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560]史匈奴列传:汉议击与和亲孰便。——犹云「击与和亲两事之中孰为便利」也,此指事。

[561]史虞卿传:予秦地何如毋予,孰吉?——同上。

而[562]史曹相国世家:陛下自察,圣武孰与高帝?——「孰与」二字,有谓有「何如」之意,犹云「何如高帝」也,宾则其意常云「陛下自察与高帝相较孰为圣武」也。则「孰」字当作表词。③

[563]秦策:秦昭王谓左右曰:‘今日韩魏孰与始强?’对曰:‘弗如也。’王曰:‘今之如而魏齐孰与孟尝芒卯之贤?’对曰:‘弗如也。’——犹云「今之韩魏与始孰强」也。

[564]齐策:田侯召大臣而谋曰:‘救赵孰与勿救?’——同上。

[565]公隐元:王者孰谓?谓文王也。——「孰」字亦是表词。

[566]韩原道:噫,后之人其欲闻仁义道德之说,孰从而听之?——「孰」,「从」之止词而先焉,犹云「将从何人而听其说」也。

[567]论颜渊:百姓足,君孰与不足?「孰」字,「与」之司词而先焉,犹云「君将与何人足用哉」。

「谁」「孰」两字所隶介字惟「与」字耳,其它概不见用。④

①「孰」用于偏次,少见,但不是没有,如‘孰君而无称?’(公羊传昭二十五年)‘孰王而可叛也?’(吕氏春秋行论)‘孰臣而敢杀其君乎?’(说苑君道)

②杨云:「其」有「将」义,见王氏经传释词卷五。此二例「其」皆当训「将」,乃状字也。

③此句马氏串讲为「陛下自察与高帝相较孰为圣武」,甚是,但如照此分析,则「孰」应为起词,「圣武」为表词,马氏却说「孰」是表词,则置「圣武」于何地?总的看来,「孰与」结合甚紧,以不拆讲为好。王氏经传释词解为「何如」,甚是。

④章云:论语颜渊:‘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史记自序:‘谁为为之’,公哀十四:‘孰为来哉’,皆「谁」「孰」两字所隶介字不仅「与」字之证。


【2.4.3】何字单用,以诘事物。附于称人之名,则以诘人。三次皆用焉,而用为表词者居多。「何」字合「也」「哉」「者」诸字为助者,则以诘事理之故也。合于静字,字列为状字。


【2.4.3.1】「何」字品单用,以诘事物。附于称人之名,则以诘人。三次皆用焉,而用为表词者居多。「何」字合「也」「哉」「者」诸字为助者,则以诘事之故也。合于静字,则列为状字。


【2.4.3.1】「何」字单用于主次者,概为表词。①

「何」后无助字。

[568]公隐元:元年者何?君之始年也。春者何?岁之始也。——两「何」字皆为表词,一以诘「元年」为何,一为诘「春」为何也。

[569]汉高帝纪:吾所以有天下者何?项氏之所以失天下者何?——两「何」字各为两读,表词也。「何」字之位,或先或后,句法异而用以诘事理之故则一。

[570]史陆贾传:试为我着所以失天下吾所以得之者何。——句法同上。

[571]汉贾谊传:何三代之君有道之长,而秦无道之暴也?——「何」字亦表词,置于前耳,犹云「三代之君有道之长而秦无道之暴是何也?」

[572]史管晏列传:何子求绝之速也?——犹云「子求绝之速何也?」句法同上。

[573]又淮阴侯列传:今大王诚能反其道,任天下武勇,何所不诛?以天下城邑功臣,何所不服?——犹云「诚如此,所不诛者尚何人也?所不服者尚何人也?」「何」字一字成句,而为表词,与上同一句法。

「何」后有助字「者」「哉」「与」。

[574]史项羽本纪:白起为秦将,南征鄢郢,北坑马服,攻城略地,不可胜计,而竟赐死。蒙恬为秦将,北逐戎人,开榆中地数千里,竟斩阳周。何者?功多,秦不能尽封,因以法诛之。——犹云「诸将有功于秦而卒死是何故」云。故「何者」用如表词,以诘其事之故也。

[575]汉儒林传:冠虽敝,必加于首,履虽新,必贯于足。何者?上下之分也。——「何者」义同上。

[576]论颜渊:何哉,尔所谓达者?——犹云「尔所谓达者何意」云。「何哉」先置,亦表词也。

[577]孟梁下:何哉君所谓轻身以先于匹夫,以为贤乎?

