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

  扬雄

  

  

  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第一

  

  党,晓,哲,知也。楚谓之党,或曰晓,齐宋之间谓之哲。

  虔,儇,慧也。秦谓之谩,晋谓之□,宋楚之间谓之倢,楚或谓之□。自关而东赵魏之间谓之黠,或谓之鬼。

  娥,□,好也。秦曰娥,宋魏之间谓之□,秦晋之间凡好而轻者谓之娥。自关而东河济之间谓之媌,或谓之姣。赵魏燕代之间曰姝,或曰妦。自关而西秦晋之故都曰妍。好,其通语也。

  烈,枿,余也。陈郑之间曰枿,晋卫之间曰烈,秦晋之间曰□,或曰烈。

  台,胎,陶,鞠,养也。晋卫燕魏曰台,陈楚韩郑之间曰鞠,秦或曰陶,汝颍梁宋之间曰胎,或曰艾。

  怃,□,怜,牟,爱也。韩郑曰怃,晋卫曰□,汝颍之间曰怜,宋鲁之间曰牟,或曰怜。怜,通语也。

  □,怃,矜,悼,怜,哀也。齐鲁之间曰矜,陈楚之间曰悼,赵魏燕代之间曰□,自楚之北郊曰怃,秦晋之间或曰矜,或曰悼。

  咺,唏,□,怛,痛也。凡哀泣而不止曰咺,哀而不泣曰唏。于方:则楚言哀曰唏,燕之外鄙,朝鲜洌水之间,少儿泣而不止曰咺。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大人少儿泣而不止谓之唴,哭极音绝亦谓之唴。平原谓啼极无声谓之唴哴。楚谓之噭咷,齐宋之间谓之喑,或谓之惄。

  悼,惄,悴,慭,伤也。自关而东汝颍陈楚之间通语也。汝谓之惄,秦谓之悼,宋谓之悴,楚颍之间谓之慭。

  慎,济,□,惄,湿,桓,忧也。宋卫或谓之慎,或曰□。陈楚或曰湿,或曰济。自关而西秦晋之间或曰惄,或曰湿。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志而不得,欲而不获,高而有坠,得而中亡,谓之湿,或谓之惄。

  郁悠,怀,惄,惟,虑,愿,念,靖,慎,思也。晋宋卫鲁之间谓之郁悠。惟,凡思也;虑,谋思也;愿,欲思也;念,常思也。东齐海岱之间曰靖;秦晋或曰慎,凡思之貌亦曰慎,或曰惄。

  敦,丰,厖,□,幠,般,嘏,奕,戎,京,奘,将,大也,凡物之大貌曰丰。厖,深之大也。东齐海岱之间曰□,或曰幠。宋鲁陈卫之间谓之嘏,或曰戎。秦晋之间凡物壮大谓之嘏,或曰夏。秦晋之间凡人之大谓之奘,或谓之壮。燕之北鄙齐楚之郊或曰京,或曰将。皆古今语也,初别国不相往来之言也,今或同。而旧书雅记故俗语,不失其方,而后人不知,故为之作释也。

  假,□,怀,摧,詹,戾,艐,至也。邠唐冀兖之间曰假,或曰□。齐楚之会郊或曰怀。摧,詹,戾,楚语也。艐,宋语也。皆古雅之别语也,今则或同。

  嫁,逝,徂,适,往也。自家而出谓之嫁,由女而出为嫁也。逝,秦晋语也。徂,齐语也。适,宋鲁语也。往,凡语也。

  谩台,胁阋,惧也。燕代之间曰谩台,齐楚之间曰胁阋。宋卫之间凡怒而噎噫,谓之胁阋。南楚江湘之间谓之啴咺。

  虔,刘,惨,惏,杀也。秦晋宋卫之间谓杀曰刘,晋之北鄙亦曰刘。秦晋之北鄙,燕之北郊,翟县之郊,谓贼为虔。晋魏河内之北谓惏曰残,楚谓之贪。南楚江湘之间谓之欿。

  亟,怜,怃,□,爱也。东齐海岱之间曰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相敬爱谓之亟,陈楚江淮之间曰怜,宋卫邠陶之间曰怃,或曰□。

