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如今尊导师, 亦敕令护持。’

  世尊复告语:‘百亿诸梵天,

  百亿天帝释, 百亿四天王,

  汝等各皆悉, 于己四天下,

  随其所王处, 遮障恶众生,

  不令心扰浊, 安住于善处。

  修行正法者, 当与不妄念;

  若有诸声闻, 勤求涅槃者,

  一切有所须, 悉皆供给之;

  亦与彼施主, 增益五功德,

  寿命报安乐, 精进及智慧,

  能速满六度, 证于大菩提。’

  如是百千亿, 诸天大梵王,

  咸共白佛言:‘我各于己土,

  护持诸声闻, 遮障恶众生,

  安住佛正法, 炽然三宝种,

  三种味精气, 皆悉令增长。’

  百亿诸魔众, 皆共生惭愧,

  亦悉从座起, 合掌白佛言:

  ‘我等皆发心, 护持佛正法,

  炽然三宝种, 增长三精气。

  安置诸众生, 令住于善道,

  为诸众生故, 休息一切恶。

  护持于世尊, 行法诸声闻,

  持佛真妙法, 三业常相应,

  以诸所须物, 养育令无乏。

  若有诸声闻, 无所积聚者,

  远离斗诤讼, 羞惭于名利,

  坚固勤精进, 犹如救头燃;

  能令无量众, 安住于正法,

  一切诸恶处, 皆令可爱乐,

  依地所生种, 果药诸苗稼,

  悉皆令滋茂, 膏泽香味具。

  若有诸声闻, 贪求积聚者,

  瞋妒多诤讼, 求利无羞耻,

  若有如是辈, 我等当舍离。

  我于三世佛, 终不犯妄语!’

  导师复告语:‘汝等诸魔众,

  护国诸人王, 遮障恶众生。’”提头赖咤天王护持品第十一

  尔时,于此世界四天下中,有日天子、月天子,告彼疾行坚固天子言:“世尊今在佉罗帝山牟尼诸仙所依住处作大集会,佛及弟子为令佛法得久住故,绍三宝种不断绝故,三种精气不损减故,令恶众生得敬信故,使三恶道得休息故,令三善道得增长故。汝等速往彼大集所说欲随喜,我及眷属,于佛正法护持养育。”

  时,彼疾行坚固天子往诣佛所,到已头面礼足而白佛言:“世尊,彼日天子、月天子,遥礼佛足作如是言:‘我等既是乘车疾行,不得往诣彼大集所。我及眷属说欲随喜,于佛正法我当护持,安置养育令三宝种而得炽然,亦令五星、二十八宿皆得正行,三种精气悉令增长,遮障一切不善众生,令善法朋皆得充盛,人天善道具足盈满。’”

  佛言:“日天子、月天子,汝于我法护持养育,令汝长寿无诸衰患。”

  尔时,复有百亿提头赖咤天王、百亿毗楼勒叉天王、百亿毗楼博叉天王、百亿毗沙门天王,彼等同时及与眷属从座而起,整理衣服,合掌敬礼作如是言:“大德婆伽婆,我等各各于己天下,勤作护持养育佛法,令三宝种炽然久住,三种精气皆悉增长;乃至世尊声闻弟子三种善业相应住者,我等于彼勤加护持摄受养育,令心不浊,离诸散乱,趣涅槃门。随几时中,我等常当遮障一切恶心众生,令善法朋久住增长,一切斗诤、疫病饥馑、非时风雨、冰寒毒热、苦辛涩触、无味枯燥、臭秽众恶不可乐事悉令休息。何以故?世尊弟子不作积聚,常修慈心与善相应,离诸散乱而安住故。”

  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当如是勤加护持,摄受养育我所修习诸佛法眼。”

  诸来大众亦皆赞言:“善哉!善哉!”

  尔时,佛告乐胜提头赖咤天王言:“妙丈夫,此四天下阎浮提中东方第四分,汝应护持。何以故?此阎浮提,诸佛兴处,是故汝应最上护持。过去诸佛已曾教汝护持养育,未来诸佛亦复如是。并及汝子、干闼婆众、诸夜叉等一切眷属,应令敬信护持养育。汝有九十一子乐种种行,彼或乘象游行十方,或复乘马、或复乘驼、或乘特牛、或乘羖羊、或乘白羊、或复乘龙、或复乘鸟、或乘男夫、或乘妇女、或乘童男、或乘童女游行十方,汝亦应令得生敬信,当共彼等护持阎浮提东方第四分。

  “复有干闼婆大臣大力军将,初名般支迦,次名般遮罗,次名郎伽罗,次名扇陀,次名奚摩跋多,次名质多斯那,次名那荼王,次名禅那离沙婆,次名尸婆迦,次名牟真邻陀,次名毗湿婆蜜多罗,次名除珍达罗斯等,皆是汝之大臣大力军将,汝亦应令得生敬信,当共彼等护持阎浮提东方第四分。复有四大刹多罗大力军将,有多兵众,一名好长耳,二名好长鼻,三名善充满,四名佉陀梨钵帝。斯等刹多罗皆是汝之大力军将,汝亦应令得生敬信,当共彼等护阎浮提东方第四分。

  “复有干闼婆大力军将兄弟三人,常将兵众有大势力,彼等皆悉受汝教令,一名乐欲,二名著欲,三名喜歌。复有干闼婆兄弟十一人,初名鞞利迦,次名槃梯,次名蓝菩尸仛,次名迦罗荼,次名拘抧罗声,次名耶舍失利,次名耶舍槃多,次名耶输达罗,次名摩罗槃妒,次名摩罗缦都,次名摩头曼多。复有干闼婆兄弟三人,一名尸利曼都,二名头坻曼多,三名富师波曼多。复有干闼婆三十三人,初名萨陀曼都,次名耶阇曼多,次名檀那曼多,次名难提迦,次名忧波罗,次名波头摩,次名栴檀,次名栴檀那,次名度卢摩罗娑,次名般遮罗,次名拘抧罗苏婆罗,次名沾浮罗,次名般遮尸佉,次名搔跋尼,次名苏罗斯,次名摩罗毗,次名跋达那,次名迦摩尸利咤,次名尼干咤,次名尼干咤迦,次名婆提浮罗,次名耶输陀罗,次名毗首婆蜜多罗,次名尸骞陀,次名天鼓,次名摩兜罗,次名质多罗斯那,次名那荼王,次名禅那梨沙婆,次名尸婆迦,次名牟真邻陀,次名毗首婆蜜哆庐,次名除珍达罗。如是干闼婆有多军众大有势力,汝亦应令得生敬信,当共彼等护持阎浮提东方第四分。

  “复有十六天神,有大势力具足神通,初名最胜,次名上胜,次名成就义,次名他不胜,次名上喜,次名喜军,次名乐喜,次名增长喜,次名饶财,次名多饶财,次名具毛,次名十毛,次名饶毛,次名忧波罗,次名钵摩迦,次名赊摩。如是十六诸天神王大有威力,汝亦应令得生敬信,当共彼等护持阎浮提东方第四分。