[578]又:何哉,君所谓踰者?——两「何哉」同义,凡先置者,呼起以设问也。

[579]孟万下:如不待其招而往何哉?——犹云「如不招而往则何义之何取」也。「何哉」后置,亦有表词之义。

[580]孟梁上:今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百姓者,独何与?——犹云「今爱物而不仁民者何故?」「何与」犹「何哉」也。

他如「何也」用如表词者,是书皆有,其起词概为读耳。

[581]史叔孙通列传:今不能进臣等,专言大猾,何也?—犹云「不进贤而独言不肖者何故」也。

[582]汉梅福传:昔者秦穆公之霸终不兼幷六国者,何也?②

[583]史平原君列传:吾君在前,叱者何也?

[584]齐策:然二国动行之者,何也?卫明于时权之藉也。——凡言「何也」,皆有「何故」之解,而前此之读概为起词也。

若前文非读而句意已全,今以「何」字呼起以求其故者,则用「何则」两字。

[585]史田齐世家:中国白头游敖之士,皆积智欲离齐秦之交,伏式结轶西驰者,未有一人言善齐者也,伏式结轶东驰者,未有一人言善秦者也。何则?皆不欲齐秦之合也。——此「何」字亦表词也。犹云「上言如是是何也?」「则」字以下,申言其故。经生家皆以「何则」二字连读。愚谓「何则」二字,亦犹「然而」两字,当析读,则「则」字方有着落。且「则」字所以直接上文,必置句读之首,何独于此而变其例哉?

[586]史孔子世家:丘闻之也,刳胎杀夭,则麒麟不至郊,竭泽涸渔,则蛟龙不合阴阳,覆巢毁卵,则凤凰不翔。何则?君子讳伤其类也。

[587]汉司马迁传:盖锺子期死,伯牙终身不复鼓琴。何则?士为知己用,女为说己容。

[588]齐策:语曰:‘骐骥之衰也,驽马先之,孟贲之倦也,女子胜之。’夫驽马、女子,筋骨力劲非贤于骐骥、孟贲也。何则?后起之藉也。——三引「何则」,与上同义。

○1何」有用为起词者。左昭三:‘公曰:“何贵何贱?”……故对曰:“踊贵,履贱。”’又昭十一:‘景公问于苌弘曰:“今兹诸侯何实吉?何实凶?”对曰:“蔡凶。”’

