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得定净持戒, 破戒名字僧,

  深信求解脱。 若能供养彼,

  不久住忍地, 必速证菩提。

  六欲诸天子, 宝国诸鬼神,

  住林干闼婆, 海中十大龙,

  十大鸠槃茶, 夜叉十神通,

  各住本宫殿, 护持我正法。

  饿鬼住旷野, 毗舍遮空室,

  富单依野田, 迦咤冢间住,

  如是各随喜, 依分皆护持。

  依分不正护, 复勤恼于他,

  我以如是等, 更转付余天,

  诸龙夜叉众, 干闼紧那罗,

  天女修罗等, 罗刹鸠槃荼,

  普遍诸国土, 安置护养育,

  迦毗波罗奈, 摩伽拘萨罗,

  般遮鸯伽国, 苏摩阿湿婆,

  摩偷支提国, 婆蹉及赊耶,

  罗咤忧禅尼, 罗仛输卢那,

  摩尼讇鞞国, 干陀波咤罗,

  般提婆楼帝, 跋尼悉都那,

  瞻波钵浮尼, 富楼沙富罗,

  乌苌寄萨梨, 金性摩都罗,

  波斯敕勤土, 般遮囊伽罗,

  尸利耶摩国, 叵耶薮利迦,

  罽宾跋利国, 佉罗忧罗赊,

  伽赊遮居国, 达罗弗离沙,

  簁提沙勒国, 婆楼兮周迦,

  于填及鄯善, 龟兹紧那罗,

  震旦等国土, 护持令安置。

  于此一切国, 诸龙无分者,

  一百八十万, 夜叉等无分,

  及八频婆罗, 修罗不得分,

  六万那由他, 天女等无分,

  六十二百千, 我今悉谢汝,

  各住本宫殿, 护持我正法。

  当与汝神咒, 遮障恶众生,

  休息诸恼害, 一切斗诤讼。

  亢旱及水潦, 病俭诸贼寇,

  增长三精气, 诸恶令休息。

  护持我正法, 炽然三宝种,

  声闻诸比丘, 三业常相应,

  剃头不持戒, 一切皆护持。

  为诸声闻故, 具舍诸田宅,

  饮食及汤药, 一切有所须,

  如是诸施主, 汝等护养育。’”

大方等大集月藏经卷第十星宿摄受品第十八

  尔时,佛告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释提桓因、四天王言:“过去天仙云何布置诸宿曜辰,摄护国土养育众生?”

