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汝等悉见此魔宫, 如是无量极丑恶,

  诸声不息生大苦, 定夺我等魔势力。

  沙门瞿昙作是声, 欲灭魔力境界事,

  可速往诣瞿昙所, 咸共赞叹而归依。”

  尔时,魔子名鸯瞿罗歇,即以偈颂而白父言。

  “我今严驾著铠甲, 将诸勇健斗战士,

  弓刀鉾槊及刀轮, 刀面鼓面诸兽面,

  魔军夜叉龙修罗, 及诸眷属满虚空,

  速诣恶心瞿昙所, 碎灭令彼如灰尘。”

  尔时,魔王说偈答言:

  “我从昔来于彼人, 曾作无量恶留难,

  汝亦应见菩提树, 瞿昙胜我及军众。

  如是我等数恼乱, 瞿昙常胜于我等,

  不见天龙阿修罗, 能动彼人一毛端。”

  尔时,复有魔之大臣,名珊卢遮那,而说偈言:

  “我等可速舍欲界, 但当自护己宫殿!

  瞿昙昔来未至此, 今来拒之莫听前!”

  尔时,魔王甚大忧愁,默然不答。复有大臣,名起怖畏,而说偈言:

  “唯有巧力可伏怨, 当以谄伪诈为亲,

  我等将众往诣彼, 诡诈而叹彼沙门。”

  复有大臣,名毗阐陀行,而说偈言:

  “昔此宫殿众盈满, 沙门侵夺今减少,

  已归彼者众甚多, 我等亦可往归依。”

  尔时,魔王闻其所说,即瞋彼臣,瞋已默然。复有大臣,名曰老智,而说偈言:

  “瞿昙力加诸宫殿, 出此种种异音声,

  我等若不疾诣彼, 沙门必速来到此!

  此处无人能遮护, 以力止彼瞿昙仙,

  我等宁可共一切, 速诣归彼大沙门。”

  尔时,于彼诸宫殿中,所居大众男夫妇女眷属大小,悉作一朋复作是言:“大王,今可将诸眷属速诣彼所,我等今当守护此诸城邑宫殿。”

  尔时,魔王即作是言:“如是,如是,我与他化自在天王及诸军众眷属大小往诣彼所,并与化天、兜率陀天、须夜摩天、释提桓因及其军众共诣彼所。复与毗沙门天王并诸军众,毗楼勒叉天王并鸠槃茶军众,提头赖咤天王并干闼婆、紧那罗军众,毗楼博叉天王及诸龙众,往诣彼所。”

  作是语时,复有魔王辅佐大臣,名珊遮罗拏,白言:“大王,今者所有诸天宫殿皆悉空寂,欲界诸天及诸天女一切眷属,悉在瞿昙大沙门所听法而住。如是紧那罗、龙、鬼、夜叉、伽楼罗、鸠槃茶,悉在彼处种种供养沙门瞿昙,听受其法。”

  尔时,魔王自观察已,见诸欲界一切宫殿皆悉空寂,欲界之中所有诸天、人非人等,皆悉集在于瞿昙所而坐听法,唯有阿修罗未到于彼,而作是言:“我今当与诸阿修罗俱诣彼所,令其会众皆悉惑乱不得正信。勿使瞿昙教彼大众诸法如幻,不去不来,不合不散,不生不灭,令我欲界皆悉空寂!”复作是言:“我今当共诸阿修罗并及军众疾诣彼所,遮诸众生不令速得越度苦海到于彼岸,以沙门力速背死法,令我境界势力减少。我今速往遮护彼诸人非人等!”

