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尔女,音汝,下同。称誉,音馀,又音预。鲁侯之美恶乎至?”恶乎至,犹何所至。

  ○恶,音乌,注同。万怒,搏闵公,绝其脰。脰,颈也。齐人语。

  ○搏,音博。脰,音豆,胫也。仇牧闻君弑,趋而至,遇之于门,手剑而叱之。手剑,持技剑。叱,骂之。

  ○叱,昌实反。万臂摋仇牧,碎其首,侧手曰摋。首,头。

  ○万臂,必赐反,本又作“辟”,婢亦反。摋,素葛反,又素结反,侧手系也。齿著乎门阖。阖,扇。

  ○著,直略反。门阖,户腊反,门扇也。仇牧可谓不畏彊御矣。犹乳犬玃虎,伏鸡搏貍,精诚之至也。争搏弑君而以当国言之者,重录彊御之贼,祸不可测,明当防其重者,急诛之。

  ○乳,如住反。玃,俱缚反,又九碧反,一本作“搏”,又音付。伏,扶又反。貍,力之反。

  [疏]注“犹乳”至“之至也”。

  ○解云:言仇牧知力不敌而有讨心,亦有精诚之至也。似若产乳之犬,不惮猛虎;伏鸡爱子,投命敌貍之类,故比之。

  ○注“争搏弑”至“急诛之”。

  ○解云:当国者,即言宋万是也。故隐四年“卫州吁弑其君完”,传云“曷为以国氏?当国也”者是也。

  冬,十月,宋万出奔陈。万弑君所以复见者,重录彊御之贼,明当急诛之也。月者,使与大国君奔同例,明彊御也。

  ○见,贤遍反。

  [疏]注“万弑君”至“诛之也”。

  ○解云:欲道《春秋》上下皆是弑君之贼,皆不重见,即宋督、郑归生、齐崔杼之属是也。而宋万、赵盾之属复见者,当文皆有注,更不劳重说。

  ○注“月者”至“御也”。

  ○解云:《春秋》之例云,大国君奔皆悉书月,即桓十六年“十有一月,卫侯朔出奔齐”之属是也。今此大夫而书月者,明彊御之甚故也。若然,昭二十年“冬,十月,宋华亥、向甯、华定出奔陈”,亦是大夫而书月,彼注云“月者,危三大夫同时出奔,将为国家患,明当防之”是也。而范氏此处注云“宋久不讨贼,致令得奔,故谨而月之也”者,与何氏别。

  十有三年,春,齐侯、宋人、陈人、蔡人、邾娄人会于北杏。齐桓行霸,约束诸侯尊天子,故为此会也。桓公时未为诸侯所信乡,故使微者会也。桓公不辞微者,欲以卑下诸侯,遂成霸功也。

  ○乡,许亮反。下,遐嫁反。

  [疏]注“桓公时”至“会也”。

  ○解云:言未为诸侯所信任而归乡之,是以诸侯皆使微者会,即宋人、陈人之属是也。

  夏,六月,齐人灭遂。不会北杏故也。不讳者,桓公行霸,不任文德而尚武力,又功未足以除恶。

  [疏]注“不讳者”至“武力”。

  ○解云:《春秋》为贤者讳,而不讳者,正以不任文德而尚武力故也。其武力者,即此灭遂是也。《繁露》云“论功则桓兄文弟,论德则文兄桓弟”是也。而《论语》云“齐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之力”,谓自此以后。

  ○注“又功未足以除恶”。

  ○解云:《春秋》褒贬,皆以功过相除计。桓公之立,虽有北杏之会,前有篡逆灭谭之非,论其功不足,而恶有馀,故不为讳也。而言未者,欲道其九合之后,功足以除恶也。

  秋,七月。

  冬,公会齐侯盟于柯。何以不日?据唐之盟日。

  ○柯,音歌。

  [疏]注“据唐之盟日”。

  ○解云:即隐二年“秋,八月,庚辰,公及戎盟于唐”是也。

  易也。易,犹佼易也。相亲信,无后患之辞。

  ○易也,以豉反,注及下同。佼,古卯反。其易奈何?桓之盟不日,其会不致,信之也。共不日何以始乎此?庄公将会乎桓?曹子进曰:“君之意何如?”进,前也。曹子见庄将会有惭色,故问之。

