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北斗有中也。中者,魁中。何以书?记异也。孛者,邪乱之气。篲者,扫故置新之象也。北斗,天之枢机玉衡,七政所出,是时桓文迹息,王者不能统政,自是之后,齐、晋并争,吴、楚更谋,竞行天子之事,齐、宋、莒、鲁弑其君而立之应。

  ○争,争斗之争。

  [疏]注“北斗”至“所出”。

  ○解云:即《尧典》云“在璿玑玉衡,以齐七政。”七政,谓日月五星也。

  ○注“齐宋”至“之应”。

  ○解云:即下文九月“齐公子商人弑其君舍”,十八年夏五月,“齐人弑其君商人”,是齐弑君事也。十六年冬,“宋人弑其君处臼”,是宋弑其君事也。十八年冬,“莒弑其君庶其”,是莒弑其君事。十八年“冬,十月,子卒”,传云“子卒者孰谓?谓子赤也。何以不日,隐之也。何隐尔?弑也。弑则何以不日,不忍言也”者,是鲁弑其君事也。

  公至自会。

  晋人纳接菑于邾娄,弗克纳。纳者何?入辞也。其言弗克纳何?据言于邾娄,与纳顿子于顿同,俱入国得立辞。

  ○捷菑,在妾反,又如字;下侧其反,二传作“捷菑”。

  [疏]“纳者何”。

  ○解云:欲言得国,下有不克之文;欲言不得国,纳者入辞,故执不知问。

  ○注“据言”至“立辞”。

  ○解云:即僖二十五年“秋,楚人围陈,纳顿子于顿”是也。此上言于邾娄,是其得国;下云弗克纳,自相违,故难之。

  大其弗克纳也。克,胜也。郑伯以胜为恶,此弗胜,故为大。

  [疏]注“郑伯以胜为恶”。

  ○解云:即隐元年“夏,五月,郑伯克段于鄢”,传云“克之者何?杀之也。杀之,则曷为谓之克?大郑伯之恶也。曷为大郑伯之恶?母欲立之,已杀之,如弗与而已矣”,注云“克者诂为杀,亦为能,恶其能忍戾母而亲杀之”是也。

  何大乎其弗克纳?据伐齐纳子纠,耻不能纳。

  [疏]注“据伐”至“能纳”。

  ○解云:即庄九年“夏,公伐齐,纳纠”,传云“纳者何?入辞也。其言伐之何?伐而言纳者,犹不能纳也”是也。

  晋郤缺帅师,革车八百乘,以纳接菑于邾娄,力沛若有馀,沛,有馀貌。

  ○乘,绳证反。沛若,普具反,有馀貌。而纳之。邾娄人言曰:“接菑,晋出也。玃且,齐出也。出,外孙也。

  ○玃且,俱缚反;下子馀反。子以其指,指,手指。

  [疏]“子以其指”。注“指,手指”。

  ○解云:子谓卻缺,言子以手指,指麾于邾娄,令使纳接菑也。

  则接菑也四,玃且也六。言俱不得天之正性。

  [疏]注“言俱”至“正性”。

  ○解云:地四生金于西方,地六成水于北方,皆非天数也。言此者,喻皆庶子矣,贵则皆贵矣。

  子以大国压之,压,服也。服邾娄使从命。

  ○压,於甲反,又於辄反,服也。则未知齐、晋孰有之也。设齐复兴兵来纳玃且,亦欲服邾娄使从命,未知齐、晋谁能使外孙有邾娄者。

  ○齐复,扶又反,下同。贵则皆贵矣。时邾娄再娶,二子母尊同体敌。

  [疏]注“时邾”至“体敌”。

  ○解云:盖皆是古媵之子,或是左媵之子,言非侄娣所生也。旧云子以其指者,言凡立子之法,以其手指相似,则接菑犹人之四指,玃且犹人之六指,皆异於人,故曰俱不得天之正性也。虽然者,虽皆不得正性,但四不如六,故长者宜立矣。

