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被 上读内动字,言论了。诗大雅公刘:于时语语。 去读外动字,以言告人也。论阳货:居,吾语女。

处 上读内动字,居也。诗召南殷其靁:莫或遑处。 去读名字,所也,所于处也。

女 上读名字。 去读外动字,以女妻人也。孟离上:涕出而女于吴。书尧典:女于时。

去 上读外动字,除也。礼中庸:去谗远色。 去读内动字,人相违也。

雨 上读名字,所雨也。 去读无主动字。诗小雅大田:雨我公田。

吐 上读外动字。诗大雅烝民:刚则吐之。 去读内动字,呕也。

树 上读外动字,种也。 去读名字,所树也。

数 上读外动字,计也。诗小雅巧言:心焉数之。 去读名字,算数也。易节:君子以制数度议德行。 入读静字,频数也。礼祭义:祭不欲数,数则烦。

悔 上读名字。 去读外动字。正字通云:凡言人有悔吝,此「悔」字上声读;凡言人能改悔,此「悔」字去声读。

采 上读外动字。诗周南卷耳:采采卷耳。又择也。礼昏义:纳采问名。又「采色」,皆读上声。 去读名字,臣食邑也。

载 上读名字,年也。 去读外动字,乘也。易大有:大车以载。又「覆载」「记载」从同。

引 上读外动字,开弓也。又演也。易系辞:引而伸之。 又相荐达曰「引」。 去读名字,牵牛綍也。

准 上读外动字,平也。书立政:准人。 又仿也。易系辞:易与天地准。 入读名字,鼻也。史高祖本纪:隆准而龙颜。

近 上读静字,不远也。易系辞:近取诸身。去读居吏切,辞也。诗大雅崧高:往近王舅。 又巨靳切,亲也,近之也。书五子之歌:民可近,不可下。两去读皆外动字而异义。

远 上读静字。 去读外动字,远之也。论雍也:敬鬼神而远之。

饭 上读外动字,餐饭也。礼曲礼:饭黍毋以箸。 去读名字,所食也。

散 上读名字,「闲散」「药散」之类。 去读外动字,离也,布也。

善 上读静字。 去读外动字,善之也。孟梁下:王如善之。

转 上读自反动字。诗周南关雎:辗转反侧。 去读外动字。凡物自转则上声,以力转物则去声。

选 上读外动字。礼礼运:选贤与能。 去读受动字。又王制:命乡论秀士,升之司徒,曰选士。 又「少选」,状字,读上声。

好 上读静字。诗郑风女曰鸡鸣: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去读外动字,爱而不释 也,好之也。

造 上读外动字,建也,作也。书大诰:予造天役。注云:予之所作,皆天所役使也。去读受动字,造就也。诗大雅思齐:小子有造。礼王制:升于学者,不在于司徒,曰造士。 又内动字,诣也,进也。周礼秋官司仪:凡四方之宾客造焉则以告。 又诗大雅大明:造舟为梁。连舟而为桥梁以渡也。

倒 上读内动字,仆也,如「绝倒」「倾倒」之类。 去读外动字,翻也。诗齐风东方未明:颠之倒之,自公召之。

左 上读静字,定位之序,左昭右穆。 去读外动字。左襄十:天子所右,寡君亦右之,所左亦左之。

* 上读胡果切,名字,车盛膏器。「炙*」者,言言之不尽,如*之常有膏也。又尺马切,④外动字,回转也。礼雑 记:叔孙武叔朝见轮人,以其杖关毂论者。谓以杖穿毂而转其轮也。

下 上读静字。 去读内动字,降也。

泻 上读外动字,倾也。周礼地官稻人:以浍泻水。 去读司夜切,静字,卥也。论衡书解:地无毛则为泻土。 又「吐泻」为内动字。

仰 上读外动字,举首望也。 去读亦外动字,恃也,资也。史平准书:衣食仰给县官。

放 上读内动字,升也。孟离下:放乎四海。又梁下:放于琅邪。 去读外动字,逐也,弃也。书舜典:放驩兜于崇山。

上 上读内动字,升也。易需:云上于天。 去读静字。又文言:本乎天者亲上。

请 上读外动字,求也,谒也。礼曲礼:请业则起。 去读名字,春朝秋请也。又「延请」同。

首 上读名字,易说卦:干为首。 去读「自首」为外动字。「首向」为内动字。礼玉藻:君子之居恒当户,寝恒东首。

后 上读静字。又用如名字。左桓二:臧孙达其有后于鲁乎?去读外动字,后心也。老子:自后者人先之。论卫灵:事君敬其事而后其食。

走 上读内动字,趋也。文选报任少卿书:太史公牛马走。班固答宾戏:走亦不任厕技于彼列。两「走」字解「仆」也,则名字矣。 去读疾趋也,亦内动字。诗大雅绵:予曰有奔走。孟梁下:弃甲曳兵而走。

右 上读静字。 去读外动字,同「左」字。

飮 上读内动字。周礼天官饍夫:飮用六淸。 去读外动字,飮之也。礼檀弓:酌而飮寡人。

枕 上读名字。 去读外动字,枕之也。论述而:曲肱而枕之。

滥 上读泉名。尔雅释水:滥泉正出。 去读外动字,泛也。家语:其源可以滥觞。 又浮辞失实也。

帅 去读名字,「将帅」也。 入读外动字。易帅:长子帅师。

刺 从刀束,去读外动字,直伤也。又「刺史」官名,「投刺」柬也,皆为名字。 入读亦外动字,针黹也。史货殖传:刺绣文不如倚市门。又侦伺也。汉燕王旦传:阴刺候朝廷事。⑤又撑也。史陈平世家:平恐,乃躶而佐刺船。至「刺」字从束入读,郎达切,静字,戾也。汉杜钦传:无乖刺之心。 又谥法:暴戾无亲曰刺。 至「拨刺」张弓声,「跋刺」鱼跃声,皆状字。⑥

