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疏]“扌至扌至,也。栗栗,众也”。○释曰:孙炎云:“扌至扌至,声也。”李巡曰:“栗栗,积聚之众也。”《良耜》云:“之扌至扌至,积之栗栗。”毛传云:“扌至扌至,声也。栗栗,众多也。”《小尔雅》云:“截颖谓之扌至。”故郭云“刈禾声”、“积聚纟致”也。纟致谓密也。

  氵蚤氵蚤,淅也。(洮米声。○氵蚤,苏刀切。淅音锡。)孚孚,也。(气出盛。)

  [疏]“氵蚤氵蚤,淅也。孚孚,也。”○释曰:《大雅·生民》云:“释之叟叟,之浮浮。”毛传云:“释,淅米也。叟叟,声也。浮浮,气也。”郑笺云:“释之之,以为酒及簋之实。”故郭云“洮米声”、“气出盛”也。氵蚤、叟音异义同。孚、浮音义同。

  俅俅,服也。(谓戴弁服。)

  [疏]“俅俅,服也”。○释曰:《周颂·丝衣》云:“载弁俅俅。”毛传云:“俅俅,恭顺貌。”郑笺云:“载犹戴也。弁,爵弁也。爵弁而祭於王,士服也。”故郭云“谓戴弁服”。

  峨峨,祭也。(谓执圭璋助祭。)

  [疏]“峨峨,祭也”。○释曰:《大雅·或朴》云:“奉璋峨峨。”毛传云:“半曰璋。峨峨,盛壮也。”郑笺云:“璋,璋瓒也。祭祀之礼,王裸以圭瓒,诸臣助之,亚裸以璋瓒,奉璋之仪峨峨然。”故郭云“执圭璋助祭”也。

  ,乐也。(钟鼓音。○音黄。)

  [疏]“,乐也”。○释曰:《周颂·执竞》云:“钟鼓皇々。”毛传云:“皇々,和也。”郑笺云:“武王既定天下,祭祖考之庙,奏乐而八音克谐。”字书云:“,乐之声也。”故郭云“钟鼓音”。、皇音义同。

  穰穰,福也。(言饶多。)

  [疏]“穰穰,福也”。○释曰:《执竞》云:“降福穰穰。”毛传云:“穰穰,众也。”郑笺云:“神与之福,又众大,谓如嘏辞也。”是言得福饶多也。

  子子孙孙,引无极也。(世世昌盛长无穷。)

  [疏]“子子孙孙,引无极也”。○释曰:“子子孙孙。”《小雅·楚茨》文也。“引无极也”者,作者所以释之也。舍人曰:“子孙长行美道,引无极也。”郭云:“世世昌盛长无穷。”

  ,君之德也。(道人君者之德望。)

  [疏]“,君之德也”。○释曰:此道人君之德望也。“”,《大雅·卷阿》文也。“君之德也”者,作者释之也。案《诗》云:“,如圭如璋,令闻令望。”毛传云:“,温貌。,盛貌。”郑笺云:“令,善也。王有贤臣,与之以礼义相切差,体貌则然敬顺,志气则然高朗,如玉之圭璋也。人闻之则有善声誉,人望之则有善威仪,德行相副。”

  丁丁、嘤嘤,相切直也。(丁丁,砍木声。嘤嘤,两鸟鸣,以喻朋友切磋相正。○丁音争。)

  [疏]“丁丁、嘤嘤,相切直也”。○释曰:直犹正也。《小雅·伐木》云:“伐木丁丁,鸟鸣嘤嘤。”郑笺云:“昔日未居位,在农之时,与友生於山岩伐木,为勤苦之事,犹以道德相切正也。”故郭云:“丁丁,伐木声。嘤嘤,两鸟鸣以喻朋友切磋相正。”

  蔼蔼、萋萋,臣尽力也。(梧桐茂,贤士众,地极化,臣竭忠。)雍雍、喈喈,民协服也。(凤凰应德鸣相和,百姓怀附兴颂歌。○尽,苦忍切。喈音皆。)

  [疏]“蔼蔼”至“服也”。○释曰:《大雅·卷阿》云:“蔼蔼王多吉士。”郑笺云:“王之朝多善士蔼蔼然。”又云:“{艹奉}々萋萋,喈喈。”毛传云:“梧桐盛也,凤皇鸣也,臣竭其力,则地极其化;天下和洽,则凤皇乐德。”郑笺云:“{艹奉}々萋萋,喻君德盛也。喈喈,喻民臣和协。”是皆臣下尽力,民人协服也。故郭云:“梧桐茂,贤士众,地极化,臣竭忠”,“凤皇应德鸣相和,百姓怀附兴颂歌”也。

  佻佻、契契,愈遐急也。(赋役不均,小国困竭。贤人忧叹,远益急切。○佻,敕料。契,苦结反。)

  [疏]“佻佻、契契,愈遐急也”。○释曰:愈,益也。遐,远也。谓赋役不均,小国困竭,贤人忧叹,远益急切也。《小雅·大东》云:“纠纠葛屦,可以履霜。佻佻公子,行彼周行。”毛传云:“佻佻,独行貌。公子,谭公子也。”郑笺云:“云:“葛屦,夏屦也。周行,周之列位也。言时财货尽,虽公子衣屦不能顺时,乃夏之葛屦,今以履霜送转饣军,因见使行周之列位者,而发币焉,言虽困乏,犹不得止。”又云:“契契寤叹,哀我惮人。”毛传云:“契契,忧苦也。”郑笺云:“今谭大夫契契忧苦而寤叹,哀其人民之劳苦。”是也。

  宴宴、粲粲,尼居息也。(盛饰宴安,近处优闲。○尼,女乙切。)

  [疏]“宴宴、粲粲,尼居息也”。○释曰:尼,近也。谓宴安盛饰,近处优闲也。《小雅·北山》:“或燕燕居息。”毛传云:“燕燕,安息貌。”又《大东》云:“东人之子,职劳不来。西人之子,粲粲衣服。”毛传云:“东人,谭人也。来,勤也。西人,京师人也。粲粲,鲜盛也。”郑笺云:“职,主也。东人劳苦而不见,谓京师人衣服鲜而逸豫。言王政偏甚也。”

  哀哀、凄凄,怀报德也。(悲苦征役,思所生也。)

  [疏]“哀哀、凄凄,怀报德也”。○释曰:怀,思也。悲苦征役,思报父母之德也。《小雅·蓼莪》云:“哀哀父母,生我劬劳。”郑笺云:“哀哀者,恨不得终养父母,报其生长已之苦。”郭音云:“凄本或作萋。”《出车》云:“赫赫南仲,薄伐西戎。春日,卉木萋萋。”是也。言以此征役,故思所生也,所生谓父母。

  、ィィ,罹祸毒也。(悼王道秽塞,羡蝉鸣自得,伤已失所,遭谗贼。○,徒的。ィ,呼惠。)

  [疏]“、ィィ,罹祸毒也”。○释曰:罹,遭也。《小雅·小弁》云:“周道,鞫为茂草。”毛传云:“,平易也。周道,周室之通道。鞫,穷也。”郑笺云:“此喻幽王信褒姒之谗,乱其德政,使不通於四方。”又曰:“菀彼柳斯,鸣蜩ィィ。”毛传云:“蜩,蝉也。ィィ,声也。”郑笺云:“柳未茂盛则多蝉。”案《诗》叙云:“《小弁》,刺幽王也。太子之傅作焉。”毛传云:“幽王取申女,生太子宜咎。又说褒姒,生子伯服,立以为后,而放宜咎,将杀之。”故郭云:“悼王道秽塞,羡蝉鸣自得,伤已失所,遭谗贼。”、并音狄。

  晏晏、旦旦,悔爽忒也。(伤见绝弃,恨士失也。)

  [疏]“晏晏、旦旦,悔爽忒也”。○释曰:悔,恨也。爽忒,差失也。皆妇人恨夫弃已而行差失也。《卫风·氓》篇云:“总角之晏,言笑晏晏。信誓旦旦。”毛传云:“总角,结也。晏晏,和柔也。信誓旦旦然。”郑笺云:“我为童女,未笄结发宴然之时,女与我言笑晏晏然而和柔,我其以信相誓旦旦耳。言其恳恻款诚。”案《诗》叙云:“《氓》,剌时也。宣公之时,礼义消亡,淫风大行。男女无别,遂相奔诱。华落色衰,复相弃背。或乃困而自悔,丧其妃耦。故叙其事以风焉。”故郭云:“伤见绝弃,恨士失也。”

  皋皋、,剌素食也。(讥无功德,尸宠禄也。○,胡大反。刺,七赐反。)

  [疏]“皋皋、々,刺素食也”。○释曰:素,空也。刺无德而空食其禄也。舍人曰:“皋皋,不治之貌。”《大雅·召》云:“皋皋讠此々,曾不知玷。”毛传云:“皋皋,顽不知其道也。”郑笺云:“玷,缺也。王政已大坏,小人在位,曾不知大道之缺。”某氏云:“々,无德而佩。”《小雅·大东》云:“々佩遂,不以其长。”毛传云:“々,玉貌。遂,瑞也。”郑笺云:“佩遂者,以瑞玉为佩,佩之々然,居其官职,非其才之所长也。徒美其佩而无其德,刺其素飧。”是也。郭云“讥无功德,尸宠禄也”者,案郑注《礼记》云:“尸谓不知人事,无辞让也。以其尸者,神象居位不言,但受祭享,小人在位亦无言,而受宠禄有似於尸。”故云“尸宠禄也”。、音义同。

  欢欢、忄々,忧无告也。(贤者忧惧,无所诉也。○欢音贯。忄音遥。)

  [疏]“欢欢、忄々,忧无告也”。○释曰:谓贤者忧惧,无所告也。《大雅·板》篇云:“老夫灌灌。”毛传云:“灌灌,犹款款也。”郑笺云:“老夫谏女款款然。”《三风》云:“中心摇摇。”毛传云:“摇摇,忧无所。”欢、灌,忄、摇,音义同。

  宪宪、氵曳々,制法则也。(佐兴虐政,设教令也。)

  [疏]“宪宪、氵曳々,制法则也”。○释曰:李巡曰:“皆恶党为制法则也。”孙炎曰:“厉王方虐,谄臣并为制作法令。”《大雅·板》篇云:“天之方难,无能宪宪。天之方蹶,无能泄泄。”毛传云:“宪宪,犹欣欣也。蹶,动也。泄泄,犹沓沓也。”郑笺云:“天,斥王也。王方欲艰难天下之民,又方变更先王之道,臣乎女无宪宪然,无沓沓然,为之制法度,达其意以成其恶。”皆是佐兴虐政,设教令也。

  谑谑、讠高々,崇谗慝也。(乐祸助虐,增谮恶也。○讠高,虚各切。)

  [疏]“谑谑、讠高々,崇谗慝也”。○释曰:崇,增也。谗,谮也。慝,恶也。言乐祸助虐,增谮恶也。舍人曰:“谑谑、讠高々皆盛烈貌。”孙炎曰:“厉王暴虐,大臣谑谑然喜,讠高讠高然盛,以兴谗恶也。”《大雅·板》篇云:“天之方虐,无然谑谑。”毛传云:“谑谑然喜乐。”郑笺云:“王方为酷虐之政,女无谑谑然以谗慝助之。”又曰:“多将高々,不可救药。”毛传云:“高々然炽盛也。”郑笺云:“多行高々,惨毒之恶,谁能止其祸?”是也。讠高、高音义同。

  翕翕、讠此々,莫供职也。(贤者陵替奸党炽,背公恤私旷职事。○讠此,子氏切。)

  [疏]“翕翕、讠此々,莫供职也”。○释曰:言贤者陵替,奸党炽盛,背公恤私,旷其职事,无肯供职也。《小雅·小》云:“氵翕氵翕讠此讠此,亦孔之哀。”毛传云:“氵翕々然患其上,讠此讠此然思不称乎上。”郑笺云:“臣不事君,乱之阶也,甚可哀也。”又《大雅·召》云:“皋皋讠此々。”毛传云:“讠此々,窳不共事也。”故郭云“贤者陵替奸党炽,盛背公恤私旷职事”。《说文》云:“窳,懒也。草木皆自竖立,惟瓜瓠之属卧而不起,似若懒人常卧室,故字从宀(音眠)。”

  速速、蹙蹙,惟逑鞫也。(陋人专禄国侵削,贤士永哀念穷迫。)

  [疏]“速速、蹙蹙,惟逑鞫也”。○释曰:惟,念也。逑,急迫也。鞫,穷也。言鄙陋小人专据爵禄,国土侵削,致贤士永哀念其穷迫也。《小雅·正月》云:“蔌蔌陋也。”郑笺云:“,禄也。此言小人富而{宀娄}陋将贵也。”又《节南山》云:“蹙蹙靡所骋。”毛传云:“骋,极也。”郑笺云:“蹙蹙,小之貌。我视四方土地日见侵削於夷狄,蹙蹙然虽欲驰骋无所之也。”速、蔌音义同。

  抑抑,密也。(威仪审谛。)秩秩,清也。(德音清泠。)

