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9]礼中庸: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掩,如此夫!——以上所引「夫」字,或冠顿,或冠名,或冠句读,皆以特指其人其事而为更立一义之地耳。

○1章云:注本作‘经称「夫」有六焉,盖发言之端也。’马氏盖引助字辨略者。今案:章引全句,是也,作「注」则非,应云「邢疏」。刘瓛,南齐人,南齐书有传,云:‘儒学冠于当时。’


【8.1.2】今,状字也。文中往往先叙他事,而后说到本题,则用「今」字。是「今」字非以别时也,乃以指见论之事耳。「今」字助以「也」字者,亦习见焉。

今。

[10]孟梁下:今燕虐其民,王往而征之。——上言汤征葛,今说到本题齐伐燕,故以「今」字冠之。

[11]又滕上:今滕绝长补短,将五十里也,犹可以为善国。——上言人皆可为舜,今说到治滕亦然。

[12]左文十八:今行父虽未获一吉人,去一凶矣,于舜之功,二十之一也,庶几免于戾乎!

[13]又成二:若知不能,则如无出;今既遇矣,不如战也。

[14]又:今吾子疆理诸侯,而曰尽东其亩而已。

[15]史淮阴侯列传:今井陉之道,车不得方轨,骑不得成列。

[16]齐策:古之五帝三王五伯之伐也,伐不道者;今秦之伐天下不然。必欲反之,主必死辱,民必死虏。今韩梁之目未尝干,而齐氏独不也。非齐亲而韩梁疏也,齐远秦而韩梁近。今齐将近矣。

[17]史萧相国世家:今萧何未尝有汗马之劳,徒持文墨议论,不战,顾反居臣等上,何也?——诸引「今」字,皆承上文而拍到本题也。国策说士,条陈利害,反复譬喻,后落到本旨,则用「今」字以起句。更有如所引齐策之连用「今」字以取势者。

今也。

[18]孟梁下:今也不然。——上引古事,落到今时,「今」字后助以「以」字,则辞较为急切。

[19]又离上:今也小国师大国而耻受命焉。——助「也」字,文势一顿,有疑讶之辞。

[20]又离下:今也为臣,谏则不行,言则不听,膏泽不下于民。——「今也」同上。

至[21]孟子告子上云: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宫室之美为之;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妻妾之奉为之;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所识穷乏者得我而为之。

[22]庄子寓言云:众罔两问于景曰:‘若向也俯而今也仰,向也括而今也被发,向也坐而今也起,向也行而今也止,何也?’——两节皆以「向」「今」两字对待,则言时矣。「乡」「向」同。


【8.1.3】且字冠于句首者,紧顶上文,再进一层也。亦有助以「也」字者。「且」字在句读中者,不一其义,而非连字也。

「且」在句首为连字。

[23]孟公上:且以文王之德,百年而后崩,犹未洽于天下。——顶上文以齐易王之可惑,即文王有德之久而论,犹尚如此云云,故「且」字更进一层,以明所惑之是。

[24]论季氏:且尔言过矣。——上责二子当谏,下将责二子居位不去,不得辞其责,故以「且」字进说也。

[25]又微子:且而与其从辟人之士也,岂若从辟世之士哉?

[26]齐策:且颜先生与寡人游,食必太牢,出必乘车,妻子衣服丽都。

[27]庄人间世:且苟为悦贤而恶不肖,恶用而求有以异。

[28]又大宗师:且汝梦为鸟而厉乎天,梦为鱼而没于渊,不识今之言者,其觉者乎,梦者乎?——诸「且」字之在句首,皆顶接前文,更进一层说。

「且也」在句首。

[29]庄子大宗师云:且也相与吾之耳矣,庸讵知吾所谓吾之乎?