  虽然,玃且也长。既两不得正性,又皆贵,唯当以年长故立之。

  ○长,丁丈反,注同。郤缺曰:“非吾力不能纳也,义实不尔克也”。如邾娄人言,义不可夺也,故云尔。引师而去之,故君子大其弗克纳也。大其不以已非夺人之是。此晋郤缺也,其称人何?贬。曷为贬?据赵鞅纳蒯聩不贬。

  [疏]注“据赵”至“不贬”。解云:即哀二年夏,“晋赵鞅帅师,纳卫世子蒯聩于戚”是也。

  不与大夫专废置君也。曷为不与?据大其弗克纳。实与,弗克纳是。而文不与。文曷为不与?大夫之义,不得专废置君也。不复发上无天子,下无方伯传者,诸侯本有锡命征伐忧天下之道故,明有乱义,大夫不得专也。接菑不系邾娄者,见挈于郤缺也。不氏者,本当言郤娄接菑,见当国也。

  ○见挈,贤遍反;下音苦结反。

  [疏]注“不复”至“之道故”。

  ○解云:欲道僖元年“救邢”、“城楚丘”之经,悉是实与而文不与,文与此同。其传皆云“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力能救之,则救之可也”,今此不复言之,故云尔。言诸侯本有锡命征伐忧天下之道故者,正谓保五连帅,本有共相存恤之义,是以上无天子,下无方伯之时,容有存恤之道,是故异於大夫耳。

  ○注“明有”至“专也”。

  ○解云:言大夫若有专废置君者,即是乱义,故曰明有乱义,大夫不得专也,正由大夫不得专废置故也。

  ○注“接菑”至“缺也”。解云:据僖二十五年纳顿子系顿也。

  ○注“不氏者”。

  ○解云:据宣十一年“纳公孙甯、仪行父于陈”皆言氏也。

  ○注“本当”至“当国也”。

  ○解云:即隐元年传云“段者何?郑伯之弟也。何以不称弟?当国也”,注云“欲当国为之君,故如其意,使如国君,氏上郑,所以见段之逆”是也。

  九月,甲申,公孙敖卒于齐。已绝,卒之者,为后齐胁鲁归其丧有耻,故为内讳,使若尚为大夫。

  [疏]注“已绝”至“大夫”。

  ○解云:言已绝者,即上八年公孙敖奔莒是也。《春秋》之例,大夫出奔之后,即绝於大夫之位,不复书其卒,即公子庆父、臧孙纥之属是,是以於此怪其书卒矣。言为后齐胁鲁归其丧有耻者,即下十五年夏,“齐人归公孙敖之丧”,传云“何以不言来?内辞也,胁我而归之”是也。

  齐公子商人弑其君舍。此未逾年之君也,其言弑其君舍何?据弑其君之子奚齐也。连名何之者,弑成君未成君俱名,问例所从也。

  [疏]注“据弑”至“齐也”。

  ○解云:即僖九年“冬,晋里克弑其君之子奚齐”,传云“弑未逾年君之号”是也。

  已立之,已杀之,商人本正当立,恐舍缘潘意为害,故先立而弑之。

  [疏]注“商人本正当立”。

  ○解云:正以弑舍不书日,见不正遇祸,则知商人本正明矣。

  成死者而贱生者也。恶商人怀诈无道,故成舍之君号,以贱商人之所为。不解名者,言成君可知。从成君不日者,与卓子同。

  ○恶,乌路反。卓,敕角反。

  [疏]注“从成君”至“子同”。

  ○解云:即僖十年春,“晋里克弑其君卓子”,彼下注云“不日者,不正遇祸,终始恶明,故略之”是也。

  宋子哀来奔。宋子哀者何?无闻焉尔。

  [疏]“宋子哀者何”。

  ○解云:欲言宋君,经书子哀;欲言大夫,文不言氏,故执不知问。

  ○“无闻焉尔”。

  ○解云:即隐二年注云“言无闻者,《春秋》有改周受命之制,孔子畏时远害,又知秦将燔《诗》、《书》,其说口授相传,至汉公羊氏及弟子胡毌生等,乃始记於竹帛,故有所失也”是也。