○2云:梅福传无此语。


【2.4.3.2】曰「何如」曰「何若」曰「如何」曰「奈何」曰「若何」曰「如之何」曰「若之何」曰「谓之何」共八语,微有异同。「何如」与「何若」用意相似,用如表词。

[589]史留侯世家:汉王方食,曰:‘子房前,客有为我计桡楚权者。’具以郦生语告于子房,曰:‘何如?’——此「何如」者,问其计是何计也。

[590]又张耳陈余列传:始吾与公言何如?今小辱而欲死一吏乎?——「何如」者,问其言是何言也。

[591]论公冶:臧文仲居蔡,山节藻棁,何如其知也!——怪其知是何知也。三引「何」字,皆表词也。

[592]汉两龚传:常恚谓胜曰:“我视君何若?”——「何若」者,视君何人也。

[593]史淮阴侯列传:仆欲北攻燕,东伐齐,何若而有功?——犹云「必何为而有功」也。两引「何若」,一为表词,一如止词。

至「如何」「奈何」「若何」三语,意或相同,而书中用「奈何」者为多。

[594]书尧典:帝曰:‘予闻如何?’——犹云「予亦闻之,果何为」也。

[595]后汉班固传:今其如台而独阙也。——注以为封禅之事,「今其如何至我而独阙」。①此「如何」,犹「为何」也。

[596]左襄二十六:夫小人之性,衅于勇,啬于祸,以足其性而求名焉者,非国家之利也,若何从之?——犹云「为何从之」也。

[597]又僖十五:对曰:‘君实深之,可若何?’——「可若何」者,犹云「尚能为何」也。

总言之,「如何」「若倚 」「奈何」皆俗云「为甚」也。

[598]书五子之歌:为人上者,奈何不敬?——犹云「为何不敬」也。

[599]史萧相国世家:奈何欲以一旦之功而加万世之功哉?——此「奈何」亦犹「为何」也。

[600]又刺客列传:妾其奈何畏殁身之诛,终灭贤弟之名?——亦言「何为」也。以上三引「奈何」,皆置句首,所以询其故也。

其置句尾者,则以询事之可否,而作为较量之辞。

[601]素问:帝曰:‘余闻得其人不教,是谓失道。传非其人,慢泄天宝。余诚菲德,未足以受至道,然而众子哀其不终,愿夫子保于无穷,流于无极,余司其事,则而行之,奈何?

[602]汉高帝纪:谓张良曰:‘诸侯不从,奈何?’——两引「奈何」,皆作商较之词。

[603]史周本纪:太史伯阳曰:‘祸成矣,无可奈何。’

[604]又项羽本纪:于是项羽乃悲歌慷慨,自为诗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可奈何?」亦「无可奈何」也,犹云「无可商计」也。以上所引「何」字,皆可作「如」「若」「奈」三字之止词。②至「如」「若」「奈」三字后有止词而后殿以「何」字者,则「何」字单用,有「何以」「何为」之意。

[605]汉匈奴列传:又边人奴婢愁苦,欲亡者多,曰:‘闻匈奴中乐,无奈候望急何。’——犹云「边人之欲亡者,无奈候望者多,将何为也。」

[606]汉王莽传:夫唐尧有丹朱,周文王有管蔡,此皆上圣亡奈下愚子何。——犹云「尧文虽圣,其如子孙下愚,将何为耶?」由是。

[607]孟滕下:一薛居州,独如宋王何?——犹云「一薛居州之善士,其奈宋王势孤,将何为乎?」

[608]周语:叔父其懋昭明德,物将自至,余敢以私劳变前之大章,以忝天下,其若先王与百姓何,何政今之为也?——「其若先王与百姓何」者,犹云「余即欲改前章,其如先王与百姓这观瞻将何如哉?」由此观之,「如之何」「若之何」与前引之句法相同之字,盖确有所指,不可以语助视之也。

[609]左庄十一:天作淫雨,害于粢盛,若之何不吊?—「若之何」者,犹云「不吊其如天灾何。」

[610]孟公下:昔者病,今日愈,如之何不吊?——犹云「不吊其如病愈何。」

[611]左僖十五:晋侯谓庆郑曰:‘寇深矣,若之何?’——犹云「其若寇何。」至如

[612]论为政:季康子问:‘使民敬忠以劝‘如之何?’

[613]又先进:仍旧贯,如之何?

[614]又卫灵: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如」后「之」字,皆有所指。「吾末如之何也」,「之」字所指,异于两「如之何」,然则「之」字而及耳。

○1章云:此语转引助字辨略。后汉书原注云:‘台,我也。今其如我何独阙也。’文与此异。

○2马氏在本节之首,说‘「何如」与「何若」用意相似,用如表词’。在[589]—[591]三例的说明中又说「何如」的「何」字是表词。这里[604]又说「何如」的「何」是「如」的止词,前后不一致。原因是「何如」等已是凝固形式,马氏又承认,又不承认,在例句的说明中定要拆开讲,故难以妥贴。又,「何如」「何若」等在所引诸例中并非都作表词。


【2.4.3.3】又「谓何」「何谓」两语,亦有区别。

[615]论为政:‘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 ①——犹云「其意何」也,乃问「无违」二字所指之事。