[30]又人间世:且也若与予也皆物也,奈何哉其相物也?而几死之散人,又恶知散木!——两云「且也」,义与单用「且」字无别。

「且」字雑句出中者,为义不一,在皆状字也,今附志焉。

[31]汉冯唐世传:丞相御史两将军,皆以为民方收敛时,未可多发,万人屯守之且足。

[32]后汉冯鲂传:襃等闻帝至,皆自鬄负鈇锧,将其众请罪,帝且赦之。——曰「且足」,曰「且赦」,幷是「聊且」「姑且」之辞。

[33]孟梁上:且人恶之。

[34]又公下:然且至。

[35]又:管仲且犹不可召。

[36]后汉孔融传:虽无老成人,且有典刑。——诸「且」字,皆「且犹」之解。

[37]史秦本纪:宾客羣臣,有能出奇计强秦者,吾且尊官与之分立。

[38]又项羽本纪:不者,若属皆且为所虏。

[39]汉杜钦传:钦子及昆弟支属至二千石者,且十人。——诸「且」字,犹云「将且」也。

[40]齐策:举韩氏取其地,且天下之半。

[41]韩与柳中丞书:环寇之师,殆且十万。——两「且」字,「几且」也。

[42]诗邶风:终风且曀。

两「且」连用。

[43]汉郊祀志:黄帝且战且学僊。

[44]又鼌错传:险道倾仄,且驰且射。

[45]又李陵传:陵且战且引南。

[46]水经注:且田且漕。——诸「且」字,「又且」也。凡两「且」字,皆两务之词,言方且如此,又复如彼。释词引

[47]公隐元:且如桓立,则恐诸大夫之不能相幼君也。

[48]又隐三:且使子而可逐,则先君其逐臣矣。

[49]燕策:燕南附楚则楚重,西附秦则秦重,中附韩魏则韩魏重。且苟所附之国重,此必使王重矣。——谓三「且」字皆借也,若也,假设之辞,不知所引三节,「如」「使」「苟」三字,各有假设之辞,不必以「且」字为解。三「且」字皆承上文而另申一义之连字也。古人用字,各有各义,不可牵混。且假设之词,有不必书明而辞气已隐寓者。如释词引[50]吕氏春秋知士篇剂貌辨答宣王曰:王方为太子之时,辨谓静郭君曰:‘太子之不仁,过*涿视,不若革太子,更立卫姬婴儿校师。’静郭君泫而曰:‘不可,吾弗忍为也。’且静郭君听辨而为之也,必无今日之患也。

[51]又去尤篇曰:邾之故法,为甲裳以帛,公息忌谓邾君曰:‘不若以组,凡甲之所以为固者,以满窍也。今窍满矣,而任力者半耳。且组则不然,窍满则尽任力矣。’——两节,谓「且静郭君」云者,齐策「且」作「若」,而「且组则不然」者,亦与「若」同义。不知「且静郭君」一句,原是假设之事,而「且组则不然」者,申明事理,并无假设之意,何以强解为哉?且假设之辞气,有时隐寓于句读,而不必明言者。

至「且」字在句读中,实无义之可解者,经史所罕见,而亦时雑出于诸子之书。


【8.1.4】盖字,孝经天子章正义云:‘辜较之辞。’刘炫云:‘辜较,犹梗概。略陈如此,未能究竟也。’①刘瓛云:‘不终尽之辞。’然则「盖」字用为状字者多,而用若提起连字冠于句首者,实罕见也。

「盖」用于句首。

[52]汉高帝纪:盖闻王者莫高于周文,伯者莫高于齐桓,皆待贤人而成名。——此以「盖」字提起者。然细玩此诏全文乃知高帝胸中,先有治天下必与贤人共之之意,故以古为证,而以「盖」字起之。是「盖」字仍有「大率」「辜较」之义,而非徒以发语也明矣。

