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诸引句,皆藉问以陈义耳,故其辞气非若「乎」字之专主于问也。阅者试于所引之句,以「乎」「也」两字递与「焉」字代嬗而玩索之,即可知所区别矣。

①「也」字节下并未论及此点,
【2.4.3.1】节曾谈到询问代字助以「也」字的问题,但也未提及‘寓有论断口气’。


【9.6.6】差比之句,其「焉」字本代字也,而既以殿句,亦可视同助字。用若「然」字,以状句者亦然。

「焉」兼代字助字。

[664]孟尽上: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强恕而行,求仁莫近焉。——「焉」字所助者,差比之句也。「焉」字解如「于是」,代字也。今如云「乐莫大于是」,则语气不完,仍应加以「焉」字,云「乐莫大于是焉」,方可煞住。是「焉」字既为代字,又为动字,一字而两用明矣。

[665]左桓二:郜鼎在庙,章孰甚焉?

[666]又僖十五:贰而执之,服而舍之,德莫厚焉,刑莫威焉。

[667]又昭二十八:主以不贿闻于诸侯,若受梗阳人,贿莫甚焉。

——诸引同上。此种句法,国策以下不习见焉。

「焉」用如「状」字状句。

[668]孟子尽心下云:孟子曰:‘舜之饭糗茹草也,若将终身焉’。——「焉」代「然」字,犹云「若将终身然。」

[669]孟尽心上:宜若登天然。——句法同,见状字篇。①

[670]左传哀公十六年云:国人望君,如望慈父母焉。

[671]又云:国人望君,如望岁焉。

[672]庄子逍遥游云:尧治天下之民,平海内之政,往见四子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阳,窅然丧其天下焉。

——句法皆同。

○1此指
【9.6.6】节。


【9.6.7】二,「焉」字助读,凡以为顿挫之辞耳。其为义也,与助句同。「焉」字助读,仍寓有陈述口气与代字之解。惟读之辞气未完,助以「焉」字,又兼有抑扬顿挫之致焉。至所助之读,不一其式。

设事之读,有助「焉」字者。

[673]礼大学: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食而不知其味。——「心不在焉」者,犹云「心如不在」也,此所谓设事之读,即假设一境以观后效也。

[674]孟梁下:见贤焉,然后用之。

[675]又:见不可焉,然后去之。

[676]又:见可杀焉,然后杀之。

[677]又公下:欲有谋焉,则就之。

——所引皆设事之读也。「焉」字后三承「然后」,一承「则」字,皆继事之连字也。余同上。

至[678]左传文公十二年云:若使轻者肆焉,其可。

[679]周语云:若不然,叔父有地而隧焉,余安能知之?①

——所引两读,皆有「若」字冠焉,其为设事之读无疑矣。

以上诸读,助「焉」字而不助「也」字者,盖欲全其案而不断之口气,且欲令读者稍一停顿,而味其抑扬顿挫之神焉。又上引诸「焉」字,皆无代字之解。

①[679]「若不然」是设事之读,「焉」 所助为「叔父有地而隧」,‘非设事之读’一类。


【9.6.8】记时之读,有助「焉」字者。

[680]孟离上:圣人既竭目力焉,继之以规矩准绳,以为方员平直,不可胜用也。既竭耳力焉,继之以六律,正五音,不可胜用也。既竭心思焉,继之以不忍人之政,而仁覆天下矣。——三云「既竭……焉」,而皆承以「继」字,所谓前事与后事相际也,故谓为记时之读。助「焉」字者,与上节同。然不助「矣」字者,盖助「矣」字,则必前事已终,而后事方来,与前事不并时而立者也。夫竭目力以用规矩准绳,是目力犹用也,而继以规矩准绳者,惟在目力用足之时,非谓用规矩准绳时,即将目力置而不助也。

