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90] 史张释之列传:人之无道,乃盗先帝庙器。——不曰「先帝之庙器」。

[91] 又陆贾传:遗陆生为飮食费。——不曰「飮食之费」。

[92]汉东方朔传:又坏人冢墓,发人室庐。——不曰「人之冢墓」「人之室庐」。

[93]史淮阴侯传:臣请言大王功略。——不曰「大王之功略」。

[94]又李将军列传:青欲上书报天子军曲折。——不曰「军之曲折」。

[95]汉陆贾传:为社稷计,在两军掌握耳。——不曰「社稷之计」②「两军之掌握」者,大率偏、正次合幷,上下文字已偶矣,如加「之」字,又复数奇。如「为社稷计」「发人室庐」「为飮食费」「得秦图书」「推春秋义」等语,皆四字矣,词意颇足,故不加「之」字。至如「报天子军曲折」「论述六艺传」等句,不间「之」字,语方遒劲。

等句也,史记有「之」字,而汉书故删去者,指不胜屈,今录数则以示一斑,学者可自证也。

[96]史记季布列传云:夫陛下以一人之誉而召臣,一人之毁而去臣,臣恐天下有识闻之,有以窥陛下也。

[97]汉书季布传云:夫陛下以一人誉召臣,一人毁去臣。

[98]史记又云:且仆楚人,足下亦楚人也,仆游扬足下之名于天下,顾不重邪!

[99]汉书则云:且仆与足下俱楚人,使仆游扬足下名于天下,顾不美乎!

[100]史记张耳陈余列传云:夫以一赵尚易燕,况以两贤王左提右挈,而责杀王之罪,灭燕易矣。

[101]汉书张耳陈余传云:而责杀王罪,灭燕易矣。

[102]史记项羽传云:此亦天亡秦之时也。

[103]汉书项羽传云:此亦天亡秦时也。

[104]史记又云:陈余为将,将卒数万人,而军巨鹿之北,此所谓河北之军也。

[105]汉书则云:陈余将卒数万人,军巨鹿北,所谓河北军也。

[106]史记又云:宋义论武信君之军必败。

[107]汉书则云:宋义论武信军必败。——由是观之,「之」字加否无定例,汉书删改史记数字,则成汉文,此笔削之妙也。

若如偏次平列多字,字数皆偶,而正次惟一奇者,概如「之」字以为别。正次字偶者,则无常焉。

正次字奇。

[108]孟梁下:谓棺椁、衣衾之美也。——「棺椁」「衣衾」两偏次平列,犹云「棺椁之美与衣衾之美」也。「美」字奇而用如名者,今为正次,前加「之」字以自别也。

[109]又公上:管仲、晏子之功。

[110]又滕上:兽蹄、鸟迹之道。

[111]又:悦周公、仲尼之道。

[112]又滕下: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

[113]又离下:岂不欲有夫、妻、子、母之属哉?

[114]又告下:无城郭、宫室、宗庙、祭祀之礼。

[115]又尽上:是舍箪食、豆羹之义也。

[116]又梁上:鸡、豚、狗、彘之畜。——等句,皆此例也。

[117]史平淮书:而山川、园池、市井、租税之人,自天子以至于封君汤沐邑,皆各为私奉养焉。

[118]韩毛颖传:自结绳之代以及秦事,无不纂录,阴阳、卜筮、占相、医方、族氏、山经、地志、字书、图画、九流、百家、天人之书,乃至浮图、老子、外国之说,皆所详悉。

[119]史十二诸侯年表序:及如荀卿、孟子、公孙固、韩非之徒,各往往捃摭春秋之文以著书。

[120]史萧相国世家:诸将皆争走金帛、财物之府分之,何独先入收秦丞相、御史律令、图书藏之。

[121]又:汉王所以具知天下阨塞、户口多少、强弱之处,民所疾苦者,以何具得秦图书也。

[122]左隐二:涧、溪、沼、沚之毛,苹、蘩、蕰、藻之菜。

[123]庄在宥:于是天下始乔诘卓鸷,而后有盗跖、曾、史之行。

[124]史礼书:是以君臣、朝廷、尊卑、贵贱之序,下及黎庶、车舆、衣服、宫室、飮食、嫁娶、丧祭之分,事有宜适,物有节文。

[125]汉东方朔传:征天下举方正、贤良、文学、材力之士。

[126]史赵世家:变服骑射,以备燕、三胡、秦、韩之边。

[127]韩答侯继书:至于礼、乐之名数,阴阳、土地、星辰、方药之书,未尝一得其门户。——以上所引,皆正次一字,而偏次平列者,各参「之」字以别也。

正次字偶。

[128]孟梁上:可使制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矣。——偏次偶而正次四字平列,参以「之」字以相别。

