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其言于庄公何?据禘于大庙不言周公,祫僖公不言僖宫。

  [疏]注“据禘”至“周公”。

  ○解云:即僖八年“秋,七月,禘于大庙,用致夫人”是也。

  ○注“祫僖”至“僖宫”。

  ○解云:祫僖公不言僖宫,定八年“从祀先公”,传云“从祀者何?顺祀也。文公逆祀,去者三人。定公顺祀,叛者五人”,彼注云“谏不以礼而去曰叛”,云“不书禘者,后祫亦顺,非独禘也”。“不言僖公者,闵公亦得其顺”,是其祫僖公不言僖公者,即文二年“八月,丁卯,大事于大庙,跻僖公”,传云“大事者何?大祫也”者是也。

  未可以称宫庙也。时闵公以庄公在三年之中,未可入大庙,禘之于新宫,故不称宫庙,明皆非也。曷为未可以称宫庙?据言禘也。

  [疏]注“据言禘也”。

  ○解云:正以禘是吉祭之称,既得言禘,何故不得称宫庙?故难之。

  在三年之中矣。当思慕悲哀,未可以鬼神事之。

  [疏]注“未可以鬼神事之”。

  ○解云:正言以宫庙者,鬼神居之之称故也。

  吉禘于庄公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不三年也。与讬始同义。

  [疏]注“与讬始同义”。

  ○解云:案隐二年“九月,纪履緰来逆女。外逆女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不亲迎也。始不亲迎昉於此乎?前此矣。前此则曷为始乎此?讬始焉尔。曷为讬始焉尔?《春秋》之始也”。然则此亦宜云始不三年昉於此乎?前此矣。前此则曷为始乎此?讬始焉尔。曷为讬始焉尔?《春秋》之始也,故云与讬始同义矣。而传不言讬始,尽省文,从可知也。

  秋,八月,辛丑,公薨。公薨何以不地?隐之也。何隐尔?弑也。孰弑之?庆父也。杀公子牙,今将尔,季子不免。庆父弑二君,何以不诛?将而不免,遏恶也。既而不可及,缓追逸贼,亲亲之道也。与不探其情同义。不书葬者,贼未讨。

  ○弑,音试,下及注同。

  [疏]“公薨何以不地”。

  ○解云:隐十一年传云“公薨何以不地”,注云“据庄公薨于路寝”。然则此传云“公薨何以不地”者,亦据庄公,但从彼注省文故也。

  ○注“与不”至“同义”。

  ○解云:即上元年传云“孰弑子般?庆父也。杀公子牙,今将尔,季子不免。庆父弑君何以不诛?将而不免,遏恶也。既而不可及,因狱有所归,不探其情而诛焉,亲亲之道也”。

  ○注“不书葬贼未讨”。

  ○解云:即隐十一年“冬,十有一月,壬辰,公薨”,传云“何以不书葬?隐之也。何隐尔?弑也。弑则何以不书葬?《春秋》君弑贼不讨,不书葬,以为无臣子也”是也。而言未者,欲道於后讨得之。即僖元年传“於是杭辀经而死”者是也。

  九月,夫人姜氏孙于邾娄。为淫二叔、杀二嗣子出奔。不如文姜于出奔贬之者,为内臣子明其义,不得以子绝母。凡公夫人奔例日,此月者,有罪。

  [疏]注“不如文姜”至“绝母”。

  ○解云:庄元年“三月,夫人孙于齐”,传云“夫人何以不称姜氏?贬。曷为贬?与弑公也”,是於出时贬之之文也。为内臣了明其义,不得以子绝母者,正谓此处见其义而巳。不谓此夫人卒,竟不绝也。故僖元年“夫人氏之丧”,传云“夫人何以不称姜氏?贬。曷为贬?与弑公也。然则曷为不於弑焉贬?贬必以其重者,莫重乎以其丧至也”者,是其亦贬之矣。

  ○注“凡公”至“有罪”。

  ○解云:正以昭二十五年“九月,己亥,公孙于齐”而书日,则知夫人之孙亦宜然。而此及文姜之孙皆书月,案此二人皆有罪,故如此注之耳。

  公子庆父出奔莒。庆父弑二君,不当复见。所以复见者,起季子缓追逸贼也。不日者,内大夫奔例,无罪者日,有罪者月;外大夫奔例皆时。

  ○当复,扶又反,下同。见,贤偏反,下文“复见”同。

  [疏]注“庆父”至“逸贼也”。

  ○解云:知弑父之人不合复见者,正见宣六年“春,晋赵盾、卫孙免侵陈”,传云“赵盾弑君,此其复见何”,复注云“据宋督、郑归生、齐崔杼弑其君,后不复见”;传又曰“亲弑君者,赵穿也”,彼注云“复见赵盾者,欲起亲弑者赵穿,非盾”是。