[681]公庄元:于其出焉,使公子彭生送之。于其乘焉,搚干而杀之。

[682]又定四:于其归焉,用事乎河。

——三读皆助「焉」字,记时之读也。释词谓三「焉」字犹「也」字也。盖「也」字助并时之读,常也,惟助以「焉」字,则前后两事之相际益明矣。

[683]公定八:于其乘焉,季孙谓临南曰。

[684]汉霍光传:还,复过焉,乃将广西至长安。

[685]庄养生主:向吾入而吊焉,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

——所引三读,皆记时而助「焉」字者也,同上。

高邮王氏引

[686]吕氏春秋季春篇云:乃告舟备具于天子,天子焉始乘舟。①

又引

[687]晋语曰:尽逐羣公子,乃立奚齐,焉始为令。

又引

[688]墨子鲁问篇曰:公输子自鲁南游楚,焉始为舟战之器。

——三引皆记时之读。王氏谓「焉」字解‘犹「于是」也’,是矣。愚尝引入代字篇,以见「焉」字之为代字之证。②然王氏必以「焉始」两字连读,误矣。而又推及诸他「焉」之之助读者,谓「焉」字皆‘犹「于是」也,’‘「乃」也,’‘「则」也,’与前引同解,而强割「焉」字与下句连读,则尤误矣。于是引

[689]礼祭法曰:坛墠有祷焉祭文,无祷乃止。——以「焉」字作「则」字,下属为句,读作「焉祭之」,与下文「乃止」相对为文。其引

[690]大戴礼王言篇曰:七教修焉可以守;三至行焉可以征。——以「焉」作「乃」字,谓「焉可以守」「焉可以征」也。③引

[691]曾子制言篇曰:有知焉谓之友;无知焉谓之主。——以「焉」作「则」字,谓「焉谓之友」「焉谓之主」也。引

[692]管子幼官篇曰:胜无非义者焉可以为大胜。引

[693]墨子兼爱篇曰:必知乱之所自起,焉能治之;不知乱之所自起,则不能治。引

[694]庄子则阳篇曰:君为政焉勿卤莽,治民焉勿灭裂。又引

[695]荀子非相篇曰:面长三尺焉广三寸。——以上所引「焉」字,或助言故之读,或助言容之读,皆以解作「乃」字或「则」字,而又强令「焉」字与下文连读。诚如是也,则王氏以后所引

[696]楚辞招魂云:巫阳焉乃下招。——可读若「乃乃招魂」矣。

[697]汉书霍光传云:还复过焉,乃将广西至长安。——可读若「乃乃将广西至长安」矣。④

[698]孟子告子上云:无尺寸之肤不爱焉,则无尺寸之肤不养也。——可读若「则则无尺寸之肤不养」也。

[699]韩文原性云:中焉者之于五也,一不少有焉,则少反焉。——可读若「则则少反焉」。是皆不同矣。

夫「焉」字助读,顿挫有力,其寓有承转之势,自隐然有「乃」「则」两字之意,呼起下文。而必强令「焉」字解作「乃」「则」两字以代其位而冠诸句首,不亦固哉?且试将王氏所引,悉本文,遇有「焉」字而重读之,与从王氏遇「焉」字必下属而连读焉,其词气之顺逆,有不待辨而已定矣。王氏又引

[700]礼乡飮酒义云:乃立司正焉,知其能和乐而不流也。——与下两节皆强割「焉」字连下,而读为「焉知其能和乐而不流也」云云,盖以上文众宾自入,及不酢而降,句末皆无「焉」字为证,⑤是诚不知所证之谓何矣。

详观本文前后各节,句法不同,则用字自别。即制艺之文,其对比所助虚字,尚有岐异之处,在谓周秦之文,必令句句合掌乎?就令两节诸句应比而同之矣,则夫以上文无「焉」字在句末,以证下文「焉」字之宜下属者,愚亦可以上文无「焉」字在句首,以证「焉」字之宜上属矣,岂非子矛子盾乎哉?至王氏所引

[701]楚辞九章曰:焉洋洋而为客。

[702]又曰:焉舒情而抽信兮。—为「焉」字弁句之证,不知两「焉」字乃状字也。故王氏又引

[703]楚辞远游篇曰:焉乃游以徘徊。

[704]列子周穆王篇曰:焉乃观日之所入。——以为古人用「焉乃」二字连文之证。不知两「焉」字亦状字也,解同「何」字「曷」字「安」字,⑥常语也。总之,「焉」在句首,自不能使为助字,亦犹「焉」为助字,自不能强为状字也明矣。

