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矔,眮,转目也。梁益之间瞋目曰矔,转目顾视亦曰矔,吴楚曰眮。

  逴,骚,□,蹇也。吴楚偏蹇曰骚,齐楚晋曰逴。

  □,嗌,噎也。楚曰□,秦晋或曰嗌,又曰噎。

  怠,陁,坏也。

  □,垫,下也。凡柱而下曰□,屋而下曰垫。

  伆,邈,离也。楚谓之越,或谓之远。吴越曰伆。

  颠,顶,上也。

  诬,□,与也。吴越曰诬,荆齐曰□与,犹秦晋言阿与。

  掩,□,取也。自关而东曰掩,自关而西曰□,或曰狙。

  □,□,视也。东齐曰□,吴扬曰□。凡以目相戏曰□。

  遥,广,远也。梁楚曰遥。

  汩,遥,疾行也。南楚之外曰汩,或曰遥。

  蹇,妯,扰也。人不静曰妯,秦晋曰蹇,齐宋曰妯。

  絓,挈,□,介,特也。楚曰□,晋曰絓,秦曰挈。物无耦曰特,兽无耦曰介。

  飞鸟曰双,鴈曰椉。

  台既,失也。宋鲁之间曰台既。

  隐,据,定也。

  禀,浚,敬也。秦晋之间曰禀,齐曰浚,吴楚之间自敬曰禀。

  悛,怿,改也。自山而东或曰悛,或曰怿。

  坻,坥,场也。梁宋之间蚍蜉□鼠之场谓之坻,螾场谓之坥。

  徥,用,行也。朝鲜洌水之间或曰徥。

  铺颁,索也。东齐曰铺颁,犹秦晋言抖薮也。

  参,蠡,分也。齐曰参,楚曰蠡,秦晋曰离。

  □,披,散也。东齐声散曰□,器破曰披。秦晋声变曰□,器破而不殊其音亦谓之□,器破而未离谓之璺。南楚之间谓之□。

  缗,绵,施也。秦曰缗,赵曰绵。吴越之间脱衣相被谓之缗绵。

  悀,偪,满也。凡以器盛而满谓之悀,腹满曰偪。

  徯酰,冉镰,危也。东齐□物而危谓之徯酰,伪物谓之冉镰。

  纰,绎,督,雉,理也。秦晋之间曰纰。凡物曰督之,丝曰绎之。

  矤,吕,长也。东齐曰矤,宋鲁曰吕。

  □,膐,力也。东齐曰□,宋鲁曰膐。膐,田力也。

  瘱,□,审也。齐楚曰瘱,秦晋曰□。

  □,□,諟也。吴越曰□□。

  揞,揜,错,摩,藏也。荆楚曰揞,吴扬曰揜,周秦曰错,陈之东鄙曰摩。

  抾摸,去也。齐赵之总语也。抾摸犹言持去也。

  舒勃,展也。东齐之间凡展物谓之舒勃。

  抠揄,旋也。秦晋凡物树稼早成熟谓之旋,燕齐之间谓之抠揄。

  絚,筳,竟也。秦晋或曰絚,或曰竟,楚曰筳。

  □,□,续也。秦晋续析谓之□,绳索谓之□。

  擘,楚谓之纫。

  阎笘,开也。东齐开户谓之阎苫,楚谓之闿。

  杼,柚,作也。东齐土作谓之杼,木作谓之柚。

  厉,卬,为也。瓯越曰卬,吴曰厉。

  戏,惮,怒也。齐曰戏,楚曰惮。

  爰,喛,恚也。楚曰爰,秦晋曰喛,皆不欲譍而强畣之意也。

  □,艾,长老也。东齐鲁卫之间凡尊老谓之□,或谓之艾。周晋秦陇谓之公,或谓之翁。南楚谓之父,或谓之父老。南楚□洭之间母谓之媓,谓妇妣曰母姼,称妇考曰父姼。

  巍,峣,崝,崄,高也。

  猒,塞,安也。

  □,□,怜也。

  掩,翳,薆也。

  佚愓,缓也。

  

  

  

  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第七

  

  谆憎,所疾也。宋鲁凡相恶谓之谆憎,若秦晋言可恶矣。

  杜,蹻,歰也。赵曰杜,山之东西或曰蹻。

  佻,抗,县也。赵魏之间曰佻,自山之东西曰抗。燕赵之郊县物于台之上谓之佻。

  发,税,舍车也。东齐海岱之间谓之发,宋赵陈魏之间谓之税。

  肖,类,法也。齐曰类,西楚梁益之间曰肖。秦晋之西鄙自冀陇而西使犬曰哨,西南梁益之间凡言相类者亦谓之肖。

  憎,懹,惮也。陈曰懹。

  谯,讙,让也。齐楚宋卫荆陈之间曰谯,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言相责让曰谯让,北燕曰讙。