  [疏]“桓之”至“信之也”。

  ○解云:谓桓公诸会皆如是也。以不日为信者,《公羊》之例,不信者日故也。以不致为信者,凡致者,臣子喜其君父脱危而至,其会无危,故以不致为信也。

  ○注“曹子”至“惭色”。

  ○解云:注者之意也。

  庄公曰:“寡人之生,则不若死矣。”自伤与齐为雠不能复也。伐齐纳纠不能纳,反复为齐所胁而杀之。

  ○能复,扶又反,下同。

  [疏]注“自伤”至“复也”。

  ○解云:桓十八年“公薨于齐”,庄九年“及齐师战于乾时,我师败绩”是也。

  ○注“伐齐纳纠不能纳”。

  ○解云:即上九年“夏,公伐齐,纳纠”,传曰“伐而言纳者,犹不能纳也”是也。

  ○注“反复”至“杀之”。

  ○解云:即上九年“齐人取子纠杀之”是也。

  曹子曰:“然则君请当其君,臣请当其臣。”当,犹敌也。将劫之辞。庄公曰:“诺。”於是会乎桓。庄公升坛,土基三尺,土阶三等曰坛。会必有坛者,为升降揖让,称先君以相接,所以长其敬。

  ○坛,大丹反。以长,丁丈反。

  [疏]注“土基”至“曰坛”。

  ○解云:时王之礼也。必为三等者,正以公为上等,侯为次等,伯子男为下等故也。

  ○注“称先君以相接”。

  ○解云:即四年传云“古者,诸侯必有会聚之事,相朝聘之道,号辞必称先君以相接”是也。

  曹子手剑而从之。从,随也。随庄公上坛,造桓公前而胁之。曹子本谋当其臣,更当其君者,见庄有不能之色。

  ○上,时掌反。造桓,七报反,下同。

  [疏]注“曹子”至“见庄有不能之色”。

  ○解云:亦注者之意也。

  管子进曰:“君何求乎?”管子,管仲也。君,谓庄公也。桓公卒愕不能应,故管子进为此言。

  ○卒,七忽反。愕,五各反。应,应对之应。为此言,于伪反,下“为杀”同。

  [疏]注“桓公”至“此言”。

  ○解云:正以劫桓公而管子对故也。“曹子曰:庄公亦造次不知所言,故任曹子。

  [疏]注“庄公”至“曹子”。

  ○解云:正以问庄公而曹子对,故言此。“城坏压竟”,齐数侵鲁取邑,以喻侵深也。

  ○压,於甲反,又於辄反。数,所角反。

  [疏]“城坏压竟”。

  ○解云:谓齐比来攻鲁城,令至坏败,抑压鲁竟,以为巳物也。君不图与?”君,谓齐桓公。图,计也。犹曰君不当计侵鲁太甚。

  ○与,音馀。

  管子曰:“然则君将何求?”所侵邑非一,欲求何者。

  [疏]“管子曰”至“何求”。

  ○解云:意欲少还而巳。

  曹子曰:“原请汶阳之田。”欲复鲁竟。

  [疏]“曹子曰”至“之田”。

  ○解云:举其大畔言之,欲尽取之,故注云“欲复鲁竟”矣。

  管子顾曰:“君许诺。”诸侯死国不死邑,故可许诺。

  [疏]注“诸侯”至“许诺”。

  ○解云:即《曲礼下》篇云“国君去其国,止之曰‘若之何去社稷矣’”,是无去国之文。不言若之何去田邑,故知不死邑也。

  桓公曰:“诺。”曹子请盟,桓公下与之盟。下坛与曹子定约盟誓庄公也。必下坛者,为杀牲不洁,又盟本非礼,故不于坛上也。

  [疏]注“下坛”至“庄公也”。

