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毁坏三世佛, 二种净法身,

  烦恼疮深重, 难得值诸佛,

  诸天皆舍离。 彼旃陀罗王,

  如是国土坏, 法眼当散灭;

  诸天舍离故, 如是国土坏,

  三种精气减, 毁灭天宫殿,

  白法善朋少, 黑法恶党增,

  于彼浊恶世, 无有明智人。

  所住阿兰若, 乐法安隐住,

  彼持我正法, 能令多众信,

  鬼神敬信故, 遮障诸怖畏,

  增长三精气, 炽然我正法。

  彼以禅定乐, 充满天宫殿,

  是故以我法, 付诸鬼神王,

  遮障恶刹利, 莫恼我声闻。

  国王于持戒, 亲近常供养,

  破戒不亲供, 舍离各随住。

  国王不恼彼, 持戒及毁禁,

  刹利净持戒, 彼此皆信敬。

  毗舍婆罗门, 不恼诸天神,

  正法得久住, 白法常增长。

  汝等于此土, 随意而安住,

  汝等若发心, 此土常安住。

  乃至我法尽, 莫向诸余国,

  以檀尸罗法, 令多众归信。

  智者能成熟, 彼非是希有;

  于彼恶世时, 炽然我正法,

  遮障恶刹利, 此事为希有!

  慈心常相应, 莫打我声闻,

  彼二说正法, 能救地狱苦。

  比丘不护戒, 国王莫讁罚,

  汝诸刹利王, 莫共沙门斗。

  俗人作诸恶, 速趣于地狱,

  软语向彼二, 遮除诸恶业。

  莫以粗穬语, 亦莫打治罚,

  以是国不坏, 增长三精气,

  正法得久住, 佛法久炽然。

  多有说法者, 能闭三恶趣,

  休息世间恶, 增益诸天众,

  涅槃门得开, 无漏者则入,

  菩萨得增长, 犹如明分月,

  能以于六度, 充满诸佛法。

  是故诸智者, 所来诸菩萨,

  当住于此土, 炽然我正法。

  盲冥失道者, 当与正法眼,

  众生以六度, 成熟于菩提。

  汝等则成供, 三世诸如来,

  速证菩提果, 净国作导师。”

  大众皆默然, 唯有贤劫众,

  弥勒为上首, 一切皆悉起,

  合掌而白佛, 咸作如是言:

  “我不诣余方! 护持佛正法,

  尽我精进力, 成熟大菩提,

  随于彼时中, 应机而说法。

  欲有留难时, 我等不能遮;

  法欲灭尽时, 我亦不能遮。”

  尔时,世尊告彼白智童真菩萨摩诃萨,而说偈言:

  “观此诸菩萨, 勇猛执智炬,

  无量阿僧祇, 他方佛土来。

  种种善根宝, 归依诸佛海,

  慈悲方便力, 于佛法不动。

  于此无有一, 能持我法者,

  贤劫诸菩萨, 堪能持我法。

  于我灭度后, 佛法欲灭时,

  所有出家者, 而无有惭耻,

  远离功德智, 懈怠不精进,

  舍道学世业, 不乐持禁戒,

  愚痴与俗交, 多言复无羞,

  贪取佛僧物, 染著五欲乐。

  如是比丘等, 资生与俗同,

  疑惑多贪财, 邪淫怒嫉妒,

  见住兰若者, 说其诸过恶,

  不乐读诵经, 嗜睡多喜斗。

  如是等沙门, 厌贱禅兰若,

  坚著于恶事, 自高轻蔑他。

  沙门及俗人, 悭贪不舍施,

  啖食佛僧物, 多遭种种病,

  无有慈愍心, 少力恶喜斗。

  以是天不雨, 润泽悉枯涸,

  饥馑遍世间, 果实无滋味,

  乏少于饮食, 瞋诤相侵夺。

  造十不善业, 少福无供养,

  法味不纯厚, 行法心亦薄,

  迭共作粗想, 杀害无慈愍,

  不孝于父母, 亦不供尊长,

  多修世俗行, 疑惑复嫉妒,

  贪染于邪法, 非法无厌足,

  贪求无厌故, 是以久流转。

  如是诸国王, 及以辅相臣,

  沙门婆罗门, 毗舍首陀罗,

  乐斗憎持戒, 互共相谤毁。

  南方边夷国, 王名波罗帝,

  百千诸军众, 士将共围绕。

  西方边夷国, 有王名百祀,

  亦将百千军, 前后共围绕。

  北方边夷王, 名善意释迦,

  士将诸营从, 围绕亦百千。

  东方睒弥国, 王名为大军,

  眷属百千众, 围绕而侍卫。

  大军王有子, 名之为难看,

  生时身着铠, 把刀血涂身,

  大力身坚固, 而从母胎生。

  是时长者等, 大臣五百人,

  同时俱生子, 身亦著铠甲,

  执刀血涂身, 皆从母胎生,

  是日于其国, 天龙降血雨。

  五百长者子, 难看同处养,

  难看年七岁, 父王授其位。

  边夷三恶王, 又至北天竺,

  破国杀害人, 怨仇妒女色,

  积财以火烧, 瞋怒向中国。

  边夷王等来, 毁破佛塔寺,

  杀害诸众僧, 劫夺佛僧物。

  病瘦诸比丘, 不能走逃避,

  少壮强力者, 散走于诸方。

  诸余比丘等, 少年初出家,

  未善学戒者, 威仪法不具,

  处处走逃避, 随至被欺陵,

  毁辱而打骂, 恒受诸苦恼。

  彼三边夷王, 及与诸军众,

  渐诣拘睒弥, 十二年中斗。

  三王及眷属, 难看王杀尽,

  统领阎浮提, 而作一盖王。

  于后大悔恨:‘我获无量罪!

  颇有明比丘, 当于我忏悔?’

  说言有三藏, 父名为火施,

  种姓常清净, 是大婆罗门,

  子名失师迦, 高才智勇博,

  释子中大名, 今住波梨国。

  时王即遣使, 请彼三藏来,

  为王演正法, 令王生敬信。

  ‘我于十二年, 战斗大作罪,

  三王及眷属, 军众我杀尽。

  我亦十二年, 具设般遮会,

  普告阎浮提, 释子皆来集。

  所有诸比丘, 住在阎浮提,

  愿各悉来此, 受我等供养。’

  比丘等悉集, 睒弥般遮会,

  在路有饿死, 或病在道傍,

  中有遭水毒, 或值贼虎伤,

  或复坠山涧, 比丘死无数,

  余残到睒弥, 威仪法则坏,

  百千皆来集, 设大般遮会。

  初起般遮日, 大云皆悉起,

  普遍阎浮提, 降澍于大雨。

  时王甚欢喜, 此是众僧力,

  比丘既集已, 互共相借问:

  颇见我和尚? 及问阿阇梨,

  知识诸等侣, 同学何处去?

  ‘我今得来此, 彼或道路亡!’

  高声大悲哭, 相恋而嗥啼,

  失师三藏起, 少时静默住。

  比丘大嗥哭, 惆怅不自抑;

  王见彼嗥哭, 晓谕亦不止。

  时王自思惟:‘此有罗汉不?’

  天神夜告王:‘还于波梨弗,

  善财长者子, 名曰涷罗多,

  是大阿罗汉, 恒在香山中,

  三明解脱具, 而来安住此。’

  今于此大月, 十五日布萨,

  由此布萨故, 百千众集会。

  中有一三藏, 复有阿罗汉,

  于时诸天众, 皆来听布萨。

  今是最后集, 当作无上护,

  法幢当摧折, 法炬当散灭,

  法山欲崩颓, 法海当枯涸!

  八种功德水, 最后当亦竭!

