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召南诗》曰:“陟陂南山,言采其薇。”《诗义疏》云:“薇,山菜也,茎叶皆如小豆。藿,可羹,亦可生食之。今官园种之,以供宗庙祭祀也。”

○萍五七

《尔雅》曰:“□,苹。共大者苹。”

《吕氏春秋》曰:“菜之美者,昆仑之苹。”

○石□丈之切五八

《尔雅》曰:“□,石衣。”郭璞曰:“水□了,一名‘石发’。江东食之。或曰:‘□叶似□而大,和水底,说可食。’”

○胡□五九

《尔雅》云:“□耳,苓耳。”《广雅》云:“□耳也,亦云胡□。”郭璞曰:“胡□了,江东呼为‘棠□。”

《周南》曰:“采采卷耳。”秘云:“苓耳也。”不云:“胡□民。”《诗义疏》曰:“苓,似胡荽白花,经茎,蔓而生。可鬻为茹,滑而少味。四月中生子,如妇人耳□云‘耳□草’。纲州人谓之‘爵耳’。”

《博物志》:“洛中有驱羊入蜀,胡葸子著羊毛,辊人取种,因名‘羊负来’。”

○承露六○

《尔雅》曰:“□葵,蘩露。”注曰:“承露也,大茎小叶,花紫黄色。实可食。”

○凫茈六一

樊光曰:“泽草,可食也。”

○□六二

《尔雅》曰:“□,苦□了。”注曰:“□葵也,叶似柳,了如米,□食之,滑。”

《广志》曰:“沦为羹。语曰:‘夏□秋□滑如粉。’”

○芸六三

《礼记》云:“仲冬之月,……芸始生。”郑玄注云:“香草。”

《吕氏春秋》曰:“菜之美者,阳华之芸。”

《仓颉解诂》曰:“芸蒿,叶似斜蒿,可食。春秋有白□,可食之。”

○莪蒿六四

《诗》曰:“菁菁者莪。”“莪,萝蒿也。”《义疏》云:“莪蒿,生泽田渐洳处,叶似斜蒿,细科。二月中生。茎叶可食,又可蒸,香美,味颇似蒌蒿。”

○□六五

《尔雅》云:“□,□茅也。”郭璞曰:“□,大叶白华,根如指,正折,可啖。”“□,华有赤者为□;□、□一种耳。亦如陵茹,华黄、白异名。”

《诗》曰:“言采其□。”毛云:“恶菜也。”《义疏》曰:“河东、关内谓之‘□’,幽、兖谓之‘燕□’,一名‘爵弁’,一名‘□’。根正白,著热灰中,温□之。饥荒可蒸以御饥。汉祭甘泉或用之。其华有两种:一种茎叶细而香,一种茎赤有臭气。”

《风土记》曰:“□,蔓生,被树而升,紫黄色。子大如牛角,形如□,二三同□,长七八寸,味甜如蜜。其大者名‘□’。”

《夏统别传》注:“获,□也,一名‘甘获’。正圆,赤,粗似橘。”

○苹六六

《尔雅》云:“苹,□萧。”注曰:“□蒿也,初生亦可食。”

《诗》曰:“食野之苹。”《诗疏》云:“□萧,青白色,茎似蓍而轻脆。始生可食,又可蒸也。”

○土瓜六七

《尔雅》云:“菲,芴。”注曰:“即土瓜也。”

《本草》云:“王瓜,……一名土瓜。”

《卫诗》曰:“采葑采菲,无以下体”毛云:“菲,芴也。”《义疏》地3:“菲,□,茎粗,叶厚而长,用场。三月中,蒸为茹,滑美,亦可作羹。《尔雅》谓之‘□菜’。郭璞注云:‘菲昌,生下湿地,似芜菁,华紫赤色,可食。’今河南谓之‘宿菜’。”

○苕六八

《尔雅》云:“苕,陵苕。黄华,□;白华,茇。”孙炎云:“苕华色异名者。”

《广志》云:“苕草,色青黄,紫华。十二月稻下种之,蔓延殷盛,可以美田。叶可食。”