  ○注“不日者”至“皆时”。

  ○解云:襄二十三年“冬,十月,乙亥,臧孙纥出奔邾娄”,是无罪书日也。其有罪书月者,即昭十二年“冬,十月,公子整出奔齐”之属,及此文皆是。而文八年“公孙敖如京师,不至复。丙戌,奔莒”,案传云“不可使往也”。则是有罪,而书丙戌者,彼注云:“日者,嫌敖罪明,则起君弱,故讳使若无罪”者是也。其外大夫奔例皆时者,不问有罪与无罪,即襄二十七年夏,“卫侯之弟缚出奔晋”;二十八年“夏,卫石恶出奔晋”,“冬,齐庆封来奔”之属是也。

  冬,齐高子来盟。高子者何?齐大夫也。以有高傒也。

  [疏]“高子者何”。

  ○解云:欲言齐侯,而经称子;欲言大夫,名不书见经,故执不知问。

  ○注“以有高傒也”。

  ○解云:即庄二十二年“秋,七月,丙申,及齐高傒盟于防”是也。

  何以不称使?据郑伯使其弟语来盟。

  [疏]注“据郑”至“来盟”。

  ○解云:在桓十四年夏。

  我无君也。时闵公弑,僖公未立,故正其义,明君臣无相適之道也。《春秋》谨於别尊卑,理嫌疑,故绝去使文,以起事张例,则所谓君不使乎大夫也。

  ○别,彼列反。故绝去,起吕反,下“欲去”同。

  [疏]注“所谓君不使乎大夫也”。

  ○解云:成二年“齐侯使国佐如师”之下传云“君不行使乎大夫。此其行使乎大夫何?佚获”是也。

  然则何以不名?据国佐盟名。

  [疏]注“据国佐盟名”。

  ○解云:即成二年“及国佐盟于袁娄”者是也。喜之也。何喜尔?正我也。其正我奈何?庄公死,子般弑,闵公弑,比三君死,旷年无君。与旷年无君无异。

  [疏]注“与旷年无君无异”。

  ○解云:正以庄公死时子般即位,子般弑后闵公即位,闵公弑后僖公即位,君常不绝。而传言“旷年无君”者,正以三年之内,三君比死,与旷年无君无异,非实无君也。

  设以齐取鲁,曾不兴师,徒以言而已矣。设时势然。桓公使高子将南阳之甲,南阳,齐下邑。甲,革,皆铠胄也。

  ○革,更百反。铠,苦爱反。胄,直又反。立僖公而城鲁。或曰自鹿门至于争门者是也。或曰自争门至于吏门者是也,鲁人至今以为美谈,曰:犹望高子也。久阔思相见者,引此为喻,美谈至今不绝也。立僖公城鲁不书者,讳微弱。喜而加高子者,美大齐桓继绝于鲁,故尊其使,起其功,明得子续父之道。

  ○鹿门,鲁南城东门也。

  ○其使,所吏反。

  [疏]注“明得”至“之道”。

  ○解云:凡人子之道,宜继祖祢之功不绝之。今桓公继于鲁,正得续父功德之义,故尊其使而称子耳。言明其得人子续其人父功德之道也。

  十有二月,狄入卫。

  郑弃其师。郑弃其师者何?连国者,并问称国。

  [疏]“郑弃其师者何”。

  ○解云:正以言异常例,故执不知问。

  恶其将也。以言弃师。

  ○恶其,乌路反,下及注同。将也,子匠反,下同。郑伯恶高克,使之将,逐而不纳,弃师之道也。郑伯素恶高克,欲去之无由,使将师救卫,随后逐之,因将师而去。其本虽逐高克,实弃师之道,故不书逐高克,举弃师为重,犹赵盾加杀也。不解国者,重众从国体录可知。系闵公篇于庄公下者,子未三年,无改於父之道,传曰“则曷为於其封内三年称子”,“缘孝子之心,则三年不忍当也”。

