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不可使盟也。时郑伯内欲与楚,外依古不盟为解,安居会上,不肯从桓公盟,故后言不盟。

  ○解,古卖反。

  [疏]注“时郑伯”至“不盟”。

  ○解云:知古不盟者,正见桓三年“夏,齐侯、卫侯胥命于蒲”,传云“胥命者何?相命也。何言乎相命?近正也。此其为近正奈何?古者不盟,结言而退”是也。

  不可使盟,则其言逃归何?据后言不盟,居会上辞。鲁子曰:“盖不以寡犯众也。”诸侯以义相约,而郑伯怀二心,依古不肯盟,故言逃归,所以抑一人之恶,申众人之善,故云尔。

  楚人灭弦,弦子奔黄。

  ○九月,戊申,朔,日有食之。此象齐桓德衰,是后楚遂背叛,狄伐晋灭温,晋里克比弑其二君。

  ○比弑,申志反。

  [疏]注“楚遂背叛”。

  ○解云:即下六年“秋,楚人围许”之属是也。

  ○注“狄伐晋灭温”。

  ○解云:即下八年“夏,狄伐晋”;十年春,“狄灭温”之属是也。

  ○注“晋里克比弑其二君”。

  ○解云:即下九年“晋里克弑其君之子奚齐”;十年春,“晋里克弑其君卓子”是也。

  冬,晋人执虞公。虞已灭矣,其言执之何?据灭言以归。上传云“四年反取虞”,知去灭,变以归言执。

  ○去,起吕反,下同。

  [疏]注“据灭言以归”。解云:即定六年“郑游帅师灭许,以许男斯归”之属是也。

  ○“上传”至“取虞”。

  ○解云:在上二年。

  ○注“知去”至“言执”。

  ○解云:注言此者,欲解传家得知虞已灭矣之义耳。

  不与灭也。曷为不与灭?灭者,亡国之善辞也。言灭者,王者起当存之,故为善辞。灭者,上下之同力者也。言灭者,臣子与君戮力一心,共死之辞也。不但去灭,复去以归,言执者,明虞公灭人以自亡,当绝,不得责不死位也。晋称人者,本灭而执之,不以王法执治之,故从执无罪辞也。虞称公者,夺正爵,起从灭也。不从灭例月者,略之。

  ○戮,音六,又作“勠”,力彫反。

  六年,春,王正月。

  夏,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曹伯伐郑,围新城。邑不言围,此其言围何?彊也。恶桓公行霸,彊而无义也。郑背叛,本由桓公过陈不以道理,当先脩文德以来之,而便伐之,彊非所以附疏。

  ○彊也,其良反。

  秋,楚人围许,诸侯遂救许。

  冬,公至自伐郑。事迁於救许,以伐郑致者,举不得意。

  [疏]注“事迁”至“得意”。

  ○解云:庄六年传云“得意致会,不得意致伐”。今此以伐致,故云举不得意。然伐郑救许,皆不得意,故以伐致,或者但伐郑不得意,兵将复用於郑,故举其不得意者言之,即下七年“春,齐人伐郑”是也。

  七年,春,齐人伐郑。

  ○夏,小邾娄子来朝。至是所以进称爵者,时附从霸者,朝天子,旁朝罢,行进,齐桓公白天子进之,固因其得礼,著其能以爵通。

  [疏]注“至是”至“爵者”。

  ○解云:如此注者,欲决庄五年“秋,倪黎来来朝”之文。

  ○注“时附”至“爵通”。

  ○解云:正以得进而称爵,故如此解。小邾娄子朝天子不书者,例所不录也。今朝鲁而谓之旁朝者,正以诸侯之法,五年一朝天子,但是常事,故不书之。欲对朝王为正朝,故谓之旁朝。案隐十一年“滕侯、薛侯来朝”,皆以其来朝新王,故进称侯。今此知不由朝新王而得进者,正以僖公非受命之王故也。