识 上读记也。书益稷:书用识哉! 入读认也。左襄二十九:如旧相识。皆外动字。

食 去读名字。论为政:有酒食。 入读外动字。

积 去读名字,储蓄也,所积也。诗大雅公刘:乃积乃仓。 入读外动字,聚也。易升:积小以高大。

出 正韵云:凡物自出则入声,非自出而出之得去声,然亦有互用者。此内外动之别也。尔雅释亲:男子谓姊妹之子为出。 入读,名字也。

咥 许既切,去读内动字,大笑也。诗卫风氓: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入读徒结切,外动字,啮也。易履:履虎尾,不咥人,亨。

度 去读名字,法制也。 入读外动字,谋也,量也。

厝 去读外动字,置也。汉贾谊传:夫抱火厝之积薪之下。入读名字,厉石也。诗大雅鹤鸣:可以为厝。⑦

错 去读外动字,置也。易系辞:苟错诸地而可矣。史周本纪:刑错是十余年不用。 入读外动字,如「错雑」「错乱」「错综」「错误」之属。「错刀」者,说文云:金涂也。

切 去读音砌,代字,众也,「一切」,大凡也。 入读外动字,刌也。礼少仪:聂而切之为脍。

画 去读图物也。 入读分界也。皆外动字。

杀 去读静字。礼礼器:不丰不杀。 入读外动字,戳也。

喝 去读噎塞也。后汉窦宪传:宪阴喝不能对。 入读诃也。史苏秦传:恫疑虚喝。 去入皆内动字。

塞 去读名字,边界也。礼月令:条件边竟,完要塞。 入读外动字,填也,隔也。又:天地不通,闭塞而成冬。

约 去读名字,所要约也。汉礼乐志:明德乡治本约。 入读外动字,缠束也,约束也。又「约剂」者,要盟之载词也。

乐 去读外动字,喜好也。论雍也:仁者乐山。又季氏:益者三乐。 入读名字,声音总名。又内动字,喜也。孟梁下:与民同乐也。

较 去读外动字,比也。又状字,着明貌。汉孔光传:较然甚明。 入读名字,车骑上曲铜也。诗:猗重较兮。

觉 去读内动字,梦醒也。诗王风兔爰:尚寐无觉。 入读外动字,晓也。孟子上:使先知觉后知。

背 去读补妹切,「补」声促,名字,脊也。又「堂北」。诗卫风伯兮:言树之背。 又薄昧切,「薄」声舒,外动字,违也,弃也。书太甲:既往背师保之训。 此以声之舒促而用异者。

暴 去读静字。书泰誓:敢行暴虐。 入读外动字,日干也。孟告上:一日暴之。

冒 去读外动字,覆也。又假称也。汉卫青传:故青冒姓为卫氏。 入读静字,贪也。左昭三十一:贪冒之民。 又「冒顿」同音。

藉 去读外动字,祭藉也。易大过:藉白茅。 又「凭借」「慰藉」为外动字。 「蕴藉」则为静字。 入读状字,「狼藉」,雑乱离披貌。汉江都易王传:国中口语藉藉,⑧无复至江都。又「藉田」同音。

射 去读名字。说文谓:弓弩发于身而中于远也。礼射义:是故古都天子以射远诸侯卿大夫士,射者男子之事也。论八佾:射不主皮。 又「仆射」官名。 入读外动字。论述而:弋而射宿。 又诗大雅思齐:无射亦保。静字,厌也。

畜 去读名字。左僖十九:古者六畜不相为用。疏云:养之曰畜,用之曰牲。 入读,许六反,名字,与去读同解。左桓六:谓其畜之硕大蕃滋也。 又礼曲礼:问庶人之富,数畜以对。 两「畜」字疏皆作入声。 又丑六切,外动字,积也。礼月令:仲秋之月,乃命有司趣民收敛,务畜菜。 又内则:子妇无私货,无私畜。又止也。孟梁下:畜君何尤?又许六切,外动字,养也。易师:君子以容民畜众。礼儒行:易禄而难畜也。 至「大畜」「小畜」卦名,有止之义,音仍丑六切。

伏 去读外动字,鸟覆卵也。汉五行志:丞相府史家,雌鸡伏子。 入读内动字,偃也。礼曲礼:寝毋伏。

读 去读名字,凡经书语绝处谓句,语未绝而点之以便成诵者曰「读」。⑨ 入读外动字,诵书也。

越 王伐切,外动字,度也,踰也。 又国名。户括切,名字。礼礼运:越席疏布。 又瑟下孔为「越」。

活 户括切,内动字,生也。 古活切,状字。诗卫风硕人:北流活活。 水流声。

拔 蒲拨切,静字,疾也。礼少仪:毋拔来。汉陈项传:拔起陇亩之中。 又蒲八切,外动字,擢也,抽也。易文言:确乎其不可拔。 又泰:拔茅茹。

别 必列切,名字,券书也。周礼天官小宰:听称责以传别。注云:别为两,两家各得一也。 又「大别」,山名。又辨也,用如名。 音便,⑩则外动字,离别也。

合 侯合切,一作外动字,同也。易干:保合大和。诗小雅常隶:妻子好合。 又会了。礼王制:不能五十里者,不合于天子。 又聚也。论子路:始有,曰,苟合矣。 又答也。左宣二:既合而来奔。此内动字,无止词也。 一作名字,配也。诗大雅大明:天作之合。史货殖列传:糵曲盐豉千合。注谓四者轻重多寡相配合耳。 又「六合」「宇合」皆名也。 葛合切,则专作名字。汉律历志:量者,龠、合、升、斗、斛也,所以量多少也。

○1章云:史记原文作‘楚有养由基者,善射者也,去柳叶百步而射之,百发而百中之。’

○2章云;阮元氏孟子注疏校勘记云:‘按「逢」字从「夆」,逢蒙,逢伯陵,逢丑父,逢公,皆薄红反;东转为江,乃薄江反;德公,士元,非有二字也。宋人广韵得改字作「逄」,薄江切,殊谬,孟子音义同谬,不可不正。「逄蒙」古书作「蠭蒙」,则其字不当从「夅」可知矣。’

○3章云:史记原作‘臣有百战百胜之术。’