《陈诗》曰:“邛有旨苕。”《诗义疏》云:“苕饶也,幽州谓之‘翘饶’。蔓生,茎如□力刀切豆而细,叶似蒺□而青。其茎叶绿色,可生啖,味如小豆藿。”

○荠六九

《尔雅》曰:“菥□,大荠也。”犍为舍人注曰:“荠有小,故言大荠。”郭璞注云:“似荠,叶细,俗呼‘老荠’。”

○藻七○

《诗》曰:“于以采藻。”注曰:“聚藻也。”《诗义疏》曰:“藻,水草也,生水底。有二种:其一种,叶如鸡苏,茎大似箸,可长四五尺;囊茎大发钗股,叶如蓬,衣之‘聚藻’。此二藻皆可食。煮熟,□增腥气,米面糁蒸为茹,佳美。荆扬人饥荒以当谷食。”

○蒋七一

《广雅》云:“蒋,菰也。其米谓之‘雕胡’。”

《广志》曰:“菰可食。以作席,温于蒲。生南方。”

《食经》云:“藏菰法:好择之,以蟹眼汤煮之,盐薄洒,抑著燥器中,密涂稍用。”

○羊蹄七二

《诗》云:“言采其□。”毛云:“恶菜也。”《诗义疏》曰:“今羊蹄。似芦菔,茎赤。煮为茹,滑而不美。多啖令人下痢。幽、扬谓之‘□’,一名‘□’,亦食之。”

○菟葵七三

《尔雅》曰:“□,菟葵也。”郭璞注云:“颇似葵而叶小,状如藜,有毛。□啖之,滑。”

○鹿豆七四

《尔雅》曰:“□,鹿□。其实,□。”郭璞云:“今鹿豆也,叶似大豆,根黄而香,蔓延生。”

○藤七五

《尔雅》曰:“诸虑,山□。”郭璞云:“今江东呼□为藤,似葛而粗大。”

“□,虎□。”“今虎豆也。缠蔓林树而生,荚有毛刺。江东呼为‘□□’音涉。”

《诗义疏》曰:“□,苣荒也,似燕□,连蔓生,叶白色,子赤可食,酢而不美。幽州谓之‘椎□’。”

《山海经》曰:“毕山,其上……多□。”郭璞注曰:“今虎豆,狸豆之属。”

《南方草物状》曰:“沈藤,生子大如齐瓯。正月华色,仍连著实。十月、腊月熟,色赤。生食之,甜酢。生交耻。”

“□藤,生山中,大小如苹蒿,蔓衍生。人采取,剥之以作□;然不多。了合浦、兴古。”

“闲子藤,生缘树木。正月、二月华色,四月、五月熟。实如梨,赤如雄鸡冠,核如鱼鳞。取,生食之,淡泊无甘苦。出交耻、合浦。”

“野聚藤,缘树木。二月华色,仍连著实。五六月熟。子大如羹瓯。里民煮食。其味甜酢。出苍梧。”

“椒藤,生金封山。乌浒人往往卖之。其色赤。——又云,以草染之。——出兴古。”

《异物志》曰:“葭蒲,藤类,蔓延他树,以自长养。子如莲□侧九切,著枝格间,一日作扶相连。实外有壳,里又无核。剥而食之,煮而曝之,甜美。食之不饥。”

《交州记》曰:“含水藤,破之得水。行者资以止渴。”

《临海异物志》曰:“锺藤,附树作根,软弱,须缘树而作上下条。此藤缠裹树,树死,且有恶汁,尤令速朽也。藤咸以缚船,及以为席,胜竹也。”

顾微《广州记》曰:“□,如□榈,叶疏;外皮青,多棘枣。高五六丈者,如五六寸竹;小者如笔管竹。破其外青皮,得白心,即□藤。

“藤类有十许种:续断草,藤也,一曰‘诺藤’,一曰‘水藤’。山行渴,则断取汁饮之。治人体有损绝。沐则长发。去地一丈断之,辄更生根至地,永不死。

“刀陈岭有膏藤,津汁软滑,无物能比。

“柔□藤,有子。子极酢。为菜滑,无物能比。”

○藜七六

《诗》云:“北山有莱。”《义疏》云:“莱,藜也,茎叶皆似‘□,王刍’。今兖州人蒸以为茹,谓之‘莱蒸’。谯、沛人谓鸡苏为莱,故《三仓》云:‘莱、茱萸’,此二草异而名同。”