  眉,棃,耋,鲐,老也。东齐曰眉,燕代之北鄙曰棃,宋卫兖豫之内曰耋,秦晋之郊,陈兖之会曰耇鲐。

  修,骏,融,绎,寻,延,长也。陈楚之间曰修,海岱大野之间曰寻,宋卫荆吴之间曰融。自关而西秦晋梁益之间凡物长谓之寻。周官之法,度广为寻,幅广为充。延,永,长也。凡施于年者谓之延,施于众长谓之永。

  允,谌,恂,展,谅,穆,信也。齐鲁之间曰允,燕代东齐曰谌,宋卫汝颍之间曰恂,荆吴淮汭之间曰展,西瓯毒屋黄石野之间曰穆。众信曰谅,周南召南卫之语也。

  硕,沈,巨,濯,吁,敦,夏,于,大也。齐宋之间曰巨,曰硕。凡物盛多谓之寇。齐宋之郊,楚魏之际曰伙。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人语而过谓之□,或曰佥。东齐谓之劔,或谓之弩。弩犹怒也。陈郑之间曰敦,荆吴扬瓯之郊曰濯,中齐西楚之间曰吁。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物之壮大者而爱伟之谓之夏,周郑之间谓之嘏。郴,齐语也。于,通词也。

  抵,□,会也。雍梁之间曰抵,秦晋亦曰抵。凡会物谓之□。

  华,荂,晠也。齐楚之间或谓之华,或谓之荂。

  坟,地大也。青幽之间,凡土而高且大者谓之坟。

  张小使大谓之廓,陈楚之间谓之摸。

  嬛,蝉,□,捻,未,续也。楚曰嬛。蝉,出也。楚曰蝉,或曰未及也。

  □,□,□,跳也。楚曰□。陈郑之间曰□,楚曰跖。自关而西秦晋之间曰跳,或曰□。

  蹑,郅,跂,□,跻,□,登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曰蹑,东齐海岱之间谓之跻,鲁卫曰郅,梁益之间曰□,或曰跂。

  逢,逆,迎也。自关而东曰逆,自关而西或曰迎,或曰逢。

  挦,攓,摭,挻,取也。南楚曰攓,陈宋之间曰摭,卫鲁扬徐荆衡之郊曰挦。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取物而逆谓之籑,楚部或谓之挻。

  餥,飵,食也。陈楚之内相谒而食麦饘谓之餥,楚曰飵。凡陈楚之郊南楚之外相谒而飧,或曰飵,或曰□。秦晋之际河阴之间曰□。此秦语也。

  钊,薄,勉也。秦晋曰钊,或曰薄。故其鄙语曰薄努,犹勉努也。南楚之外曰薄努,自关而东周郑之间曰勔钊,齐鲁曰勖兹。

  

  

  

  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第二

  

  釥,嫽,好也。青徐海岱之间曰釥,或谓之嫽。好,凡通语也。

  朦,厖,丰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大貌谓之朦,或谓之厖;丰,其通语也。赵魏之郊燕之北鄙,凡大人谓之丰人。《燕记》曰:“丰人杼首。”杼首,长首也。楚谓之伃,燕谓之杼。燕赵之间言围大谓之丰。

  娃,嫷,窕,艳,美也。吴楚衡淮之间曰娃,南楚之外曰嫷,宋卫晋郑之间曰艳,陈楚周南之间曰窕。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美色或谓之好,或谓之窕。故吴有馆娃之宫,秦有□娥之台。秦晋之间美貌谓之娥,美状为窕,美色为艳,美心为窈。