  “东方有处名遮波罗,过去诸佛曾依彼住,亦是罗汉诸贤圣众得证果处,诸天人等发心修行所依住处,汝等应以大精进力护持阎浮提东方第四分。东方有山名阿跋多,次名梨师三婆婆,亦是过去诸佛贤圣本修行处,诸天人等依于此处得见圣谛,是故汝等当以大精进力护持阎浮提东方第四分。东方复有三曜、七宿、三天童女,应令彼等于其昼夜正行世间,汝共彼等护持阎浮提东方第四分。东方复有天、龙、夜叉、罗刹、鸠槃荼、饿鬼、毗舍遮、富单那、迦咤富单那等住汝东方无所属者,我当于后分布彼等安置诸国令汝护持。”

  尔时,乐胜提头赖咤天王白佛言:“世尊,如是,如是。大德婆伽婆,过去诸佛付嘱安置护持养育,亦教我等护持东方弗婆提界,如今世尊教我安置一等无异。我当深心顶戴敬受于佛正法,护持阎浮提东方第四分,并我诸宫眷属大小亦令护持,于三恶趣皆令休息,于三善道皆悉炽然。”

  尔时,乐胜提头赖咤天王,复有刹多罗辅佐大臣、男夫妇女、童男童女,一切皆共从座而起,合掌向佛,头面礼足而白佛言:“世尊,我等今于导师世尊得生深信,尊重敬仰得未曾有;法宝、僧宝亦生深信,尊重敬仰得未曾有。大德婆伽婆,我等从今精勤护持阎浮提界东方第四分。世尊所有声闻弟子,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若余众生于三善业相应住者,敬信三宝供养奉施听受法者,于佛正法发心修行受持禁戒相应住者,并勤供养诸众僧者,我等常当护持养育。若复有余诸众生等住阿兰若,及佛弟子住法顺法,发心坚固如犀牛角,独而无侣住于闲林,我等当以一切所须供养奉施护持养育。若复有余一切众生见彼闲林相应住者,能以所须勤供养者,我等亦当护持养育,令其所须悉得称意,亦令长寿无诸衰病,财富自在安隐快乐,善名流布。大德婆伽婆,我等当作如是等事护持养育,于佛正法亦令一切斗诤疫病、饥馑俭短、非时风雨悉令休息,复令一切华果药草、五谷等物滋茂成熟、肥腻软泽、善香美味、妙色增盛,又令地味、众生味、法醍醐味滋茂增长。如是精味得增长故,息三恶道善道盈满,佛法久住炽然世间。”

  佛言:“善哉!善哉!妙丈夫,汝等精勤作如是事护持养育,令我法眼久住炽然,善说法律能生信解,则为具足供养三世一切诸佛。汝等便得寿命增长、法增长、眷属增长、名称增长、色力增长、善朋增长、舍宅增长、信增长、戒增长、闻增长、精进增长、念增长、慧增长。如是等事得增长故,便能速满六波罗蜜,得成无上自然法王如我今也。”

  尔时,一切诸来大众,天、人、干闼婆等咸皆赞言:“善哉!善哉!妙丈夫,汝应如是精勤护持诸佛正法,令得久住,炽然在世,使不断绝。”

  尔时,世尊欲重明此义,而说偈言:

  “世间二神通, 日月遣使来,

  疾行坚天子, 今与大众欲:

  ‘如是佛正法, 我等当守护!

  炽然三宝种, 星辰得正行,

  增长三精气, 遮障恶众生,

  法朋得增长, 善道皆盈满。’

  百亿提头赖, 勒叉毗楼博,

  百亿毗沙门, 咸共白佛言:

  ‘我于己天下, 各皆勤护持!

  乃至诸比丘, 少欲离积聚,

  我等遮诸恶, 法朋得增长,

  斗诤病饥馑, 诸恶令休息。’

  导师佛告言:‘乐胜提头赖,

  过去诸如来, 已教汝安置,

  护持阎浮提, 东方第四分。

  汝军及眷属, 亦令法眼增。’

  提头白佛言:‘唯然大雄猛,

  我军大力众, 法眼令炽然,

  除诸不善法, 遮障恶众生,

  常护诸声闻, 无所积聚者。’

  干闼婆悉起, 亦复白佛言:

  ‘声闻无积聚, 饮食令无乏,

  我等护持法, 住法境界者。

  养育彼施主, 我等亦护持,

  遮障恶众生, 法朋令炽然,

  三种精气增, 善道皆充满。’”毗楼勒义天王品第十二

  尔时,佛告火华毗楼勒义天王言:“妙丈夫,此四天下阎浮提界南方第四分,汝应护持。何以故?此阎浮提,诸佛兴处,是故汝应最上护持。过去诸佛已曾教汝护持养育,未来诸佛亦复如是。并及汝子一切眷属,大臣、军将、夜叉、罗刹,皆令护持。汝有九十一子,乐种种行,或复乘象游行十方,乃至或乘童男童女游行十方,汝亦应令得生敬信,共护阎浮提南方第四分。

  “复有鸠槃茶大臣,有多兵众,大有势力,初名跋那拘,次名阿咤薄拘,次名婆咤迦,次名薮支卢摩,次名阿斯目佉,次名跌荼尸帝,次名摩兜罗,次名跌荼泥弥,次名帝利揵咤迦,次名栴檀那,次名伽罗竭陀,次名薮目佉,次名陀提目佉;乃至复有四刹多罗,一名金刚轮,二名金刚焰,三名箭毛,四名风王。彼等皆有大力兵众,乃至复有鸠槃荼大力军将兄弟九人,一名檀提,二名忧波檀提,三名葛迦赊,四名钵湿,五名摩诃钵湿婆,六名大肚,七名象手,八名十手,九名火手。复有鸠槃茶兄弟三人,一名地行,二名山行,三名左行。复有鸠槃茶兄弟三人,一名黑色,二名朱目,三名云色。复有鸠槃茶兄弟四人,一名无垢,二名无疮疣,三名云天,四名大力。复有鸠槃茶二十六人,初名长耳,次名长乳,次名独象,次名编发,次名十杵,次名十目,次名孤树,次名乐欲,次名大欲,次名木师,次名爱子,次名三鸠槃荼子,次名一切巷,次名杂色,次名彩眼,次名满瓶,次名瓶眼,次名无病,次名刍叉,次名黄发,次名多茶叉,次名叉叉,次名缕綖,次名啖蝇,次名马水,次名啖髓。斯等鸠槃茶大力军将,有大势力多有兵众,汝亦应令得生敬信,共护阎浮提南方第四分。

  “复有十六诸天神王,初名杂止,次名杂发,次名芬陀利,次名妙光,次名火光,次名独闇,次名多闇,次名斑驳,次名月尊,次名众杂,次名夜暮,次名欺陵,次名不欺陵,次名恶抧,次名婆苏抧,次名他不胜。斯等十六诸天神王,有多兵众大有势力,汝亦应令得生敬信,共护阎浮提南方第四分。