  [疏]“抑抑,密也。秩秩,清也”。○释曰:言威仪审谛、德音清泠也。舍人曰:“威仪密静也。”《大雅·假乐》云:“威仪抑抑,德音秩秩。”郑笺云:“成王立朝之威仪,致密无所失,教令又清明,天下皆乐仰之。”

  ,掣曳也。(谓牵扌它。○,普经切。,芳逢切。掣,充泄切。)

  [疏]“,掣曳也”。○释曰:孙炎曰:“谓相掣曳入於恶也。”郭云:“谓牵挽。”《周颂·小毖》(嗣王求助也)云:“莫予{艹并}蜂。”毛传云:“笄蜂,曳也。”郑笺云:“群臣小人无敢我曳,谓为谲诈诳欺不可信也。”然则掣曳者,从旁牵挽之言。是挽离正道,使就邪僻。{艹并}、,、蜂,掣、,音义同

  朔,北方也。(谓幽朔。)

  [疏]“朔,北方也”。○释曰:舍人曰:“朔,尽也。北方万物尽故言朔也。”李巡曰:“万物尽於北方。”《小雅·出车》云:“城彼朔方。”毛传云:“朔方,北方也。”但北方大名,皆言朔方。《尧典》云:“宅朔方。”故郭云“谓幽朔”。

  不俟,不来也。(不可待,是不复来。)

  [疏]“不俟,不来也”。○释曰:俟,待也。既云不待,是不来也。郭云:“不可待,是不复来。”

  不,不迹也。(言不循轨迹也。○,聿。)

  [疏]“不,不迹也”。○释曰:,循也。轨迹也。谓不循道者曰不迹。郭云:“言不循轨迹也。”《小雅·沔彼》云:“念彼不迹。”毛传云:“不迹,不循道也。”是矣。

  不彻,不道也。(彻亦道也。)

  [疏]“不彻,不道也”。○释曰:《小雅十月》云:“天命不彻。”毛传云:“彻,道也。”郑笺云:“不道者,言王不循天之政教。”是也。

  勿念,勿忘也。(勿念,念也。)

  [疏]“勿念,勿忘也”。○释曰:勿念,念也。念即不忘也。若《大雅·文王》篇云:“无念尔祖。”是也。

  {艹爰}、谖,忘也。(义见《伯兮》、《考》诗。○{艹爰}、谖音喧。)

  [疏]“{艹爰}、谖,忘也”。注“义见《伯兮》、《考盘》诗”。○释曰:《卫风·伯兮》云:“焉得谖草。”毛传云:“谖草令人忘忧。”又《考》云:“永矢弗谖。”是也。《伯兮》篇本或作{艹爰}草。

  每有,虽也。(《诗》曰:“每有良朋。”辞之虽也。)

  [疏]“每有,虽也”。○释曰:《小雅·常棣》云:“每有良朋,况也永叹。”毛传云:“况,兹。永,长也。”笺云:“每有,虽也。良,善也。当急难之时,虽有善同门来,兹对之长叹而已。”郭云:“辞之虽也”者,言为辞语之虽,无佗义也。

  饣喜,酒食也。(犹今云饣喜馔,皆一语而兼通。)

  [疏]“饣喜,酒食也”。○释曰:《小雅·天保》云:“吉蠲为饣喜。”毛传云:“吉,善。蠲,也。饣喜,酒食也。”郭云:“犹今云饣喜馔,皆一语而兼通”者,言饣喜之一字兼通酒食两名也。李巡曰:“得酒食则喜欢也。”

  舞、号,雩也。(雩之祭,舞者吁嗟而请雨。○雩音于。)

  [疏]“舞、号,雩也”。○释曰:孙炎云:“雩之祭,有舞有号。”《左传》云:“龙见而雩。”服、杜皆云:“雩之言远也。远为百祈膏雨。”《月令·仲夏》云:“大雩帝。”郑注云:“雩,吁嗟求雨之祭也。”郭云:“雩之祭,舞者吁嗟而请雨。”是同郑说也。

  暨,不及也。(《公羊传》曰:“及,我欲之,暨,不得巳。”暨,不得已,是不得及。○暨音忌。)

  [疏]“暨,不及也”。注“《公羊》”至“得及”。○释曰:案《春秋》隐元年“三月,公及邾娄仪父盟于昧”。《公羊传》曰:“及者何?与也。会、及、暨皆与也。曷为或言会,或言及,或言暨?会犹最也,及犹汲汲也,暨犹暨暨也。及,我欲之;暨,不得已也。”然则暨者非我欲之,事不获已而为会者也,故云不及也。

  蠢,不逊也。(蠢动为恶,不谦逊也。)

  [疏]“蠢,不逊也”。○释曰:蠢,动也。逊,顺也。言蠢动为恶,不谦逊也。《小雅·采芑》:“蠢尔蛮荆,大邦为仇。”是也。

  如切如磋,道学也。(骨象须切磋而为器,人须学问以成德。)如琢如磨,自也。(玉石之被琢磨,犹人自饰。)瑟兮亻间兮,恂栗也。(恒战竦。)赫兮ピ兮,威仪也。(貌光宣。)有斐君子,终不可谖兮。(斐,文貌。)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也。(常思咏。○亻间音限。ピ音喧。)

  [疏]“如切”至“忘也”。○释曰:此举《卫风·淇澳》篇文以释之也。云“如切如磋”者,《诗》文也。云“道学也”者,作者以释诗也。道,言也。言人之学以成德,如切磋骨象以成器。毛传云:“治骨曰切,象曰磋,道其学而成也。”故郭云:“骨象须切磋而为器,人须学问以成德。”云“如作如磨”者,《诗》文也。云“自也”者,释之也。言人自饰如琢磨玉石。毛传云:“治玉曰琢,石曰磨,听其规谏以自,如玉石之见琢磨。”郭云:“玉石之被雕磨,犹人自饰。”云“瑟兮亻间兮”者,《诗》文也。“恂栗也”者,释之也,谓严恂战栗也。故郭云”恒战竦“。毛传云:“瑟,矜庄貌。亻间,宽大貌。”是外貌庄严,又内宽裕也。云“赫兮ピ兮”者,《诗》文也。“威仪也”者,释之也。言赫ピ者,容仪发扬之言,故言“威仪也”。毛传云:“赫,有明德赫赫然。ピ,威仪容止宣著也。”故郭云:“貌光宣。”云“有斐君子,终不可谖兮”者,《诗》文也。云“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也”者,释之也。毛传云:“斐,文章貌。谖,忘也。”此道有裴然文章之君子,盛德至善如此,故民称之,常思咏,终不能忘也。案《诗》称君子,谓武公。

  既微且。疡为微,肿足为。(,脚胫。疡,疮也。○,诗勇切。音苋。疡音羊。)

  [疏]“既微”至“为”。○释曰:云“既微且”者,《小雅·巧言》文也。云“疡为微,肿足为”者,释之也。孙炎曰:“皆水湿之疾也。”郭云:“,脚胫也。疡,疮也。”然则膝胫之下有疮肿,是涉水所为,故郑笺亦云:“此人居下湿之地,故生微之疾。”《诗》云“居河之麋”,是居下湿也。

  是刈是。,煮之也。(煮葛为。)

  [疏]“是刈是。,煮之也”。○释曰:云“是刈是”者,《周南·葛覃》文也。云:“,煮之也”者,释之也。舍人曰:“是刈,刈取之。是,煮治之。”郭云:“煮葛为。”以煮之於,故曰煮,非训为煮。以彼下云“为为”,故知煮葛为也。毛传云:“精曰,粗曰。”

  履帝武敏。武,迹也。敏,拇也。(拇迹大指处。○拇音亩。)

  [疏]“履帝武敏。武,迹也。敏,拇也”。○释曰:云“履帝武敏”者,《大雅·生民》文也。云“武,迹也。敏,拇也”者,释之也。云“拇迹大指处”,郑笺《诗》云:“祀郊之时,时则有大神之迹,姜原履之,足不能满,履其拇指之处,於是遂有身,而生后稷。”是其事也。

  张仲孝友。(周宣王时贤臣。)善父母为孝,善兄弟为友。

  [疏]“张仲”至“为友”。○释曰:云“张仲孝友”者,《小雅·六月》文也。云“善父母为孝,善兄弟为友”者,释之也。李巡云:“张姓,仲字,其人孝,故称孝友。”毛传云:“张仲,贤臣也。”郑笺云:“张仲,吉甫之友,其性孝友。”以《诗》叙云“《六月》,宣王北伐也”,故郭云:“周宣王时贤臣。”

  有客宿宿,言再宿也。有客信信,言四宿也。(再宿为信,重言之,故知四宿。)

  [疏]“有客”至“四宿也”。○释曰:云“有客宿宿、有客信信”者,《周颂·有客》文也。云“言再宿也”,“言四宿也”者,释之也。毛传云:“一宿曰宿,再宿曰信。”各重言之,故知再宿及四宿也。

  美女为媛。(所以结好媛。○媛,于眷切。)

  [疏]“美女为媛”。○释曰:《诗·风·君子偕老》云:“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故此释之。郭云:“所以结好媛。”孙炎曰:“君子之援助。”然则由有美可以援助君子,故云“美女为媛”。

  美士为彦。(人所彦咏。)

  [疏]“美士为彦”。○释曰:《郑风·羔裘》云:“彼其之子,邦之媛兮。”故此释之也。毛传云:“彦,士之美称。”郭云:“人所彦咏。”舍人曰:“国有美士,为人所言道。”

  其虚其徐,威仪容止也。(雍容都雅之貌。)

  [疏]“其虚其徐,威仪容止也”。○释曰:云“其虚其徐”者,《风·北风》文也。“威仪容止也”者,释之也。郭云:“雍容都雅之貌。”孙炎云:“虚、徐,威仪谦退也。”然则虚徐者,谦虚闲徐之义。故郑笺云:“威义虚徐,宽仁者也。”《诗》作“其邪”,此作“其徐”,字虽异,音实同。故郑笺云:“邪读如徐。”

  猗嗟名兮,目上为名。(眉眼之间。○猗,於宜切。)

  [疏]“猗嗟名兮,目上为名”。○释曰:云“猗嗟名兮”者,《齐风·猗嗟》文也。云“目上为名”者,释之也。孙炎云:“上平博。”郭云:“眉捷之间。”

  式微式微者,微乎微者也。(言至微。)

  [疏]“式微”至“者也”。○释曰:云“式微式微”者,《邶风·式微》文也。云“微乎微者也”,释之也。郭云:“言至微。”郑笺云:“式,发声也。”案《诗》叙云:“《式微》,黎侯寓于卫,其臣劝以居也。”然则以君被逐,既微又见卑贱,是至微也。不取“式”为义,故郑云“发声也”。

  之子者,是子也。(斥所咏。)

  [疏]“之子者,是子也”。○释曰:《诗》言“之子”者多矣,故此释之。李巡云:“之子者,论五方之言,是子也。”然则“之”为语助,人言之子者,犹言是此子也。《桃夭》传云“嫁子”,彼说嫁事,为嫁者之子。《汉广》“之子”,则贞者之子。《东山》“之子”,言其妻。《白华》“之子”,斥幽王。各随其事而名之,故郭云“斥所咏”。

  徒御不惊,辇者也。(步挽辇车。)

  [疏]“徒御不惊,辇者也”。○释曰:云“徒御不惊”者,《小雅·车攻》文也。云“辇也”者,释之也。此止解徒字也。诸徒皆为徒行,此独为辇,是以辨之。《地官·乡师》云:“大军旅会同,治其辇。”注云:“辇,人免行所以载任器也,止以为蕃营。《司马法》:辇有一斧、一斤、一凿、一里。周辇加二板、二筑。夏后氏二十人而辇,殷十八人而辇,周十五人而辇。”是会同田猎,人挽辇以徒行也。故郭云:“步挽辇车。”

  衤裼,肉袒也。(脱衣而见体。○衤音旦。裼音息。)暴虎,徒搏也。(空手执也。)

  [疏]“衤裼”至“搏也”。○释曰:《郑风·大叔于田》云:“衤裼暴虎。”故此释之。毛传云:“衤裼,肉袒也。”李巡曰:“衤裼,脱衣见体曰肉袒。”孙炎曰:“袒去裼衣。”郭云:“脱衣而见体。”毛传又云:“暴虎,空手以搏之。”舍人曰:“无兵空手搏之。”然则徒,空也。故郭云:“空手执也。”

  冯河,徒涉也。(无舟楫。○冯音平。)

  [疏]“冯河,徒涉也”。○释曰:《小雅·一》云:“不敢冯河。”故此释之也。李巡曰:“无舟而渡水曰徒涉。”郭云:“无舟楫。”毛传云:“冯,陵也。”然则空涉水,陵波而渡,故训冯为陵也。

  ,口柔也。(之疾,不能俯。口柔之人,视人颜色,常亦不伏,因以名云。○音渠,音除,)戚施,面柔也。(戚施之疾,不能仰。面柔之人常俯,似之,亦以名云。)

