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42]又六国年表序:秦既得意,烧天下诗书,诸侯史记尤甚。

[43]汉李将军传:名声出广下远甚。

[44]史封禅书:天子病鼎湖甚。——所引诸句,皆以读为起词,而以「甚」字为表词者也。

[45]史魏其列传:丞相言灌夫家在颍川,横甚。——「灌夫家在颍川横」七字,为读之起词,「甚」字其表词也。有云「横甚」二字犹言「甚横」也,则「横」字为表词,「甚」字状之而后焉。此异于常例,似不然也。②

[46]汉万石君传:事有可言,屛人恣言极切。——「极切」者,极至也,「切」状字而用为表词。

若此之类,不可胜记,特举隅耳。

○1[37][38]两例原无出处,今补。

○2[45]例应在「川」字后断,‘灌夫家在颍川横’殊难索解。

状字假借六之二


【6.2】状字本无定也,往往假错他类字为状字者,然必置先于其所状。


【6.2.1】有假借名字为状字者,此与宾次节与内动字节内所引同例。

[47]孟梁上:庶民子来。——「子来」者,如子之来也。「子」名字,先乎动字而成状字。

[48]孟万下:今而后知君之犬马畜伋。——「犬马畜伋」者,犹言「畜伋如犬马」也,「犬马」二字名字,置「畜」字之先而用如状字。由是,

[49]左传庄公八年云:射之,豕人立而啼。

[50]史记酷吏传云:两人交欢而兄事禹。

[51]赵策云:彼秦者,弃礼义而上首功之国也。权使其士,虏使其民。

[52]汉书梅福传云:故天下之士,云合归汉。

[53]又赵光汉传云:见事风生。

[54]班固答宾戏云:游说之徒,风*电激。

[55]汉书成帝纪云:帝王之道,日以陵夷。

[56]又蒯通传云:常山王奉头鼠窜以归汉王。

[57]又叔孙通传云:此特羣盗鼠窃狗盗。

[58]庄子达生篇云:柴立其中央。

[59]秦策云:庭说诸侯之主。

[60]又云:嫂蛇行匍伏。

[61]史记酷吏传云:而刻深吏多为爪牙用者。

[62]庄子则阳云:欲恶去就,于是桥起。

[63]韩愈潮州谢表云:孽臣奸隶,蠹居棋处。

[64]又太原郡公神道碑云:宾接士磊夫,高下中度。

[65]又房公墓碣铭云:公胚胎前光,生长食息,不离典训之内,目濡耳染,不学以能。——诸句皆以名字状动字而先焉。


【6.2.2】有假借静字为状字者。

[66]庄养生主: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新」字本静字也,今先「发」字而为状字。

[67]左襄二十七:志诬其上,而公怨之。——「公」字本静字,以状「怨」字。

[68]史刺客列传:于是襄子大义之。——「大」本静字,以状「义」字。

[69]孟梁上:及寡人之身,东败于齐,……西丧地于秦七百里,南辱于楚,寡人耻之。——「东」「西」「南」三静字,今先动字,以状其处也。

[70]韩与冯宿论文书:小称意,人亦小怪之;大称意,即人必大怪之也。——「小」「大」二字同上。

[71]又王公神道碑:公嫉其为人,不直视。——「直」字同上。


【6.2.3】有假借动字不状字者。

[72]史张释之列传:且方其时,上使立诛之则已。——「立」动字也,今假以「诛」字而先焉。

[73]左哀十六:生拘石乞而问白公之死焉。

[74]又隐元:庄公寤生,惊姜氏。

[75]汉食货志:双动欲慕古,不度时宜。

[76]又李广传:破广军,生得广。——所引「生」「寤」「动」「生」等字,本皆动字,今假为状字矣。

状字诸式六之三


【6.3】状字用以象形肖声者,其式不一。有用双声者,有用迭韵者,而双声迭韵诸字概同一偏旁者。有重言者,有重言之后加以「焉」「然」「如」「乎」「尔」诸字者。


【6.3.1】状字为双声迭韵且同一偏旁者。①

双声状字。 如:「流离」「含糊」「留连」「陆梁」「展转」「土苴」「闛鞈」「犹豫」「盘薄」「颠倒」「萧散」「率眞」②等字。至「踌躇」「踟蹰」「嗫嚅」「砰磅」「踯躅」「逼迫」「凄怆」等字,则双声而同偏旁矣。