○4章云:「*」字无「尺马」音。雑记释文:‘「*」胡罪反,又胡瓦反,又胡管反。’此云尺马切者误。

○5章云:传文无此语,马氏转引康熙字典致误。

○6「剌」和「刺」是两个字,不是一字异读,不应阑入。

○7章云:今诗作‘可以为错’,释文云:‘「错」七落反,说文作「厝」。’今马氏引诗直作「厝」,亦误。

○8章云:汉书作「籍籍」,亦转引康熙字典而误。

○9
【0.2】节界说二十三说:‘凡有起、语两词而辞意未全者曰「读」’,乃马氏为文通一书所作之科学的定义,此处‘语未绝而点之以便诵者曰「读」’,乃对世俗用法的说明,即一般塾师在书中不加圈而加点的地方。

○10章云:「离别」之「别」不音「便」,此盖用康熙字典‘便入声’之文而脱去‘入声’二字。

动字骈列


【5.12】案经史中动字,往往取对待两字连用者,又取双字义同且为双声迭韵者,①学者阅书,当自得之。


【5.12.1】又待两字连用者,如:

行藏 兴亡 穷通 浮沉 悲欢 纵横 安危

盈虚 公私 从违 钩深② 去留 屈伸 抑扬

卷舒 进退 出处 出入 出纳 作息 去就

聚散 向背 隐显 陟降 反复 坐作 逆顺

开阖 游息 增损 通塞 操舍 因革 褒贬

辞受 施报 穷达 成毁 张弛

○1本节所列动字,其中有的又被列入别类之字中。如「进退」「通塞」「因革」,又归入名字(见
【1.5.1】节);「穷通」「纵通」「公私」,又归入静字(见
【4.1.2】节);「安危」又归入名字,还归入静字。类似的情况还有。

○2章云:「钩深」非对待字,「钩」疑「浅」字之误。


【5.12.2】双字同义者,如

观瞻 登临 追陪 搜寻 栖迟 奔趋 奔驰

讴歌 扶持 提携 施为 耕耘 调和 藏修

栽培 承宣 旬宣 游扬 调护 维持 切磋

琢磨 品题 品量 较量 激扬 鼓舞 栉沐

粉饰 顾盼 睥睨 洗涤 选择 掎角 反侧

步骤 赞化 树立 消遣 征伐 耕获 区处

封殖 招携 铺排 推详 支* 驱除 勾销

薫陶 陶铸 陶镕 条陈 吹嘘 侵凌 鞭笞

范围 调停 掩藏 揣摩 破除 锻炼 周内

整齐 发挥 羽仪 主张 播迁 整葺 脱略

付托 造就 剖决 束缚 扫荡 诱掖 奖劝

戡定 殒坠 扇惑 摘觖 觖望 怨望 跅弛

陈设 觊觎 窥伺 褒显 蠲免 创垂 惩劝

扶翊 调处 担荷 遴选 超擢 商确


【5.12.3】双声迭韵者,①如:

流离 炰烋 踌躇 徜徉 逍遥 猖狂 嗟跎

缠绵 趦趄 绸缪 荒亡 经营 甄陶 周旋

逡巡 相羊 仓忙 迟疑 迍邅 雍容 支离

盘桓 迁延 留连 优游 欷嘘 恢谐 劻勷

因循 抢攘 陆梁 逗遛 觊觎 滑稽 卓荦

黾勉 缱绻 啸傲 怫郁 恐惧 感慨 酷毒

蔑裂 踧踖 邂逅 偃蹇 辟易 抑郁 土苴

耿介 勉励 矫揉 雑沓 慷慨 犹豫 诚悃

颠倒 盘薄 狼戾 钩距 萧散

然双声迭韵诸字,所以状容者居多,故概通状字。

○1下列例字中, 甄陶 周旋 勉励 矫揉 诚悃等,既非双声,也非迭韵。

动字相承五之三


【5.13.1】凡句读之成,必有起词、语词。起词之隐见,一以上下之辞气为定。而语词,则起词之所为语也,①无语词是无句读矣。语词以言起词之为何若者,则名为表词;语词以记起词之行者,则惟动字是以。在一句一读之内有二三动字连书者,其首先者乃记起词之行,名之曰坐动;其后动字所以承坐动之行者,谓之散动。散动云者,以其行非直承自起词也。②姑引论语季氏篇与高祖求贤诏分注焉以明之:

季氏(起词)将(状字)伐(坐动,以记起词之行)颛臾(「伐」之止词,至此一句)。冉有季路(起词)见(坐动)于孔子(转词,至此一读,以记述言之时)。曰(坐动,其起词即前读也,③盖「曰」者,非平日之冉有季路,乃见于孔子之冉有季路也。「曰」之止词,即以后所述之语,故至此可略顿)。季氏(起词)将有(坐动)事(止词)于颛臾(转词,记处,至此皆「曰」之止词)。孔子(起词)曰(坐动,同前)。求(主次,呼其名也)。无乃(状字,以状所疑,与助语④「与」字相应,反言以决之也)尔(起词)是(决辞,⑤以代句之坐动也)过(表词)与(助字,至此一句)。夫(特指代字)颛臾(主次,冒于句读之先,特指其名,文势一振)。昔者(二字,状字之记时者⑥)先王(起词)以(用也,动字,今为坐动)为(作也,亦动字,乃上承「以」字,所谓散动也,犹云「昔先王用颛臾为东蒙主」,故「为」字前含有「颛臾」二字,以其特提于句读之先,故不言而喻)东蒙(「主」字之偏次)主(「为」之止词,如「为」字作「是」字解亦可,得「主」字乃表词。犹云「昔先王封之为东蒙主也。」至此言故之读,言所以为「社稷之臣」之故也)。且(连字,进一层,所以连前读,意谓颛臾之为社稷之臣,不第先王封之之故,更以「且在」云云)在(坐动,其起词空冒于前)邦域之中(转词以记处者)矣(助字,以决事之已然者。至此又一读,亦言故也。两读意偏,下句意全)。是(决辞,可视为本句之坐动,其起词「颛臾」已先提矣)社稷(偏次)之(介字)臣(表词)也(助字,决理也,犹云「当日先王封之之故既如彼,其所居之地又如此,理当视为国家社稷之臣也。」至此句全)。何(询问代字,乃「为」字司词倒置于先者,见询问代字篇)以(用也,作动字解,此坐动也,其起词指与语者,或暗指季氏亦可,犹云「既为社稷之臣,尔等何为用伐乎?」)伐(散动字,上承「以」字)为(介字,其司词「何」字先置。若作为「哉」字解,则「以」字为介字。「何以伐为」者,犹云「为何伐之哉?」至此一句)。冉有(起词)曰(坐动,至此作一顿)。夫子(起词)欲(坐动)之(止词。至此一句)。吾二臣者(起词)皆(代字)不(状字)欲(坐动)也(助字,煞句,以助其反决之理)。孔子(起词)曰(坐动)。周任(起词)有(坐动)言(止词,至此一读)曰(坐动,其起词乃前读)。陈(坐读,其起词即凡为人臣者,不言可喻)力(止词)就(散动,为司词,其上当有「以」字,可不书明)列(「就」之止词,至此一句)。不能者(起词)止(坐动,又一句)。危(坐动,其起词乃所相之人,不言而喻,一字为读)而(连字)不持(坐动,其起词即相者,止词乃所相者,皆不明书。至此一全读)。颠而不扶(同上,犹云「如主人颠而相者不扶焉」)。则(连字,以言效也)将焉(皆状字)用(坐动,其起词即所相之主人也)彼相(止词)矣(助字,决其效之当然也。凡假设之事皆为读,以其意未全也。而当然之效则为句,以其意毕达也,故至此为句)。且尔言(起词)过(坐动)矣(决其已然之言如此,至此一句)。虎兕(起词)出(坐动)于柙(转词,至此一读)。龟玉(起词)毁(坐动)于椟中(转词,又一读)。是(决辞,起词两读)谁之过(表词)与(助字,反决口气,至此为句)。冉有曰(同上)。今(连字,提起)夫颛臾(起词)。固(表词)而(连字)近(亦表词,皆如坐动)于费(司词,属于「近」字,至此一句)。今(状字,言时)不取(坐动,起词则为季氏,止词则为颛臾,皆不言而喻。此一假设之读也)。后世(加词,记时)必(状字)为(坐动)子孙(偏次)忧(止词。至此言假设之效,成为一句)。孔子(起词)曰(坐动)。求(主次,呼其名也)。君子(起词)疾(坐动,下文皆其止词)夫(特指代字,直贯「辞」字)舍(坐动,其起词乃为是言者,不言而喻。下文「曰欲之」,其止词也)曰欲之(皆「舍」字止词,犹云「舍其欲利之言」)。而(连字,上接「舍」字)必为(坐动,其起词与「舍」字用)之(代字,转词先置)辞(「为」字止词,犹云「必为辞以掩饰其欲利之心」。「之」指上文,故「舍曰欲之」一读,「而必为之辞」又一读,两皆「疾」字止词。至此句全)。丘也(起词,本名,后煞「也」字,见后)。闻(坐动,下文皆记所闻,至「不安」止,皆其止词)有国有家者(一读,为起词也)。不患(坐动)寡(止词)而患不均(同上,至此一读)。不患贫而患不安(又一读。自「有国有家者」至此两读,皆「闻」字止词也)。盖(连字,言故)均(起词⑦)无(坐动)贫(止词,一小句,下同)。和无寡。安无顿(三平句,意皆全)。夫(代字,指上文,起词)如(同动,此为坐动)是(止词,犹云「所言诚若此」也,可为顿读)。⑧故(连字)远人(起词)不服(坐动,至此一假设之读)。则(连字,接言当然之事)修(坐动,其起词即凡有国者,不言可知)文德(止词)以(介字)来(散动,司于介字)之(「来」字止词,至此一句)。既(连字、状字皆可)来(坐动)之(止词,此假设之读)。则(连字,推言假设后应为之事)安(坐动,与上「来」字,其起词皆「有国者」)之(止词,至此句意已全)今(连字,提起)由与求也(起词)。相(坐动)夫子(止词,至此一读,记所处之位)。远人(起词)不服(坐动,记事之句,口气未完)而(连字,以连上下两句相反之事)不能(坐动,其起词为「由」「求」,已先置)来(散动,以承「能」字助动)也(助字,反决,⑨又以口气未完,故煞「也」字)。邦(起词,言邦内之民)分崩离析(四动字,皆为坐动,意平而各不相属)而不能守也(与上句同)。而(连字,上文自「远人不服」至「不能守也」诸句,备陈不能伐人之事,至此「而」字为一大转,以起下文)谋(坐动,「由」「求」其起词也)动(散动,以承「谋」字)干戈(「动」字止词)于邦内(转词,记处。自「远人不服」至此,诸句皆平面口气)。吾(起词)恐(坐动,以下至「也」字,皆所「恐」也,故为止词)季孙之忧(一顿,下文两读之起词)不在(坐动)颛臾(转词。至此为一小读)。而(反转连字)在(坐动,起词在前)萧墙之内(转词,记处,「在」字后无介字)也(至此一读,乃「恐」字止词。「也」字所以决言事理之必将如此,又以煞止词之读也。「今由与求也」至此一段,句意乃全,而「吾恐」至尾,此段中最全之句,其它皆谓之读可也)。

○1这一句似乎把话说拧了。如果说,‘而起词,则语词之所为语也’,似乎更好理解些。

○2马氏用「散动」对译西方语言中的「不定式」,不定式的用途很广,所以马氏散动的用途也很广,承坐动之行者,只是散动的一种,
【5.14】节还谈到散动可以作起词、表词、司词、偏次,这些散动都不必承坐动之行。

○3「曰」的起词为「冉有季路」,马氏说起词为前读,费解。下面‘周任有言曰’,马氏说同此。

○4「语」当作「字」。

○5此「是」字决非决辞,即系词。裴学海古书虚字集释引王氏经传释词释为「之」(以「过」为名词)。杨氏词诠以此种「是」字为「句中助词」,近人或解为代词(皆以「过」为动词)。