  ○盾,徒本反。

  [疏]注“犹赵盾加弑”。

  ○解云:谓实逐克,但举弃师为重;实赵穿弑君,但举加弑为重相似。赵盾加弑在宣二年。

  ○注“子未三年”。

  ○解云:谓庄三十二年八月薨,至闵二年八月薨时,始二十五月,故曰未三年也。

  ○注“传曰”至“忍当也”。

  ○解云:文九年传文也。

僖公卷十(起元年,尽七年)

 僖公卷十(起元年,尽七年)

  元年,春,王正月。公何以不言即位?据文公言即位。继弑君,子不言即位。此非子也,其称子何?僖公者,闵公庶兄。据闵公继子般,传不言子。

  ○弑,申志反。臣子一例也。僖公继成君,闵公继未逾年君。礼,诸侯臣诸父兄弟,以臣之继君,犹子之继父也,其服皆斩衰,故传称臣子一例。

  ○衰,七雷反。

  齐师、宋师、曹师次于聂北,救邢。救不言次,此其言次何?据夏师救齐不言次。

  ○聂,女涉反。

  [疏]注“据夏”至“言次”。

  ○解云:即下十八年“夏,师救齐”是也。

  不及事也。不及事者何?邢已亡矣。刺其救急舒缓,使至於亡,故录之止次以起之。

  [疏]“不及事者何”。

  ○解云:正以次者,閒暇之名,而言不及事,似於义违,故执不知问。

  孰亡之?盖狄灭之。以上有狄伐邢。

  [疏]注“以上有狄伐邢”者,解云:即庄三十二年冬,“狄伐邢”者是。

  曷为不言狄灭之?据狄灭温言灭。

  [疏]注“据狄灭温言灭”者,解云:即下十年春。“狄灭温。温子奔卫”者是。

  为桓公讳也。曷为为桓公讳?据徐人取舒,晋灭夏阳,楚灭黄皆不讳。

  ○为桓,于伪反,下“为桓”、“曷为”,并下注“为讳”、“为桓”、“为肉”、“为僖”皆同。夏,户雅反。

  [疏]注“据徐人取舒”。解云:即下三年夏,“徐人取舒”者是也。

  ○注“晋灭夏阳”。解云:即下二年“虞师、晋师灭夏阳”是也。

  ○注“楚灭黄”。

  ○解云:即下十二年“夏,楚人灭黄”是也。然即彼三事,皆不为桓公讳者,取舒之下,何氏云“不为桓讳者,刺其不救也”是也。今此实救,故为之讳耳。

  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桓公不能救,则桓公耻之。故以为讳,所以醇其能以治世自任而厚责之。

  [疏]“上无”至“方伯”。

  ○解云:“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庄四年何氏云“有而无益于治日无,犹《易》曰‘阒其无人’”者是也。

  ○注“以治出自任”者,犹言以天子治世为已任矣。

  曷为先言次,而后言救?据叔孙豹先言救。

  [疏]注“据叔”至“言救”。

  ○解云:即襄二十三年“秋,齐侯伐卫,遂伐晋。八月,叔孙豹帅师救晋,次于雍榆”是也。

  君也。叔孙豹,臣也。当先通君命,故先言救。今此先言次,知实诸侯。

  ○君则其称师何?不与诸侯专封也。故没君文,但举师而巳。

  ○曷为不与?据狄灭之,为桓公讳。实与,不书所封归是也。

  [疏]注“不书”至“是也”。

  ○解云:昭十三年秋,“蔡侯庐归于蔡。陈侯吴归于陈”,传云“此皆灭国也,其言归何?不与诸侯专封也”,彼注云“故使若有国自归者也。名者,专受其封当诛”。然则彼经书所封归,是不与楚专封,则知此经不书所封归者,与齐桓专封明矣。若书所封归,宜言邢侯归于邢矣。

  而文不与。文曷为不与?据实与也。

  [疏]“而文不与”。

  ○解云:连上句读之。

  诸侯之义,不得专封也。此道大平制。

  ○大,音泰。

  [疏]注“此道大平制”。

  ○解云:正以《春秋》作义,实与齐桓专封,而言诸侯之义,不得专封,故知是大平制也。

  诸侯之义不得专封,则其曰实与之何?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力能救之,则救之可也。主书者,起文从实也。