迭韵状字。 如「胡卢」「相羊」「仓忙」「支离」「灭裂」「章皇」「郁律」「轧易」③等字。至「炰烋」「仿佯」「猖狂」「蹉跎」「缠绵」「绸缪」「逡巡」「彷徨」「迁延」「劻勷」「淹滞」④「*嶫」「鸿蒙」「沆茫」「駍驞」「峥巆」「觩*」「峛崺」「埢垣」「岭巆」「嶙峋」诸字,则迭韵而同偏旁矣。

○1下面例字中,「流离」「留连」「陆梁」「土苴」「犹豫」「盘薄」「颠倒」「萧散」「踌躇」「相羊」「仓忙」「支离」「猖狂」「蹉跎」「缠绵」「绸缪」「逡巡」「迁延」「劻勷」等,
【5.12.3】节已归入动字,但又说:‘双声迭韵诸字,所以状容者居多,故概通状字。’在马氏看来,这些字既可看作动字,也可看作状字。

○2章云:「率眞」非双声,疑有误。

○3章云:「轧易」非聊绵字。 今案:疑有误字。

○4章云:「淹滞」非迭韵字。


【6.3.2】有重言者。①如:

「匈匈」「鞅鞅」「謷謷」「陈陈」「累累」「录录」「期期」「郁郁」「默默」「喋喋」「沾沾」「勤勤」「恳恳」「卒卒」「渊渊」「洞洞」「属属」「融融」「泄泄」。


【6.3.3】有重言之后加以「然」「如」「乎」诸字者。②

[77]论语泰伯云:荡荡乎,民无能名焉!③

[78]又: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与焉!③

[79]庄子秋水云:默默乎河伯,女恶知贵贱之门,小大之家?

[80]汉书司马相如传云:喁喁然皆乡风慕义,欲为臣妾。

[81]孟子公孙丑上云:芒芒然归。

[82]论语先进云:侃侃如也|行行如也。

[83]双述而:申申如也,夭夭如也。

[84]汉书万石君传云:僮仆欣欣如也。

[85]又公孙刘车等传赞云:断断焉,行行焉,虽未详备,斯可略观矣。

[86]左传襄公三十一年云:且年未盈五十而谆谆焉如八九十者,弗能久矣。

[87]礼檀弓云:夫子诲之髽,曰:‘尔毋从从尔,尔毋扈扈尔。’

[88]又云:丧事欲其纵纵尔,吉事欲其折折尔。故丧事虽遽不陵节,吉事虽止不怠。故骚骚尔则野,鼎鼎尔则小人,君子盖犹犹尔。

[89]又祭义云:勿勿诸其欲其飨之也。——然则「尔」「诸」两字亦可加于重言之后也。

①② 重言及重言后加「然」「乎」等,这两类字,绝大多数应归入静字。

○3论语泰伯‘巍巍乎……’在前,‘荡荡乎……’在后,马氏原引顺序颠倒而合作一例。今依原来次序,并分为两例。


【6.3.4】有任用何字为状,煞以「然」「焉」「如」「乎」「尔」「若」「斯」诸字者。

[90]孟子梁惠王上云:天油然作云,沛然下雨,则苗浡然与之矣。——「油」「沛」「浡」三字,各以「然」字为殿而成状字。

[91]汉书陆贾传云:于是佗乃蹶然起坐|士大夫怅然失望

[92]又文帝纪云:故*然念外人之有非。

[93]又匡衡传云:学士歙然归仁。

[94]又陈汤传云:排妒有功,使汤块然。

[95]又食货志云:江淮之间,萧然烦费矣。

[96]又武帝纪云:屑然如有闻。

[97]又董仲舒传云:今子大夫褒然为举首。

[98]又韩信传云:诸将皆呒然阳应曰:‘诺。’