  “南方有塔名善安住,过去诸佛、诸仙贤圣曾于彼住见四圣谛。南方有山名曰善现,过去诸佛、诸贤圣众亦于彼住见四圣谛。南方复有三曜、七宿、三天童女,汝亦应令正行于世,共护阎浮提南方第四分。南方复有天、龙、夜叉、罗刹、干闼婆、鸠槃茶、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饿鬼、毗舍遮、富单那、迦咤富单那住汝南方无所属者,我当于后分布安置随其国土,亦令汝等护持养育。”

  尔时,火华毗楼勒义天王白佛言:“世尊,如是,如是。大德婆伽婆,去诸过佛已曾嘱我教令安置,亦为过去诸天神仙教我安置护持阎浮提南方第四分,如今世尊亦教安置,我当顶受护持养育。我及眷属大臣军将亦复护持养育佛法,乃至于三恶趣皆悉休息,于三善道增长盈满。”

  尔时,火华毗楼勒义天王眷属,刹多罗等大臣辅佐鸠槃大将、男夫妇女、童男童女,彼等皆悉从坐而起,向佛合掌顶礼佛足,而白佛言:“世尊,我等今于导师世尊得生深信,尊重敬仰得未曾有;法宝、僧宝亦生深信,尊重敬仰得未曾有。大德婆伽婆,我等从今精勤养育护持阎浮提南方第四分,乃至令佛正法久住炽然,恶道休息善道盈满。”

  佛言:“善哉!善哉!妙丈夫。”乃至一切诸来大众,天、人、干闼婆咸共赞言:“善哉!善哉!”

  尔时,世尊欲重明此义,而说偈言:

  “佛告毗楼勒, 大臣鸠槃茶:

  过去佛教汝, 护持于南方,

  古昔诸天仙, 亦教汝安置,

  炽然正法朋, 遮障恶众生。

  导师今告汝, 令我法炽然,

  当受我寄付, 如来正法眼。

  炽然三宝种, 三种精气增,

  饮食众味药, 膏泽丰可乐。

  住法诸比丘, 乃至无积聚,

  应当护养育, 令无所乏少。

  亦护彼施主, 财命乐富慧,

  五事常饶益, 悉令得增长。

  正行诸宿曜, 星辰岁四时,

  令竭三恶趣, 善道皆盈满。”毗楼博义天王品第十三

  尔时,佛告栴檀华毗楼博义天王言:“妙丈夫,此四天下阎浮提界西方第四分,汝应护持。何以故?此阎浮提,诸佛兴处,是故汝应最上护持。过去诸佛已曾教汝护持养育,未来诸佛亦复如是。并及汝子、大臣眷属亦令护持。汝有九十一子,乐种种行如上所说。复有诸龙大臣兵众有大势力,一名师子,二名师子发,三名自在,四名黄头,五名黄鼬,六名赤目,七名瞿耽摩,八名山水。乃至复有四刹多罗,一名鸯瞿,二名朚瞿,三名儚伽叉,四名阇叉附。乃至复有诸龙军将,有大势力常将兵众,初名难陀,次名忧波难陀,次名善现,次名阿那婆达多,次名和修吉,次名善建立,次名天齿,次名得叉迦,次名婆楼那,次名婆娑婆,次名阿楼那,次名侯楼荼,次名冰伽罗,次名生伽罗,次名功德,次名妙德,次名功德满,次名虚妄行,次名波赊,次名摩诃波赊,次名禅那,次名宅施,次名海施,次名阎浮施,次名睒婆罗,次名善臂,次名苏摩那,次名日光,次名月光,次名月眼,次名栴檀,次名妙贤,次名妙耳,次名质多罗,次名施色,次名頞支,次名牟真邻陀,次名蓝净罗,次名迦那迦,次名象耳,次名般筹迦,次名声佉,次名伊罗钵,次名阿波罗逻,次名那罗达,次名忧波那罗,次名尸利迦,次名庵罗提他,次名婆稚子,次名提到罗咤,次名瞻波,次名瞿昙摩,次名般遮梨,次名项力,次名黚婆利,次名毗摩,次名山臂,次名恒伽,次名辛头,次名博义,次名私陀斯,如是等六十一龙,皆是汝之大力军将。乃至西方十六天神,亦有兵众有大势力,初名萨沙婆帝,次名西赊婆帝,次名耶输陀罗,次名耶赊跋帝,次名郁伽摩,次名第一善,次名善觉,次名善起,次名阐陀,次名毗阐陀,次名离垢,次名毗楼茶,次名牛仙,次名瞻婆迦,次名优楼阇,次名迦迦咤誓。乃至西方有塔名曰极雨,乃至有山名曰香风,乃至有山名众色重阁,乃至西方复有三曜、七宿、三天童女,皆令正行,共护阎浮提西方第四分。西方所有诸天、龙、鬼乃至迦咤富单那等住汝西方无所属者,我当于后分布安置,随其国土亦令汝等护持养育。”

  尔时,栴檀华毗楼博义天王,作如是言:“大德婆伽婆,过去诸佛已曾如是教我安置护持养育此阎浮提西方第四分,如今世尊教我安置等无有异。我今佛前深受教敕护持西方诸佛正法,乃至善道皆令盈满。”

  尔时,毗楼博义复于佛前,而说偈言:

  “毗楼博义王, 共诸龙臣言:

  过去佛天仙, 敕我护西方,

  并诸龙军众, 遮障恶众生。

  斗乱诸病疫, 汝应令休息,

  增长三精气, 及护我法眼。

  住法诸比丘, 少欲无积聚,

  护持增寿命, 及色力乐瞻。

  如是天人师, 今悉向我说!

  深信佛所敕, 我今顶戴受。

  护持三宝种, 炽然正法眼,

  住法诸声闻, 我等当护持。

  共诸龙军众, 除诸不善法,

  遮障恶众生, 令彼悉休息。

  华果药丰饶, 膏泽众味具,

  令诸刹利王, 敬信佛正法。

  毗舍及首陀, 龙神夜叉众,

  我令彼得信, 深敬佛所说。

  护持在闲林, 少欲无积聚,

  正行诸宿曜, 星辰岁四时,

  令竭三恶趣, 善道皆盈满。”毗沙门天王品第十四

  尔时,佛告拘鞞罗毗沙门天王言:“妙丈夫,此四天下阎浮提界北方第四分,汝应护持。何以故?此阎浮提,诸佛兴处,是故汝应最上护持。过去诸佛已曾教汝护持养育,未来诸佛亦复如是。并及汝子、大臣眷属、夜叉、毗舍遮皆令护持。汝有九十一子,乐种种行,彼或乘象游行十方,或复乘马、或复乘驼、或乘特牛、或乘羖羊、或乘白羊、或复乘龙、或复乘鸟、或乘男夫、或乘妇女、或乘童男、或乘童女游行十方,汝亦应令得生敬信,共护阎浮提北方第四分。