  ○冬,单伯如齐。齐人执单伯。齐人执子叔姬。执者曷为或称行人?或不称行人?此问诸侯相执大夫所称例。

  称行人而执者,以其事执也。以其所衔奉国事执之,晋人执我行人叔孙舍是也。

  [疏]注“晋人”至“是也”。

  ○解云:即昭二十三年,“晋人执我行人叔孙舍”是。

  不称行人而执者,以巳执也。巳者,巳大夫,自以大夫之罪执之。分别之者,罪恶各当归其本。

  ○别,彼列反。单伯之罪何?道淫也。恶乎淫?淫乎子叔姬。时子叔姬嫁,当为齐夫人,使单伯送之。

  ○恶,音乌。然则曷为不言齐人执单伯及子叔姬?据夫人妇姜系公子遂。

  [疏]注“据夫”至“子遂”。

  ○解云:即宣元年“三月,遂以夫人妇姜至自齐”是也。

  内辞也,使若异罪然。深讳使若各自以他事见执者。不书叔姬归于齐者,深讳以起道淫。书单伯如齐者,起送叔姬也。齐称人者,顺讳文,使若非伯讨。

  [疏]注“不书”至“姬也”。

  ○解云:言此者,欲决隐二年“冬,十月,伯姬归于纪”之属书归也。言深讳者,正以子叔姬有罪故也。言以起道淫者,谓深讳不言其归,即是以起道淫之义,何者?若更为小事而见执,何须讳其归于齐?今不言归于齐,而与单伯俱见执,明其在道与单伯淫,于归事不醒醒矣。或日不书归于齐者,深讳其起道淫故也。何者?若言叔姬归于齐,齐人执单伯,齐人执子叔姬,即有道淫之理也。

  ○注“齐称人”至“伯讨”。解云:即僖四年夏,“齐人执袁涛涂”之下,传云“称侯而执者,伯讨也。称人而执者,非伯讨也”是也。

  十有五年,春,季孙行父如晋。

  三月,宋司马华孙来盟。月者,文公微弱,大夫秉政,宋亦蔽於三世之党,二乱结盟,故不与信辞。不称使者,宋无大夫。官举者,见宋乱也。录华孙者,明恶二国,非以月恶华孙也。

  ○华孙,户化反。见,贤遍反。恶二,乌路反,下皆同。

  [疏]注“月者”至“秉政”。

  ○解云:即公子遂是也。

  ○注“宋亦”至“之党”。

  ○解云:即上八年传云“曷为皆官举?宋三世无大夫,三世内娶也”是也。言为三世内娶之故,三世妃党皆强,而为君之所蔽,故云蔽于三世之党矣。

  ○注“故不与信辞”。

  ○解云:正以《春秋》之例,凡莅盟、来盟例皆书时,所以然者,欲见王者当以至信先于天下故也,是以桓十四年夏,“郑伯使其弟语来盟”,注云“时者,从内为王义,明王者当以至信先天下”是也。今而书月,故言不与信辞耳。

  ○注“不称使”至“大夫”。

  ○解云:正决“郑伯使其弟语来盟”之文也。

  ○注“官举”至“孙也”。

  ○解云:大夫之义,例不官举,而此言司马者,正以见宋之乱,是以详录华孙,明其书月不与信辞者,不由华孙之故也。

  夏,曹伯来朝。

  齐人归公孙敖之丧。何以不言来?据齐人来归子叔姬。

  [疏]注“据齐”至“叔姬”。解云:在此年十二月。

  内辞也。胁我而归之,笋将而来也。笋者,竹箯,一名编舆,齐、鲁以此名之曰笋。将,送也。为叔姬淫,恶鲁类,故取其尸置编舆中,传送而来,胁鲁令受之,故讳不言来,起其来有耻,不可言来也。不月者,不以恩录,与子叔姬异。