[705]庄子逍遥游云: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

[706]又田子方云:曰:‘心困焉而不能知,口辟焉而不能言,尝为女议乎其将。’

[707]又知北游云:寥已吾志,无往焉而不知其所至。去而来,而不知其所止。吾已往来焉在不知其所终。彷徨乎冯闳,大知入焉而不知其所穷。——凡六引「焉」字皆以助读,而承之者则有「则」「而」各字。然则「焉」字之不能下属也益信。

○1此下一大段,文通作者与经传释词作者辩论,引例与论难夹雑,殊不易解。大意谓有一部分例句同意王氏,以「焉」属下,但「焉」与「始」仍应分开讲,不应合为一词(‘连读’),而多数例句则「焉」应属上,助记时之读,王氏以之属下,非是。本书标点,依照文通作者意见,前一类例句在「焉」字前加逗号,后一类例句不加逗号或加在「焉」字后。

○2参
【2.2.8】节。

○3章云:王氏原注云:‘家语作「然后可以守」,「然后可以征」。’

○4[697][698][699]三例乃文通作者所加,非经传释词原有引文。

○5章云:释词云:‘乡飮酒义曰:「焉知其能和乐而不流也」,又曰:「焉知其能弟长而无遗矣」,又曰:「焉知其能安燕而不乱也」,皆言「于是知其能如此」也。’原注:‘三「焉」字属下读,不属上读。上文「众宾自入」及「不阼而降」,句末皆无「焉」字,是其证。正义以「焉」字属上读,失之。此刘氏端临说。’

○6章云:远游「焉」字,朱熹集注云:‘「焉」,语辞也’。列子文云:‘西王母为王谣,王和之,其辞哀。焉乃观日之所入,一旦行万里。’「焉」字似均不能作「何」字「曷」字「安」字解。


【9.6.9】三,「焉」字助字,与助读同。

「焉」字助字,其见于经籍者,不若其助读之数数也。而其为义也,亦惟以足所助者之语气耳。

「焉」了名字。

[708]庄子德充符云:先生之度,固有执政焉如此哉!——「执政」公名,助以「焉」字,宛若一顿,而语气以足。

[709]墨子非攻篇云:天乃命汤于镳宫,而受夏之大命。汤焉敢奉率其众以乡有夏之境。——「汤」本名了,「焉」字助之,文势一振。王氏所以误解「焉」如「乃」字而以属下读者此也。①盖凡读与字,一为「焉」字所助,文势停蓄,一若下文接缝中隐然有「乃」「则」各字之神情跃于纸上,固不必强指「焉」为「乃」「则」之字,而始有其意存焉也。至王氏引

[710]山海经大荒南经云:云雨之山有木,名曰栾,羣帝焉取药。 又引

[711]楚辞招魂云:巫阳焉乃下招曰。——以两「焉」字作「于是」解者是矣,不知「羣帝」与「巫阳」一公名,一本名,助以「焉」字,文气以足。是则

[712]礼三年问云:故先王焉为之立中制节。——经生家皆以「焉」字解作「于是」,在视同助字,于义更顺。不特此也,

[713]诗陈风防有鹊巢云:谁侜予美,心焉忉忉。

[714]又小雅巧言云:往来行言,心焉数之。

[715]左传隐公六年云:我周之东迁,晋郑焉依。

[716]又襄公三十年云:安定国家,必大焉先。

[717]又昭公九年云:使逼我诸姬,入我郊甸,则戎焉取之。

[718]吴语云:今王播弃黎老,而孩童焉比谋?

——六引「焉」字,王氏皆解如「是」字,而以周语作‘晋郑是依’ 为辞。愚以「是」字代所引各句「焉」字读之,舍「晋郑是依」一句外,余皆不词。试以诸句分疏焉,则引诗两句与左昭九年传句之「焉」字,起词也,故皆助字也。②如读若「是」字,则为倒文,而为止词矣。所引左襄三十年传与吴语之「焉」字,既不能以「是」字代读,亦可视为动字。盖止词置先于其动字,亦非创例,故顿以「焉」字,使之读若两节,在语气较为遒劲。是则左隐六年传句「焉」字,句法相似,谓之助字,似无不可。如必以周语改「是」字为证,则将以传句改语句,谁曰不宜?盖攻实学者,皆以同文互证之不足独证也,于斯益明。此以上,皆「焉」字之助名字也。

