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诸、夫


【9.12】「诸」字,广雅曰:‘「于」也。’广韵曰:‘「之」也。’日知录则合言之曰:‘「之于」为「诸」,「之乎」亦为「诸」。’

「夫」字,孝经谏诤章注疏云:‘「夫」,发言之端。’尔雅郭叙有:‘夫尔雅者。’邢疏云:‘「夫」者,与语辞,亦指示语。’两解一见于连字篇,①一见于代字篇矣。②惟赵岐注孟子告子篇曰:‘「夫」,叹辞也。’在句末者,此即所谓传疑助字也。赵岐以「夫」字在雊 末,专解叹辞,不知「夫」「诸」两字之为助字,仍不失有代字之意。盖传疑助字之有此两字,是犹传信助字之有「焉」「尔」两字,皆各抱其本解而为助者也。

「夫」「诸」两字之传疑也,音二,形二,而合之止一字之用。「诸」字长于设问,「夫」字工于咏叹。至「诸」字之不能咏叹,是犹「夫」字之不能设问也。若拟议,则两字皆兼焉。此形音二而用一之说也。

○1此指
【8.1.1】节。

○2此指
【2.2.3】节与
【2.5.2.1】节。


【9.12.1】诸。

[1040]论语先进云:子路问:‘闻斯行诸?’——犹云「闻斯行之乎」也。「之」指所闻也。

[1041]又季氏云:求善价而沽诸?——犹云「沽之乎」也。「之」指「美玉」也。

[1042]孟子梁惠王下云:文王之囿方七十里,有诸?——犹云「有之乎」也。「之」指前文也。

[1043]又云:人皆谓我毁明堂,毁诸,已乎?——犹云「毁之乎,抑不毁之乎」云。

[1044]礼檀弓云:书云:‘高宗三年不言,言乃讙。’有诸?

——以上皆「诸」字之助设问句也。

[1045]论语颜渊云:虽有粟,吾得而食诸!——犹云「吾得而食之乎」也,「之」指「粟」。此量度之辞也。

[1046]孟子滕文公下云:有楚大夫于此,欲其子之齐语也,则他齐人传诸,使楚人传诸?——此两商之辞也。

[1047]左传昭公二十年云:亡愈于死,先诸?——此计议之辞也。

[1048]礼檀弓云:吾恶乎哭诸?

[1049]庄子应帝王云:人孰敢不听而化诸?——此拟度之辞也。

[1050]孟子公孙丑下云:王如改诸,则必反予。——此冀幸之辞也。

[1051]韩文李公墓志铭云:公行应铭法,子又礼葬,敢不诺而铭诸?——此定拟之辞也。

要皆总之曰拟议之辞。

至[1052]论语雍也所云:山川其舍诸∣尧舜其犹病诸。

[1053]左传僖公二十三年所云:天其或者将建诸。

[1054]礼文王世子所云:君王其终抚诸。——亦皆拟议之辞,而带有感叹之情尔。以上「诸」字,代「之乎」两字,其一切「之」字皆有可指者。

在「诸」字有无解而惟为辞者。如:

[1055]左传文公二年云:皋陶庭坚,不祀忽诸!

[1056]诗邶风日月云:日居月诸!——「诸」字若代「之乎」,则「之」字无着。

[1057]礼祭义有云:勿勿诸其欲其飨之也!——「诸」作状字,解如「然」字,则「忽诸」亦可解如状字。「月诸」者,毛传解为「乎」字,姑识于此。


【9.12.2】夫字有在句尾者。

[1058]左传隐公三年云:立穆公,其子飨之,命以义夫!

[1059]又成公二年云:谁居,后之人必有任是夫!

[1060]庄子齐物论云:汝闻人籁而未闻地籁,汝闻地籁而未闻天籁夫!——所引三节,「夫」字殿句,皆有量度口气。且「夫」字一顿,有反指本句之事之意。故「夫」字重声读,则声情并出矣。凡「夫」字为助者,皆律此。

[1061]易系辞云:古之聪明睿知神武而不杀者夫!

[1062]礼檀弓上云:尔责于人,终无已夫!三年之丧,亦已久矣夫!