  [疏]注“主书”至“实也”。

  ○解云:谓虽文不与,其义实与,故言起文从实也。

  夏,六月,邢迁于陈仪。迁者何?其意也。其意自欲迁,时邢创畏狄兵,更欲依险阻。

  ○陈仪,《左氏》作“夷仪”。

  [疏]“迁者何”。

  ○解云:欲言自迁,实齐迁之;欲言齐迁,而作自迁之文,故执不知问。

  迁之者何?非其意也。谓宋人迁宿也。书者,讥之也。王者封诸侯,必居土中,所以教化者平,贡赋者均,在德不在险,其后为卫所灭是也。迁例大国月,重烦劳也;小国时,此小国月者,霸者所助城,故与大国同。

  [疏]注“谓宋人迁宿也”。

  ○解云:即庄十年“三月,宋人迁宿”是也。案彼传云“迁之者何?不通也。以地还之也”。今又发之者,正以此有自迁之文,故取此对之也。

  ○注“王者”至“土中”。

  ○解云:谓各处其土中,不谓据天下。

  ○注“其后”至“是也”。

  ○解云:即二十五年“春,王正月,丙年,卫侯毁灭邢”是也。

  ○注“迁例大国月”。

  ○解云:即下三十一年“十有二月,卫迁于帝丘”之属是也。

  ○注“小国时”。

  ○解云:即昭九年春,“许迁于夷”之属是也。

  齐师、宋师、曹师城邢。此一事也,曷为复言齐师、宋师、曹师?据首戴前目而后凡。

  ○复,言扶又反,下同。

  [疏]注“据首”至“后凡”。

  ○解云:即下五年夏,“公及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会王世子于首戴”,“秋,八月,诸侯盟于首戴”是也。

  不复言师,则无以知其为一事也。言诸师,则嫌与首戴同,嫌实师;言诸侯,则嫌与缘陵同;嫌归闻其迁,更与诸侯来城之,未必反故入也,故顺上文,则知桓公宿留城之为一事也。

  [疏]注“言诸师”至“实师”。

  ○解云:首戴之会,历序齐师、宋公之属,下文总道诸侯,更是实诸侯。今此亦上历序齐师之属,若下文直总言诸师,则与首戴同,嫌是实师,非必齐侯、宋公等,是以得序之,以顺上文也。

  ○注“言诸侯”至“入也”。

  ○解云:即下十三年“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于咸”,十四年“春,诸侯城缘陵”是。时会诸侯,各自还国,至十四年春更来城之,故此复注云“言诸侯,则嫌与缘陵同;嫌归闻其迁,更与诸侯来城之,未必反故人也”。

  ○注“故顺”至“事也”。

  ○解云:宿,音须就反。留,音卢胄反。案十四年《穀梁传》曰“其曰诸侯,散辞也”,范氏云“直曰诸侯,无大小之序,是各自欲城,无总一之者,非伯者所制,故曰散辞”;传又曰“聚而曰散,何也”,范氏云“据言诸侯城,则是聚”;传又云“诸侯城,有散辞也,桓德衰矣”,范氏云“言诸侯城,则非伯者之为可知也。齐桓德衰,所以散也。何休曰‘案先是盟亦言诸侯,非散也’。又《穀梁》美九年诸侯盟于葵丘,即散,何以美之”,於义《穀梁》为短。然则何氏彼处废《穀梁》不听为散辞,而此所引似作散辞者,何氏之意,直以言诸侯者,见桓德衰,待诸侯然后能城之,故嫌《穀梁》以为散辞耳。今此注正道缘陵之诸侯,十三年咸之会各自归国,十四年复来城之,仍自不道十四年诸侯为散辞矣。

  秋,七月,戊辰,夫人姜氏薨于夷,齐人以归。夷者何?齐地也。齐地,则其言齐人以归何?据从国中归不当书,邾娄人执鄫子,不书以归是也。

  ○鄫,似陵反。

  [疏]“夷者何”。解云:夫人之薨,例不言地,今言于夷,故执不知问。

  ○注“邾娄”至“是也”。

  ○解云:即下十九年“夏,六月,宋人、曹人、邾娄人盟于曹南。鄫子会盟于邾娄”,已酉,邾娄人执鄫子用之”是。

  夫人薨于夷,则齐人以归。夫人所以薨于夷者,齐人以归至夷。夫人薨于夷,则齐人曷为以归?据上说夫人薨于夷者,齐人以归至夷也。齐人曷为故以归至于夷。桓公召而缢杀之。先言薨,后言以归,而不言丧者,起桓公召夫人于邾娄,归杀之于夷,因为内讳耻,使若夫人自薨于夷,然后齐人以归者也。主书者,从内不绝录,因见桓公行霸王,诛不阿亲亲,疾夫人淫泆二叔,杀二嗣子,而杀之。