  郑杀其大夫申侯。其称国以杀何?据晋侯杀其世子申生称侯。

  [疏]注“据晋”至“称侯”。

  ○解云:在上五年春。称国以杀者,君杀大夫之辞也。诸侯国体,以大夫为股胘,士民为肌肤,故以国体录。

  秋,七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世子款、郑世子华盟于甯毋。

  ○款,苦管反。毋,音无,或音某。

  曹伯般卒。

  公子友如齐。

  冬,葬曹昭公。

僖公卷十一(起八年,尽二十一年)

 僖公卷十一(起八年,尽二十一年)

  八年,春,王正月,公会王人、齐侯、宋公、卫侯、许男、曹伯、陈世子款、郑世子华盟于洮。王人者何?微者也。曷为序乎诸侯之上?先王命也。衔王命会诸侯,诸侯当北面受之,故尊序於上。时桓公德衰,甯毌之盟常会者不至,而陈、郑又遣世子,故上假王人之重以自助。

  ○洮,他刀反。

  [疏]注“甯毌”至“不至”。

  ○解云:在上七年传也。其常会者不至,正以卫侯、许男巳下不至也。

  ○注“而陈”至“世子”。

  ○解云:即世子款、世子华之属是也。

  郑伯乞盟。乞盟者何?处其所而请与也。以不序也。

  [疏]“乞盟者何”。

  ○解云:正以盟是常事,自应得与今而言乞,故执不知问。

  其处其所而请与奈何?盖酌之也。酌,挹也。时郑伯欲与楚,不肯自来盟,处其国,遣使挹取其血而请与之约束,无汲汲慕中国之心,故抑之使若叩头乞盟者也。不录使者,方抑郑伯,使若自来也。不盟不为大恶者,古者不盟也。

  ○遣使,所吏反,下“录使”同。

  [疏]注“不盟不为大恶”。

  ○解云:知非大恶者,正以郑伯不贬不绝故也。若其是大恶,宜如陈佗之贬爵而书名也。知古者不盟者,桓三年传云“古者不盟,结言而退”是也。

  夏,狄伐晋。

  秋,七月,禘于太庙,用致夫人。用者何?用者不宜用也。致者何?致者不宜致也。禘用致夫人,非礼也。以致文在庙下,不使入庙,知非礼也。礼,夫人始见庙,当特祭,而因禘诸公庙见,欲以省烦劳,不谨敬,故讥之。不日者,下用失礼明。

  ○大,音泰。始见,贤遍反,下同。省,所景反。

  [疏]“用者何”。

  ○解云:欲言失礼,而经不明;欲言得礼,而文言用,故执不知问。

  ○“致者何”。

  ○解云:见夫见庙礼当特祭,禘而言致,故执不知问。

  ○注“礼夫”至“特祭”。

  ○解云:正以三月见庙,见庙期限,明其不得因事为之,故知然也。

  ○注“不日”至“礼明”。

  ○解云:正以隐五年“考仲子之宫”下,注云“失礼鬼神例日”。然则此亦失礼,而不书日,故知用在庙下,失礼已明,不劳举日也。

  夫人何以不称姜氏?贬,曷为贬?据夫人姜氏入不贬。

  [疏]注“据夫”至“不贬”。

  ○解云:即庄二十四年“八月,丁丑,夫人姜氏入”是也。

  讥以妾为妻也。以逆不书,入庙当称妇姜,而称夫人者,夫人当坐篡嫡也。妾之事嫡,犹臣之事君同。

  ○篡嫡,初患反;下音的,下同。

  [疏]“以逆”至“不书”。

  ○解云:欲道传家知以妾为妻者,正以初逆不书,与桓、庄之属夫人文异故也。

  ○“入庙当”至“嫡也”。

  ○解云:言入庙当称妇者,正以妇者,服也,对舅姑服从之辞也。今而称夫人,作不服之称,明其有篡嫡之心,欲得为夫人,是以称之曰夫人,见其当有篡嫡之罪矣。犹如桓、宣篡弑得即位,是以《春秋》亦如其意,书其即位,明其本意耳。