[616]史礼书:孝文即位,有司议欲定仪礼。孝文好道家之学,以为繁礼饰貌,无益于治,躬化谓何耳。——犹云「但求躬行教化之为何,繁礼所不计」也。

[617]左成二:以师伐人,遇其师而还,将谓君何?——如是无君优之心,「将谓君何」者,犹言「何以对君」也。

[618]史礼书:汉亦一家之事,典法不传,谓子孙何?——「谓子孙何」犹言「何以对子孙」也。则

[619]诗邶风北门:天实为之,谓之何哉?——「之」字亦有所指,与以上「如之何」同一句法。

①[615]出处原误作「八佾」。全文是:‘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


【2.4.3.4】「何……之为」「何以……为」。

[620]左昭十三:国不竞亦陵,何国之为?——「何国之为」者,犹云「如是尚将为何国」也,「之」字所以明其为倒文,详后介字篇内。如是,则「何」字附于名而用为静字,当在偏次。

[621]左僖三十三:秦则无礼,何施之为?

[622]又成十二:若让之以一矢,祸之大者,其何福之为?

[623]又昭元:诸侯之会,卫社稷也。我以货免,鲁必受师,是祸之也,何卫之为?

[624]周语:其若先王与百姓何,何政今之为也?

[625]楚语:若夫白珩,先王之玩也,何实之为?——句法皆同。

[626]论语颜渊:何以文为?——皇侃疏曰:‘何用于文华乎?’则「以」字解作「用」字,而「为」字无解,视同语助。邢昺正义曰:‘何用文章乃为君子?’则「为」字有解。愚案「以为」二字析用,其例详后。「何以文为」者,即言「以文为何」也,而「何」字仍为表词,故可先焉。

[627]左襄十七:是之不忧,而何以田为?——言「以田为何」也。

[628]又襄二十二:雨行何以圣为?——言「以圣为何」也。

[629]孟万上:我何以汤之聘币为哉?——言「我以汤之聘币为何哉?」

[630]荀子议兵:然则又何以兵为?——言「以兵为何」也。

[631]吕氏春秋异实:今我何以了之千金剑为乎?——言「我以子千金剑为何」也。

[632]赵策:君又何以疵言告韩魏之君为?——言「君以疵言告韩魏之君为何」也。


【2.4.3.5】「何」字单用于宾次者,为止词先于动字,为司词则先于介字,不先者鲜矣。

[633]孟梁下:吾何修而可以比于先王观也?——「吾何修」者,吾将修为何事也。「何」为「修」之止词而先焉。

[634]史张耳陈余列传:今必俱死,如以肉委饿虎,何益?——「何益」者,犹云「如此所益何事」也。「何」为「益」之止词而先焉。

[635]左昭四:有是三者,何乡而不济?——「何乡」者,任乡何处也。

[636]汉陆贾传:生揣我何念?——犹云「生试揣我念及何」也。

[637]论颜渊:夫何忧何惧?

[638]史平原君列传:汝何为者也?

[639]论为政:何为则民服?

[640]史太史公自序:夫子所论,欲以何明?

[641]韩释言:夫何恃而敖?

[642]又刘公墓志铭:两界耕桑交迹,吏不何问。①

[643]齐策:客何好?

[644]又:客何能?——以上引「何」字,皆为动字止词而先焉。②

惟「何」字为「于」字司词,间置于后。

[645]韩送温处士序:小子后生,于何考德而问业焉?——「于何」者,于何人也。「何」司于「于」字而后置焉。若然者,以「何」字指人故也。

指地,则「于何」二字,概以「焉」代之。

[646]孟离上:天下之父归之,其子焉往?——「焉往」者,于何处可往也。

[647]论八佾:人焉廋哉!——「焉廋」者,廋于何处也,两引「焉」字,皆指何处,而亦用以人者。

[648]论公冶:鲁无君子者,斯焉取斯?——犹云「鲁国如无君子,彼将于何人而取斯」也。

[649]公庄三十二:寡人即不起此病,吾将焉致乎鲁国?——「焉致」者,致于何人也。

○1云:东雅堂本注云:‘「何」或作「呵」。’