  时,魔波旬即以魔之神通境界,念四阿修罗王及其军众一切眷属,速来集在须弥山顶,然后相将共下诣彼瞿昙沙门所,诈设美言谦下赞叹,示作归依求见因缘,当以方便令诸大众悉生怖畏断其正信,又不令彼于瞿昙所生其尊敬,以是令彼沙门瞿昙厌患于世速入涅槃。如是魔王,数数希望阿修罗众;然诸阿修罗,为佛神力之所加故,茫然不知魔之希望。其魔即时恶意于佛及一切阿修罗,便作是言:“观瞿昙一人于我境界,已得解脱不可追回。我于欲界悉得自在,此凡贱畜生阿修罗不受我教,我当为其作大衰恼,令彼速舍所治宫殿。然后我当以神通力,将诸眷属往见瞿昙。又复与诸大臣勇将、左右诸军、男夫妇女营从围绕,以第一最胜五音作乐调戏歌舞,一切衣服庄严之具,众宝香华、幢幡宝盖、音声和合令速严办,往见瞿昙。我今亦将夫人婇女及以男女大众围绕,以第一最胜魔之境界神通游戏五音和合,往见瞿昙。何以故?唯除瞿昙,诸余大众天、龙、干闼婆、人及阿修罗等,世间大众悉令迷惑,当以坚牢欲网而罗网之,于生死大海不令速度,是故诣彼,余者留住守此宫殿。”

  时,魔波旬即将九百六十万频婆罗眷属、男夫妇女、童男童女、大臣左右,以魔境界神通加持,作第一最胜五音伎乐歌舞调戏,一切所有令人多喜生染著者悉具备之。时,魔波旬住彼诸宫告言:“悉出,往诣彼所。”而复合掌,说偈颂曰:

  “唯佛尽除诸烦恼, 唯佛能化诸世间,

  唯佛能燃正法灯, 三界中最我归依!”

  尔时,魔王既作如是魔之神通境界力已,从彼宫出以手散华,所散之华于四天下悉作华盖在空而住,于一切处悉雨种种宝种种华如云而下。

  当于尔时,世尊仍说住阿兰若第一义谛。佛告大众:“汝等一切守摄诸根,系心专念莫令驰散。此魔波旬,多将诸众歌舞调戏,五音作乐众伎和合,又与妇女眷属大小围绕而来。”

  尔时,魔王与诸眷属,寻即来到佉罗帝山牟尼诸仙所依住处。到佛所已,即于佛上虚空之中化七宝盖,纵广七由旬而复佛顶,复以无价真珠璎珞严置佛上,复以种种众宝、华香、涂香、末香、天鬘、幢幡宝盖、金缕真珠、璎珞及五音伎乐,供养世尊,右绕三匝,而说偈言:

  “我今归命佛世尊, 从是终不起恶心,

  瞿昙心定容恕我, 我当守护佛正法!

  于世更无如世尊, 怜愍利益众生者,

  自得解脱令他得, 是故我归最胜尊。

  唯佛慈愍一切众, 已越生死烦恼山,

  常慈乐度诸众生, 今速归依汝世尊。

  能了有为及无为, 离二如莲不着水,

  积德梵行所依身, 是故我今归依佛。

  世无寂定无病法, 清净常胜伏烦恼,

  唯有正法及涅槃, 是故归依无等法。

  于世更无如僧众, 和合解脱八丈夫,

  能离一切烦恼缚, 是故归依大德僧。

  闲居静默常一食, 第一义心恒相应,

  慈悲愍念诸众生, 我亦归依于彼等。

  于三宝种作炽然, 护养所有佛声闻,

  我劝一切诸众生, 名衣上馔而供养。”

  尔时,会中诸来大众,若天、若人、干闼婆等同声赞言:“善哉!善哉!”

  尔时,世尊告慧命憍陈如,而说偈言:

  “我已告汝声闻众, 所有相应求解脱,

  常乐所依四圣种, 以彼得满菩提道。

  如树果繁速自害, 竹芦结实亦如是,

  如骡怀妊自丧身, 无智求利亦复然。

  亦如盛夏恶雹雨, 伤害一切诸苗稼,

  如是贪求利养者, 必当速失胜菩提。

  又如诸树华开敷, 而复为火所焚烧,

  如是贪求利养者, 亦当退失菩提道。

  若有比丘得供养, 乐求利养坚著者,

  于世更无如此恶, 故令不得解脱道。

  如是贪求利养者, 既得道已还复失!”