[1063]庄天道云:然则君之所读者,古人之糟魄已夫!

[1064]又逍遥游云: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

[1065]左传成公十六年云:天败楚也夫!

以上所引诸句,「夫」字皆与他字合助,如「者夫」「矣夫」「已夫」①「也夫」,其为咏叹不言而喻。又诸引「夫」字皆在句尾。

其在句中者,有与「大哉」同式,则其为咏叹也更无疑矣。

[1066]论语子罕云: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1067]左传昭公十四年云:曰义也夫,可谓直矣。

[1068]礼檀弓云:仁夫公子重耳!

[1069]庄子徐无鬼云:久矣夫莫以眞人之言謦欬吾君之侧乎!

[1070]管子霸形云:桓公视管仲云:‘乐夫仲父!’

[1071]汉书司马相如传云:微夫斯之为符也!——犹云「仁哉」「乐哉」「微哉」也。②

至[1072]史记伯夷列传云:岩穴之士,趣舍有时,若此类名堙灭而不称,悲乎!

[1073]庄子山木云:胡可得而必乎哉?悲乎!

[1074]齐策云:是以侯王称「孤」「寡」「不榖」,是其贱之本与,非夫!——则「夫」字殿句矣,而与在句中者同式,又同为咏叹之辞。

○1[1062]之「已」为动字,非助字。「无已」,无休止也。参下
【9.13.3】节例[1131]说明。

○2此句分别解[1068][1070][1071]三例,未及其余三例,似仅为疏漏,非谓彼三例不能易「夫」为「哉」也。类此情形,文通常有。

是则助字传信者六,传疑者六,古今文所通用者尽之矣。外此,论语与左氏,一用「而」字。

[1075]论语微子云: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

[1076]左传宣公四年云:若敖氏之鬼,不其馁而!——是也。

[1077]论语子罕云:偏其反而∣室是远而。——引诗句也。

至诗之助字,曰「兮」「猗」「只」「止」「思」「云」「员」「且」「其」「忌」「旃」者,单助字也。曰「乎而」曰「只且」曰「也且」者,合助字也。与招魂之「些」字,大招之「只」字,大抵取其音长以写其欣戚悲感之意,是皆古文词所不取,故不录。

合助助字九之六


【9.13】合助助字者,或两字迭助一句,则谓之「双合字」。或迭三字,则谓之「参合字」。古人谨尔话言,往往意在言外,记者追忆其言而笔之,笔之或不足拟其辞,故助以声。一之不足,而再焉,而参焉,至辞气毕达而止。求之古文,双合字之助句者鲜矣,而参合者则仅见于论语檀弓左传,且其句大抵皆记者追述言者之辞气已耳,故凡句之有合助者,大抵皆由咏叹而发。又凡助字之迭助一句也,各以本意相加,非以二三字之合助而更幻一新意者也。


【9.13.1】合助之式不一,有惟以传信助字双合以助句者,如是则「矣」「已」两字为殿者其常,「耳」「尔」两字亦间用焉。

己矣。

[1078]论语学而云: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

[1079]又八佾曰: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已矣」者,双合助字,皆以状句中「可」字也。凡助字,皆以传动字之辞气耳。「已」者,止也,曰「可已」者,决言诗之仅可与言而止也。然两贤悟诗之深不止此也,故复助以「矣」字者,决言诗之不仅可与言也,且已足可与言矣。此「已矣」合助,而各传其辞气之分际也。

[1080]又子张:子张曰:‘士见危致命,见得思义,祭思敬,丧思哀,其可已矣。’——此「已矣」同上,决其不仅可为士也,且已足可为士矣。或谓「已矣」者,皆所以决言其事之已定而无或少疑也。亦一解也。

至[1081]礼中庸云:君子遵道而行,半途而废,吾弗能已矣。

[1082]论语阳货云:钻燧改火,期可已矣。——两「已矣」,非合助字也,「已」动字,解「止息」也。故两句犹云「弗能止矣」也,「期则可止矣」也。而「已矣」之解,正同此义。