[53]又董仲舒传天人策第二起动:盖闻虞舜之时。

[54]第三起云:盖闻善言天者,必有征于人。——两策之起以「盖」字者,②与求贤诏「盖」字。③

史记习用以传疑,如

[55]大宛列传云:临大泽无崖,盖乃北海云。

[56]货殖列传云:盖天下言治生祖白圭,白圭其有所试矣。

[57]老庄列传云:盖老子百有六十余岁,或言二百余岁,以其修道而养寿也。

[58]封禅书云:上有所幸王夫人。夫人卒,少翁以方,盖夜致王夫人及灶鬼之貌云。

[59]外戚世家云:卫皇后,字子夫,生微矣。盖其家号曰卫氏。——此盖上文所言诸事,不可根究,故每云「盖」以疑之。此即辜较之意也。

「盖」字有用于句中者。

[60]史周本纪云:西伯盖即位五十年。

[61]又伯夷列传云:余登箕山,其上盖有许由冢云。

[62]又平原君列传云:宾客盖至者数千人。——诸「盖」字虽在句中,义与前同,仍不外辜较梗概不定之意。

○1章云:此两句见助字辨略,马氏误为刘炫语。 今案:文通此处全引助字辨略,而助字辨略引文有误。正义原文为:‘案孔传云:“「盖」者辜较之辞。”刘炫云:“辜较,犹梗概也……”刘瓛云:“「盖」者,不终尽之辞……。”皇侃云:“略陈如此,未能究竟”是也。’

○2章云:二语皆为武帝策问起语,非天人策起语也。

○3「盖」字下疑夺「同」字。


【8.1.5】至「夫」字合「今」字曰今夫,合「且」字曰且夫者,皆各循本义,并无别解也。

今夫。

[63]礼中庸云:今夫天∣今夫地∣今夫山∣今夫水。——承上文浑说,而「今」则分提四项也,「夫」指分提之物也。

[64]汉书邹阳传狱中上书云:今夫天下布衣穷居之士,身在贫羸,虽蒙尧舜之术,挟伊管之辩,怀龙逄比干之意,而素无根柢之容,虽竭精神欲开忠于当世之君,则人主必袭按剑相眄之迹矣。——此节以「今夫」起者,「今」说到本人塞士,「夫」指之,有激昂慷慨之气。

故[65]韩文柳子厚墓志铭有云:呜呼!士穷乃见节义。今夫平居里巷相慕悦,酒食游戏相征逐,诩诩强笑以相取下,握手出肺肝相示,指天日涕泣,誓生死不相背负,真若可信。一旦临小利害,仅如毛发比,反眼若不相识,落陷阱不一引手救,反挤之又下石焉者皆是也。——此段文气,与前节相同。统观所引,「今」「夫」两字,皆各循本义。

且夫。

[66]汉书鼌错传言边务书云:且夫起兵而不知其埶,战则为人禽,屯则卒积死。——所云「且夫」者,「且」字顶上文而更进一层也,「夫」则重指其事耳。

[67]庄子逍遥游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

[68]魏策云:且夫欲玺者,段干子也,王因使之割地。欲地者,秦也,而王因使之受玺。夫欲玺者制地,在欲地者制玺,其势必无魏矣。且夫奸臣固皆欲以地事秦。以地事秦,譬犹抱薪而救火也,薪不尽则火不止。今王之地有尽,而秦之求无穷,是薪火之说也。

[69]汉书匈奴传云:且夫前世岂乐倾无量之费,役无罪之人,快心于狼望之北哉?以为不壹劳者不久佚,不暂费者不永宁,是以忍百万之师,以摧饿虎之喙,运府库之财,填庐山之壑而不悔也。——所引诸节,以「且夫」两字起者,皆各具本义。而有此一提,文气亦为一振。

是则「夫」「今」「且」「盖」四字,古未有以为发端之辞者。惟以顶承上文而弁于句读耳。惟然,而名为提起连字也可。不然,与承接连字何异?

承接连字八之二


【8.2】承接连字者,所以承接上下之文,而概施于句读之中也。承接连字,惟「而」「则」两字,经籍中最习见。经生家以「而」「则」两字之别,惟在文气之缓急。上下文气缓者,连以「而」字,急则连以「则」字。盖第味乎「而」「则」之音韵,故为此浮泛之说耳。虽然,两字之为用甚广,故分疏于下。


【8.2.1】而字之为连字,不惟用以承接,而用为推转者亦习见焉。然此皆上下文义为之。不知「而」字不变之例,惟用以为动、静诸字之过递耳,是犹「与」「及」等字之用以联名、代诸字也。