  尔时,魔王闻说偈已,即自念言:“沙门瞿昙,知我虚伪诈现归依。”羞愧默然,退坐一面听法而住。魔诸妇女,诸根形貌容状光色,皆悉枯悴变成恶色,背偻跛躄,丑陋弊恶。所有男夫,都不复能歌舞调戏,五音作乐皆悉闭塞不能出声,却坐一面,听法而住。诸阿修罗诣佛所品第三

  尔时,月藏菩萨摩诃萨,为欲摄化诸众生故,说月幢月咒句之时,于彼四大阿修罗王所治之处,一切所有草木华果、众宝璎珞庄严之事,衣服卧具皆悉变成半月而现。彼等诸事迭相掁触出五音声,所有鼓贝箜篌筝笛具足作乐。彼等音中,亦复演出如是偈句:

  “唯佛化导以安隐, 并众住在佉罗山,

  于臭烦恼拔众生, 为其说法永断除。

  凡夫悉堕生死海, 烦恼驶河起波浪,

  三有更无哀愍者, 如牟尼尊慈善心。

  多众聚集一方所, 天人鸠槃龙夜叉,

  悉依佉罗帝山所, 于诸苦畏求解脱。

  我等俱时速诣彼, 为欲听闻正法故,

  魔王不久或来此, 而为我等作留难。

  一心听受胜妙法, 于彼净心得大福,

  以福长寿除诸怨, 于世常受威德乐。

  若以此福求解脱, 断诸烦恼得罗汉,

  及断诸缘作辟支, 亦能成佛具诸乐。

  如是当得无有疑, 是故速舍诸缘缚,

  一切当起清净心, 速到佛所修供养。

  从此贤劫初以来, 未有如是大众集,

  于后久远弥勒兴, 我等不得许时寿。”

  尔时,于彼四阿修罗城邑宫殿有如是事,以菩萨力庄严加持故,闻是句义皆生信心,各各于其城邑宫殿云集一处,共相谓言:“今当于此欲有何事?所以者何?我等昔来未曾见者今得见之,昔未闻者今得闻之,无人知者。”

  时,魔波旬从己宫下欲礼佛故而往散华,所散之华于四天下皆作华雨。当雨之时,于四阿修罗城邑宫殿,遍一切处皆悉变作最极臭秽,及恶烟尘、灰土蓬[火+孛]处处盈满,蚊虻蛇蝎、诸恶毒蝇亦复悉满,忧愁恼乱不可爱乐。当于尔时,诸阿修罗城邑宫殿皆悉黑闇,一切阿修罗男夫妇女、童男童女,悉怀最极忧愁恼乱不乐住彼,各于巷陌迭相云集,至己王所在前住立。阿修罗王,见诸衰害极增忧恼。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与诸眷属及所治处一切阿修罗男夫妇女、童男童女;波罗陀阿修罗王,跋持毗卢遮那阿修罗王,与诸眷属及所治处男夫妇女、童男童女,向罗睺罗阿修罗王所治城邑聚落宫殿。见彼如是诸恶恼乱蚊虻蛇蝎毒蝇等已,三阿修罗王俱至罗睺罗阿修罗王所,于前住立。毗摩质多阿修罗王,请问罗睺罗阿修罗王,而说偈言:

  “一切修罗诸宫殿, 犹如地狱等无异,

  热风暴起来至此, 一切状似火烧焚。

  所有树林诸果实, 悉皆堕落在于地,

  诸有莲华及浴池, 草苗众华悉枯竭。

  烟尘蓬[火+孛]于我等, 阿修罗城诸宫殿,

  及有蚊虻蚤恶蝇, 无量诸恶毒虫等。

  今闻如是众恶声, 众生多恼不喜乐,

  诸阿修罗受此苦, 悉为饥渴所逼恼。

  苦逼无所可归依, 一切惊怖心焦枯,

  生死畏等谁威力, 而不利益我天龙?