  “复有夜叉大臣大力军将,初名无病,次名吉祥,次名安隐,次名成利,次名他不胜,次名满愿,次名丰饶,次名欢喜,次名水尽,次名南浮沙度,次名电光,次名火光,次名水眼,次名郁伽,次名好耳,次名摄受。斯等夜叉是汝大臣大力军将,应令彼等得生敬信,共护阎浮提北方第四分。

  “复有四大刹多罗,一名长目,二名长面,三名坐瓮,四名华杖。斯等刹多罗皆是汝之大力军将,汝亦应令得生敬信,共护阎浮提北方第四分。

  “复有夜叉大力军将,常将兵众,初名因陀罗,次名苏摩,次名婆楼那,次名婆阇波帝,次名婆罗波阇,次名伊奢那,次名胜欲,次名栴檀,次名尼干咤,次名尼干咤迦,次名婆稚,次名摩尼遮罗,次名波尼逻,次名忧般遮迦,次名娑陀只利,次名奚摩跋多,次名萨他,次名波罗末檀那,次名干竹迦,次名迦摩多卑,次名富楼那,次名佉陀利,次名瞿波利,次名只呵知,次名阿咤迦,次名阿咤薄拘,次名那罗提,次名那罗逻担,次名禅那梨沙婆,次名质多罗迦,次名质多斯那,次名施婆利,次名涅伽多,次名长牟,次名摩那咤,次名摩那婆,次名枲何度,次名毗卢遮那,次名伏龙,次名毗摩,次名护门,次名多摩那,次名能迷惑,次名取意,次名子男婆,次名伽咤僧叉,次名钵干沓婆,次名明月,次名阿婆娑婆,次名三牟达罗,次名牛仙。斯等五十夜叉军将,皆是汝之大力军众受汝教敕,汝亦应令得生敬信,共护阎浮提北方第四分。

  “复有十六诸天神王,初名伊荼,次名鞞荼,次名那荼,次名天莲华,次名钵陀摩跋帝,次名黟干絺多,次名摩诃军阇,次名阿奚多,次名奚多奢耶,次名毗楼稚,次名忧波罗,次名月,次名如月,次名婆楼那,次名三波帝。斯等十六诸天神王亦有大力有多军众,汝亦应令得生敬信,共护阎浮提北方第四分。

  “北方有塔名尸佉利,过去诸佛、诸仙贤圣依彼住处见四圣谛。北方有山名曰申渠,日月天子所居住处,及大神力名称鬼神所依住处。汝以彼等大精进力,共护阎浮提北方第四分。北方复有三曜、七宿、三天童女,汝亦应令正行于世,共护阎浮提北方第四分。北方所有天、龙、夜叉、罗刹、鸠槃茶、饿鬼、毗舍遮、富单那、迦咤富单那,住汝北方无所属者,我当于后分布安置,随其国土亦令汝等护持养育。”

  尔时,拘毗罗毗沙门天王白佛言:“世尊,如是,如是。大德婆伽婆,过去诸佛已曾教我令作护持安置养育此阎浮提北方第四分,我今如是深受佛教护持阎浮提北方诸佛法。”

  尔时,拘毗罗毗沙门王儿及大臣,刹多罗等诸夜叉将,十六天神一切眷属、男夫妇女、童男童女皆从座起,合掌向佛,顶礼佛足而白佛言:“大德婆伽婆,我及眷属,今于佛所得生深信,尊重敬仰得未曾有;法宝、僧宝亦生深信,尊重敬仰得未曾有。大德婆伽婆,我等从今,诚心殷勤摄伏恶心诸众生故,勤加护持此阎浮提北方第四分。我今亦与上首毗沙门王,同心护持此阎浮提北方诸佛法。”

  尔时,拘毗罗毗沙门王复白佛言:“世尊,若佛弟子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于佛正法三业相应者,专心听法如说修行学持戒者,若余众生于三宝所得敬信者,供佛施僧勤修福业者,我与眷属皆共同心受佛寄付为作安置护持养育。若佛弟子依阿兰若住法顺法勤加修行,如犀牛角独而无侣住于闲林,我当倍复护持养育。若有众生,于彼闲林世尊所有修行声闻勤修供养无所乏者,我当方便护持养育五事饶益。何谓为五?一者、寿命增长,二者、财增长,三者、无病增长,四者、乐增长,五者、称誉增长。我以如是护持养育令具足故,三宝炽然,佛种久住。若有众生,于己境界贪求聚积无有厌足,不观后世可怖畏事,瞋恶躁急无有慈愍,触恼刹利种种兵仗共相战斗,屠割斫刺,捕猎杀害,牢狱系闭,讁罚摈黜,杀生偷盗乃至邪见,而与刹利作恶因缘;及婆罗门、毗舍、首陀、男夫妇女、童男童女乃至畜生共相触恼作恶因缘,令彼众生迭相杀害种种劫夺,无量恶行因缘集会。我当遮障诸恶众生,令住慈心、悲心、信心、戒心、舍心、闻心、慧心,令离不善安置善处,遮诸斗诤、疫病饥馑、非时风雨及恶霜雹,亦复遮障一切恶象、师子、虎、狼、恶牛、恶马、熊罴、鹰、鹞、蚊虻蝇蚤,亦令一切华叶果药五谷滋茂,众香美味好色腻泽,皆悉可乐常令丰足。地味精气、众生味精气、法醍醐味精气,如是精气增长,世间所有枯燥粗涩恶色无味臭秽华叶果药不可爱乐不中用物,我令彼等皆悉隐没。如是地味精气、众生味精气、法醍醐味精气增长久住;以地味精气、众生味精气、法醍醐味精气增长久住故,如是佛法增长久住;以是佛法增长久住故,一切众生生死烦恼长夜休息,得入无畏大涅槃城。以是因缘,我共军将大臣眷属,护持阎浮提北方第四分,令佛法眼久住炽然;乃至亦令世尊弟子无所积聚住于闲林,如犀牛角独而无侣,三业相应如救头燃,不相调弄欺陵斗诤,于诸众生生慈心、悲心、愍心、信心、戒心、舍心、精进心、念心、定心、慧心。

  “大德婆伽婆,我等如是令佛法眼久住世间,于三宝种炽然久住,亦令世间一切众生不可乐事苦触等物悉令休息,遮恶众生建立善法,息三恶趣增三善道。若复世尊声闻弟子,弃舍正念、弃舍思惟、弃舍正观、弃舍读诵及为他说,弃舍正法所修行事,营综家业种种生具商贾,种植园林果树,畜养奴婢、象、马、驼驴、牛、羊、鸡、犬、猪豚、獐鹿、鹰、鹞、孔雀,勤修王家所有事业,城邑事、聚落事、家业事,与俗交通,驱使走役,通致信命,贮积钱财、饮食、衣服、稻粟缯帛,于他财物亦复守护藏惜积聚,或复咒术或以书画教他自活;若如是者,我等不能护持养育。我今终不于三世佛所而故妄语犯染污罪!”