【8.2.1.1】「而」字用以过递动字者。

前后两动字,中间「而」字以连之。①此种句法,有自三字以至七八字,数十字者,爰分引之。

三字句。

[70]庄逍遥游:怒而飞。——「怒」「飞」两动字,中间「而」字,以明「怒」「飞」两事先后过递之情。

[71]又秋水:昔者尧舜让而帝,之哙让而绝,汤武争而王,白公争而灭。

[72]楚策:骥于是俛而喷,伸而鸣,声达于天,若出金石声者,何也?——所引句中,「而」字皆参两动字间。

至上下两动字一反一正而成为四字者。如:

[73]论语八佾云: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74]又子路云: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合。

[75]左传襄公二十九年云:为之歌颂,曰:‘至矣哉!直而不倨,曲而不屈,迩而不逼,远而不携,迁而不淫,复而不厌,哀而不愁,荣而不荒,用而不匮,广而不宣,施而不费,取而不贪,处而不底,行而不流。五声和,八风平,节有度,守有序,盛德之所同也。’——此种句法,经传有不胜引者。

又前后动字,其第二动字有「之」字为止词者,中参「而」字,亦成四字。如:

[76]孟子公孙丑下云:环而攻之∣委而去之。

[77]又万章上云:予既烹而食之。

以及第一动字为有形迹可见者,后承其它动字,率以「而」字联之,可成为四字者。如

[78]孟子离娄下云:又顾而之他∣仰而思之。

[79]又梁惠王上:反而求之。

[80]韩文张中丞传后叙:观者见其然,从而尤之。

[81]论语微子云: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

[82]左传隐五年云:三年而治兵,入而振旅,归而飮至,以数军实。——诸句皆详于动字相承篇矣。

[83]汉书陆贾传云:陛下安得而有之?

[84]又匈奴传云:其世传不可得而次。

[85]孟子万章上云:盛德之士,君不得而臣,父不得而子。

[86]庄子应帝王云:子之先生不齐,吾无得而相焉。——诸句助动「得」字后直承散动,往往间以「而」字,亦变例也。②动字相承篇内未载,今补志焉。

至五字句最古,今则古文家用成滥觞矣。

[87]论颜渊:夫达也者,质直而好义,察言而观色,虑以下人。在邦必达,在家必达。——「质直」者,名字与其表词也。而「好义」「察言」「观色」三者,皆动字偕其止词也。中参「而」字,其法不板。

[88]孟尽上: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四截皆动字与其止词也。

[89]庄胠箧:夫川竭而谷虚,丘夷而渊实。圣人已死则大盗工起,天下平而无故矣。——「川竭」者,起词与其坐动也。「谷虚」「丘夷」「渊实」同,中参「而」字,句法有蝉联之势。

[90]史自序:易大传:‘天下一致而百虑,同归而殊涂。’

[91]又:指约而易操,事少而功多。

[92]又:主倡而臣和,主先而臣随。如此,则主劳而臣逸。

[93]汉贾谊传:长沙乃在二万五千户耳,功少而最完,埶疏而最忠。非独性异人也,亦形埶然也。

[94]韩原毁:是故事修而谤兴,德高而毁来。呜呼!士之处此世,而望名誉之光,道德之行,难已!

[95]又文畅师序:今吾与文畅,安居而暇食,优游以生死,与禽兽异者,宁可不知其所自邪!

[96]又盘谷序:粉白黛縁者,列屋而闲居,妬宠而负恃,争妍而取怜。

——以上所引,五字之变尽之矣。

至后人为之,类皆以静字塞之,文气弱矣,见下。

六字句,有上截三字,下截两字,中间「而」字者,亦有上两下三者。

[97]孟离上:旷安宅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哀哉!——「旷安宅」者,外动与其止词也,此上截三字。「弗居」者,即「弗居安宅」也,下截两字。中间「而」字,此动字相承例也。