  ○笋将,音峻,竹箯也。将,送也。竹箯,婢绵反,一音步贤反,服虔音编,韦昭音如频反。编,必绵反,一音篇,郭璞音步典反。舆,音馀。为叔,于伪反,下“父为”、“子为”、“若为”、“实为”同。传,直专反。令受,力呈反,下同。

  [疏]注“故取其尸”。解云:谓取其死尸矣。

  ○注“不月”至“姬异”。解云:正以下“十有二月,齐人来归子叔姬”,书月故也。

  六月,辛丑,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是后楚人灭庸,宋人弑其君处臼,齐人弑其君商人,宣公弑子赤,莒弑其君庶其。

  [疏]注“是后楚人灭庸”。

  ○解云:即下十六年秋,“楚人、秦人、巴人灭庸”是也。

  ○注“宋人弑处臼”。

  ○解云:在十六年冬。

  ○注“齐人弑商人”。

  ○解云:在十八年夏五月。

  ○注“宣公弑子赤”。

  ○解云:即十八年冬子卒,传云“子卒者孰谓?谓子赤也。何以不日?隐之也。何隐尔?弑也”者是也。

  ○注“莒弑其君庶其”。解云:在十八年冬。

  单伯至自齐。大夫不致,此致者,喜患祸解也。不省去氏者,淫当绝,使若他单伯至也。

  ○解,户买反。省,所景反。

  [疏]注“大夫不”至“祸解也”。

  ○解云:正以内大夫出聘,例不书至故也。

  ○注“不省”至“伯至也”。解云:正以昭十四年“春,隐如至自晋”,彼是被执而归,省去其氏,今单伯存氏,故解之。

  晋郤缺帅师伐蔡。戊申,入蔡,入不言伐,此其言伐何?至之日也。其日何?据甲寅齐人伐卫日伐也。

  [疏]“入不言伐”。

  ○解云:庄十年师解云尔,故此弟子据而难之。

  ○注“据甲”至“伐也”。

  ○解云:即庄二十八年“春,王三月,甲寅,齐人伐卫。卫人及齐人战,卫人败绩”是也。

  至之日也。嫌至日伐,不至日入,故曰入也。主书,与甲寅同义。

  [疏]注“主书”至“同义”。

  ○解云:即彼云“伐不日,此何以日?至之日也”,何氏云“用兵之道,当先至竟侵责之,不服,乃伐之。今日至,便以今日伐之,故日以起其暴也”是也。然则令此郤缺亦今日至便以今日伐之,故书以日起其暴也。

  秋,齐人侵我西鄙。

  季孙行父如晋。

  冬,十有一月,诸侯盟于扈。不序不日者,顺上讳文,使若扈之盟,都不可得而知。

  [疏]注“不序”至“而知”。

  ○解云:上七年“秋,八月,公会诸侯、晋大夫盟于扈”传云“诸侯何以不序?大夫何以不名?公失序也。公失序奈何?诸侯不可使与公盟”云云,何氏云“文公内则欲久丧而后不能,丧娶逆祀;外则贪利取邑,为诸侯所薄贱,不见序,故深讳为不可知之辞。不日者,顺讳为善文也”。然则此不序者,为不可知之辞。不日者,顺讳为善文也,何者?盟不日,善文故也。

  十有二月,齐人来归子叔姬。其言来何?据齐人归公孙敖之丧不言来。闵之也。闵伤其弃绝来归。此有罪,何闵尔?父母之於子,虽有罪,犹若其不欲服罪然。孔子曰:“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所以崇父子之亲也。言齐人不以弃归为文者,令与敖同文相发明。叔姬于文公为姊妹,言父母者,时文公母在,明孝子当申母恩也。月者,闵录之,从无罪例。