也已。

[1083]论语子张云: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也已」者,「也」字断词,①常语也,所以助「好学」也。「已」字助「可」字,所以决其已然也。故此句犹云「谓其好学也可无疑矣」也。盖「已」「矣」两字通,合之则少异,分之则相通矣。然则「也已」两字,所助不同,虽曰合助,谓之分助可也。夫如是,

[1084]论语雍也所云: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

[1085]又泰伯:其余不足观也已。

[1086]又子罕: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

[1087]又阳货:年四十而见无闻焉,其终也已。——诸句,皆以「也已」为助,亦此志也。

有以「耳矣」两字合助者。

[1088]孟子离娄上云:人之易其言也,无责耳矣。——「耳矣」者,犹言「止此矣」也,或言「而已矣」也。

[1089]吕氏春秋壹行篇曰:释十际则与麋鹿虎狼无以异,多勇者则为制耳矣。

[1090]庄子人间世云:大多政,法而不谍,虽固亦无罪,虽然,止是耳矣。

[1091]韩文送郑十校理序云:如是而在选,公卿大夫家之子弟,其劝耳矣。

有用「焉尔」者。

[1092]庄子德充符云:适见*子食于其死母者,少焉眴若,皆弃之而走,不见已焉尔,不得类焉尔。

[1093]礼檀弓下云:不以食道用美焉尔。

[1094]又云:唯祭祀之礼,主人自尽焉尔。——四引「焉尔」者,「焉」乃句中顿挫之辞,而带有「于是」之解也。「尔」助字,仍解若「如此」,又解若「而已」也。②

焉耳。

[1095]礼檀弓下云:敬之斯尽其道焉耳。

[1096]大戴记曾子立事篇云:嗜酤酒,好讴歌,巷游而乡居者乎,吾无望焉耳。

[1097]礼乐记云:则乐之道归焉耳。

[1098]韩文雑说云:传数十王而天下不倾者,纪纲存焉耳。——四引「焉耳」者,「焉」解同上,「耳」解「止此」也。

然则双合助字,各皆以其本意为助,阅者自为领会焉耳。

○1称「也」为「断词」,易与
【4.4.2】节相当于系词之「断词」混淆。体会马氏本意,此所谓「断词」,与多次提及之「决辞」相似,皆指表示判断语气之助字。

○2「尔」既解若「而已」,即不能同时解若「如此」。「焉尔」之语气应与「焉耳」同。


【9.13.2】有以传信助字参合以助句者,则惟以「矣」字为殿。凡以传信助字为殿者,从未见有参以传疑助字者。

也已矣。

[1099]论语泰伯云:子曰:‘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

[1100]又: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也已矣」者,参合助字也。其实「也」贴「至德」,而「已矣」两字,仍解如前,重言以决其事之已定而无可少疑也。是则仍谓之双合助字可也。

[1101]论语子罕云:说而不绎,从而不改,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1102]又卫灵公: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1103]又先进: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1104]又颜渊:可谓明也已矣∣可谓远也已矣。——五句皆参合助字,解同上。

焉耳矣。

[1105]礼檀弓上云:勿之有悔焉耳矣。

[1106]又祭统云:夫铭者,壹称而上下皆得焉耳矣。——「焉耳矣」者,亦参合助字也。「焉」,辞之顿挫也。「耳矣」者,犹「而已矣」也,义皆同前。惟助字三迭,其赞叹悲感之情,各有所寄,斯为不同耳。

[1107]论语阳货云:不有博奕者乎?为之,犹贤乎已。——「乎已」者,有似疑信两助之合用。不知两字皆非助字,一为介字,一为动字,故「为之犹贤乎已」者,犹云「其为博奕也,犹贤于其闲居而无所为」也。「已」者,「止」也。


【9.13.3】其以传信助字与传疑助字双合为助者,则惟传疑者殿句,殿以「乎」「哉」两字者其常,殿以「与」「夫」两字者有焉,而殿以「邪」字者仅矣。

矣哉。

[1108]论语子路云:子曰:庶矣哉!——「矣哉」者,双合助字也。「矣」,助字之传信者,「哉」,传疑者。「庶」,静字,「矣」助「焉」,常例也,殿以「哉」字者,叹辞也。

[1109]又卫灵公云:好行小慧,难矣哉!

