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②[237]引述不全,全文为:‘苟必信,胡不赴秦军俱死?且有十一二相全。’

表词三之七


【4.4】表词者,以决事物之静境也。

首卷论句读之成,必有起、语两词。起词者,为所语也;语词者,所为语也。起词或可隐而不书,而语词则句读之所为语者,不可不书。夫事物之可为语者,不外动、静两境,故动境语以动字,静境语以静字,语词必以动、静之字为之者,常也。动字语词,兹姑不论。静字成为语词,更名曰表词,所以有别也。故曰,表词也,所以决事物之静境也。


【4.4.1】静字而为表词,必置起词之后。后之者,即决为如斯之口气也。口气决而意达,意达而句读成矣。其句读之起词,名、代、顿、豆无论也,而表词则概为静字。然有以名字与顿、豆为之者,则必用若静字然。

表词为静字。

[244]孟万下:故闻柳下惠之风者,鄙夫宽,薄夫敦。——「鄙夫」「薄夫」鶛就也,而为起词;「宽」「敦」两静字,各置其后以为表词,此两句犹云「鄙夫柳下惠之风即宽矣,薄夫闻柳下惠之风即敦矣。」故「宽」「敦」两字,所以决言闻风之效有如此者。

[245]又告下:长君之恶其罪小,逢君之恶其罪大。——句法同上。「罪」字名也,而为起词,「小」「大」各附于后以为表词。

[246]又滕上:孟子道性善。——「性」名也,起词,「善」附于后为其表词。「性善」两字,「道」字之止词也。

[247]又万上:孰谓子产智囊?——解同前句。

[248]又告上:彼长而我长之,非有长于我,犹彼白而我白之,从其白于外也。——「彼」代字,起词,「长」其表词也,「彼白」两字仿此,皆句也。①「长之」「白之」则动字矣。②

[249]又尽上:独孤臣孽子,其操心也危,其虑患也深,故达。——「孤臣孽子」,名也,起词,「危」「深」其表词也。「其操心也」「其虑患也」两读,自为起、语两词,一以言危于何事,一以言深于何事也。犹云「独孤臣孽子,危于橾心,深于虑患,故达也。」

[250]又:其进锐者其退速。——「其进」「其退」皆豆也,而为起词,「锐」「速」其表词也。

[251]又滕上:然而夷子葬其亲厚,则是以所贱事亲也。——「夷子葬其亲」起词,豆也,「厚」其表词也。

[252]又梁是:海内之地,方千里者九。——「方千里者」起词,豆也,「九」其表词也。

以上所引,皆出孟子,如是句法,最为习用,即一书已不胜矣,学者所当悉心玩索者也。所引者句,皆以为表词,而起词有名焉,有代字焉,有豆焉,下更引他书明之。

[253]左宣四:畜老犹惮杀之,而况君乎?——「畜」起词,名也,「老」静字,附后,其表词也。犹云「畜如老犹惮杀」也,故「畜老」两字豆也。

[254]又宣二:晋灵公不君。——「不君」表词,晋灵公不成为君也,此总冒之句。

[255]又宣十二:楚军讨郑,怒其贰而哀其卑。——「其贰」「其卑」皆动字后之豆,「其」代字而为起词,「贰」「卑」两字各为表词。

[256]又宣十五:古人有言曰:虽鞭之长,不及马腹。天方授楚,未可与争。虽晋之强,能违天乎?——「鞭长」「晋强」皆表词之豆,③间以「之」字者,明其为豆也。详后。

[257]秦策:今攻韩劫天子。劫天子,恶名也,而未必利也;又有不义之名,而攻天下之所不欲,危。——「危」静字,表词,「又有不义之名而攻天下之所不欲」者,起词豆也。

[258]史留侯世家:黥布,天下猛将也,善用兵。——「黥布」名也,起词,「善」字表词,犹云「黥布善于用兵故天下名将也」,豆也;④「用兵」二字,及「善」字之司词也。

[259]韩许国公神道碑:将兵数百人,悉识其材鄙勇怯,指付必堪其事。——「其」代字,起词,下四静字,其表词也。犹云「悉识其或为材,或为鄙,或为勇,或为怯」也,所谓决言其已然之象也。盖彼之为材鄙勇怯者,于未识之先,已各成为若斯矣,今之见为若斯者,乃识者目中决其如斯也,故曰已然之象也。