  比丘众声乱, 三藏于时起,

  高声言寂静:‘谛听戒律仪!

  所有诸释子, 一切皆来集,

  我于此众中, 多闻到彼岸,

  学戒犹不净, 何况于余人?

  若有一比丘, 能持此禁戒,

  威仪无缺者, 今当为布萨。

  若于毗尼戒, 威仪无缺犯,

  于此大众前, 有者今当现,

  为学戒律者, 今当作布萨!’

  罗汉涷罗多, 即起师子吼:

  ‘依如经中说, 我学戒清净,

  决定无有疑, 布萨我当听,

  如佛之所说, 禁戒我善学!’

  三藏有弟子, 名曰鸯伽多,

  懆恶即瞋骂, 咄彼涷罗多:

  ‘经中未见汝, 是学戒律者,

  大德如是说, 云何故违反?’

  鸯伽瞋极盛, 两手执大棒,

  打杀阿罗汉, 净戒可敬者。

  诸善比丘等, 大哭而嗥啼,

  各各相瞋怒, 毁破身衣服。

  时有大夜叉, 名目佉檀提,

  于佛深生信, 敬重佛正法,

  即以金刚杵, 杀害彼鸯伽,

  由杀阿罗汉, 无著涷罗多。

  复有恶比丘, 名曰鸡多罗,

  两手亦执棒, 复杀彼三藏。

  比丘皆悉起, 各各共相杀,

  百千诸比丘, 存活者无几。

  是时须臾顷, 大地普震动,

  于其虚空中, 出大恶音声。

  四方起大恶, 火爨数百千,

  火幢大可畏, 现住在空中。

  彗星及妖星, 四方而流堕,

  千亿诸天神, 皆作如是言:

  ‘释迦所集法, 今日当隐没!’

  色界诸天子, 一切欲界天,

  正法隐没已, 大声悲嗥哭。

  见佛诸夜叉, 堕地而宛转:

  ‘从今于世间, 更无有佛法!

  律仪木叉戒, 一切悉空无!

  闇冥遍世间, 无救无归趣,

  诸人等不久, 无异于獐鹿。

  法幢当摧折, 法鼓声亦绝,

  甘露门闭塞, 法师亦丧亡!

  法炬当散灭, 法轮更不转,

  正法桥破坏, 法足不复行,

  法水止不流, 法河永枯涸,

  法山欲崩颓, 法海当复竭!’

  住林阿兰若, 所有诸天子,

  于时大怖畏, 悲嗥而自扑。

  有诸魔眷属, 邪见诸恶党,

  歌舞皆欢喜, 踊跃弄衣服:

  ‘释迦所说法, 趣彼甘露者,

  隐没是其宜, 我法得炽盛。’

  难看王既知, 正法隐没已,

  从初至后夜, 出城往诣彼,

  见诸比丘尸, 堕地即闷绝,

  良久乃得苏, 而复更悲啼:

  ‘见杀阿罗汉, 三藏失师迦,

  无量比丘死, 我亦不久活。’

  收拾阿罗汉, 别取三藏尸,

  及诸比丘丧, 种种而阇维。

  余残在比丘, 召唤集一处,

  肴馔众美味, 种种而供养。

  复舍千万宝, 一宝直百千,

  以此众宝物, 拟造五百寺。

  一一诸比丘, 各施百千物:

  ‘师等在此住, 我等当养育,

  为我说正法, 我当至心听!’

  一切皆默然, 无有说法者。

  其王三劝请, 白诸比丘已,

  亦皆默然住, 一切无说者。

  王白诸比丘:‘可不知法耶?’

  语已袈裟白, 染色不复现,

  从床皆堕落, 宛转在于地。

  咸皆称佛言, 佛法宝隐没,

  须发爪皆长, 诸法亦忘失。

  当时虚空中, 大声震于地,

  一切皆遍动, 犹如水上轮。

  城壁碎落下, 屋宇悉圯坼,

  树林根枝叶, 华叶果药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