[1110]又阳货: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皆此例也。

耳哉。

[1111]齐策云:若乃得去不肖者而为贤者狗,岂特攫其腓而噬之耳哉!——「耳哉」者,犹「而已乎」也。

也哉。

[1112]庄子人间世云:子綦曰:‘此何木也哉?此必有异材夫。’

[1113]诗秦风终南云:其君也哉!——「也哉」者,「也」字助句,加「哉」字以为量度咏叹也。以上所引双合字,皆先以传信助字而后殿以「哉」字者。

矣乎。

[1114]礼中庸:父母其顺矣乎!——「矣乎」者,双合助字也。「矣」助静字,助事之已往者与有效者,皆常例也。「顺矣」者,言效也,「乎」叹辞也。

[1115]又云: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夫!’

[1116]又云:子曰:‘武王周公,其达孝矣乎!’

[1117]又云:子曰:‘王天下有三重焉,其寡过矣乎!’

[1118]又檀弓下云:孔子曰:‘延陵季子之于礼也,其合矣乎!’——所引「矣乎」,皆前志也。

惟[1119]论语里仁云: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

[1120]又阳货:女为周南召南矣乎?——两「矣乎」之义有异,「矣」者,已经也,「乎」者,设问而拟议之辞也。两句犹云「如已用力于仁乎」也,「女已为此诗乎」也。

也乎。

[1121]左传成公二年云:无为,吾望尔也乎!——「也」以煞句,「乎」以设问,义同「矣乎」,惟「也」助同时之事耳。此双合字,先以传信助字而后殿以「乎」字者。

也与。

[1122]礼中庸云:子曰:‘舜其大孝也与!’——「也与」者,双合字也。「也煞句,加「与」字以咏叹也。

[1123]论语子罕云:子曰:‘语之而不惰者,其回也与!’

[1124]又宪问:子曰:‘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

[1125]又阳货: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

[1126]又:子曰:‘色厉而内荏,譬诸小人,其犹穿窬之盗也与!’

[1127]礼檀弓上云:曾子曰:‘始死之奠,其余阁也与!’——诸「也与」皆同前义。此以殿以「与」字者。

矣夫。

[1128]论语雍也云:子曰:‘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矣夫」者,双合助字也。「矣」煞句,犹前例也,「夫」咏叹而回指前文也。

[1129]又宪问云: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

[1130]又卫灵公:今亡矣夫!

[1131]礼檀弓上云:夫子曰:‘由,尔责于人,终无已夫!三年之丧,亦已久矣夫!’——诸「矣夫」同上。檀弓句内「终无已夫」之「已」作动字解。①

也夫。

[1132]庄子大宗师云:然而至此极者,命也夫!

[1133]论语宪问云:莫我知也夫!——「也」煞句,「夫」叹辞,指上文。以上皆殿以「夫」字者。

也邪。殿「邪」字者不数见。

[1134]庄子人间世云:且得有此大也邪!——「也」助句,「邪」拟议之辞也。

以上诸引,皆以两种助字双合,而惟以传疑助字为殿者。

○1檀弓上一例,章氏在此析作二例,非。上
【9.12.2】节[1062]与此重,只作为一例。又,为便于理解,编者在末句前加「檀弓句内」四字。


【9.13.4】有惟以传疑助字双合为助者,则惟以「乎哉」两字为殿。

[1135]论语颜渊云: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此句可以「乎」字煞句云「而由人乎」,续以「哉」字者,为咏叹也。

[1136]又卫灵公云: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

[1137]又阳货云:子曰:‘礼云礼云,玉现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1138]庄子齐物论云:民湿寝则腰疾,偏死,鳅然乎哉?木处则惴栗恂惧,猨猴然乎哉?

[1139]礼檀弓上云:今一日而三斩板而已封,尚行夫子之志乎哉?

[1140]又云:吾纵生无益于人,吾可以死害于人乎哉?