○6只「昔」一字是状字,
【6.4.9】节称「昔者」为记时状字‘合于他字以成一语’。

○7「均」,按文通体系应为读,犹云「假如分配平均……」。

○8关于「夫如是」,全书提到多次,但说法不一。
【10.5.4】节说它是‘状语有为顿者’;
【10.6.2.5】节说:‘「夫如是」……重申前文而自成为读矣。’此处又说它‘可为顿读’,为顿为读,不加判断。

○9何谓‘反决’,不明。

盖(起词)①闻(坐动,其起词即高祖自谓,下文至「成名」皆其所闻之事,皆其止词也)王者(偏次,犹云「王者之中」)莫(代字,起词,犹云「王者之中无人」)高(表词,用为坐动)于(介字,用为比较者)周文(「于」字司词,所比之一端,至此一读)。伯者莫高于齐桓(至此又一读,与前读同。然两读皆非「闻」字止词,要皆为后读之起词)。皆(代字,与「周文」「齐桓」同次,用为止词)待(坐动)贤人(止词,至此为半读)而(连上读,可省「皆」字)②成(坐动)名(止词。至此一读全。故「皆待贤人而成名」止,乃「闻」字止词,前两读则此读之起词。③至此句全)。今(连字提起)天下贤者(起词,犹云「天下所有贤者」,「天下」偏次)智能(两静字表词,用为坐动,至此一读。犹云「今日天下所有贤者,皆是智能之人」。喝起)。岂待(两状字,用如连字)④古之个(起词,下暗含「智能」,故此句无坐动。凡相比句读,其坐动同前,故可暗藏也)乎(助字,反问口气,至此一句。犹云「今之贤者亦有智能之人,岂惟古人为然哉?」)。患(起词,犹云「贤士不进之患」)在(句之坐读)人主(起词)不交(坐动。「交」字为自反动字,⑤犹云「患在人主不与士相交之故」,「与士相」三字不言而喻。「人主不交」一读,为偏次,其正次「故」字,犹云「不交之故」)故(「在」字止词)也(助字,决言其事必然之理。自「患」字至此一句)。士(起词)奚(询问代字,「由」字司词,先置,例也)由(介字,「因」也,「用」也)天之灵(司词)。贤士大夫(亦「以」字司词)。定(坐动)有(散动,承「定」字)天下(两动止词,犹云「因天与人,吾定天下而有之。」)。以(介字,使也)为(散动,司于「以」字)一家(「为」字止词。自「以天之灵」至此,为言故之读)。欲(坐动,其起词在前,其止词乃后读也)其(读之起词,指「天下」)长久(表词,附于「其」字,用为坐动)。世世(转词,在宾次,以记时也)奉(散动,以承「长久」二字)宗庙(「奉」字止词)亡绝(亦散动,皆解「长久」二字,犹云「欲天下久长,使世世代代能奉宗庙而不绝」也)也(助字,以煞承读之为止词者。自「其」字至此,皆为承读,即「欲」之止词)。贤人(起词)已(状字,记时)与我(司词)共(代字)平(坐动)之(止词)矣(助字,言已然之事)。而(连字,所以连下文「可」字)不(状字)与吾(司词)共安利(坐动)之(止词。自「不」字至此为一读,而为「可」字起词)。可(坐动)乎(助字,反问。至此一句,犹云「录用人已与我平天下,而不与我共安利之,可乎哉?」)。贤士大夫(偏次,先置)有(坐动,无起词,其止词乃后读也)肯(坐动,其起词乃下文「者」字。犹云「贤士大夫中有如此者」)从(散动,承「肯」字)我(止词)游(散动,上承「从」字。三动字蝉联承下)者(代字,「肯」字起词,至此一读,为「有」字止词。故自「贤士大夫」至此,共为一假设之读,犹云「士大夫中如有如此之人」)。吾(起词)能(坐动)尊显(两散动,皆并承,「能」字)之(止词。至此一句)。布告(两字并为坐动,其起词即对官而言,故不言而喻,其止词即上文诸事,亦不言明)天下(转词,犹云「不告之于天下也。」至此一句)。使(连字,⑥以言效也)明知(坐动,其起词即暗含「天下之人」)朕意(止词。自「使」字至此一读,以附前句)。御史大夫(起词)昌(同次)下(坐动,其止词即暗含此诏令也)相国(转词,犹云「下之于相国也。」至此一句)。相国(起词)*侯(同次)下诸侯王(同上)。御史中执法下郡守(又一句,同上)。其(代字,偏次,犹云「其人之中」也)有(坐动,无起词,其止词即以后之读也)意(读之坐动,其起词即下文「者」字。「意」字用如受动)⑦称(散动,上承「意」字,解「合」也)明德(「称」字止词)者(煞读代字。至此一假设之读,犹云「如有见称为明德之人」)。必(状字)身(他反代字)劝(坐动,其起词即以前所言「郡守」,其止词即可称明德者)为之(「之」指「明德者」,介字司词)驾(亦坐动,与「劝」字同。犹云「必身劝而为之驾。」至此一句)。遣(坐动,起词指「郡守」,止词同上)诣(散动,承「遣」字,犹云「遣之至相国府」)相国府(转词,记所到之处)。署(散动,承「诣」字,犹云「遣之诣相国府,使之署」也)行义年(三字,「署」字止词。至此又一句止)。有(坐动,一字为假设之读,犹云「如有称合明德之人」也)而(连字)弗言(坐动,其起词仍指「郡守」等,其止词仍指其人。犹云「如有其人而郡守不言之于上」云,至此为读)。觉(受动字,可为起词)。免(坐动,犹云「凡弗言而为所觉者即免。」至此句全)。年老癃病(犹云「如有老于年而病癃者」,两静字皆为表词,合成一读),勿遣(谕郡守也。「遣」字坐动,其起词「郡守」,止词即老病之人)。

以上引书两篇,玩索有得,则句读之法较然矣。

○1此处说「盖」是起词,接着又说「闻」的起词即高祖自谓,令人不解。「盖」字,
【8.1.4】节称之为提起连字,并引用此例说:‘此以「盖」字提起者’。足见马氏这里所谓「起词」只是指有提起作用之词语。然「起词」在马氏体系中是专指主语的,此又称「起词」,实为混淆。