  以何方便令休息, 如是种种怖畏事?

  非是恶龙来至此, 降伏我等阿修罗?”

  尔时,罗睺罗阿修罗王,说偈答言:

  “阿修罗辈汝谛听, 我等昔日具安乐,

  五欲所须皆称意, 神通勇健有大力。

  所持弓刀及箭槊, 罥索矛[矛+赞]剑轮等,

  一切今当悉退落, 城邑巷陌尽茫然。

  男夫妇女先凶健, 颜色端正有势力,

  悉与诸天共齐等, 于今时中定当尽。

  命尽众生白法尽, 羞耻惭愧解心尽,

  及聪明人所知尽, 巧行与善圣智尽。

  苗稼及诸华药尽, 果味等尽诸戒尽,

  所欲称意音乐尽, 众宝衣服饮食尽。

  喜乐事尽人天尽, 夜叉干闼修罗尽,

  婆罗门种刹利尽, 并诸毗舍首陀尽。

  唯共诸恶众生等, 非圣谄曲杀盗淫,

  妄语两舌绮恶口, 贪恚胆佞痴邪见。

  俭短增长及饥渴, 爱离怨会与捕猎,

  见他得利生嫉忌, 割截斩斫诸破坏。

  毒害刀槊剑轮增, 面目流泪忧悲苦,

  蚊虻恶风及烟尘, 斯等并来为触恼。

  地狱畜生与饿鬼, 是等境界大苦海,

  此非善行相应时, 念念退失于正见。

  白业之人恶事增, 如是众恶皆兴盛,

  是阿修罗尽时至, 唯无等乘能遮止。”

  尔时,波罗陀阿修罗王,白罗睺罗阿修罗王,说偈问言:

  “唯王为诸众生故, 常勤精进修诸法,

  具大福德神通力, 及以智慧庄严身,

  此是何力谁所作, 欲灭我等阿修罗?

  谁能救护于我等, 当礼敬彼而归依?”

  尔时,罗睺罗阿修罗王,说偈答言:

  “此非释梵天王力, 亦非自在那罗延,

  又非夜叉及龙神, 唯除魔王欲自在。

  昔恼诸龙亦如是, 大仙瞿昙为断除,

  我等礼彼瞿昙仙, 能施我等安乐故!”

  尔时,跋持毗卢遮那阿修罗王,以偈问言:

  “为是天人龙夜叉, 能施一切安乐者,

  彼何神通精进力, 为当方便造幻惑?

  于何法中得自在? 何谁能受彼教敕?

  为于魔力得解脱, 而得何力使其然?”

  尔时,罗睺罗阿修罗王,以偈答言:

  “昔见端正大沙门, 端坐菩提树阴影,

  魔将军众而诣彼, 以慈悲力速降伏。

  于彼得成胜菩提, 超过一切诸天众,

  具大慈悲入涅槃, 故能枯竭众苦海。

  此诸仙中最胜幢, 具足十力众生药,

  释梵自在修罗仙, 欲自在魔那罗延,

  悉礼于彼作归处! 是人能示众解脱,

  于诸一切三界中, 超胜所有诸天众,

  调伏寂静降诸根, 乐寂七圣财庄严,

  安住涅槃到彼岸, 悉能枯竭烦恼海。

  是故我等一切众, 悉归能灭诸苦者,

  皆持种种妙香华, 各各合掌而求请。”