[260]庄人间世:凡溢之类妄,妄则其信之也莫,莫则传言者殃。——「妄」「莫」「殃」三静字,皆表词也,其起词皆豆也。「凡溢之类」一豆,「妄」字其表词也,句止;又「妄」一字为表词之豆。⑤「则其信之也莫」句止;「莫」豆,⑥「则传言者殃」句止。

[261]公隐元:其为尊卑也微,国人莫知。——「微」表词,同上。

如此句法甚多。如:

[262]礼大学:生之者众。

[263]论语阳货:古之狂也肆。

[264]又:其蔽也愚。——诸排句皆此例也。

惟[265]又子路:为君难,为臣不易。——两句,其起词为顿,即散动字与止词,并无起词故也。⑦夫然,

[266]楚策:请与而复攻之,与之信,攻之武。

[267]又:夫隘楚太子弗出,不仁;又欲夺之东地五百里,不义;其缩甲则可,不然,则愿待战。

[268]左僖三十: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失其所与,不知;以乱易整,不武,吾其还也。——所谓「信」「武」「不仁」「不义」,又「不仁」「不知」「不武」,皆表词也,其起词则皆顿也。

至[269]论语卫灵公:君子矜而不争,羣而不党。——以「不矜」「争」「羣」「党」皆对待静字,以为表词,故一是焉,一非焉,而连以「而」字耳。似此句法,多不及引。

表词为名字或顿,读。

[270]史魏其列传:天下者,高祖天下,父子相传,此汉之约也。——「天下者」起词,「高祖天下」,偏正两名也,其表词也。犹云「所谓天下者乃高祖之天下」也,此所谓用如静字也。

[271]汉张敞传:舜本臣敞素所厚吏。——「吏」名也,而为「舜」之表词,犹云「舜本是臣敞所厚之吏」也。

[272]秦策:虎者戾虫,人者甘饵也。——「虫」「饵」皆名也,而为表词,用若静字然。

[273]汉刘歆传:且此数家之事,皆先帝所亲论,今上所考视,其古文旧书,皆有征验,外因相应,岂苟而已哉!——「此数家之事」,一顿,起词也;「皆先帝所亲论,今上所考视」两豆,皆为耳词,犹云「此乃先帝所亲论者与今上所考视者」也。

[274]公僖十六:霣石记闻,闻其磌然,视之则石,察之则五。

[275]又:六鹢退飞,记见也,视之则六,察之则鹢。——「石」名也,「视之则石」者,犹云「视之则见为石」,故「石」为表词,所以决言其所见之象也,与下句「察之则五」相对。「五」,静字之为表词也。「察之则鹢」同解。

总之名字与顿、豆,皆可为表词也。

○1马氏认为,有起、语两词而词气未全是读,[248]中「彼长」「彼白」词气未全,应为读。

○2应说作:‘「长之」之「长」,「白之」之「白」,则动字矣。’

○3这里所说「表词之豆」,意为此豆的语词是静字,不是说以一豆为表词。

○4此「豆也」二字所指不明,疑有讹夺。

○5⑥‘「妄」一字为表词之豆’,‘「莫」豆’,这两句话意思是:这两个豆的起词都省略了,只剩表词了。

⑦ 上[143]引此句,说「为君」「为臣」是先置的司词,与此处说是起词不同,以此说为胜。


【4.4.2】凡以表决断口气,概以「是」「非」「为」「即」「乃」诸字参于起、表两词之间,故诸字名「断辞」。或无断辞,则以助字煞之,或两者兼用焉亦可。凡以助字为助者,其辞气各异,见助字篇内。断词,一曰决词。

表词后乎起词者,常也;先之者,惟咏叹之句为然。①

有断辞参于起、表两词之间。

[276]孟离上:事孰为大?事亲为大。守孰为大?守身为大。——四句各为问答,皆有起、表两词,且各参以「为」字,所以断之也。犹云「天下事何者为最大之事?」答云「守身之事乃至大」也。下两句同。

[277]庄秋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起词,「鱼」名也,而为表词,参以「非」字,所以断其不然也。

[278]左僖二十八:师直为壮,曲为老,岂在久乎!——「壮」「老」两静字,各为表词,「师直」「师曲」两顿②为起词,「为」字参焉,所以决也。

[279]史留侯世家:所与上从容言天下事甚众,非天下所以存亡,故不着。——「天下所以存亡」豆也,而为表词。其起词乃蒙上文「非」字,先乎表词,所以决其不是也。

[280]又叔孙通列传:人臣无将,将即反。——「将即反」者,将即为反者也。「即」字所以决将之为反也。

[281]又李斯列传:夫斯乃上蔡布衣。——「乃」字所以决斯之为上蔡之布衣也。

[282]又项羽本纪:梁父即楚将项燕。——「即」字所以决两人之为一也。

[283]韩进学解:投闲置散,乃分之宜。——「乃」字所以决言己之闲散为分所应当也。

「为」字常与「唯」字呼应,最习用。如:

[284]礼中庸: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犹云「能尽其性唯天下至诚为然耳。」

[285]又:唯天下至圣为能聪明睿智。

[286]又:唯天下至诚为能经天下之大经。

[287]论语泰伯:唯天为大。

[288]又阳货: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诸句法皆同例也。

无断辞,以助字为煞。

[289]左僖二十七:诗书,义之府也,礼乐,德之则也。——犹云「诗书为义之府,礼乐即德之则」云。「也」助字,以煞句,所以代决断之口气也。

[290]又昭十四:叔向,古之遗直也。——同上。

[291]孟离下:天之高也,星辰之远也,苟求其故,千岁之日至,可坐而致也。——「天」与「星辰」起词,名也;「高」「远」静字,表词也;「也」字决言其为如此。犹云「天虽是高,星辰虽日远,而能求其故则云云。」

[292]礼中庸:天地之道,博也,厚也,高也,明也,悠也,久也。——「天地之道」一顿,总冒为起词,以下六静字,各助「也」字,所以决言其各为如斯也。

[293]庄秋水:无形者,数之所不能分也,不可围者,数之所不能穷也。——起、表两词皆豆也,助以「也」字,决两豆之为一也。

[294]史日者列传:此夫为盗不操矛弧者也,攻而不用弦刃者也。——「此」代字而为起词,以下二豆皆表词也。「也」字为用不一,而用为断辞者,③则惟以决理之是非也。

[295]史酷吏列传:昔天下之纲尝密矣。——「天下之纲」一顿而为起词,「密」其表词,殿以「矣」字,所以决事之曾为如此也。

[296]汉高帝纪:虽日不暇给,规摹弘远矣。——同前。

[297]孟尽下:道则高矣,美矣,宜若登天然。——「道」起词,「高」「美」表词,助以「矣」字,所以决言其所见之道为如斯也。「矣」字习助静字者,所以肖其已然之象。故「矣」以言事,「也」以决理,此「矣」「也」两字之大较也。其详与其同异,则详于助字篇内。

[298]史日者列传:能知别贤与不肖者寡矣。——至「者」字一豆而为起词,「寡」字表词,助「矣」字者,决其事之必然者也。

[299]左文二:子虽齐圣,不先父食久矣。

[300]庄秋水:子固非鱼矣,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

[301]汉高帝纪:父老苦秦苛法久矣。

[302]汉朱云传:臣得下从龙逄比干游于地下足矣。

[304]史李斯列传:君侯终不怀通侯之印归于乡里明矣。——诸句同前。盖「矣」字助静字以决事,为用至广。

[305]史叔孙通列传:此特羣盗鼠窃狗盗耳。——「此」代字,起词,以下三名为表词,助以「耳」字者,所以决此人之只为如斯也。「耳」字有决言只此之意。

[306]论八佾:管仲俭乎?——「管仲」起词,「俭」表词,助以「乎」字者,疑而未决也。犹云「管仲果俭否耶?」

[307]齐策:何秦之智而山东之愚耶?——「智」「愚」表词,助以「耶」字者,设问以反决其何为如斯也。

[308]汉文帝纪:无乃百姓之从事于末以害农者蕃,为酒醪以靡榖者多,六畜之食焉者众与?——三豆皆煞「者」字而为起词,「蕃」「多」「众」各为句之表词,而末助一「与」字,直连以上二句,所以决其疑之然与否也。

[309]庄天道:然则君之所諆者,古人之糟魄已夫。——「君之所读者」豆也,起词,「古人之糟魄」一顿,表词,助以「已夫」者,决言事之诚为如斯也。

断辞、助字兼用。

[310]孟公下:城非不高也,池非不深也,兵革非不坚利也,米粟非不多也,委而去之,是地利不如人和也。——「城」「池」「兵革」「米粟」皆名也,而为起词,「不高」「不深」等静字,各为表词,参以「非」字断词,以决其不然,复助「也」字,以声其决绝之辞气,所谓两者兼用也。

[311]又公上: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纳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后三句起词蒙上,故「非」字反决,其后三读皆为表词,煞以「也」字,辞气更为切实。犹云「见孺子濒危而若斯者,不是藉以交其父母之事,亦不是因以得名于相识之人,更不是不愿听其呼救之声而为之也。」[312]又公下:齐卿之位,不为小矣,齐滕之路,不为近矣。——概以「为」字决之,又以「矣」字助之者,所谓兼用也。解同上。