「焉」助静字。

[719]礼中庸云:上焉者∣下焉者。

[720]韩文原性云:上焉者,善焉而已矣,中焉者,可导而上下也,下焉者,恶焉而已矣。——七引「焉」字,皆助静字而无所指。其有所指者,则为比句。如

[721]左僖十五:德莫厚焉,刑莫威焉。

至[722]论语泰伯: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723]孟子公孙丑上云:夫志至焉,气次焉。——四「焉」字所助者读也,非静字也。

[724]左哀十七年传云:裔焉大国,灭之将亡。

[725]孟子尽心上云:人莫大焉无亲戚君臣上下。——两「焉」字,王氏解作「于」字,谓「边于大国」也。③有以「裔焉」解作「远焉」,则「焉」为状辞,同「然」字,而以「大焉」仍解「于是」两字,下文「无亲戚君臣上下」,乃「是」之加辞。两说姑两存焉。④要之,「焉」字助静字以为顿挫者,不概见也。

「焉」助动字,有在句读中者。

[726]孟尽下:其为人也寡欲,虽有不存焉者寡矣。其为人也多欲,虽有存焉者寡矣。

[727]又:孔子曰:‘过我门而不入我室,我不憾焉者,其惟乡愿乎!‘

[728]左襄三十一:他日,我曰:‘子为郑国,我为吾家以庇焉,其可也。’

[729]又文七:此谚所谓庇焉而纵寻斧焉者也,必不可。

[730]庄天道:口不能言,有数存焉于其间。

[731]又山木:其畏人也而袭诸人间,社稷存焉尔。

[732]又秋水:事焉不借人,不多食乎力。

[733]又养生主:然则吊焉若此,可乎?

——诸「焉」字皆助动字,间于句中而若有所指也。所引天道云‘有数存焉于其间’,如「焉」非助字,而惟为代字解作「于是」,则「于其间」三字缀于「焉」字之后,非迭床架屋而何?故所引「焉」字,谓之助字,而仍不失有代字之意者,此也。

[734]公羊僖公元年云:然则曷为不于弒焉贬?

[735]又庄公十二年云:此虏也,尔虏焉故。——「不于弒焉贬」者,「不于弒之之时贬」也。「尔虏焉故」者,「尔虏于是故」云也。是两「焉」字,代字也。

「焉」助动字,后有承以连字者。

[736]庄天地:夫大壑之为物也,注焉而不满,酌焉而不竭诚。

[737]左襄二十一:叔向亦不告免焉而朝。

[738]韩原道:郊焉而天神假,庙焉而人鬼飨。

[739]又与陆员外书:主司疑焉则以辨之,问焉则以告之,未知焉则殷勤而语之。——诸引「焉」字,所助者惟动字耳。不知诸动字有此一助,自成上截,承以「而」字「则」字,则下截或为继事,或为言效之句。是「焉」字所助之上截,读也,非仅为动字而已。

[740]庄子田子方云:文王于是焉以为大师。

[741]荀子正论篇云:于是焉桀纣羣居,而盗贼击夺以危上矣。——「焉」字助「于是」两字一顿。此两「焉」字,非代字而无所指也明矣。夫「焉」为助字而无有所指者盖寡。

统考所引,无论为读、为字、为句,助以「焉」字,胥觉有顿挫之势。即「焉」字确有所指而为代字,仍若寓有助字之用,故统谓之助字者近是。

○1文通原文此句句首衍一「此」字。

○2此句说‘……之「焉」字,起词也,故皆助字也’,文义难通,疑‘起词也’之前脱「助」字。

○3章云:「边于大国」之解,王氏本诸顾炎武氏左传杜解补正。 今案:此句于文义应于「边于大国」之后继以「莫大于无亲戚君臣上下」,释词原有。

○4此所云「两说」,一为经传释词之说,即解「焉」为「于」,一为‘有以……’之说。但后一说马氏既未举出处,说解亦欠明晰。‘大焉’应为‘「大焉」之「焉」。’‘乃「是」之加辞’,案孟子原文,‘人莫大焉……’下句为‘以其小者信其大者,奚可哉?’无「是」字。