  ○注“妾之事嫡,犹臣之与君同”。

  ○解云:注言此者,欲道妾之篡嫡欲得为夫人,而《春秋》书之曰夫人,犹如臣子篡君欲得即位,而《春秋》亦书其即位之义矣。

  其言以妾为妻奈何?盖胁于齐媵女之先至者也。以不致楚女,及夫人至皆不书也。僖公本聘楚女为嫡,齐女为媵,齐先致其女,胁僖公使用为嫡,故致父母辞言致。不书夫人及楚女至者,起齐先致其女,然后胁鲁立也。楚女未至而豫废,故皆不得以夫人至书也。

  [疏]注“僖公”至“为媵”。

  ○解云:《春秋说》文。

  ○注“故从”至“言致”。

  ○解云:即成九年“夏,季孙行父如宋致女”是也。

  ○注“起齐”至“书也”。

  ○解云:皆欲道若齐女未至,而已胁鲁之时,可以书其至。今先致其女,乃后胁鲁为夫人,其初至之时乃为媵妾,是以不得书其至矣。

  冬十有二月,丁未天王崩。惠王也。

  九年,春,王三月,丁丑,宋公御说卒。何以不书葬?为襄公讳也。襄公背殡出会宰周公,有不子之恶,后有征齐忧中国尊周室之心,功足以除恶,故讳不书葬,使若非背殡也。

  ○说,音悦。为襄,于伪反,下注“为天”、“为桓”皆同。

  [疏]“何以不书葬”。解云:正以隐十一年“公薨”之下,传云“何以不书葬”,彼注云“据庄公书葬”。然则彼巳有解,故不重释。

  ○注“襄公”至“周公”。

  ○解云:在下经文。

  ○注“后有”至“殡也”。

  ○解云:即下十八年传云“曷为不使齐主之?与襄公之征齐也”,桓公死,竖刀、易牙争权不葬,为是故伐之也”,是为齐之文也。

  夏,公会宰周公、齐侯、宋子、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于葵丘。宰周公者何?天子之为政者也。宰,犹治也,三公之职号尊名也。以加宰,知其职大尊重,当与天子参听万机,而下为诸侯所会,恶不胜其任也。宋未葬不称子某者,出会诸侯,非尸柩之前,故不名。

  ○恶不,乌路反。胜,音升。

  [疏]“宰周公者何”。

  ○解云:欲言三公,而文加宰;欲言卿士,经书周公,故执不知问。

  ○注“宰犹治也”。

  ○解云:正以宰者,和治之名,得为治事之义。

  ○注“而下”至“其任也”。

  ○解云:如此注者,欲决上五年首戴之会,总序诸侯,乃言会王世子。若以世子为会主,致诸侯于此,会而会之然也。今此宰周公,文与彼异,故知下为诸侯所会。

  ○注“宋未葬”至“不名”。

  ○解云:庄三十二年传云“君存称世子,君薨称子某,既葬称子,逾年称公”。然则宋未葬,宜称子某,而章称子者,非尸柩之前,无父前子名,君前臣名之义。知宋未葬者,正以宋公之卒在上三月,下有七月之文,当此之时未满五月,是以知其未葬。若然,案桓公十一年“郑忽出奔”,传云“忽何以名”,注云“据宋子既葬称子”者,正以其非居尸柩前,故作既葬之称,非谓葬讫。其说在彼。