○□七七

《广志》云:“□子,生可食。”

○□七八

《广志》云:“三□,似翦羽,长三四寸;皮肥细,缃色。以蜜藏之,味甜酸,要以为酒啖出交州。正月中熟。”

《异物志》曰:“□实虽名‘三□’,或有五六,长短四五寸,□头之间正岩。以正月中熟,正黄,多汁。其味少酢,藏之益美。”

《广州记》曰:“在□愉酢,瓣说蜜为糁,乃美。”

○蘧蔬七九

《尔雅》曰:“出隧,蘧蔬。”郭璞注云:“蘧蔬,似土菌,生‘菰草’中。今江东啖之,甜滑。音□□。”

○□八○

《尔雅》曰:“钩,□。”郭璞云:“大如拇指,嚓,茎头有台,似蓟。初生可食。”

○□八一

《尔雅》曰:“□,□蓄。”郭璞云:“似小藜,赤茎节,好生道旁。可食。又杀虫。”

○□芜八二

《尔雅》曰:“须,□芜。”郭璞注云:“□芜,似着蹄,叶细,味酢,可食。”

○隐□八三

《尔雅》云:“蒡,隐□。”郭璞云:“似苏,有毛,今江东呼为隐□。藏以为菹,主可瀹食。”

○守气八四

《尔雅》曰:“皇,守田。”郭璞注曰:“似燕麦。了如雕胡米,要食。生废田中。一名‘守气’。”

○地榆八五

《神仙服食经》云:“地榆,一名‘玉札’。北方难得,故尹公度曰:‘宁得一斤地榆,不用明月珠。’其实黑如豉,北方呼‘豉’为‘札’,当言‘玉豉’。与五茄煮,服之可神仙。是以西域真人曰:‘何以支长久?食石畜金盐;何以得长寿?食石用玉豉。’此草雾而不濡,太阳气盛也,铄玉烂石。炙其根作饮,如茗气。其汁酿酒,治风痹,补脑。”

《广志》曰:“地榆可生食。”

○人苋八六

《尔雅》曰:“蒉,赤苋。”郭璞云:“今人苋赤茎者。”

○莓八七

《尔雅》曰:“□,山莓。”郭璞云:“今之木莓也,实似□莓而大,可食。”

○鹿葱八八

《风土记》曰:“宜男,草也,高六尺,花如莲。怀□人带佩,必生男。”

陈思王《宜男花颂》云:“世人有女求男,取此草食之,尤良。”

嵇含《宜男花赋序》云:“宜男花者,荆楚之俗,号曰‘鹿葱’。可以荐宗庙。称名则义过‘马舄’焉。”

○蒌蒿八九

《尔雅》曰:“购,□娄。”郭璞注曰:“□蒌,蒌蒿了。生下田。初出可啖。江东用羹鱼。”

○□九○

《尔雅》曰:“□,□。”郭璞注曰:“□即莓也,江东呼‘□莓’。子似复□而大,赤,酢甜可啖。”

○□九一

《尔雅》曰:“□,月尔。”郭璞注云:“即紫□也,似蕨,可食。”

《诗疏》曰:“□菜也。叶狭,长二尺,食之微苦,即今莫菜也。《诗》曰:‘彼汾沮洳,言采其□。’”不可一世作“莫”。

○复□九二

《尔雅》曰:“□,□□。”郭璞云:“复□,实似莓而小,亦可食。”

○翘摇九三

《尔雅》曰:“柱夫,摇车。”郭璞注曰:“蔓生,细叶,紫华。可食。俗呼‘翘摇车’。”

○乌□音丘九四

《尔雅》曰:“□,□也。”郭璞云:“似苇而小,实中。江东呼为‘乌□’。”

《诗》曰:“葭、□揭揭。”毛云:“葭,芦;□,□。”《义疏》云:“□,或谓之荻;至秋坚成即刈,谓之‘□’。三月中生。安生其心挺出,其下本大如箸,上锐而细,有黄黑勃,著之污人手。把取正白,啖之甜脆。一名‘□□’。扬州谓之‘马尾’。故《尔雅》云:‘□□,马尾了。’幽州谓之‘旨苹’。”