  尔时,罗睺罗、毗摩质多罗、波罗陀、跋持毗卢遮那,四阿修罗王,及男夫妇女、童男童女,所有一切阿修罗众皆悉云集。有以烧香供养礼佛而求请者;有持种种杂色妙华,有持种种摩尼宝珠,有持种种幢幡宝盖、金缕真珠、璎珞、衣服,以用奉佛而求请者;有持种种筝瑟箜篌箫笛鼓吹五音作乐,供养礼拜求请佛者。罗睺罗阿修罗王,以己神通境界之力,大身游戏两手执持帝释毗楞伽摩尼宝鬘,头面礼拜遥奉世尊,说偈赞曰:

  “佛为众生乐, 久修诸苦行,

  怜愍一切众, 愿亦愍我等。

  忍辱如大地, 悲愍诸众生,

  休息诸浊恶, 愍复于我等。

  佛度诸畏讫, 得于无上智,

  等心于众生, 愿愍阿修罗。

  佛以八圣船, 度脱苦众生,

  涅槃味充饱, 慈念阿修罗。

  佛于诸众生, 不耻恶种姓,

  一切如赤子, 是故归依佛。”

  尔时,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以两手捧持一切诸天登祚所著摩尼宝鬘,头面作礼以偈赞曰:

  “胜过天龙众, 修罗鸠槃茶,

  尽除诸烦恼, 心意所作恶。

  降伏业苦道, 而到于彼岸,

  远离于有想, 及无想众生。

  悲念众生故, 不入于涅槃,

  为诸众生故, 能忍一切苦。

  视于诸众生, 如母念一子,

  愿愍于此等, 苦处洒悲水。

  休息苦恼触, 烦恼水所溺,

  起发坚勇者, 愿救众生苦。

  念今苦苦至, 为魔力所坏,

  苦触阿修罗, 愿洒大悲水。

  众生若于佛, 起于瞋恶心,

  而不能动佛, 身心少分者。

  若彼所有乐, 境界身心事,

  佛常等慈悲, 于此更无异。

  唯佛于天人, 能施一切乐,

  我等为魔恼, 心孤无所依。

  无有余众生, 能灭于魔业,

  唯佛速除遣, 尽坏无有余。

  诸天龙证知, 夜叉阿修罗,

  如佛众生最, 能救一切苦。

  魔欲速灭我, 修罗诸宫殿,

  愿速放戒光, 施我满足乐。”

  尔时,波罗陀阿修罗王,两手捧持梵天光幢摩尼宝珠和合天鬘,头面作礼说偈赞曰:

  “流转狱所缚, 离诸一切乐,

  极恶大巨海, 没溺无所依。

  唯佛精勤行, 于三阿僧祇,

  自度到彼岸, 悉竭烦恼海。

  为诸众生故, 六年行苦行,

  而得无上智, 灭除彼烦恼。

  我等为魔娆, 无力受诸苦,

  愿除魔所加, 洗浴我等宫。

  此等僧祇众, 为诸苦所恼,

  愿救此诸苦, 当往见世尊。”

  尔时,跋持毗卢遮那阿修罗王,两手捧持梵天艳光摩尼宝鬘,头面作礼以偈赞曰:

  “今礼牟尼尊, 于法自在者,

  超过释梵王, 降魔及军众。

  超过日月光, 及与四天王,

  慈悲明日月, 普照诸众生。

  五日并出时, 海水悉枯竭,

  若供佛功德, 无能枯竭者。

  超度于三界, 而入无畏城,

  大悲复众生, 诸苦悉除灭。

  等心诸众生, 如母视一子,

  我等忧翳障, 慈风愿吹散。

  更无余归依, 可救我等苦,

  如佛功德满, 莫舍修罗宫。”

  尔时,世尊以佛耳闻,以佛眼见诸阿修罗城邑宫殿,魔力所加,一切诸难皆悉周遍无有遗余俱受热恼:“愿乐求我荫复救护,为归为趣,我当救护诸阿修罗,今正是时。”于时,世尊以大悲威势现一切乐,即入悲风光明三昧;三昧力故,令四阿修罗宫殿所有魔之神力所加苦事,一念之顷皆悉休息还复如故,亦如三十三天宫殿,于中即现第一妙乐可乐之事。

