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203]又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小人之中庸也,小人而无忌惮也。

[204]论为政: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

[205]又述而:君而知礼,孰不知礼?

[206]庄德充符:子而说子之执政而后人者也。

[207]史大宛列传:宛小国而不能下,则大夏之属轻汉,而宛马善绝不来,乌孙仑头易苦泼使矣,为外国笑。

[208]又李斯列传:父而赐子死,安用复请?

[209]左隐十一:王室而既卑矣,周之子孙,日失其序。——所引诸名字,若「人」,若「君子」,若「小人」,若「君」,若「子」,若「小国」,若「父」,若「王室」,各为上截,皆当重顿,则下接「而」字,神情跃然矣。有谓

[210]左襄二十九:且先君而有知也,毋宁夫人,而焉用老臣?

[211]又昭二十六:后世若少惰,陈氏而不亡,则国其国也已。——「先君」与「陈氏」,皆自为上截,所接「而」字当作「若」字解,且以本文比,则襄公二十九年一节,其前文有‘先君若有知也’一句,昭公二十六年一节上文‘后世若少惰’,接云‘陈氏而不亡’。是「而」「若」两字互用之明证。夫「而」字解如「若」字之义亦通,然将两上截重读,接以「而」字,其虚神仍在。如云‘且先君虽死而或有知也’,又如云‘陈氏之为陈氏,至后日而仍夫亡也’,是将余味曲包之字补出,则「而」字仍不失为动、静诸字之过递也。而况「若」「而」句者,经史往往而有。如执以「而」「若」两字互用为解,遇有「而」字而无「若」字处者,又将何以自解也?④

[212]论语述而云: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必将「富」字重顿,而云「富之为富而可求也」,则下句「虽」字已跃然矣。

[213]左传宣公十二年云:且君而逃臣,若社稷何?——犹云「且为一国之君而逃臣」云,如是上截顿足,则下截跌进更有力。若惟「君若逃臣」云云者,则无余音矣。

[214]孟子万章上云:匹夫而有天下者,德必若舜禹,而又有天子荐之者。——此句重在「匹夫」,故当重读。犹云「以匹夫之绝无凭借而能有天下者,则其德必若舜禹」云云。

名字用若状字。

[215]孟万上:舜南面而立,尧帅诸侯北面而朝之,瞽瞍亦北面而朝之。——一言「南面」,两言「北面」,各为上截,承以「而」字者,皆记处也,与状字同功。

[216]又:孔子不悦于鲁卫,遭宋桓司马,将要而杀之,微服而过宋。——「微服」者,记容也,亦状字也。至如:

[217]孟子公孙丑下云:千里而见王,不遇故去。三宿而后出昼,是何濡滞也!——曰「千里」者,记所经之地。曰「三宿」者,记所历之时,皆状字也。

[218]又离娄下云:君子之泽,五世而后仁,小之之泽,五世而斩。

[219]论语子路云:如有王者,必世而后仁。——曰「五世」,曰「世」,皆记时也。

[220]公羊文公十二年云:河曲疏矣,河千里而一曲也。——曰「千里」,记所历之处。曰「一曲」,记所流之容,皆视同状字,皆可以「而」字连之。

[221]越语云:余虽*然而人面哉,吾犹禽兽也,又安知是諓諓者乎!——「*然」,状词也,「人面」,记容也,与状字同功,故参以「而」字。

○1第一「臣」字似仍为名字。

○2「铢铢」「寸寸」为「而」后动字之状语,不应说是用如动字。

○3「贤」是静字,「贤者」是如用名字之读,‘静字而成为名字也’,殊嫌含混。

○4这一段话暗射经传释词等书,可参经传释词「而」字条。


【8.2.1.6】代字单用为上下两截者,惟询问代字则然,为其为表词也。是则「而」字之上下截,无论字为何类,然必用若动、静字者然,而后「而」字乃为之过递也。此不变之例也。①

[222]左僖二十四:主晋祀者,非君而谁?——「谁」,询代字也。系于「而」字之后,犹云「非君而将为谁」也。故「谁」为表词。既表词矣,则视同静字,故「而」字用以为「非君」与「谁」之过递耳。