  ○缢,一赐反,一本作“搤”,於革反。见,贤遍反。泆,音逸。

  [疏]注“主书”至“杀之”。

  ○解云:即闵二年“九月,夫人姜氏孙于邾娄”,注云“不如文姜于出奔贬之者,为内臣子明其义,不得以子绝母”者是。

  楚人伐郑。楚称人者,为僖公讳与夷狄交婚,故进使若中国,又明嫁聚当慕贤者。

  [疏]注“楚称人者”。

  ○解云:欲对庄二十八年“秋,荆伐郑”之经也。

  ○注“为僖”至“交婚”。

  ○解云:即下八年“秋,七月,禘于大庙,用致夫人”,传云“夫人何以不称姜氏”,“讥以妾为妻也。其言以妾为妻奈何?盖胁于齐媵女之先至者也”,彼注云“僖公本聘楚女为嫡,齐女为媵。齐先致其女,胁僖公使用为嫡,故从父母辞言致。不书夫人及楚女至者,起齐先致其女,然后胁鲁使立也。楚女未至而豫废,故皆不得以夫人至书也”者,是其与夷狄交婚之事。

  ○注“故进使若中国”。

  ○解云:正以称人为楚进称故也。

  八月,公会齐侯、宋公、郑伯、曹伯、邾娄人于朾。月者,危公会霸者而与邾娄有辨也。不从有夫人丧出会恶之者,不如危重也。

  ○朾,敕贞反,又他丁反,《左氏》作“柽”。恶之,乌路反,下同。

  [疏]“八月”至“于朾”。

  ○解云:朾字,《左氏》作“柽”,亦有作“朾”字。

  ○注“月者”至“辨也”。

  ○解云:正以月非大信辞故也。知与邾娄有辨者,即下文“公败邾娄师于缨”是也。既出尊者之侧而有私争,故危之。

  九月,公败邾娄师于缨。有夫人丧,不恶亲用兵者,时怨邾娄人以夫人与齐,於丧事无薄故也。

  ○于缨,《左氏》作“偃”。

  [疏]“九月公败”至“于缨”。

  ○解云:《左氏》作“偃”字。

  ○注“有夫”至“故也”。

  ○解云:正以僖三十三年“晋人及姜戎败秦于殽”下,传云“襄公亲之,则其称人何?贬。曷为贬?君在乎殡而用师,危不得葬也”。然则彼背殡用兵,眨而危之,今此经云“九月,公败邾娄师于缨”,与庄十年“春,王正月,公败齐师于长勺”,夏六月,“公败宋师于乘丘”之属无异者,时於丧事无薄故也。然则公败邾娄者,为哀姜复雠也。若然,案庄九年“及齐师战于乾时”,亦是为桓公复雠于齐,经不言公,此言公者,彼传云“此复雠于大国,曷为使微者?公也。公则曷为不言公?不与公复雠也。曷为不与公复雠?复雠者在下也”,注云“时实为不能纳子纠伐齐,诸大夫以为不如以复雠伐之,於是以复雠伐之,非诚心至意,故不与也”。然则此言公者,本出公意故也。

  冬,十月,壬午,公子友帅师,败莒师于犁,获莒挐。莒挐者何?莒大夫也。莒无大夫,此何以书?大季子之获也。何大乎季子之获?据获人当坐。

  ○于犁,力知反,又力兮反,《左氏》作“郦”。莒挐,女居反,一音女加反;一本作“茹”音同。

  [疏]“莒挐者何”。

  ○解云:欲言莒君,经不称子;欲言大夫,莒无大夫,故执不知问。

  季子治内难以正,谓拒庆父。

  ○内难,乃旦反,下同。御外难以正。其御外难以正奈何?公子庆父弑闵公,走而之莒,莒人逐之,将由乎齐,齐人不纳。却,反舍于汶水之上,使公子奚斯入请。季子曰:“公子不可以入,入则杀矣。”义不可见贼而不杀。