  佥,胥,皆也。自山而东五国之郊曰佥,东齐曰胥。

  侔莫,强也。北燕之外郊凡劳而相勉若言努力者谓之侔莫。

  □倯,骂也。燕之北郊曰□倯。

  展,惇,信也。东齐海岱之间曰展,燕曰惇。

  斯,掬,离也。齐陈曰斯,燕之外郊朝鲜洌水之间曰掬。

  蝎,噬,逮也。东齐曰蝎,北燕曰噬。逮,通语也。

  皮傅,弹憸,强也。秦晋言非其事谓之皮傅,东齐陈宋江淮之间曰弹憸。

  膊,晒,晞,□也。东齐及秦之西鄙言相□僇为膊。燕之外郊朝鲜洌水之间,凡□肉,发人之私,披牛羊之五藏,谓之膊。□五谷之类,秦晋之间谓之晒,东齐北燕海岱之郊谓之晞。

  熬,□,煎,□,巩,火干也。凡以火而干五谷之类,自山而东,齐楚以往,谓之熬;关西陇冀以往,谓之□;秦晋之间或谓之□,凡有汁而干谓之煎,东齐谓之巩。

  胹,饪,亨,烂,糦,酋,酷,熟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郊曰胹,徐扬之间曰饪,嵩岳以南陈颍之间曰亨。自河以北赵魏之间火熟曰烂,气熟曰糦,久熟曰酋,谷熟曰酷。熟,其通语也。

  魏盈,怒也。燕之外郊朝鲜洌水之间,凡言呵叱者谓之魏盈。

  □□,隑企,立也。东齐海岱北燕之郊跪谓之□□,委痿谓之隑企。

  泷涿谓之沾渍。

  希,铄,摩也。燕齐摩铝谓之希。

  平均,赋也。燕之北鄙东齐北郊凡相赋敛谓之平均。

  罗谓之离,离谓之罗。

  钊,超,远也。燕之北郊曰钊,东齐曰超。

  汉漫,□眩,懑也。朝鲜洌水之间烦懑谓之汉漫,颠眴谓之□眩。

  怜职,爱也。言相爱怜者,吴越之间谓之怜职。

  茹,食也。吴越之间凡贪饮食者谓之茹。

  竘,貌,治也。吴越饰貌为竘,或谓之巧。

  煦,煅,热也,干也。吴越曰煦煅。

  攍,膂,贺,□,儋也。齐楚陈宋之间曰攍。燕之外郊越之垂瓯吴之外鄙谓之膂。南楚或谓之攍。自关而西陇冀以往谓之贺,凡以驴马馲驼载物者谓之负他,亦谓之贺。

  树植,立也。燕之外郊朝鲜洌水之间凡言置立者谓之树植。

  过度谓之涉济。

  福禄谓之祓戬。

  傺,眙,逗也。南楚谓之傺,西秦谓之眙。逗,其通语也。

  

  

  

  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第八

  

  虎,陈魏宋楚之间或谓之李父,江淮南楚之间谓之李耳,或谓之于□。自关东西或谓之伯都。

  貔,陈楚江淮之间谓之□,北燕朝鲜之间谓之□,关西谓之狸。

  貛,关西谓之貒。

  鸡,陈楚宋魏之间谓之鸊□,桂林之中谓之割鸡,或曰□。北燕朝鲜洌水之间谓伏鸡曰抱。爵子及鸡雏皆谓之鷇。其卵伏而未孚始化谓之涅。

  猪,北燕朝鲜之间谓之豭,关东西或谓之彘,或谓之豕。南楚谓之豨。其子或谓之豚,或谓之貕,吴扬之间谓之猪子。其槛及蓐曰橧。

  布谷,自关东西梁楚之间谓之结诰,周魏之间谓之击谷,自关而西或谓之布谷。

  □鴠,周魏齐宋楚之间谓之定甲,或谓之独舂。自关而东谓之城旦,或谓之倒悬,或谓之鴠鴠。自关而西秦陇之内谓之鹖鴠。

  鸠,自关而东周郑之郊韩魏之都谓之□鷱,其□鸠谓之鸊鷱。自关而西秦汉之间谓之鵴鸠,其大者谓之鳻鸠,其小者谓之□鸠,或谓□鸠,或谓之□鸠,或谓之鹘鸠。梁宋之间谓之鹪。