  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释提桓因、四天王等,而白佛言:“过去天仙分布安置诸宿曜辰,摄护国土养育众生,于四方中各有所主。东方七宿:一者、角宿主于众鸟,二者、亢宿主于出家求圣道者,三者、氏宿主水生众生,四者、房宿主行车求利,五者、心宿主于女人,六者、尾宿主洲渚众生,七者、箕宿主于陶师。南方七宿:一者、井宿主于金师,二者、鬼宿主于一切国王大臣,三者、柳宿主雪山龙,四者、星宿主巨富者,五者、张宿主于盗贼,六者、翼宿主于商人,七者、轸宿主须罗咤国。西方七宿:一者、奎宿主行船人,二者、娄宿主于商人,三者、胃宿主婆楼迦国,四者、昴宿主于水牛,五者、毕宿主一切众生,六者、嘴宿主鞞提诃国,七者、参宿主于刹利。北方七宿:一者、斗宿主浇部沙国,二者、牛宿主于刹利及安多钵竭那国,三者、女宿主鸯伽摩伽陀国,四者、虚宿主般遮罗国,五者、危宿主著华冠者,六者、室宿主干陀罗国、输卢那国及诸龙蛇腹行之类,七者、壁宿主干闼婆善音乐者。大德婆伽婆,过去天仙如是布置四方诸宿,摄护国土养育众生。”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汝等谛听,我于世间天人仙中一切知见最为殊胜,亦使诸宿曜辰摄护国土养育众生。汝等宣告令彼得知,如我所分国土众生各各随分摄护养育。”大梵王等而白佛言:“如是,大德婆伽婆,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于摩国、陀楼国、悉支那国、奈摩陀国、陀罗陀国、佉沙国、罗佉国、赊摩国、侯罗婆国、舍头迦国、頞阇婆国、没遮波国,此十二国付嘱角宿摄护养育;亦护角宿日建立国土城邑聚落,及角宿日所生众生,汝等宣告令彼得知。”梵王等言:“如是,大德婆伽婆,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阿罗荼国、诃利那国、叔迦罗国、波卢罗国、弗利赊国、那摩帝国、俱致娑国、苏那婆国、赊摩国、跛陀婆国,如是十国付嘱亢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佉搜迦国、信头婆迟国、阿摩利国、余尼目佉国、难陀婆国、伽沙国、跋使俱阇国、由婆迦国、婆佉罗国、沙婆罗国、伽楼荼国、鸠筹迦国、婆遮利婆国,此十三国付嘱氐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波头摩国弗色迦罗国、目帝国、嵩伽摩国、耆利国、不摩婆国、南耆利国、遮波罗国、修帝达赊国、提婆那国、奚周迦国,此十一国付嘱房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睺罗婆国、鸠罗婆国、牟罗婆国、能伽婆国、苏提闼国、鸠知迦国、天王国、毗那婆国、波搜多国、奚迦国,如是十国付嘱心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伽阇弗国、迦罗婆国、迦迦波他国、悉陀叉国、郁瑟咤罗婆国、帝罗南国、阿罗毗国、那婆国、弗色迦罗婆国、摩兜利国、迦邻伽跋帝国、摩于达利国、毕姜阇国、钵利犀罗婆国,此十四国付嘱尾箕二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婆蹉国、忧禅尼国、忧楼频螺国、输尼般多国、摩荼婆国、毗使拏提波国、遮罗羯波国、婆罗斫迦罗国、罗摩伽摩国、迦尸弗国、鸠楼沙国、陀修国、卢醯多国、阿婆陀荼国、帝拏槃那国、遮达那国、毗伽阇国,此十七国付嘱井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波咤利弗国、摩尼蓝婆国、婆楼那国、那遮罗国、羯那国、北般遮罗国、帝跋拏国、娑罗蹉国、瞻波国、苏都那国、鸠楼差多国、西地国、富楼沙富罗国、侯弥单国、蓝摩婆国、瞿罗国、奚摩国、阇耶波梯国、婆求弥国、恒河门国、头婆罗婆帝国、旃达罗跋帝国、婆楼迦车国、苏尼弃国、瞿沙跋帝国,此二十五国付嘱鬼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寄萨梨国、摩诃尼梯国、乌场国、须尼弃国、波罗婆国、忧罗婆国、区荼国、尼佉国、干荼波罗婆国、婆寄多国,如是十国付嘱柳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阿鞞遮国、苏跋拏国、阇咤国、金性国、摩兜罗国、毗摩尸利国、检婆楼遮国、苏梨国、婆求遮国、频头罗婆国、婆罗那国、般遮囊伽罗国,此十二国付嘱星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波斯国、诃利陀国、敕勤国、阿摩罗国、婆罗婆国、苏摩尼弃国、叵耶那国、三牟遮国、尸梨沙国、婆利国、伽菟娑国、摩遮国、兜佉罗国、摩头师利国,此十四国付嘱张翼二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