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小邾娄则曷为谓之倪?未能以其名通也。郳者,小邾娄之都邑。时未能为附庸,不足以小邾娄名通,故略谓之倪。黎来者何?名也。其名何?据僖七年称子。

  [疏]注“据七年称子”。

  ○解云:即僖七年“夏,小邾娄子来朝”是也。

  微国也。此最微,得见者,其后附从齐桓,为僖七年张本文。

  ○见,贤遍反。为僖,于伪反,下文注同。

  [疏]注“此最”至“本文”。

  ○解云:时未能为附庸,故谓之最微矣。言为僖七年张本文者,即彼注云“至是所以称爵者,时附从霸者朝天子,旁朝罢,行进,齐桓公白天子进之,固因其得礼,著其能以爵通”是也。

  冬,公会齐人、宋人、陈人、蔡人伐卫。此伐卫何?纳朔也。曷为不言纳卫侯朔?据纳顿子于顿言纳,下朔入公入致伐,齐人来归卫宝,知为纳朔伐之。

  [疏]注“据纳顿子于顿言纳”。

  ○解云:即僖二十五年“秋,楚人围陈,纳顿子于顿”是也。

  ○注“下朔入公入致伐”。

  ○解云:即下六年“卫侯朔入于卫”,“公至自伐卫”是也。然则“卫侯朔入于卫”之下,即言“公至自伐卫”,亦一隅也。

  ○注“齐人来归卫宝”。

  ○解云:即下六年“冬,齐人来归卫宝”是也。辟王也。辟王者兵也,王人子突是也。使若伐而去,不留纳朔者,所以正其义,因为内讳。

  六年,春,王三月,王人子突救卫。王人者何?微者也。子突者何?别何之者,称人序上。又僖八年王人不称字,嫌二人。

  [疏]“王人者何”。

  ○解云:欲言微者,书其美字;欲言其贵,连人言之,故执不知问。

  ○“子突者何”。

  ○解云:称字尊卑未分,故执不知问。

  ○注“别何”至“二人”。

  ○解云:所以不言王人子突者何,而别何之者,正以称人,序在子突之上。又僖八年“公会王人”以下“于洮”,单称王人,不称字,问者之意,嫌此王人与子突别人,故别何之。然则言嫌二人者,犹言疑二人矣。

  贵也。贵子之称。

  ○称,尺证反。贵则其称人何?据王子瑕不称人。本当言王子突,示诸侯亲亲以责之也。

  [疏]注“据王子瑕不称人”。

  ○解云:即襄三十年夏,“王子瑕奔晋”是也。

  ○注“本当”至“之也”。

  ○解云:言王子则是王之亲亲,所以责诸侯违王命之深。

  系诸人也。曷为系诸人?据不以微及大。

  [疏]注“据不以微及大”。

  ○解云:即定二年传云“然则曷为不言雉门灾及两观?主灾者两观也。主灾者两观,则曷为后言之?不以微及大也”是也。然则彼不以微及大,而此以子突系诸人,故难之。

  王人耳。剌王者,朔在岱阴齐时,一使可致,一夫可诛,而缓,令交连五国之兵,伐天子所立。还以自纳,王遣贵子突,卒不能救,遂为天下笑,故为王者讳,使若遣微者弱愈,因为内杀恶。救例时,此月者,嫌实微者,故加录之,以起实贵子突。

  ○使,所吏反。令,力陈反。为王,于伪反,下“因为”、“不为危录”皆同。

  [疏]“王人耳”。

  ○解云:欲道子突,但是微者矣。

  ○注“剌王”至“可诛”。

  ○解云:即桓十六年冬,“卫侯朔出奔齐”,传曰“卫侯朔何以名?绝。曷为绝之?得罪于天子也。其得罪于天子奈何?见使守卫朔,而不能使卫小众,越在岱阴齐,属负兹舍,不即罪尔”者,是其朔在岱阴齐时之事也。言当尔之时,微弱至甚,一使可摄取,一夫可就诛,故曰一使可致,一夫可诛耳。