  □鸠,燕之东北朝鲜洌水之间谓之鶝□。自关而东谓之戴鵀,东齐海岱之间谓之戴南,南犹鵀也。或谓之鶭鸅,或谓之戴鳻,或谓之戴胜。东齐吴扬之间谓之鵀。自关而西谓之服鶝,或谓之□鶝。燕之东北朝鲜洌水之间谓之□。

  蝙蝠,自关而东谓之服翼,或谓之飞鼠,或谓之老鼠,或谓之□鼠。自关而西秦陇之间谓之蝙蝠。北燕谓之蟙□。

  鴈,自关而东谓之鴚□,南楚之外谓之□,或谓之鸧鴚。

  桑飞,自关而东谓之工爵,或谓之过鸁,或谓之女□。自关而东谓之鸋鴂。自关而西谓之桑飞,或谓之懱爵。

  □黄,自关而东谓之鸧鹒。自关而西谓之□黄,或谓之黄鸟,或谓之楚雀。

  野凫其小而好没水中者,南楚之外谓之鷿鷉,大者谓之鹘蹏。

  守宫,秦晋西夏谓之守宫,或谓之蠦□,或谓之蜤易。其在泽中者谓之易蜴。南楚谓之蛇医,或谓之蝾螈。东齐海岱谓之螔□。北燕谓之祝蜓。桂林之中守宫大者而能鸣谓之蛤解。

  宛野谓鼠为□。

  鸡雏徐鲁之间谓之□子。

  

  

  

  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第九

  

  戟,楚谓之□。凡戟而无刃秦晋之间谓之□,或谓之鏔,吴扬之间谓之戈。东齐秦晋之间谓其大者曰镘胡,其曲者谓之钩□镘胡。

  三刃枝,南楚宛郢谓之匽戟。其柄自关而西谓之柲,或谓之殳。

  矛,吴扬江淮南楚五湖之间谓之鍦,或谓之鋋,或谓之鏦,其柄谓之矜。

  箭,自关而东谓之矢,江淮之间谓之鍭,关西曰箭。

  钻谓之鍴。

  矜谓之杖。

  剑削,自河而北燕赵之间谓之室,自关而东或谓之廓,或谓之削,自关而西谓之□。

  盾,自关而东或谓之瞂,或谓之干。关西谓之盾。

  车下铁,陈宋淮楚之间谓之毕。大车谓之綦。

  车轊,齐谓之□。

  车枸篓,宋魏陈楚之间谓之□,或谓之□笼。其上约谓之□,或谓之□。秦晋之间自关而西谓之枸篓,西陇谓之□。南楚之外谓之篷,或谓之隆屈。

  轮,韩楚之间谓之轪或谓之軝。关西谓之□。

  輑谓之轴。

  辕楚卫之间谓之辀。

  箱谓之輫。

  轸谓之枕。

  车纣,自关而东周洛韩郑汝颍而东谓之□,或谓之曲绹,或谓之曲纶。自关而西谓之纣。

  輨,轪,炼□也。关之东西曰輨,南楚曰轪,赵魏之间曰炼□。

  车釭,齐燕海岱之间谓之锅,或谓之锟。自关而西谓之釭,盛膏者乃谓之锅。

  凡箭镞胡合嬴者,四镰,或曰拘肠,三镰者谓之羊头,其广长而薄镰谓之錍,或谓之钯。箭其小而长中穿二孔者谓之钾炉,其三镰长尺六者谓之飞□,禸者谓之平题。所以藏箭弩谓之箙。弓藏谓之鞬,或谓之□丸。

  矛骹细如鴈胫者谓之鹤厀。有小枝刃者谓之钩□。矛或谓之□。

  锬谓之铍。

  骹谓之銎。

  鐏谓之焊。

  舟,自关而西谓之船,自关而东或谓之舟,或谓之航。南楚江湘凡船大者谓之舸,小舸谓之艖,艖谓之艒□,小艒□谓之艇,艇长而薄者谓之艜,短而深者谓之□,小而深者谓之□。东南丹阳会稽之间谓艖为欚。泭谓之篺,篺谓之筏。筏,秦晋之通语也。江淮家居篺中谓之荐。方舟谓之□,艁舟谓之浮梁。楫谓之桡,或谓之棹。所以隐棹谓之□。所以县棹谓之缉。所以刺船谓之□。维之谓之鼎。首谓之合闾,或谓之艗艏。后曰舳,舳,制水也。儰谓之扤,扤,不安也。