伽罗婆罗国、忧罗赊国、罽使拏国、婆耆国、檀多摩利国、婆楼遮国、陀荼国、达拏国、薮牟寄赊国、鸠论遮差国、呿罗婆罗国、阿疏俱迦国,此十二国付嘱轸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鸠赊弗利国、紧那罗国、迦卑罗摩利国、三谟师国、咽罗尼国、时婆利国、奚阇尼国、摩兜褰迟国、般荼梨国、蜜拏梨国、修罗毗国、侯摩多尼国,此十二国付嘱奎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提帝赊婆国、苏摩跋罗国、多罗比尼国、阿赊若国、俱萨罗斯国、悉都那国、娑罗瞬迟国、紧拏多利国、湿婆尼利国、罗婆师饥国、佉咤梨毗国、佉娑利国、白马国,此十三国付嘱娄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阿斯那弃国、军陀罗毗国、安尼师国、遮俱波国、兜伽帝国、逋支国、支多毗悉帝国、忧簁帝国、槃头波罗国、毗罗梨迦国、摩陀罗毗国、迦拏波帝国、达婆娑梨国,此十三国付嘱胃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波罗耽罗国、只叔迦国、婆楼遮国、输卢那国、迦毗罗婆国、奢耶国、马面国、伽楼荼国、憍罗跋陀国、吴地国、阇婆跋帝国、鞞楼国、伽楼诃国、于填国、伽颇罗国、狗面国、尼婆罗国、俱那娑国,此十八国付嘱昴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摩伽陀国、鞞提诃国、萨罗国、奚浮迦国、牟尼奢耶国、罗罗国、余尼迦国、拘萨罗国、跋沙伽国、阿荼国、鞞诃迦国、頞那婆国、伽耶国、尼婆国、槃罗婆国、跋知尼国、陀楼国、尸利曼多国、弥伽颇罗国、摩醯首罗腻罗耶国、罽宾国、婆卢师多国、沙勒国、忆尼国、簁堤国,此二十五国付嘱毕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尼娑国、迦尸国、奢鸠尼国、阿咤摩阇国、紧陀国、摩婆摩国、达毗迦国、八城国、殊提沙国、婆毗迦国、婆求荼国、摩诃罗咤国、干陀罗国、迦婆摩国、般遮罗国、多荼沙国、首婆迦国、摩师跋那国、兜罗婆国、苏摩国、婆求国、摩多摩利国、摩罗婆国、鸠留国、瞿沙国,此二十五国付嘱嘴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阿湿婆国、奢跋那国、摩偷罗国、鸯伽咤婆国、摩头曼多国、俱周罗国、曼遮国、婆求摩国、俱阇婆国、震旦国、首罗犀那国、阿那牟佉国、佉罗婆罗国、犀摩娑国、那[少/兔]逻婆跋陀国、曼迟罗婆国、奚周迦国,此十七国付嘱参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辛头鸠罗国、瞿那悉须国、迦罗差国、娑罗差国、达罗腻钵帝国、海果国、阿楼瑟拏罗婆国、那婆弗使波罗婆国、摩那兜利国、民陀罗跋帝国,如是十国付嘱斗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刹利天祠如是二处,付嘱牛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阿楼那国、鸠私娑罗阇利国、瞻波兜簁国、龟慈国、摩蓝浮沙国、舍迦国、物陀罗多国簁提国、瞿师国婆罗弥国,如是十国付嘱女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难提跋弥国、波罗尸国、满福国、忧罗奢国、蓝浮沙国、娑婆国、摩陀罗婆国、簁提国、佉沙国、娑罗斯国、师子国、诃波他国、诃利鸠时国、忧婆毗罗国、多罗尼国、毗舍离国、忧迦利国,此十七国付嘱虚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迦车鞞帝国、波利支国、龙华国、鸠荼婆国、难提跋檀那国、婆楼迦国、干陀俱致国娑弥利国、夜瑟咤俱利国,如是九国付嘱危宿摄护养育。”乃至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我今以彼侯曼陀国、奢曼陀国、头摩迦国、酬摩迦国、犍沙婆国、鸠支国、博叉利国、德叉尸罗国、婆弥婆利国、跋陀跋帝国、忧摩差国、跋娑多牟利摩国、婆楼迦车国、婆罗跋帝国,此十四国付嘱室壁二宿摄护养育;亦护二宿日建立国土城邑聚落,及二宿日所生众生,汝等宣告令彼得知。”梵王等言:“如是,大德婆伽婆,唯然受教。”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所言曜者,有于七种:一者、日,二者、月,三者、荧惑星,四者、岁星,五者、镇星,六者、辰星,七者、太白星。所言辰者,有十二种:一名弥沙,二名毗利沙,三名弥偷那,四名羯迦咤迦,五名[糸+枲]呵,六名迦若,七名兜逻,八名毗梨支迦,九名檀尼毗,十名摩伽罗,十一名鸠槃,十二名弥那。我今令此诸曜辰等摄护国土城邑聚落养育众生,汝等宣告令彼得知。”梵王等言:“如是,大德婆伽婆,唯然受教。”