  奕,偞,容也。自关而西凡美容谓之奕,或谓之偞。宋卫曰偞,陈楚汝颍之间谓之奕。

  □,铄,盱,扬,□,双也。南楚江淮之间曰□,或曰□。好目谓之顺,黸瞳之子谓之□。宋卫韩郑之间曰铄。燕代朝鲜洌水之间曰盱,或谓之扬。

  嫢,笙,揫,掺,细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细而有容谓之嫢,或曰徥。凡细貌谓之笙,敛物而细谓之揫,或曰掺。

  □,浑,□,□,□,泡,盛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语也。陈宋之间曰□,江淮之间曰泡,秦晋或曰□,梁益之间凡人言盛及其所爱,伟其肥□谓之□。

  私,策,纤,□,劚,杪,小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郊梁益之间凡物小者谓之私;小或曰纤,缯帛之细者谓之纤。东齐言布帛之细者曰绫,秦晋曰靡。凡草生而初达谓之□。稺,年小也。木细枝谓之杪,江淮陈楚之内谓之篾,青齐兖冀之间谓之葼,燕之北鄙朝鲜洌水之间谓之策。故传曰:慈母之怒子也,虽折葼笞之,其惠存焉。

  殗,殜,微也。宋卫之间曰殗。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病而不甚曰殗殜。

  台,敌,匹也。东齐海岱之间曰台。自关而西秦晋之间物力同者谓之台敌。

  抱□,耦也。荆吴江湖之间曰抱□,宋颍之间或曰□。

  倚,踦,奇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全物而体不具谓之倚,梁楚之间谓之踦。雍梁之西郊,凡嘼支体不具者谓之踦。

  逴,獡,透,惊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蹇者或谓之逴,体而偏长短亦谓之逴。宋卫南楚凡相惊曰獡,或曰透。

  仪,□,来也。陈颍之间曰仪,自关而东周郑之郊齐鲁之间或谓□曰怀。

  □,暗,□,黏也。齐鲁青徐自关而东或曰□,或曰□。

  餬,托,庇,寓,□,寄也。齐卫宋鲁陈晋汝颍荆州江淮之间曰庇,或曰寓。寄食为餬,凡寄为托,寄物为□。

  逞,苦,了,快也。自山而东或曰逞,楚曰苦,秦曰了。

  挴,□,赧,愧也。晋曰挴,或曰□。秦晋之间凡愧而见上谓之赧,梁宋曰□。

  叨,惏,残也。陈楚曰惏。

  凭,齘,苛,怒也。楚曰凭,小怒曰齘。陈谓之苛。

  憡,剌,痛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或曰憡。

  挢捎,选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取物之上谓之挢捎。

  □,梗,爽,猛也。晋魏之间曰□,韩赵之间曰梗,齐晋曰爽。

  瞷,睇,睎,□,眄也。陈楚之间南楚之外曰睇,东齐青徐之间曰睎,吴扬江淮之间或曰瞷,或曰□,自关而西秦晋之间曰眄。

  □,喙,呬,息也。周郑宋沛之间曰□,自关而西秦晋之间或曰喙,或曰□,东齐曰呬。

  □,□,裁也。梁益之间裁木为器曰□,裂帛为衣曰□。□,又斲也,晋赵之间谓之□。

  镌,琢也。晋赵谓之镌。

  锴,鑙,坚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曰锴,吴扬江淮之间曰鑙。

  揄铺,□□,帗缕,叶输,毳也。荆扬江湖之间曰揄铺,楚曰□□,陈宋郑卫之间谓之帗缕,燕之北郊朝鲜洌水之间曰叶输。

  孑,荩,余也。周郑之间曰荩,或曰孑。青徐楚之间曰孑。自关而西秦晋之间炊薪不尽曰荩。孑,俊也。遵,俊也。

  翿,幢,翳也。楚曰翿,关西关东皆曰幢。

  □,略,求也。秦晋之间曰□,就室曰□,于道曰略。略,强取也。攗,摭,取也。此通语也。

  茫,矜,奄,遽也。吴扬曰茫,陈颍之间曰奄,秦晋或曰矜,或曰遽。

  速,逞,摇扇,疾也。东齐海岱之间曰速,燕之外鄙朝鲜洌水之间曰摇扇,楚曰逞。

  予,赖,雠也。南楚之外曰赖,秦晋曰雠。

  恒慨,蔘绥,羞绎,纷毋,言既广又大也。荆扬之间凡言广大者谓之恒慨,东瓯之间谓之蔘绥,或谓之羞绎,纷毋。

  劋,蹶,狯也。秦晋之间曰狯,楚谓之劋,或曰蹶;楚郑曰蒍,或曰姡。

  