[223]又哀十六:楚国第,我死,令尹司马非胜而谁?——「而谁」同上。

[224]孟万上:奚而不知也?——「奚」,询问代字,亦表词也,故单用,以「而」字承之,犹云「何为而不知」也。

[225]齐策:管燕得罪齐王,谓其左右曰:‘子孰而与我赴诸侯乎?’——「孰」,询问代字,表词也。「子」者,称之也。

[226]左传昭公四年云:牛谓叔孙:‘见仲而何?’——犹云「见仲而何如」也。

[227]齐策云:威王不应,而此者三。——「而此者」,即「而如此者」也。两引皆可视同状字。

至[228]庄子人间世云:使予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也邪!——「予」指名代字,今单用「而」字承之者,「予」字应重读,犹云「使予之为予而见用于世」也云。故「予」乃名字,非表词也,不在此例。

统观此篇所引「而」字,先后两截,要皆不失有动、静诸字之意者近是。然则谓「而」字惟以过递动、静诸字也,信然。

○1马氏执着于「而」字前后皆动字、静字这样一个‘不变之例’,对若干例句的说明显得非常勉强,甚至违背常识,如把[224]「而」前的「奚」,把[225]「而」前的「孰」都说成是表词。


【8.2.2】夫然,「而」字之位,不变者也。而上下截之辞意,则又善变者也。惟其善变,遂使不变者亦若有变焉。其变有四。


【8.2.2.1】一,凡上下截两事并举,则以「而」字递承,若有「又」字之意。故「而又」两字相连者,常也。

[229]论学而:学而时习之。——犹云「既已效学,又应时时服习」也。「学」「习」两事连书,「而」字承之,意同「又」字。

[230]礼大学:君子贤其贤而亲其亲,小人乐极生悲其乐而利其利。——「贤」「亲」「乐」「利」两各并举,犹「又」字也。

[231]孟公上:非徒无益,而又害之。

[232]又万上:匹夫而有天下者,德必若舜禹,而又有天子荐之者。

[233]左文元:君之齿未也,而又多爱,黜乃乱也。

[234]又成二:夫子有三军之惧,而又有桑中之喜,宜将窃妻以逃者也。

[235]又襄二十七:纵无大讨,而又求赏,无厌之甚也。

[236]又昭十:大夫之事毕矣,而又命孤。

[237]吴语:今天王既封殖越国,以明闻于天下,而又刈亡之,是天王之无成劳也。

[238]左襄十:既无武守,而又欲易余罪。

[239]秦策:是我一举而名实两附,而又有禁暴止乱之名。

[240]庄应帝王:众雌而无雄,而又奚卵焉?

[241]韩为人求荐书:以某在公之宇下非一日,而又辱居姻娅之后,是生于匠石之园,长于伯乐之*者也。

[242]又上崔虞部书:其行道为学,既已大成,而又之死不倦。

[243]又答崔立之书:凡二试于礼部,一既得之,而又黜于中书。

[244]周语:布令陈辞,而又不至,则增修于德,而无勤民于远。

[245]韩送韩侍郎序:莫不涕泣感奋,相率尽力以奉其令,而又为之奔走经营,相原隰之宜,指授方法。——诸引上下截,皆以「而又」两字递辊。

惟然,「而亦」「而复」「而况」「而且」,凡进步者,皆在「又」字甲里,经史亦习见焉。

[246]孟梁下:此武王之勇也,而武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

[247]史匈奴列传:于是秦有陇西北地上郡,筑长城以拒胡。而赵武灵王亦变俗胡服,习骑射。

[248]左襄二十一:若上之所为而民亦为之,乃其所也,又可禁乎?

[249]又文七:既不受矣,而复缓师,秦将生心。

[250]韩禘祫议:昔者鲁立炀宫,春秋非之,以为不当取已毁之庙,既藏之主,而复筑宫以祭。

[251]庄在宥:自王代以下者,匈匈焉终以赏罚为事,彼何暇安其性命之情哉?而且说明邪,是淫于色也;说聪邪,是淫于声也。

[252]孟公上:管仲且犹不可召,而况不为管仲者乎?