○2[640]「何」是介字「以」的司词,非动字止词。


【2.4.3.6】「何」字合名用如静字。

[650]论公冶:何器也?——「何」字合「器」,云何如之器也。

[651]孟万下:王何卿之问也?——询其所问为何如之卿也。

[652]韩进士策问:其所守者何事,其不合于道者几何?孟子所以辞而辟之者何说?——「何事」「何说」同上。

[653]史孟尝君列传:今君又尚厚积余藏,欲以遗所不知何人。——同上。「何」字合名,经史中所在皆是,故不多引。

「何」字合于静字,有甚之之意者,则列诸状字矣。「何」字单用,有「为何」「何故」之解者亦然,此故不赘。


【2.4.4】奚、曷、胡、恶、安、焉六字,亦所以为诘问者也,而用如代字者,则惟在宾次耳。「奚」字,先秦之书用如表词者有焉,而用为偏次者盖未之见也①。「恶」字用为司词,必合「乎」字。「安」「焉」二字概代「于何」,犹「诸」字之代「之于」也。凡此六字,用为状字者其常。

奚。

[654]论子路:子将奚先?——犹云「所先何事」也。「奚」为「先」之止词,虽在宾次而先之。

[655]论八佾:奚取于三家之堂?——「奚取」者,「何取」也,同上。

[656]论先进:由之瑟奚为于丘之门?——「奚为」者,「何为」也,「奚」为「为」字司词,而亦先焉。

[657]庄骈拇:问赃奚事,则挟*读书,问彀奚事,则博塞以游。——「奚事」者,何所事也,「奚」为「事」之止词。庄子诸篇,「奚」字数见。

[658]吕览贵直:水奚自至?——「奚」司于「自」字而先焉。

[659]论宪:夫如是,奚而不丧?——犹云「如是而不丧者何也?」故「奚」字用如表词而居主次。②

[660]庄逍遥游: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犹云「以之九万里而南为何」也,与「何以文为」句同解,则「奚」字仍为表词。

[661]论子路:虽多亦奚以为?——句法同上。犹云「诵诗虽多,亦将用为何」也。

曷、胡。

[662]易损:曷之用,二簋可用亨。——「曷」为「用」之止词,间以「之」字,所以明其为倒文也。

[663]公隐元:曷为先言王而后言正月?王正月也。——「曷」为「为」字司词而先之。

[664]公宣六:夫畚曷为出乎闺?——同上。

[665]汉王褒传:则胡禁不止,曷今不行?——「胡」「曷」皆为止词,而各先焉。

[666]诗邶式微:胡为乎泥中?——「胡」司于「为」字而先焉。「胡」「曷」二字,惟为「为」字所司,未见有司于其它介字者。③

恶。

[667]论里仁:君子去仁,恶乎成名?——犹云「君子而去仁也,将于何而成名哉?」故「乎」字用如「于」字,「恶」为所司而先焉。

[668]孟梁上:恶在其为民父母也?——犹云「其为民父母也将何在乎?」「恶」犹「何」也。

[669]礼檀弓:吾恶乎哭诸?

[670]又:吾恶乎用吾情?——「恶」司于「乎」字而先之。

安。

[671]史货殖列传:安归乎?归于富厚也。——犹云「若是者归于何事」,答云「归于富厚也」,此「安」代「于何」二字之证。「安」字习用为状字,有「岂」字之解,其用为代字者,不概见也。④

「焉」字代「于何」二字,已引于前。

○1杨云:韩非子人主篇云:‘贤智之士奚时得用?’又云:‘法术之士奚时得进用?人主奚时得论哉?’又孤愤篇云:‘法术之士奚时得进?’又吕氏春秋慎势篇云:‘以宋攻楚,奚时止矣?’又不屈篇云:‘蝗螟,农夫得而杀之,奚故?为其害稼也。’列子仲尼篇云:‘此奚疾哉?奚方能已之乎?’又杨朱篇云:‘将奚方以救二子?’然则先秦书中此种用法多矣。又「恶」字亦有用于偏次者,墨子非乐篇云:‘舟车既已成矣,曰:“吾将恶许用之?”’「恶许」者,何处也。马氏谓「奚」「曷」「胡」「恶」「安」「焉」六字用于代字惟在宾次,亦非。今案:杨说是,惟列子非先秦书。