  ○注“而缓”至“自纳”。

  ○解云:即上五年“冬,公会齐人、宋人、陈人、蔡人伐卫”者,是其交通五国之兵矣。言伐天子所立者,在上三年耳。彼注云“天子新立卫公子留”是也。

  ○注“王遣”至“能救”。

  ○解云:王遣贵子突者,此文是也。卒不能救者,下文朔入卫是也。

  ○注“因为内杀恶”。

  ○解云:谓犯微人之命恶浅,犯贵者之命恶深故也。

  ○注“救例时”。

  ○解云:即僖六年秋,“诸侯遂救许”;僖十八年“夏,师救齐”之属是。

  夏,六月,卫侯朔入于卫。卫侯朔何以名?据卫侯入于陈仪不名。

  [疏]注“据卫”至“不名”。

  ○解云:在襄二十五年秋。

  绝。曷为绝之?据俱入也。犯命也。犯天子命尤重。其言入何?据顿子不复书入。

  ○不复,扶又反,下皆同。

  [疏]注“据顿”至“书入”。

  ○解云:即僖二十五年“秋,楚人围陈,纳顿子于顿”是。而言不复书入者,谓彼经直连围陈而言纳,不复别书入也。今此卫朔之事,去年已书伐卫讫,今复别言入,故如此注。篡辞也。上辟王不得言纳,故复从篡辞书入也。不直言篡者,事各有本也。杀而立者,不以当国之辞言之。非杀而立者,以当国之辞言之。国人立之曰立,他国立之曰纳,从外曰入。诸侯有属讬力,加自文也。不书公子留出奔者,天子本当绝卫,不当复立公子留,因为天子讳微弱。

  ○杀而,申志反,下皆同。属,音烛。

  [疏]注“上辟”至“言纳”。

  ○解云:即上五年传云“此伐卫纳朔也,曷为不言纳卫侯朔?辟王也”者是。

  ○注“故从”至“入也”。

  ○解云:正以《公羊》之例,立、纳、入皆为篡辞故也。

  ○注“不直”至“本也”。解云:欲道《春秋》上下,所以不直言卫晋篡,齐小白篡,卫世子篡,而书其立、入、纳者,事各有本故也。

  ○注“杀而”至“言之”。

  ○解云:即文十四年秋,“齐公子商人弑其君舍”,不去公子是也。所以然者,正以其弑君取国,不嫌非篡故也。

  ○注“非杀”至“言之”。解云:卫晋言立,蒯聩言纳,小白言入是也。所以然者,以其非杀而立,恐不成篡故也。

  ○注“国人立之曰立”。

  ○解云:隐四年“卫人立晋”是也。

  ○注“他国立之曰纳”。

  ○解云:即哀二年夏,“晋赵鞅纳卫世子于戚”是也。

  ○注“从外曰入”。

  ○解云:即庄九年夏,“齐小白入于齐”是也。

  ○注“诸侯”至“文也”。

  ○解云:即昭元年“秋,莒去疾自齐入于莒”;昭十三年夏,“楚公子比自晋归于楚”之属是也。

  ○注“因为”至“微弱”。

  ○解云:公子留本天子所立故也。其立公子留之事,说在上三年也。

  秋,公至自伐卫。曷为或言致会,或言致伐?得意致会,所伐国服,兵解国安,故不复录兵所从来,独重其本会之时。

  [疏]“曷为”至“致会”。

  ○解云:即襄十一年“公至自会”是也。

  ○注“所伐”至“之时”。

  ○解云:即襄十一年秋,“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齐世子光”以下“伐郑,会于萧鱼。公至自会”是也。

  不得意致伐。所伐国不服,兵将复用,国家有危,故重录所从来,此谓公与二国以上也。公与一国及独出用兵,得意不致,不得意致伐。公与二国以上出会盟,得意致会,不得意不致。公与一国出会盟,得意致地,不得意不致,皆例时。