[253]左僖二十四:臣之罪多矣。臣犹知之,而况君乎!——「而况」两字,见于书者,所在皆有。其实「而况」与「又况」义无区别。

故[254]庄子人间世云:夫支离其形者,犹足以养其身,终其天年,又况支离其德者乎!至如

[255]韩文南海神庙碑云:今王亦爵也,而礼海岳尚循公侯之事,虚王仪而不用,非致崇极之意也。

[256]庄子逍遥游云: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犹尸之。——所谓「而尚」与「而犹」者,仍在「又」字甲里也。

[257]左传庄公二十八年云:若使太子主曲沃,而重耳夷吾主蒲与屈,则可以威民而惧戎,且旌君伐。——所谓「而重耳夷吾主蒲与屈」者,即「又使重耳」之意也。

[258]史记刺客列传云:羣臣皆愕,卒起不意,尽失其度。而秦法:羣臣侍殿上者,不得持尺寸之兵。——「而秦法」云者,即「又秦法」云云之解也。至如

[259]又大宛列传云:而楼兰姑师小国耳。

[260]庄子逍遥游云:而宋劳子犹然笑之。——皆遥承上文而接言所事之又同,故两「而」字又与「又」字无别。

其它「而」字过递,虽无「亦」「又」等字,而意则犹是者,盖不胜书也。


【8.2.2.2】二,凡上下截两相背戾,则以「而」字捩转,似有「乃」字「然」字之意。故「而乃」「然而」常各相连者,此也。

[261]论学而: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孝弟」与「犯上」两截意相反,犹云「孝弟顺德之人,乃好为悖逆犯上之事者盖寡」云。故「而」字有「乃」字之意。

[262]又: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犹云「其学问虽不见于人,然而未见有愠色」也。故「而」字意同「然」字。是以

[263]孟子公孙丑下云:然而不胜者,是天时不如地利也。

[264]又梁惠王上云: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265]汉书贾谊传云:然而天下少安,何也?——诸「然而」字当拆读,「然」字一顿,以承上文,「而」字所以拗转也。至于

[266]孟公上:管仲,曾西之所不为也,而子为我愿之乎?

[267]又尽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流杵也!

[268]又梁下:礼义由贤者出,而孟子之后丧踰前丧。

[269]论雍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270]孟万下:仕非为贫也,而有时乎为贫。

[271]左隐四:于是乎不务令德而欲以乱成,必不免矣。

[272]又僖七:君以礼与信属诸侯,而以奸终之,无乃不可乎!

[273]又僖二十四:天实置之,而二三子以为己力,不亦诬乎!

[274]又文七:此谚所谓庇焉而纵寻斧焉者也,必不可。

[275]又襄二十七:废兴存亡昏明之术,皆兵之由也,而子求之,不亦诬乎?

[276]又襄二十三:栾氏所得,其唯魏氏乎!而可强取也。

[277]又昭元:有令名矣,而终之以耻,午也是惧。

[278]又成八:霸主将德是以,而二三之,其何以长有诸侯乎?

[279]又昭七:其用物也弘矣,其取精也多矣,其族又大,所凭厚矣,而强死,能为鬼,不亦宜乎!

[280]榖僖二:璧则犹是也,而马齿加长矣。

[281]史酷吏列传:夫古有三族,而王温舒罪至同时而五族乎?

[282]汉赵充国传:释致虏之术,而从为虏之所致之道,臣愚以为不便。

[283]史淮阴侯列传:百里奚居虞而虞亡,在秦而秦霸,非愚于虞而智于秦也,用与不用,听与不听也。

[284]又平原君列传:此百世之怨,而赵之所羞,而王弗知恶焉。

[285]齐策:夫不料秦之不奈我何也,而欲西面事秦,是羣臣之计过也。

[286]魏策:内王于不可知之秦,而殉王以鼠首,臣窃为王不取也。

[287]史秦本纪:秦无亡矢遗镞之费,而天下诸侯已困矣。

[288]韩柳州墓志铭:此宜禽兽夷狄所不忍为,而其人自视以为得计。闻子厚之风,亦可以少媿矣!

[289]又张中丞传后序:不追议此,而责二公以死守,亦见其自比于逆乱,设淫辞而助之攻也。

[290]又答陈商书:今举进士于此世,求禄利行道于此世,而为文必使一世人不好,得无与操瑟立齐门者比欤!