  尔时,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释提桓因、护世四王及诸眷属而白佛言:“大德婆伽婆,若有世尊声闻弟子,不得畜养奴婢、畜生、园林田宅,俗人资具及不交往,除四方僧物,起发精进,三业相应,常怀惭愧,独住闲林集诸善法;我于彼时令宿曜辰正行于世,遮恶众生触恼斗诤、两国兵仗,疾病饥馑、非节风雨、失时寒热悉令休息,护佛正法久住炽然,绍三宝种使不断绝,三种精气增长安住,亦使世尊声闻弟子身口意业清净相应,发大勇猛循法而住。”

  尔时,佛告阿若憍陈如言:“为令我法得久住故,成熟众生故,阎浮提中一切诸国、一名诸国、多名诸国、同名诸国及不列名国,分布与彼天、龙、夜叉乃至迦咤富单那等令作护持,及宿曜辰亦付诸国令作护持;乃至令三宝种不断绝故,所有诸国多名同名,于彼诸国同名夜叉、同名罗刹,有国无鬼神名有鬼神住,还付彼等令作护持,于阎浮提有余鬼神不列名者亦使护持。憍陈如,一切鬼神皆悉发心护持养育,乃至随我声闻弟子三业相应常无聚积循法而住,于一切时护持养育。憍陈如,汝等应当常不聚积,住阿兰若,三业相应,背舍生死趣向涅槃,成熟众生,应如是学。”

  尔时,世尊欲重明此义,而说偈言:

  “或熟众生故, 我问诸天王:

  ‘云何昔天仙, 配宿摄诸国?’

  梵天答我言:‘过去天仙等,

  安置诸宿曜, 护如法众生。’

  今付汝国土, 应当加养育,

  亦付鬼神等, 而令作护持。

  及彼宿曜辰, 各令摄国土,

  护持养育故, 炽然正法眼。

  护不畜田宅, 清净声闻众,

  遮诸恶众生, 及息诸浊恶。

  不绝三宝种, 增长三精气,

  汝告宿曜等, 令彼作护持。

  我告诸声闻, 令住正法眼,

  应当舍憍慢, 精勤住兰若,

  背舍于生死, 趣向于涅槃,

  乐住禅境界, 成熟亿众生。’建立塔寺品第十九

  尔时,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释提桓因、四天王等及诸眷属,从座而起,合掌向佛,一心敬礼而作是言:“佛说于此四天下中所有过去诸佛如来之所建立住持大塔牟尼诸仙所依住处,于现在世及未来世而常不空,佛为菩萨摩诃萨等降大法雨皆悉充满,初名众仙所兴,次名德积,次名金刚焰,次名香室,次名睒婆梨,次名贤城,次名须质多罗,次名水光,次名香薰,次名善建立,次名遮波罗,次名金灯,次名乐依,次名牟真邻陀,次名金刚地,次名慈窟,次名那罗延窟,次名渠摩娑罗香,次名慧顶,次名大德窟,次名善现,次名青郁茂窟,次名虚空子,次名牛头栴檀室,次名难胜。此是过去诸佛建立住持大塔,常为菩萨摩诃萨等之所加护,是于我等常所供养。世尊所有声闻弟子,于现在世及未来世,复有几所塔寺住处,令我等辈护持养育?”