  

  

  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第三

  

  陈楚之间凡人嘼乳而双产谓之厘孳,秦晋之间谓之僆子,自关而东赵魏之间谓之孪生。女谓之嫁子。

  东齐之间壻谓之倩。

  燕齐之间养马者谓之娠。官婢女厮谓之娠。

  南楚东海之间亭父谓之亭公。卒谓之弩父,或谓之褚。

  臧,甬,侮,获,奴婢贱称也。荆淮海岱杂齐之间,骂奴曰臧,骂婢曰获。齐之北鄙,燕之北郊,凡民男而壻婢谓之臧,女而妇奴谓之获;亡奴谓之臧,亡婢谓之获。皆异方骂奴婢之丑称也。自关而东陈魏宋楚之间保庸谓之甬。秦晋之间骂奴婢曰侮。

  蔿,讹,哗,涅,化也。燕朝鲜洌水之间曰涅,或曰哗。鸡伏卵而未孚,始化之时,谓之涅。

  斟,协,汁也。北燕朝鲜洌水之间曰斟,自关而东曰协,关西曰汁。

  苏,芥,草也。江淮南楚之间曰苏,自关而西或曰草,或曰芥。南楚江湘之间谓之莽。苏亦荏也。关之东西或谓之苏,或谓之荏。周郑之间谓之公蕡。沅湘之南或谓之□。其小者谓之□葇。