  彼诸阿修罗见已,踊跃心生欢喜,口眼皆悦熙怡微笑,皆作是言:“南无佛陀!南无佛陀!”作是语已,即以诸天胜妙宝鬘,向佛方所遥掷奉献。其罗睺罗阿修罗王所掷宝鬘即到佛所,于佛顶上空中而住。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所掷宝鬘,亦到佛所于虚空中住右肩上。波罗陀阿修罗王所掷宝鬘,亦到佛所于虚空中住左肩上。跋持毗卢遮那阿修罗王所掷宝宝,亦到佛所住于佛前放光而照。其余所有诸阿修罗,复持种种众宝香华幢幡宝盖,及以金缕宝珠、天鬘真珠、璎珞、种种衣服、涂香、末香,彼等一切悉向世尊遥掷奉献而以供养。是时,于此佉罗帝山牟尼诸仙所依住处,雨种种华乃至末香如降暴雨。

  尔时,会中有菩萨摩诃萨,名求断疑,从座而起,偏袒右肩,合掌礼佛,以偈问曰:

  “大仙世尊无量智, 于先已雨如是雨,

  现诸神通变化瑞, 月藏菩萨来到此。

  今复雨于种种宝, 谁当复来到于此?

  为是大德诸菩萨? 为是他方诸佛使?”

  尔时,佛告求断疑菩萨摩诃萨言:“善男子,此是魔王波旬,于四阿修罗城邑宫殿,化作阴闇灰尘烟雾、蚊虻毒蝇及以种种毒蛇蜂蝎,于彼一切树林草木华果泉池皆悉枯涸。一切阿修罗苦困欲死,彼等向我一心归依合掌作礼,以种种华乃至末香,于彼阿修罗所住城邑,向我遥掷而作供养。罗睺罗阿修罗王所掷宝鬘,今我顶上者是也。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所掷宝鬘,今我右肩者是也。波罗陀阿修罗王所掷宝鬘,在我左肩者是也。跋持毗卢遮那阿修罗王所掷宝鬘,今在我前者是也。”

  尔时,魔王波旬从坐而起,向佛合掌,恭敬礼拜而作是言:“此诸阿修罗蒙佛恩福,我今亦令诸阿修罗还得具足饶益安乐。”

  佛告波旬:“汝今不须作如是言,我已令其充足安乐。我诸阿修罗城邑宫殿,转胜微妙,乐具悉有还复如故。何以故?彼等四大阿修罗王是我亲旧,如是其余所有一切阿修罗等,于我得信敬仰尊重心生希有,今当不久来至于此为听法故。”

  魔王波旬复生恶心而作是念:“我是一切欲界之中最胜自在,于诸众生能作苦乐。沙门是人,何能狡猾幻惑异端妖邪多语,敢共我竞而欲与我校量比并?释、梵、四王、摩醯首罗、那罗延天、转轮圣王,一切众生,无能与我校量比并作相违者。今此瞿昙,作幻诳惑一切众生,遍四天下地及虚空一切盈满,皆悉欲见瞿昙故来,今此下贱畜生之类诸阿修罗亦复蒙摄。我今当作魔之境界神通势力游戏所加,更作幻惑恼乱于彼沙门瞿昙,及以降伏诸来会众。”

  时,魔波旬观其眷属而说偈言:

  “诸魔各作念, 我常降伏怨,

  及恼此会众, 并禁阿修罗。”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汝等见我力, 昔于菩提树,

  天神为证明, 我修真正法。

  随汝所有力, 恣汝当现之,

  若能恼我者, 我当作归依。”