  [疏]“”至“面柔也”。○释曰:《邶风·新台》云:“不鲜。”又曰:“得此戚施。”故此释之也。毛传云:“,不能俯者。戚施,不能仰者。”李巡曰:“,巧言好辞,以口饶人,是谓口柔。戚施,和颜悦色以诱人,是谓面柔。但、戚施本人疾之名,故《晋语》云‘不可使俯,戚施不可使仰’。”是也。人口柔者,必仰面观人之颜色而为辞,似不俯之人,因名口柔者为“”。面柔者,必低首下人,媚以容色,似戚施之人,因名面柔者为“戚施”。故郭云:“之疾,不能俯。口柔之人,视人颜色,常亦不伏,因以名云。”

  夸毗,体柔也。(屈已卑身以柔顺人也。○夸音夸。)

  [疏]“夸毗,体柔也”。○释曰:《大雅·板》篇云:“无为夸毗。”故此释之也。毛传云:“夸毗以柔人也。”李巡曰:“屈已卑身求得於人曰体柔。”然则夸毗者,便辟,其足前却为恭,以形体顺从于人。故郭云“屈已卑身以柔顺人也”。

  婆娑,舞也。(舞者之容。)

  [疏]“婆娑,舞也”。○释曰:《陈风·东门之》云:“婆娑其下。”故此释之。李巡曰:“婆娑,盘辟,舞也。”郭云:“舞者之容。”孙炎曰:“舞者之容婆娑。”然则婆娑,舞者之状貌也。

  擗,拊心也。(谓椎也。○擗,婢亦。拊,抚。)

  [疏]“擗,拊心也”。○释曰:《邶风·柏舟》云:“寤擗有В。”谓拊心也。郭云:“谓椎也。”

  亻怜,怃掩之也。(抚掩犹抚拍,谓慰恤也。)

  [疏]“亻怜,抚掩之也”。○释曰:抚掩犹抚拍,谓慰恤也。《小雅·鸿雁》云:“爰及亻人。”

  纟或,羔裘之缝也。(缝饰羔皮之名。○纟或,或。缝,逢。)

  [疏]“纟或,羔裘之缝也”。○释曰:《召南·羔裘》云:“羔羊之革,素丝五纟或。”故此解之也。孙炎云:“纟或之为界纟或。”然则缝合羔羊皮为裘,缝即皮之界纟或,因名裘缝为纟或。故郭云:“缝饰羔皮之名。”

  殿屎,呻也。(呻吟之声。○殿,丁练切。屎音希。)

  [疏]“殿屎,呻也”。○释曰:《大雅·板》云:“民之方殿屎。”毛传云:“殿屎,呻吟也。”是用此为说。郭云:“呻吟之声。”孙炎云:“人愁苦呻吟之声也。”

  帱谓之帐。(今江东亦谓帐为帱。○帱音纟由。)

  [疏]“帱谓之帐”。○释曰:帐一名帱。《召南·小星》云:“抱衾与。”郑笺云:“帱,床帐也。”郭云:“今江东亦谓帐为帱。”帱与音义同。

  亻舟张,诳也。(《书》曰:“无或亻舟张为幻。”幻惑欺诳人者。○亻舟,张留切。)

  [疏]“亻舟张,诳也”。○释曰:《陈风·防有鹊巢》云:“谁亻舟为美?”毛传云:“亻舟张,诳也。”郑笺云:“女众谗人,谁亻舟张诳欺我所美之人乎?”郭云“《书》曰无或亻舟张为幻”者,《周书·无逸》篇文也。引之者,以证亻舟张谓幻惑欺诳人者。

  谁昔,昔也。(谁,发语辞。)

  [疏]“谁昔,昔也”。○释曰:《陈风·墓门》云:“谁昔然矣。”毛传云:“昔,久也。”郭云:“谁,发语辞。”与毛同也。

  不辰,不时也。(辰亦时也。)

  [疏]“不辰,不时也”。○释曰:辰亦时也。不辰者,言不得其时也。《大雅·桑柔》云:“我生不辰,逢天亻单怒。”是也。

  凡曲者为。(《毛诗传》曰:“,曲梁也。”凡以薄为鱼笱者,名为。○,力九切。)

  [疏]“凡曲者为”。○释曰:曲,薄也。凡以薄取鱼为。郭云:“《毛诗传》曰:,曲梁也”者,《小雅·鱼丽》篇传文也。云“凡以薄为鱼笱者,名为”者,即《释器》云“嫠妇之笱谓之”也。

  鬼之为言归也。(《尸子》曰:“古者谓死人为归人。”)

  [疏]“鬼之为言归也”。○释曰:人死为鬼。《小雅·何人斯》云:“为鬼为蜮。”《周礼》曰:“享大鬼。”谓之鬼者,鬼犹归也,若归去然。故《尸子》曰:“古者谓死人为归人。”

  ●卷四·释亲第四

  [疏]释曰:案《礼记·大传》云:“圣人南面而听天下,所最先者五,民不与焉。一曰治亲。”《苍颉》曰:“亲,爱也,近也。”然则亲者,恩爱狎近、不疏远之称也。《书》曰:“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丧服小记》曰:“亲亲以三为五,以五为九,上杀、下杀、旁杀,而亲毕矣。”以九族之亲,其名谓非一,此篇释之,故曰“释亲”。

  父为考,母为妣(《礼记》曰:“生曰父、母、妻,死曰考、妣、嫔。”今世学者从之。案《尚书》曰:“大伤厥考心”,“事厥考厥长”,“聪听祖考之彝训”,“如丧考妣。”《公羊传》曰:“惠公者何?隐之考也。仲子者何?桓之母也。”《苍颉篇》曰:“考妣延年。”《书》曰:“嫔于虞。”《书》曰:“聿嫔于京。”《周礼》有九嫔之官,明此非死生之异称矣。其义犹今谓兄为、妹为胃,即是此例也。○妣音比。)父之考为王父,父之妣为王母。(如王者尊之。)王父之考为曾祖王父,王父之妣为曾祖王母。(曾犹重也。)曾祖王父之考为高祖王父,曾祖王父之妣为高祖王母。(高者言最在上。)父之世父叔父为从祖祖父,父之世母叔母为从祖祖母。(从祖而别世统异故。)父之弟先生为世父,後生为叔父。(世有为嫡者,嗣世统故也。)男子先生为兄,後生为弟。谓女子先生为姊,後生为妹。父之姊妹为姑,父之从父弟为从祖父,父之从祖弟为族父。族父之子相谓为族弟,族弟之子相谓为亲同姓。(同姓之亲无服属。)兄之子弟之子,相谓为从父弟。(从父而别。)子之子为孙,(孙犹後也。)孙之子为曾孙,(曾犹重也。)曾孙之子为玄孙,(玄者,言亲属微昧也。)玄孙之子为来孙,(言有往来之亲)来孙之子为孙,(,後也。《汲冢竹》书曰:“不之弟。”)孙之子为仍孙,(仍亦重也。)仍孙之子为云孙。(言轻远如浮云。)王父之姊妹为王姑,曾祖王父之姊妹为曾祖王姑,高祖王父之姊妹为高祖王姑,父之从父姊妹为从祖姑,父之从祖姊妹为族祖姑。父之从父弟之母为从祖王母,父之从祖弟之母为族祖王母。父之兄妻为世母,父之弟妻为叔母。父之从父弟之妻为从祖母,父之从祖弟之妻为族祖母。父之从祖祖父为族曾王父,父之从祖祖母为族曾王母。父之妾为庶母。祖,王父也。,兄也。(今江东人通言。○从,并才用切。音昆。) 宗族。

  [疏]“父为”至“宗族”。○释曰:此别同宗亲族。《白虎通》曰:“父,矩也,以度教子也。”又为考。考,成也,言有成德。《广雅》云:“母,牧也。”言育养子也。又为妣。妣,媲也,媲匹於父。《广雅》又云:“兄,况也。”况於父。又谓之。弟,悌也。言顺於兄。子,孜也。以孝事父,常孜孜也。孙,顺也。顺於祖。男,任也。任家事也。女,如也。《白虎通》曰:“言如人也。”徐锴曰:“女子从父之教,从夫之命,故曰如。”姑,故也,言尊如故也。又谓之威。徐锴曰:“土盛於戌。土,阴之主也。故字从戌。”《汉律》曰:“妇告威姑。”是也。姊,咨也。以其先生,言可咨问。《说文》云:“妹,女弟也。”又谓之胃。妾,接也。郑注《礼记》云:“闻彼有礼,走而往焉,以得接见於君子也。庶母者,父之妾也。”此皆同宗之族也。《白虎通》云:“宗者何谓也?宗者尊也,为先祖主也。宗,人之所尊也。《礼记》曰:宗人将有事,族人皆侍。侍所以必有宗,何也?所以长和睦也。族者何也?族者凑也,聚也。谓恩爱相流凑,生相亲爱,死相哀痛,有会聚之道,故谓之族也。”注“礼记”至“此例也”。○释曰:云“《礼记》曰:生曰父、母、妻,死曰考、妣、嫔”者,《曲礼下》篇文也。云“今世学者从之”者,谓从《礼记》,以父、母、妻为生之称,以考、妣、嫔为死之称。彼乃记者一家之说尔,学者胶柱,遂为生死定称,非也。故郭氏引诸文以证之。云“《尚书》曰:大伤厥考心”,《康诰》文也。云“事厥考厥长”、“聪听祖考之彝训”者,皆《酒诰》文也。云“如丧考妣”者,《舜典》文也。此皆生称考妣也。云“《公羊传》曰:“惠公者何?隐之考也。仲子者何?桓之母也”者,隐元年传文也。此即死称母也。云“《苍颉篇》曰:考妣延年”者,此亦生称考妣也。云“《书》曰:嫔于虞”者,《尧典》文也。云“《诗》曰:聿嫔于京”,《大雅·大明》篇文也。云“《周礼》有九嫔之官”者,属天官掌妇学之法者也。此皆生称嫔者也。云“明此非死生之异称矣”者,所以破先儒之说也。云“其义犹今谓兄为、妹为胃,即是此例也”者,举类以晓人也。○注“从祖而别世统异故”。○释曰:解所以称从之理也。从祖而别,继世分宗,其统各异,故曰从祖。○注“世有为嫡者,嗣世统故也”。○释曰:解所以称世之义也。继世以嫡长,先生於父则继者也,故曰世父。《说文》叔作未,许慎曰:“从上小。”言尊行之小也。○注“同姓之亲无服属”。○释曰:《礼记·大传》云:“亲者属也。”郑注云:“有亲者服,名以其属亲疏。”此经言亲同姓者,谓五世之外,比诸同姓犹亲,但无服属尔。○注“孙犹後也”。○释曰:言继後嗣也。《广雅》云:“孙,顺也。”许慎云:“从子从系。”系,续也。言顺续也,言顺续先祖之後也。○注“玄者言亲属微昧也”。○释曰:玄者,纟取缁之间色,色之微昧者也。亲属微昧,故曰玄孙。○注“,後也。《汲冢竹书》曰:不之孙”。○释曰:“,後也”,《释言》文。《У传》曰:“大康元年,汲郡民盗发魏安王冢,得竹书漆字科斗之文。”科斗文者,周时古文也。其字头粗尾细,似科斗之虫,故俗名之焉。不,后稷之子也。孙,谓毁榆也。

  母之考为外王父,母之妣为外王母。母之王考为外曾王父,母之王妣为外曾王母。(异姓,故言外。)母之弟为舅,母之从父弟为从舅,母之姊妹为从母。从母之男子为从母弟,其女子子为从母姊妹。○母党。

  [疏]“母之”至“母党”。○释曰:此一节别母之族党也。党是乡之细也。此外族属母,若党之属乡,故云母党。云舅者,孙炎云:“舅之言旧,尊长之称。”《诗·秦风》云:“我送舅氏,曰至渭阳。”是也。

  妻之父为外舅,妻之母为外姑。(谓我舅者,吾谓之甥。然则亦宜呼婿为甥。《孟子》曰:“帝馆甥于二室。”是。)姑之子为甥,舅之子为甥,妻之弟为甥,姊妹之夫为甥。(四人体敌,故更相为甥。甥犹生也。今人相呼皆依此。)妻之姊妹同出为姨。(同出谓俱已嫁。《诗》曰:“邢侯之姨。”)女子谓姊妹之夫为私。(《诗》曰:“谭公维私。”)男子谓姊妹之子为出。(《公羊传》曰:“盖舅出。”)女子谓弟之子为侄,(《左传》曰:“侄其从姑。”)谓出之子为离孙,谓侄之子为归孙,女子子之子为外孙。女子同出,谓先生为姒,後生为娣。(同出谓俱嫁事一夫。《公羊传》曰:“诸侯娶一国,二国往媵之,以侄娣从。娣者何?弟也。”此即其义也。)女子谓兄之妻为嫂,弟之妻为妇。(犹今言新妇是也。)长妇谓稚妇为娣妇,娣妇谓长妇为姒妇。(今相呼先後,或云妯娌。○侄,徒结反。姒音似。娣音第。) 妻党。