  秋,七月,乙酉,伯姬卒。此未適人,何以卒?据杞叔姬不卒。

  [疏]“此未適人,何以卒”。

  ○解云:正以文无所系,知其未適人。

  ○注“据杞叔姬不卒”。解云:宜作伯姬字,即庄二十七年“春,公会杞伯姬于洮”,注云“伯姬不卒者,盖不与卒于无服”。此未適人,何以卒乎?故难之也。案《春秋》之内,唯有“杞叔姬来归”,成八年冬,“杞叔姬卒”,更无叔姬不卒之事,故如此解。许嫁矣。妇人许嫁,字而笄之。字者,尊而不泄,所以远别也。笄者,簪也,所以系持发,象男子饰也。服此者,明系属於人,所以养贞一也。《婚礼》曰:“女子许嫁,笄而醴之,称字。”

  ○笄,古兮反。泄,息列反。别,被列反。簪,庄林反。

  [疏]注“字者”至“远别也”。

  ○解云:正以字尊於名,故言尊而不泄。所以远别者,正以内之公子为大夫者,卒皆称名;而内女许嫁,卒而称字者,所以远别之故也。

  ○注“婚礼曰”至“称字”。

  ○解云:《士婚礼记》文。彼注云“许嫁,巳受纳微礼也。笄女之礼,犹冠男也,使主妇女宾执其礼”是也。

  死则以成人之丧治之。不以殇礼降也。许嫁卒者,当为诸侯夫人,有即贵之渐,犹侠卒也。日者,恩尤重於未命大夫,故从诸侯夫人例。

  ○侠,音协。

  [疏]注“许嫁卒者”至“夫人”。

  ○解云:则知许嫁於大夫者不卒之,何者?为大夫妻者贱,虽至其家,卒犹不书,况其许嫁乎!

  ○注“犹侠卒也”。

  ○解云:在隐九年春三月,“侠卒”,彼传云“侠者何?吾大夫之未命者也”,彼注云“未命所以卒之者,赏疑从重。然则未命大夫所以卒之,以其将为大夫,有即贵之渐,赏疑从重,故录之”。今此许嫁之女,亦有将为诸侯夫人之渐,故得书之。

  ○注“日者”至“夫人例”。

  ○解云:以侠卒不日,故言日者恩尤重於未命大夫,故从诸侯夫人之卒例,皆书日,成八年“冬,十月,癸卯,杞叔姬卒”之属是也,故言从诸侯夫人例。

  九月,戊辰,诸侯盟于葵丘。桓之盟不日,此何以日?危之也。何危尔?贯泽之会,桓公有忧中国之心。不召而至者,江人、黄人也。葵丘之会,桓公震而矜之,叛者九国。下伐厉善义兵是也。会不书者,叛也。叛不书者,为天子亲遣三公会之而见叛,故上为天子,下为桓公讳也。会盟一事不举重者,时宰周公不与盟。

  ○不预,音豫。

  [疏]“贯泽之会”。

  ○解云:即上二年“秋,九月,齐侯、宋公、江人、黄人盟于贯”是也。而此言于贯泽者,盖地有二名。然则案彼经盟,此言会者,举其初会而言也。彼直书盟者,举重故也。

  ○注“下伐”至“是也”。

  ○解云:即下十五年“秋,七月,齐师、曹师伐厉”,注云“月者,善录义兵,厉,葵丘之会叛天子之命也”者是也。

  ○注“会不”至“叛也”。

  ○解云:言厉等九国,亦在于会,而葵丘之会不书之者,以其叛天子之命,故不录之,但书曹伯以上于会。

  ○注“会盟”至“不与盟”。

  ○解云:正以文十四年“公会宋公”已下,“同盟于新城”。然则彼是会盟一事,举盟以为重,不言会于某,今此会盟并举,故须两解之。言宰周公是时实不与盟,若言公会宰周公、齐侯巳下盟于葵丘,则是文害其义。不举盟,直书上会,会轻於盟,失举重之例矣。以此之故,必须两举,书云诸侯盟于葵丘,则知周公不与盟矣。