[313]汉张释之传:而君以法奏之,非吾所以共承宗庙意也。——「非」「也」二字兼用,犹云「不是吾敬祖之意。」

[314]史刺客列传:此必是豫让也。——「是」「也」二字兼用。

[315]赵策:即有所取者,是商贾之人也。——同上。

[316]庄齐物论:庸讵知吾所谓知之非不知邪?——「非」「邪」二字同用,决所疑也。

[317]孟滕上:夫夷子信以为人之亲其兄之子,为若亲其邻之赤子乎?——「信以为」后两豆,一起词,一表词,中参「为」字,以决其近似之事,煞以「乎」字,摇曳其词以设问也。有以「为若」解作「有若」者,④盖未知「为」字之为句眼耳。「句眼」二字,评文家尝言之矣,其实即句豆之语词耳。

[318]庄大宗师: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乃」「也」兼用,以直决其然。起、表两词皆豆也。

○1下无表词之先于起词之例。

○2「师直」「师曲」应为读,因为各有起词和语词。

○3本节开头说:‘或无断辞,则以助字煞之’,[294]下又说「也」字‘用为断辞’,先后矛盾。

○4章云:‘「为」犹「有」也’,说见经传释词第二「为」字条。


【4.4.3】状字先乎表词而有决断口气者,则断辞、助字皆可删也。不删者惟助字为常。

[319]汉贾谊传:夫树国固必相疑之势,下数被其殃,上数爽其忧,甚非所以安上而全下也。——「固必」二状字,「相疑之势」表词也。犹云「夫树国相敌,必是相疑之势,理固然也。」有读作「树国固」为一顿者亦可,惟与此疏文势有别耳。今以「固必」二状字为断,故断词,助字皆可从删。然末句「甚非所以安上而全下也」,「甚」亦状字,而「非」「也」二字兼用者,盖此句表词,乃「所以安上而全下」之读。「甚」字不能状读,则用「非」字以间之,此句煞段,则用「也」字以助之,率是故欤。

[320]又:故曰选左右,早谕教,最急。——「急」表词,「最」状之,即有决断辞气。

[321]榖僖二:晋国之使者,其辞卑而币重,必不便于虞。——「便」表词,「必不」两状字以决之。至「辞卑而币重」之豆,「卑」「重」二字后于名字,皆为表词,唯以陈明其为如何,并无决断口气也。同为表词,有状与无状微有轻重耳。

[322]汉董仲舒传:夫上之化下,下之从上,犹泥之在钧,唯甄者之所为,犹金之在镕,唯冶者之所铸。——起、表两词皆读,中以「犹」字连之,所以决其有似如是也。故「犹」字状字也,而亦可视同同动字者此也。此乃相比句法,详于论比篇内。

[323]论子路: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两「必」字,所以状其言之信行之果也。

[324]汉匈奴列传:其不可使隙甚明。——「明」为「甚」状,所以决其明之至也。

[325]魏策:大王加惠,以大易小,甚善。

又汉书淮南王传薄昭书内,一言「甚盛」,四言「甚厚」,一言「甚过」,后又言「不贤」「不谊」「不仁」「不知」「不详」,诸句皆静字表词,各以「甚」「不」两状字为断,而其起词则皆长豆,与前引同一句法也。

[326]韩答吕医山人书:足下行天下,得此于盖寡。——「盖」状字,辜较之辞,所以断言其寡也。此类状字甚多,即反决状字如「不」「弗」「未」等字,皆此例也。

[327]又与卫中行书:然所称道过盛。——「过」字同上。

[328]又许国公神道碑:今见在人莫如韩甥,且其功最大而材又俊。——「最大」「又俊」皆以状表词,而有决断之口气也。①

[329]又论天旱人饥状:所征至少,所放至多,上恩虽弘,下困犹甚。——上两句表词,「至」字状之,下两句则「虽」「犹」二连字,②亦寓有决断辞气。统观以上所引诸句,断辞,助字皆两删者也。

[330]孟公上:子诚齐人也。——「诚」状「齐人」,更以「也」字助之,以申其决辞也。犹云「子眞是齐人也已。」

[331]庄田子方:吾所学者直土梗耳。——「直」状「土梗」,加「耳」以重其所决之不谬。

[332]史叔孙通列传:若眞鄙儒也。——同上。

[333]又屈原列传:离骚者,犹离忧也。③——「犹」亦状也。

[334]魏志王桀传:诸子但为未及古人,自一时之俊也。——「但」状字,以状「为」字断词。「一时之俊」顿也,表词,「自」字状之,更以「也」字助之,而无断词。盖状字、断词与助字皆备者,诚罕见也。