[99]左传庄公十一年云:其与也悖焉|其亡也忽焉。

[100]又襄公八年云:翦焉倾覆,无所控告。

[101]又昭公五年云:若观焉好逆使臣。

[102]易离云:突如其来如。

[103]汉书叙传云:荣如辱如,有机有枢。

[104]又高帝纪云:意豁如也。

[105]又诸侯王年表序云:而海内晏如。

[106]论语泰伯云:焕乎其有文章。

[107]易文言云:确乎其不可拔。

[108]论语阳货云:夫子莞尔而笑曰。

[109]又先进:子路率尔而对曰。

[110]又诗小雅皇皇者华云:六辔沃若。

[111]易干云:夕惕若。

[112]公羊传文公十四年云:力沛若有余。

[113]礼玉藻云:二爵而言言斯。——夫如是,则「若」「斯」二字亦可藉以为状辞之助语矣。

①「状辞」涵义不明,似即指状字。「助语」当与今言「后缀」相当。


【6.3.5】有时或用名字,或用静字,甚或用读,以状一相似之情者,则先已「若」「如」等字,而复殿以「然」字者为常,且必置于所状之后,此变例也,已见平比节内。①

[114]孟公上: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长也,无若宋人然。——「宋人」者,本名也,所以状助长相似之情者也。今则先以「若」字以为比,而后殿以「然」字者,即所以状之也,而「无若宋人然」五字,置于「勿助长也」一句之后,即置之于所状之后也。

[115]又滕下:陈代曰:‘不见诸侯,宜若小然。’——「小」静字也,置于「若」「然」两字之中者,同上。

[116]又尽下:道则高矣,美若登天然。——「登天」二字一读,②解同前,犹云「道之高美,其不可及之状,如人之登天者一般」云。

[117]又公上:今言王若易然。③

[118]又公下:予岂若是小丈夫然哉!

[119]又:夫子若有不豫色然。——三句皆同前。

[120]公庄三十二:使托若以疾死然,亲亲之道也。——「以疾死」三字一读,④置于「若」「然」两字之中,解与前同。

[121]韩送文畅师序:民之初生,固若禽兽夷狄然。

[122]又画记:见之戚然若有感然。

[123]又进士策问:考其文章,其所尚若不相远然。——三引皆同前。

惟[124]韩愈圬者王承福传云:任有小大,唯其所能,若器皿焉。——是则「焉」字亦可用如「然」字。

○1本节可与
【4.5.2】节互相参照。

②④ 按照马氏关于读的定义,「登天」「以疾死」似均非读。

③ 此下三例([117][118][119])原来次序不顺,今改正。

状字别义六之四

p233


【6.4】状字往往单词双字,而以义可别者有六。


【6.4.1】一,以指事成之处者。

[125]孟梁上:及寡人之身,东败于齐,……西丧地于秦七百里,南辱于楚,寡人耻之。 ——「东」「西」「南」三字,各记其败丧与见辱之地,盖记其丧败之地,即所以状其丧败时之情境,故曰状字。惟其为状字,所以先于动字也。