[98]史货殖列传:渊深而鱼生之,山深而兽往之,人富而仁义附焉。

[99]庄齐物论:见卵而求时夜,见弹而求鸮炙。——此皆上截两字而下截三字,皆各为一读,故「而」字连之,以明其相因之理。

[100]韩上李侍郎书:惟是鄙钝,不通晓于时事,学成而道益穷,年高而智益困。

[101]又进学解:寻坠绪之茫茫,独旁搜而远绍。障百川而东之,回狂澜于既倒。

[102]又:冬暖而儿号寒,年丰而妻啼饥。

[103]又燕喜亭记:斩茅而嘉树列,发石而清泉激。

——所引皆六字句,可见一斑矣。

七字句法不一。

[104]孟离上:道在迩而求诸远,事在易在求诸难。——此上下两截各为三字,中间「而」字,最习见也。

[105]又:不仁者可与言哉?安其危而利其菑,乐其所以亡者。

[106]史管晏列传: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在知荣辱。

[107]庄胠箧:鲁酒薄而邯郸围,圣人生在大盗起。

[108]史李斯列传:今弃击瓮叩*而就郑卫,退弹筝而取昭虞,若是者何也?

[109]汉贾谊传:刑罚积而民怨背,礼义积而民和亲。

[110]又吾丘寿王传:安居则以制猛兽而备非常,有事则以设守卫而施行阵。

[111]韩答李翊书:养其根而竢其实,加其膏而希其光。

[112]又与孟尚书书:杨墨交乱而圣贤之道不明,则三纲沦而九法斁,礼乐崩而夷狄横,几何其不为禽兽也!

——所引七字句,皆上下截各三字者。

[113]史淮阴侯列传:兵法不曰陷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

[114]齐策:淳于髠曰:‘不然。夫鸟同翼者而聚居,兽同足者而俱行。今求柴葫桔梗于沮泽,则累世不得一焉。’

——两引皆上截四字,下截两字,中间「而」字以为句者。同为七字句,而与前引异焉。

至八字句,则冗长而不习于用。

[115]汉扬雄传:是以欲谈者宛舌而固声,欲行者拟足而投迹。——此八字句,实同五字,以「欲谈者」「欲行者」可另为一读也。

至[116]韩文进学解云:今先生学虽勤而不繇其统,言虽多而不要其中,文虽奇而不济于用,行虽修而不显于众。——四句虽皆八字,然间以「虽」字,转以「而」字,一推一转,句法不板。

九字句。

[117]前汉书吾丘寿王传云:臣恐邪人挟之而吏不能止,良民以自备而抵法禁,是擅贼威而夺民救也。——则为九字。然上下开阖,故不见冗。

过此以往,十余字者往往有之,然总以自为转折为主。如:

[118]史记司马相如列传云:且夫清道而后行,中路而后驰,犹时有衔橛之变,而况涉乎蓬蒿,驰乎丘坟,前有利兽之乐而内无存变之意,其为祸也不亦难矣?夫轻万乘之重不以为安,而乐出于万有一危之涂以为娱,臣窃为陛下不取也。盖明者远见于未萌,而智者避危于无形,祸固多藏于隐微而发于人所忽者也。——此段「而」字七见,互为呼应。首两「而」字,乃五字句法。其三「而」字「而况」云者,乃自段首「且夫」起直贯至「其为祸也不亦难矣」句止,「而」字横担前后四十八字。其四「而」字,则上下两截各六字,「而」字连之。其五「而」字,上截九字,下截十二字,中间「而」字以转焉。其六其七两「而」字亦然,要皆以为上下截诸动字之过递也。故录此段,以见「而」字用法之不穷。

○1此处云‘前后两动字’,但引例中颇有静字,如[74][75]皆是。又,所谓‘两动字’,多连带起词、止词、状语计入句法字数。

○2‘「得」后直承散动,往往间以「而」字’,这种情况并不都是四字句,如[84]的「得而次」,[85]的「得而臣」「得而子」,[86]的「得而相」,皆只三字。


【8.2.1.2】「而」字用以过递动、静诸字者。

诸静字附名而有浅深对待之别者,概参「而」字。「以」「且」两字,亦间用焉,已详静字篇矣。其或动、静两种字先后参用,而义有相关者,亦以「而」字为过递焉。

[119]礼中庸:君子之道,淡而不厌,简而文,温而理。——「淡」「厌」「简」「文」「温」「理」六静字,三耦,各为对待,以肖君子之道,故参以「而」字,以明其相关之义。

