆无介字为介。

[268]史记孟尝君列传云:此时孟尝君有一狐白裘,直千金。

[269]庄子逍遥游云:客闻之,请买其方百金。——「千金」「百金」,记价也。

[270]左传昭公二十六年云:射之,中楯瓦,繇朐汰辀,匕入者三寸。

[271]论语乡党云:必有寝衣,长一身有半。——「三寸」「一身有半」,记度量也。

[272]史记李将军列传云:前未到匈奴陈二里所。

[273]左传定公十四年云:阖庐伤将指,取其一屦还,卒于陉,去檇李七里。

[274]韩文乌氏庙碑云:尚书领所部兵,塞其道,壍原累石,绵四百里,深高皆三丈。 ——三引皆记里数也。

[275]左传哀公元年云:楚子围蔡,报柏举也。里而栽,广丈,高倍。——「里而栽」者,言「距蔡城一里而版筑」也,「广丈高倍」,言度也。

[276]汉书贾山传云: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三丈而树」者,言「树树各距三丈」也,此记距度也。

此以上皆无介者,并见三卷宾次节。①

○1此指
【3.3.4】节。


【10.4.4】而记事之所以、所为者,则介介字。

[277]孟子离娄下云:子产听郑国之政,以其乘舆济人于溱洧。

[278]左传昭公三年云:以家量贷,而以公量收之。——一引所以「济」者,一引所以「贷」与「收」者,皆记所以也。

[279]史记李将军传云:广行取胡儿弓,射杀追骑,以故得脱。

[280]又游侠列传云:解布衣,为任侠行权,以睚眦杀人。

[281]左传庄公十四年云:蔡哀侯为莘故,绳息*以语楚子。

[282]又襄公十九年云:栾怀子曰:‘其为未卒事于齐故也乎?’——四引皆言故,而以「以」「为」两介字焉。

凡有介字与司词,皆可统名之曰转词。转词之用之正变,皆详于七卷介字。

彖五


【10.5】凡句读中,字面少长而辞气应少住者曰「顿」。「顿」者,所以便诵读,于句读之义无涉也。然起词、止词、转词,与凡一切加词,其长短之变,微顿将安归焉?故立彖五论顿。顿之为式不一。


【10.5.1】一,起词有为顿者。

偏次之顿。

[283]秦策云:当此之时,天下之大,万民之众,王侯之威,谋臣之权,皆欲决苏秦之策。——起词排顿四,每顿皆以名为偏次焉。

[284]左传昭公三十一年云:若艰难其身,以险危大人,而有名章彻,攻难之士,将奔走之。若窃邑叛君,以徼大利而无名,贪冒之民,将寘力焉。——「攻难之士」者,起词也,一顿。「攻难」者,外动偕止词而为偏次也。「贪冒之民」者,起词也,一顿,则以静字附之,若偏次焉也。①

[285]庄子齐物论云:山林之畏佳,大木百围之窍穴,似鼻,似口,似耳,似栟,似圈,似臼,似洼者,似污者。——首句记处,一顿也;第二句起词亦偏次之顿也;以后排顿,皆为表词不达意,以表窍穴之形也。此以上起词,皆以偏次之顿为之者。

排行之顿。

[286]左传隐公四年云:于是陈蔡方睦于卫,故宋公、陈侯、蔡人、卫人伐郑,围其东门。五日而还。——第二句起词,四本名皆各为顿。凡排行必顿。

[287]庄子齐物论云:百骸、九窍、六藏,赅而存焉。——起词三物名,亦各为顿,排行故也。

[288]又云:喜怒,哀乐,虑叹,变慹,姚佚,启态,乐出虚,蒸成菌。日夜相代乎前,而莫知其所萌。——「相代」之起词,即前「喜怒」等十二字。每顿二字,共六排。以上起词,皆以排顿为之者。

代、静附名之顿。

[289]左传隐公四年云:此二人者,实弑寡君,敢即图之。——「此二人者」一顿,名字前加指示代字,而殿以「者」字,以为起词也。

[290]庄子田子方云:若夫人者,目击而道存矣。

[291]吴词云:勾践请盟,一介嫡女,执箕帚以晐姓于王宫;一介嫡男,奉盘匜以随诸御。

[292]左传宣公十二年云:其佐先縠,刚愎不仁,示肯用命。其三帅者,专行不获。——所云「若夫人者」,「一介嫡女」「一介嫡男」,「其佐先縠」,「其三帅者」,五顿皆起词也。是皆以代字静字附于名字而成者也。