[126]史张释之列传:尉左右视,尽不能对。

[127]又:独奈何廷辱张廷尉?——「左右」两字记所视之处,「廷」字记所辱之处。

[128]又陆贾列传:君王宜郊迎,北面称臣。

[129]又:乃病免家居。——「郊」「北」与「家」三字,亦记处也。由是,

[130]史记万石君传云:是时汉方南诛两越,东击朝鲜,北逐匈奴,西伐大宛,中国多事。

[131]又汲郑列传云:公为正卿,上不能褒先帝之功业,下不能抑天下之邪心。

[132]又淮阴侯列传云:当今二王之事,权在足下,足下右投则汉王胜,左投则项王胜。

[133]左传文公七年云:舍适嗣不立而外求君,将焉置此?——以上诸句内,「南」「东」「北」「西」「上」「下」「右」「左」「外」「焉」诸字,皆记处而先所状也。


【6.4.3】二,以记事成之时者。

[134]孟梁下:今乘舆已驾矣,有司未知所之。——「已」者,记驾车之时,故先「驾」字。

[135]又:鲁平公将出。——「将」者,记其「出」时也,故先「出」字。

[136]左隐元:逐恶之。

[137]又:君将不堪。

[138]又:不如早为之所。——「逐」「将」「早」三字,皆状时也。

[139]庄庚桑楚:今吾日计之而不足,岁计之而有余。

[140]史叔孙通列传:愿陛下急发兵击之。

[141]又:我几不脱于虎口。

[142]汉赵充国传:初是充国计者什三,中什五,最后什八。

[143]史淮阴侯列传:吾困于此,旦暮望若来佐我。

[144]又信陵君列传:于是公子立自责。

[145]又项羽本纪: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

[146]又:今暴得大名,不祥。①

[147]魏文帝与吴质书:既痛逝者,行自念也。

[148]史陆贾列传:每奏一篇,高帝未尝不称善。

[149]又曹相国世家:参始微时。

[150]又陈丞相世家:及吕后时,事多故矣。然平竟自脱。

[151]汉卜式传:上于是以式终长者。

[152]汉高帝纪:常从王媪武负贳酒。

[153]又:高帝常繇咸阳。

[154]汉于定国传:率常丞相议可。

[155]韩柳子厚墓志铭:率常屈其座人。

[156]史留侯世家:良业为取履,因长跪履之。——诸句中所有「日」「岁」「急」「几」「初」「中」「最后」「旦」「暮」「立」「方」「暴」「既」「行」「未尝」「始」「竟」「终」「常」「业」诸字,皆状时也。