  [疏]“将由乎齐”。

  ○解云:欲从齐而自安矣。

  ○“舍于汶水之上”。

  ○解云:旧本皆作“洛”,误也。何者?今齐鲁之间有汶无洛也。

  奚斯不忍反命于庆父,自南涘,涘,水涯。涘,音俟。

  ○北面而哭。时庆父自汶水之北。庆父闻之曰:“嘻!嘻,发痛语首之声。

  ○嘻,许其反。

  [疏]注“嘻发”至“之声”。解云:谓发心自痛伤,而以嘻为语之首也。此奚斯之声也。诺已。”诺已,皆自毕语。

  [疏]注“诺巳,皆自毕语”。

  ○解云:犹似今人云休,一生罢去已,自毕竟之辞,故云自毕语矣。毕作“卑”字,误耳。

  曰:“吾不得入矣。”於是抗辀经而死。辀,小车辕,冀州以北名之云尔。

  ○辀,音竹由反,车辕也。

  [疏]“於是”至“而死”。

  ○解云:郑氏云“庆父辀死”者,正取此文。

  莒人闻之曰:“吾巳得子之贼矣。”以求赂乎鲁,鲁时虽缓追,犹外购求之。

  ○购,古豆反。鲁人不与,为是兴师而伐鲁。故与季子获之。季子待之以偏战。传云尔者,善季子忿不加暴,得君子之道。

  [疏]注“传云”至“之道”。

  ○解云:此待之以偏战者,即经书败文是也。败者,内战文耳。莒人可忿,而能结日偏战。偏战,是其不加暴之义,故得君子之道。

  十有二月,丁巳,夫人氏之丧至自齐。夫人何以不称姜氏?据薨于夷称姜氏。经有氏,不但问不称姜,并言氏者,嫌据夫人妇姜,欲使去氏。

  ○去,起吕反。

  [疏]注“经有”至“去氏”。

  ○解云:夫人妇姜之文,即宣元年“三月,遂以夫人妇姜至自齐”是也。

  贬,曷为贬?据薨于夷不贬。与弑公也。与庆父共弑闵公。

  ○与杀,音预,又如字;下申志反。

  [疏]注“与庆”至“闵公”。

  ○解云:不言子般者,据成君言之,省文。

  然则曷为不於弑焉贬?据酖牙於卒时贬。

  [疏]注“据酖”至“时贬”。

  ○解云:即庄三十二年“公子牙卒”,传云“何以不称弟?杀也”是。传言杀者,言由其见杀贬之矣。

  贬必於重者,莫重乎其以丧至也。刑人于市,与众弃之,故必於臣子集迎之时贬之。所以明诛得其罪,因正王法所加,臣子不得以夫人礼治其丧也。贬置氏者,杀子差轻於杀夫,别逆顺也。致者,从书薨,以常文录之。言自齐者,顺上以归文。

  ○差,初卖反,又初佳反。别,彼列反。

  [疏]注“刑人”至“弃之”。解云:《礼记》文。

  ○注“所以”至“丧也”。

  ○解云:季子之逸庆父,齐桓之讨哀姜,二义相违,而皆善之者,诛不辟亲。王者之道,亲亲相隐,古今通式。然则齐桓之讨哀姜,得伯者之义;季子之纵庆父,因狱有所归,遂申亲亲之恩,义各有途,不可为难矣。

  ○注“贬置氏者”。

  ○解云:谓贬而置其氏矣。

  ○“杀子”至“顺也”。

  ○解云:言杀子差轻於杀夫者,欲道庄元年“夫人孙于齐”,姜氏并去者,正犹杀夫罪重故也。言别逆顺者,言杀夫之逆,甚於杀子,二事相对而言之,不谓哀姜杀子得为顺,是以晋侯、宋公杀世子,皆直称君而甚之。

  ○注“致者”至“录之”。

  ○解云:谓不书杀而书薨作常文,是以於归亦作常文录之。若公之丧至自齐,至自乾侯之属。

  ○注“言自”至“归文”。

  ○解云:其实从夷来,而言至自齐,正以上文云“薨於夷,齐人以归”,故言至自齐顺之。

  二年,春,王正月,城楚丘。孰城之?据内城不月,故问之。

  [疏]注“据内”至“问之”。

  ○解云:内城不月者,即隐七年“夏,城中丘”;襄十九年冬,“城西郛”之属是也。其内城有在日月下者,皆不蒙日月。

  城卫也。曷为不言城卫?据无迁文以言城,故当言城卫。

  [疏]注“据无”至“城卫”。

  ○解云:旧本“曷为”之下,有“不言”二字,今无者,脱也。言以前之经,未有迁卫于楚丘之文,今此城之,固当言城卫,不应言城楚丘,故难之。固字亦有作“故”字者,言由是之故,当言城卫。