○□九五

《尔雅》曰:“□,苦荼。”郭璞曰:“树小似栀子。科生叶,可煮作羹饮。今呼早采者为‘荼’,晚取者为‘茗’。一名‘□’。蜀人名之‘苦荼’。”

《荆州地记》曰:“浮陵荼最好。”

《博物志》曰:“饮真荼,令人少眠。”

○荆葵九六

《尔雅》曰:“□,蚍□。”郭璞曰:“似葵,紫色。”

《诗义疏》曰:“一名‘芘□’。华紫绿色,可食,似芜菁,微苦。《陈诗》曰:‘视尔如□。’”

○窃衣九七

《尔雅》曰:“□□,窃衣。”孙炎云:“似芹,不河间食之。实如麦,两两相合,有毛,著人衣。其华著人衣,故曰‘窃衣’。”

○东风九八

《广州记》云:“东风,华叶似‘落娠妇’,茎紫。宜肥肉作羹,味如酪,香气似马兰。”

○□丑六反九九

《字林》云:“草似冬蓝。蒸食之,酢。”

○□而□反一○○

“木耳也。”

按木耳,煮而细切这,和以姜、橘,可为菹,滑美。

○莓亡代反一○一

“莓,划实,亦可食。”

○□音丸一○二

“□,干□也。”

○□一○三

□,《字林》曰:“草,生水中,其花可食。”

○木一○四

《庄子》曰:“楚之南,有冥泠一本作“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司马彪曰:“木,生江南,千岁为一年。”

《皇览冢记》曰:“孔子冢茔中树百,皆异种,鲁人世世无能名者。人传言:孔子弟子,异国人,持其国树来种之。故有柞、□、雒离、女贞、五味、□檀之树。”

《齐地记》曰:“东方有‘不灰木’。”

○桑一○五

《山海经》曰:“宣山,……有桑,大五十尺,其枝四衢。“言枝交互四出。”其叶大尺,赤理,黄花,青叶。名曰‘帝女之桑’。“妇人主蚕,太以名桑。””

《十洲记》曰:“扶桑,在碧海中。上有大帝宫,东王所治。有椹桑树,长数千丈,三千馀围。两树同根,更相依倚,故曰‘扶桑’。个人食其椹,全作金色。其树虽大,椹如中夏桑椹也,但稀而赤色。九千岁一生实,味甘香。”

《括地图》曰:“昔乌先生避世于《芒尚山》,工子居焉。化民食桑,三十七年,以丝自裹;九年生翼,九年而死,其桑长千仞,盖蚕类也。琅邪二万六千里。”

《玄中记》云:“天下之高者,‘扶桑’无枝木焉:上至天,盘蜿而下屈,以三泉也。”

○棠棣一○六

《诗》曰:“棠棣之华,萼不□□。”《诗义疏》云:“承花者曰萼。其实似樱桃、□;麦时熟,食美。北方呼之‘相思’也。”

《说文》曰:“棠棣,如李而小,子如樱桃。”

○□一○七

《尔雅》云:“□,白□。”注曰:“□,小木,丛生,有刺。实如耳□,紫赤,可食。”

○档一○八

《尔雅》曰:“要,其实□。”郭璞注云:“有□□自裹。”孙炎云:“栎实,橡也。”

周处《风土记》云:“《史记》曰:‘舜耕于历山。’而始宁、邳、郯二县界上,舜所耕田,在于山下,我柞树。吴越之间,名柞为栎帮曰‘历山’。”

○桂一○九

《广志》曰:“桂出合浦。其生必高山之岭,冬夏常青。其类自为林,要间无杂树。”

《吴氏本草》曰:“桂,一名‘止唾’。”

《淮南万毕术》曰:“结桂用葱”

○木绵一一○

《吴录地理志》曰:“交耻安定县有木□,树高丈。实如酒杯,口有□,如蚕之□也。又可作布,名曰‘白□’,一名‘毛布’。”

○□木一一一

《吴录地理志》曰:“产耻有□木。其皮中有如白米屑者,干捣之,以水淋之,似面,可作饼。”