[120]论述而:子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

[121]左桓元年:目逆而送之曰:‘美而艳。’

[122]公隐元:桓幼而贵,隐长而卑,其为尊卑也微,国人莫知。

[123]左庄四:王禄尽矣。盈而荡,天之道也。

[124]汉疏广传: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则益其过。

[125]韩进学解:易奇而法,诗正而葩。

[126]又盘谷序:窈而深,廓其有容。缭而曲,如往而复。——所引「而」字,皆参上下两静字以为过递者。至如[127]又盘谷序有云:泉甘而土肥∣宅幽而势阻∣清声而便体,秀外而惠中。——四句,首两句静字后于民,后两句则静先焉,中以「而」字联之者,凡以为静字也。

[128]贾谊过秦论云:此四君者,皆明智而忠信,宽厚而爱人,尊贤而重士。——此三句,首句上下截皆为静字,中一句上截静字,下截动字,第三句则皆动字矣。他本第三句无「而」字。①

[129]韩答窦秀才书:足下年少才俊,辞雅而气锐。

[130]又:今乃乘不测之舟,入无人之地,以相从文章为事,身勤而事左,辞重而请约,非计之得也。

[131]又与于襄阳书:侧闻合下,抱不世之才,特立而独行,道方而事实。

[132]又答胡生书:志深而喻切,因事以陈辞。古之作者,正如是尔。

[133]又与陆员外书:地薄而赋多。

[134]又:文丽而思深。

[135]又:强志而婉容,和平而有立。

[136]又:其为人贤而有材,志刚而气和。

[137]史赵世家:公子章强壮而志骄,党众而欲大,殆有私乎!——所引皆五字句,上下截静字附名字者居多,其雑用动字者亦有焉。

[138]礼中庸:愚而好自用,贱而好自专。

[139]论公冶:久而敬之。

[140]又:敏而好学。

[141]左隐三:夫宠而不骄,骄而能降,降而不憾,憾而能眕者,鲜矣。

[142]又襄二十九:广哉,熙熙乎,曲而有直体。

[143]孟梁上:不远千里而来。

[144]韩原道:呜呼!其亦幸而出于三代之后,不见黜于禹汤文武周公孔子也。其亦不幸而不出于三代之前,不见正于禹汤文武周公孔子也。

[145]又:由周公而上,上而为君,故其事行。由周公而下,下而为臣,故其说长。——上引诸句,皆一静一动,而以「而」字为转折者。可知动、静两类字,古人于遣词造句,视同一律,并无偏重也。

至[146]论语为政云: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踰矩。

[147]又子罕云:四十五十而无闻焉。

[148]史记自序云:年十岁则诵古文,二十而南游江淮。——诸句内如「十有五」「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又「二十」,皆滋静也。下连「而」字者,则以未经言明所数之岁耳,不在此例。

且凡言时之字,无论为名字、代字、静字,皆可视同状字,②其例详下。

○1章云:史记汉书均无「而」字,此依文选。

○2此「状字」实已越出字类范围,而与今「状语」相当矣。


【8.2.1.3】不特此也,「而」字亦可用为状字与动、静诸字之过递者。

状字原以肖动、静之貌,与静字无别。古人于静字、状字,统以静字名之。今以两者为用不一,故特别焉。

[149]孟万上:始舍之,圉圉焉,少则洋洋焉,攸然而逝。——「攸然」,状字,所以肖将逝之容。下接「而」字,以连「逝」字者,则「攸然」非「逝」时之容,乃「逝」前之容也。