[1141]又檀弓下云:哀哉!死者而用生者之器也,不殆于用殉乎哉?

[1142]又云:吾得已乎哉?鲁人以妻我。

[1143]史记孟荀列传云:其游诸侯见尊礼如此,盖与仲尼菜色陈蔡,孟轲困于齐梁同乎哉?

[1144]论语子罕云:君子多乎哉?——诸「乎哉」皆同义。


【9.13.5】其以两种助字参合为助者,亦惟以「哉」「乎」两字为殿。

也乎哉。

[1145]左传襄公二十五年云:其人曰:‘死乎?’曰:‘独吾君也乎哉,吾死也。’曰:‘行乎?’曰:‘吾罪也乎哉,吾亡也?’——「也乎哉」者,参合助字也。「也」以煞句也,「乎」以自问也,「哉」以感叹也。

也与哉。

[1146]论语阳货云: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

[1147]礼檀弓下云:我吊也与哉!——「也与哉」者,亦参合助字也。「也」以助句也,「与」以拟义也,「哉」以慨叹也。

焉耳乎。

[1148]论语雍也云:女得人焉耳乎?——或作「焉尔乎」,皆参合助字也。「焉」在句中,所以顿挫也,而亦有于此之意。「耳」「尔」两字,仍解「止此」与「如此」也。「乎」以疑问也。

至[1149]论语公冶长云:已矣夫,吾未见能见其过而内自讼者也。——「已矣乎」者,「已」动字,非助字也。

总之,合助之字,各抱本意,藉以毕达句中所孕之辞气耳。助字之妙,惟古人能用之,周秦以下无继之者。「者」字之后,凡助字皆可助也,如「者也」「者矣」「者耳」「者乎」「者哉」「者邪」之类。然「者」字之可列为助字者,以其可殿夫句读而不为他字所殿。「者」字先乎诸助字者,如「者也」「者矣」等语,皆为接读代字,而不能以助字目之。既非助字,则非合助矣,故不载,学者其检阅焉。

叹字


【9.14】凡虚字以鸣心中不平者,曰叹字。

夫言者,心之声也;而字者,所以记言也。于是记言天下之事物者,则有兔字,有代字;记言事物行止之状者,则有静字,有动字;记言事物之离合乎动静者,则有介字;记言动静之互相维系者,则有连字;而记言动静之幻变,使有以寄其神而写其情者,则有助字。凡兹诸字,皆所以记心中之声,发于口而为言者也;而所以记心中之感,矢诸口而为声者,则惟叹字。叹字者,所以记心中不平之鸣也。

喜怒哀乐之未发,心至平也。有感而应,心斯波矣,波,斯不平矣。其感之轻者,心有主焉,于是因所感而成意,此诸字之所记也。感之猛者,心无主焉,于是随所感而为声,此叹字之所鸣也。叹字者,所以鸣心中猝然之感发,而为不及转念之声也。斯声也,人籁也,尽人所同,无间乎方言,无别乎古今,无区乎中外。乃旁考泰西,见今英法诸国之方言,上稽其罗马希腊之古语,其叹字大抵「哑」「呵」「哪」之类,开口声也。而中国伊古以来,其叹字不出「呼」「吁」「嗟」「咨」之音,闭口声也。然声有开闭之分,而所以鸣其悖发之情则同。

叹字终于单音,而极于三音,至矣。其发而为叹美、为伤痛者,或音同而字异,或字同而情变,所谓随事见情,因声拟字,不可拘也。至应答呵责之字,有声无义,亦附识焉。

「于」,叹辞,加一言则曰「于乎」,或作「于戏」,又作「鸣呼」,其义一也。「噫」,叹声,释文「噫」作「意」。①

[1150]礼檀弓下:国昭子曰:‘噫!’——郑注为‘不寤之声。’

[1151]公羊传哀公十四年:子曰:‘噫!’——何注为‘咄嗟貌。’

[1152]论语先进:子曰:‘噫!’——包注为‘痛伤之声。’

[1153]诗小雅节南山十月曰:抑此皇父。

[1154]又大雅荡瞻卬:懿厥哲妇。——笺谓「抑」「懿」皆同「噫」②,而一则疾呼声,一则痛伤声。是则「噫」「意」「抑」「懿」并皆字异而同音,而情则随事而有变也。

「嘻」,叹声。

[1155]礼檀弓上:夫子曰:‘嘻!’——郑注为‘悲恨之声’。

[1156]公羊传僖公元年:庆父闻之曰:‘嘻!’——何注为‘发痛语首之声’。

[1157]大戴礼少闲篇:公曰:‘嘻!’——庐辩注为‘叹息之声。’

[1158]庄子养生主篇作「嘻」:文惠君曰:‘嘻!’