  [疏]注“所以”至“亲也”。

  ○解云:即言来以闵之是也。

  ○注“言齐人”至“母者”。

  ○解云:若以弃归为文,即言子叔姬来归,不言齐人,即宣十六年“郯伯姬来归”之文是,今言齐人来归,故谓之同文也。言相发明者,言敖为齐所恶而来归之,今此亦为齐人所归之,故曰相发明耳。

  ○注“时文”至“恩也”。

  ○解云:正以下十六年“秋,八月,辛未,夫人姜氏薨”;十七年夏,“葬我小君圣姜”,传云“圣姜者何?文公之母也”是。

  ○注“月者闵”至“罪例”。

  ○解云:正以弃归之例,有罪者时,无罪者月故也。其有罪者时,即宣十六年“秋,剡伯姬来归”是也。其无罪者月,成五年“春,王正月,杞叔姬来归”之属是也。

  齐侯侵我西鄙,遂伐曹,人其郛。郛者何?恢郭也。恢,大也。郭,城外大郭。

  ○郛,芳夫反,郭也。恢廓,苦回反,大也。

  [疏]“郛者何”。

  ○解云:欲言城郭,经无城郭之文;欲言非城郭,上文言入,故执不知问。

  入郛书乎?曰:不书。围不言入,入郛吴也。

  [疏]“入郛”至“不书”。

  ○解云:案诸旧本,此传之下悉皆无注。有注云“围不言入,入郛是也”者,衍字耳。

  入郛不书,此何以书?动我也。讳使若为同姓见入郛故,动惧我也。动我者何?内辞也。其实我动焉尔。齐侵鲁,鲁实为子叔姬故,动惧失操云尔。乡者不去,几亦入我郛,故举入郛以起鲁耻,且明兵之所乡,苟得其罪,则莫敢不惧。