○2如马氏说,「奚」为表词,则起词何在?杨氏刊误云:‘此「奚」字当作状字解’,是。

○3「曷」可司于介字「以」「由」等,荀子乐论:‘曷以知舞之意?’晏子春秋问下:‘吾君不游,我曷以休?吾君不豫,我曷以助?’晏子春秋难下:‘然则曷以禄夫子?’管子轻重:‘吾曷以识此?’「胡」也可司于介字「以」「自」。汉书食货志:‘即不幸有方二三千里之旱,国胡以相恤?卒然边境有急,数十万之众,国胡以馈之?’墨女兼爱下:‘此胡自生?’

○4「安」可作代字,充当动字的止词和介字的司词。如礼记檀弓上:‘泰山其类,则吾将安仰?梁木其坏,哲人其萎,则吾将安放?’吕氏春秋大乐:‘世之学者有非乐者矣,安由出哉?’

指示代字二之六


【2.5】指示代字者,所以指明事物以示区别也,其别有四:一以逐指者,二以特指者,三以约指者,四以互指者。


【2.5.1】逐指代字惟每、各二字,其用不同:「每」字概置于名先,「各」字概于其后,间或无名而单用。大抵事物不一,历叙之而见烦,今有以每之,则无事历叙,而其事物之名,正如逐一指之矣。「每」「各」二字而为宾次,先所宾者常也。①

每。

[672]论八佾:子入大庙,每事问。——所问之事不一,附以「每」字,即逐事问之也。「每」合于「事」,「事」在宾次,而位先焉。

[673]孟离下:每人而悦之。——解同上。惟「悦」后加「之」字以重指者,因有「而」字间之也。

[674]史冯唐传:今吾每饭意未尝不在巨鹿也。——「每」字附「饭」,犹云「每次饭时」也,则「饭」字可作动字观。如为名,则「每饭」先置者记时也,非以其为宾次之故,不可不辨。

[675]三国王粲传注:每一念至,何时可言?——「每一」者,犹「逐一」也,解与上同。

「每」字单用,无「逐次」之意,或解如「虽」字,②或解如「常」字,③非此例也。

各。

[676]论公冶:盖各言尔志?——「各言」者,「每人言」也。「各」字单用,而在主次。

[677]史五帝本纪: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尧舜之处。——「各」字用如上。

[678]汉霍光传:各自有时。——同上。

[679]史游侠列传:不可者各厌其意。——「各」在宾次,而位先动字。

[680]韩淮西事宜状:今若分为四道,每道各置三万人。——犹云「每道应置各三万人」,「各」居宾次而焉。

[681]史周勃世家:最从高帝得相国一人,丞相二人,将军二千石各三人。——「各三人」者,言每一辈有三人也。「各」字单用于中,逐指以上两辈之人也。

[682]又匈奴列传:岁奉匈奴絮绘酒米食物各有数。——「各有数」者,言四物每一有定数也。「各」字用法同上。

[683]又:赤绨绿绘各四十匹。——同上,言定数也。

[684]赵策:破赵则封二子者各万家之县一。——同上。

经史中凡遇逐指事物,有单用其名为代者,亦或有重言其名者,其重者,即所以每之也。

[685]庄养生主: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岁」「月」两字单用,即「逐岁」「逐月」之意。

[686]又:泽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饮。——「十步」「百步」,即「每十步」「每百步」也。