[150]又:虽然,欲常常而见之,故源源而来。——如是,「常常」两字,不直状「见」字,盖犹云「欲见之常常」也。「源源而来」者,犹云「故其来之源源」也。夫然,

[151]庄知北游:使我欣欣然而乐与,乐未毕也,哀又继之。

[152]史匈奴列传:往往而聚者,百有余戎。

[153]礼中庸:故君子之道,暗然而日章;小人之道,的然而日亡。

[154]论先进:子路率尔而对曰。

[155]庄德充符:我怫然而怒,而适先生之所,则废然而反。

[156]史日者列传:宋忠贾谊瞿然而悟,猎缨正襟危坐曰。

[157]韩通解:若然者,天下之人,促促然而争,循循然而佞,浑浑然而偷,其何惧而不为哉!——所引句内,状字后以「而」字承之者,明其与下截诸动字判为两事也①。

至[158]礼大学云:见君子而后厌然。——「厌然」者,「见君子」后之容也。

凡状字言时者,与非状字而亦记时者,皆可自为上截而以「而」字承之也。

[159]左隐元:既而太叔命西鄙北鄙贰于己。——「既」,言时,状字也,今为上截,后以「而」字承之。

[160]史记管晏列传云:已而事齐公子小白。

[161]又云:既而归,其妻请去。

[162]汉书贾谊传云:今而有过,帝令废之可也,退之可也,赐之死可也,灭之可也。

[163]公羊襄二十九年云:今若是迮而与季子国,季子犹不受也。

[164]又桓公二年云:至乎地之与人则不然,俄而可以为其有矣。

[165]汉书班婕妤传云:始为少使,蛾而大幸。——师克云:‘「蛾」与「俄」通。’所谓「既」「已」「今」「迮」「俄」者,皆言时状字也,今皆自为上截,而以「而」字承之。

[166]孟滕下:终日而不获一禽。

[167]又:一朝而获十禽。——「终日」「一朝」,皆名字也。今记时,则自为上截止频率而接以「而」字矣。

故「[168]鲁语云:士朝受业,昼而贯通,夕而习复,夜而计过无憾,而后即安。——「朝」「昼」「夕」「夜」,皆名字之记时者,今用如状字。

[169]汉赵充国传:臣恐国家忧累繇十年数,不二三岁而已。

[170]燕策:寡人岂敢一日而忘将军之功哉!

[171]史大宛列传:岁余而出敦煌者六万人。

[172]又刺客列传:其后百六十有七年而吴有专诸之事。

[173]汉贾谊列传:此时而欲为治安,虽尧舜不治。

[174]又:当是时而陛下即天子位,能自安乎?

[175]赵策:始以先生为庸人,吾乃今日而知先生为天下之士也。

[176]庄徐无鬼:三年而国人称之。——曰「不二三岁」,曰「一日」,曰「岁余」,曰「百六十有七年」,曰「此时」,曰「当是时」,曰「今日」,曰「三年」,皆滋静附名字而记时者也。②故前引‘吾十有五而志于学’等句,惟言数而不言年岁,其实皆此例也。至如[177]孟子梁惠王上云: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一句,「然」,状字一顿,指上文,「而」字转下,故当分读,详后。

[178]庄子德充符云:且而雌雄合乎前,是必有异乎人者也。——「且」亦状字,「且」后接以「而」字,与「然而」两字同例,然不数觏。「然」「且」两字皆状字,虽不记时,亦可自为上截,而以「而」字转接,有如是者。

○1马氏强调「而」之前后两项‘判为两事’,意在表明前者不状后者。实则不然,所引诸例「而」前成分多可视为「而」后成分之状语。

○2「岁余」「此时」「当是时」「今日」等非‘滋静附名字’。


【8.2.1.4】又可用为介字与动、静诸字之过递者,①惟不常耳。介字除「之」字外,其本义皆用如动字,「与」「以」等字是也。

[179]论语为政云:视其所以。

[180]又先进云:则何以哉?