[291]荀子劝学: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诸引上下截皆两相背戾,所连「而」字,不出「然」「乃」两字之意。

而经籍中不惟「而乃」两字,即「而竟」「而反」「而独」等字,意与「乃」字相若者,亦时见于书。

而乃。

[292]史田儋列传:今汉王为天子,而横乃为亡虏,而北面事之,其耻固已甚矣。

[293]汉司马迁传顶承上文一段云:而事乃有大谬不然者。

[294]庄子逍遥游亦承上文一段云: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

[295]史赵世家:齐之事王,宜为上佼,而今乃抵辠,臣恐天下后事王者之不敢自必也。

[296]韩与孟尚书书:孟子不能救之于未亡之前,而韩愈乃欲全之于已坏之后。呜呼,其亦不量自力,且见其身之危莫之救以死也。

而竟。

[297]史项羽本纪;白起为秦将,南征鄢郢,北坑马服,攻城略地,不可胜计,而竟赐死。

[298]又魏世家:穰侯,舅也,功莫大焉,而竟逐之。

而反。

[299]孟公上:是气也,而反动其心。

[300]韩改葬服议:又安可取未葬不变服之例,而反为之重服欤?在丧当葬,犹宜易以轻服;况既远,而反纯凶以葬乎?

而独。

[301]孟公下:人亦孰不欲富贵,而独于富贵之中,有私龙断焉。

[302]汉董仲舒传:今废先王德教之官,而独任执法之吏治民,毋乃任刑之意与!

[303]史六国表序:诗书所以复见者,多藏人家,而史记独藏周室,以故灭。

[304]汉霍光传:往事既已,而福独不蒙其功,惟陛下察之。——诸引上下截意有所背,故以「而竟」「而反」「而独」等字各为转捩,既有证矣。

然有时下截之于上截,虽非事理之所必有,而转以「而」字设一或有之境者,亦此例也。故「而或」两字并用者有焉。

[305]左襄九:自今日既盟之后,郑国而不唯晋命是听,而或有异志者,有如此盟。

[306]又襄二十一:上所不为,而民或为之,是以加刑罚焉。

[307]又昭三:民人痛疾而或燠休之,其爱之如父母,而归之如流水,欲无获民,将焉辟之?——三引皆以「而或」为转,是特设一或有之境,以与上截相反者。①

其无「而或」字样而惟有其意者亦如之。前节所引,有单用名字为上截,先为重读,而后转至下截者,亦此志也。

[308]论语八佾:人而不仁,如礼何!——犹云「为人而或不仁,如礼何」也。②他如

[309]左传僖二十三年云:有人而校,罪莫大焉。

[310]又云:得志于诸侯而诛无礼,曹其首也。

[311]又僖二十八年云:战而捷,必得诸侯。

[312]管子权修第三云:地之生财有时,民之用力有倦,而人君之欲无穷。以有时与有倦,养无穷之君,而度量不生于其间,则上下相疾也。

[313]汉书贾谊传云:使筦子愚人也则可,筦子而少知治礼,则是岂可不为寒心哉?

[314]又云:中流而遇风波,船必覆矣。

[315]史记赵世家云:今媪尊长安君之位而封之以膏腴之地,多与之重器,而不及今令有功于国,一旦山陵崩,长安君何以自托于赵?——所引诸句内,其以「而」字为转者,皆有假设之辞气也。

至[316]论语雍也云: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一节,「而有」皆解作「与有」之意,又以「不」字直贯两句。③愚谓「而」乃转捩之辞,常解,方与孔圣平日所言‘是故恶夫佞者’与‘焉用佞’诸句口气相合。夫「不」字状字也,若能直贯两句,则为连字矣。学者不可不辨。

[317]孟子万章下云:而居尧之宫,逼尧之子,是篡也。——一节,经生家以「而」字作「如」字解。

[318]左传襄公三十年云:子产而死。——一句,则以「而」字解作「若」字,又雑引他句,「而」字乃解作「乃」字。不知「而」字之解「若」「如」等字者,非其本字,乃上下截之辞气使然耳。

○1[306][307]中的「或」似为代字,「有人」也。

○2
【8.2.1.5】节[204]「人而无信」的「而」与本节[308]「人而不仁」的「而」用法同,但彼处说「人」在「而」前‘必假为动静字’。而此处只说「而」有‘假设之辞气’,为说不一。

○3此指经传释词卷七「而」字的说明。


【8.2.2.3】三,凡上下截一意相因,则以「而」字直承,若有「因」字「则」字之意,此则「而」字之本意也。

[319]礼大学:尧舜帅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帅天下以暴,而民从之。——犹云「尧舜帅天下以仁,民因而从之;桀纣帅天下以暴,民亦因而从之」也。