  震之者何?犹曰振振然。亢阳之貌。

  [疏]“震之者何”。解云:欲言是善,而盟书日;欲言其恶,贤伯所为,故执不知问。

  矜之者何?犹曰莫若我也。色自美大之貌。

  [疏]“矜之者何”。

  ○解云:既名贤伯,美见天下;而取夸矜,异于本行,故执不知问。

  ○注“色自美大之貌”。

  ○解云:谓其颜色自有美大之势。

  甲戌,晋侯诡诸卒。不书葬者,杀世子也。

  ○诡,九委反。

  [疏]注“不书葬者,杀世子也”。

  ○解云:在上五年春。凡君杀无罪大夫,例去其葬以绝之。

  冬,晋里克弑其君之子奚齐。此未逾年之君,其言弑其君之子奚齐何?据弑其君舍,不连先君。连名者,上不书葬子某,弑君名未明也。

  ○杀其,音试,下及注放此。

  [疏]注“据弑”至“先君”。

  ○解云:即文十四年“齐公子商人弑其君舍”是也。

  ○注“连名”至“未明也”。

  ○解云:言名未明者,弟子本意,正欲问弑其君之子,而连奚齐何之者,恐人不知奚齐之名,为是先君未葬称子某,似若子般、子野之属是也;为是被弑之故称名,似若诸儿、卓子之属是也,是以将名连弑问之,欲使后人知其称名之义。

  杀未逾年君之号也。欲言弑其子奚齐,嫌无君文,与杀大夫同;欲言弑其君,又嫌与弑成君同,故引先君冠子之上,则弑未逾年君之号定,而坐之轻重见矣。加之者,起先君之子。不解名者,解言杀,从弑名可知也。弑未逾年君,例当月,不月者,不正遇祸,终始恶明,故略之。

  ○冠,古乱反。见,贤遍反。

  [疏]注“则弑”至“见矣”。

  ○解云:言罪差於成君,与杀大夫异矣。

  ○注“加之”至“之子”。

  ○解云:若不加之,嫌是君子为一人故。

  ○注“不解名”至“知也”。

  ○解云:正以传云“弑未逾年君之号”,止答上云“其言弑其君之子何”之文,故云不解名矣。既解言弑,则书奚齐之名,由弑之故明矣,是以不复答之。

  ○注“弑未逾”至“略之”。

  ○解云:正以隐四年春,“戊申,卫州吁弑其君完”,注云“日者,从外赴辞,以贼闻例”。然则弑成君者,例书日,即庄八年冬十一月“癸未,齐无知弑其君诸儿”之属是。弑成君者例既书日,知弑未逾年君当月明矣。今此不月,故须解之。

  十年,春,王正月,公如齐。书如者,录内所与外交接也,故如京师,善则月荣之;如齐、晋,善则月安之;如楚,则月危之,明当尊贤慕大,无友不如已者。月者,僖公本齐所立,桓公德衰见叛,独能念恩朝事之,故善录之。

  [疏]注“故如京”至“荣之”。

  ○解云:即成十三年春,“三月,公如京师”,彼注云“月者,善公尊天子”是。

  ○注“如齐”至“安之”。

  ○解云:即襄二十一年“春,王正月,公如晋”,彼注云“月者,溴梁之盟,后中国方乖离,善公独能与大国”是也。

  ○注“如楚则月危之”。

  ○解云:即襄二十八年十一月,“公如楚”,彼注云“如楚皆月者,危公朝夷狄也”。必如此注者,正以朝聘例时,而书月,故须解矣。

  ○注“明当尊贤慕大”。

  ○解云:正覆如齐、晋则月安之。

  ○注“无友不如已”。

  ○解云:覆如楚则月危之。

  狄灭温。

  温子奔卫。

  晋里克弑其君卓子,及其大夫苟息。及者何?累也。弑君多矣,舍此无累者乎?曰有,孔父、仇牧皆累也。舍孔父、仇牧无累者乎?曰有。有则此何以书?贤也。何贤乎荀息?据与孔父同。