【9.7】至助字助读而不助句者,则惟者字。「者」字,说文谓‘别事词’也。王氏解谓‘或指其事,或指其物,或指其人’也,所谓接读代字也,见代字篇。「者」字有助本名者、公名与静、动诸字者,观其所助各字,亦皆有指物、指事、指人之别焉。此亦散见于各篇矣。其助状字也,如「今者」「昔者」「不者」「且者」等语,皆无所指,借以顿住起下而已。若非代字而殿读焉,亦惟以推原事理以求其故耳,已见代字篇。其助顿也,同乎名。

[742]礼大学云:如切如磋者,道学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瑟兮僩兮者,恂栗也;赫兮喧兮者,威仪也;有斐君子终不可諠兮者,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也。——凡皆重引前文,助以「者」字,一若将前文并成名字,以便诠解也。

前文有注意之字句,欲重引焉以申其仪,则先助「也」字,复缀「者」字。

[743]礼中庸云: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

[744]孟子万章下云:金声之也者,始条理也;玉振之也者,终条理也。——诸句皆以「也者」两字迭助前文而为之申解也。

总之,「者」字之助字、助读、助顿,业已散见于前,而又习见于经史,固无事博引为也。遍考古籍,「者」字无助句者。而经学家有以

[745]论语卫灵公:事其大夫之贤者。

[746]又宪问:君曰:‘告夫三子者。’

[747]左传隐公五年:公将如棠观鱼者。——三「者」字谓为语已辞,不知「事其大夫之贤者」,犹云「事其邦大夫中之贤者」也;「告夫三子者」,犹云「其告诸所称为三子者」;「如棠观鱼者」,犹云「如棠以观渔人」也。三「者」字用以助字,非以助句也。①

惟至唐人疏状,凡引敕旨讫,则以「者」足之。

[748]韩昌黎论变盐法事宜状:右奉敕,将变盐法,事贵精详,宜令臣等各陈利害可否闻奏者。——宋明因之。今则平行公事文尾,与民间券契,概以「者」字为煞者,此殆所谓「者」字助句也。求之古文,则未之见。

传信助字,「也」「矣」「已」「耳」「尔」「焉」「者」,都计七字尽矣。而方言不与焉。

○1此处所作解释对「贤者」合适,对「三子者」「鱼者」不甚合适。且若作如此解释,则「者」应为接读代字,不仅仅‘用以助字’。

传疑助字九之五

传疑动字六:「乎」「哉」「耶」「与」「夫」「诸」是也。其为用有三:一则有疑而用以设问者;一则无疑而用以拟疑者;一则不疑而用以咏叹者。三者用义虽有不同,要以「传疑」二字称焉。

六字所助者,句读中之动字耳。而一切摹拟、量度,与夫抑扬、往复之神情,仅恃助字,有难尽传者,则往往视句读所冠状字之顺逆,以为意之反正云尔。此其大凡也。


【9.8】乎字,说文谓‘语之余’也。礼檀弓正义云‘疑辞’也。

语余者,助字也;疑辞者,传疑也。合两说而犹云传疑助字也,而究未悉其用。

「乎」字喉音,圆满气足,凡事理可直言而不必婉陈者则用之。


【9.8.1】「乎」字之助设问之句者,其常也。凡设问之句,皆质言也。质言,则句首概无状字先之。

[749]论八佾:或曰:‘管仲俭乎?’

[750]又:然则管仲知礼乎?

[751]又乡党:*焚,子退朝,曰:‘伤人乎?’

[752]又宪问:子问公叔文子于公明贾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

[753]孟梁上: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

[754]又梁下:齐宣王问曰:‘交邻国有道乎?’

[755]又:人皆谓我毁明堂,毁诸,已乎?‘

[756]又:曰:‘若是其大乎?‘

[757]又公上:公孙丑问曰:‘夫子当路于齐,管仲晏子之功,可复许乎?’

[758]又公下:孟子之平陆,谓其大夫曰:‘子之持戟之士,一日而三失伍,则去之否乎?’