[129]又尽上:王子宫室、车马、衣服多与人同。——「王子」偏次,其正次三耦平列,又不参「之」字矣。

[130]史十二诸侯年表序:七十子之徒,口授其傅指,为有所刺耳讥、褒讳、挹损之文辞,不可以书也。——「文辞」正次字偶,其偏次四字先之,间以「之」字。

[131]韩应科目时与人书:盖非常鳞、凡介之品汇、匹俦也。——「常鳞」与「凡介」皆属偏次平列,合成四字,其正次亦然。中间「之」字,文气方不促也。

而[132]齐策:夫驽马、女子筋骨力劲,非贤于骐骥、孟贲也。——犹云「驽马、女子之筋骨力劲」也,不间「之」字而句意亦明。

[133]汉陆贾传:足下中国人,亲戚、昆弟坟墓在眞定。——不曰「亲戚、昆弟之坟墓」,而语气更足。③

故正次字偶者,「之」字加否无常,要以便于口诵为则耳。

有两、三偏次转相属者,「之」字参否无定。大约诸次字奇者概参「之」字,奇偶不一者,无定例也。

[134]礼檀弓:南宫绦之妻之姑之丧。——前三名皆偏次,递转相属,其后各加「之」字以为别。而经籍中如此句法,实所罕见。

[135]孟万上:齐东野人之语也。——犹云「齐东之野人之语」,前两偏次递属,不参「之」字。

[136]史魏其列传:魏其侯窦婴者,孝文后从兄子也。——犹云「孝文后之从兄之子」也。

[137]又:所镇抚多有田蚡宾客计*。——犹云「田蚡之宾客之计*」也。

[138]汉霍光传:今丞相用事,县官信之,尽变易大将军时法令。——犹云「大将军之时之法令」也。

[139]史刺客列传:得赵人徐夫人匕首。——犹云「得赵人之徐夫人之匕首」也。④

[140]史游侠列传:解姊子负解之势,与人飮,使之嚼,非其任,强必灌之。——犹云「解之姊之子」也。上引五节,两偏次与正次皆辗转相属,皆无「之」字为间,而句意亦明,此古人用笔简洁,若今人,正次之先必加「之」字,曰「孝文后从兄之子」,「田蚡宾客之计*」,「大将军时之法令」「赵人徐夫人之匕首」,「解姊之子」,则文气弱矣。

[141]史张释之列传:其后有人盗高庙坐前玉环。——犹云「高庙坐前之玉环」。

[142]韩张中丞传后叙:又不载雷万春事首尾。——犹云「雷万春事之首尾。」所引两节,三次递属,皆不参「之」字,义与上同。

凡言约分,母数偏次,子数正次。若母、子皆名者,概参「之」字。母为名字而子为静字,或为代字,与母子皆非名者,「之」字加否,无常例也。

[143]孟公上: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仁之端」者,犹云「仁德中之一端」也,「仁」为母而「端」为子,故参「之」字以有别也。⑤余同。

[144]史匈奴列传:匈奴人众,不能当汉之一郡。——「汉之一郡」者,「汉郡中之一郡」也。

[145]又:乃解围之一角。——「围之一角」者,「四围之一角」也。皆约分也。

[146]汉律历志:法一月之日,二十九日八十一分日之四十三。——犹云「月行白道一周,合当二十九日又一日八十一分中之四十三分,即谓一日分为八十一分,而白道一周合当二十九整日,又日之四十三分」也。「四十三分」者,数名也,今为子,「日」为母,中间「之」字以别之。

[147]孟尽下:乐正子,,二之中,四之下也。——两约分,皆静字也,中间「之」字。

[148]又滕上:其实皆什一也。——犹云「什分中之一」,母子皆数,不参「之」字。凡约分子母皆数名者详后。

[149]史平准书:是固前而欲输其家半助边。——「家半」者,「家产之半」也。「家」,名而母也,「半」者,静字而为子也。不参「之」字,其义亦同。

又约分,母为名而子为约指代字者,前已详矣。子为接读代字者,则「之」字参否无定。

参「之」字者。

[150]左文十三:请东人之能与夫二三有司言者,吾与之先。——「东人」母而名也,「能与夫二三有司言者」,接读代字也。⑥犹云「请东人中之能若是者」,中间「之」字以为别。