  ○君卓子,敕角反,又丁角反,《左氏》经无“子”字。舍,音舍,下同。

  [疏]“及者何”。

  ○解云:君之与臣,尊卑异等,今而言及,故执不知问。

  ○“累也”。

  ○解云:桓二年注云“累,累从君而死,齐人语也”,则彼已有解,故此处不复注之。

  ○“曰有”。

  ○解云:桓二年注云“叔仲惠伯是也”。

  ○“何贤乎”,注“据与孔父同”。

  ○解云:桓二年传云“何贤乎孔父”,注云“据叔仲惠伯不贤”。然则此言据与孔父同者,谓与孔父同据叔仲惠伯矣。

  荀息可谓不食其言矣。不食言者,不如食受之而消亡之,以奚齐、卓子皆立。

  [疏]注“以奚”至“皆立”。

  ○解云:欲指不食其言之事状矣。

  其不食其言奈何?奚齐、卓子者,骊姬之子也,荀息传焉。礼,诸侯之子八岁受之少傅,教之以小学,业小道焉,履小节焉;十五受大傅,教之以大学,业大道焉,履大节焉。

  ○骊,力知反。少,诗照反。大傅,音泰。

  [疏]注“礼诸侯”至“节焉”。

  ○解云:皆《艺文志》文也。注云小道小节,正谓始甲典賝师受业;大道大节,谓博习尽诚也。

  骊姬者,国色也。其颜色一国之选。

  ○选,息恋反。献公爱之甚,欲立其子,於是杀世子申生。申生者,里克傅之。献公病将死,谓荀息曰:“士何如,则可谓之信矣?”献公自知废正当有后患,欲讬二子於荀息,故动之云尔。荀息对曰:“使死者反生,生者不愧乎其言,则可谓信矣。”荀息察言观色,知献公欲为奚齐、卓子来动已,故答之云尔。

  ○欲为,于伪反,下文“为文公”、“不为”、“故为”皆同。献公死,奚齐立。里克谓荀息曰:“君杀正而立不正,废长而立幼,长谓重耳。

  ○长,丁丈反,注同。

  ○如之何?原与子虑之。”荀息曰:“君尝讯臣矣,上问下曰讯。言臣者,明君臣相与言不可负。

  ○讯,音信,上问曰下讯。臣对曰:‘使死者反生,生者不愧乎其言,则可谓信矣。’”里克知其不可与谋,退,弑奚齐。荀息立卓子,里克弑卓子,荀息死之。荀息可谓不食其言矣。起时莫不背死乡生,去败与成。荀息一受君命,终身死之,故言及,与孔父同义。不日者,不正遇祸,终始恶明,故略之。

  ○背,音佩。乡,许亮反。

  [疏]注“故言”至“同义”。

  ○解云:桓二年“宋督弑其君与夷,及其大夫孔父”,彼注云“言及者,使上及其君,若附大国以名通,明当封为附庸,不绝其祀,所以重社稷之臣”也。今荀息一受君命,终身死之,故言及;亦使上及其君,若附大国以名通,明当封为附庸,不绝其祀,所以重社稷之臣,故云与孔父同义。

  ○注“不日者”至“故略之”。

  ○解云:正以成君见弑者例书日,今此不日,故解之。

  夏,齐侯、许男伐北戎。

  晋杀其大夫里克。里克弑二君,则曷为不以讨贼之辞言之?据卫人杀州吁。

  [疏]注“据卫人杀州吁”。

  ○解云:即隐四年“九月,卫人杀州吁于濮”是也。

  惠公之大夫也。惠公篡立巳定,晋国君臣合为一体,无所复责,故曰此乃惠公之大夫,安得以讨贼之辞言之?