  

  

  

  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第十

  

  媱,愓,游也。江沅之间谓戏为媱,或谓之愓,或谓之嬉。

  曾,訾,何也。湘潭之原荆之南鄙谓何为曾,或谓之訾,若中夏言何为也。

  央亡,嚜杘,姡,狯也。江湘之间或谓之无赖,或谓之□。凡小儿多诈而狯谓之央亡,或谓之嚜杘,或谓之姡。姡,娗也,或谓之猾。皆通语也。

  崽者,子也。湘沅之会凡言是子者谓之崽,若东齐言子矣。

  誺,不知也。沅澧之间凡相问而不知,荅曰誺;使之而不肯,荅曰吂。粃,不知也。

  □,火也,楚转语也,犹齐言□火也。

  嘳,无写,怜也。沅沣之原凡言相怜哀谓之嘳,或谓之无写,江滨谓之思。皆相见驩喜有得亡之意也。九嶷湘潭之间谓之人兮。

  婩,嫧,鲜,好也。南楚之外通语也。

  □哰,謰謱,拏也。东齐周晋之鄙曰□哰。□哰亦通语也。南楚曰謰謱,或谓之支注,或谓之詀謕,转语也。拏,扬州会稽之语也。或谓之惹,或谓之□。

  亄,啬,贪也。荆汝江湘之郊凡贪而不施谓之亄,或谓之啬,或谓之悋。悋,恨也。

  遥,窕,淫也。九嶷荆郊之鄙谓淫曰遥,沅湘之间谓之窕。

  潜,涵,沉也。楚郢以南曰涵,或曰潜。潜又游也。

  □,安,静也。江湘九嶷之郊谓之□。

  拌,弃也。楚凡挥弃物谓之拌,或谓之敲。淮汝之间谓之投。

  诼,愬也。楚以南谓之诼。

  戏,泄,歇也。楚谓之戏泄。奄,息也,楚扬谓之泄。

  攓,取也。楚谓之攓。

  昲,晒,干物也。扬楚通语也。

  □,猝也。江湘之间凡卒相见谓之□相见,或曰突。

  迹迹,屑屑,不安也。江沅之间谓之迹迹,秦晋谓之屑屑,或谓之塞塞,或谓之省省,不安之语也。

  □沭,佂伀,遑遽也。江湘之间凡窘猝怖遽谓之□沭,或谓之佂伀。

  翥,举也。楚谓之翥。

  忸怩,惭歰也。楚郢江湘之间谓之忸怩,或谓之□咨。

  垤,封,场也。楚郢以南蚁土谓之垤。垤中齐语也。

  谪,过也。南楚以南凡相非议人谓之谪,或谓之衇。衇,又慧也。

  膞,兄也。荆扬之鄙谓之膞,桂林之中谓之□(按:“彖”和“盂”左右拼合而成)。

  □极,吃也。楚语也。或谓之轧,或谓之歰。

  啙,矲,短也。江湘之会谓之啙。凡物生而不长大,亦谓之鮆,又曰癠。桂林之中谓短矲。矲,通语也。东阳之间谓之□。

  钳,□,憋,恶也。南楚凡人残骂谓之钳,又谓之□。

  痴,騃也。扬越之郊凡人相侮以为无知谓之眲。眲,耳目不相信也。或谓之斫。

  惃,□,顿愍,惽也。楚扬谓之惃,或谓之□。江湘之间谓之顿愍,或谓之氐惆。南楚饮毒药懑谓之氐惆,亦谓之顿愍,犹中齐言眠眩也。愁恚愦愦,毒而不发,谓之氐惆。

  悦,舒,苏也。楚通语也。

  眠娗,脉蜴,赐施,茭媞,譠谩,□忚,皆欺谩之语也。楚郢以南东扬之郊通语也。

  □,頟,颜,颡也。湘江之间谓之□,中夏之谓頟,东齐谓之颡,汝颍淮泗之间谓之颜。

  颔,颐,颌也。南楚谓之颔。秦晋谓之颐。颐,其通语也。

  纷怡,喜也。湘潭之间曰纷怡,或曰巸巳。

  □,或也。沅澧之间凡言或如此者曰□如是。

  愮,疗,治也。江湘郊会谓医治之曰愮。愮又忧也。或曰疗。

  芔,莽,草也。东越扬州之间曰芔,南楚曰莽。

  悈鳃,干都,耇,革,老也。皆南楚江湘之间代语也。

  柲,抌,推也。南楚凡相推搏曰柲,或曰□。沅涌□幽之语或曰挡。

  食阎,怂慂,劝也。南楚凡己不欲喜,而旁人说之,不欲怒,而旁人怒之,谓之食阎,或谓之怂涌。

  欸,□,然也。南楚凡言然者曰欸,或曰□。