  灭也。孰灭之?盖狄灭之。以上有狄入卫。

  [疏]“灭也”。

  ○解云:言正由是时卫国巳灭,故不得言卫矣。

  ○注“以上有狄入卫”。

  ○解云:即闵二年冬,“狄入卫”是也。

  曷为不言狄灭之?为桓公讳也。曷为为桓公讳?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桓公不能救,则桓公耻之也。然则孰城之?据不出主名,见桓公德优不待之,又不独书齐,实诸侯也。

  ○为桓,于伪反,下“为桓”、“曷为”、注“深为”同。见桓,贤遍反,下传“荀息见”并注同。桓公城之。曷为不言桓公城之?不与诸侯专封也。曷为不与?实与而文不与。文曷为不与?诸侯之义,不得专封。诸侯之义不得专封,则其曰实与之何?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力能救之,则救之可也。复发传者,君子乐道人之善也。不系卫者,明去卫而国楚丘,起其迁也。不书迁与救次者,深为桓公讳。使若始时尚仓卒有所救,其后晏然无干戈之患,所以重其任而厚责之。主书者,起文从实也。

  ○复,扶又反。卒,寸忽反。

  [疏]注“不系”至“迁也”。

  ○解云:欲决襄十年冬“戍郑虎牢”,系郑矣。

  ○注“不书”至“责之”。

  ○解云:正决元年经“次于聂北,救邢”,“邢迁于陈仪”之文。

  ○注“主书”至“实也”。

  ○解云:谓经文虽不与,当从其实理而与之。

  夏,五月,辛巳,葬我小君哀姜。哀姜者何?庄公之夫人也。诛当绝,不当以夫人礼书葬。书葬者,正齐桓讨贼,辟责内雠齐。

  [疏]“哀姜者何”。

  ○解云:欲言其妾,经书小君;欲言適妻,与夫别谥,故执不知问。

  ○注“诛当”至“雠齐”。

  ○解云:即元年“夫人氏之丧”不言姜者,是其诛文也。上既诛之,即当合绝,不以夫人之礼书葬,而书葬者,欲正齐桓讨得其贼故也。而言辟责内雠齐者,《公羊》之例,君弑贼不讨,不书其君葬,责臣子不讨贼,令君丧无所系矣。今若不书葬,即似责鲁臣子不讨齐桓,故言正齐桓讨贼,辟责内雠齐耳。

  虞师、晋师灭夏阳。虞,微国也,曷为序乎大国之上?据称师有加文,知不主会。

  ○夏阳,《左氏》作“下阳”。

  [疏]注“据称”至“主会”。

  ○解云:即隐五年秋,“邾娄人、郑人伐宋”,注云“邾娄小国,序上者,主会也”。然则邾娄小国,称人无加文,而得序于郑上者,正由主会故也。今虞为小国而得称师,是有加文,则知序于晋上者,不为主会。既不为主会,而在大国之上,故难之。知称师为加文者,正以小国例不得称师。其称师者,乃是大国将卑师众之称故也。

  使虞首恶也。曷为使虞首恶?据楚人、巴人灭庸不使邑首恶。

  [疏]注“据楚人”至“首恶”。

  ○解云:即文十六年秋,“楚人、秦人、巴人灭庸”是。案彼经有秦人,而不言之者,直取巴为小国,不序在上之意,故省文。

  虞受赂,假灭国者道,以取亡焉。其受赂奈何?献公朝诸大夫而问焉,曰:“寡人夜者寝而不寐,其意也何?”诸大夫有进对者曰:“寝不安与?其诸侍御有不在侧者与?”献公不应。荀息进曰:“虞郭见与?犹曰:虞郭岂见於君之心乎?荀息素知献公欲伐此二国,故云尔。

  ○安与,音馀,下“者与”、“见与”同。应,应对之应。郭,音虢,又如字,注及下同。

  [疏]“寝不”至“者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