  ○解云:犹言定约束其盟誓庄公也。

  ○注“必下”至“不洁”。解云:不字亦作“清”字者。

  ○注“又盟本非礼”。

  ○解云:即桓三年传云“古者不盟,结言而退”是也。

  巳盟,曹子摽剑而去之。摽,辟也。时曹子端剑守桓公,巳盟,乃摽剑置地,与桓公相去离,故云尔。

  ○摽剑,普交反,辟也,辟剑置地。刘兆云:“辟,捐也”。辟也,婢亦反,下同。去离,力智反。

  [疏]注“时曹子端”至“故云尔”。

  ○解云:端,犹始也。言曹子从始持剑而守桓公矣,及其盟讫,乃摽剑而置于地,乃与桓公相去离者,释传云“而去之”之文。

  要盟可犯,臣约其君曰要,彊见要胁而盟尔,故云可犯。

  ○要,一遥反。而桓公不欺,曹子可雠。以臣劫君,罪可雠。而桓公不怨,桓公之信著乎天下,自柯之盟始焉。诸侯犹是翕然信乡服从,再会于鄄,同盟于幽,遂成霸功,故云尔。劫桓公取汶阳田不书者,讳行诈劫人也。

  [疏]注“再会于鄄”。

  ○解云:即下十四年冬及十五年春比会于鄄是也。

  ○注“同盟于幽”。

  ○解云:即下十六年冬,“同盟于幽”是也。

  ○注“劫桓”至“劫人也”。

  ○解云:正以成二年书取汶阳之田故也。

  十有四年,春,齐人、陈人、曹人伐宋。

  夏,单伯会伐宋。其言会伐宋何?据伐国不殊会,曹伯襄言会诸侯。

  [疏]注“据伐国不殊会”。

  ○解云:与上诸侯俱是伐宋,事不殊异,何劳别生会文乎?故难之。

  ○注“曹伯”至“诸侯”。

  ○解云:即僖二十八年冬,“曹伯襄复归于曹。遂会诸侯围许”是也。

  后会也。本期而后,故但举会。书者,刺其不信,因以分别功恶有深浅也。从义兵而后者,功薄;从不义兵而后者,恶浅。

  ○别,彼列反。

  [疏]注“本期”至“举会”。

  ○解云:若其不后,宜言单伯会齐人、陈人、曹人、伐宋,如下文“单伯会齐侯、宋公、卫侯、郑伯于鄄”之文。

  ○注“从义兵”至“功薄”。

  ○解云:即此是。

  ○注“从不义”至“恶浅”。解云:无经可据,但言理当然也。

  秋,七月,荆入蔡。

  冬,单伯会齐侯、宋公、卫侯、郑伯于鄄。

  ○鄄,本亦作“甄”,规因反。

  十有五年,春,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会于鄄。

  夏,夫人姜氏如齐。

  秋,宋人、齐人、邾娄人伐儿。

  ○儿,音郳。

  [疏]“夫人姜氏如齐”。

  ○解云:复与桓通也。

  ○“秋宋人”至“伐儿”。

  ○解云:范氏云“宋主兵,故序齐上也。班序上下,以国大小为次”,“征伐则以主兵为先,《春秋》之常也”。

  郑人侵宋。

  冬,十月。

  十有六年,春,王正月。

  夏,宋人、齐人、卫人伐郑。

  秋,荆伐郑。

  冬,十有二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滑伯、滕子同盟于幽。同盟者何?同欲也。同心欲盟也。同心为善,善必成;同心为恶,恶必成:故重而言同心也。