[151]史大宛列传:而立宛贵人之故待遇汉使善者名昧蔡,以为宛王。——犹云「宛贵人中之善遇汉使者」也,亦加「之」字以为别也。

不参「之」字者。

[152]又平原君列传:约与食客门下有勇力文武备具者二十人偕。——犹云「与食客中之二十人偕」也,不参「之」字。

[153]又魏其列传:举适诸窦宗室毋节行者,除其属籍。——犹云「诸窦宗室中之毋节行者」。

[154]又汲郑传:贾人与市者坐当死者五百余人。——犹云「贾人与市者中坐当死者五百余人。」

[155]汉高帝纪:徒中壮士愿从者十余人。——犹云「徒中壮士之愿从者」也。原文皆不参「之」字,其辞义亦不因之而晦。⑦

○1杨云:赵歧孟子注云:‘端,首也。’此犹今人之言「端绪」。

○2杨云:「为」介之,「社稷」司词,「计」乃动字。马氏认「为」为动字,「社稷」为偏次,「计」为名字,大误。

○3杨云:「亲戚」「昆弟」「坟墓」三项并列,非谓「亲戚昆弟之坟墓」也。汉书两粤传载文帝诏书云:‘亲兄弟在眞定者,已遣人存问。’史记南越传云:‘文帝召佗从昆弟,尊官原子赐宠之。’是佗昆弟在汉之证。

○4杨云:「赵人」乃加词,加词之下,例不得加「之」字。马氏以为偏次,误。

○5[143]与上[57]重,马氏误解「端」字之义,见上注①。

○6[150]「能与夫二三有司言者」是一读,说「接读代字」就只是「者」一字。

○7[152]至[155]诸例都说是分母与分子关系,即偏次与正次关系,而后面
【3.4.3.5】节[349][351][354]三例与这里所引例句相同,却说名后所续之读是加词,即同次,与此处说是正次不符。

宾次三之三


【3.3】名、代诸字,凡为动字之止词与为介字之司词者,则在宾次,已详言矣。又句读中,凡名字用以记地、记时、记价值、记度量、记里数,类无介字为先者,皆可视同宾次。今且胪证于下。


【3.3.1】记地之式有四:一,所在之地;二,从来之地;三,所经之地;四,所至之地。①史籍中记所在之地与所至之地,间无介字为先,故所记之列于宾次。②

记所在之地。

[156]史大宛列传:于是天子始种苜宿、蒲陶肥饶地。——「肥饶地」者,记所种之地也,犹言「种之于肥饶之地」。今无介字以先之,「肥饶地」视同宾次。

[157]又张耳陈余列传:项羽为天下宰不平,尽王诸将善地,徙故王王恶地。——「善地」「恶地」者,犹言「王之于善地恶地」也。

[158]又刺客列传:见燕使者咸阳宫。——「咸阳宫」,犹言「见之于咸阳宫」也。

[159]又项羽本纪:于是楚军夜击坑秦卒二十余万人新安城南。—— 「新安城南」者,「坑之于新安城南」也。

[160]庄逍遥游:立之涂,匠者不顾。——「立之涂」者,「立之于涂」也。

以上所引,皆记所在之地。

记所至之地。

[161]史游侠列传:及徙豪富茂陵也,解家贫不中訾。——「徙豪富茂陵」者,犹言「徙之于茂陵」也。此记所至之地,亦无介字为先。

[162]汉高帝纪:高祖以亭长为县送徒骊山。——「送之于骊山」也。

其它记地之式,有介字、动字为先者,无庸赘论。

○1参
【5.4】节与
【10.4.1】节。

○2此处用「故」字,似乎‘无介字为先’是列于宾次的原因,下
【3.3.2】
【3.3.4】节所说皆与此相同。但上文说‘凡为动字之止词与为介字之司词者,则在宾次’,第二章(代字章)也举了很多例子。