  [疏]“妻之”至“妻党”。○释曰:此一节别妻之亲党也。《内则》云:“聘则为妻。”《白虎通》云:“妻者齐也,与夫齐体。自天子下至庶人,其义一也。”○注“《孟子》曰:帝馆甥于二室”。○释曰:《孟子》云:“舜尚见帝,帝馆甥于贰室。亦飨舜,迭为宾主,是天子而友匹夫也。”彼注云:“尚,上也。舜在畎之时,尧友礼之。舜上见尧,舍之於贰室。贰室,副宫也。尧亦就飨舜之所设,更迭为宾主。《礼记》:‘妻父曰外舅。’谓我舅者,吾谓之甥。尧以女妻舜,故谓尧甥。卒与之天位,是天子之友匹夫也。”注“四人”至“依此”。○释曰:“四人”谓姑之子、舅之子、妻之弟、姊妹之夫,是也。此四人尊卑体敌,更相为甥。云“甥犹生也”者,取相亲之意也。注“《诗》曰:邢侯之姨,谭公维私”。○释曰:皆《卫风·硕人》篇文也。孙炎曰:“私,无正亲之言。”然则谓吾姨者,我谓之私。邢侯谭公,皆庄姜姊妹之夫。互言之耳。《春秋》“谭子奔莒”,则谭是子爵。言公者,盖依臣子称便文耳。注“《公羊传》曰:盖舅出”。○释曰:案《春秋》襄五年“夏,叔孙豹、曾阝世子巫如晋”。《公羊传》曰:“外相如不书,此何以书?为叔孙豹率而与之俱也。叔孙豹则曷为率而与之俱?盖舅出也。”何休云:“巫者,曾阝前夫人襄公母姊妹之子也,俱莒外孙,故曰舅出。”是也。注“《左传》曰:侄其从姑”。○释曰:案僖十五年传云:初,晋献公筮嫁伯姬於秦,遇“归妹”之“睽”。史苏占之曰:“不吉。其繇曰:‘侄其从姑。’杜注云:“震为木,离为火,火从木生离为震,妹於火为姑。谓我侄者,我谓之姑。谓子圉质秦。”是也。注“公羊”至“弟也”。○释曰:《春秋》庄十九年“秋,公子结媵陈人之妇于鄄,遂及齐侯、宋公盟”。《公羊传》曰:“媵者何?诸侯娶一国,则二国往媵之,以侄娣从。侄者何?兄之子也。娣者何?弟也。诸侯壹聘九女,诸侯不再娶。”何休云:“必以侄娣从之者,欲使一人有子,二人喜也。所以妨嫉,令重继也。因以备尊尊亲亲也。九者,极阳数也。不再娶者,所以节人情开媵路。”注“犹今言新妇是也”。○释曰:《仪礼·丧服传》云:“夫之弟,何以无服也?其夫属乎妇道者,妻皆母道也。其夫属乎子道者,妻皆妇道也。谓弟之妻妇者,是嫂亦可谓之母乎?故名者,人治之大者也。可无慎乎?”郑注云:“道犹行也。言妇弃姓,无常秩,嫁於父行则为母行,嫁於子行则为妇行,谓弟之妻为妇者,卑远之,故谓之妇。嫂者,尊严之称,是嫂亦可谓之母乎?嫂犹叟也,叟,老人称也,是为叙男女之别尔。若已以母妇之服服兄弟之妻,兄弟之妻以舅子之服服已,则是乱昭穆之叙也。治犹理也。父母兄弟夫妇之理,人伦之大者,可不慎乎!”《大传》曰:“同姓从宗,合族属;异姓主名,治际会。名著而男女有别。”是别嫂妇之名也。郭云“犹今言新妇”者,以时验而知也。至今犹然。注“今相呼先後,或云妯娌”。○释曰:《广雅》云:“娣姒妯娌。娣姒,先後也。”世人多疑娣姒之名,皆以为兄妻呼弟妻为娣,弟妻呼兄妻为姒,因即惑於斯文,不知何以为说。今谓母妇之号,随夫尊卑。娣姒之名,从身长幼,以其俱来夫族,其夫班秩,既同尊卑,无以相加,遂从身之少长。《丧服·小功章》曰:“娣姒妇报。传曰:娣姒妇者,弟长也。”以弟长解娣姒,言娣是弟,姒是长也。《公羊传》亦云:“娣者何?弟也。”是其以弟解娣,自然以长解姒。长谓身之年长,非夫之年长也。此云“长妇谓稚妇为娣妇,娣妇谓长妇为姒妇”者,止言妇之长稚,不言夫之大小。《左传》成十一年,穆姜谓声伯之母为姒;昭二十八年传,叔向之嫂谓叔向之妻为姒。二者皆呼夫弟之妻为姒,岂计夫之长幼乎?上云“女子同出,谓先生为姒,後生为娣”。郭云:“同出谓俱嫁事一夫”也。事一夫者,以己生先後为娣姒,则知娣姒以已之年,非夫之年也。故贾逵、郑玄及杜预皆云兄弟之妻相谓为姒,言两人相谓,长者为姒,知娣姒之名不计夫之长幼也。

  妇称夫之父曰舅,称夫之母曰姑。姑舅在,则曰君舅、君姑;没,则曰先舅、先姑。(《国语》曰:“吾闻之先姑。”)谓夫之庶母为少姑,夫之兄为兄公,(今俗呼兄钟,语之转耳。)夫之弟为叔,夫之姊为女公,夫之女弟为女妹。(今谓之女妹是也。)子之妻为妇,长妇为嫡妇,众妇为庶妇。女子子之夫为胥。胥之父为姻,妇之父为婚。父之党为宗族,母与妻之党为兄弟。父之父母、胥之父母相谓为婚姻。两胥相谓为亚。(《诗》曰:“琐琐姻亚。”今江东人呼同门为僚胥。)妇之党为婚兄弟,胥之党为姻兄弟。(古者皆谓婚姻为兄弟。)嫔,妇也。(《书》曰:“嫔于虞。”)谓我舅者,吾谓之甥也。(○公音钟。嫡音的。嫔音频。) 婚姻。

  [疏]“妇称”至“婚姻”。○释曰:此别夫妇婚姻之名也。《说文》云:“妇,服也。从女持帚洒扫也。”《白虎通》云:“夫妇者何谓也?夫者扶也,以道扶接。妇者服也,以礼屈服。”“谓之舅姑者何?舅者旧也。姑者故也。旧、故,老人称也。夫之父母谓舅姑何?尊如父而非父者舅也,亲如母而非母者姑也。”郑注《丧服传》云:“女子子者,子女也,别於男子也。”《说文》云:“胥,女之夫也。从士从胥。”闻一知十为士。胥者,有才知之称。故谓女之夫为胥。《广雅》云:“胥谓之倩。”《方言》云:“东齐之间,胥谓之倩。”《白虎通》云:“婚姻者何谓?昏时行礼,故曰婚。妇人因夫而成,故曰姻。”注“《国语》曰:吾闻之先姑”。○释曰:《鲁语》:季康子问於公文伯之母曰:“主亦有以语肥也。”对曰:“吾能老而已,何以语子?”康子曰:“虽然,肥原有闻於主。”对曰:“吾闻诸先姑曰:‘君子能劳,後世有继。’”子夏闻之曰:“善哉!商闻之曰:‘古之嫁者,不及舅、姑,谓之不幸。’夫妇,学於舅姑者也。”是矣。注“《诗》曰:琐琐姻亚”。○释曰:《小雅·节南山》文也。刘熙《释名》云:“‘两胥相谓为亚’者,言每一人取姊,一人取妹,相亚次也。又并来女氏,则姊夫在前,妹夫在後,亦相亚也。”注“古者皆谓婚姻为兄弟”。○释曰:《礼记》:“曾子问曰:‘昏礼既纳币,有吉日,女之父母死,则如之何?’孔子曰:‘胥使人吊,如胥之父母死,则女之家亦使人吊。’”郑注云:“必使人吊者,未成兄弟。”又云:“父丧称父,母丧称母,父母不在,则称伯父、世母。胥已葬,胥之伯父致命女氏曰:‘某之子有父母之丧,不得嗣为兄弟,使某致命。’女氏许诺而弗敢嫁,礼也。”是古者谓昏姻为兄弟,以夫妇有兄弟之义。或据胥於妻之父母有缌服,故得谓之兄弟也。注“《书》曰:嫔于虞”。○释曰:案《尧典》:群臣共举舜於帝,“帝曰:‘我其试哉!女于时,观厥刑于二女。’降二女于妫,嫔于虞。”孔安国注云:“降,下。嫔,妇也。舜为匹夫,能以义理下帝女之心於所居妫水之,使行妇道於虞氏。”是也。

  ●卷五·释宫第五

  [疏]“释宫第五”。○释曰:《易·系辞》云:“王古穴居而野处,後世圣人易之以宫室,上栋下宇,以待风雨,盖取诸《大壮》。”此其始也。《白虎通》云:“黄帝作宫室。”《世本》曰:“禹作宫室,其台榭楼阁之异,门墉行步之名,皆自於宫。”故以“释宫”总之也。

  宫谓之室,室谓之宫。(皆所以通古今之异语,明同实而两名。)

  [疏]“宫谓”至“之宫”。○释曰:别二名也。郭云:“皆所以通古今之异语,明同实而两名。”《释名》云:“宫,穹也,言屋见於垣上穹崇然也。室,实也。言人物实满於其中也。”是所从言之异耳。《诗》云:“作于楚宫。”又曰:“入此室处。”是也。古者贵贱所居皆得称宫。故《礼记》曰:“由士命以上,父子皆异宫。”又《丧服传》继父为其妻前夫之子筑宫庙。是士庶人皆有宫称也。至秦汉以来,乃定为至尊所居之称。

  牖户之间谓之,(窗东户西也。《礼》云斧者,以其所在处名之。)其内谓之家。(今人称家,义出於此。,倚。)

  [疏]“牖户”至“之家”。○释曰:牖者,户西窗也。此牖东户西为牖户之间,其处名。云“其内”者,其内也。自此内即谓之家。《说文》云:“家,居也。”《礼记》云:“已受命,君言不宿於家。”郭云:“今人称家,义出於此。”言其称家之义,本出於此也。注“《礼》云”至“名之”。○释曰:云“《礼》云斧”者,案《觐礼》云:“天子设斧依於户牖之间,左右几。”郑注云:“依,如今纟弟素屏风也。有绣斧文,所以示威也。斧谓之黼。”是也。云“以其所在处名之”者,言本牖户之间名。觐礼天子设屏风之於牖户之间,因名此屏风为。是以其在处,即名之曰也。

  东西墙谓之序。(所以序别内外。)

  [疏]“东西墙谓之序”。○释曰:“此谓室前堂上、东厢西厢之墙也。所以次序分别内外亲疏,故谓之序也。《尚书·顾命》云“西序东乡,敷重席”、“东序西乡,敷重丰席”及《礼经》每云“东序西序”者,皆谓此也。

  西南隅谓之奥,(室中隐奥之处。)西北隅谓之屋漏,(《诗》曰:“尚不鬼於屋漏。”其义未详。)东北隅谓之,(见《礼》,亦未详。)东南隅谓之{宀交}。(《礼》曰:“埽室聚{宀交}。”{宀交}亦隐ウ。,夷。,要。)

  [疏]“西南”至“之{宀交}”。○释曰:此别宫中四隅之异名也。云奥者,孙炎云:“室中隐奥之处也。”古者为室,户不当中而近东,则西南隅最为深隐,故谓之奥。而祭祀及尊者常处焉。《曲礼》云:“凡为人子者,居不主奥。”是也。西北隅名屋漏,东北隅名,东南隅名{宀交},{宀交}亦隐ウ之义也,与奥相类。故郭云亦也。注“《诗》曰”至“未详”。○释曰:云“《诗》曰:尚不鬼於屋漏”者,《大雅·抑》篇文也。郑笺云:“尚无肃敬之心,不惭鬼於屋漏,有神见人之为也。屋,小帐也。漏,隐也。礼:祭於奥,既毕,改设馔於西北隅,而隐之处,此祭之末也。”孙炎云:“屋漏者,当室之白,日光所漏入。”郭云“其义未详”者,以孙、郑之说皆无所据,故不取也。注“见《礼》,亦未详”。○释曰:李巡云:“东北者,阳始起,育养万物,故曰。,养也。”《说文》亦云。郭云“亦未详”者,以颐养之字作颐,又室中四隅无取阴阳之义。与屋漏意同,故云“亦未详”也。注“《礼》曰:埽室聚”。○释曰:《既夕记》云:“朔月,童子执帚之,左手奉之,从散者而入。比奠,举席,埽室,聚诸,布席如初。卒奠,埽者执帚,垂末内鬣,从执烛者而东。”是其事也。

  失谓之阈。(阈,门限。)枨谓之楔。(门两旁木。)楣谓之梁。(门户上横梁。)枢谓之畏。(门户扉枢。)枢达北方谓之落时。(门持枢者,或达北急以为固也。)落时谓之(道二名也。○失,干结切。阈,域。楔,古黠切。枢,昌朱切。畏,於回切。音士。)