动字合止词、转词之顿。

[293]左传宣公十二年云:伐叛,刑也,柔服,德也。——「伐叛」「柔服」两顿,各为起词,每顿皆以外动偕其止词为之。

[294]公羊桓公十一年云:杀人以自生,亡人以自存,君子不为也。——起词两顿。

[295]左传隐公五年云:故讲事以度轨量,谓之轨;取材以章物采,谓之物。不轨不物,谓之乱政。乱政亟行,所以败也。

——各句起词,皆为一读。以上所引,起词之顿,皆以散动与其止、转之词为之者。其详见五卷散动节。②

其它之顿。

[296]易系辞云:是故夫象,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谓之象。——此节首「是故夫象」一顿,有若起词然,以为下文所指也。彖一之七系,即此志也。故此不赘。

又起词往往为意之所重,提置于先,读时应略顿者。

[297]史记蔺相如列传云:大王必欲急臣,臣头,今与璧俱碎矣。——「臣头」一顿时,掷地有声。如云‘今臣头与璧俱碎矣’,则弱矣。

[298]又淮阴侯列传云:今臣,败亡之虏,何足以权大事乎?——「今臣」一顿有力,「败亡之虏」同次,又一顿也。

[299]荀子议兵篇云:身,苟不狂惑戆陋,谁睹是而不改也哉?——「身」一顿。

[300]左传哀公十一年云:且子季孙,若欲行而法,则周公之典在;若欲苟而行,又何访焉?——「且子季孙」一顿。

[301]韩文送郑尚书序云:公卿大夫士,苟能诗者,咸相率为诗以美朝政,以慰公南行之思。——「公卿大夫士」一顿,非起词,乃偏次也。盖偏次而为顿者,犹云「公卿大夫士之中,苟有能为诗者」也。此见二卷约指代字。③

[302]孟子公孙丑上云:市,廛而不征∣关,讥而不征∣廛,无夫里之布。——「市」「关」「廛」皆作一顿读。

[303]左隐十一:礼,经国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后嗣者也。——「礼」只字一顿。

[304]史记叔孙通列传云:仪,先平明,谒者治礼,云云。——「仪」总冒一顿。所引各顿,弁诸句首,若起词然,故附识焉。

○1‘以静字附之’应为‘以静字附名’,盖谓以「贪冒」附于「民」也。

○2此指
【5.14.1】节。

○3此指
【2.5.3.2】节,又可参
【3.2.2】节末。


【10.5.2】二,语词有为顿者。

凡曰语词,则动字与其所系者皆举焉。然既曰语词,即句读矣,何以顿为?盖单行语词之为句读也,固矣;有时语词短而多至三四排者,诵时必少住焉,此其所以为顿也。

[305]汉书儒林传云:今陛下昭至德,开大明,配天地,本人伦,劝学与礼,崇化厉贤,以风四方,太平之原也。——「陛下」后,三字者四,四字者二,要皆为语词,谓之为顿也可,谓之为句也亦可。①

[306]又匡衡传云:宜遂灭宫室之度,省糜丽之饰,考制度,修外内,近忠正,远巧佞,放郑卫,进雅颂,举异材,开直言,任温良之人,退刻薄之吏,显絜白之士,昭无欲之路,览六蓺之意,察上世之务,明自然之道,博和睦之化,以崇至仁,匡失俗,易民视,令海内昭然咸见本朝之所贵。——排行语词共计十八顿,同上。

[307]左传昭公三十二年云:己丑,士弥牟营成周,计丈数,揣高卑,度厚薄,仞沟洫,物土方,议远弥,量事期,计徒庸,虑财用,书糇粮,以令役于诸侯。——计十一顿。

[308]又桓公六年云:公问名于申繻,对曰:‘名有五:有信,有义,有象,有假,有类。’——此五顿皆语词,分解「名有五」也。

[309]又云:以名生为信,以德命为义,以类命为象,取于物为假,取于父为类。——此五类续解。

[310]继云:不以国,不以官,不以山川,不以隐疾,不以畜牲,不以器币。周人以讳事神,名终将讳之。故以国则废名,以官则废职,以山川则废主,以畜牲则废祀,以器币则废礼。晋以僖侯废司徒,宋以武公废司空,先君献武废二山。是以大物不可以命。——共计前六读,后五顿,末又三顿,皆有外动止词等字。是顿分三排,每排即可视作一句,而每顿谓之为句亦可。

[311]庄子齐物论于形大木窍穴之后,而记其声,则云:激者,謞者,叱者,吸者,叫者,譹者,宎者,咬者。——共八顿,皆内动字衬以「者」字,以为表词也。盖窍穴非有「激」「謞」等声也,惟其声之似耳。此「者」字之用。