○2省「皆」字之说甚怪,‘皆待贤人而皆成名’,无此句法。

○3此读之起词为「周文」「齐桓」,非前两读。

○4「岂」为状字,表反诘;「特」,状字,仅也,此处皆无连接作用。

○5「交」为「结交」之意,非自反动字。

○6马氏把「使」分为动字和连字两类,此外合于
【5.13.2.4】节所说‘「使」……用以明事势之使然者,则当视为连字。’

○7此「意」字似非动字而为名字。


【5.13.2】夫曰助动,必有所助之动字为之后焉。后之者,所谓散动也。然动字之可承以散动者,不尽助动然也。凡动字之在句读,有散动为承者,概为坐动。使散动之行与坐动之行,同为起词所发,则惟置散动后乎坐动而已。夫如是,与助动无异。或不然,而更有起词焉以记其行之所自发,则参之于坐、散两动字之间而更为一读,是曰承读。于是,所谓散动者,又为承读之坐动矣。承读起词有不明见者,必其已见于上文者也;不然,必其显而易知者也,观于所引斯明矣。

夫动字之可承以散动者,约有三焉。


【5.13.2.1】一,凡动字说官司之行者,如耳闻、目见、心知、口述之类,则有承读以记所闻、所见、所知、所述之事者,常也。至「曰」「云」诸动字后,虽皆为所云之语,而所语甚长,有未能以承读概之也。①

[1068]孟公上: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见」字坐坐动,「人」字起词也,「入」字第二动字,上承「见」字,「孺子」为「入」字起词,「孺子将入于井」六字承读,即目见之事也。

[1069]又万上:吾闻其以尧舜之道要汤,未闻以割烹也。——「其以尧舜之道要汤」八字,承读,以记耳闻之事也,「其」字为「要」字起词,「以割烹」者,犹云「其以割烹要汤」也,本文不曰「其」,不曰「要汤」者,已见于上文也。

[1070]又:不识舜不知象之将杀己与?——「舜」字起至「与」字止,为「识」字承读,而「象之将杀己」五字,又为「知」之承读。

[1071]又滕上:孟子道性善,言必称尧舜。——「性善」,所道之事,「善」,静字而为表词,亦承读也。

[1072]又梁上:人皆谓我毁明堂,毁诸?已乎?——「我毁明堂」四字承读,即人所「谓」也。

[1073]又梁上:王说曰:‘诗云:他人有心,予忖度之。夫子之谓也……’云云。——「曰」后诸句至「何也」止,皆所述之语,自为句读,不得统名之承读。又「诗云」后所引之诗,一读一句②亦然。

[1074]又梁下:今燕虐其民,王往在征之,民以为将拯己于水火之中也,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以为」二字,即「意谓」也。「拯己」字上承「以为」二字,其起词乃「王」了。今不曰「民以为王将拯己」云者,以「王」字见于上文,不必重见也,「将拯己于水火之中也」九字为承读。承读助以「也」字者居多。

[1075]又尽上:孩提之童,无不知爱其亲也,及其长了,无不知敬其兄也。——「爱其亲」「敬其兄」皆承「知」字。然爱者与敬者,亦即知爱知敬之童,是「爱」「敬」之行同为知爱知敬之童所发,故「爱」「敬」二字直承「知」字而已,此与助动无异。

[1076]吴语:臣观吴王之色类有大忧。——「吴王之色类有大忧」八字承读,所观之事也。

[1077]左襄二十五:南史氏闻太史尽死,执简以往。闻既书矣,乃还。——「太史尽死」四字,「闻」字之承读,「既书矣」亦然。惟所为书之事己见上文,故不重现。

[1078]又僖三十二:吾见师之出而不见其入也。

[1079]又庄十: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1080]又桓十三:不然,夫岂不知夫楚师之尽行也。

[1081]庄骈拇:意仁义其非人情乎?

[1082]又在宥:甚矣,吾未知圣知之不为桁杨椄槢也,仁义之不为桎梏凿枘也,焉知曾史之不为桀跖嚆矢也?

[1083]汉高帝纪:臣闻顺德者昌,逆德者亡。

[1084]又霍光传:去病不早知为大人遗体也。

[1085]史平准书:式既在位,见郡国多不便县官作盐铁。

[1086]三李斯列传:度楚王不足事,而六国皆弱,无可为建功者。

[1087]韩送齐皡下第序:吾用是知齐生后日诚良有司也,能复古者也,公无私者也,知命不惑者也。

诸所引坐动,皆记官司之行,而后皆以承读承之也。

○1马氏把止词之读中的动字也列于散动,超出西方语言不定式动词范围。但马氏对「云」「曰」等动字又区别其后为间接引语(即转述)或直接引语,前者为承读,后者非承读,这是很有见识的。

○2一读指「他人有心」,一句指「予忖度之」。这种句式,现在都认为是两个分句,但马氏认为在前者为读,在后者为句,可参看第十章。


【5.13.2.2】二,凡动字记内情所发之行者,如「恐」「惧」「敢」「怒」「愿」「欲」之类,则后有散动以承之者,常也。惟散动所词之事,心欲其然而恐其不然者,则加弗辞以状之;冀其不然而虞其或然者,则不加弗辞。

[1088]孟梁下:今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民惟恐王之不好勇也。——「恐」字坐动,内情所发,「王之不好勇也」六字,承读。民愿王之好勇而恐其不然,故状以「不」字。

[1089]又公上:宋人有闵其苗之不长而揠之者。——「闵」字坐动,亦内情所发,「其苗之不长」五字,承读,状以「不」字者,心欲其长也。

[1090]又公上:矢人岂不仁于函人哉?矢人惟恐不伤人,函人惟恐伤人。——「恐」字后一曰「不伤人」者,幸其能伤人也;一曰「伤人」者,求其不伤也。

[1091]孟梁上:寡人愿安承教。——「愿」者,王自谓也,「承教」者亦王也。坐、散两动,同一起词,共成一句。

[1092]又:愿夫子辅吾志,明以教我。——「辅」字上承「愿」字而另有起词,故为承读。此愿其如是而无所恐也,故不以弗辞状之也。

至[1093]孟子公孙丑上云:能治其国家,谁敢侮之?