  佛言:“善哉!善哉!妙丈夫,我于无量阿僧祇劫所修法眼善说正法毗尼正戒,如是勤加护持养育令久住者,则为供养三世诸佛。汝等如是则得寿命增长、财增长、力增长、乐增长、朋党增长、眷属增长、宫殿增长、信增长、戒增长、闻增长、精进增长、舍增长、念增长、慧增长;以是增长因缘力故,便能速满六波罗蜜成等正觉,犹如我今得成无上自然法王。我今复以佛之正法,付嘱阎浮提诸大国王,于我灭后护持养育。若有比丘离诸惭愧污染我法,私立田业、畜养奴婢乃至畜生而作种种家业生活;如是比丘,阎浮提界诸大国王,应当遮障呵责摈黜令离诸过,护持养育令行正法。”

  尔时,一切诸来大众,天、人、干闼婆、阿修罗、人非人等,咸皆赞言:“善哉!善哉!妙丈夫,汝为佛法得久住故勤加护持。”

  尔时,世尊欲重明此义,而说偈言:

  “佛告毗沙门, 及千夜叉众:

  ‘汝等皆应共, 护持于北方,

  住法诸比丘, 惭愧声闻等。

  汝受我寄付, 勤加护养育,

  过去尊导师, 敕汝令安置,

  护持佛正法, 遮障恶众生,

  增长三精气, 息诸斗诤讼,

  相应诸声闻, 亦当勤护之。’

  毗沙门王言:‘如是佛正法,

  寄付我顶受, 勤加护养育,

  炽然正法眼, 增长三精气,

  遮障恶众生, 勤断诸斗讼。

  无积聚声闻, 少欲知足者,

  能离诸恶业, 我亦勤护持。

  若有能供养, 修行诸声闻,

  当以五事增, 饶益于彼等。

  腻泽香美味, 华果众药草,

  为令彼受用, 我悉令丰饶。

  三种味精气, 彼得增长故,

  我等勤护持, 佛法久炽然。’

  我复令国王, 剃发无惭者,

  彼等王应遮, 大众咸皆赞。”咒轮护持品第十五

  尔时,世尊复告四天王言:“我今与汝大力雄猛不可害轮大明咒句。如是咒句,过去亿百千万诸佛之所演说。汝若持此大力雄猛不可害轮大明咒句,一切诸魔及魔眷属尚不敢近,何能触娆?”

  尔时,世尊作是语已,即说咒曰:

  “哆绖夜他(一) 阿婆夜陀提(二) 毗喽陀毗羯啰咩(三) 阿那毗[口+梨](四) 阿那逻移(五) 阿毗勤泥(六) 阿拘毗移(七) 阿咒帝(八) 输婆提市(九) 提阇婆底(十) 摩诃提帝(十一) 忧簸舍咩(十二) 迷哆啰伽啼(十三) 阿婆喽[口+兮](十四) 悉达涕(十五) 頞他悉地(十六) 舒婆谟遮(十七) 婆蒱娑婆帝(十八) 娑摩竭啰舒祇(十九) 阿[少/兔]哆[口+梨](二十) 达摩毗诃[口+梨](二十一) 哆他多娑摩底(二十二) 佛陀地虱他泥(二十三) 尸罗毗首地(二十四) 阿[少/(兔)]竭啰咩(二十五) 阿僧诃唎移(二十六) 复多俱致(二十七) 阿毗市聂帝(二十八) 苏婆诃(二十九)。

  “诸仁者,此是汝等四大天王,大力雄猛不可害轮大明咒句。如是咒句,过去亿百千万诸佛之所演说。汝若持此大力雄猛不可害轮大明咒句,一切诸魔及魔眷属尚不敢近,何能触娆?”

  尔时,所有一切诸魔及魔眷属皆悉惊怖无有势力,各各羞惭向佛合掌。

  尔时,世尊复告毗沙门天王言:“我今与汝北方大力雄猛不可害轮大明咒句。汝以持此大力雄猛不可害轮大明咒故,于己眷属及他眷属,天、龙、夜叉、罗刹、阿修罗、干闼婆、鸠槃茶、饿鬼、毗舍遮、富单那、迦咤富单那尚不敢近,何能触娆?汝于一切恶鬼神所,当得大力雄猛不可害轮。”

  尔时,世尊作是语已,即说咒曰:

  “哆绖夜他(一) 勿檀泥(二) 钵罗勿檀泥(三) 勿达那跋帝(四) 渠唎干陀利(五) 朱唎(六) 栴荼唎(七) 頞唎毗阇耶 末提(八) 驱驱勿檀泥(九) 跋罗吠罗(十) 勿檀泥(十一) 苏婆诃(十二)。

  “汝以此咒,北方当得大力雄猛不可害轮,于己眷属及他眷属,尚不敢近,何能触娆?”

  尔时,世尊复告提头赖咤天王言:“我今与汝东方大力雄猛大明咒句,乃至当得不可害轮。”

  尔时,世尊作是语已,即说咒曰:

  “哆绖夜他(一) 丘喽阇帝(二) 勿喽阇帝(三) 钵罗帝虱虿(丑芥切四) 摩诃萨唎(五) 崎啰跋帝(六) 郁那婆帝(七) 伽楼婆帝(八) 求喽鞞(九) 勿喽鞞(十) 求喽勿喽鞞(十一) 求喽求喽(十二) 勿喽干提(十三) 勿喽阇帝(十四) 阿罗娑婆帝(十五) 摩罗娑婆帝(十六) 黟泥迷泥(十七) 多豆婆南(十八) 多豆婆南(十九) 苏婆诃(二十)。

  “汝以此咒,东方当得大力雄猛不可害轮,于己眷属及他眷属,尚不敢近,何能触娆?”

  尔时,世尊复告毗楼勒义天王言:“我今与汝南方大力雄猛大明咒句,乃至当得不可害轮。”

  尔时,世尊作是语已,即说咒曰:

  “哆绖夜他(一) 耆唎耆唎(二) 耆卢那跋帝(三) [口+兮]泥(四) 诃腻泥(五) 诃泥那跋帝(六) 群筹群筹(七) 苏婆诃(八)。

  “汝以此咒,南方当得大力雄猛不可害轮,于己眷属及他眷属,尚不敢近,何能触娆?”

  尔时,世尊复告毗楼博义天王言:“我当与汝西方大力雄猛不可害轮大明咒句。汝以持此大力雄猛不可害轮大明咒故,于己眷属及他眷属,诸龙、夜叉、罗刹、阿修罗、干闼婆、鸠槃茶、饿鬼、毗舍遮、富单那、迦咤富单那等,尚不敢近,何能触娆?”

  尔时,世尊作是语已,即说咒曰:

  “哆绖夜他(一) 阿毗婆喽泥(二) 婆喽拏跋帝(三) 勿啰竭啰跋帝(四) 婆喽泥(五) 婆喽拏耶世(六) 忧受婆罗(七) 钵啰受娑[口+梨](八) 腻受婆隶(九) 摩诃受婆隶(十) 受婆逻(十一) 摩身达啰舍(十二) 娑阇鞞(十三) 萨婆哆啰毗唎帝(十四) 讫利多耶世失虿(丑芥切十五) 苏婆诃(十六)。

  “汝以此咒,西方当得大力雄猛不可害轮,于己眷属及他眷属,尚不敢近,何能触娆?”