【3.3.2】记时之式有四:一,事成之时;二,既往之时;三,几时之久;四,未来之时。凡此四时,类无介字为先,故亦列于宾次。

[163]庄庚桑楚:南荣趎赢粮七日七夜,至老子之所。——「七日七夜」,记路程之久。

[164]又徐无鬼:子不闻夫越之流人乎?去国数日,见其所知而喜。去国旬月,见其所尝见于国中者喜。及期年也,见似人者而喜矣。——「数日」「旬月」「期年」等语,皆记去国久也。

[165]左僖二十八:晋侯在外十九年矣,而果得晋国。——「十九年」者,记既往至今之时也。

[166]庄养生主: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十九年」者同上。①

[167]汉李广传:将军其率师东辕,弥节白檀,以临右北平盛秋。——「盛秋」者,谕以日后师至之日也。②

[168]汉贾谊传:是时贾生年二十余,最为少。——「是时」与「二十余」者,皆记时也。③

[169]庄逍遥游: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宿」与「三月」皆记聚粮之久也。

[170]史张释之传:张廷尉事景帝岁余。——「岁余」者,记所事之久也。

[171]汉傅常等传:元始中,录功臣不以罪绝者。——「元始中」,记其时也。

至于春秋之记年月日,与传中之追记一事而言「初」者,皆记其时也。

[172]论语子路:三年有成∣为邦百年∣教民七年。——则记始终成事之久。

经史记事,所在皆有,皆无介字为先,故以列于宾次。

①[166]「刀」后无动字,「十九年」应认为是语词。

②杨云:王氏汉书补注引王先慎说云:‘「临盛秋」即后世所谓「防秋」。唐书邢君牙传:“田神功为兖郓节度使,使君牙将兵屯好畤防盛秋”是也。’案:王说是也。据此,则「盛秋」乃动字「临」字之止词,与寻常记时间之词不同。

③杨云:「二十余」乃以滋静字为「年」之表词,非是记时之词,不当与「是时」并论。


【3.3.3】又记地记时之语,率用「上」「下」「左」「右」「内」「外」「中」「间」「边」「侧」等字,缀于地名、人名、时代之下,概无介字为先。盖「上」「下」「内」「外」诸字,即所以代介字之用,故泰西文字遇有此等字义,皆为介字。

[173]汉陆贾传:居蛮夷中久,殊失礼义。——「蛮夷中」,言所处之地。

[174]又:马上得之,宁可以马上治乎?——其一「马上」者,言其处也。

[175]又:贾以此游汉廷公卿间。——「间」者同上。

[176]史叔孙通传:何足置之齿牙间?——「间」者同上。

[177]又:为绵蕞野外习之。——「野外」者,亦言处也。

[178]韩张中丞后传叙:位本在巡上,授之柄而处其下。——「巡上」「其下」者,皆指所处之位也。

[179]齐策:臣之所闻,攻战之道非师者,虽有百万之军,北之堂上,虽有阖闾吴起之将,禽之户内,千丈之城,拔之尊俎之间,百尺之冲,折之袵席之上。——曰「上」曰「内」曰「间」曰「上」者,皆言其所也。

[180]史魏其列传:所赐金陈之廊庑下。

[181]又:屏居蓝田南山下。①——两言「下」,皆指其处也。

[182]又匈奴传:天子自将兵待边。——「边」字单用,亦记地也。②

[183]又张耳陈余列传:遣人追杀王姊道中。——「道中」者,指其处也。

[184]又淮阴侯列传:斩成安君泜水上。——「泜水上」者,记地也。

[185]又信陵君列传:公子起为寿侯生前。——「侯生前」者,指处也。

[186]又刺客列传:卒于邑悲哀而死政之旁。——「政之旁」,言死之所也。

[187]庄逍遥游:楚之南有冥灵者。

[188]又:穷发之北有冥海者。

[189]又:翱翔蓬蒿之间。

[190]又:往见四子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阳。——「南」「北」「间」「山」「阳」诸字,皆指其所也。③