○仙树一一二

《西河旧事》曰:“祁连山有仙树。人行山中,以疗饥渴者,辄得之。饱不得持去。平居时,亦不得见。”

○莎木一一三

《广志》曰:“莎树多枝叶,叶两边行列,若飞鸟之翼。其面色白。树收面不过一斛。”

《蜀志记》曰“莎树出面,一树出一石。正白而味似桃榔。出兴古。”

○□多一一四

裴洲《广州记》曰:“□多树,不花而结实。实从皮中出。自根著子至杪,如橘大。食之。过熟,内许生蜜。一树者,皆有数十。”

《嵩山记》曰:“嵩寺中忽有思惟树,即贝多也。有人坐贝多树下思惟,因以名焉。汉道士从外国来,将子于山西脚下种,极高大。今有四树,一年三花。”

○缃一一五

顾微《广州记》曰:“缃,叶、子并似椒;味如罗勒。岭北呼为‘木罗勒’。”

○娑罗一一六

盛弘之《荆州记》曰:“巴陵县南有寺,僧房床下,忽生一木,随生旬日,势凌轩栋。道人移房避之,木长便迟,但极晚秀。有外国沙门见之:‘名为娑罗也。彼僧所憩之荫,常着花,细白如雪。’元嘉十一年,忽生一花,状如芙蓉。”

○榕一一七

《南州异物志》曰:“榕木,初生少时,缘□他树,如外方扶芳藤有,不能自立根本,缘绕他木,傍作连结,如罗网相络,然后皮理连合,郁茂扶□,高六七丈。”

○杜芳一一八

《南州异物志》曰:“杜芳,藤形,不能自立根本,缘绕他木作房,藤连结如罗网相□,然后皮理连合,郁茂成树。所托树既死,然后扶疏六七丈也。”

○摩厨一一九

《南州异物志》曰:“木有摩厨,和于斯调国。共汁肥润,工泽如脂膏,馨香馥郁,中以煎熬食物,香美如中国用油。”

○都句一二○

刘欣期《交州记》曰:“都句树,似□榈。木中出屑如面,可啖。”

○木豆一二一

《交州记》曰:“木豆,出徐闻。子美,似乌豆。枝叶类柳。一年种,数年采。”

○木堇一二二

《庄子》曰:“上古有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司马彪曰:“木堇也,以万六千岁为一年,一名‘□椿’。”

傅玄《朝华赋序》曰:“朝华,丽木也,或谓之‘洽容’,或曰‘爱老’。”

《东方朔传》曰:“朔书与公孙弘借车马曰:‘木堇夕死朝荣,士亦不长贫。’”

《外国图》曰:“君子之国,多木堇之花,人民食之。”

潘尼《朝菌赋》云:“朝菌者,世谓之‘木堇’,或谓之‘日及’,诗人以为‘□华’。”又一本云:“《庄子》以为‘圾菌’。”

顾微《广州记》曰:“平兴县有花树,似堇,又似桑。四时常有花,要食,甜滑,无子。此□木也。”

《诗》曰:“颜如□华。”《义疏》曰:“一名‘木堇’,一名‘王蒸’。”

○木密一二三

《广志》曰:“木蜜,树号千岁,根甚大。人之四五岁,乃断取不腐地为香。和南方。”

“枳,木蜜,枝可食。”

《本草》曰:“木蜜,一名木香。”

○枳柜一二四

《广志》曰:“枳柜,叶似蒲柳;子似珊瑚,其味如蜜。十月熟,树干者美。出南方。邳、郯枳柜大如指。”

《诗》曰:“南山有枸。”毛云:“柜也。”《义疏》曰:“树高大似白杨,在山中。有子著枝端,大如指,长数寸,啖之甘美如饴。八九月熟。江南者特美。今官园种之,谓之‘木蜜’。本从江南来。其木令酒薄;若以为屋柱,则一屋酒皆薄。”

○□一二五

《尔雅》曰:“□,□梅。”郭璞云:“□树,状似梅。子如指头,赤色,似小柰,可食。”

《山海经》曰:“单狐之山,其木多□。”郭璞曰:“似榆,可烧粪田。出蜀地。”

《广志》曰:“机木生易长。居,种之为薪,又以肥田。”