[320]又:上老老而民兴孝,上长长而民兴弟,上恤孤而民不倍。——犹云「上老老则民兴孝」也。「而」「则」两字,其辞气虽有缓急之分,而所以决言其效者则一也。

[321]礼中庸云:温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礼。

[322]史始皇本纪云:及至秦王,续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呑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捶拊以鞭笞天下。——两引书,「而」「以」两字皆互用,盖「因而」「因以」两语,用意不甚相悬也。

[323]礼中庸:是故君子动而世为天下道,行而世为天下法,言而世为天下则。

[324]论子路:子欲善而民善矣。

[325]孟滕下:昔者禹抑洪水而天下平,周公兼夷狄,驱猛兽而百姓宁,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

[326]左成一:遂奔晋,而因郄至以臣于晋。

[327]又襄八:君有楚命,亦不使一介行李告于寡君,而即安于楚,君之所欲也,谁敢违君?

[328]荀子劝学: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彰。

[329]庄齐物论:见卵而求时夜,见弹而求鸮炙。

[330]史礼书:犹云出见纷华盛丽而说,入闻夫子之道而乐。

[331]又管晏列传: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332]又:俗之所欲,因而予之。俗之所否,因而去之。

[333]孟离上:我不意子学古之道而以餔啜也。

[334]齐策:谋成于堂上而魏将已禽于齐矣。

[335]秦策:肘足接于车上而智氏分矣。——诸引虫下截皆一意相因,「而字承之。有说开球效者,有言其向者,故「而」字一似有「因」「则」两字之意者此也。

惟然,煞句「而已」两字,亦在此例。

[336]论语里仁云: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337]汉书赵充国传云:臣恐国家忧累,繇十年数,不二三岁而已。——盖凡云「而已」者,犹云「如是而止耳。」

故[338]韩文读荀子云:其存而醇者,孟轲氏而止耳,扬雄氏而止耳。

[339]汉书儒林传云:至获麟而止。——两引「而止」,与「而已」同解。

[340]韩文上宰相书云:今若闻有以书进宰相而求仕者,而宰相不辱焉而荐之天子,而爵命之,而布其书于四方,枯槁沈溺魁闳宽通之士,必且洋洋焉动其心,峨峨焉缨其冠,于于焉而来矣。①此所谓劝赏不必遍加乎天下,而天下从焉者也。因人之所欲而遂推之之谓者也。——此段八用「而」字,皆此例也。故「而」字之用最广者在此,「而」字之所以为承接连字者亦在此。

①「于于焉而来」之「而」,与
【8.2.1.3】节[151]例之「欣欣然而乐」与[157]例之「促促然而争」等之「而」的用法相同,是作为状字与动字之过递者,与他例不同。


【8.2.2.4】四,凡上下截有言时者,则以「而」字连之,以记其时之同异。

凡两事并论,以其时相较,则有同时异时之判。及时者,状以「方」「适」等字;异时者,则状以「后」「先」等字,而不状者为常。盖连以「而」之,其上下截两时之较,有判别然者。

[341]论语阳货云:孔子时其亡也而往拜之。——犹云「而后往拜之」也。

[342]又为政云: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犹云「而始志于学」也,「三十而始立」也。