[191]又徐无鬼:久矣夫,莫以眞人之言謦欬吾君之侧乎!——「侧」者,亦指处也。

[192]汉张禹传:上亲拜寿禹床下。——「床下」者,指其处也。

[193]又外戚传:手书对牍背。——「对牍背」者,记手书之处。

[194]又路温舒传:棰楚之下,何求而不得?——「下」者,指其处也。

[195]韩送杨少尹序:于时公卿设供张,祖道都门外。——「外」者,亦指其所也。

[196]庄秋水:我知之濠上也。——「濠上」记地。

[197]史陆贾传:一岁中往来过他客,率不过再三过。——「一岁中」者,犹云「于一岁之中」也。

[198]汉王尊传:一尊之身,王期之间,乍贤乍佞,岂不甚哉!——「三期之间」,亦言其时之久也。

[199]庄庚桑楚:千世之后,其必有人与人相食者也。——「千世之后」指将来之时也。

[200]韩新修滕王阁记:令修于庭户数日之间,而人自得于湖山千里之外。——「数日之间」同上。

[201]左成九:莒恃其陋而不修城郭,浃辰之间,而楚克其三都,无备也夫!——「浃辰之间」亦同上。④

[202]韩送殷员外序:酒半……云云。——「酒半」者,宴会之中也。⑤

以上所引「中」「外」「间」「后」「半」诸字,皆以记时,而无介字先之者。

[203]庄秋水: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濠梁之上」记地,而先以「于」字为介。

[204]又庚桑楚:吾语女,大乱之本,必生于尧舜之间。——「尧舜之间」记时。

[205]汉汲郑传:黯质责汤于上前。——「上前」记其处。

[206]史平原君列传:公相与歃此血于堂下。——「堂下」者,指其所。

以上所引「上」「下」「间」等字,皆记地记时,更以介字先之者。

○1章云:此为汉书窦婴传文,史记「下」上有「之」字。

○2杨云:此「边」字谓「边境」,已独立成一名词,不当与附在名词之下之「上」「下」「左」「右」「内」「外」等词并论。

○3杨云:「山」字与「南」「北」「间」「阳」诸字,虚实不同,不当并列。

○4杨云:「千世之后」,固指将来之时。韩文与左传皆叙已然之事实,何乃云‘同上’耶?