  蘴,荛,芜菁也。陈楚之郊谓之蘴,鲁齐之郊谓之荛,关之东西谓之芜菁,赵魏之郊谓之大芥,其小者谓之辛芥,或谓之幽芥;其紫华者谓之芦菔。东鲁谓之菈□。

  □,芡,鸡头也。北燕谓之□,青徐淮泗之间谓之芡。南楚江湘之间谓之鸡头,或谓之鴈头,或谓之乌头。

  凡草木刺人,北燕朝鲜之间谓之茦,或谓之壮。自关而东或谓之梗,或谓之刿。自关而西谓之刺。江湘之间谓之棘。

  凡饮药傅药而毒,南楚之外谓之瘌,北燕朝鲜之间谓之痨,东齐海岱之间谓之眠,或谓之眩。自关而西谓之毒。瘌,痛也。

  逞,晓,恔,苦,快也。自关而东或曰晓,或曰逞。江淮陈楚之间曰逞,宋郑周洛韩魏之间曰苦,东齐海岱之间曰恔,自关而西曰快。

  胶,谲,诈也。凉州西南之间曰胶,自关而东西或曰谲,或曰胶。诈,通语也。

  揠,擢,拂,戎,拔也。自关而西或曰拔,或曰擢。自关而东,江淮南楚之间或曰戎。东齐海岱之间曰揠。

  慰,廛,度,凥也。江淮青徐之间曰慰,东齐海岱之间或曰度,或曰廛,或曰践。

  萃,杂,集也。东齐曰圣。

  迨,沓,及也。东齐曰迨,关之东西曰沓,或曰及。

  荄,杜,根也。东齐曰杜,或曰茇。

  班,彻,列也。北燕曰班,东齐曰彻。

  瘼,癁,病也。东齐海岱之间曰瘼或曰癁,秦曰瘎。

  掩,丑,掍,綷,同也。江淮南楚之间曰掩。宋卫之间曰綷,或曰掍。东齐曰丑。

  裕,猷,道也。东齐曰裕,或曰猷。

  虔,散,杀也。东齐曰散,青徐淮楚之间曰虔。

  泛,浼,□,洼,洿也。自关而东或曰洼,或曰泛。东齐海岱之间或曰浼,或曰□。

  庸,恣,比,侹,更,佚,代也。齐曰佚,江淮陈楚之间曰侹,余四方之通语也。

  氓,民也。

  朹,仇也。

  寓,寄也。

  露,败也。

  别,治也。

  枨,法也。

  谪,怒也。

  间,非也。

  格,正也。

  □,数也。

  轸,戾也。

  屑,洁也。

  谆,罪也。

  俚,聊也。

  捆,就也。

  苙,圂也。

  廋,隐也。

  铦,取也。

  枨,随也。

  儓,□,农夫之丑称也。南楚凡骂庸贱谓之田儓。或谓之□,或谓之辟。辟,商人丑称也。

  庸谓之倯,转语也。

  褛裂,须捷,挟斯,败也。南楚凡人贫衣被丑弊谓之须捷。或谓之褛裂,或谓之褴褛,故左传曰荜路褴褛以启山林,殆谓此也。或谓之挟斯。器物弊亦谓之挟斯。

  □,铤,澌,尽也。南楚凡物尽生者曰□生。物空尽者曰铤,铤,赐也。连此□澌皆尽也。铤,空也,语之转也。

  □,翕,叶,聚也。楚谓之□,或谓之翕。叶,楚通语也。

  斟,益也。南楚凡相益而又少谓之不斟。凡病少愈而加剧亦谓之不斟,或谓之何斟。

  差,间,知,愈也。南楚病愈者谓之差,或谓之间,或谓之知。知,通语也。或谓之慧,或谓之憭,或谓之瘳,或谓之蠲,或谓之除。

  

  

  

  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第四

  

  襌衣,江淮南楚之间谓之褋,关之东西谓之襌衣。有袌者,赵魏之间谓之袏衣;无袌者谓之裎衣,古谓之深衣。

  襜褕,江淮南楚谓之□褣,自关而西谓之襜褕,其短者谓之裋褕。以布而无缘,敝而紩之,谓之褴褛。自关而西谓之□,其敝者谓之致。

  汗襦,江淮南楚之间谓之□。自关而西或谓之袛裯。陈魏宋楚之间谓之襜襦。或谓之襌襦。

  帬,陈魏之间谓之帔,自关而东或谓之襬。

  蔽厀,江淮之间谓之袆,或谓之袚。魏宋南楚之间谓之大巾,自关东西谓之蔽厀,齐鲁之郊谓之袡。

  襦,西南蜀汉谓之曲领,或谓之襦。

  裈,陈楚江淮之间谓之□。

  袴,齐鲁之间谓之□,或谓之襱。关西谓之袴。

  褕谓之袖。

  衱谓之褗。

  袿谓之裾。

  褛谓之衽。

  褛谓之致。

  裯谓之褴。

  无缘之衣谓之褴。

  无袂衣谓之□。

  无□之袴谓之襣。

  □谓之袩。

  衿谓之交。

  裺谓之襦。

  襜谓之□。

  佩紟谓之裎。

  褛谓之袩。

  覆□谓之襌衣。

  偏裨谓之襌襦。

  □繵谓之襌。

  袒饰谓之直袊。

  襃明谓之袍。

  绕袊谓之帬。

  悬裺谓之缘。

  絜襦谓之蔽厀。

  裪□谓之袖。

  帍裱谓之被巾。

  绕□谓之□裺。

  厉谓之带。

  襎裷谓之幭。

  繄袼谓之□。

  楚谓无缘之衣曰褴,紩衣谓之褛,秦谓之致。自关而西秦晋之间无缘之衣谓之□。

  复襦江湘之间谓之□,或谓之筩褹。

  大袴谓之倒顿,小袴谓之□□。楚通语也。

  □,巾也。大巾谓之□。嵩岳之南,陈颍之间谓之帤,亦谓之□。

  络头,帞头,纱缋,□带,□带,□,□,幧头也。自关以西秦晋之郊曰络头,南楚江湘之间曰帞头,自河以北赵魏之间曰幧头,或谓之□,或谓之□。其遍者谓之□带,或谓之□带。