至[157]庄子逍遥游云: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且」字解如「将」字。

[158]史记冯唐列传:臣父故为代相。——「故」字解如「本」字。「故」得为「本」者,「故」旧也。

[159]汉书赵广汉传云:赵广汉,字子都,涿郡蠡吾人也,故属河间。——此「故」字亦解如「旧」字。

[160]又贾谊传云:天子春秋鼎盛。

[161]又贾捐之传云:显鼎贵,上信用之。

[162]又匡衡传云:无说时,匡鼎来。——三引「鼎」字,解如「方」字,「当」字,亦状时也。

[163]史记晋世家云:犁二十五,事冢上柏大矣。——「犁」者,「比」也。

故[164]又吕后纪云:犁明,孝惠远。——「犁明」者,「比明」也。

[165]又酷吏列传云:梨来会春,温舒顿足叹。——「梨」通「犁」。

又有两字重状一时者。

[166]庄逍遥游: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既已」二字意重,并记过去之时也。

[167]汉贾谊传:夫尝已在贵宠之位,天子改容而礼貌之矣。——「尝已」「已尝」并重言也。

[168]魏文帝与吴质书:别来行复四年。——「行复」二字,皆记时也,似此者,如「方且」「尝复」「曾复」诸重言,②见于古籍者,往往有之。

至记时之字置于句首以为起句之辞者,亦可列为状字。

[169]左隐元:初,郑武公娶于申,曰武姜。——「初」者,原始之辞,今置句首以为记事推原之例,左氏文习用之。

[170]汉高帝纪:前,陈王项梁皆败,不如更遣长者。——「前」字置句首,与「初」字同例。

[171]论公冶: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始」「今」两字同上。

[172]史高帝本纪:始怀王遣我,固以能宽容。——史记之用「始」字,与左氏之用「初」字,汉书之用「前」字同,可见诸书皆各有字例也。

[173]秦策:已一说而立为太师。

[174]史夏本纪:乃召汤而囚之夏台,已而释之。——「已」字在句首,与「初」「前」诸字同例。

○1[146]的「暴」和[140]的「急」、[141]的「几」似非记时,而为记状态与情景,置于
【6.4.3】节较妥。

○2此处及[167]例说明中,称意义相近两字连用为「重言」,异于一般理解(如
【6.3.2】节)。


【6.4.3】三,以言事之如何成者。此记成事之容,前所谓双声迭韵与重言诸字,以为象形肖声者,皆此类也。惟彼必双字,此论单字耳。

[175]孟梁下:景公说,大戒于国,出舍于郊。——「大」字假以肖所戒为如何也。

[176]又离下:施从良人之所之。——「施」者,言其从之容也。

[177]汉汲黯传:何空取高皇帝约束纷更之为?——「空」字以言所取之状也。

[178]又韩信传:军殊死战。

[179]史刺客列传:前日所以不许仲子者,徒以亲在。

[180]汉元帝纪: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雑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

[181]又金日磾传:陛下妄得一胡儿,反贵重之。

[182]楚策:今富挚能而公重不相善也,是两尽也。

[183]礼檀弓:壹似重有忧者。

[184]汉食货志:畜积余赢,以稽市物,痛腾跃。——诸句内所有「殊」「徒」「纯」「妄」「重」「痛」诸字,皆以肖成事之容也。


【6.4.4】至「犹」「若」「如」等字用以为比者,亦以记成事之容,可与论比章参观。①

犹。

[185]孟告上:性犹杞柳也,义犹桮桊也。——「性」与「杞柳」,「义」与「桮桊」,本无相关之义,今以「犹」字先乎「杞柳」,则「性」为所状矣;①先乎「桮桊」,则「义」为所状矣。此「犹」字所以记容之状字也。

[186]礼记大学云:听讼,吾犹人也。②

「如」「若」诸字同例。

[187]左传昭公十二年云:今与王言如响,国其若之何?

[188]史记酷吏列传云:有势家,虽有奸如山,弗犯。

[189]又货殖列传云:贵出如粪土,贱取如珠玉。

[190]又云:夫用贫求富,农不如工,工不如商,刺绣文不如倚市门,此言末业贫者之资也。

[191]老子云: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③

[192]史货殖列传:趋时若猛兽鸷鸟之发。

[193]又商君列传:君之危若朝露。——诸句内所有「如」「若」等字,皆以状所比也。而「犹」「如」「若」诸字之所状,或为名字,或为静字,或为一读皆可。

至「如是」「如此」「如斯」「若此」「若彼」,又「若何」「若之何」「奈何」「如何」诸语,则所状皆为代字,④经籍习用,已详于前,故不赘。

「然」字「尔」字解作「如是」者,亦肖容之状字也。

[194]孟梁下:今也不然。——犹云「今非如此」也。此「然」字解作「如此」而为表词者,实肖容之状字也。⑤

[195]又告上:非天之降才尔殊也,其所以陷溺其心者然也。——「尔殊」者,如此有异也。「尔」解如「然」字。下「然」字同前。

[196]左成八:唯然,故多大国矣。——「唯然」者,犹云「惟其事之如上」也。

[197]汉贾谊传:其异姓负强而动者,汉已幸胜之矣。又不易其所以然,同姓袭是迹而动,既有证矣,其执尽又复然。——「所以然」者,「所以为如此」也,「复然」者,「复为如此」也。

[198]公庄三十二:公子牙今将尔。——「今将尔」者,犹云「今将如此」也。

[199]韩答冯宿书:仆何能尔?

[200]又答陈商书:不知君子必尔为不也。——「能尔」者,「能为如此」也。「必尔为不也」者,「必如此为抑否也」。推此类也,「然而」「然则」诸连辞之「然」字,亦有然矣,解见连字篇。⑥