○5「半」是数词,与「上」「下」等不同。


【3.3.4】凡记价值、度量、里数之文,皆无介字为先,故以列于宾次。

[207]庄田子方:背逡巡,足二分垂在外。——「二分」者,言足垂石外之度也。

[208]又逍遥游:请买其方百金。——「百金」者,言买方之价也。

[209]史陆贾传:赐陆生橐中装直千金。——「千金」言橐金所值之价也。①

[210]汉东方朔传:朱儒长三尺余,奉一囊粟,钱二百四十。——「三尺余」「一嚢」及「二百四十」,凡皆言度量也。

[211]又霍光传:长财七尺三寸。——「七尺三寸」,言身度也。

[212]史晏子列传:今子长八尺,乃为人仆御。——「八尺」者,亦言身度也。

[213]庄达生:孔子观于吕梁,县水三千仞,流沫四十里。——「三千仞」言度,「四十里」言里。

[214]史十二诸侯年表序:齐晋秦楚,其在成周微甚,封或百里,或五十里。——「百里」「五十里」,言所封之里数。

[215]又冯唐传:且云中守魏尚,坐上功首差六级。——「六级」者,言所差之度。

[216]又魏其列传:生平毁程不识不直一钱。——「一钱」者,言所直也。②

[217]又货殖列传:自*雍以东至河华,膏壤沃野千里。——「千里」者,言沃野之里数也。

[218]汉李广传:未到匈奴陈列二里所止。——「二里所」者,二里余也,言相间之里数也。

[219]史留侯世家:父去里所。——「里所」同上文。

[220]汉沟洫志:水适至堤平,计出地上五尺所。——「五尺所」言出地之度也。

[221]又赵充国传:臣前部士入山伐材木,大小六万余枚,皆在水次。——「六万余枚」言伐木之数也。

[222]史廉颇列传:廉颇为之一饭斗米,肉十斤,被甲上马,以示尚可用。——「斗米」「肉十斤」③者,言所食之量也。

[223]又大宛列传:乌孙在大宛东北可二千里。——「二千里」者,言相去之里数也。

[224]又:控弦者可一二十万。——「一二十万」言数也。

[225]又留侯世家:为铁椎,重百二十斤。——「百二十斤」,记量也。

[226]汉外戚传:昏夜平善,乡晨傅绔袜,欲起,因失衣,不能言,昼漏上十刻而崩。——「十刻」者,记漏度也。

[227]又贾山传:又为阿房之殿,殿高数十仞,东西五里,南北千步。——「数十仞」言高度也,「五里」「千步」,言广袤之度也。

[228]又: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五十步」广度也,「三丈」者,相间之度也。

上引诸书,或言价,或言度、量、里数,皆无介字为先者,故以列于宾次。

①②杨云:「直」是外动字,「千金」「一钱」乃止词,本不当有介词,马氏列入无介字为先者,不合。

③「斗米」应作「斗」,「肉十斤」应作「十斤」。


【3.3.5】更有名字不为起词而置先动字,或言所事之缘由,或言所用之官,或状形似者,皆可视同宾次。

[229]史陆贾传:乃病免家居。——「病」者,因「病」而「免」,言「免」之缘由也。「家」者,言所居之处,状其「居」也。「病」「家」二字,名也,而各在「免」「居」两动字之先,既非起词,故视同宾次。

[230]又留侯世家:陛下轻士善驾,臣等义不受辱。——「义」者,言「不受辱」之故也,余同上。

[231]又商君列传:我言若,王色不许我。——「色」者,王所见于面者,以见其「不许」也。

[232]又礼书:二者心战,未能自决。——「心战」者,交战于心中也。

[233]庄知北游:故九窍者胎生,八窍者卵生。——「胎」「卵」者,言所从生也。

[234]汉万石君传:万石君必朝服见之。——「朝服」者,言往见之容也。

[235]史魏其列传:乃效女儿呫嗫耳语。——「耳语」者,以「耳」与「语」也。

[236]又:腹诽而心谤。——「腹」「心」者,所用之官司也。

[237]又平原君传:十九人相与目笑之。——「目」者,所以「笑」也。

[238]又:毛遂左手持盘血而右手招十九人曰。——「左手」「右手」者,皆所以为事也。

[239]韩上于相公书:手披目视,口咏其言,心惟其义。——「手」「目」与「心」,皆所用之官司也。

[240]又潮州谢表:故遣刺史面问百姓疾苦。——「面问」者,犹身亲问也。

[241]又进学解:先生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编。——「口」「手」同上。

[242]汉万石君传:因长老肉袒固谢罪,改之乃许。——「肉袒」者,形「谢罪」之状也。

[243]汉汲郑传:黯褊心不能无少望。——「褊心」者,言所以「望」之故也。

[244]史信陵君传:公子威振天下。——「威」者,所以「振天下」者也。

他如屈原传之「蝉蜕」,贾谊过秦论之「席卷」,韩文之「蜂屯」「蚁雑」「刃迎」「缕解」「神思」「鬼设」等语,诸名之先于动字者,皆所以状之也,故视同宾次。

同次三之四


【3.4】凡名、代诸字所指同而先后并置者,则先者曰前次,后者曰同次。至前次、同次,或一名也,一代也,或皆名也,或皆代也,皆可。

同次云者,犹言同乎前次者。同乎前次者,即所指与前次所指为一也。凡主、宾、偏三次皆可为同次,则皆得为前次。

同于主次。

[245]史礼书:自子夏,门人之高弟也。——「子夏」为前次,「门人之高弟」者,即「孔门弟子之高者」,故「高弟」为表词,亦指子夏,与子夏同,故曰同次。

[246]庄达生:臣,工人,何术之有?——「臣」为鐻者自称,「工人」,重称所执之事。「工人」所指同乎「臣」,故「臣」为前次,「工人」为同次。

[247]汉陆贾传:足下,中国人。——「足下」,呼佗也,「中国人」者,表其所自出也。「足下」前次,「中国人」同次。

[248]韩顺宗实录:伾,杭州人。

[249]又:执谊,杜黄裳子壻。——与前同解。

[250]汉霍光传:臣,外国人,不如光。——同前。

[251]史货殖列传:夫倮,鄙人牧长,清,穷乡寡妇,礼抗万乘,名显天下,岂非以富邪?——亦与前同。

[252]庄骈拇:臧与榖二人,相与牧羊而俱亡其羊。——「二人」与「臧」「榖」同次。

以上所引皆主次。

同于宾次。

[253]楚策:遂生子男,立为太子。——「子」,宾次而为前次者,「男」,表其所生之子为男也,指同乎「子」,故为同次。①「立为太子」者,犹云「立之为太子」也,故前次为「之」字,不言而喻,「太子」其表词,而为同次也。