[1094]又滕文公上云:御者且羞与射者比。

[1095]又云:吾他日未尝学问,好驰马试剑。

[1096]又离娄下云:中也养不中,才也养不才,故人乐有贤父兄也。

[1097]又告子下云:交得见于邹君,可以假馆,愿留而受业于门。——诸句内曰「敢侮」,曰「羞与比」,曰「好驰(与)试」,曰「乐有」,曰「愿留」,皆坐、散两动的一起词,故祇后先并置耳。

[1098]左昭元:子姑忧子晳之欲背诞也。——「子晳」至「也」字止,为承读,乃所忧之事也。愿其不然,故无弗辞。

[1099]又成十三:楚人恶君之二三其德也,亦来告我曰。——「君之二三其德也」承读,楚人所恶也。

[1100]论语阳货云: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邦家者。——三句,「恶」字后皆有承读。而恶其诚然也,故皆无弗辞。

[1101]又昭三十:初而言伐楚,吾知其可也,而恐其使余往也,又恶人之有余之功也,今余将自有之矣,伐楚何如?——一「恐」字,一「恶」字,后各有承读,而不加弗辞者,一恐其或然,一恶其诚然也。

[1102]论公冶: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

[1103]史韩非列传:余独悲韩子为说难而不能自脱耳。

[1104]又高帝本纪:恐事不就,后秦种族其家。

[1105]又:人又益喜,唯恐沛公不为秦王。

[1106]又屈原列传:屈平疾王听之不聪也,谗谄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故忧愁幽思而作离骚。

[1107]又:冀幸君之一悟,俗之一改也。

[1108]又项羽本纪:愿伯具言臣之不敢倍德也。

[1109]汉司马相如传:恐远所溪谷用泽之民不遍闻。

[1110]又杨恽传:然窃恨足下不深惟其终始而猥随俗之毁誉也。

[1111]秦策:臣恐王为臣之投杼也。

[1112]公隐元:且如桓立,则恐诸大夫之不能相幼君也。

[1113]魏策:子之于学者,将尽行之乎?愿子之有以易名母也。子之于学也,将有所不行乎?愿子之且以名母为后也。——诸所引「愿」「恐」等坐动后,皆为承读,而以「也」字煞者为常。

[1114]吴语:孤不敢忘天灾,其敢忘君王之大赐乎!

[1115]又襄三十一:不敢输币,亦不敢暴露。

[1116]又僖二十八:非敢必有功,愿以间执谗慝之口。

[1117]孟公下:我非尧舜之道,不敢以陈于王前。——六引「敢」字,其后散动直记所「敢」之事,故不另为一读也。


【5.13.2.3】「请」字之后,其承读起词如为所请之人,往往置先「请」字。有解为所呼之名者,非是。

[1118]孟梁下:王曰:‘大哉言矣,寡人有疾,寡人好勇。’对曰:‘王请无好小勇。’——犹云「请王无好小勇」也。夫「请」者,孟子所请之人,谓「王」也;所请之事,「王无好小勇」也。今「王」字先于「请」字,一若「王」为「请」字起词矣,故有以王为对呼之名者此也,是则「王」字当为一顿。至如

[1119]王请勿疑∣王请度之∣王请大之——等句,皆此例也。

[1120]左襄二十七:王曰:‘释齐秦,他国请相见也。’——前文云‘请晋楚之从交相见也’,今曰‘释齐秦,他国请相见也’,犹云「齐秦两国外,其余各国请令其相见也。」「他国」见先「请」字如前。然此非与他国对语,则「他国」之先「请」字,不得以呼名使例之矣。至如

[1121]又襄公二十九年:请观于周乐。

[1122]又昭元年:请垂櫜而入。

[1123]又桓五年:郑子元请为左拒以当蔡人、卫人,为右拒以当陈人。

[1124]又桓六年:少师侈,请羸师以张之。——诸句,皆常例也。

[1125]秦策云:秦相应侯曰:‘王勿忧也,请令废之。’

[1126]齐策云:张仪曰:‘王勿患,请令罢齐兵。’

[1127]韩策云:穰侯曰:‘公无见王矣,臣请令发兵救韩。’——而史记韩世家作‘请今发兵救韩。’

[1128]赵策云:于是秦王乃见使者曰:‘赵豹平原君数欺寡人,赵能杀此二人则可,若不能杀,请令率诸侯受命邯郸城下。’——以上所引,凡言「请令」者,经生家以为「请今」之讹也,而以史记本为证。然「请」后加「令」之者,犹云「请人转令他人以为所请之事。」盖所请之事,既非请者所可专,亦非为请之人可自为,故加「令」字,于义甚顺。若以「请令」改为「请今」,则所请之事,似即请者所自为也。①

①章云:此字国策作「今」,马氏此文,盖自读书雑志转引,未检原书。然雑志此字,明系镌刻之误。原文云‘“……臣请令发兵救韩”,「令」亦当为「今」,言请即发兵救韩也。史记韩世家作「今」,是其证。凡言「请今」者,皆谓「请即」也。赵策“秦王谓谅毅曰:……请令率诸侯受命邯郸城下。”史记项羽纪“韩信彭越皆报曰:请今进兵”,是其证也。’王氏既以赵策与项纪并举,证「令」之当为「今」,则此文不当为「令」可知。章氏又云:马氏所云「经生家」云云,指王念孙读书雑志战国策第一。


【5.13.2.4】「使」字后有承读,以记所使为之事,常语也。然「使」「令」诸字,用以明事势之使然者,则当视为连字,而非动字也。至禁令无然者,则用「无得」「无令」「无使」「使无」诸字,皆当作连字观。「使」字后凡有承读,其起词如为代字,用「之」字者其常,「彼」「其」两字亦间用焉。①