  [疏]“失谓”至“之”。○释曰:此别门户上下及两旁之木名也。失者,孙炎云:“门限也。”经传诸注皆以阈为门限,谓门下横木为内外之限也。俗谓之地失,一名阈。《曲礼》云:“不履阈。”是也。枨者,门两旁长木,一名楔。李巡曰:“枨谓困上两旁木。”《礼记·玉藻》云:“君入门,士介拂枨。”郑注云:“枨,门楔也。”楣,即梁也。吕伯雍云:“门枢之横梁也。”郭云:“门户上横梁。”《乡射记》云:“堂则物当楣。”是也。枢者门扉,开阖之所由也,一名畏。《易》曰:“枢机之发。”是也。其持枢之木或达北急以为牢固者,名落时,急即栋也。落时又名。是持枢一木有此二名也。

  危谓之坫。(在堂隅。坫,也。)墙谓之墉。(《书》曰:“既勤垣墉。”)镘谓之亏。(泥镘。)椹谓之虔。(斫木质也。)地谓之黝。(黑饰地也。)墙谓之垩。(白饰墙也。○危,古委反。亏,乌。椹,砧。虔,虔。黝,於纠反。垩,於故反。)

  [疏]“危谓”至“之垩”。○释曰:此别宫室垣墉及饰之名也。坫者,堂角也,一名危。墙者,室之防也,一名墉。李巡曰:“谓垣墙也。”《郊特牲》曰:“君南乡於北墉下。”注云:“社内北墙。”是也。亦为城。《王制注》云:“小城曰附庸。”《大雅·皇矣》云:“以伐崇墉。”义得两通也。镘者,泥镘也,一名亏,涂工之作具也。《论语》曰:“粪土之墙不可亏。”是也。椹者,斫木所用以藉者之木名也,一名虔。孙炎云:“斫木质也。”《诗·商颂》云:“方斫是虔。”是也。又名质。《梁传》曰:“裘缠质以为臬。”是也。以黑饰地谓之黝,以白饰墙谓之垩。《周礼·守祧职》云:“其祧则守祧黝垩之。”是也。注“在堂隅,坫,也”。○释曰:坫名见於经传者有三:案《礼记·明堂位》云:“反坫,出尊,崇坫亢圭。”及《论语》:“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此三者,在两楹之间,以土为之,非此经所谓也。案《既夕记》云:“设於于东堂下,南顺,齐于坫。”《士冠礼》云:“爵弁、皮弁、缁布冠各一,执以待于西坫南。”则此经所谓也。郑注云:“坫在堂角。”然则堂之东南角为东坫,西南角为西坫。故郭云:“在堂隅。坫,也。”则端也,言坫是堂角端也。“《书》曰:既勤垣墉”。○释曰:此《周书·梓材》篇文也。案彼云:“若作室家,既勤垣墉,惟其涂暨茨。”孔《传》云:“如人为室家,已勤立垣墉,惟其当涂暨茨盖之。”此喻教化也。

  枳谓之弋。(也。)在墙者谓之军,(《礼记》曰:“不敢县於夫之军{施}。”)在地者谓之臬。(即门也。)大者谓之ㄆ,长者谓之阁。(别弋所在长短之名。○枳,徒得反。弋,亦。军,晖。臬,鱼列反。)

  [疏]“枳谓”至“之阁”。○释曰:此别弋所在长短之名也。弋即也,一名枳。置弋在墙者,名军。在地及门中者,名臬。《玉藻》云:“公事自西,私事自东。”是也。大者名ㄆ,长者名阁也。“《礼记》曰:不敢县於夫之军施”。○释曰:此《内则》文也。郑注云:“竿谓之施。军,弋也。”

  谓之台,(积土四方。)有木者谓之榭。(台上起屋。○,都。)

  [疏]“谓”至“之榭”。○释曰:别台、榭之制也。积土四方而高者名台,即下云“四方而高者”也,一名。李巡云:“积土为之,所以观望。”《诗》云:“出其。”彼以为城台,於此台上有木起屋者名榭。《月令·仲夏》云:“可以处台榭。”谓此也。

  鸡栖於弋为桀,凿垣而栖为时。(今寒乡穿墙栖鸡,皆见《诗》。○桀,竭。垣,袁。时,时。)

  [疏]“鸡栖”至“为时”。○释曰:李巡曰:“别鸡所栖之名也。弋,也。凿墙为鸡作栖曰时。”“今寒”至“见《诗》”。○释曰:云“今寒乡穿墙栖鸡”者,谓苦寒之乡也,避寒,故穿墙以栖鸡。云“皆见《诗》”者,案《王风·君子于役》云:“鸡栖于时。”又曰:“鸡栖于桀。”是也。

  植谓之传,传谓之突。(户持锁植也。见《埤苍》。)

  [疏]“植谓”至“之突”。○释曰:植谓户之维持锁者也。植木为之,因名云。又名传,又名突也。文见《埤苍》。

  {亡木}谓之梁。(屋大梁也。)其上楹谓之。(侏儒柱也。)谓之疾,(柱上薄也。亦名开,又曰沓。)而谓之,(即栌也。)栋谓之桴,(屋急。)桷谓之榱。(屋椽。)桷直而遂谓之阅,(谓五架屋际椽正相当。)直不受檐谓之交。(谓五架屋际椽不直上檐,交於急上。)檐谓之。(屋。○{亡木},亡。,力又反。,拙。,卞。疾,疾。,节。桴,浮。榱,衰。檐,檐。,滴。)

  [疏]“{亡木}”至“之”。○释曰:此别梁柱栋榱之名也。梁即屋大梁也,一名{亡木}。,楹柱也。其梁上短柱名。《礼器》云“藻”者,谓画梁上柱为藻文也。一名侏儒柱,以其短小故也。者,柱上木名也。又谓之疾,又名薄,亦名开。《字林》云:“开,柱上方木。”是也。又曰沓,是一物五名也。而,一名,即栌也,皆谓斗ㄆ也。《礼器》云“管仲山节”者,谓刻柱头为斗ㄆ形如山也。栋,屋急也。一名桴,今屋脊也。《易》曰:“栋隆吉。”是也。桷,屋椽也,一名榱。吕沈云:“齐鲁名桷,周人名榱。”《易》曰:“鸿渐于木,或得其桷。”《左传》子产曰:“栋折榱崩,侨将压焉。”是也。屋椽长直而遂达五架屋际者,名阅。郭云:“谓五架屋际椽正相当。”若其椽直不上於檐者名交,言相交於急上也。郭云:“谓五架屋际椽不直上檐,交於急上。”屋檐,一名,一名屋,又名宇,皆屋之四垂也。故《士丧礼》曰:“为铭置于宇西阶上。”郑注云:“宇,。”是也。

  容谓之防。(形如今床头小曲屏风,唱射者所以自防隐。见《周礼》。)

  [疏]“容谓之防”。○释曰:容者,射礼唱获者蔽身之物也。一名防,言所以容身防矢也。一名乏。《乡射礼》云:“乏三侯道,居侯党之一,西五步。”郑注云:“容谓之乏,所以为获者御矢也。”谓之乏者,言矢至此力乏也。郭云:“形如今床头小曲屏风,唱射者所以自防隐,见《周礼》”者,案《夏官·舍人职》云:“以射法治射仪,王以六耦射三侯,三获三容。”郑司农云:“容者乏也,待获者所蔽也。”是矣。

  连谓之{移}。(堂楼阁边小屋,今呼之{移}厨、连观也。○{移},丈知反。)

  [疏]“连谓之{移}”。○释曰:{移},楼阁边相连小屋名也。郭云:“堂楼阁边小屋,今呼之{移}厨、连观也。”

  屋上薄谓之{兆}。(屋笮。○{兆},曜。)

  [疏]“屋上薄谓之{兆}”。○释曰:屋上薄一名{兆},今谓之屋笮也。

  两阶间谓之乡。(人君南乡当阶间。)中庭之左右谓之位。(群臣之侧位也。)门屏之间谓之宁。(人君视朝所宁立处。)屏谓之树。(小墙当门中。○乡,向。屏音并。宁,伫。)

  [疏]“两阶”至“之树”。○释曰:此别君臣之位处也。人君南面,乡明而治,其位在两阶间,因名云也。云“中庭之左右谓之位”者,左右犹东西也。位,群臣之列位也。案《明堂位》云:“三公,中阶之前,北面东上。诸侯之位,阼阶之东,西面北上。诸伯之国,西阶之西,东面北上。诸子之国,门东,北面东上。诸男之国,门西,北面东上。”是也。云“门屏之间谓之宁”者,谓路门之外,屏树之内,人君视朝宁立之处,因名为宁。李巡云:“正门内两塾间曰宁。”《曲礼》曰:“天子当宁而立,诸公东面,诸侯西面曰朝。”是也。云“屏谓之树”者,屏,蔽也;树,立也。立墙当门以自蔽也。李巡曰:“垣当门自蔽名曰树。”郭云:“小墙当门中。”《礼纬》云:“天子外屏,诸侯内屏。”《郊特牲》云:“旅树。”郑注云:“旅,道也。屏谓之树,树所以蔽行道。”以此推之,则诸侯内屏,在路门之内。天子外屏,在路门之外而近应门者矣。

  谓之门。(《诗》曰:“祝祭于礻方。”)正门谓之应门。(朝门。)观谓之阙。(宫门双阙。)宫中之门谓之闱,(谓相通小门也。)其小者谓之闺,小闺谓之ト。(大小异名。)巷门谓之闳。(《左传》曰:“盟诸僖闳。”闳,巷头门。)门侧之堂谓之塾。(夹门堂也。)橛谓之。(门阃。)阖谓之扉。(《公羊传》曰:“齿著于门阖。”)所以止扉谓之闳。(门辟旁长橛也。《左传》曰:“高其闳。”闳,长弋,即门也。○,补耕反。观,贯。衡,巷。塾,熟。橛,其月反。,鱼列反。)

  [疏]“谓”至“之闳”。○释曰:此别门阙之异名也。李巡曰:“,庙门名。”其路门之外受朝。正门一名应门。应门之外门曰雉门,雉门之旁名观,又名阙。宫中相通小门名闱,闱之小者名闺,闺之小者名ト。巷头之门名闳。门侧之室,夹堂东西者,名塾。门中之橛名,一名阃。阖,门扇也,一名扉。於门辟旁树长橛所以止扉者,名闳。注“《诗》曰:“祝祭於礻方”。○释曰:《小雅·楚茨》篇文也。案礻方本庙门之名,设祭於庙门,因名其祭亦名礻方。凡礻方有二种,一是正祭之时,既设於庙,又求神於庙门之内。《郊特牲》云:“索祭祝於礻方。”及《诗》云:“祝祭於礻方。”注云:“礻方,平生门内之旁,待宾客之处,与祭同日也。”二是明日绎祭之时,设馔於庙门外西室,亦谓之礻方。即《郊特牲》注云:“礻方之礼宜於庙门外之西室。”及《礼器》云:“为礻方乎外。”是也。然则庙门内外皆有礻方称。注“朝门”。○释曰:案《诗·大雅》云:“乃立皋门,皋门有伉。乃立应门,应门将将。”郑笺云:“诸侯之宫外门曰皋门,朝门曰应门,内有路门,天子之宫加以库、雉。”案郑玄注《周礼·秋官·朝士职》:“王五门:皋、库、雉、应、路也。”又曰:“天子诸侯皆有三朝:外朝一、内朝二。”其天子外朝一者,在皋门之内、库门之外,大询众庶之朝也,朝士掌之。内朝二者,正朝在路门外,司士掌之。燕朝在路门内,大仆掌之。诸侯之外朝一者,在皋门内、应门外。内朝二者,亦在路寝门之外内,以正朝在应门内,故谓应门为朝门也。注“宫门双阙”。○释曰:《周礼·大宰》:“正月之吉,县治象之法于象魏,使万民观治象。”郑众云:“象魏,阙也。”刘熙《释名》云:“阙在门两旁,中央阙然为道也。”《白虎通》云:“阙是阙疑。义亦相兼。”然则其上县法象、其状魏魏然高大谓之象魏,使人观之谓之观也。是观与象魏、阙一物而三名也。以门之两旁相对为双,故云双阙。注“《左传》曰:盟诸僖闳”。○释曰:襄十一年传文也。案彼云:“季武子将作三军,叔孙穆子曰:‘然则盟诸?’乃盟诸僖闳。”杜注云:“僖宫之门。”是也。注“《公羊传》曰:齿著于门阖”。○释曰:庄十二年传文也。案彼云:宋万“搏闵公,绝其ㄕ。仇牧闻君弑,趋而至;遇之于门,手剑而叱之。万臂扌杀仇牧,碎其首,齿著乎门阖”。何休云:“阖,扇也。”是矣。注“《左传》曰:高其闳”。○释曰:襄三十一年传云:“子产相郑伯以如晋。晋侯以我丧故,未之见也。子产使尽坏其馆之垣而纳车马焉。士文伯让之,曰:‘敝邑以政刑之不,寇盗充斥,无若诸侯之属,辱在寡君者何?是以令吏人完客所馆,高其闳。’”是也。案《说文》云:“,门也。汝南平舆里门曰。”既为门,故郭氏以闳为长弋,即门也。杜预云:“闳。门也。”非郭义也。

  瓴谓之甓。(砖也。今江东呼瓴甓。○瓴,灵。,的。甓,满切。)