[687]史货殖列传:庶民农工商贾,率亦岁万息二千。——犹云「每岁每万得息二千。」

[688]韩许国公神道碑:使日月至——犹云「每日每月遣使来」也。

[689]又:我代与田氏约查保援。——犹云「我世世代代与田氏约相保援」也。

[690]史货殖列传:米石至万。——犹云「米每石价至万」也。

[691]韩孔公墓志铭:自海抵京师,道路水陆递夫积功,岁为四十三万六千人。——「岁」字同上。

[692]又:送韩侍御序:秋果倍收,岁省度支钱千三百万。——「岁」字解如前。

[693]史陆贾列传:分其子,子二百金。——犹云「分与其子,每子各得二百金。」重言「子」字,上「子」「诸子」也,下「子」「每子」也。

[694]又卫将军列传:封三子为侯,侯千三百户。——重言「侯」字,上「侯」爵名也,下「侯」,每之也。

[695]又货殖列传:及名国万家之城带郭千亩,亩锺之田。——犹云「千亩之田,必每亩可得一锺者」,非常田可比。

[696]又匈奴列传:故其战人人自为趣利。——两「人」字同意,重之者,每之也。

[697]又十二诸侯年表序:鲁君子左丘明,惧弟子人人异端,各安其意,失其眞,故因孔子史记具论其语,成左氏春秋。——「人人」重言,同上。下用「各」字者,迭指也。

○1马氏云‘「每」「各」二字而为宾次,先所宾者常也’,但在例句解说中,「每」皆居偏次,无一例居宾次;「各」字有两例([679][680])说为‘居宾次而先焉’,但如以「各」为宾次,则眞正居宾次之「其意」与「三万人」反而无着落。总之是「每」「各」只有指示的作用,没有称代的作用,即使归入代字类,也不在主次、宾次。

○2章云:尔雅云:‘「每有」,「虽」也。’郭注云:‘辞之「虽」也。’

○3章云:助字辨略引‘每一念至’文云:‘此「每」字犹「常」也。其事非一,故云「每」也。’


【2.5.2】特指代字前置于名,所以明注意之事物也,「夫」「是」「若」「彼」「此」诸字是也。


【2.5.2.1】凡确有所指而必为提明者,则用夫字。「夫」字或合本名,或合公名,或前乎一读皆可。经生家误以「夫」字为提倡之连字,盖未知夫「夫」字之位,在句首者其常,而在句中者亦数见也。尔雅郭叙‘夫尔雅者’,邢疏云:‘「夫」者发语辞,亦指示语,’盖近之矣。