  尔时,世尊复告四大天王,而说偈言:

  “诸山有称誉, 自在者化作,

  极两鸡罗娑, 香仙佉罗担,

  风火及雪山, 日月所居处,

  北方常护持, 世尊真妙法。

  般支般遮罗, 讫尼伽罗度,

  彼等常护持, 四维佛正法。

  地神大地神, 黑色大黑色,

  罗睺毗摩质, 须质波罗陀,

  婆稚睒婆利, 及牟真邻陀,

  共护于下方, 世尊真妙法。”

大方等大集月藏经卷第八忍辱品第十六

  尔时,有一阿修罗王,名曰火味,在彼会中,从座而起,举手而指罗睺罗阿修罗王,向四百亿阿修罗王,作如是言:“此罗睺罗阿修罗王,是我等辈尊重师长,能以福慧益诸众生,自在勇猛诸阿修罗中最胜第一。罗睺罗王及与我等,皆为瞿昙之所欺陵,为令佛法得炽然故,付嘱余众而不见与故,令我等受大耻辱。”

  次复有一阿修罗王,名镇星毗摩,作如是言:“我等昔来,各各于己四天下中,与释提桓因共相齐等,今如野干逐师子后,我等宁可舍此凡下还于本国城邑宫殿。又我宁死,何能忍受如是陵辱?此是大怨,令我等辈生大忧苦。”

  时,罗睺罗阿修罗王,作如是言:“众生宁可最胜人边受其骂辱,不于凡下而得赞叹。何以故?令多好人所轻贱故。此天人师,于三界中最胜自在,住于彼岸,善知时宜,随其所应故如是也。”

  尔时,月藏菩萨摩诃萨,合掌向佛,一心敬礼而作是言:“导师当观此罗睺罗阿修罗王,具有如是坚慧胜慧,安住坚信,乐善乐忍,持戒清净,深信三宝,不久速成无上导师。唯愿世尊,炽然法故应当与此罗睺罗分。”

  尔时,世尊告四百亿阿修罗王,而说偈言:

  “汝先具诸德, 各已住净信,

  如是昔诸佛, 嘱法与汝等。

  我今以此法, 悉亦付嘱汝,

  当以诸方便, 护持我法眼。

  汝等作是福, 增满大智海,

  各于自境界, 守护我正法。

  住法常乐忍, 护持定根者,

  汝等若如是, 咸供三世佛。

  常诣于善趣, 命智果具足,

  于世流转时, 得离诸恶道。

  诸求胜报者, 当炽我法眼,

  各于己国土, 遮障恶众生。”

  尔时,诸阿修罗悉起合掌,咸作是言:

  “我等阿修罗, 各各于己国,

  休息一切恶, 炽然世尊法。

  习行法施者, 于恶作护持,

  增长三精气, 离恶住善道。”

  尔时,诸来一切大众,诸天及人、干闼婆等,咸皆叹诸阿修罗言:“善哉!善哉!”

  尔时,世尊亦复叹彼四百亿阿修罗王及诸眷属,作如是言:“善哉!善哉!妙丈夫辈,汝能如是,是名供养三世诸佛。当勤护持养育我法,佛之法眼而得炽然,令三宝种久不断绝。是故我今将于汝等及诸眷属,付嘱十方一切诸佛现在住世未涅槃者,及付贤劫一切菩萨摩诃萨。汝等常与彼诸阿修罗生生相值,汝当于此贤劫之中得成正觉出于世时,当与汝等作上施主,护持正法,持戒第一,得禅三昧,具足忍力。如此贤劫最后如来,名曰卢遮应正遍知,出现于世,尔时卢遮当授彼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便得速满六波罗蜜,不久当为无上法王,得入无畏涅槃大城。如是若复有诸众生,若现在世及未来世,于我法中出家修道三业相应;若复放人出家修道;若复有能勤加护持养育供给我诸声闻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令三宝种得不断绝;若有能修檀波罗蜜乃至般若波罗蜜;若有营造塔庙形像及以修故,种种舍施供养供给四方众僧,置立寺舍及以修故;又复于彼四方僧寺,舍施种种衣服卧具器物所须,及施田宅、财宝、园林、僮仆给使乃至畜生;若复见他舍施诸物还追夺者,以力遮护;若复施我声闻弟子衣服、饮食、卧具、汤药一切所须;我之所有声闻弟子,或有因缘遭遇苦恼,若以自力,若假他力,方便令脱。我以如是诸众生等,悉皆付嘱十方现在一切诸佛,及付贤劫所有菩萨摩诃萨等,令其摄受生得相值。若彼贤劫诸佛出世,是诸众生,于彼佛所作大施主,守护正法,持戒第一,得禅三昧,具足忍力。如此贤劫最后如来出现于世,于时彼佛当授彼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便得速满六波罗蜜,不久当为无上法王,得入无畏涅槃大城。”

  尔时,复有无量亿百千众生,悲泪满目,瞻仰如来作如是言:“我今观诸大悲世尊所有解脱,出于三界一切诸道生死牢狱,舍于渴爱离世八法及我我所、憍慢烦恼,离于一切十二有支,知一切法犹如虚空住不颠倒,常于众生起大悲心。然诸如来为众生故,令此法眼及三宝种于此娑婆久住不灭故加护持。如来今复以诸天、龙、夜叉、罗刹、干闼婆、紧那罗、迦楼罗、摩睺罗伽、鸠槃茶、饿鬼、毗舍遮、富单那、迦咤富单那、人非人等,寄付诸佛及诸菩萨。彼诸众生现在、未来,若布施、若持戒、若修定慧,于此佛法精勤相应,寄付诸佛及诸菩萨摩诃萨等,为满六波罗蜜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若有众生厌苦求乐,无不于现在世及未来世方便精勤护持养育炽然法眼,绍三宝种而能得之。”

  佛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言。若有爱已厌苦求乐,应当护持诸佛正法,从此当得无量福报。若有众生,为我出家,剃除须发,被服袈裟,设不持戒,彼等悉已为涅槃印之所印也。若复出家不持戒者,有以非法而作恼乱骂辱毁呰,以手刀杖打缚斫截,若夺衣钵及夺种种资生具者,是人则坏三世诸佛真实报身,则挑一切天人眼目,是人为欲隐没诸佛所有正法三宝种故,令诸天人不得利益堕地狱故,为三恶道增长盈满故。何以故?我昔为于一切众生修菩萨行,为此法眼于诸众生起大悲心,舍己身血犹如大海,与诸乞者舍头犹如毗福罗山,眼耳亦尔,舍鼻犹如百千突卢那,舍舌犹如一突卢那,舍手、舍脚各皆亦如毗福罗山,舍皮可复一阎浮提,亦舍无量象马车牛、奴婢妻子及以王位与诸乞者,亦复舍于无量国土、城邑宫殿、村落舍宅、寺庙园林、衣服、卧具、山泽林薮与诸乞者,于诸佛所受持禁戒而无缺犯,一一佛所无量供养,一一佛所禀受无量那由他百千法门,受持读诵护持戒行,善修三昧陀罗尼忍。又我亦曾供养恭敬无量无边菩萨摩诃萨,供养恭敬无量缘觉,供养无量佛声闻众,供养无量到果声闻,供养无量外道仙人,供养无量父母师长,供养无量病苦之者,亦于无量苦逼众生无救护者为作救护,无归依者为作归依,无趣向者为作趣向,令其安住及以供养。我已无量长远劫数修诸苦行,持戒威仪,梵行具足。