[254]韩答吕医山人书:务欲进足下趋死不顾利害去就之今于朝,以争救之耳。——「趋死不顾利害去就之人」,加于「足下」之后,与为同次,而皆宾次。

同于偏次。

[255]史信陵君列传:公子姊为赵惠文王弟平原君夫人。——「公子姊」前次,「夫人」其同次,皆在主次。「赵惠文王弟」前次,「平原君」其同次,皆在偏次。

[256]韩许国公神道碑铭:悉有其舅司徒之兵与地。——「其舅」者,前次,「司徒」其同次,皆在偏次。

①杨云:古人称子曰「子男子」,称女曰「子女子」。楚策「子男」即「子男子」也。马氏析「子男」为二名,误。


【3.4.1】同次之用有三:

一、申言以重所事也。

[257]公宣十二:庄王亲自手旌。——「亲自」代字,与「庄王」同次,申言之,所以郑重乎「旌」也。

[258]史张释之列传:此人亲惊吾马。——「亲」同次,实指「此人」,所以重其罪也。

[259]又万石君传:取亲中帬厕牏,身自浣涤。——「身自」重言,与起词同次,以表其孝也。①

二,重言以解前文也。

[260]史留侯世家:不爱万金之资,为韩报雠强秦。——「强秦」者,「雠」之同次,解所报之「雠」也。②

[261]史项羽本纪:与汉战荥阳南,京索间。——「京索间」同次,解「荥阳南」之所在也。

[262]左昭三:则犹有先君之适及遗姑姊妹若而人。——「若而人」同次,重括以前所称也。

[263]史淮阴侯列传:至如信者,国士无双。——「国士」者,同次,所以称「信」也。

[264]汉南粤传:朕高皇帝侧室之子。——「侧室之子」同次,「朕」自称,以明所自也。

[265]史冯唐传:夫士卒尽家人子,起田中从军,安知尺籍伍符。——「家人子」同次,以言「士卒」若何人也。

[266]又:且云中守魏尚,坐上功首虏差六级。——「魏尚」同次,以名「云中守」也。③

[267]左定十:公会齐侯于祝其,实夹谷。——「夹谷」者,以正「祝其」之称也,因与同次。

[268]汉匈奴列传:何但远走亡匿于幕北寒苦无水草之地为?——「败亡之虏」,以解「臣」之无可为也,与「臣」同次。

[269]史淮阴侯传:今臣败亡之虏,何足以权大事乎?——「败亡之虏」,以解「臣」之无可为也,与「臣」同次。

[270]赵策:今秦,万乘之国,梁亦万乘之国。俱据万乘之国,交有称王之名。——两「万乘之国」,各为「秦」「梁」之同次,解所以对比也。

三、叠言以为惊叹也。④

[271]庄大宗师:吾师乎,吾师乎!*万物而不为义,泽及万世而不为仁,长于上古而不为老,覆载天地,刻雕众形而不为巧。——两呼「吾师」,所以叹美之也。

[272]榖僖十:天乎天乎!国,子之国也,子何迟于为君?——两呼「天」者,明其无告也。

[273]史冯唐列传:臣诚愚,触忌讳,死罪死罪。——两称「死罪」,以申儆也。

[274]又李斯列传:赵高曰:‘时乎,时乎,间不及谋。赢粮跃马,唯恐后时。’——两呼「时」者,以发深省也。

[275]论先进:噫!天丧予,天丧予!——重言一句以自叹也。凡重言一句,皆有警叹之意,故重言之句亦引之。

[276]公哀十四:有以告者曰:‘有麏而角者。’孔子曰:‘孰为来哉,孰为来哉!’反袂拭面,涕沾袍。——重言「孰为来哉」,警辞也。

[277]论语雍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278]又为政:人焉廋哉!人焉廋哉!——等句,皆以发其警省,故重言耳。

①「亲」「亲自」「身自」在这里都不应看作代字,参
【2.2.9】节注①。故不存在「次」的问题。

②杨云:「为韩报雠强秦」,乃「为韩报雠于强秦」之省略,在口语当为「给韩向强秦报雠」。马氏认「雠」与「强秦」为同次,误。

③杨云:「云中守」,加词,在同次,「魏尚」当在本次。 今案:马氏之所以说「魏尚」是同次,乃是根据他给「同次」所下的定义,他在本节开头说:‘凡名、代诸字,所指同而先后并置者,在先者曰前次,后者曰同次。‘这种定义,有时不甚妥。杨氏批评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