  尔时,魔王波旬复增第一极重瞋恨,以一切魔力境界神通游戏所加,念于四方最热之风,令其一切诸来大众热风触恼而作降伏。于时,世尊即入摧伏魔力三昧,其三昧力,即于四方复起第一妙香凉风,触其身分皆受快乐。魔王波旬知是事已,复于佛前化大火聚。世尊即于彼处化作清凉大池,水涌上出。魔王见已,复于空中降雨大石。佛即变其所雨之石,悉令化作种种天华而雨其处。魔王波旬及与眷属,复以两手捉佉罗帝山,而欲速疾震动三千大千世界。佛复以此三千地界加作金刚,尚不能动乃至一尘,况能多也!魔王复以瞋怒之力,向阿修罗所住之方,放口嘘气成黑气云,令其城邑宫殿阴闇,使诸阿修罗重复迷惑不能去来。尔时,世尊即复变其所吹气云,令作种种天妙华云,尔时于彼四阿修罗城邑宫殿,复雨种种天华之雨。其华雨中演出百千微妙法门,所谓佛声、法声、僧声,檀那波罗蜜声乃至般若波罗蜜声,三善行声、三归依声、三律仪声、三不护声、三依止声、三种菩提声、三乘声、三修声、三种善根声、越度三界声、三受声、三解脱声、三示现声、四念处声、四正勤声、四如意足声、四不坏信声、四禅声、四梵住声、四摄声、四无碍智声、四无色定三摩跋提声、四圣谛声、五根声、五力声、五支三昧声、五解脱入声、显示六根声、六和敬声、六念声、六通声、七圣财声、七识住声、七觉分声、八圣道声、九次第定声、十圣处声、佛十力声、大慈声、大悲声、因缘生起声、心不可坏声、舍一切恶见声、不忘菩提心声、不退转声、忍声、三昧声、陀罗尼声、授记登祚声、无生忍声、苦行声、十地声、十八不共佛法声、到菩提声、转法轮声、不可坏佛声、舍声、厌声、解脱定声、灭声、成就众生声、摄受正法声、辩才声、无常声、苦声、无我声、空声、无所作声、寂静声、无生声、如声、实际声、入法界声,无众生、无命、无养育、无受者、如如、不生不灭、不常不断、不去不来、不住不行声,大神通变化声、加护三宝种声乃至大般涅槃声,地狱、畜生、饿鬼、人、天苦五阴重担声,数数流转生死与爱别离声,一切有为流转之狱如幻、芭蕉、水月、响声,信、念、精进、忍及智慧、十善业道护持声,出彼流转狱声,于彼华雨出是无量百千种声。彼诸音声,能令无量阿僧祇等阿修罗,于三宝中深得敬信,尊重归依生希有心,渴仰欲见释迦牟尼,及欲听法供奉众僧,极甚惊怖流转生死与爱别离,希望涅槃。

  彼诸一切阿修罗等俱发声言:“南无释迦牟尼如来!南无释迦牟尼如来!我等今往见于释迦牟尼如来,礼拜供养故,听法故,及供奉众僧故,为看大集故,为求无上菩提乘故,为退落魔幢故,为建立法幢故,为三宝种不断绝故,为听第一义圣谛法门故,为休息烦恼道苦道故,为断截魔缚故,为枯竭爱河故,为满法海故,为入智海故,为成熟众生海故,为供养诸佛海故,是故我等及诸眷属往诣佛所,不为恶魔于我等中更得自在,我等从今不复重遭如是之苦!”