[1159]魏策作「诶」:魏王曰:‘诶!’

[1160]史记项羽本纪作「唉」:唉!竖子不足与谋。

[1161]汉书翟义传作「熙」:熙,我念孺子。——是「嘻」「嘻」「诶」「唉」「熙」五字,并字异而同意。余同上。

「吁」,叹声,与「呼」通。

[1162]左传文公元年曰:呼,役夫!——说文谓「呼」为‘惊语’。

[1163]礼檀弓上:曾子闻之,瞿然曰:‘呼!’——释文作「吁」,正义谓‘闻童子之言乃更惊骇’也。

「嗞」,说文谓「*」也。广韵:‘「嗞嗟」,忧声也。’有倒作「嗟嗞」或「嗟兹」,更有作「嗟子」者。

[1164]管子小称篇曰:嗟兹乎!圣人之言长乎哉!

[1165]秦策曰:嗟嗞乎!司空马!

[1166]楚策曰:嗟乎子乎!楚国亡之日至矣!

[1167]书大传曰:嗟子乎!此盖吾先君文武之风也夫!

[1168]说苑贵德篇曰:嗟嗞乎,我穷必矣。而毛传谓

[1169]诗唐风绸缪:子兮子兮。——犹曰「嗟兹」也。以上诸字亦皆同音而异字。又「*」者,说文谓‘「嗞」也’。尔雅曰:‘「嗟」,*也’。故「*」「嗟」「*」总并同。

[1170]诗周颂臣工臣工曰:嗟嗟臣工。——笺谓重言者‘美叹之深也’。

[1171]诗周南麟趾曰:于嗟麟兮。——「于嗟」同「吁嗟」,亦叹辞。然则,统观诸叹辞,或单音,或双音,音至于三至矣,无过之者。至若

[1172]书大诰曰:已!予惟小子。——孔传谓「已」为‘发端叹辞’。

[1173]庄子秋水云:仰而视之,曰:‘吓!’——恐之之声也。

[1174]史记外戚世家云:武帝下车泣曰:‘嚄!大姊,何藏之深也!’——正义解「嚄」谓‘惊叹貌’。

[1175]汉书东方朔传云:朔笑之曰:‘咄!口无毛,声謷謷。’——「咄」者,戏弄之声也。

[1176]后汉书袁谭传云:谭堕马,顾曰:‘咄,儿过我,我能富贵汝。’——「咄」者,怒叱之辞也。所谓字同而情异也。

[1177]史记陈涉世家云:伙颐!涉之为王沉沉者。——「伙」,楚音,多也。汉书省「颐」字。盖「伙颐」者,惊叹之声,有声无义。「伙」之余声即为「颐」,此汉书所以删去也。有「颐」字则声舒,无则促耳。

至书之「都」「俞」,礼之「唯」「俞」「然」「诺」,并是应答之声。

[1178]赵策云:叱嗟!而母婢也。——「叱嗟」,怒叱之声也。

[1179]汉书韩信传云:项王意乌猝嗟,千人皆废。——「意乌」史记作「喑*」,「猝嗟」犹「咄嗟」也,皆怒声也。

[1180]吕氏春秋权勋篇:子反叱曰:‘訾!退,酒也。’——「訾」同「呰」,呵责也。然则「叱嗟」「意乌」「猝嗟」「訾」「呰」并皆怒叱之声。

以上诸字,并皆有声无义,而以其皆感于情而发也,故及之。

○1章云:释词卷四云:‘「噫」叹声也。诗噫嘻曰:“噫嘻成王。”传云:「噫」,叹也,「嘻」,和也。释文「噫」作「意」。’……王氏盖谓释文「噫嘻成王」作「意嘻成王」也。马氏本此而删其引诗句及毛传之文,仅存‘释文「噫」作「意」’一语而意晦矣。 今案:释文谓陆德明经典释文。