  ○滑,于八反。

  [疏]“同盟者何”。

  ○解云:欲言同善,不见褒赏之文;欲言同恶,复无刺讥之处,故执不知问。

  邾娄子克卒。小国未尝卒,而卒者,为慕霸者有尊天子之心,行进也。不日,始与霸者,未如琐。琐卒在二十八年。

  ○为慕,于伪反。如琐,息果反。

  [疏]注“小国”至“进也”。

  ○解云:正以所传闻之世,未录小国卒葬故也。

  ○注“不日者”至“二十八年”。

  ○解云:即二十八年经云“夏,四月,丁未,邾娄子琐卒”,注云“日者,附从霸者,朝天子行进”是也。然则此亦行进而不日者,但始与霸者有尊天子之心,未朝天子故也。其始与霸者之事,即上十三年“春,齐侯、宋人、陈人、邾娄人会于北杏”是也。

  十有七年,春,齐人执郑瞻。郑瞻者何?郑之微者也。以无氏也。

  [疏]“郑瞻者何”。

  ○解云:欲言尊卿,名氏不具;欲言微者,书名见经,故执不知问。

  此郑之微者,何言乎齐人执之?据获宋万不书者,不坐获微者,今书齐称人,坐执文。

  ○郑瞻,二传作“詹”。

  [疏]注“据获”至“执文”。

  ○解云:上十二年传云“万尝与庄公战,获乎庄公”,注云“获不书者,士也”。然则以获微者不罪坐,故不书。今书齐称人,作坐执之文,故难之。

  书甚佞也。为甚佞,故书恶之,所以轻坐执人也。然不得为伯讨者,事未得行,罪未成也。孔子曰:“放郑声,远佞人。”罪未成者,伯当远之而已。

  ○为其,于伪反。恶之,乌路反,下“恶之”皆同。远佞,于万反,下同。

  [疏]注“不得为”至“未成也”。

  ○解云:僖四年传云“执者,曷为或称侯,或称人?称侯而执者,伯讨也;称人而执者,非伯讨也”。今称人而执,故云不得为伯讨矣。

  ○注“孔子曰”至“佞人”。

  ○解云:《论语》文。案《乐记》魏文侯问子夏曰:“敢问溺音何从出也?”子夏对曰:“郑音好滥淫志,宋音燕女溺志,卫音趋数烦志,齐音敖辟乔志,此四者,皆淫於色而害於德,是以祭祀弗用也。”然则四国皆有淫声,盖逐甚者言之,故许氏云“郑诗二十一篇,说妇人者十九”,此之谓也。或何氏云“郑声淫”,与服君同,皆谓郑重其手而音淫过,非郑国之郑也。

  夏,齐人瀸于遂。瀸者何?瀸积也。众杀戍者也。瀸者,死文。瀸之为死,积死非一之辞,故曰瀸积。众,多也。以兵守之曰戍。齐人灭遂,遂民不安,欲去,齐强戍之。遂人共以药投其所饮食水中,多杀之。古者有分土,无分民,齐戍之非也,遂不当坐也,故使齐为自积死文也。称人者,众辞也。不书戍将帅者,封内之兵,故不书。

  ○瀸,子廉反,二传作“歼”。积,本又作“渍”。强,共丈反。将帅,子匠反;下所类反。

  [疏]“瀸者何”。

  ○解云:正以异於常例,故执不知问。

  ○注“瀸者”至“众多”也。

  ○解云:即《曲礼下》篇云“羽鸟曰降,四足曰渍”,郑注云“异於人也。降,落也。渍,谓相瀸汙而死”是也。

  ○注“齐人灭遂”。

  ○解云:在上十三年。

  ○“古者有分土,无分民”。

  ○解云:说在桓元年注文也。

  秋,郑瞻自齐逃来。何以书?书甚佞也,曰:“佞人来矣!佞人来矣!”重言来者,道经主书者,若传云尔,盖痛鲁知而受之,信其计策,以取齐淫女,丹楹刻桷,卒为后败也。加逃者,抑之也。所以抑之者,上执称人,嫌恶未明。系郑者,明行当本於乡里也。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不若乡人之善之,乡人之恶者恶之。”