  ○乡者,许亮反,下同。几,音祈。

  十有六年,春,季孙行父会齐侯于阳穀,齐侯弗及盟。其言弗及盟何?据序上会也。连盟何者,嫌据盟。

  [疏]注“据序”至“据盟”。解云:据序上会,何得弗及盟乎?是以问之。云嫌据盟者,嫌直据盟问之。

  不见与盟也。与齐期盟,为叔姬故,中见简贱,不见与盟,侮辱有耻,故讳使若行父会而去,齐侯不及得与盟,故言齐侯弗及,亦所以起齐侯不肯。

  ○为,于伪反。

  [疏]注“使若”至“与盟”。

  ○解云:使若行父会齐侯于阳穀讫即弃之而去,齐侯不及盟。

  ○注“亦所以起齐侯不肯”。

  ○解云:若直言不及盟,文体已具,足见不得盟矣。而更言齐侯不及者,欲道是时不肯盟者是齐侯也。若直言季孙行父会齐侯于阳穀不及盟,不妨行父不及,无以见齐侯不肯矣。

  夏,五月,公四不视朔。视朔说在六年。不举不朝庙者,礼,月终于庙先受朝政,乃朝,明王教尊也;朝庙,私也,故以不视朔为重。常以朔者,重始也。

  [疏]注“视朔说在六年”。

  ○解云:即上六年注云“礼,诸侯受十二月朔政於天子,藏于大祖庙,每月朔朝庙,使大夫南面奉天子命,君北面而受之”是也。

  ○注“不举”至“为重”。

  ○解云:正以视朔之时,必有朝庙之礼,故上六年经云“闰月不告月,犹朝于庙”是也。今此经直言“四不视朔”,不道不朝庙,故解之。

  ○注“常以”至“始也”。

  ○解云:言十二月之政令,所以不在年初一受之而巳,必以月之朔日受之者,重月之始故也。

  公曷为四不视朔?据无事也。公有疾也。以不讳举公如有疾,公有疾乃复举公是也。

  ○乃复,扶又反,下同。

  [疏]注“公有”至“是也”。

  ○解云:即昭二十三年“冬,公如晋,至河。公有疾,乃复”是也。

  何言乎公有疾不视朔?据有疾无恶也。

  [疏]注“据有疾无恶也”。

  ○解云:即昭二十三年传云“何言乎公有疾乃复?杀耻也”者是。

  自是公无疾,不视朔也。有疾无恶不当书。又不言有疾者,欲起公自是无疾不视朔也。

  [疏]注“公自”至“朔也”。

  ○解云:即郑氏云“鲁自文公四不视朔,视朔之礼已后遂废”者,正取此文也。

  然则曷为不言公无疾不视朔?有疾,犹可言也,无疾,不可言也。言无疾大恶,不可言也。是后公不复视朔,政事委任公子遂。

  六月,戊辰,公子遂及齐侯盟于犀丘。

  ○犀丘,彦西,《左氏》作“郪丘”,《穀梁》作“师丘”。

  [疏]“盟于犀丘”。

  ○解云:正本作“菑丘”,故贾氏《公羊》曰“菑丘,《穀梁》曰‘师丘’”是也。今《左氏》经作“郪”字。

  秋,八月,辛未,夫人姜氏薨。

  ○毁泉台。泉台者何?郎台也。庄公所筑台于郎,以郎讥临民之漱浣。

  ○漱,素侯反。浣,户管反。

  [疏]“泉台者何”。何解云:泉台之名,自前未有,今而言毁,故执不知问。

  ○注“庄公”至“漱浣”。

  ○解云:即庄二十一年“春,筑台于郎”,传云“何以书?讥。何讥尔?临民之所漱浣也”是也。然则何以知泉台为郎台?正以彼传云“讥临民之所漱浣”书,与此泉台之义合故也。

  郎台则曷为谓之泉台?未成为郎台,未成时,但以地名之。既成为泉台。既成,更以所置名之。毁泉台何以书?讥。何讥尔?筑之讥,毁之讥。先祖为之,已毁之,不如勿居而已矣。但当勿居,令自毁坏,不当故毁,暴扬先祖之恶也。筑毁讥同,知例皆时。

  ○令,力呈反。暴,步卜反。

  [疏]注“筑毁”至“皆时”。

  ○解云:言筑毁讥同者,即上传云“筑之讥,毁之讥”是也。言知例皆时者,正以此经文承月下,恐蒙月,故如此解。

  楚人、秦人、巴人灭庸。

  ○巴,布加反。

  冬,十有一月,宋人弑其君处臼。弑君者曷为或称名氏?或不称名氏?大夫弑君称名氏,贱者穷诸人;贱者,谓士也。士正自当称人。

  ○处臼,二传作“杵臼”。大夫相杀称人,贱者穷诸盗。贱者穷诸人者,言士先自称人,今弑君亦称人,故曰穷诸人矣。云贱者穷诸盗者,言士之贱名不过于盗故也。降大夫使称人,降士使称盗者,所以别死刑有轻重也。无尊上,非圣人,不孝者,斩首枭之;无营上,犯军法者,斩要;杀人者,刎脰,故重者录,轻者略也。不日者,内娶略贱之。