  绁,末,纪,绪也。南楚皆曰绁。或曰端,或曰纪,或曰末,皆楚转语也。

  □,□,窥,□,占,伺,视也。凡相窃视南楚谓之窥,或谓□,或谓之□,或谓之占,或谓之□。□,中夏语也。窥,其通语也。自江而北谓之□,或谓之覗。凡相候谓之占,占犹瞻也。

  郺,□,晠,多也。南楚凡大而多谓之郺,或谓之□。凡人语言过度及妄施行,亦谓之□。

  抯,揸,取也。南楚之间凡取物沟泥中谓之抯,或谓之揸。

  □,僄,轻也。楚凡相轻薄谓之相□,或谓之僄也。

  

  

  

  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第十一

  

  蛥蚗,齐谓之螇螰,楚谓之蟪蛄,或谓之蛉蛄,秦谓之蛥蚗。自关而东谓之虭蟧。或谓之蝭蟧,或谓之蜓蚞,西楚与秦通名也。

  蝉,楚谓之蜩,宋卫之间谓之螗蜩,陈郑之间谓之蜋蜩,秦晋之间谓之蝉,海岱之间谓之□。其大者谓之蟧,或谓之蝒马;其小者谓之麦蚻,有文者谓之蜻蜻,其鴜蜻谓之尐,大而黑者谓之□,黑而赤者谓之蜺。蜩蟧谓之□蜩。□谓之寒蜩,寒蜩,瘖蜩也。

  蛄诣谓之杜蛒。蝼螲谓之蝼蛄,或谓之蟓蛉。南楚谓之杜狗,或谓之蛞蝼。

  蜻蛚,楚谓之蟋蟀,或谓之蛬。南楚之间谓之蚟孙。

  螳蜋谓之髦,或谓之虰,或谓之蝆蝆。

  姑□谓之强蝆。

  蟒,宋魏之间谓之蚮,南楚之外谓之蟅蟒,或谓之蟒,或谓之□。

  蜻蛉谓之蝍蛉。

  舂黍谓之□蝑。

  蠀□谓之蚇蠖。

  □,燕赵之间谓之蠓螉。其小者谓之蠮螉,或谓之蚴蜕。其大而蜜谓之壶蠭。

  蝇,东齐谓之羊。陈楚之间谓之蝇。自关而西秦晋之间谓之蝇。

  蚍蜉,齐鲁之间谓之蚼蟓,西南梁益之间谓之玄蚼,燕谓之蛾蝆。其场谓之坻,或谓之蛭。

  蠀螬谓之蟦。自关而东谓之蝤蠀,或谓之□蠾,或谓之蝖螜。梁益之间谓之蛒,或谓之蝎,或谓之蛭蛒。秦晋之间谓之蠹,或谓之天蝼。四方异语而通者也。

  蚰□,自关而东谓之螾□,或谓之入耳,或谓之□□。赵魏之间或谓之蚨虶。北燕谓之□蚭。

  鼅鼄,鼄蝥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谓之鼄蝥。自关而东赵魏之郊谓之鼅鼄,或谓之蠾蝓。蠾蝓者,侏儒语之转也。北燕朝鲜洌水之间谓之蝳蜍。

  蜉□,秦晋之间谓之蟝□。

  马蚿,北燕谓之蛆蟝。其大者谓之马蚰。

  

  

  

  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第十二

  

  爰,喛,哀也。

  儒输,愚也。

  愋,谅,知也。

  拊,抚,疾也。

  菲,惄,怅也。

  郁熙,长也。

  娋,孟,姉也。

  筑娌,匹也。娌,耦也。

  □裔,习也。

  躔,逡,循也。

  躔历,行也。日运为躔,月运为逡。

  逭,逳,转也。逭,逳,步也。

  □,虞,望也。

  揄,□,脱也。

  解,输,捝也。

  赋,与,操也。

  □,歇,涸也。

  潎,澄,清也。

  逯,遡,行也。

  垦,牧,司也。垦,力也。

  牧,飤也。

  监,牧,察也。

  □,始也。□,化也。

  铺,脾,止也。

  攘,掩,止也。

  幕,覆也。

  侗胴,状也。

  尐,杪,小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5:3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