  尔时,牟真邻陀阿修罗王,复作是言:“我今亦与妇妾宫人男女大小,诸阿修罗妇女眷属八万四千,一切皆悉著青衣服青色庄严,青伞、青盖、青幢、青幡、青车、青华、青色摩尼琴瑟箜篌、青宝、青鼓。我今将诸五音作乐歌舞调戏第一庄严,及将眷属而往见佛,恭敬礼拜听受妙法,供奉众僧故往诣佛所。”

  尔时,须质多罗阿修罗王复作是言:“我今亦与妇妾宫人男女眷属九十九百千阿修罗妇女,一切皆著黄衣庄严,乃至供奉众僧故往诣佛所。”

  尔时,睒婆罗阿修罗王复作是言:“我今亦与妇妾宫人男女眷属百千亿阿修罗妇女,一切皆悉著绀色衣璎珞庄严,乃至供奉众僧往诣佛所。”

  尔时,跋持毗卢遮那阿修罗王复作是言:“我今亦与妇妾宫人男女眷属九十九频婆罗阿修罗妇女,一切悉著朱色衣服璎珞庄严,乃至往诣佛所。”

  尔时,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复作是言:“我今亦与妇妾宫人男女眷属九十九恶初矣尼百千阿修罗妇女,一切悉著玻瓈色衣璎珞庄严,乃至往诣佛所。”

  尔时,罗睺罗阿修罗王复作是言:“我今亦与夫人婇女男女眷属,及土田主、附庸王并及长者、臣将左右、城邑聚落所有人众,如恒河沙等阿修罗妇女,一切悉著玛瑙色衣璎珞庄严。复持玛瑙色衣,及与幢幡宝盖、金缕真珠、璎珞、摩尼宝珠、香华、涂香及所乘车,皆悉同是玛瑙之色。并以鼓角琴瑟箜篌箫笛伎乐,如是等事皆玛瑙色。相与作乐歌舞戏笑,最胜庄严在于虚空,为欲见佛礼拜供养,及为听法供奉众僧故,往诣佛所。”如前所说,皆悉严备彼诸色相,第一微妙希有未有,昔来未闻如是等大庄严事,从彼阿修罗所居处出住在空中。

  尔时,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及与眷属五音作乐歌舞戏笑,诣罗睺罗阿修罗王于前而引。

  尔时,波罗陀阿修罗王,及与眷属皆大严持,到罗睺罗阿修罗王右厢而引。

  尔时,跋持毗卢遮那阿修罗王,并与眷属亦复如是具大庄严,到罗睺罗阿修罗王左厢而引。

  尔时,睒婆罗阿修罗王,及与眷属亦悉严持,诣罗睺罗阿修罗王于后而引。

  尔时,牟真邻陀阿修罗王,及与眷属亦大严驾,到罗睺罗阿修罗王在上而引。

  尔时,须质多罗阿修罗王,及与眷属如是庄严,亦到罗睺罗阿修罗王在下而引。

  尔时,于中罗睺罗阿修罗王及与眷属,如是色相以大庄严,五音伎乐一时俱作,歌舞戏笑音声和合而诣佛所。复以两手持种种宝华天鬘涂香,向佛方所遥散奉献,到佉罗帝山上变作大云空中而住。其佉罗帝山牟尼诸仙所依住处,雨种种宝种种华、种种天鬘、种种涂香。

  尔时,会中有诸众生作如是念:“欲有何事?是何等力先作此瑞?”

  尔时,世尊告慧命耶舍言:“汝等比丘当自正念,系心而住勿得散乱。”世尊复告慧命耶舍:“汝等比丘当以精勤系念而住,勿得散乱!若能精勤系念不散,则能休息烦恼之道及除苦道,能住第一义谛,能满六波罗蜜,不久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此是诸阿修罗及与一切眷属妓女而今欲来,并作五音妓乐和合而作庄严,为礼拜我供养听法。是故汝等,勿得散乱,系念而住。”

  尔时,一切阿修罗及与眷属,寻即来到佉罗帝山,到已即时右绕其山,三匝讫已,将诸眷属诣世尊所。

  尔时,罗睺罗阿修罗王,向世尊头面作礼,右绕三匝,于前住立,持梵天髻上光明艳色摩尼宝珠置于佛前,复用种种宝华、末香、幢幡宝盖及以金缕真珠、璎珞,复以种种歌舞作乐而用供养,合掌向佛说偈赞曰:

  “心调士中最, 能施一切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