  覆结谓之帻巾,或谓承露,或谓之覆□。皆赵魏之间通语也。

  屝,屦,麤,履也。徐兖之郊谓之屝,自关而西谓之屦。中有木者谓之复舄,自关而东复履。其庳者谓之□下,襌者谓之鞮,丝作之者谓之履,麻作之者谓之不借,粗者谓之□,东北朝鲜洌水之间谓之□角。南楚江沔之间总谓之麤。西南梁益之间或谓之□,或谓之□。履,其通语也。徐土邳沂之间,大麤谓之□角。

  緉,□,绞也。关之东西或谓之緉,或谓之□。绞,通语也。

  纑谓之缜。

  

  

  

  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第五

  

  鍑,北燕朝鲜洌水之间或谓之錪,或谓之鉼。江淮陈楚之间谓之锜,或谓之镂。吴扬之间谓之鬲。

  釜,自关而西或谓之釜,或谓之鍑。

  甑,自关而东谓之甗,或谓之鬵,或谓之酢馏。

  盂,宋楚魏之间或谓之盌。盌谓之盂,或谓之铫锐。盌谓之棹,盂谓之柯。海岱东齐北燕之间或谓之□。

  □,椷,盏,□,閜,□,□,桮也。秦晋之郊谓之□。自关而东赵魏之间曰椷,或曰盏,或曰□。其大者谓之閜。吴越之间曰□,齐右平原以东或谓之□。桮,其通语也。

  瓥,陈楚宋魏之间或谓之箪,或谓之□,或谓之瓢。

  案,陈楚宋魏之间谓之□,自关东西谓之案。

  桮□,陈楚宋卫之间谓之桮□,又谓之豆筥;自关东西谓之桮□。

  箸筩,陈楚宋魏之间谓之筲,或谓之籝;自关而西谓之桶檧。

  □,瓭,□,□,□,□,甀,瓮,瓿甊,□,罂也。灵桂之郊谓之□,其小者谓之瓭。周魏之间谓之□,秦之旧都谓之□,淮汝之间谓之□,江湘之间谓之□。自关而西晋之旧都河汾之间,其大者谓之甀,其中者谓之瓿甊。自关而东赵魏之郊谓之瓮,或谓之罂。东齐海岱之间谓之□。罂,其通语也。