  ○重,直用反。明行,下孟反。

  [疏]注“重言”至“云尔”。

  ○解云:经所以主书此事者,正恶佞人之来,恐其作祸矣。

  ○注“盖痛鲁知而受之”。

  ○解云:《春秋》痛伤鲁人知其佞人,恶而受之。

  ○注“信其计”至“淫女”。

  ○解云:即下二十四年“夏,公如齐逆女”;秋,“夫人姜氏入”是也。知取齐淫女是郑瞻之计者,《春秋说》文云。

  ○注“丹楹刻桷”。

  ○即下二十三年“秋,丹桓宫楹”;二十四年春,“刻桓宫桷”是也。

  ○注“卒为后败也”。解云:即淫二叔杀二嗣子是也。

  ○注“加逃者,抑之也”。

  ○解云:谓逃是碎事,不应见经,而见逃于经者,抑之故也,或者子哀庆封之属皆言奔。今此加逃,故决之。

  ○注“上执”至“未明”。

  ○解云:谓称人为坐执文,非伯讨之义故也。

  ○注“子贡”至“恶之”。

  ○解云:一乡之人皆好此人,此人何如?子曰未可即以为善,何者?此人或者行与众同,或朋党矣。子贡又曰若一乡之人皆恶此人,此人何如?子曰未可即以为恶也,何者?此人或者行与众异,或孤特矣。不若乡人之善行者善之,恶行者恶之,与善人同,复与恶人异,道理胜於前,故知是实善。云云之说,备于郑注。

  冬,多麋。何以书?记异也。麋之为言,犹迷也。象鲁为郑瞻所迷惑也。言多者,以多为异也。

  ○麋,亡悲反。

  [疏]注“象鲁”至“惑也”。

  ○解云:《感精符》文。

  ○注“言多”至“异也”。

  ○解云:鲁旧有麋,但今乃多耳。

庄公卷八(起十八年,尽二十七年)

 庄公卷八(起十八年,尽二十七年)