  尔时,世尊熙怡微笑,从其面门放种种光照曜诸方,即时于此四天下中,而有无量百千诸佛处处而现:东弗婆提八万佛现,北郁单越百千佛现,西瞿陀尼五万佛现,诸海岛国百千佛现。此阎浮提二百五十千佛处处而现:波罗奈国六十佛现,迦毗罗婆国二十佛现,摩伽陀国三十佛现,鸯伽摩伽陀国二十佛现,拘萨罗国五十佛现,须罗咤国二十佛现,摩诃罗咤国三十佛现,干陀罗国十佛而现,阿槃提国二十六佛现,般遮罗国二十五佛现,苏摩国十二佛现,阿叶婆国十佛而现,摩偷罗国十佛而现,毗罗国十八佛现,婆蹉国五十六佛现,奢耶国四十二佛现,优禅尼国二十三佛现,舒卢那槃多国二十五佛现,舒卢那国三十八佛现,摩尼蓝婆国二十五佛现,波梨弗国五十五佛现,婆楼那跋提国四十八佛现,提跋那国二十九佛现,瞻波国二十五佛现,悉都那国三十六佛现,西地国七十佛现,富楼沙富罗国五十佛现,乌长国二十六佛现,抧萨罗国二十二佛现,金性国二十九佛现,摩兜罗国四十佛现,涑利迦国二十八佛现,般遮囊伽国五十八佛现,波斯国二十佛现,敕勤国四十佛现,尸利沙国三十二佛现,婆佉罗国五十八佛现,罽宾国五十五佛现,忧罗奢国二十五佛现,佉罗婆罗国十二佛现,阿疏拘迦国二十二佛现,陀罗陀国十五佛现,波卢那国二十佛现,弗离沙国十五佛现,迦沙国二十八佛现,遮拘迦国二十佛现,簁提国四十五佛现,沙勒国九十八佛现,于填国百八十佛现,龟兹国九十九佛现,婆楼迦国二十四佛现,奚周迦国十八佛现,亿尼国八十佛现,鄯善国二十九佛现,紧那罗国八十佛现,震旦国二百五十五佛现,罗罗国二十四佛现,吴地国五十佛现,新陀跋持国二十五佛现。

  佛言:“诸仁者,如是等佛,于此四天下国土城邑、村落山林处处而现,我今神力之所加故,还有如是等数塔寺。于彼彼处,我诸声闻现在、未来三业相应,及与三种菩提相应有学无学,具足持戒多闻善行,度诸众生于三有海,及诸施主为我声闻而造塔寺,亦复供给一切所须,及彼眷属付嘱汝等,勿令恶王非法恼乱,又复勿令他方冤敌、盗贼水火、人非人等之所恐怖,亦勿令彼饥渴乏少,以乏少故于三善业不得相应,退舍禁戒,善朋损减。”

  尔时,复有诸梵天王、诸释天王、诸龙王、诸夜叉王、诸阿修罗王、诸鸠槃荼王,皆与眷属合掌向佛而作是言:“大德婆伽婆,已有一切如来塔寺及阿兰若处,现在世尊声闻弟子所有住处,及未来世刹利、婆罗门、毗舍、首陀,若在家人、若出家人,为于世尊声闻弟子造塔寺处,随有世尊声闻弟子三业相应,及与三种菩提相应,有学无学,住于持戒多闻善行,我等悉共守护于彼,令离一切诸难怖畏。诸有世尊声闻弟子所立塔寺及阿兰若处,如有给施饮食、衣服、卧具、汤药一切所须,如是施主我等亦当护持养育。若复世尊声闻弟子,乏少昼夜所须众具贫苦之者,我为彼等作大施主,受其寄付护持养育,除诸怖畏。”

  佛时赞言:“善哉!善哉!诸贤首,汝等一切于四天下应当如是。如今汝等受我教敕如说修行,我以汝等及诸眷属付嘱弥勒。”

  尔时,世尊欲重明此义,而说偈言:

  “天王皆悉起, 敬礼瞿昙仙,

  问诸塔寺数, 说佛所依处:

  ‘于此四天下, 复有几塔寺,

  声闻所依者, 我等共护持?’