  罃,陈魏宋楚之间曰□,或曰□。燕之东北朝鲜洌水之间谓之瓺。齐之东北海岱之间谓之儋。周洛韩郑之间谓之甀,或谓之罃。

  罃谓之□。

  □谓之□。

  缶谓之瓿□。其小者谓之瓶。

  罃甈谓之盎。自关而西或谓之盆,或谓之盎。其小者谓之升瓯。

  甂,陈魏宋楚之间谓之□。自关而西谓之甂,其大者谓之瓯。

  所以注斛,陈魏宋楚之间谓之□,自关而西谓之注。

  箕,陈魏宋楚之间谓之箩。

  炊箕谓之缩,或谓之□,或谓之□。

  篝,陈楚宋魏之间谓之墙居。

  扇,自关而东谓之箑。自关而西谓之扇。

  碓机,陈魏宋楚自关而东谓之梴。硙或谓之□。

  繘,自关而东周洛韩魏之间谓之绠,或谓之络。关西谓之繘绠。

  枥,梁宋齐楚北燕之间或谓之樎,或谓之皁。

  饮马橐,自关而西谓之裺囊,或谓之裺篼,或谓之□篼。燕齐之间谓之帪。

  钩,宋楚陈魏之间谓之鹿觡,或谓之钩格。自关而西谓之钩,或谓之□。

  臿,燕之东北朝鲜洌水之间谓之□,宋魏之间谓之铧,或谓之鍏。江淮南楚之间谓之臿,沅湘之间谓之畚,赵魏之间谓之喿,东齐谓之梩。

  杷,宋魏之间谓之渠挐,或谓之渠疏。

  佥,宋魏之间谓之欇殳,或谓之度。自关而西谓之棓,或谓之柫。齐楚江淮之间谓之柍,或谓之桲。

  刈钩,江淮陈楚之间谓之鉊,或谓之鐹。自关而西或谓之钩,或谓之鎌,或谓之锲。

  薄,宋魏陈楚江淮之间谓之□,或谓之曲。自关而西谓之薄,南楚谓之蓬薄。

  橛,燕之东北朝鲜洌水之间谓之椴。

  槌,宋魏陈楚江淮之间谓之植。自关而西谓之槌,齐谓之样。其横,关西曰□,宋魏陈楚江淮之间谓之□,齐部谓之□。所以县□,关西谓之□,东齐海岱之间谓之□,宋魏陈楚江淮之间谓之缳,或谓之环。

  簟,宋魏之间谓之笙,或谓之籧□。自关而西谓之簟,或谓之□。其粗者谓之籧篨。自关而东或谓之篕棪。

  筕篖,自关而东周洛楚魏之间谓之倚佯。自关而西谓之筕篖,南楚之外谓之篖。

  床,齐鲁之间谓之□,陈楚之间或谓之笫。其杠,北燕朝鲜之间谓之树,自关而西秦晋之间谓之杠,南楚之间谓之赵,东齐海岱之间谓之□。其上板,卫之北郊赵魏之间谓之牒,或曰牑。

  俎几也,西南蜀汉之郊曰杫。榻前几,江沔之间曰桯,赵魏之间谓之椸。几,其高者谓之虡。

  籆,榬也。兖豫河济之间谓之榬。络谓之格。

  繀车,赵魏之间谓之轣辘车,东齐海岱之间谓之道轨。

  户钥,自关之东陈楚之间谓之键,自关之西谓之钥。

  簙谓之蔽,或谓之箘,秦晋之间谓之簙,吴楚之间或谓之蔽,或谓之箭里,或谓之簙毒,或谓之夗专,或谓之□璇,或谓之棊。所以投簙谓之枰,或谓之广平。所以行棊谓之局,或谓之曲道。围棊谓之弈。自关而东齐鲁之间皆谓之弈。

  

  

  

  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第六

  

  耸,□,欲也。荆吴之间曰耸,晋赵曰□。自关而西秦晋之间相劝曰耸,或曰□。中心不欲,而由旁人之劝语,亦曰耸。凡相被饰亦曰□。

  耸,□,聋也。半聋,梁益之间谓之□。秦晋之间听而不聪,闻而不达,谓之□。生而聋,陈楚江淮之间谓之耸。荆扬之间及山之东西双聋者谓之耸。聋之甚者,秦晋之间谓之□。吴楚之外郊凡无有耳者亦谓之□。其言聧者,若秦晋中土谓堕耳者□也。

  陂,傜,袤也。陈楚荆扬曰陂。自山而西,凡物细大不纯者谓之傜。

  由迪,正也。东齐青徐之间相正谓之由迪。

  □,恧,惭也。荆扬青徐之间曰□,若梁益秦晋之间言心内惭矣。山之东西自愧曰恧,赵魏之间谓之□。

  寋,展,难也。齐晋曰寋。山之东西凡难貌曰展。荆吴之人相难谓之展,若秦晋之言相惮矣。齐鲁曰燀。

  胥,由,辅也。吴越曰胥,燕之北鄙曰由。

  蛩□,战栗也。荆吴曰蛩□,蛩□又恐也。

  錪,锤,重也。东齐之间曰錪,宋鲁曰锤。

  鋡,龛,受也。齐楚曰鋡,扬越曰龛。受,盛也,犹秦晋言容盛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5:3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