[335]论语学而:不亦君子乎?——亦惟有状、助耳。

○1应作‘「最」「又」皆以状表词。’

○2「虽」是连字,「犹」是状字。

○3此「犹」是动字,非状字。


【4.4.4】「以为」二字,有解作谓辞者,有解作「以此为彼」者,前论同次已言之矣。解作「以此为彼」者,则「为」字为断词,其后即为表词,书籍中最为习用。至「以」字司词,可先可后,或言或不言,又详于介字篇内,此非所论也。

[336]孟滕下:非其道,则一箪食不可受于人,如其道,则舜受尧之天下不以为泰,子以为泰乎?——「不以为泰」者,不以受天下为泰也,故「泰」静字,在「为」字后,而为表词,其起词即「以」字司词,乃蒙上文而言。

[337]又:吾必以仲子为巨擘焉。——「巨擘」名字,而为表词,「以」字司词,「仲子」也。

[338]又离下:我欲行礼,子敖以我为简,不亦异乎!——「以」后「我」字,其司词也。「为」字后「简」字,其表词也。至如

[339]孟梁上:百姓皆以王为爱也。

[340]又滕上:尧以不得舜为己忧。

[341]又万上:以友天下之善士为未足。

[342]又告下:不知者以为为肉也,其知者以为为无礼也。——诸句皆同。①

[343]史万石君传:不敢令万石君知,以为常。——「以为常」者,以不令知之事为常也。「常」静字而为表词也。

[344]又张耳陈余列传:岂以臣为重去将哉!——「重」表词,「去将」其司词,「臣」则「以」字司词也。

[345]汉贡禹传:何以孝弟为?财多而光荣。何以礼义为?史书而仕宦。——犹云「以孝弟为何,以礼义为何」也,「何」字先置者,询问代字也。

[346]韩薛公墓志铭:沈浮闾巷间,不以事自累为贵。——「贵」表词,「以事自累」一顿,「以」之司词。

[347]榖僖十:吾宁自杀以安吾君,以重耳为寄矣。——「以重耳为寄」者,以重耳为付托也。犹

[348]史记曹参世家云:以齐狱市为寄,慎勿扰。

[349]后汉梁后纪:夫阳以博施为德,阴以不专为义。

[350]韩薛君墓志铭:君少气高,为文有气力,务出于奇,以不同俗为主。

[351]又与陆员外书:执事好贤乐善,孜孜以荐进良士明白是非为己任。

[352]史信陵君列传:市人皆以嬴为小人,而以公子为长者能下士也。

[353]左昭二十八:钧将皆死,慭使吾君闻胜与臧之死也,以为快。

[354]汉张敞传:天下必以陛下为不忘功德,而朝臣为知礼。

[355]又赵充国传:击虏以殄灭为期,小利不足贪。

[356]又:充国常以远斥侯为务,行必以为战备,止必坚营壁。

[357]史淮阴侯列传:今足下虽自以与汉王为厚交。

[358]韩答胡生书:所示千百言,略不及此,而以不屡相见为忧,谢相知为急。——所引皆以此为彼之解。

「以为」解作谓辞者。

[359]史汲郑列传:臣愚以为陛下得胡人,皆以为怒奴婢,以赐从军死事者家。——上「以为」,谓辞也,揣度之辞也;下「以为」者,「以所得胡人当作奴婢」也。

[360]汉司马迁传:仆以为戴盆何以望天?——「以为」者,「意谓」也。

[361]史冯唐列传:臣愚以为陛下法太明,赏太轻,罚太重。

[362]又淮阴侯列传:故臣以为足下必汉王之不危己,亦误矣。

[363]又曹相国世家:惠帝怪相国不治事,以为岂少朕与?