  [疏]“瓴谓之甓”。○释曰:瓴一名甓。郭云:“砖也。今江东呼瓴甓。”《诗·陈风》云:“中唐有甓。”是也。

  宫中巷谓之,(巷ト间道。)庙中路谓之唐,(《诗》曰:“中唐有甓。”)堂途谓之陈。(堂下至门径也。)路、旅,途也。(途即道也。)路、场、猷、行,道也。(博说道之异名。)一达谓之道路,(长道。)二达谓之歧旁,(歧道旁出也。)三达谓之剧旁,(今南阳冠军乐乡数道交错,俗呼之五剧乡。)四达谓之逵,(交道四出。)五达谓之康,(《史记》所谓康庄之衢。)六达谓之庄,(《左传》曰:“得庆氏之木百车於庄。”)七达谓之剧骖,(三道交,复有一岐出者,今北海剧县有此道。)八达谓之崇期,(四道交出。)九达谓之逵。(四道交出,复有旁通。○,苦本切。剧,极。)

  [疏]“宫中”至“之逵”。○释曰:此别巷道之异名也。宫中巷ト间道名壶。孙炎曰:“巷,舍间道也。”王肃曰:“今後宫称永巷,是宫内道名也。”庙中之路名唐,堂下至门径名陈。路、旅皆途之别名也,途即道也。路、场、猷、行四者复是道之异名也。一达长道谓之道路.歧分二达者谓之歧旁,言歧道旁出也。歧分三达者谓之剧旁。孙炎云:“旁出歧多,故曰剧。”交道四达谓之衢。交道四出,复有一旁达谓之康。孙炎云:“康,乐也,交会乐道也。”交道六出谓之庄。孙炎云:“庄,盛也,道烦盛。”三道交出,复有一歧出者谓之剧骖。四道交出谓之崇期。四道交,复有一歧出者谓之逵。注“《诗》曰:中唐有甓”。○释曰:此《陈风·防有鹊巢》篇文也。注“《史记》所谓康庄之衢”。○释曰:案《史记·列传》云:“驺者,齐诸驺子,亦颇采驺衍之术以纪文。於是齐王嘉之,自如淳于髡以下,皆命曰列大夫,为开第康庄之衢。”是也。注“《左传》得庆氏之木百车於庄”。○释曰:案襄二十八年,齐庆封谋杀子雅、子尾。“陈文子谓桓子曰:‘祸将作矣。吾其何得?’对曰:‘得庆氏之木百车於庄。’”杜注云:“庆封时有此木,积於六轨之道。”是也。注“四道交出,复有旁通”。○释曰:《诗·周南》云:“施于中逵。”毛传云:“逵,九达之道。”是也。案《左传》隐十一年云:“及大逵。”桓十四年:“焚渠门,入及大逵。”庄二十八年:“众车入自纯门,及逵。”宣十二年:“入自皇门,至于逵路。”杜预皆以为道并九轨。案《周礼》:“经涂九轨,不名曰逵。”杜意盖以郑之城内不应有九出之道,故以为并九轨,於此则不合也。

  室中谓之时。堂上谓之行,堂下谓之步。门外谓之趋,中庭谓之走,大路谓之奔。

  [疏]“室中”至“之奔”。○释曰:此皆人行步趋走之处,因以名云。室中名时,时然後动。堂上曰行,谓平行也。堂下曰步。《白虎通》云:“人践三尺,法天地,人再举足曰步,备阴阳也。”门外曰趋。郑玄云:“行而张拱曰趋。”中庭曰走。走,疾趋也。大路曰奔。奔,大走也。《书》曰:“骏奔走。”案此经所释,谓祭祀之礼。知者以《召诰》云:“王朝步自周,则至于丰。”注云:“告文王庙。告文王,则告武王可知。出庙入庙,不以远为文。”是也。若迎宾,则《乐师》云:“行以《肆夏》,趋以《采齐》。”行谓大寝之庭至路门,趋谓路门至应门。

  是谓之梁。(即桥也。或曰:“石绝水者为梁。”见《诗传》。)石杠谓之彳奇。(聚石水中以为步渡彳勺也。《孟子》曰:“岁十月,徒杠成。”或曰今之石桥。○是,低。杠,江。彳奇,寄。)

  [疏]“是谓”至“之彳奇”。○释曰:此别桥彳勺之名也。是一名梁。郭氏两解:一名即桥也,以木为之;一云以石绝水。石杠,一名彳奇。郭氏亦两解:一云聚石水中以为步渡彳勺也。《广雅》云:“彳勺,步桥也。”一云或曰今之石桥。注“或曰石绝水为梁。见《诗传》”。○释曰:案《卫风》云:“有狐绥绥,在彼淇梁。”传云:“石绝水曰梁。”是也。注“《孟子》曰:岁十月,徒杠成”。○释曰:案《孟子》云:“子产听郑国之政,以其乘舆济人於溱洧。《孟子》曰:‘惠而不知为政,岁十一月徒杠,成十二月舆梁成,民未病涉也。’”赵岐注云:“以为子产有惠民之心,不知为政,当以时桥梁,民何由病苦涉水乎?”是也。引之以证石杠为步桥也。此注作十月,误脱,或所见本异。

  室有东西厢曰庙。(夹室前堂。)无东西厢,有室曰寝。(但有大室。)无室曰榭。(榭即今堂皇。)四方而高曰台。陕而曲曰楼。(,长也。○陕,狭。)

  [疏]“室有”至“曰楼”。○释曰:此明寝庙楼台之制也。凡大室有东西厢夹室,及前堂有序墙者,曰庙。但有太室者,曰寝。《月令·仲春》云:“寝庙毕备。”郑注云:“前曰庙,後曰寝。”以庙长接神之处,其处尊,故在前。寝,衣冠所藏之处,对庙为卑,故在後。无室者名榭。《春秋》宣十六年“夏,成周宣榭火”。杜预云:“宣榭,讲武屋”,引此文:无室曰榭,谓屋歇前。然则榭有二义:一者台上构木曰榭,上云有木曰榭,及《月令》云:“可以处台榭。”是也。二屋歇前无壁者名榭,其制如今厅事也。《春秋》云:“成周宣榭。”《公羊》以为宣宫之榭,及《乡射礼》云:“榭则钩楹内。”是也。郭云“榭即今堂皇”者,堂皇即今殿也。殿亦无室,故云即今堂皇。四方而高者名台,即上也。,长也。凡台上有屋,狭长而屈曲者,曰楼。

  ●卷五·释器第六

  [疏]“释器第六”。○释曰:案《说文》云:“器,皿也。从犬,犬所以守之。”以此篇释诸器之名,故曰释器。

  木豆谓之豆。(豆,礼器也。)

  [疏]“木豆谓之豆”。注“礼器也”。○释曰:案《周礼》人为豆,“实三而成觳崇尺。”郑注云:“崇,高也。豆实四升。”又《祭统》云:“夫人荐豆执校,执醴授之,执镫。”郑注云:“校,豆中央直者也。镫,豆下跗也。”又《礼图》云:“口圆,径尺,黑膝,饰朱,中大夫以上画以云气,诸侯以象,天子以玉。”皆谓饰其豆口也。然则豆者,以木为之,高一尺,口足径一尺,其足名镫。中央直竖者名校,校径二寸。总而言之名豆。豆实四升,用荐菹醢。《周礼》“醢人掌四豆之实,朝事之豆,其实韭菹醢”之类是也。其饰则三代不同。《明堂位》曰:“夏后氏以曷豆,殷玉豆,周献豆。”注云:“曷,无异物之饰也。献,疏刻之。”是也。以供祭祀燕飨,故云“礼器也”。

  竹豆谓之笾。(笾亦礼器。○笾,边。)

  [疏]“竹豆谓之笾”。注“笾亦礼器”。○释曰:案郑注《笾人》及《士虞礼》云:“笾以竹为之,口有{滕}缘,形制如豆,亦受四升,盛枣栗桃梅菱芡脯无鲍糗饵之属。”是也。亦祭祀享燕所用,故云“亦礼器”。

  瓦豆谓之登。(即膏登也。)

  [疏]“瓦豆谓之登”。○释曰:对文则木曰豆、瓦曰登,散则皆名豆。故云“瓦豆谓之登”。《冬官》人掌为瓦器,而云“豆中县”。郑云:“县绳正豆之柄。”是瓦亦名豆也。《诗·大雅·生民》云:“于豆于登。”毛传云:“豆,荐菹醢。登,大羹也。”《公食大夫礼》云:“大羹氵音不和,实於登。”氵音者,肉汁,大古之羹也。不调以盐,菜以其质,故以瓦器盛之。郭云:“即膏登也。”

  盎谓之缶。(盆也。○盎,乌浪切。)

  [疏]“盎谓之缶”。○释曰:孙炎云:“缶,瓦器。”郭云:“盆也。”《诗·陈风》云:“坎其击缶。”则缶是乐器。《易·离卦·九三》:“不鼓缶而歌,则大耋之嗟。”注云:“艮爻也,位近丑。丑上值弁星,似缶。”《诗》云“坎其击缶”,则乐器亦有缶。又《史记》:“蔺相如使秦王击缶。”是乐器为缶也。案《坎卦·六四》:“樽酒簋贰用缶。”注云:“爻辰在丑。丑上值斗,可以斟之象。斗上有建星,建星之形似簋。贰,副也。建星上有弁星,弁星之形又如缶。天子大臣以王命出会诸侯,主国尊於簋,副设玄酒以缶。”则缶又是酒器也。《比卦·初六》爻:“有孚盈缶。”注云:“爻辰在木上,值东井之水,人所汲,用缶。缶,汲器。”襄九年宋灾,《左传》曰:“具绠缶,备水器。”则缶是汲水之器也。然则缶是瓦器,可以节乐,若今击瓯;又可以盛水、盛酒,即今之瓦盆也。

  瓯瓿谓之。(瓿,小罂,长沙谓之。○瓿,蒲口切。,移。)

  [疏]“瓯瓿谓之”。○释曰:瓯一名瓿,一名。郭云:“瓯小罂,长沙谓之。”《方言》云:“(音冈)、(都感切)、(音武)、(音由)、(音郑)、{从瓦}(仕江切)、(度睡切)、瓮、瓿(瓿音部。,落口切)、{疑瓦}(牛志切),罂也。灵桂之郊谓之,其小者谓之,周魏之间谓之,秦之旧都谓之,淮汝之间谓之,江湖之间谓之{从瓦},自关而西、晋之旧都、河汾之间,其大者谓之,其中者谓之瓿,自关而东、赵魏之郊谓之瓮,或谓之罂,东齐海岱之间谓之{疑瓦}。罂,其通语也。萦,陈魏宋楚之间曰(音臾),或曰(音殊),燕之东北、朝鲜洌水之间谓之瓦(音畅,亦肠),齐之东北、海岱之间谓之儋(音扌詹),周洛韩郑之间谓之,或谓之萦,萦谓之(鼓鼙),{ń缶}谓之{斯瓦}。缶谓之瓿(音隅),其小者,谓之瓶。萦、谓之盎,自关而西或谓之盆,或谓之盎,其小者谓之升瓯。(音边),陈魏宋楚之间谓之(杜启切),自关而西谓之,其大者谓之瓯。”是其方俗之异名也。

  康瓠谓之。(瓠,壶也。贾谊曰:“宝康瓠。”是也。○瓠,胡。,契。)

  [疏]“康瓠谓之”。○释曰:康瓠一名。瓠即壶也。《说文》云:“破罂也。”《方言》云:“谓之盎。”皆非郭义也。“贾谊说曰:‘宝康瓠。’是也”。○释曰:案《汉书》云:贾谊,洛阳人也,年十八,以诵诗属文,汉文帝召为博士,为绛、灌之属害之。天子疏谊,为长沙王傅,以谪去,意不自得,及渡湘水,为赋以吊屈。原其词曰:“斡弃周鼎,宝康瓠兮。”是也。

  谓之定。(锄属。○音衢。,丁录切。定,多佞切。)

  [疏]“谓之定”。○释曰:一名定。郭云:“锄属。”李巡曰:“锄别名也。”《广雅》云:“定谓之耨。”《世本》云:“垂作耨。”《吕氏春秋》云:“耨柄尺,此其度也。其耨六寸,所以间稼也。”高诱注云:“耨,耘苗也。六寸,所以入苗间。”《诗·颂·臣工》云:“┖乃钱。”毛传云:“,耨也。”耨及定当是一器。但先儒或即云锄,或云锄属。古器变易,未能识之。

  斫谓之钅著。(也。○钅著,张略切。)

  [疏]“斫谓之钅著”。○释曰:斫一名钅著。郭云:“也。”《说文》云:“,大锄也。”

  谓之。(皆古锹锸字。○,锹。,锸。)

  [疏]“谓之”。○释曰:郭云:“皆古锹锸字。”《方言》云:“燕之东北、朝鲜洌水之间谓之,宋魏之间谓之铧,或谓之钅韦(音韦),江淮南楚之间谓之,赵魏之间谓之(音鍪)。”是皆谓今锹也。○锹音秋。