「使」作动字。

[1129]孟梁上: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是」字代字而为起词也,「使」字坐动,「民」字起至「无憾」止,乃承读也。

[1130]又公下:孟子为卿于齐,出吊于滕,王使盖大夫王驩为辅行。——「盖大夫」起至「辅行」止,「使」字承读也。

[1131]左僖二十八:栾枝使舆曳柴而*遁,楚师驰之。——「舆曳柴而*遁」者承读,即栾枝所使之事也。

[1132]又僖三十三:君之惠,不以累臣衅鼓,使归就戳于秦,寡君之以为戳,死且不朽。——「归就戳」者,「累臣」也,「使」字承读也。

[1133]史张释之列传:薄太后乃使使承诏赦太子、梁王。——「使承诏赦太子」者,即薄太后所使之事也。②

[1134]又三王世家:陛下过听,使臣去病待罪行间。——「臣去病待罪」者,陛下所使之事。皆为承读。

「使」作连字。 [1135]孟梁上:彼夺其民时,使不得耕耨以养其父母。——「使不得耕耨」者非「彼」也,乃「彼夺民时」之事使然者也,故「使」字当作连字观也。

[1136]又:今王发政施仁,使天下仕者皆欲立于王之朝……云云。——「天下仕者」皆欲如是者,非王所能使然也,乃「发政施仁」之效使然也。

[1137]左隐元:姜氏何厌之有?不如早为之所,无使滋蔓。——「无使滋蔓」者,乃能「早为之所」之效,非谓庄公能禁其不滋蔓也。故「无使」二字应为连字,以记禁令之事也。

[1138]又成二:寡君不忍,使羣臣请于大国,无令舆师淹于君地。——「无令」二字,与「无使」同。

[1139]史张释之列传:于是释之追止太子、梁王无得入殿门。——「无得」亦禁令之连字也。

[1140]左成十三:穆公不忘旧德,俾我惠公用能奉祀于晋。——「俾」字,使令之连字也,与「使」字同。③

[1141]史匈奴列传:愿寝兵……以安边民,使少者得成其长,老者安其处,世世平乐。

[1142]又:明告诸吏,使无负约。

[1143]汉李广传:后无以复使边臣,令汉益轻匈奴。

[1145]又项羽本纪:今日固决死,愿为诸君决战,必三胜之,为诸君溃围斩将刈旗,令诸君知天亡我,非战之罪也。

[1146]齐策:孟尝君使人给其食用,无使乏。

[1147]楚语:楚之所宝者曰观射父,能作训辞以行事于诸侯,使无以寡君为口实,又有左使倚相,能道训典以叙百物,以朝夕献善败于寡君,使寡君无忘先王之业,又能上下说于鬼神,顺道其欲恶,使神无有怨痛于楚国。——诸所引曰「使少者」,曰「令汉」,曰「使得」,曰「令诸君知」,皆以明事势之使然者也。又曰「使无负」曰「无使」,曰「使无以」,曰「使寡君无」,曰「使神无」,皆禁令其无然者,皆连字也。而引论于此者,凡以为「使」字区别,故连及之。

「使」后承读起词为「之」「其」「彼」者。

[1148]史货殖列传:桀黠奴,人之所患也,唯刁间收取,使之逐鱼盐商贾之利,或连车骑交守相。——「之逐鱼盐之利」,「使」字后承读也。承读起词例用「其」字,今以「之」字,唯「使」之后承读有然也。

[1149]荀子议兵:大寇则至,使之持危城则必畔,遇敌处战则必北,劳苦烦辱则必犇。——「使」字后亦用「之」字。

[1150]燕策:故裂地而封之,使之得比乎小国诸侯。——「使」字后承读起词亦用「之」字。

[1151]史李斯列传:遂散六国之从,使之西面事秦,功施到今。——此起词亦用「之」字。

[1152]庄齐物论:夫吹万不的而使其自已也。——「使」字后承读用「其」字者不常。

至[1153]孟子尽心上云:何不使彼为可几及而日孳孳也?——一句,则用「彼」字者,指道之高美不可及也。盖「彼」字之用,或褒或贬,皆有不与己类之意,而用为贬者居多,已详代字。④

○1「之」字不居主次,即不作起词,这是大原则,现在说:‘「使」字后凡有承读,其起词如为代字,用「之」字者其常’,足证「之」(以及所有名字、代字)为「使」之止词,「使」非连字。准此,「无使」「无令」「无得」亦非连字。

○2太后使承诏所赦不仅太子,亦有梁王。

○3[1140]与上[1132]同。彼处马氏称「归就戳」为「使」之承读,则「使」是动字,今又称「俾我惠公能奉祀于晋」之「俾」为‘使令之连字’。两说相较,似以将「使」和「俾」解作动字为妥。

○4此指
【2.2.3】节。


【5.13.2.5】三,凡动字记有形之动,如「往」「来」「奔」「驰」之属,皆有形迹可指,其后承以散动,以记所为动之事者,则惟以两动字先后置之,而不另为承读。以两读之行,异先后而不异所自也。

[1154]孟梁下:景公说:大戒于国,出舍于郊。——「出」字有形之动,「舍」内动字承之,以言所为出之事也。「出」者,「舍」者,皆景公也,故「出」「舍」之行皆景公所自发,惟以「出舍」二芓先后幷置,而「舍」字可不另为承读矣。

[1155]又公下:今病小愈,趋造于朝。——「趋」「造」二字同一起词,故连书。

[1156]又梁上:天下之欲疾其君者,皆欲赴愬于王。——「欲疾」,又「欲赴愬」,同上。

[1157]又滕上:有王者起,必来取法,是为王者师也。

[1158]公宣六:于是使勇士某者往杀之。

[1159]庄外物:庄周家贫,故往贷粟于监河侯。

[1160]左成十三:秦背令狐之盟而来求盟于我

[1161]史信陵君列传:士以此方数千里争往归之。——所引曰「来取」,曰「往杀」,曰「往贷」,曰「来求」,曰「争往归」,诸动字并置,皆此例也。

有形动字后如有止词或转词者,则附于后,而后以散动承之,以记所为动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