论孟问句,其助概用「乎」字有如此者。诸引句所问之事,既无忌讳,「乎」字最宜。而凡问句助以「乎」字者居多,他字不若也。问句不用「乎」字,往往以询问代字代之。如「如何」「何以」「若之何」等语,此凡例也。又所引问句,皆无状字冠之者,盖既疑而问,质言之而已,奚暇缘饰哉?

[759]左文元:潘崇曰:‘能事诸乎?’曰:‘不能。’‘能行乎?’曰:‘不能。’‘能行大事乎?’曰:‘能。’

[760]又襄二十二:令尹之不能,尔所知也。国将讨焉,尔居乎?

[761]又:既葬,其徒曰:‘行乎?’

[762]又:曰:‘然则臣王乎?’

[763]又昭五:若吾以韩起为阍,以羊舌肸为司官,足以辱晋,吾亦得志矣,可乎?

[764]又襄二十六:夫独无族姻乎?

[765]又定四:若闻蔡将先卫,信乎?

[766]汉万石君传:若能从我乎?

[767]又卜式传:家岂有寃,欲言事乎?——诸引问句,悉与上同。以上诸引,皆事之实有可疑者,故设问以诘之。

至[768]楚策云:王独不见夫蜻蛉乎?

[769]秦策云:子独不可以忠为子主计,以其余为寡人乎?

[770]庄子人间世云:汝不知夫螳螂乎?

[771]又云:汝不知夫养虎者乎?

[772]韩愈争臣论云:阳子将为禄仕乎?——所引诸句,皆非可疑之事而段前设问,呼起下文以应之。以其句法同上,故附于此。


【9.8.2】「乎」字有助拟议之句者。夫拟疑之句,本无可疑之端,而行文亦无句句僵说之法,往往信者疑之,而后信者愈信矣。惟一切较量计度之神情,有仅恃「乎」字传之者,亦有兼用疑难不定之状字者。而句意与状字往往有反比例焉。

用疑难不定之状字者。

[773]论学而: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犹云「学而时习,诚可悦也。朋来远方,洵足乐也。不知不愠,君子人也。」故所引各节,上下相关之理,本无疑也。惟其无疑也,故助以「乎」字,而先加「不亦」状字,似与本意相反,其实状字与「乎」字互相呼应,而正意托出焉。故句意正者,状字弗之;而句意反者,弗辞反不加焉。此所谓反比例也,亦即前所谓视句读所冠状字之顺逆,以为意之反正云尔也。下皆仿此,不重赘焉。

[774]秦策:子常宣言代我相秦,岂有此乎?

[775]汉高帝纪:沛公不先破关中兵,公巨能入乎?——犹云「子常之言,无此说也。」①「沛公不先破关中,公不能入矣。」故两节之意,本为反说也,而所加状字,止有「岂」「巨」两字,与「乎」字相呼应,并无弗辞之加焉。此所谓句意反者,弗辞不加是也。由是,

[776]论宪问:子曰:‘法语之言,能无从乎改之为贵。巽与之言,能无说乎?绎之为贵。’

[777]又颜渊:子曰:‘为之难,言之得无讱乎?’

[778]左哀元:今吴不如过,而越大于少康,或将丰之,不亦难乎?

[779]周语:其无乃废先王之训,而王几顿乎?

[780]汉贡禹传:方今天下饥馑,可亡大自损减以救之,称天意乎?

[781]又襄二十四:有基无壤,无亦是务乎?

[782]孟告上:至于心,独无所同然乎?

[783]庄秋水:计四海之在天地之间也,不似礨空之在大泽乎?计四国之在海内,不似稊米之在大仓乎?

[784]史平原君列传:观此竖子,乃欲以一笑之故,杀吾美人,不亦甚乎?

[785]三国志孙权传注:卿好于众中面谏,或失礼敬,宁畏龙鳞乎?——诸句内如「能无」「得无」「不亦」「无乃」「可亡」「无亦」「独无」「不似」与「宁」等弗辞状字,皆以呼起句中正意也。「宁」犹「宁不」也。

[786]孟滕下:是尚为能充其类也乎?

[787]又公上:仁人固如是乎?

[788]又滕上:夫夷子信以为人之亲其兄之子,为若亲其邻之赤子乎?

[789]汉杨恽传:岂意得全首领,复奉先人之丘墓乎?