  ○别,彼列反。枭,古尧反。要,一遥反。刎,亡粉反。头,如字。本又作“脰”,音豆。

  [疏]注“故重”至“略也”。

  ○解云:谓大夫弑君罪重,故称名氏责之深。若大夫相杀,罪轻於犯君,故降称盗者,义之轻然也。

  ○注“不日”至“贱之”者,既说于上。

  十有七年,春,晋人、卫人、陈人、郑人伐宋。

  夏,四月,癸亥,葬我小君圣姜。圣姜者何?文公之母也。

  ○圣姜,二传作“声姜”。

  [疏]“圣姜者何”。

  ○解云:欲言夫人,谥异其夫号;欲言为妾,而卒葬并不见,故执不知问。

  齐侯伐我西鄙。

  六月,癸未,公及齐侯盟于穀。

  诸侯会于扈。

  秋,公至自穀。

  冬,公子遂如齐。

  十有八年,春,王二月,丁丑,公薨于台下。

  秦伯罃卒。秦穆公也。至此卒者,因其贤。

  ○伯罃,乙耕反,何云“穆公也”。《左氏》:穆公子康公。

  [疏]注“秦穆”至“其贤”。

  ○解云:正以秦是戎狄,《春秋》外之,往前以来未录其卒,今乃始书,故以贤解之。而《左氏》为康公者,与此别。《穀梁》无解。

  夏,五月,戊戌,齐人弑其君商人。商人弑君贼,复见者,与大夫异。齐人已君事之,杀之且当坐弑君。

  ○复见,扶又反,下同;下贤遍反。

  [疏]注“商人”至“弑君”。

  ○解云:《春秋》之义,诸是弑君之贼,皆不复见,所以贱之,是以宣六年书“晋赵盾、卫孙免侵陈”,传云“赵盾弑君,此其复见何”,注云“据宋督、郑归生、齐崔杼弑其君,后不复见”;传又云“亲弑君者,赵穿也”,注云“复见赵盾者,欲起亲弑者赵穿,非盾”是也。今此商人於上十四年“弑其君舍”而复见者,正以其为君故也。与大夫异者,齐人以君事之,杀之宜当坐弑君。然则商人弑其君舍而存之,欲责臣子不讨贼故也,是以庄二十二年注云“不与念母而讥忌省者,本不事母则已,不当忌省,犹为商人责不讨贼”,义亦通於此。

  六月,癸酉,葬我君文公。

  ○秋,公子遂、叔孙得臣如齐。不举重者,讥鲁猥使二大夫出,虚国家,废政事,重录内也。

  [疏]注“不举”至“内也”。解云:书事举重,《春秋》之常,今而悉举,故解之。《穀梁传》云“使举上客而不称介,不正其同伦而相为介,故列而数之也”者,亦是直举重之义也。而言重录内者,正以外大夫未有并见者,於内唯有此经,及定六年“夏,季孙斯、仲孙何忌如晋”之文,故知正是重录内也。

  冬,十月,子卒。子卒者孰谓?谓子赤也。何以不日?据子般卒日。隐之也。何隐尔?弑也。弑则何以不日?据子般卒日。

  ○弑也,音试,下及注同。

  [疏]注“据子般卒日”。

  ○解云:即庄三十二年“冬,十月,乙未,子般卒”是也。

  不忍言也。所闻世,臣子恩痛王父深厚,故不忍言其日,与子般异。

  [疏]注“故不忍”至“般异”。

  ○解云:正以子般为所传闻之世故也,是以庄三十三年“子般卒”之下,何氏云“杀不去日见隐者,降子赤也”是。

  夫人姜氏归于齐。归者,大归也。夫死子杀贼人立,无所归留,故去也。有去道书者,重绝不复反。

  [疏]注“归者,大归也”。

  ○解云:凡言大归,一出不反之辞,若“纪侯大去其国”之类,故言归者大归也。

  ○注“有去”至“复反”。

  ○解云:正以常事不书故也。

  季孙行父如齐。

  莒弑其君庶其。称国以弑何?据莒人弑其君密州。

  [疏]注“据莒”至“密州”。

  ○解云:即襄三十一年“十有一月,莒人弑其君密州”是也。

  称国以弑者,众弑君之辞。一人弑君,国中人人尽喜,故举国以明失众,当坐绝也。例皆时者,略之也。

  [疏]注“例皆”至“之也”。解云:谓是失众而称国以弑者,皆书时以略之,即定十三年冬,“薛弑其君比”之属是也。若然,昭二十七年“夏,四月,吴弑其君僚”,亦是称国而书月者,彼非失众,但以见弑之义,故不书时贱之,是以何氏云“不书阖闾弑其君者,为季子讳,明季子不忍父子兄弟自相弑,让国阖闾,欲其享之,故为没其罪也”,“月者,非失众见弑,故不略之”者是也。