○1本节前半与
【6.1.4】节部分内容重复。

○2此例原置‘「如」「若」诸字同例’一句之下,今移上。

○3章云:语见史记老庄传,老子无此文。

○4马氏说「如是」「如此」等,所状皆为代字,其意似为「是」「此」等代字为「如」等所状,与[185]的解说又不同。

○5此下各例「然」「尔」多作表词,但马氏在
【0.2】节界说十六后讲「表词」时,限于静字,没有说状字可作表词。

○6此指
【8.3.1】节。


【6.4.5】四,以度事成之有如许者。如许者,言事成而有多少、浅深、厚薄、偏全之各别也。

言事成之多少、厚薄等。

[201]孟离下:徐子曰:‘仲尼亟称于水曰。’——「亟」者,言其称之如许次也。

[202]又万下:叠为宾主。——「叠」者,言互为宾主之频频也。

[203]左昭十四:三数叔鱼之恶,不为末灭。——「三」者,言数恶之次也,「末」者,言所灭之如许也。

[204]史记游侠列传云:然剧孟母死,自远方送丧盖千乘。

[205]又云:以德报怨,厚施而薄望。

[206]汉书朱云传云:既论难,连拄五鹿君。

[207]又霍光传云:长财七尺三寸。

[208]荀子荣辱篇云:是其为相悬也,几直夫刍豢稻梁之县糟糠尔哉!①

[209]左传昭公十六年云:韩子亦无几求。

[210]汉书赵后传云:今儿安在,危杀之矣。

[211]蜀志先主传云:今大事垂可立。

[212]魏文帝与吴质书云:孔璋章表殊健,微为繁富。

[213]庄子人间世云:彼亦直寄焉,以为不知己者诟厉也。

[214]史记曹相国世家云:参见人之有细过,专掩匿覆盖之。

[215]又张叔传云:自欧为吏,未尝言按人,专以诚长者处官。②

[216]又三代世表云:自殷以前,诸侯不可得而谱,周以来乃颇可着。

[217]汉书田窦传云:于是上使御使簿责婴所言灌夫,颇不雠,劾系都司空。

[218]又礼乐志云:质朴日消,恩爱寖薄。

[219]又贾谊传云:虑无不帝制而天子自为者。

[220]又周勃传云:吏稍侵辱之。

[221]后汉书马援传云:季孟尝折愧子阳,而不受其爵,今更共陆陆,欲往附之。

[222]杜预春秋左传集解序云:于丘明之传有所不通,皆没而不说,而更肤引公羊榖梁,适足自乱。

[223]史记萧相国世家云:列侯毕已受封。——以上所引句内,「盖」「厚」「薄」「连」「财」「几」「危」「垂」「微」「直」「专」「颇」「寖」「虑」「稍」「更」「毕」诸字,或言其事之多少,或言其事之厚薄也。

至于言成事之浅深者,则有「愈」「滋」「甚」「益」「极」「至」诸字以为状,盖与论比篇内所谓泛称夫极者,大略相似耳。

[224]孟子公孙丑上云:若是,则弟子之惑滋甚。

[225]史记五帝本纪云:舜居*汭,内行弥谨。

[226]荀子荣辱篇云:清之而俞浊者口也,豢之而俞瘠者交也。

[227]史记秦本纪云:遂复三人官秩如故,愈益厚之。

[228]汉书成帝纪云:其申饬有司以渐禁之。

[229]史记五帝纪云:余幷论次,择其言尤雅者,故着为本纪书首。

[230]汉书卜式传云:是时富豪皆争匿财,唯式尤欲助费。

[231]史记平准书云:治楼船,高十余丈,旗帜加其上,甚壮。

[232]又秦本纪云:夫自上圣黄帝作为礼乐法度,身以先之,仅以小治。

[233]礼记射义云:好学不倦,好礼不变,旄期称道不乱者,不在此位也,盖*有存者。

[234]汉书贾谊传云:诸公幸者乃为中涓,其次廑得舍人。

[235]史记封禅书云:封禅用希旷,绝莫知其仪礼。

[236]又游侠列传云:杀者亦竟绝,莫知为谁。

[237]又高帝本纪云:人又益喜,惟恐沛公不为秦王。

[238]又云:丰,吾所生长,极不忘尔。

[239]荀子正论篇云:汤武者,至天下之善禁令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