[790]史黥布列传:人相我当刑而王,几是乎?

[791]吴语:大夫奚隆于越,越曾足以为大虞乎?

[792]史王翦列传:将军虽病,独忍弃寡人乎?

[793]又淮阴侯列传:吾岂可以乡利倍义乎?

[794]又商君列传:君之危若朝露,尚将欲延年益寿乎?

[795]墨子非乐篇:然,即当为之撞巨钟,击鸣鼓,弹琴瑟,吹竽笙而扬于戚,民衣食之材,将安可得而具乎?即我以为未必然也。②

[796]赵策:虽强大不能得之于小弱,而小弱顾能得之强大矣!——诸句内,「尚」「固」「若」③「岂」「几」「曾」「独」「岂」「尚」「安」「顾」诸状字,皆以托出句意之不然也。

以上诸引,皆以疑难不定之状字与「乎」字相配,以绘出拟议之神情也。

其不用疑难不定之状字者。

[797]孟滕上:圣人之忧民如此,而暇耕乎?

[798]又公下:如使予欲富,辞十万而受万,是为欲富乎?

[799]又公下:管仲,曾西之所不为也,而子为我愿之乎?

[800]又万下:又尚论古之人,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

[801]又告上:旦旦而伐之,可以为美乎?

[802]榖宣二:赵盾曰:‘天乎,天乎,予无罪,孰为盾而忍弒其君者乎?’

[803]汉司马相如传:且夫齐楚之事,又乌足道乎?

[804]史游侠列传:解奈何乃从他县夺人邑中贤大夫权乎?

[805]又酷吏列传:前主所是着为律,后主所是疏为令,当时为是,何古之法乎?——所引诸句,不加疑难状字,④而句意仍然反说也。如「而暇耕乎」者,犹云「不暇耕」也。「是为欲富乎」者,即「不为欲富」也。「而子为我愿之乎」者,即「而子可知我之不愿」也。「可乎」者,即「不可」也。其余犹云「盾不忍弒君者」也,「不足道」也,「解不欲夺权」也,「古不足法」也。诸句助以「乎」字,则不僵说而笔下松活,其句意则隐然无疑矣。

○1杨云:二语为范睢问蔡泽之辞,「子」,睢称泽也。马氏误释,谓此为无疑反问之辞,大谬。 今案,古「常」「尝」通用,子常非人名。

○2章云:墨子无「而具」二字,此依经传释词卷二补入,王氏谓「安」犹「于是」也,言衣食之财将于是可得而具也。

○3「若」应为「信」。

○4按照文通体系,[803]之「乌」,[804]之「奈何」是疑难状字,[805]之「何」是询问代字。


【9.8.3】凡事属量度两商,可直陈无隐者,其迭句或皆用「乎」字助之,或首句用「乎」字而后句用他字者。惟句首有不用连字者,有迭用「宁」字者。或以「宁」「抑」与「宁」「将」各字相为呼应者。要以肖其疑似不定之貌耳。

[806]孟子滕文公上云:滕,小国也,间于齐楚,事齐乎?事楚乎?

[807]又告子上云:孟子曰:‘敬叔父乎?敬弟乎?’——两引皆无连字先之,而迭用「乎」字以两诘者。由是,

[808]齐策云:王以天下为尊秦乎?且尊齐乎?

[809]史记魏世家云:富贵者骄人乎?且贫贱者骄人乎?

[810]孟子告子下云:子以为有王者作,则鲁在所损乎?在所益乎?——三引同上,虽有「且」「则」承接连字为领,而非「宁」「抑」折转诸连字也。①

[811]越语云:孰使我蚤朝而晏罢者,非吴乎?与我争三江五湖之利者,非吴耶?——两句亦平列。

[812]左昭三十:不知天将以为虐乎?使翦丧吴国而封大异姓乎?其抑亦将卒以祚吴乎?

[813]庄秋水: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

[814]吕氏春秋贵信篇:君宁死而又死乎?其宁生而又生乎?

[815]又爱类篇:必得宋乃攻之乎?亡其不得宋且不义犹攻之乎?

[816]赵策:秦之攻赵也,倦而归乎?亡其力尚能进,爱王而不攻乎?