「夫」合本名。

[698]左隐四:夫州吁,阻兵而安忍。

[699]又:夫州吁弑君而虐用其民。——两「夫」字先于本名。论者注意「州吁」,故以「夫」字提明而特指焉。①此「夫」字合本名而置句首者。

[700]又昭七:日君以夫公孙段为能任其事而赐之州田。—「夫」先本名而在句中,惟以指示耳。

[701]史日者列传:此夫老子所谓‘上德不德,是以有德。’——同上。

「夫」合公名而冠句首。

[702]左僖二十四:夫祛犹在,女其行乎?——「祛」公名,「夫」先之,以指当日所断之祛也。此置句首亦所以为发语辞也。

[703]论先进:夫人不言,言必有中。——「人」虽公名,「夫」先焉,特指所语者。

[704]孟公下:夫士也亦无王命而私受之于子。——「士」公名,「夫」先焉,以指一类之士。

[705]周礼考工记:夫人而能为镈也。——亦以指一类工人也。

又「夫」字亦可解作「此」字。

[706]左成十六:则夫二人者,鲁国社稷之臣也。

[707]又隐四:此二人者,实弑寡君,敢即图之。——「此」「夫」二字语气相同。上引「夫」字皆先公名冠句首者。

「夫」合公名而位句中。

[708]又宣二:公嗾夫獒焉。——「獒」公名,「夫」先之,以指灵公自豢之獒。

[709]孟万下:宜与夫礼若不相似然。——「礼」公名,先以「夫」字,特指以上所引之礼。

[710]论先进:是故恶夫佞者。——「夫佞者」特指子路。

[711]礼祭义:忌日不用,非不祥也,言夫日志有所至而不敢尽其私也。——「夫日」者,此日也,特指忌日而言。

[712]论先进: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夫人」指颜渊。

[713]庄田子方:若夫人者,目击而道存矣。——「夫人」特指所语之人。

[714]左僖三十:微夫人之力不及此。——「夫人」特指秦穆公也。上引「夫」字皆先公名而位句中者。

「夫」贯读首。

[715]礼檀弓:予恶夫涕之无从也。——「涕之无从也」读也,「夫」先之,以志所恶也。

[716]齐策:乃歌夫长铗归来者也。——「长铗归来」,所歌之语,「夫」先之,以志所恶也。

[717]论季氏: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此「夫」字直贯一读。

[718]庄大宗师:吾思夫使我至此极者,而弗得也。——「使我至此极者」乃「思」之止词,「夫」先之,特指「思」之所志也。

[719]韩答崔立之书:设使与夫今之善进取者,竞于蒙昧之中,仆必知其辱焉。——「今之善进取者」一读,「夫」字冠之,所以特指此类之人也。上引「夫」字,皆冠于读首以为特指者。

由是观之,凡公名前有静字或有偏次以成一顿者,与凡静字、代字用如名者,皆可加以「夫」字。

[720]左文十三:请东人之能与夫二三有司言者。——「有司」名也,「二三」静字也,而「夫」字冠之。

[721]庄徐无鬼:子不闻夫越之流人乎?——此名前有偏次而「夫」字冠之者。

[722]论宪问:夫我则不暇。——此代字前加「夫」字者。②

[723]荀子解蔽:不以夫一害此一。——此「夫」合静字者,可解如「彼」字,犹云「不以彼一害此一。」如是,

[724]郑语:夫其子孙必光启土。

[725]楚语:夫其有故。——两「夫」字皆可作「彼」字解。

若「夫」字单用而解如「彼」字者,则为指名代字矣。

○1[698]的「夫」字,此称特指代字,[八?3]与此例重,却说「夫」是提起连字。

○2杨云:此「夫」字是连字,非是代字。 今案:此「夫」亦可解为语气助词。


【2.5.2.2】是、此、若三字先于公名,所指皆当前者;非当前者,间以彼字先之。「是」「此」「若」三字先乎公名则在偏次。前论指名代字已引证矣。①

是。

[726]左昭四:有是三者,何乡而不济!——「三者」用如公名。前以「是」字以指示焉。

[727]论宪问:丘何为是栖栖者与?——「栖栖者」用如名字,加「是」以特指焉。

[728]颜氏家训风操:吕尚之儿,如不为上,赵壹之子,傥不作一,便是下笔即妨,是书皆触也。——「是书」者,犹云「凡是书札皆犯讳」也,与此所云「是」字不类。

此。

[729]史封禅书:诸此祠太祝常主。——「诸此祠」者,前叙之祠也。

[730]又酷吏列传:其治狱所排大臣自为功,多此类。——「此类」者,指上文所叙之事也。

[731]又:非此母不能生此子。——「此母」「此子」者,指彼此确有所指也。

[732]又张释之列传:此两人言事曾不能出口。——「此两人」指前叙之两人也。

[733]又信陵君列:此子贤者,世莫能知。——同上。

[734]庄人间世:使予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也邪?——「此大也」指上文所形木之广大。

若。

[735]论公冶: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若人」者,「此人」也。

[736]公羊定四:楚人为无道,君如有忧中国之心,则若时可矣。——「若时」者,「此时」也。

[737]又隐四:公子翚恐若其言闻乎桓。——「若其言」者,「此其言」也。

彼。

[738]史刺客列传:彼秦大将擅兵于外,而内有乱,则君臣相疑。——此言秦将远在秦国,故冠「彼」字以指焉。②

[739]又商君列传:彼王不能用君之言任臣,又安能用君之言杀臣疑。——「彼王」者,指魏王,不在当前也。

[740]又屈原列传:又怪屈原以彼其材游诸侯,何国不容,而自今若是?——「以彼其材」者,远指屈原生前之材也。

[741]又留侯世家:我欲易之,彼四人辅之,羽翼已成,难动矣。——「彼四人」者,指不在当前之人也。

[742]又李将军列传:而广身自射彼三人者。——「彼三人」者,非在近之人也。

[743]韩师说:彼童子之师,授之书而习其读者。——此论传道之师,今以「童子之师」为此,故冠以「彼」字,示非指目前所论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