  两足尊微笑, 于此四天下,

  化作诸佛现, 无量百千数。

  四方神力加, 故现诸化佛,

  示佛诸声闻, 所立诸塔寺。

  为住三乘道, 是故而建立,

  乐三业相应, 如是声闻住。

  以诸声闻寺, 付嘱于汝等;

  供养彼施主, 亦当护养育,

  不令相违恼, 勿使他得便,

  莫令有乏少, 退舍于禁戒。

  天王及眷属, 禀受佛教敕:

  ‘我等悉护彼, 导师所建立;

  我等及眷属, 勤护诸塔寺;

  已作当作者, 一切勤护持。

  知足诸比丘, 住于无积聚,

  离欲慈悲心, 我等当守护。’”法灭尽品第二十

  尔时,月藏菩萨摩诃萨复从座起,整理衣服,偏袒右肩,合掌向于十方一切诸来菩萨摩诃萨众,口眼微笑,顾视月灯菩萨摩诃萨,而说偈言:

  “观此希有慈悲士, 释迦大仙尊导师,

  今以此法甘露味, 付嘱夜叉令护持,

  普告一切作是言:‘我之正法汝当护,

  一切声闻器非器, 当视如子护养育!

  为我剃头著袈裟, 勿令于后有恼害,

  休息诸恶俭病疫, 亦息非时风热雨,

  如是三种精气增, 正法久住于世间,

  众生不堕诸恶道, 速能趣向大涅槃。’

  我从昔来未见闻, 慈悲希有余土无,

  除佛更无余众生, 能令正法久炽然。

  诸佛慈悲慧无量, 广持正法令久住,

  导师灭后佛正法, 炽然久住事希有。

  此土不善烦恼山, 坚固希有最难坏,

  转正梵轮法眼住, 悉令住善到涅槃。

  此土极恶人与魔, 夜叉修罗鸠槃荼,

  彼等究竟灭烦恼, 护持世尊真妙法。

  以是因缘得最胜, 能尽所作诸恶业,

  彼勤供养于三宝, 是故速能趣涅槃。

  断除烦恼牟尼尊, 世间自在大导师,

  怜愍一切众生故, 告令护持佛正法。”

  尔时,月灯菩萨摩诃萨,闻月藏菩萨说是偈已,复说偈言:

  “我欲问佛无边慧, 法眼几时住于世?

  如此佛月灭度后, 烦恼痴诤闇世间,

  云何贤圣复得集? 当作何人方便护?

  云何示世安隐道, 能度三趣亿众生?”

  尔时,一切诸来大众,向诸菩萨摩诃萨赞言:“善哉!善哉!”

  尔时,月灯菩萨摩诃萨从座而起,偏袒右肩,整理衣服,右膝着地,合掌向佛,头面作礼,以偈问曰:

  “我今问佛无边慧, 以我今有诸疑网,

  以何因缘法眼灭? 云何法灯久炽然?

  谁能破坏此法鼓? 谁能枯涸正法河?

  云何法眼得久住? 我当于彼助护持!

  为以尸罗精进力, 为以羼提禅般若,

  为以何力法久住? 唯愿速说何方便!

  云何法水得久流? 有多亿数助佛者,

  我等精勤坚固行, 为令法海不速竭。

  大地精味常增长, 及以众生法精味,

  枯涸众生烦恼海, 众生更不趣恶道。”

  尔时,佛申金色右臂,而说偈言:

  “汝等共谛听, 一切有为法,

  无常火所烧, 无有少常者。

  譬如诸戏人, 作于种种戏,

  如是等众生, 皆为烦恼转。

  犹如幻芭蕉, 亦如水中月,

  三界有为法, 一切皆如是。

  诸法我自觉, 道成如先佛!