  “诸仁者,我已如是于彼三大阿僧祇劫悲愍一切苦众生故,发大坚固勇猛之心,久修无上菩提之行。我今于此盲冥世间无大导师俭法之时,极恶增长白法尽时,五无间业、诽谤正法、毁呰贤圣与不善根相应众生,瞋恶穬涩,离诸羞耻,无有慈愍,不观后世可怖畏事,于如是等诸众生中,发心愿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复于一切净佛国土所弃众生中降大法雨,复愿与彼诸众生等除如金刚坚固烦恼,彼等众生随其所欲于三乘菩提令不退转。复愿救度三恶众生安置善道及涅槃乐,与彼众生作正法眼,加护令得久住于世长夜炽然。彼诸众生于我法中出家剃发,被服袈裟,不持禁戒,若有供养彼等人者,如是众生亦得大果,何况为我出家持戒、住法相应,供养侍者即得无量阿僧祇大福德聚!何况复能种种供养我诸声闻圣弟子众,而当不得无量不可说阿僧祇大福德聚?是故我今于如是等诸众生中,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成正觉,一切世间天人中最以大悲故,建立一切诸声闻众为上福田,所谓得向八大丈夫。以是缘故,所有众生于现在世及未来世应当深信佛法众僧,彼诸众生于人天中当得受于胜妙果报,不久当得入无畏城。如是乃至供养一人为我出家及有依我剃除须发、著袈裟片、不受戒者,供养是人亦得乃至入无畏城。以是缘故我如是说,若复有人为我出家、不持禁戒、剃除须发、著袈裟片,有以非法恼害此者,乃至破坏三世诸佛法身、报身,乃至盈满三恶道故。是故我上如是告汝,若有爱己求乐离苦,应当精勤护持养育炽然法眼,绍隆三宝令不断绝;以是因缘,从此当得无量福报。”

  尔时,月藏菩萨摩诃萨复与八千亿那由他百千菩萨摩诃萨,俱从座起,合掌向佛,一心敬礼作如是言:“如是,如是,大德婆伽婆,于我住处月胜世界大师如来日月光,时时称扬娑婆世界释迦牟尼佛,昔菩萨时大勇猛力,极苦精勤而修诸行:‘如是菩萨以大慈悲大愿力故,今者于彼五浊恶世、无间罪业、诽谤正法、毁呰贤圣、不善相应诸众生中,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成正觉。是佛于彼计断计常、瞋恶粗惨、无有慈愍、归依邪道求种种师、不观后世可怖畏事诸众生中,为之说法。然诸众生勤作方便欲害释迦牟尼如来,或以毒药和食而奉,或以刀杖、恶象、师子、恶牛、恶狗方便欲害,或有谤言而无梵行,或言非男,或言是贼,或言杀生,作如是等种种诽谤。或复有以尘土污坌,或有于大众中粗穬骂詈种种毁呰,或有于佛住处以诸臭秽不净之物污令盈满,或有见者啼泣不喜,或有见者合眼掩面,或有见者背走远逝,有不欲见闭户塞窗。而彼释迦牟尼如来于此一切恶众生中,而能忍受如是无量众恶苦事,亦复于彼诸恶众生不瞋不恼,然复不舍昼夜常于彼诸众生起大悲心,一切时处随逐化之。如少牸牛,初生犊子而未长大,忽然失之,其母尔时求觅而走;如是释迦牟尼如来亦复如是,于诸众生其心平等,以大悲故随逐而走,于三恶道而拔济之,置于善道及涅槃乐。如是大悲相应具足,今此释迦牟尼如来娑婆世界而作佛事。’尔时,于彼一切大众闻此事已,皆生希奇未曾有心欢喜踊跃,于彼佛前作如是言:‘大德婆伽婆,我等亦尔,当以精勤大勇猛力,经于无量阿僧祇劫修菩提行,行檀波罗蜜乃至行般若波罗蜜,如是善巧方便成熟诸众生故而修诸行。犹如释迦牟尼如来作菩萨时久修菩提行,愿于五浊不净世界恶众生中,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成正觉,乃至安置一切众生于诸善道及涅槃乐;我亦如是,愿于五浊不净佛土,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成正觉,如是成熟五无间业,乃至与彼诸不善根相应众生,安置善道及涅槃乐。’彼诸众生即时于日月光佛所如上所愿得授记者。”

  尔时,会中复有无量恒河沙等菩萨摩诃萨,是于十方为见释迦牟尼佛故,为供养故见大集故而来此者,彼诸菩萨咸同一音作如是言:“大德婆伽婆,我等亦各于己佛土,从彼如来各闻如是称扬世尊,如月藏菩萨之所说也。于彼各有那由他诸菩萨等,悉皆如是发大誓愿,为欲成熟诸众生故而作佛事,亦如月藏菩萨摩诃萨之所说也。”

  尔时,复有于彼诸来一切天、龙乃至一切迦咤富单那、人非人等,皆悉合掌作如是言:“我等谢过大悲释迦牟尼如来应正遍知!我等于佛若身口意所作罪过,若于法僧及于世尊一声闻弟子所作罪过,今于佛前诚心忏悔,愿更莫造,坚持禁戒!我等无知,犹如小儿不善所行,唯愿世尊,大悲深愍受我忏悔。我等受寄护持养育世尊法眼,以诸方便令得炽然,护持三宝久住不灭,亦能增长三种精气遮障诸恶,于佛一切声闻弟子,乃至若复不持禁戒、剃除须发、著袈裟片者,作师长想,护持养育与诸所须令无乏少。若复有诸刹利国王,作诸非法恼乱世尊声闻弟子,若以毁骂刀杖打斫,及夺衣钵种种资具,若他给施作留难者,我等令彼自然卒起他方怨敌,及自国土亦令兵起、病疫饥馑、非时风雨、斗诤言讼、诽谤讥调,又令其王不久复当亡失己国。如是若复诸婆罗门、毗舍、首陀、男夫妇女、童男童女,若余天龙乃至迦咤富单那等,于佛所有声闻弟子作其恼乱,若夺精气气嘘其身,乃至恶心以眼视之,我等悉共令彼天龙乃至迦咤富单那等,所有诸根缺减丑陋不依处所。我以誓力悉令如是,我等游止及常居处,令彼不复得与我等共住共食,亦复不得同处戏笑,如是摈罚;若有恼乱乃至剃发、被服袈裟、不持戒者亦复如是。若复世尊声闻弟子,乃至无所积聚有慈愍心三业相应,如是时来我等能护令世尊法眼炽然不灭。”