[817]秦策:诚病乎?意亦思乎?

——六引迭助「乎」字,而句首以「抑」「宁」「亡」「意」诸字,②或呼应,或转折,皆以写其拟议未定之情。故楚辞卜居七迭「乎」字,每迭首句以「宁」字,次句以「将」字领之,皆以写其忠爱郁抑之情思也。

[818]孟子公孙丑下云:求牧与刍而不得,则反诸其人乎?抑亦立而视其死与?

[819]周语云:敢问天道乎?抑人故也?

[820]赵策云:人之情,宁朝人乎?宁朝于人也?

[821]史记孟尝君列传云:人生受命于天乎?将受命于户邪?

[822]韩文行难云:某之胥,某之商,其得任与诔也有由乎?抑有罪不足任而诔之邪?

诸节,首句助以「乎」字,而后句则各以「与」「邪」「也」等字为助。至承转连字,则犹是「抑」「宁」「将」等字也。下句所用助字,则观其句义之虚实为定。

○1此句「虽」字疑误,或为「推」字。

○2「亡」应为「亡其」。


【9.8.4】又有以「乎」字分助两句,故设两难,而后各为之解以夹出眞义者,则其量度悬揣之状,自流露于行间矣。

[823]吴语:将盟,越王又使诸稽郢辞曰:‘以盟为有益乎?前盟口血未干,足以结信矣。以盟为无益乎?君王舍甲兵之威以临使之,而胡重于鬼神而自轻也?’

[824]燕策:寡人虽不肖乎?未如殷纣之乱也。君虽不得意乎?未如商容箕子之累也。

[825]汉食货志:法钱不立,吏急而壹之虖?则大为烦苛而力不能胜。纵在弗呵虖?则市肆异用,钱文大乱。

[826]韩答吕医山人书:其已成熟乎?将以为友也。其未成熟乎?将以讲去其非而趋是耳。

[827]又重答张籍书:天不欲使兹人有知乎?则吾之命不可期。如使兹人有知乎?非我其谁哉?

——五引皆自设难而自答之,反正夹攻,眞义跃然,文笔摇曳,无逾斯者。答张籍书四句,即自论语子罕‘天之将丧斯文也’一段映出,论语两提句,助以「也」字,韩文则助「乎」字,而句调无别。此可知「乎」字非徒为助问辞也明矣。

[828]庄子逍遥游云: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犹代子,吾将为名乎?名者实之宾也,吾将为宾乎?——此则先解后问,亦犹先问后解也。

[829]论语里仁云: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我未见力不足者。——此单提单应之句,仍寓有较量之情,故附识焉。夫如是,

[830]论里仁: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

[831]庄天地:与之配天乎?彼且乘人而无天。

[832]又:夫得者困,可以为得乎?则鸠鸮之在于笼也,亦可以为得矣。

[833]燕策:苟与人之异,恶往而不黜乎?犹且黜乎!宁于故国尔。

[834]庄天道:圣人之心静乎?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也。

[835]荀子子道篇:子贡出,谓子路曰:‘女谓夫子为有所不知乎?夫子徒无所不知。’——皆单提法,同上。

[836]庄子天运云:天其运乎?地其处乎!日月其争于所乎!孰主张是?孰维纲是?孰居无事推而行是?

[837]又云:云者为雨乎?雨者为云乎?孰隆施是?孰居无事淫乐而劝是?——此则三提三应,与两提两应诸迭句皆同义,是犹单提单应也。

[838]孟子告上云:紾兄之臂而夺之食则得食,不紾则不得食,则将紾之乎?踰东家墙而搂其处子则得妻,不搂则不得妻,则将搂之乎?——两段设譬,先则反正设难,而后夹出问句,法与前之先解后问同。录之,以极「乎」字之用之变。


【9.8.5】「乎」字之助咏叹之句者,非其常。盖「乎」字喉音,满口直呼,未能含咏尽致。虽然,「乎」字所助之句,有冠以「其」字者,有配状、静等字而先置者,有合公名、本名而呼告者,此盖言者皆有所难告之隐,故藉以申其咏叹云尔。

冠以「其」字。

[839]孟滕下:是故孔子曰:‘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5:3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