  纟罟谓之九。九,鱼罔也。(今之百囊罟是,亦谓之{}。今江东呼为纟。)嫠妇之笱谓之。(《毛诗传》曰:“,曲梁也。”谓以簿为鱼笱。){巢}谓之汕,(今之撩罟。){}谓之罩,(鱼笼也。)参谓之涔。(今之作参者,聚积柴木於水中,鱼得寒,入其里藏隐,因以簿围捕取之。)鸟罟谓之罗,(谓罗络之。)兔罟谓之,(犹遮也。见《诗》。)麋罟谓之{矛},(冒其头也。)彘罟谓之{}({},幕也。),鱼罟谓之え。(最大罟也。今江东云。){辟糸}谓之。,{}也。{}谓之。,覆车也。(今之翻车也。有两辕,中施以捕鸟。展转相解,广异语。○纟,子弄。,域。嫠,离。笱,狗。{巢},嘲。汕,所谏切。{},主角切。参,桑感切。,嗟。{矛},茆。彘,滞。{},鸾。え,孤。{辟糸},壁。,冲。{},拙。,浮。)

  [疏]“纟罟”至“覆车也”。○释曰:此别罗网之异名也。罟,网也。纟罟一名九,即鱼罔也。嫠妇之笱,取鱼器也,一名。{巢},一名汕。罩,捕鱼笼,一名{}。积柴水中取鱼名参,又名涔。鸟罔名罗,兔罔名,麋罔名{矛}。{矛},冒也,言冒覆其头也。彘,猪也,其罔名{}。{},幕也,言幕络其身也。鱼之大罔名え。翻车小罔捕鸟者名{辟糸}也、也、{}也、也,皆谓覆车也。注“今之”至“为纟”。○释曰:“今之百囊罟是,亦谓之{},今江东呼为纟”者,以时验而言也。孙炎云:“九谓鱼之所入有九囊也。”《诗·豳风》云:“九之鱼,鳟鲂。”是也。注“《毛诗》”至“鱼笱”。○释曰:云“《毛诗传》曰:,曲梁也”者,《小雅》云:“鱼丽于。”传云:“,曲梁也。”是矣。云“谓以簿为鱼笱”者,孙炎云:“,曲梁,其功易,故谓之寡妇之笱。”然则曲,簿也;嫠,寡也。以簿为鱼笱,其功易,号之寡妇之笱耳,非寡妇所作也。注“今之撩罟”。○释曰:李巡云:“汕,以簿汕鱼也。”案《诗·小雅》云:“南有嘉鱼,然汕汕。”传云:“巢也。”笺云:“巢,今之撩罟也。”皆以今晓古。注“捕鱼笼也”。○释曰:李巡云:“{},编细竹以为罩,捕鱼也。”孙炎云:“今楚{}也。”然则罩以竹为之,无竹则以荆,故谓之楚{}。皆谓捕鱼笼也。《诗·小雅》云:“南有嘉鱼,然罩罩。”是也。注“今之”至“取之”。○释曰:李巡曰:“今以木投水中,养鱼曰涔。”孙炎云:“积柴养鱼曰参。”郭云:“今之作{林}者,聚积柴木於水中,鱼得寒,入其里藏隐,因以簿围捕取之。”《小尔雅》曰:“鱼之所息谓之潜,潜,参也,积柴水中鱼舍也。”《诗·周颂》云:“潜有多鱼。”是也。参、{林}、潜、涔,古今字。注“谓罗络之”。○释曰:李巡云:“鸟飞张网以罗之。”然则张网以罗络飞鸟。《诗·王风》云:“雉离于罗。”是也。注“犹遮也。见《诗》”。○释曰:《周南》云:“肃肃兔。”是也。李巡云:“兔自作径路,张捕之也。”然则张罔遮兔,因名曰。注“最大罟也,今江东云”。○释曰:李巡曰:“鱼罟,捕鱼具也。”然则捕鱼之具,最大者名え。《诗·卫风》云:“施え。”是也。注“今之”至“异语”。○释曰:孙炎曰:“覆车网可以掩兔者也。一物五名,方言异也。”郭云:“今之翻车也。有两辕,中施以捕鸟。展转相解,广异语。”《广雅》云:“,罟也。”案《诗·王风》云:“雉离于。”又曰:“雉离于。”然则捕鸟之具也。孙炎云“谕梅”,非也。

  纟句谓之救。(救丝以为纟句。或曰亦名。○纟句,其具切。)

  [疏]“纟句谓之救”。○释曰:郭氏两解:一云救丝以为纟句。纟句,屦头饰也。《士冠礼》曰:“玄端,黑履,青纟句。”郑注云:“纟句之言拘也,以为行戒,状如刀衣,鼻在履头。”是也。或曰:“纟句,屦属。《小尔雅》曰:“舄而今纟句也。”一云亦名者,言此经纟句亦罟之别名也。义疑,故两存焉。

  律谓之分。(律管可以分气。○分音粉。)

  [疏]“律谓之分”。○释曰:律一名分。郑注《月令》云:“律,候气之管也。以铜为之。”《律历志》云:“皇帝使伶伦氏自大夏之西、昆仑之阴,取竹之解谷,断两节间而吹之,以为黄锺之宫,制十二以听凤凰之鸣。”其雄鸣则为六律,雌鸣则为六吕。阳管为律,律,法也。言阳气与阴气为法。郑云:“律,述也,述气之管,阴管为吕。《律历志》云吕,助也,言助阳宣气。”又云:“吕,拒也。言与阳相承,更迭而至。”又阴律称同,言与阳同也。总而言之,阴、阳皆称律。故《月令》十二月皆云“律中”是也。以其分候十二月气,故又名分。郭云:“律管可以分气。”是也。

  大版谓之业。(筑墙版也。)绳之谓之缩之。(缩者,约束之。《诗》曰:“缩版以载。”)

  [疏]“大版”至“缩之”。○释曰:此解《诗》云:“缩版以载”也。大版名业,以绳束版谓之缩。注“筑墙版也”。○释曰:孙炎曰:“业所以饰,刻版捷业如锯齿也。”《毛诗》传云:“业,大版也。”所以饰为县也,捷业如锯齿。或曰画之。然则业者,是乐县之饰。郭必以为筑墙版者,以此文与“缩之”相连。《诗》云“缩版以载”。作者以类相从,缩既筑墙所用之绳,则业是筑墙之版明矣。散而言之,则业亦乐县之饰。故《诗·大雅》云:“ね业维枞。”《周颂》云:“设业设ね。”而毛郑皆以为大版,所以饰为县也。注“缩者”至“以载”。○释曰:孙炎云:“绳束筑版谓之缩。”然则缩者,束物之名,用绳束版,故谓之缩。复言缩之,明用绳束之也。故云“缩者,约束之”。云“《诗》曰:缩版以载”者,《大雅·绵》篇文也。

  彝、卣、,器也。(皆盛酒尊,彝其总名。)小谓之坎。(形似壶,大者受一斛。○卣,酉。)

  [疏]“彝卣”至“之坎”。○释曰:别酒尊大小之异名也。彝其总名。彝者,法也,与诸尊为法。《司尊彝》云:“鸡彝、鸟彝、彝、黄彝、虎彝、隹彝。”是也。卣者,下云“卣,中尊也。”孙炎云:“尊彝为上,为下,卣居中。”郭云:“不大不小者,是在彝之间,即《周礼》牺象壶著太山等六尊。”是也。者,尊之大者也。即《周礼·司尊彝》云“皆有,诸臣之所酢”是也。案《礼图》云:“六彝为上,受三斗。六尊为中,受五斗。六彝为下,受一斛。”故《异议·制》:“《韩诗》说,金,大夫器也。天子以玉,诸侯、大夫皆以金,士以梓。《毛诗》说,金,酒器也。诸臣之所酢。人君以黄金饰,尊大一硕,金饰,龟目,盖刻为云雷之象。”谨案:《韩诗》说天子以玉,经无明文。谓之者,取象云雷,博施如人君,下及诸臣。又《司尊彝》云:“皆有,诸臣之所酢。”注云:“亦刻而画之,为山云之形。”言刻画则用木矣,故《礼图》依制度云:“刻木为之。”韩说言士以梓,士无饰,言其木体,则以上同周梓加饰耳。《毛诗》言“大一硕”,《礼图》亦云“大一斛”,则大小之制,尊卑同也。虽尊卑饰异,皆得画云雷之形,以其云取於云雷故也。是彝、卣、三者皆为盛酒器也。其之小者,别名坎。

  衣衤┅谓之衤。(衣缕也。齐人谓之挛。或曰,衣之饰)黼领谓之衤暴。(绣剌黼文以衤领。)缘谓之纯。(衣缘饰也。)衤穴谓之[B168]。(衣开孔也。)衣眦谓之襟。(交领。)衤及谓之裾。(衣後襟也。)衿谓之衤存。(衣小带。)佩衿谓之衤爰。(佩玉之带上属。)执衽谓之衤吉。(持衣上衽。)扌及衽谓之衤颉。(扌及衣上衽於带。)衣蔽前谓之。(今蔽膝也。)妇人之衤韦谓之缡。缡,也。(即今之香缨也。衤韦邪交落带系於体,因名为衤韦。,系也。)裳削幅谓之纟仆。(削杀其幅,深衣之裳。○衤┅,流。衤,倪。衤暴,搏。缘,馀绢切。纯,之闰切。衤穴,穴。[B168],营。眦,才细切。衤及,劫。衤存,贱。衤爰,院。衽,稔。衤吉,结。扌及,插。,昌占切。衤韦,韦。缡,离。,汝谁切。纟仆,卜。)

  [疏]“衣衤┅”至“谓之纟仆”。○释曰:此别衣服之异名也。云衣者目之也。衤┅一名衤,剌绣黼文於衣领名衤暴,衣之缘饰名纯,《礼记·深衣》云:“衣纯以缋,衣纯以青”之类是也。衤穴,衣开孔也,名[B168]。《说文》云:“鬼衣也。”衣眦,名襟,谓交领也。《方言》云:“衿谓之交。”是也。衤及一名裾,即衣後裾也。衿,衣小带也。一名衤存。《士昏礼》曰:“施衿结。”是也。佩下之带名衤爰。衽,裳际也。手执持其衽名衤吉,扌及衽於带名衤颉。《诗·周南》云:“薄言衤吉之”、“薄言衤颉之。”是也。衣之蔽前者名。妇人之香缨名衤韦,又谓之缡。缡,也。犹系也,取系属之义。衣下曰裳。削,杀也。裳削杀其幅者名纟仆,谓深衣之裳也。注“衣缕”至“之饰”。○释曰:此郭氏两解:一云“衣缕也”。本或作褛(音娄)。《方言》云:“缕谓之衽,又谓之衤占(子狭切)。”彼注云:“即衣衿也。”云“齐人谓之挛”者,以目验而言也。一云“或曰,衣之饰”者,《释名》曰:“妇人上服曰。”《广雅》云:“,长襦也。”言饰者,盖以缯为缘饰耳。注“绣剌黼文以衤领”。○释曰:《诗·唐风》云:“素衣朱衤暴。”毛传云:“衤暴,领也。诸侯绣黼,丹朱中衣。”毛言绣黼者,谓於缯之上绣剌以为黼,非训绣为黼。郭氏取毛为说也。注“今蔽膝也”。○释曰:《方言》云:“蔽,江淮南楚之间谓之衤韦,或谓之衤(音弗),魏宋南楚之间谓之大巾,自关东西谓之蔽,齐鲁之郊谓之衤冉(昌詹切)。”襦又名。《礼记·玉藻》云:“:君朱,大夫素,士爵韦;圜,杀,直,天子直,公侯前後方,大夫前方、後挫角,士前後正。下广一尺,上广一尺,长三尺,其径五寸,肩革带博二寸。”是也。注“即今”至“系也”。○释曰:孙炎云:“衤韦,巾也。”郭云:“即今之香缨也。衤韦邪交落带系於体,因名为衤韦。,系也。”此女子既嫁之所著,示系属於人。义见《礼记》。《曲礼》云“女子许嫁缨”及《内则》云“衿缨”是也。《诗》云:“亲结其缡。”谓母送女,重结其所系著以申戒之。孙炎以衤韦为巾,失之也。注“削杀其幅,深衣之裳”。○释曰:案《深衣》目录云:“称深衣者,以馀服则上衣下裳不相连。”此深衣衣裳相连,被体深邃,故谓之深衣。案《深衣》篇云:“制十有二幅,以应十有二月。”郑注云:“裳六幅,幅分之以为上下之杀。”故云:“削杀其幅,深衣之裳”也。其深衣制度,《礼记》具焉。

  舆革前谓之艮,(以韦靶车轼。)後谓之{弗},(以韦靶後户。)竹前谓之御,(以簟衣轼。)後谓之蔽。(以簟衣後户。)环谓之捐。(著车众环。)镳谓之钅献。(马勒旁铁。)载辔谓之义。(车轭上环,辔所贯也。)辔首谓之革。(辔,靶勒。见《诗》。○捐,因绢切。镳,表骄切。钅献,鱼列切。义,仪。)