[364]又李将军列传:上诫以为李广老,数奇。

[365]韩上留守郑相公书:愚以为大君子为政,当有权变,始似小异,要归于正耳。

[366]又论停选举状:以臣之愚,以为宜求纯信之士,骨鲠之臣,忧国如家,忘身奉上者,超其爵位,置在左右。——所引「以为」皆连用而解作「意谓」者也。

「以为」二字,间有「以此作为彼者」之意,则「为」字不仅为断词,且为动字而有作用矣。

[367]孟离上:恭俭岂可以声音笑貌为哉!——犹云「岂可以声音笑貌即作为恭俭乎?「为」动字也。

[368]史大宛列传:以银为钱,钱如其王面,王死,辄更钱效王面焉。

[369]又:画革旁行以为书记。——「以银为钱」者,以银铸为钱也;「以为书记」者,以旁行作为书记也。

[370]又冯唐列传:景帝立,以唐为楚相。——犹云「以冯唐作为楚相」也。②

[371]韩荆潭唱和诗序:非性能而好之,则不暇以为。——犹云「不暇以作诗」也。「以为」二字煞句者,盖「为」之止词可蒙上也。若如原解,则表词不能无矣。经哈「以为」二字习作此用,学者所不可忽也。

①[342]「以为」是「意谓」义,应属下‘解作谓辞者’项。

②[370]与[三?302]重,两处解说不同。参
【3.4.2.4】节注②。

论比三之八


【4.5】凡色相之丽于体也,至不齐也。同一静字,以所肖者浅深不能一律,页律其不一,所谓比也。象静为比有三:曰「平比」,曰「差比」,曰「极比」。


【4.5.1】平比者,凡象静字以比两端无轩轾而适相等者也。等之之字,为「如」「若」「犹」「由」诸字,参诸所比两端以准其更平。

[372]庄山水:且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淡」,「甘」两象静也,附诸名后,所以比也。其所比之两端,一则「君子之交」与「水」,一则「小人之交」与「醴」也。今以「淡若」二字参诸「君子之交」与「水」之间,犹云「君子相交之淡与水之淡无轩轾」也。又以「甘若」二字参于「小人之交」与「醴」之间,犹云「小人相交之甘与醴之甘适相等」也,此所谓平比,两端无轩轾而适相等者也。

[373]荀子议兵:而其民之亲我,欢若父母,其好我,芬若椒兰。——犹云「民亲我之欢与亲父母之欢同,民好我之芬与椒兰同」也。余同上。

[374]后汉冯衍传:冯子以为夫人之德,不碌碌如玉,落落如石。——「碌碌」「落落」两重言,用如静字,①「如」同「若」,解同上。

[375]后汉黄宪传:叔度汪汪若千顷陂。——皆同上。

[376]韩送杨少尹序:至今照人耳目,赫赫若前日事。——「赫赫」用如静字,②余同上。

[377]史项羽本纪:猛如虎,很如羊,贪如狼,强不可使者,皆斩之。——犹云「其人如虎之猛,如羊之狠,如狼之贪」云云。

[378]韩王君墓志铭:我得一卷书粗若告身者。——两端者,「一卷」与「告身」也,「粗若」二字,所以平比也。

[379]又董府君墓志铭:宾接门下,推举人士,侍侧无虚口。退而见其人,淡若与之无情者。——「淡」以像「退见」之情,犹云「退见其人淡漠之容一若与其人未曾用情者」也。故所比两端皆豆也,「淡若」参之,即以连焉。

静字有位于两端之后者,则静字惟肖第二端耳。

[380]史魏其列传:上察宗室诸窦,毋如窦婴贤。——「贤」静字,所以比也;所比两端,即「毋」与「窦婴」也。今「贤」字置于「窦婴」后,所谓后于两端也。而仍以「如」字参于「毋」与「窦婴」之间。「贤」字后于「窦婴」者,惟以肖「窦婴」,即所比之第二端也。犹云「察宗室诸窦之中无有人如窦婴之贤」也。若从前式,应云「无人有贤如窦婴者」,则「贤」字惟肖第一端也。凡两端相比,其所以比者,必有一隐而不出者,此也。

[381]韩上郑相公启:顾失大君子纤芥意如丘山重。——犹云「重如丘山」也。

①②[374]的「碌碌」「落落」,[376]的「赫赫」诸重言,在马氏的字类体系中属状字,所以这里说是‘用如静字’。


【4.5.2】有「若」「如」「犹」诸字以等两端,而无象静以此者,则所比之情,必隐寓于两端矣。如下端为豆,则此事理者助以「也」字,比人者助以「者」字,比容者,助以「然」字,此大较也。

[382]庄逍遥游: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之①。——「肌肤」「冰雪」「淖约」「处子」各为两端,等以「若」字,犹云「肌肤之白若冰雪,淖约之态若处子」也。不言「白」与「态」者,盖「肌肤」尚「白」,而「冰雪」为最;「淖约」言「态」,而「处子」独多。故「白」与「态」隐寓于所比之端,不待显言而自明矣。