宣公卷十五(起元年,尽九年)

 宣公卷十五(起元年,尽九年)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继弑君不言即位,此其言即位何?其意也。桓公篡成君,宣君篡未逾年君,嫌其义异,故复发传。

  [疏]注“桓公”至“发传”。

  ○解云:即桓元年传云“继弑君不言即位,此言即位何”,注云“据庄公不言即位”;彼传云“如其意也”,注云“弑君欲即位,故如其意也”,注云“弑君欲即位,故如其意,以著其恶”是也。若然,案礼未逾年之君,臣下为之无服。臣为君斩衰三年,诚实自异,何言嫌其义异者?正以恻隐者相似故也。是以闵元年何氏云“复发传者,嫌继未逾年君义异故也,明当隐之如一”是也。

  公子遂如齐逆女。讥丧娶。复书不亲迎者,嫌触讳不成其文也。有母言如者,缘内讳,无贬公文。

  [疏]注“讥丧”至“其文”。

  ○解云:何氏以为人君丧娶者,宜有贬刺之文。若其吉逆使卿者,宜书讥之,见不亲迎而巳,即叔孙侨如之徒是也。今公子遂为君丧娶,宜去公子以见讥。而存公子,复作不亲迎之经书之者,正以公子遂本是弑君之贼,若去公子,即嫌为触弑君大恶之故。讳去公子,即似隐四年、十年公子翚之类,是以不得成其贬文。若然,文公二年“公子遂如齐纳币”,亦讥丧娶之经而不去公子者,彼是丧未毕纳币,为失礼犹浅,此乃初丧逆女,固当合贬,即下八年而注云“元年逆女,嫌为丧娶贬也”者,义亦通於此。云云之说,八年注备。

  ○注“有母”至“公文”。

  ○解云:下八年夏六月,“戊子,夫人熊氏薨”,“冬,十月,已丑,葬我小君顷熊”,“顷熊者何?宣公之母也”,是其今曰有母,母不命使者。妇人之命,不通四方,何得言如,作内使之文者?正以缘内无贬公之文故也,何者?若其去如,则嫌宣公丧娶为绝贱,不成为诸侯然也。正缘此事,不得去如也。若然,庄二十八年“臧孙辰告籴于齐”,不言如,所以不嫌庄公不能贮蓄绝而贱之者,彼告籴之事,可以通臧孙之私行;此大夫不外娶,无通私行之义,故如是。

  三月,遂以夫人妇姜至自齐。遂何以不称公子?一事而再见者,卒名也。卒,竟也。竟但举名者,省文。夫人何以不称姜氏?据侨如以夫人妇姜氏至自齐也,经有姜,不但问不称氏者,嫌据夫人氏欲使去姜。

  [疏]注“据侨”至“齐也”。解云:在成十四年九月。

  ○注“嫌据”至“去姜”。

  ○解云:即僖元年“夫人氏之丧至自齐”是也。

  贬。曷为贬?据俱至也。讥丧娶也。丧娶者公也,则曷为贬夫人?据师还也。

  [疏]注“据师还也”。

  ○解云:即庄八年“秋,师还”,传曰“还者何?善辞也。此灭同姓,何善尔?病之也”,“曷为病之?非师之罪也”。彼公自灭同姓,非师之罪,是以归恶于公,书还以善师;此公自丧娶,非夫人之罪而贬夫人,与彼义违,故据而难之。

  内无贬于公之道也。明下无贬上之义。内无贬于公之道,则曷为贬夫人?据俱有讳义。

  [疏]注“据俱有讳义”。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5: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