[343]孟子离娄下云:王者之迹熄而诗亡。——犹云「而诗始亡」也。

[344]又万章下云:尧老而舜摄也。

[345]春秋定十五年云:丁巳,葬我君定公,而不克葬。戊午日下昃,乃克葬。

[346]孟子告子上云:吾退而寒之者至矣。——犹云「而寒之者即至矣。」

[347]左传僖二十三年云:又如是而嫁,则就木焉。——犹云「又如是而后嫁」也。

[348]又僖二十六年云:岂其嗣世九年而弃命废职,其若先君何?——犹云「而即弃命废职」也。

[349]又襄二十三年云:许诺,伏之而觞曲沃人。——犹云「在乃觞曲沃人」也。

[350]又隐元年云:仲子生而有文在其手。——犹云「而即有文」也。

[351]史记大宛列传云:是岁太初元年也,而关东蝗大起,蜚西至敦煌。——犹云「而关东蝗适大起」也。

[352]又刺客列传云:立起如韩之市,而死者果政也。——犹云「而适见死者果政也。」

[353]又云:秦王发图,图穷而匕首见。——犹云「而匕首即见」也。

至[354]又平准书云:是固前而欲输其家半助边。

[355]又管晏列传云:已而鲍叔事齐公子小白。

[356]又云:既在归,其妻请去。

[357]公羊襄二十九云:今若是迮而与季子国,季子犹不受也。

[358]汉书贾谊传云:今而有过。

[359]又云:故胡亥今日即位而明日射人。

[360]燕策云:寡人岂敢一日而忘将军之功哉!——所谓「前」「已」「既」「迮」「今」与「今日」「明日」诸字,皆言时也,已详本篇。

[361]史记陆贾传云:陆生往请,直入坐,而陈丞相方深念不时见陆生。

[362]韩文上宰相书云:而方闻国家之仕进者,必举于州县。

[363]史记自序云:天子始建汉家之封,而太史公留滞周南,不得与从事。故发愤且卒,而子迁适使反,见父于河洛之间。——「而」字后状以「方」「适」等字,书不概见。

状以「后」字者,则不胜书矣。

[364]礼大学云:知止而后有定。

[365]又云:物格而后知至。——两皆排句迭用「而后」者。

[366]左传僖二十八年云:国人闻此盟也而后不贰。

[367]又二十七年云:民听不惑而后用之。

[368]史记淮阴侯列传云:兵法不曰,陷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盖「而后」两字,不惟纪时也,凡言因果,言次第者胥用焉。

总观所引,上下截之变,尽于是矣。「而」字之用,盖未有外乎是者。经史中遇「在字有作别解者,则解经家一家言也,要未可据为定论,故不具论。

○1这里所说「转词」,应作「捩转之辞」解,与作为句子成分之「转词」不同。

承接连字八之三


【8.2.3】承接连字最习用者,「而」字而外,则惟则字。「则」字乃直承顺接之辞与上文影响相随,口吻甚紧。而为用有三,一以上下文为别。


【8.2.3.1】一,凡上下文事有相感者,「则」字承之,即为言效之词。

[369]礼大学:是故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财」之「聚」「散」与「民」之「散」「聚」,两相感者也,「则」字承之,以言其效。

[370]又:道善则得之,不善则失之矣。——此亦感应之事,「则」字指其效而复助以「矣」字者,所以必其效也。

[371]孟公上:仁则荣,不仁则辱。

[372]又:信能行此五者,则邻国之民,仰之若父母矣。

[373]左庄二十八:宗邑无主,则民不威。疆场无主,则启戎心。

[374]又文七:公族,公室之枝叶也。若去之,则本根无所庇荫矣。

[375]又襄二十四:夫诸侯之贿,聚于公室,则诸侯贰;若吾子赖之,则晋国贰。诸侯贰,则晋国坏;晋国贰,则子之家坏。何没没也,将焉用贿?

[376]史李斯列传:此臣主之分定,上下之义明,则天下贤不肖,莫敢不尽力竭任以徇其君矣。

[377]史始皇本纪:即四海之内,皆讙然各自安乐其处,唯恐有变,虽有狡猾之民,无离上之心,则不轨之臣无以饰其智,而暴乱之姧止矣。

[378]赵策:大王与秦,则秦必弱韩魏;与齐,则齐必弱楚魏。魏弱,则割河外,韩弱,则效宜阳。宜阳效,则上郡绝,河外割,则道不通。楚弱,则无援。此三策者,不可不熟计也。夫秦下轵道,则南阳动,劫韩包周,则赵自销铄,据卫取淇,则齐必入朝。秦欲已得行于山东,则必举甲而向赵。秦甲涉河踰漳,据番吾,则兵必战于邯郸之下矣。此臣之所以为大王患也。

[379]史李斯列传:若此,则谓督责之诚,则臣无邪;臣无邪,则天下安;天下安,则主严尊;主严尊,得督责必;督责必,则所求得;所求得,则国家富;国之富,则君乐丰。故督责之责设,则所欲无不得矣。

[380]庄胠箧:夫弓弩毕弋机变之知多,则鸟乱于上矣;钩铒罔*罾笱之知多,则鱼乱于水矣;削格罗落罝罘之知多,则兽乱于泽矣;知诈渐毒颉滑坚白解垢同异之变多,则俗惑于辩矣。