[383]又列御寇:故其就义若渴者,其去义若热。——犹云「故有勇于为义急若渴而不可特之人,即他日弃速若热之不可向迩」也。故「其就义」之于「渴」与「去义」之于「热」,已隐寓「急」「速」诸字,可不必明言矣。

[384]孟公下: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不如」者,「不等」也,犹云「天时不如地利之为可恃」也。其可恃之情,不言自明。

[385]汉高帝纪:相人多矣,无如季相。——犹云「予相人多矣,未见人有如季相贵者」也。不言「贵」而上下两端已隐言之矣。

[386]韩许国公神道碑:今见在人莫如韩甥。——犹云「见在人中无如韩甥之贤者」也。

下端为读,助以「也」。

[387]孟公下:以齐王由反手也。——犹云「以齐国之大而行王道,易如人之反手」也。此言大国易王之理,「反手」为豆,故助以「也」字。至相比极易之意,隐寓于上下两豆,不言自明。

[388]论为政: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此言所以不若之理,且为长豆,故助「也」字。

[389]史匈奴列传:其得汉绘絮,以驰草棘中,衣袴皆裂敝,以示不如旃裘之完善也,得汉食物皆去之,以示不如湩酪之便美也。——此言所比之理也。

[390]蜀志诸葛亮传:孤之有孔明,犹鱼之有水也。——此比其相需之理。

[391]史韩王信列传:仆之思归,如痿人不忘起,盲者不忘视也。——此言不得不思之情理也。凡煞「也」字,虽指一事,必其事为常有者,无有今昔之限,是则事与理相同矣。

[392]韩送王秀才序:道于杨墨老庄佛之学,而欲之圣人之道,犹航断港绝潢以望至于海也。——此比由邪道而不得至正道之理也。

[393]又送石处士:与之语道理,辨古今事当否,论人高下,事后当成败,若河决下流而东注,若驷马驾轻东就熟路,而王良造父为之先后也,若烛照数计而龟卜也。——三「若」字后三豆,以譬其言理论事评人之不失也。

下端为读,助以「者」。

[394]汉万石君传:至廷见,如不能言者。——犹云「至廷见时,其嗫嚅之情,一若不能言之人」也。「如」后之豆助以「者」字,以比如是之人也;所谓嗫嚅之情,乃所以比两端者,今隐寓句中,不言可明。

[395]史信陵君列传:于是公子立自责,似若无所容者。——犹云「公子自责,其愧悔之状,一如无地以自容之人」也。

下端为读,助以「然」。

[396]礼大学:人之视己,如见其肺肝然。——犹云「人视己之明,可达隐微,一若见其内藏之肺肝」也。譬豆后煞以「然」字者,以比明见之状也,其实即以状豆内之「视」字也。

[397]庄达生:善养生者,若牧羊然;视其后者而鞭之。——「若牧羊然」以状其养生之善也。

[398]史魏其列传:其游如父子然。——「如父子然」,比同游之状也。

有煞以「耳」字者,以言所为比者如是而已也。

[399]史汲郑列传:至如说丞相弘,如发蒙振落耳。——「如」后煞「耳」字,言「说丞相弘之易,不过如发蒙振落而已」也。

[400]又封禅书:吾诚得如黄帝,吾视去妻子如脱躧耳。——犹云「去妻子易如脱—而已」也。

[401]又汲黯列传:陛下用羣臣如积薪耳。——犹云「用人之法不过如积薪而已。」

有时以「比」附于一端之后,一若助字者然。

[402]韩为人求荐书:今幸赖天子每岁诏公卿大夫贡士,若某等比。——「若某等比」即比如某等也。「比」字后者,以足文气也。

[403]又柳子厚墓志铭:一旦临小利害,仅如毛发比。——若云「比如毛发」,或云「仅如毛发」,皆不文也。学者当细玩之。

①[382]「淖约」是象静,不应列入‘无象静以比者’,应列入
【4.5.1】节,与[372]「淡若水」同。马氏以「淖约之态」与「肌肤之白」相提并论,忘了「态」是名字,不是静字。


【4.5.3】差比者,两端相较有差也。差之之字,概为「于」字,「于」「乎」两字亦间用焉。其所以为较者,则象静字表之。

[404]论先进:季氏富于周公。——「季氏」「周公」,相较之两端也;其所以为较者,「富」也。「富」,象静字;差其所较者,「于」字也。犹云「季氏与周公较富,则此差于彼」也。