[312]左传隐公十一年云:礼,经国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后嗣者也。——三顿皆散动字为表词也。

统观上引,凡语词排行字少,诵时不能不为之少住,故为之顿耳。

○1此处说「昭至德」至「崇化厉贤」六顿‘谓之为句也亦可’,不合文通体系,疑「句」应为「读」。以次各句仿此。


【10.5.3】三,止词、转词有为顿者。

止词、转词在后。

[313]左传昭公十二年云:楚子狩于州来,次于颍尾,使荡侯、潘子、司马督、嚣尹午,陵尹喜帅师围徐以惧吴。——「使」后止词五本名,排作五顿。

[314]又云:昔我先王熊绎与吕伋、王孙牟、燮父、禽父并事康王。——「与」介字,后四本名,四顿。此转词之顿也。

[315]又定公四年云:分鲁公以大路、大旗,夏后氏之璜,封父之繁弱,殷民六族:条氏、徐氏、萧氏、索氏、长勺氏、尾勺氏。——「分鲁公」以后,皆可为转词之顿。

[316]赵策云:人主之子,骨肉之亲也,犹不能恃无功之尊,无劳之奉,而守金玉之重也,而况人乎!——「无功之劳」,「无劳之奉」,两止词,两顿。

[317]韩文潮州刺吏谢表云:至于论述陛下功德,与诗书相表里,作为歌诗,荐之郊庙,纪泰山之封,镂白玉之牒,铺张对天之闳休,扬厉无前之伟迹,编之乎诗书之策而无愧,措之乎天地之间而无亏,虽使古人复生,臣亦未肯多让。——「至于」后诸排,皆顿也。

凡介字后司词长者,皆可谓顿,可参阅七卷介字篇。总之,止词、转词之可谓顿者,其式不及备载。而尤习见者,则凡止词为意之所重者,先置句首耳。

止词先置。

[318]左传桓公二年云:夫德,俭而有度,登降有数,文物以纪之,声明以发之,以临照百官。——「夫德」两字,置句首一顿,下文「之」字指焉。

[319]又昭公二十年云:山林之木,衡鹿守之;泽之萑蒲,舟鲛守之;薮之薪蒸,虞侯守之;海之盐蜃,祈望守之。——计四句,每句止词先置为顿,此即彖三系一之例,试检阅之。

司词先置。

[320]史记刺客列传云:老母在,政身未敢以许人也。——「政身」乃「以」之司词,先置,一顿。①此式可参观卷七介字篇。

至记价值、度量、里数、距限等语,概为宾次,有可为顿者,则见于彖四之系三矣。②

○1一般诵读不在「政身」后停顿。

○2此指
【10.4.3】节。


【10.5.4】四,状语有为顿者。

凡状字或名字,集至两字或三四字,以记时记处者,往往自成一顿,无所名也,名之状语。此与彖四系一系二相类,可参观也。其已成状字者:

[321]史记曹相国世家云:乃者我使谏君也。——「乃者」状字记时之顿,见卷六状字篇。①

「于是」「间者」「顷者」「今者」「始者」「近者」「不者」,又「不然」「非然」「虽然」与「如是」「若是」「夫如是」之属,皆可置诸句首以为顿也。而「久之」「顷之」与夫「今也」「始也」「且也」之属,亦此志也。不宁唯是,

[322]左传成公十六年云:韩之战,惠公不振旅;箕之役,先轸不反命;泌之师,荀伯不复从,皆晋之耻也。——「韩之战」三字一顿,记其事也。余同。

[323]史记匈奴列传云:自是之后,汉使欲辩论者,中行说辄曰。——「自是之后」一顿记时。凡以「后」「先」「中」「外」「间」「侧」等字记时与处者皆类此,已见于卷三宾次节。②

[324]汉书食货志云:先是十余岁,河决灌,梁楚地固已数困。——「先是十余岁」记时一顿。又凡经传如‘元年春王正月’‘五月辛丑,太叔出奔共’‘初,郑武公娶于申,曰武姜’,③所记年月时日,皆各为一顿。

[325]左传昭公二十五年云:自莒疆以西,请致千社,以待君命。

[326]又昭公二十年云:聊摄以东,姑尤以西,其为人也多矣。——一地名后介以「东」「西」方向诸字,自成一顿,所以记处也。

[327]韩文应科目时与人书云:天池之滨,大江之濆,曰有怪物焉。

[328]又潮州谢上表云:虽在万里之外,岭海之陬,待之一如几甸之间,辇毂之下。——计四字者六,各衬偏次,自为一顿,亦所以记处也。而类此者往往而是,此所谓状语之为顿也。