  十有八年,春,王三月,日有食之。是后戎犯中国,鲁蔽郑瞻,夫人如莒,淫泆不制所致。

  [疏]注“是后戎犯中国”。

  ○解云:即下文“夏,公追戎于济西”是也。

  ○注“鲁蔽郑瞻”。

  ○解云:下文“秋,有蜮”是。

  ○注“夫人”至“所致”。

  ○解云:即下十九年秋,“夫人姜氏如莒”之属是也。是阴胜阳之象,是以日为之食。

  夏,公追戎于济西。以兵逐之曰追。

  ○济,子礼反。此未有言伐者,其言追何?据公追齐师至酅,举齐侵也。

  [疏]注“据公”至“侵也”。

  ○解云:即僖二十六年“齐人侵我西鄙,公追齐师至巂,弗及”是也。

  大其为中国追也。以其不限所至,知为中国追也。

  ○为中,于伪反,注及下皆同。

  [疏]注“以其”至“追也”。

  ○解云:“公追齐师至巂”,限其所至,乃是自为己追,故知如此。

  此未有伐中国者,则其言为中国追何?大其未至而豫御之也。其言于济西何?据公追齐师至酅弗及,不言于也。大之也。大公除害,恩及济西也。言大者,当有功赏也。追例时。

  [疏]注“言大者”至“赏也”。解云:“公追齐师至巂,弗及”不言于,今言于者,谓公有大功,於王法当赏矣。

  ○注“追例时”。

  ○解云:即此文是。而僖二十六年“公追齐师”,虽在正月己未下,不蒙日月。

  秋,有蜮。何以书?记异也。蜮之犹言惑也。其毒害伤人,形体不可见,象鲁为郑瞻所惑,其毒害伤人,将以大乱而不能见也。言有者,以有为异也。

  ○蜮,音或,短狐也;或谓之射工,音食。

  [疏]注“蜮之犹言惑也”。

  ○解云:即《五行志》云“蜮犹惑也”者是。

  ○注“其毒害伤人”。

  ○解云:即《五行志》云“能射人,甚者至死”是也。

  ○注“形体不可见”。

  ○解云:即《草木志》云“在水中射人影即死”是也。

  ○注“言有者,以有为异也”。

  ○解云:谓鲁先无蜮,今乃有之。案昭二十五年经书“有鸲鹆来巢”,今此不书来者,乱气所生,不从外来故也。

  冬,十月。

  十有九年,春,王正月。

  夏,四月。

  秋,公子结媵陈人之妇于鄄,遂及齐侯、宋公盟。媵者何?诸侯娶一国,则二国往媵之,以侄娣从。言往媵之者,礼,君不求媵,二国自往媵夫人,所以一夫人之尊。

  ○媵陈,以证反,又绳证反。娣从,才用反,下注同。

  [疏]“媵者何”。解云:媵是碎事,例不见经,今而书之,故执不知问。

  侄者何?兄之子也。娣者何?弟也。诸侯壹聘九女,诸侯不再娶。必以侄娣从之者,欲使一人有子,二人喜也。所以防嫉妒,令重继嗣也。因以备尊尊、亲亲也。九者,极阳数也。不再娶者,所以节人情,开媵路。

  ○嫉,音疾,又音自。

  [疏]“侄者何”。

  ○解云:昭穆异等,而与嫡俱行,故执不知问。

  ○“娣者何”。

  ○解云:与侄同伦而在侄下,故执不知问。

  ○“诸侯”至“再娶”。

  ○解云:传言此者,解所以有媵之意。言诸侯娶女非一者,正由不得再娶故也。

  ○注“必以”至“人喜也”。

  ○解云:即《穀梁传》云“一人有子,三人缓带”,范氏云“欲共享其禄”是也。

  ○注“所以防嫉妒”。

  ○解云:谓三人不相疾也。

  ○注“令重继嗣也”。解云:谓三人不相疾,共保其子。

  ○注“因以备”至“亲也”。

  ○解云:谓备侄所以尊尊,备娣所以亲亲。其上尊下亲,皆指嫡也。

  ○注“九者极阳数也”。

  ○解云:谓对一三五七以为极矣也。

  ○注“开媵路”。

  ○解云:谓亦有为嫡之望也。

  媵不书,此何以书?据伯姬归于纪,不书媵也。

  [疏]注“据姬归于纪”者,解云:在隐二年冬。

  为其有遂事书。为下有遂事善也,故书所以不当书,以起将有所详录,犹伯姬书媵也。不媵,则当取。得书者张本文。言公子结如陈,遂及齐侯、宋公盟于鄄。

  ○为其,于伪反,注及下注同。

  [疏]注“为下有遂事善也”。

  ○解云:即“遂及齐侯、宋公盟”是也。

  ○注“故书所至不当书”。

  ○解云:谓书媵是也。

  ○注“以起将有所详录”。

  ○解云:正欲见盟事之善,合详而录之。

  ○注“犹伯姬书媵也”。

  ○解云:即成八年“卫人来媵”,传曰“媵不书,此何以书?录伯姬也”;九年“晋人来媵”,传曰“媵不书,此何以书?录伯姬也”;十年“齐人来媵”,传云“媵不书,此何以书?录伯姬也。三国来媵,非礼也。曷为皆以录伯姬之辞言之?妇人以众多为侈也”者是也。

  ○注“言公”至“盟于鄄”。

  ○解云:是其得书之文也。

  大夫无遂事,此其言遂何?聘礼,大夫受命,不受辞。以外事不素制,不豫设,故云尔。出竟有可以安社稷利国家者,则专之可也。先是鄄、幽之会,公比不至,公子结出竟,遭齐、宋欲深谋伐鲁,故专矫君命而与之盟,除国家之难,全百姓之命,故善而详录之。先书地,后书盟者,明出竟乃得专之也。盟不地者,方使上为出竟地,即更出地,嫌上地自为媵出地也。陈称人者,为内书,故略以外国辞言之。此陈侯夫人,言妇者,在涂也。加之者,礼未成也。冬,齐人、宋人、陈人伐我西鄙,而盟不日者,起国家后背结之约,非结不信也。

  ○矫,居表反。难,乃旦反。背,音佩。

  [疏]注“先是”至“不至”。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5:4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