[381]又庚桑楚:夫函车之兽,介而离山,则不免于罔*之患;呑舟之鱼,砀而失水,则蚁能苦之。

[382]又外物:木与木相摩则然,金与火相守则流。

[383]史大宛列传:且诚得而以义属之,则广地万里,重九译,致殊俗,威德遍于四海。天子欣然以骞言为然。

[384]韩与孟尚书书:然向无孟氏,则皆服左袵而言侏离矣。——所引诸句,长短不同者,所以尽其句法之变也。「则」字后则皆以言上下文相感之效。至句尾助字,不用则已,用则概皆「矣」字。


【8.2.3.2】二,凡上下文事有相因者,「则」字承之,即为继事之词。

[385]论学而: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入孝」「出弟」与「以余力学文」,皆相因之事,「则」字承之,所以明其后之继乎先也。

[386]又:过则勿惮改。

[387]又雍也:如有复我者,则吾必在汶上矣。

[388]又述而:子行三军,则谁与?

[389]孟滕下:大夫有赐于士,不得受于其家,则往拜其门。

[390]又离下:有人于此,其待我以横逆,则君子必自反也。

[391]又梁下:为巨室,则必使工师求大木。

[392]又离下:有故而去,则君使人导之出疆,又先于其所往。

[393]又尽下:说大人,则藐之。

[394]左文七:出朝则抱以适赵氏。

[395]又成二:不可,则听客之所为。

[396]周语:有不祭,则修意;有不祀,则修言;有不享,则修文;有不贡,则修名;有不王,则修德,序成而有不至,则修刑。

[397]庄人间世:上征武士,则支离攘臂而游于其间;上有大役,则支离以有常疾不受功,上与病者粟,则受三钟与十东薪。

[398]赵策:君其与二君约,破赵,则封二子者各万家之县一。

[399]又:秦攻韩魏,则楚绝其后,齐出锐师以佐之,赵涉河漳,燕守云中。秦攻齐,则楚绝其后,韩守成皋,魏塞午道,赵涉河澶博关,燕出锐师以佐之。秦攻燕,则赵守常山,楚军武关,齐涉渤海,韩魏出锐师以佐之。秦攻赵,则韩军宜阳,楚军武关,魏军河外,齐涉渤海,燕出锐师以佐之。诸侯有先背约者,五国共伐之。

[400]史商君列传:君之危若朝露,尚将欲延年益寿乎?则何不归十五都,灌园于鄙?①

[401]汉路温舒传:故囚人不胜痛,则节辞以视之。吏治者也利其然,则指道以明之。上奏畏却,则锻炼而周内之。

[402]史信陵君列传:如姬必许诺,则得虎符,夺晋鄙军,北救赵在西却秦,此五霸之伐也。

[403]又项羽本纪:谨守成皋,则汉欲挑战,慎勿与战。

[404]韩后上宰相书:将有介于其侧者,虽其所憎怨,苟不至乎欲其死者,则将大其声疾呼而望其仁之也。

[405]又与陆员外书:凡此四子,皆可以当执事首荐而极论者。主司疑焉,则以辨之;问焉,则以告之;未知焉,得殷勤而语之,期乎有成而后止可也。——所引各节,其上下文无相感之效,而有相因之序,「则」字承之,所以明先后事之有以相继也。

若两事相遭,绝无相涉之情者,「则」字承之,以记其时,亦此例也。

[406]孟滕下:他日归,则有馈其兄生鹅者。——仲子之归与其馈生鹅者,两不相涉也。而仲子「归」时,适与「馈鹅」之事相值,故「则」字承之,所以记其相遭之时也。

[407]又尽下:晋人有冯妇者,善搏虎,卒为善士。则之野,有从逐虎。——「则之野」者,「适之野」也。

[408]论微子:至则行矣。

[409]左僖三十三:郑穆公使视客馆,则东载厉兵秣马矣。

[410]又:及诸河,则在舟中矣。

[411]又襄二十三:范鞅逆魏舒,则成列既乘,将逆栾氏矣。

[412]又定十一:吾*固而授之末,则**也。

[413]史自序:年十岁,则诵古文。

[414]又淮阴侯列传:信所出奇兵二千骑,共候赵空壁逐利,则驰入赵壁,皆拔赵旗,立汉赤帜二千。

[415]又廉颇列传:三十日不还,则请立太子为王,以绝秦望。

[416]汉赵充国传:先诛先零已,则*开之属不烦兵而复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