  ○所复,扶又反,下同。然则孰立惠公?欲难杀之意。

  ○难,乃旦反。里克也。里克弑奚齐、卓子,逆惠公而入。里克立惠公,则惠公曷为杀之?惠公曰:“尔既杀夫二孺子矣,孺子,小子也。奚齐、卓子时皆幼小。

  ○夫,音扶。孺,如注反。又将图寡人。如我有不可,将复图我如二孺子。为尔君者,不亦病乎?於是杀之。然则曷为不言惠公之入?据齐小白入于齐。晋之不言出入者,踊为文公讳也。踊,豫也,齐人语。若关西言浑矣。献公杀申生,文公与惠公恐见及,出奔,不子当绝,还入为篡,文公功足以并掩前人之恶,故惠公入、怀公出、文公入浑皆不书,悉为文公讳故也。为文公讳者,欲明文公之功大也。语在下。怀公者,惠公子也。惠公卒,怀公立,而秦纳文公,故出奔。惠公、文公出奔不书者,非命嗣也。

  ○踊,音勇,豫也。言浑,户昆反,又户本反,下同。

  [疏]注“文公与惠公”至“嗣也”。

  ○解云:正以同姓之臣尚无去义,况於兄子乎!且惠公、文公庶子,假令不去,亦不杀之,故知去父宜当绝矣。

  齐小白入于齐,则曷为不为桓公讳?桓公之享国也长,享,食。美见乎天下,故不为之讳本恶也。文公之享国也短,美未见乎天下,故为之讳本恶也。桓公功大,善恶相除,足封有馀,较然为天下所知;文公功少,嫌未足除身篡而有封功,故为之讳。并不言惠公、怀公出入者,明非徒足以除身篡而巳,有足封之明较也,美不如桓公之功大。

  ○美见,贤遍反,下同。较然,音角,下同。

  秋,七月。

  ○冬,大雨雹。何以书?记异也。夫人专爱之所生也。

  ○雨,于付反。雹,步角反。

  [疏]“冬,大雨雹”。解云:《左氏》作“雪”。

  ○注“夫人专爱之所生也”。

  ○解云:蔽障楚女而专取君爱,故生此雹灾。

  十有一年,春,晋杀其大夫郑父。

  ○,普悲反。

  [疏]“郑父”。

  ○解云:《左氏》经无“父”字。

  夏,公及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阳穀。

  ○秋,八月,大雩。公与夫人出会,不恤民之应。

  冬,楚人伐黄。

  十有二年,春,王三月,庚午,日有食之。是后楚灭黄,狄侵卫。

  [疏]注“是后楚灭黄”。

  ○解云:在今年夏。注“狄侵卫”。

  ○解云:在十三年春。

  夏,楚人灭黄。

  ○秋,七月。

  冬,十有二月,丁丑,陈侯处臼卒。

  ○处臼,《左氏》作“杵臼”。

  [疏]“夏楚人灭黄”。

  ○解云:庄十年“冬,十月,齐师灭谭”,十三年“夏,六月,齐人灭遂”。然则灭例月,而此不月者,所传闻之世,始录夷狄灭小国也。

  十有三年,春,狄侵卫。

  夏,四月,葬陈宣公。

  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于咸。桓公自贯泽、阳穀之会后,所以不复举小国者,从一法之后,小国言从令行,大国唯曹、许以上乃会。

  ○咸,音咸。不复,扶又反,下同。

  秋,九月,大雩。曲阳穀之会不恤民,复会于咸,城缘陵,烦扰之应。

  [疏]注“由阳”至“之应”。

  ○解云:谓上十一年“夏,公及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阳穀”是。

  冬,公子友如齐。

  十有四年,春,诸侯城缘陵。孰城之?诸侯不序,故问谁城。

  [疏]注“诸侯”至“谁城”。

  ○解云:案上二年“春,王正月,城楚丘”,传云“孰城之”,彼注云“据内城不月,故问之”。然彼经书月,故得此解,此经不月,传云“孰城之”,漫道诸侯无所指据,缘陵之号由来未有,故怪而问之。

  城杞也。曷为城杞?灭也。孰灭之,盖徐、莒胁之。以下皆狄徐也。言胁者,杞,王者之后,尤微,是见恐曷而亡。

  ○恐,丘勇反。曷,火葛反。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5:5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