[405]孟子上:德之流行,速于置邮而传命。——此以「邮传」较「德行之速」也。凡差比一如平比,必有隐含之字在。此句如字字言明,当云「德之流行速于置邮而传命之速」也。下「速」字不言者,可不言也。前句当云「富于周公之富」也。平比如「君子之交淡若水」,当云「淡若水之淡」也。盖所以为平者,非「周公」也,非「水」也,乃「周公之富」与「水之淡」也。姑记于此,以俟反隅。

孟子比句不一而足。

[406]梁上:王如知此,则无望民之多于邻国也。

[407]公上:且王者之不作,未有疏于此时者也,民之憔悴于虐政,未有甚于此时者也。

[408]又:以予观于夫子,贤于尧舜远矣。

[409]离上: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

[410]告上:人人有贵于己者。

[411]告下:方寸之木,可使高于岑楼。

[412]公上:故君子莫大乎与人为善。

[413]公下:其心曰:是何足与言仁义也云尔,则不敬莫大乎是。

[414]滕下:胁肩谄笑,病于夏晆。——等句,皆有静字为较,而有「于」字为差,不以「于」而以「乎」者二,以「于」者一。

[415]庄列御寇:凡人心险于山川,难于知天。天犹有春秋冬夏旦暮之期,人者厚貌深情。——曰「险于」「难于」,皆以为较胜之辞也。

[416]左哀十一:我不如颜羽而贤于邴泄。

[417]史酷吏列工作:王温舒等后起,治酷于禹。

[418]左庄九:管夷吾治于高徯,使相可也。

[419]史淮阴侯列传:今足下欲行忠信以交于汉王,必不能固于二君之相与也,而事多大于张黡陈泽。

[420]左襄二十八:聚其族焉而居之,富于其旧。

[421]史张释之列传:且下之化上,疾于景响。

[422]又平原君列传:毛先生以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

[423]赵策:老臣窃以为媪之爱燕后贤于长安君。

[424]庄庚桑楚:兵莫憯于志,镆鎁为下,寇莫大于阴阳,无所逃于天地之间。

[425]又齐物论:天下莫大于秋毫之末,而太山为小;莫寿于殇子,而彭祖为夭。

[426]汉外戚传:此乃孝成皇帝至思所以万万于众臣。

[427]韩上于相公书:夫马之智不贤于夷吾,农之能不圣于仲尼。

[428]又许国公神道碑:人得一笑语,重于金帛之赐。—以上所引,皆静字为比,而缀以「于」字。

[429]荀子荣辱:故与人善言,愋于布帛,伤人之言,深于矛戟。

[430]礼中庸:莫见乎隐,莫显乎微。——以上两引,一以「于」字,一以「乎」字为差也。

[431]吕氏春秋爱士:人之困穷,甚如饥寒。——此「如」代「于」,盖不多见。

[432]史大宛列传:然以畏匈奴于汉使。——犹云「畏匈奴甚于汉使焉。」不言「甚」字意自明也。


【4.5.4】「焉」有「于此」之解,故差比率用「焉」字为煞以代之。然必有「有」「无」「莫」等字为首端乃可,孟子习用之。

[433]孟尽上: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强恕而行,求仁莫近焉。——「乐莫大焉」者,「乐莫大于此」也,「此」指「反身而诚」之一读也。「求仁莫近焉」仿此。

[434]又梁上:晋国,天下莫强焉。——「莫强焉」者,「莫强于此」也,「此」指「晋国」。

[435]又:殆有甚焉。——即「甚于此」也,「此」指「缘木求鱼」也。

[436]又滕上: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甚焉」者,即「甚于此」也,「此」指上之「好」也。

[437]又离上:离则不祥莫大焉。——犹云「则不祥莫有大于是者。」诸所引,其首端非「莫」字即「有」字也。


【4.5.5】差比有不用「于」字者,则首端大概为「无」「莫」等字;而简炼短句,即无「无」「莫」等字,「于」字亦从删矣。

有「无」「莫」等。

[438]秦策:敝邑之王所说甚者无大大王,惟仪之所甚愿为臣者亦无大大王。——「无大大王」者,即「无大于王者」也。

[439]史孝文本纪:宗室将相王列侯以为莫宜寡人。——「莫直寡人」者,「莫宜于寡人」也。以上两引,其所比之首端一为「无」,一为「莫」,皆代字也。

[440]汉王吉传:诸侯骨肉莫亲大王。

[441]又贾捐之传:人情莫亲父子,莫乐夫妇。

[442]魏策:吾所贤者无过尧舜,尧舜名;吾所大者无大天地,天地名;今母贤不过尧舜,母大不过天地,是以名母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5:0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