  我今大众会, 天人作证明,

  正法付天神, 护持众苦尽,

  成于三界尊, 能令法炽盛。

  显现八正路, 邪意恶觉灭,

  沙门刹利王, 激动相瞋恼。

  我今当不久, 涅槃灭无余,

  大智诸声闻, 亦随我涅槃。

  余方诸佛国, 一切诸菩萨,

  具大神通者, 复还向他方。

  福德诸国王, 大臣长者灭,

  限满百年后, 佛法渐隐没。

  薄福众生等, 于我法出家,

  不乐于三乘, 亦不畏后世。

  活命故出家, 多诈无羞耻,

  贪求诸名利, 处处谄嫉妒。

  远离于禅诵, 善舍诸善法,

  昼则乐言讼, 夜则多睡眠。

  乐读外杂典, 舍离佛所说,

  复与女人通, 严饰身衣服。

  为求名利故, 但营世俗业,

  常为他作使, 通致诸信命。

  往返俗人家, 贩卖以自活,

  乐作诸田业, 又复喜斗诤。

  见诸善比丘, 梵行多闻者,

  嫉妒复瞋骂, 不容彼坐卧,

  而作粗穬语, 诽谤及毁呰。

  于诸俗人边, 称扬不善业,

  言此诈比丘, 是贼最恶人,

  若有供养者, 多得恶名闻,

  于彼不获福, 亦莫信彼说。

  诸寺恶比丘, 盗说梵行者,

  种种不善事, 是以刹利瞋。

  彼诸恶比丘, 杂以外文颂,

  称赞彼刹利, 能令刹利喜。

  毗舍婆罗门, 利喜亦如是,

  以是得供养, 持戒被欺陵。

  刹利婆罗门, 嫌恨持戒者,

  嫌恨持戒故, 致使诸天瞋,

  弃舍彼国土, 刹利辅相臣。

  向于宝国土, 在彼而安住,

  轻贱持戒故, 菩萨亦舍离。

  诸天舍离后, 其国大可畏,

  恶龙恶夜叉, 罗刹鸠槃荼,

  入国夺精气, 及食其肉血。

  恶王婆罗门, 毗舍首陀等,

  共护国城邑, 及以诸村落。

  宫舍国园林, 恶鬼遍充满,

  常夺彼精气, 触恼诸刹利。

  婆罗毗舍陀, 男女等皆瞋,

  复令心变恶, 互共相斗诤。

  彼等斗诤故, 布萨行檀绝,

  其国水枯涸, 非时风雨起,

  饥馑极俭短, 乏少资生具,

  果苗不成熟, 地味众生味,

  法味及精气, 一切皆损减,

  兴动诸兵仗, 互共相劫夺。

  如是悭贪国, 恶比丘往返,

  复以佛僧物, 饮食诸果药,

  持用与俗人, 因此得供养,

  奴婢及田宅, 与彼令摄受。

  不善比丘等, 以之为尊长,

  少智诈多闻, 不喜禅戒者。

  禅戒者去后, 为财共斗诤,

  刹利闻生瞋, 打害恶比丘,

  还俗舍法服, 系闭于牢狱,

  以是诸天瞋, 迭共相告语:

  ‘如是国土中, 旃陀罗王治,

  朋党恶比丘, 毁破袈裟服,

  自坏己国土, 不久当败亡,

  堕在阿鼻狱, 受苦极长远,

  于是贤劫中, 无脱地狱时。’

  是旃陀罗王, 众圣所厌贱,

  听读檀尸法, 谄曲虚诈现。

  是王多诈伪, 速灭己国土,

  苗稼不成熟, 亢旱及水潦。

  鼨鼠恶象暴, 自他国兵起,

  曜入非常宿, 大地普震动。

  白虹妖星堕, 时气多疫病,

  焚烧诸聚落, 速坏国城邑。

  剃头著袈裟, 诸佛所加护,

  一人出家者, 天人所供养,

  唯除诸如来, 无有自在者。

  彼旃陀罗王, 讁罚恶比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