○2章云:此说亦本释词卷四。释词引语十月曰:‘「抑此皇父」,笺曰:“「抑」之言「噫」,「噫是皇父」,疾而呼之。”’又引瞻卬曰:‘「懿厥哲妇」,笺曰:“「懿」,有所痛伤之声也。”「噫」「意」「懿」「抑」,并字异而义同。’马氏谓‘笺谓「抑」「懿」皆同「噫」’,诗笺实无此语也。


【9.14.1】叹字既感情而发,故无定位之可拘。在句首者其常,在句中者亦有之,句终者不概见焉。

在句首。

[1181]礼大学引诗云:于!缉熙敬止!于戏!前王不忘。

[1182]赵策云:嘻!亦太甚矣,先生之言也!

[1183]庄子在宥云:意!毒哉!僊僊乎归矣。

[1184]又庚桑楚云:已!我安逃此而可!

[1185]史记匈奴列传云:嗟!士室之人,顾无多辞。

[1186]又淮阴侯列传云:嗟乎!寃哉亨也!

[1187]又廉颇列传云:吁!何见之晚也!

[1188]庄子人间世云:恶,恶可!

[1189]左传定公八年云:从者曰:‘嘻!速驾!’

[1190]韩文猫相乳云:噫!亦异之大者。——以上诸引叹辞,皆在句首者。

在句中。

[1191]礼檀弓上云:鲁哀公诔孔丘:‘天不遗耆老,莫相予位焉,呜呼哀哉!尼父!’

[1192]庄子徐无鬼云:戒之哉,嗟乎,无以汝色骄人哉!

[1193]韩文让仪礼云:惜乎吾不及其时,进退揖让于其间,呜呼盛哉!

[1194]又书张中丞传后序云:虽至愚者不忍为,呜呼!而谓远之贤而为之邪?——以上所引叹辞皆在句中者。

[1195]诗王风中谷有蓷云:何嗟及矣。——「嗟」在句中,叹辞也。

在句尾。

[1196]诗小雅节南山节南山云:民言无嘉,憯莫惩嗟。——言在位者无所惩也,故嗟叹其如此。「嗟」在句末,叹辞也。

[1197]庄子大宗师云:嗟来桑户乎!嗟来桑户乎!而已反其眞,而我犹为人,猗!——「猗」者,亦句末之叹声也。①

古人凡用叹字,皆因其情之所感,有不得不发之势,又庸可以句首句中句末以例之?故其用之也寡,而位之也当。今之为文者,遇有结束提开过脉处,无可转者,辄用叹字,别开议论。故一篇之中,往往不一用者,而文气亦因以少弱焉。噫!

○1章云:释词释此「猗」为「兮也」。

论句读卷之十

首卷界说有言曰:‘凡有起词、语词而辞意已全者曰句,未有者曰读。’起词者,即所志之事物也;语词者,事物之动静也。故欲知句读之所以成,当先知起词、语词之为何。于是焉第二卷之论名字、代字者,所以知起词之所从出也。后四卷之论动字、静字者,所以知语词之所生也。七卷之论介字者,为夫起词、语词之意或有不足也,则知所以足之者也。八卷之论连字者,为夫语词与语词之或相承也,则知所以维系之者也。九卷之论助字者,为夫语词辞气之有疑、有信也,则知所以传之者也;猝有所感,则辞气不及传,而发而为声者,附以叹字终焉。字分九类,凡所以为起词、语词者尽矣。至进论夫起、语两词之成为句、成为读者,是则此卷之所由作也。然此卷所论者,有已散见于前者,有未见者。今则散见者总之,未见者补之。支分节解,先纲后目。纲以彖之,目以系之。