[181]又阳货云: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

[182]易系辞云:是故可与酬酢,可与佑神矣。——所引「以」字皆作「用」字解,所引「与」字可作受动观。

故「以」「与」两字,用为动字,与本义无异。惟「之」字之为动字,则解「往」也,「至」也,与本义远矣。又「用」「由」等字,介、动两用者,往往而有。夫然,介字既可视同动字,则以「而」字为过递者,非连介字也,连动字也明矣。

[183]周语:以歜之家而主犹绩,惧干季孙之怨也。——「歜之家」,「以」字之司词也。下连「而」字,则意进一层。犹云「以歜之家世如此,而家主犹自纺绩,惧干季孙怨」也。凡以「以」字为上截,而后连以「而」字者,皆应重读。重读,则含有动字之意。

[184]庄庚桑楚:今以畏垒之细民,而窃窃欲俎豆予于贤人之问,我其杓之人耶!

[185]史张释之列传:今陛下以啬夫口辩而超迁之,臣恐天下随风靡靡,争为口辩而无其实。

[186]汉东方朔传:欲以匹夫徒走之人而超九卿之右,非所以重国家而尊社稷也。

[187]史游侠列传:此皆学士所谓有道仁人也,犹然遭此菑,况以中材而涉乱世之末流乎!

[188]史刺客列传:夫贤者以感忿睚眦之意而亲信穷僻之人,而政独安得嘿然而已乎?

[189]韩策:且夫大王之地有尽,而秦之求无已。夫以有尽之地而逆无已之求,此所谓市怨而贾祸者也,不战而地已削矣。

[190]史屈原列传:以一仪而当汉中地,臣请往如楚。——七引「以」字,莫不接以「而」字者,皆先将上截顿足,为「而」字跌进一层地步。夫顿足上截,则「以」字司词外,必有若动静等字含而未申者之余音矣。学者可玩索而得之也。

其余介字之为上截者,盖不数觏。

[191]魏策:此三子者,皆布文献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与臣而将四矣。——「与臣」两字,介字与其司词也。

[192]庄胠箧:将为胠箧探囊发匮之盗而为守备,则必摄缄縢,固扃鐍,此世俗之所谓知也。

[193]又:然而田成子一旦杀齐君而盗其国,所盗者岂独其国邪?幷与其圣知之法而盗之。——「将为」云云者,「为」介字也,后「盗」字其司词也。又「并与」云云者,「与」介字,「法」字其司词。后皆连以「而」字。其以「为」「与」两介之司词为上截者,亦以为顿足后跌进一层地步。犹云「将为如是善盗之盗而为守备」云,又犹云「所盗者不惟其国,并与其治国最圣最知之善法而一切盗之」也。

○1此所云‘介字’包括其司词,犹之所云‘动、静诸字’包括止词、状语等。


【8.2.1.5】若「而」字之前若后惟有名字者,则其名必假为动、静字矣。不然,则含有动、静之字者也。不然,则用若状字者也。

名字用若动、静字。

[194]史酷吏列传:其爪牙吏虎而冠。——「虎」「冠」本皆名字,今「虎」用如静字,而「冠」用如动字,故以「而」字参焉。

[195]左襄十四:余不说初矣,余狐裘而羔袖。——「狐裘」「羔袖」两名字,今假为静字。

[196]庄列御寇:古之人,天而不人。——「天」「人」两字,皆假为静字。

[197]左成九:南冠而絷者谁也?——「南冠」者,「冠南方之冠」也,用如动字。

[198]又僖十五:臣而不臣,行将焉入?——两「臣」字假为静字。①

[199]汉枚乘传:夫铢铢而称之,至石必差,寸寸在度之,至丈必过。——「铢」「寸」两字重言者,每之也。每之者,则皆用如动字矣。②然则凡名字之用为动、静字者,亦动、静字也,「而」字参之。

[200]孟公上:人役而耻为役,由弓人而耻为弓,矢人而耻为矢也。——「人役」「弓人」「矢人」三名也,而自为上截者,盖上截当重读,犹云「既为人役而耻为人役」云云,故「人役」「弓人」「矢人」虽自为上截,而其意含有动字者也。

[201]又梁上:贤者而后乐此,不贤者虽有此不乐也。——「贤者」,静字而成为名字也。③犹云「惟贤者也而后能乐此」也。至如

[202]礼大学:可以人而不如鸟乎?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5:2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