○夫□一二六

《尔雅》曰:“唐棣,□。”注云:“白□。似白杨。江东呼‘夫□’。”

《诗》云:“何彼□矣,唐棣之华。”毛云:“唐棣,□也。”《疏》云:“实大如小李,子正赤,有甜有酢;率多涩,少有美者。”

○□音诸一二七

《山海经》曰:“前山,有木多□。”郭璞曰:“似柞,子可食。冬夏青。作屋柱难腐。”

○木威一二八

《广州记》曰:“木威,树高大。子如橄榄而坚,浊去皮,以为粽。”

○□木一二九

《吴录地理志》曰:“庐陵南县有□树,其实如甘焦,而核味亦如之。”

○韶一三○

《广州记》曰:“韶,似栗。赤色,子大如栗,散有棘刺。破其外皮,内白如脂肪,著核不离,味甜酢。核似荔支。”

○群迁一三一

《魏王花木志》曰:“君迁树细似甘焦,子如马乳。”

○古度一三二

《交州记》曰:“古度树,不花而实。实从皮中出,大如安石榴,正赤,可食。其实中如有‘蒲梨’者,取之数日,不煮,皆化成虫,如蚁,有翼,穿皮飞出。著屋正黑。”

顾微《广州记》曰:“古度树,叶如栗而大于枇杷。无花,枝柯皮中生子。子似杏而味酢。取煮以为粽。取之数日,不煮,化为飞蚁。”

“熙安县有孤古度树生,其号曰‘古度’。俗人无子,于祠炙其乳,则生男。以金帛报之。”

○系弥一三三

《广志》曰:“系弥树,子赤,如□枣,可食。”

○都咸一三四

《地方草物状》曰:“都咸树,野生。如手指大,和三寸,其色正黑。三月生花色,仍连著实。七八月熟。里民啖子,及柯皮干作饮,工香。出日南。”

○都桷一三五

《南方草物状》曰:“都桷树,野生。二月花色,仍连著实。八九月熟。一如鸡卵。里民取食。”

○夫编一本作“□”一三六

《财方草物状》云:“夫编树,野生。三月花色,仍连著实。五六月成子,及握。煮投下鱼、鸡、鸭羹中,好。亦中盐藏。出交耻、武平。”

○乙树一三七

《南方记》曰:“乙树,生山中。取叶,捣之讫,□中汁煮之,再沸,止。味辛。曝干,反鱼肉羹中。出武平、兴古。”

○州树一三八

《南方记》曰:“乙树,生山中。取叶,捣之讫,和□叶汁煮之,再沸,止。味辛。曝干,投鱼肉羹中。出武平、兴古。”

○前树一三九

《南方记》曰:“前树,野生。二月花色,连蓍实,如手指,长三寸。五六月熟。以汤滴之,削去核食。以糟、盐藏之,味辛可食。出交耻。”

○石南一四○

《南方记》曰:“石南树,野生。二月花色,仍连著实。实如□卵,七八月熟。人采之,取核,干其皮,中作肥鱼羹,和之尤美。出九真。”

○国树一四一

《南方记》曰:“国树,了如□卵,野生。三月花色,连著实。九月熟。曝干讫,剥壳取食之,味似栗。了交耻。”

○楮一四二

《南方记》曰:“楮树,子似桃实。二月花色,连著实。七八月熟。盐藏之,味辛。出交耻。”

○□一四三

《南方记》曰:“□树,子如桃实,长寸馀。二月花色,连著实。五月熟,色黄。盐藏,味酸似白梅。出九真。”

○梓□一四四

《异物志》曰:“梓□,大十围,材贞劲,非利刚截,不能克。堪作船。其实类枣,著枝叶重曝挠垂。刻镂其皮,藏,味美于诸树。”

○□母一四五

《异物志》云:“□母树,皮有盖,状似□榈;但脆不中用。南人名其实为‘□’。用之,当裂作三四片。”

○五子一四六

裴渊《广州记》曰:“五子树,实如梨,里有五核,因名‘五子’。治霍乱、金疮。”

○白缘一四七

《交州记》曰:“白缘树,高丈。实味甘,美于胡桃。”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4:2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