  尔时,世尊而赞叹言:“善哉!善哉!诸妙丈夫,汝若如是则于一切所作事中无诸过失。汝等以是受我付嘱护持养育炽然法故,便为供养三世诸佛。若汝勤加护持养育炽然我法,绍三宝种令不断绝,若有为我已出家者,及与未来诸出家者,汝等亦应护持养育,此是汝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因。”

  尔时,罗睺罗阿修罗王,与无量百千阿修罗等,俱从座起,合掌向佛,一心敬礼作如是言:“大德婆伽婆,我等亦为勤护养育炽然佛法,令三宝种不断绝故,为降伏他故,休息遮障一切诸恶故,令三精气得增长故,复为护持摄受养育世尊所有声闻弟子及正法故,复为利益诸众生故,遮诸罪过,摧诸恶人,降伏诸怨,并除一切邪鬼魍魉,息诸斗诤,成就一切诸禾苗稼,令诸恶人得作善友,悉摄一切散乱者故,又令所欲皆得称意故,说大陀罗尼,名曰电光噤缩。”作是语已,即说咒曰:

  “多地夜他 啰婆系 啰婆系 啰婆系 曼雠啰系 阿婆雠啰系 跋啰摩啰系 珊都啰系 阇婆勒那啰系 阿婆蜜唎始也啰系 伽那底啰啰系 伽婆叉牧达啰啰系 首牧达啰 首牧达啰 首牧达啰啰系 牟尼婆遮 那啰系 底唎啰且那朋 舍罗系朱勤那 底唎鸣阇 牟尼啰系 质啰迦罗 底唎牟尼 啰系 旃达啰[少/兔]那 头婆啰系逻 苏婆诃。

  “大德婆伽婆,此电光噤缩大陀罗尼,悉能饶益一切众生,乃至令诸所欲称意。若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若余清信善男子、善女人等,能与禅法相应而住,若复营事,若行兰若,若在树下,若在露地,如是人等若能受持读诵念此电光噤缩大陀罗尼,若有阿修罗、阿修罗妇、阿修罗父、阿修罗母及与儿女若阿修罗、左右眷属、男夫妇女及阿修罗给使之人,欲来恼害伺其便者,皆悉不能得彼少分。是阿修罗不复还能入己城邑,令其头破以为七分如阿梨树枝。”

  尔时,诸来一切大众咸皆叹言:“善哉!善哉!”

  尔时,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复与百千阿修罗等俱从座起,合掌向佛,一心敬礼作如是言:“大德婆伽婆,我等亦为护持养育世尊所说正法眼故,乃至增长三种精气故,复为护持摄受养育世尊所有声闻弟子故,又为降伏一切怨家令诸恶人皆生归仰,休息一切所有疾病,伏诸刚强摄诸恶人令作善友具好眷属,令诸种子得生不坏,成熟一切果实苗稼故,说大陀罗尼,名师子游步。”作是语已,即说咒曰:

  “多地夜他 涑(娑留切)唎夜 跋啰企(佉帝切) 跋啰企 跋啰企 阿牟尼 阿牟佉牟尼 阇耶毗 阇易 阿婆啰[题-页+巳] 耶阇夷泥 娑诃萨啰叉 佉[口+梨]阿那佉[口+梨]毗耶寐失啰佉唎牟那迦啰 娑佉[口+梨] 阿蜜多受 沙佉[口+梨] 何婆咩 娑斯那 喽系 常伽啰奢咩 颇逻啰娑勿达[口+梨]设闘喽奢摩那企博憇僧伽奢咩

忧波扇多诃唎 苏婆诃。

  “大德婆伽婆,此师子游步大陀罗尼,能伏诸怨,乃至成熟一切苗稼。若有比丘乃至清信善女人等与禅相应,乃至露地受持读诵,流布如是师子游步大陀罗尼,若有阿修罗乃至给使,欲来恼害伺其便者,终不能得彼之少分。是等亦复不能还入阿修罗城,令其头破而作七分如阿梨树枝。”

  尔时,诸来一切大众亦皆叹言:“善哉!善哉!”

  尔时,牟真邻陀阿修罗王,与无量百千阿修罗等俱从座起,合掌向佛,一心敬礼作如是言:“大德婆伽婆,我等亦为护持养育世尊所说正法眼故,乃至增长三种精气故,复为护持摄受养育世尊所有声闻弟子故,说大陀罗尼,名伏诸龙。”作是语已,即说咒曰:

  “多地夜他 毗唎沙叉 毗唎沙叉 毗唎沙叉 [糸+枲](须凌切)诃毗唎[夭+一]至迦 毗唎沙佉那 摸啰曷多诃诃纣 诃纣诃纣伽伽纣淭竭[口+梨] 淭竭[口+梨] 三牟达啰 淭竭[口+梨] 萨婆阇逻 淭竭[口+梨] 悉那婆 淭竭[口+梨] 萨婆浮阇伽 淭竭[口+梨] 诃诃淭竭[口+梨] 悉多婆閦多 淭竭[口+梨] 娑紧柘那 淭竭[口+梨] 阿婆多诃腻夜婆斫 閦毗夜 诃腻夜 军陀閦婆 遮罗斗牟逻 阿佉阇 诃腻夜斗 婆罗斗 毗弥奢 阿腻夜斗 阿衫浮 诃腻夜 苏婆诃。

  “大德婆伽婆,此伏诸龙大陀罗尼,悉能休息一切疾病,亦能卷缩打缚一切恶鬼不令为害,能止非时恶风暴雨、诸恶毒气;亦能降伏眼视杀人、众恶龙等,断诸欲著,于诸龙身能作热恼,及能热恼其所住处,热恼其心,热恼其业,热恼所有资生之具。大德婆伽婆,若有比丘乃至清信善女人等与禅相应,乃至露地受持读诵,流布如是降伏诸龙大陀罗尼,若有龙、若龙妇、若龙父、若龙母、若龙儿女、若龙左右男夫妇女、若龙给使,欲来恼害伺其便者,乃至不能得彼少分,令其反得热恼之病,头破七分如阿梨树枝。”

  尔时,四天下所有诸龙来在会者皆悉瞋怒,怖彼所来阿修罗城,诸阿修罗令使惊怖不能自安。

  尔时,复有娑伽罗龙王,从座而起向诸大龙,合掌作礼而说偈言:

  “若有见大圣, 是人则除瞋,

  离瞋即为圣, 应当止恚恼。

  忍辱世第一, 忍得世间乐,

  忍辱离诸怨, 忍趣安隐城。

  无量阿修罗, 恒与我等怨,

  但当自容忍, 佛常如是说。

  由瞋趣恶道, 瞋还增长瞋,

  以瞋舍朋友, 瞋不得解脱。

  我等畜生道, 恶戒瞋恚故;

  若能除瞋慢, 得生于人中。

  既得人身已, 归佛而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