  [疏]“舆革”至“之革”。○释曰:此辨车马之饰名也。云“舆革前谓之艮”者,李巡曰:“舆革前谓舆前,以革为车饰曰艮。”郭云:“以韦靶车轼。”靶谓鞔也。轼,车上横木。《毛诗》传云:“诸侯之路车,有朱革之质而羽饰。”谓以皮革为本质,其上又以翟羽为之饰。《诗·齐风》云:“簟{弗}朱享。”是也。“後谓之{弗}”者,李巡曰:“{弗},车後户名也。”郭云:“以韦靶後户。”云“竹前谓之御”者,李巡曰:“竹前谓编竹当车前以拥蔽,名之曰御。御,止也。”孙炎曰:“御,以簟为车饰也。”郭云:“以簟衣轼。”《诗》传云:“簟,方丈席也。”云“後谓之蔽”者,郭云:“以簟衣後户。”即《诗》所谓簟{弗}也。云“环谓之捐”,谓著车众环名捐。云“镳谓之钅献”者,镳,马勒旁铁,一名钅献。云“载辔谓之义”者,辔者,御马之具也。古者乘车驾驷马,凡八辔,辕端之木名衡,衡即轭,轭上著环以贯辔,此即载辔之环名义。故郭云:“车轭上环,辔所贯也。”云“辔首谓之革”者,辔首名革也。《诗·大雅》云:“革金厄。”是也。郭云:“辔,靶勒。见《诗》。”《字林》云:“靶,辔革也。”

  饣艾谓之饣彖。(说物臭也。)食饣壹谓之饣曷。(饭饣岁臭。见《论语》。)抟者,谓之(饭相著。)米者谓之{辟米}。(饭中有腥。)肉谓之败。(臭坏。)鱼谓之馁。(肉烂。○饣艾,呼盖切。饣彖,许秽切。饣壹,意。饣曷,隘。,烂。{辟米},柏。馁,奴罪切。)

  [疏]“饣艾谓”至“之馁”。○释曰:此别物臭恶之异名也。李巡云:“饣艾、饣彖皆秽臭也。”食,饭也。饣壹,饭臭也,一名饣曷。饭抟相著者名。李巡云:“,饭淖麋相著也。”饭中有腥米者,名{辟米}。李巡曰:“米饭半腥半熟名{辟米}。”即《论语》云“失饪不食”。肉臭坏曰败,鱼内烂曰馁,即《论语》云“鱼馁而肉败不食”是也。注“饭饣岁臭。见《论语》”。○释曰:《说文》云:“饣岁,饭伤热。”《苍颉篇》云:“食臭败也。”云“见《论语》”者,《乡党》篇云:“食饣壹而饣曷。”孔曰:“饣壹、饣曷,臭味变。”是也。注“内烂”。○释曰:案《春秋》僖十九年云“梁亡”。《公羊传》曰:“此未有伐者,其言梁亡何?自亡也。其自亡奈何?鱼烂而亡也。”何休云:“梁君隆刑峻法,百姓一旦相率俱去,状若鱼烂。鱼烂从内发,故云尔。”然则鱼之败坏,先自内始,故云内烂。是郭用《公羊》为说。今本“内”作“肉”,恐误。

  肉曰脱之,(剥其皮也。今江东呼麋鹿之属通为肉。)鱼曰之。(谓削鳞也。○,庄略反。)

  [疏]“肉曰”至“之”。○释曰:此论治择鱼肉之名也。肉剥去其皮,因名脱之。李巡云:“肉去其骨曰脱。”皇侃云:“治肉除其筋膜,取好者。”郭氏以与“鱼曰之”文连,谓斩削其鳞,则脱是脱剥其皮也。嫌羊豕有不剥其皮者,故又云“今江东呼麋鹿之属通为肉”。案《礼记·内则》及李巡《尔雅》本皆云“鱼曰作之”。皇侃云:“作为摇动也。凡取鱼,摇动之,视其鲜馁,馁者不食。”李巡云:“作之,鱼骨小,无所去。”今本作。郭云:“谓削鳞也。”

  冰,脂也。(《庄子》云:“肌肤若冰选。”冰雪,脂膏也。)

  [疏]“冰,脂也”。○释曰:脂,膏也,一名冰。注“庄子”至“膏也”。○释曰:云“《庄子》云:肌肤若冰雪”者,此《内篇·逍遥》之言也。案彼云:“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引之者,证冰为脂也。云脂膏也者,孙炎曰:膏凝曰脂。则似脂,与膏异。而云脂膏者,以脂有凝有释。对例即《内则》注云:“脂,肥凝者,释者曰膏”,散文则脂、膏皆总名也。

  肉谓之羹,(肉霍也。《广雅》曰氵音。见《左传》。)鱼谓之旨。(旨,属也。见《公食大夫礼》。)肉谓之醢,(肉酱。)有骨者谓之。(杂肉酱。见《周礼》。○旨,祁。醢,海。,泥。)

  [疏]“肉谓”至“之”。○释曰:此别鱼肉所作食味之名也。肉之所作霍名羹,鱼所作名旨,以肉作酱名醢,有骨相杂者名。注“肉霍”至“《左传》”。○释曰:云“肉霍也”者,《仪礼》所谓“乡熏尧”是也。云“《广雅》曰氵音”者,则彼云“羹谓之氵音”是也。云“见《左传》”者,案隐元年,郑伯其母姜氏于城颍,而誓之曰:“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既而悔之。颍考叔为颍谷封人,闻之,有献於公。公赐之食。食舍肉,公问之。对曰:“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是谓肉为羹也。注“旨”至“夫礼”。○释曰:案《公食大夫礼》云:“牛炙,南醢,以西牛、醢、牛旨。”郑注云:“《内则》谓旨为脍,然则脍用旨。”是也。注“杂骨酱。见《周礼》”。○释曰:案《醢人职》云:“掌四豆之实,朝事之豆,其实韭菹、醢、昌本、麋。”郑注云:“作醢及者,必先膊乾其肉,乃後之,杂以粱麴及盐渍,以美酒涂置中,百日则成矣。”是也。

  康谓之蛊。(米皮。)淀谓之。(滓,淀也。今江东呼。○,鱼靳切。)

  [疏]“康谓”至“之”。○释曰:康,米皮也,一名蛊。《左传》曰:“之飞亦名蛊。”是也。淀,滓泥也,一名。郭云:“今江东呼。”

  鼎绝大谓之鼐,(最大者。)圜上谓之,(鼎敛上而小口。)附耳外谓之钅弋,(鼎耳在表。)款足者谓之鬲。(鼎曲脚也。○鼐,耐。圜,袁。,咨。钅弋,亦。款,苦管反。鬲,力。)

  [疏]“鼎绝”至“之鬲”。○释曰:此别鼎名也。鼎最大者名鼐,体圆敛上而小口者名。《诗·周颂》云:“鼐鼎及。”附耳在鼎表者名钅弋。款,阔也。谓鼎足相去疏阔者名鬲。

  谓之ň。(《诗》曰:“溉之釜ň。”)ň,钅多也。

  (凉州呼钅多。○ň,寻。钅多,移。)

  [疏]“谓之ň。ň,钅多也”。○释曰:一名ň,凉州名钅多。《方言》云:“甑,自关而东或谓之,或谓之ň,或谓之酢饣留。”是也。注“《诗》曰:溉之釜ň”。○释曰:《桧风·匪风》篇文也。

  遂,瑞也。(《诗》曰:“々佩遂。”遂者玉瑞。)玉十谓之区。(双玉曰,五为区。○遂,瑞。区,羌于反。)

  [疏]“遂,瑞也。玉十谓之区”。○释曰:遂者,瑞玉名也。玉十名区。注“《诗》曰”至“玉瑞”。○释曰:云“《诗》曰:々佩遂”者,《小雅·大东》篇文也。毛传云:“々,玉貌。遂,瑞也。”郑笺云:“佩遂者,以瑞玉为佩。佩之々然。”是也。“双玉曰,五为区”。○释曰:襄十八年《左传》云:“晋侯伐齐,将济河。献子以朱丝系玉二。”杜注云:“双玉曰。”是先儒之相传为然也。五则十玉也。

  羽本谓之翮。(鸟羽根也。)一羽谓之箴,十羽谓之纟专,百羽谓之纟军。(别羽数多少之名。○翮,户革切。纟专,篆。纟军,衮。)

  [疏]“羽本”至“之纟军”。○释曰:此别羽数名少之名也。本,根也。鸟羽根名翮。一羽名箴,十羽名纟专,百羽名纟军。案《周礼·地官·羽人职》云:“掌以时徵羽翮之材于山泽之农,以当邦赋之政令。凡受羽,十羽为审,百羽为搏,十搏为纟专。”郑注云:“审、搏、纟专,羽数У名也。《尔雅》云:‘一羽谓之箴,十羽谓之纟专,百羽谓之纟军。’其名音相近也。一羽则有名,盖失之矣。”郑意以为箴与审、纟专与搏、纟军与缚名数声音皆相近也。一羽不合有名,疑一羽当为十羽也。郭意以为凡物无不从一为始,以《尔雅》不失,《周官》未为得也。

  木谓之ね。(县锺磬之木,植者名ね。○ね音巨。)

  [疏]“木谓之ね”。○释曰:郭云:“县锺磬之木,植者名ね。”《考工记》云:“梓人为笋ね。”郑注云:“乐器所县,横曰笋,植曰ね。”然则县锺磬者两端有植木,其上有横木。谓直立者为ね,谓横牵者为。上加大版为之饰,名业。《诗·大雅》云:“ね业维枞。”

  旄谓之{艹罢}。(旄牛尾也。○{艹罢},卑。)

  [疏]“旄谓之{艹罢}”。○释曰:郭云:“旄牛尾。”一名{艹罢},舞者所执也。

  菜谓之蔌。(蔌者菜茹之总名。见《诗》。○蔌音速。)

  [疏]“菜谓之蔌”。○释曰:菜茹名蔌。郭云“蔌者,菜茹之总名。见《诗》”者,案《大雅·韩奕》云:“其蔌维何,维笋及蒲。”毛传云:“蔌,菜ゾ也。”是矣。

  白盖谓之苫。(白茅苫也。今江东呼为盖。○盖,合。)

  [疏]“白盖谓之苫”。○释曰:孙炎云:“白盖,茅苫也。”郭云:“白茅苫也。今江东呼为盖。”然则盖即苫也,以白茅为之,故曰白盖。襄十四年《左传》:晋将“执戎子驹支,范宣子亲数诸侯,曰:‘乃祖吾离被苫盖。’”杜注云:“盖,苫之别名。”是也。

  黄金谓之{汤玉},其美者谓之Α。白金谓之银,其美者谓之镣。(此皆道金、银之别名及精者。Α,即紫磨金。)钅并金谓之钣。(《周礼》曰:祭五帝即供金钣。是也。)锡谓之钅引。(白。○{汤玉},荡。Α,留。镣,辽。钅并,饼。钣,版。钅引,引。)

  [疏]“黄金”至“之钅引”。○释曰:此别金、锡之异名也。黄金一名{汤玉},其精美者名Α。白金名银,其精美者名镣。郭云:“此皆道金、银之别名及精者。Α,即紫磨金。”《诗》传云:“天子玉奉而珧必,诸侯{汤玉}奉而Α必,大夫镣奉而Α必,士办奉而办必。”钅并金名钣。锡,今白也,一名钅引。《周礼·职方氏》云:“扬州其利金锡。”是也。“周礼”至“是也”。○释曰:云“周礼曰:祭五帝即共金钣”者,案《秋官·司金职》云:“旅于上帝,则共其金钣。”此云祭五帝者,旅则祭也,上帝则五帝也。郭氏以义言之,故文异尔。彼注云:“钅并金谓之版,此版所施未闻。”

  象谓之鹄,角谓之{角},犀谓之昔刂,木谓之度刂,玉谓之雕。(《左传》曰:“山有木,工则度刂之。”五者皆治朴之名。○鹄,斛。{角},岳。昔刂,错。度刂,铎。)

  [疏]“象谓”至“之雕”。○释曰:郭云:“五者皆治朴之名。”谓治其朴,俱未成器,有此五名也。“《左传》:山有木,工则度刂之”。○释曰:隐十一年传文也。

  金谓之镂,木谓之刻,骨谓之切,象谓之磋,玉谓之琢,石谓之磨。(六者皆治器之名。)

  [疏]“金谓”至“之磨”。○释曰:郭云:“六者皆治器之名也。”则此谓治器加工而成之名也。故《论语注》云:“切磋琢磨,以成宝器。”是也。

  ギ、琳,玉也。(ギ、琳,美玉名。○ギ,求。)

  [疏]“ギ、琳,玉也”。○释曰:郭云:ギ、琳,美玉名。《禹贡·梁州》云:“厥贡ギ铁银镂。”又《雍州》云:“球琳琅。”是也。

  简谓之毕。(今简扎也。)

  [疏]“简谓之毕”。○释曰:简,竹简也。古未有纸,载文於简,谓之简扎。一名毕。《礼记·学记》云:“呻其亻占毕。”谓但吟诵所视简之文。是谓简为毕也。

  不律谓之笔。(蜀人呼笔为不律也,语之变转。)

  [疏]“不律谓之笔”。○释曰:笔一名不律。许慎云:“楚谓之聿,吴人谓之不律,燕谓之弗,秦谓之笔。”郭云:“蜀人呼笔为不律也,语之变转。”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5:4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