彖一


【10.1】凡句读各有起词。为起词者,名、代、顺、读四者皆习见焉。

句也,读也,皆所以语或动或静之情也,所谓语词也。而动静之情,不能不有所从发。其所从发者,起词也。然则起词者非也,即所发动静之情之事物也,此起词所以为句读所必需也。为起词者,名字与代字,固已;而顿与读晕用如名字者,其为起词亦习见也。

[1]论词雍也云: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大厌之,天厌之!’——此节六句,①皆有起词。第四句之起词,代字也。第二句之起词,本名也。他句皆以公名为与词。

[2]左传隐公三年云:郑武公庄公为平王卿士。王贰于虢。郑伯怨王。王曰:‘无之。’故周郑交质。王子狐为质于郑。郑公子忽为质于周。王崩,周人将畁虢公政。四月,郑祭足帅师取温之麦。秋,又取成周之禾。周郑交恶。——共十二名,内惟「秋,又取成周之禾」一句起词连上,他句皆有起词。

[3]论语学而云: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此节句与读共计有十。「有子曰」第一为句,「有子」其起词也。「其为人也」第二为读,「其」代字,起词也。「孝弟而好犯上者」第三为读,「者」代字,起词也,「鲜矣」第四为句,「孝弟而好犯上者」之读,乃其起词也。「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第五为读,「者」代字,其起词也。「未之有也」第六为句,第五读乃其止词也。「君子务本」第七为句,「君子」起词。「本立而道生」第八为扇之句,「本」与「道」其起词也。「孝弟也者」一顿,本句之起词,「其为仁之本与」第八为句。此节之为起词,有读,有顿,而句读亦各有起词,学者可玩索也。

[4]孟子滕文公下云:孔子惧,作春秋。春秋,天子之事也。是故孔子曰:‘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此节句读有八。「孔子惧」一,读,「孔子」其起词。「作春秋」二,句,第一读,其起词也。②「春秋,天子之事也」三,句,「春秋」起词。「是故孔子曰」四,句,「孔子」起词。「知我者」五,读,「者」代字,起词也。「其惟春秋乎」六,句,第五读其起词也。「罪我者」七,读,「其惟春秋乎」八,句,皆同上。

[5]史记货殖列传云:是以无财作力,少有斗智,既饶争时。——三平句,起词为「无财」「少有」「既饶」三顿。

[6]又平准书云:守闾阎者食粱肉,为吏者长子孙,居官者以为姓号。——三句,起词皆读也。

[7]左传闵二年云:内宠并后,外宠二政,嬖子配适,大都耦国,乱之本也。——此节首三读,其起词皆为顿,末句,则前三读乃其起词也。

[8]又襄公八年云:敝邑之众,夫妇男女,不遑启处,以相救也。——一句,「敝邑之众」一顿,起词也。「夫妇男女」又一顿,与前顿同次。

○1此处马氏未遵照自己体系分别句与读,一概称之为句,方有六句。

○2「作春秋」之起词应是「孔子」而非「孔子惧」。

○3「三读」均应作「四读」。

系一


【10.1.1】议事论道之句读,起词可省。①

[9]论语学而云: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四单句皆无起词,盖泛论治国,起词即治国之人也。又贤贤易色章皆无起词,盖论立身之道也。他如信近于义章、贫而无谄章、为政以德章,又学而章,大抵论议句读皆泛指,故无起词。②此则华文所独也。泰西古今方言,凡句读未有无起词者。

[10]史记淮阴侯列传云:盖闻天与弗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四句,「弗取」「不行」者谁,「受咎」「受殃」者又谁,皆未指明,盖公论也。

[11]榖梁僖公二十二年传云:倍则攻,敌则战,少则守。——三平句,无起词,论治兵也。

[12]左传僖公十五年云:古者大事必乘其产。——「乘」者为谁,不言可知。

[13]庄子则阳云:旧国旧都,望之畅然。虽使丘陵草木之缗,入之者十九,犹之畅然。——句中「望之」者谁,未明言也。所引皆同上。史籍凡议事论道,其句读概无起词也。

[14]庄子胠箧起句即云:将为胠箧探囊发匮之盗而为守备,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