○1此指
【6.4.9】节。

○2此指
【3.3.3】节。

○3章云:均见隐公元年春秋及左传。


【10.5.5】五,同次有为顿者。

同次者,同乎前次也,即所指者与前次所指者一也。见三卷同次节。

[329]庄子达生云:臣,工人,何术之有?——「臣」者,梓庆自称,一顿;「工人」,自称所执之事,与「臣」同指梓庆一人,故为同次,一顿。此同次之为顿也。

[330]左传隐公十一年云:郑伯使许大夫百里,奉许叔以居许东偏。——「百里」一顿,与「许大夫」同为宾次。

[331]又僖公四年云:公杀其传杜原款。——「杜原款」本名一顿,与「其传」同次。

[332]其二十三年云:狄人伐廧咎如,获其二女叔隗季隗。——「叔隗季隗」本名,一顿,与「二女」同次。

[333]其二十四年云:秦伯送卫于晋三千人,实纪纲之仆。——「实纪纲之仆」一顿,与「三千人」同次。

[334]又襄公八年云:敝邑之众,夫妇男女,不遑启处,以相救也。——「夫妇男女」一顿。

[335]昭公七年云:匹夫匹妇强死,其魂魄犹能冯依于人,以为淫厉。况良霄,我先君穆公之胄,子良之孙,子耳之子,敝邑之卿,从政三世矣。——「良霄」后四顿,皆与同次。

[336]又昭公二十二年云:声亦如味,一气,二体,三类,四物,五声,六律,七音,八风,九歌,以相成也。清浊,小大,短长,疾徐,哀乐,刚柔,迟速,高下,出入,周流,以相济也。①

[337]韩文原性云:其所以为性者五:曰仁,曰礼,曰信,曰义,曰智。

[338]又云:其所以为情者七:曰喜,曰怒,曰哀,曰惧,曰爱,曰恶,曰欲。

[339]又送郑尚书序云:其海外杂国,若躭浮罗,流求,毛人,夷亶之州,林邑,扶南,眞腊,于陀利之属,东南际天地以万数。或时候风潮入贡,蛮胡贾人,舶交海中。——凡所引平列诸名,皆同次而可顿者也。

[340]左传庄公二十八年云:晋人谓之二五耦。

[341]又僖公七年云:泄氏孔氏子人氏三族,实违君命。

[342]孟子滕文公上云:陈良之徒陈相与其弟辛。——曰「二五耦」,曰「三族」,曰「陈相」,曰「辛」虽皆同次,而不可谓之顿也。②

其余同次之可为顿者,可检阅同次节诸引而别之。

○1此句以「一气」「二体」……「清浊」「小大」……等为与「声」同次,殊嫌牵强,

○2上引[330][332]三例与[342]无别,故也‘可不谓之顿’。


【10.5.6】六,言容诸语有为顿者。

句读中往往有边两字、三字或四字、五字以肖面貌、体态、服制、情性、材质等事,类若状语,而诵时应少住者,故谓之言容之顿。

[343]孟子滕文公上云:孔子曰:‘君薨,听于冢宰,歠粥,面深墨,即位而哭。’——「歠粥」两字,「面深墨」三字,间于句中,非起词,非语词,惟言谅阴之容。又「歠粥」者,外动与止词也,而「面深墨」者,则名字与其表词也,似读者非读,与上下文无涉也。无可强名,故谓之顿,视同状辞耳。

[344]左传文公元年云:且是人也,蜂目而豺声,忍人也,不可立也。——「蜂目而豺声」一顿,言其目如蜂而声如豺也。

[345]又宣公四年云:是子也,熊虎之状而豺狼之声,弗杀,必灭若敖氏矣。——两顿同上。

[346]其十二年云:训之以若敖蚡冒路蓝缕以启山林。

[347]又昭公十二年云:雨雪,王皮冠,秦复陶,翠被,豹舄,执鞭以出。

[348]其元年云:吾与子弁冕端委以治民,临诸侯,禹之力也。

[349]秦策云:说秦王书十上而说不行,黑貂之裘弊,黄金百斤尽,资用乏绝,去秦而归,赢縢,履蹻,负书,担橐,形容枯槁,面目犁黑,状有愧色。

[350]史记陆贾列传云:尉他魋结箕倨,见陆生。

[351]又云:陆生常安车驷马,从歌舞,鼓琴瑟,侍者十人,宝剑直百金,谓其子曰。

[352]汉书高帝纪云:高祖为人,隆准而龙颜,美须髯,左股有七十二黑子,宽仁爱人,意豁如也。

[353]又云:秦王子婴,素车,白马,系颈以组,封皇帝玺符节,降枳道旁。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5:4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