  [疏]注“所伐”至“从来”。

  ○解云:即襄十一年夏,“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齐世子光”已下“伐郑。秋,七月,己未,同盟于京城北。公至自伐郑”是也。又僖四年春,“公会齐侯、宋公”以下“侵蔡,蔡溃”,“遂伐楚,次于陉”,秋“八月,公至自伐楚”,传云“楚已服矣,何以致伐楚?叛盟”之属是也。若然,成十六年秋,“公会尹子、晋侯、齐国佐、邾娄人伐郑”,冬十二月,“公至自会”;又成十七年“夏,公会尹子、单子、晋侯、齐侯、宋公、卫侯、曹伯、邾娄人伐郑。六月,乙酉,同盟于柯陵。秋,公至自会”;又成十七年“冬,公会单子、晋侯、宋公、卫侯、曹伯、齐人、邾娄人伐郑。十一月,公至自伐郑”。以此言之,则十六年秋伐郑,十七年夏伐郑,皆是郑人不服而致会者,正以十六年时郑人始叛,晋帅诸侯伐而讨之,当是时实服,明年乃叛,是以致会也。其十七年夏公会单子巳下伐郑者,正以比年用兵不能服,故以得意为文。其十七年冬公会单子已下伐郑,以伐致者至於三,伐事寔当见,故言公至自伐郑矣。若然,桓十六年“夏,四月,公会宋公、卫侯、陈侯、蔡侯伐郑。秋,七月,公至自伐郑”,从此之后,郑不背叛,何故不致,而致伐者?桓元年“三月,公会郑伯于垂”,彼注云“不致之者,桓弑贤君,篡慈兄”,“与人交接则有危”,“故夺臣子辞,成诛文”。然则桓是恶人,本不合致,而桓十六年注云“致者,善桓公能疾恶同类,比与诸侯行义兵伐郑”也者,是其得致之由。而致伐者,诸侯本意正欲助忽以诛突,突终得国,忽死不还,以其不得伐力,故致伐。

  ○注“公与”至“致伐”。

  ○解云:其独出用兵得意不致者,即隐七年“秋,公伐邾娄”;僖三十三年夏,“公伐邾娄”;哀七年“秋,公伐邾娄”之属,皆不致是也。其与一国用兵不得意致伐者,即僖二十六年冬,“公以楚师伐齐,取穀。公至自伐齐”,传云“此已取穀矣,何以致伐?未得乎取穀也”,“曰患之起,必自此始也”是也。其公独出用兵不得意致伐者,即下二十六年“春,公伐戎。夏,公至自伐戎”是也。其公与一国用兵得意不致,《春秋》之内,偶尔无之。《春秋》既无而知然者,正以用兵得意,兵不复用,何劳致伐乎?不致会者,离不成会故也。其不得意所以致伐者,兵将复用,重录兵所从来故也。

  ○注“公与二国”至“不致”。

  ○解云:其二国以上出会盟得意致会者,即哀十三年夏,“公会晋侯及吴子于黄池”,“秋,公至自会”是也。其不得意不致者,即宣七年“冬,公会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于黑壤”之属是也。其得意致会者,以其成会也。其不得意不致者,无功可言故也。

  ○注“公与一国”至“不致”。

  ○解云:其得意致地者,即桓二年秋,“公及戎盟于唐。冬,公至自唐”之属是也。其不得意不致之者,即隐二年“秋,八月,庚辰,公及戎盟于唐”之属是也。其得意所以致地者,离不成会故也。其不得意所以不致者,无功可致矣。

  ○注“皆例时”。

  ○解云:谓乡来诸例皆书时,即桓二年“冬,公至自唐”,僖二十六年冬“公至自伐齐”,哀十三年“秋,公至自会”之属是也。其僖四年“八月,公至自伐楚”,彼注云“月者,凡公出满二时,月,危公之久”。然则彼以公正月出会齐侯伐楚,至八月乃反,故云满二时矣。成六年“春,王正月,公至自会”,何氏云“月者,前鲁大夫获齐侯,今亲相见,故危之”是也。而襄十一年“公至自伐郑”,“公至自会”,不满二时而皆在日月下,何氏不注,盖以为不蒙月故也。成十六年“公至自会”,亦不满二时而在日月下,是不蒙月明矣。成十七年十一月“公至自伐郑”,彼注云“月者,方正下壬申,故月之”,然则公至亦不蒙月矣。

  卫侯朔入于卫,何以致伐?据得意。不敢胜天子也。与上辟王同义。久不月者,不与伐天子也,故不为危录之。

  [疏]注“与上辟王同义”。

  ○解云:上五年五国伐卫之时,寔纳卫侯朔,所以不言纳卫侯朔者,辟王者兵,使若伐而去,不留纳朔者,所以正其义,因为内讳也。今此寔得意,所以不致会而致伐者,不敢胜天子,使若更以他事伐卫,不为纳朔然,所以正其义,因为内讳,故曰同义。

  ○注“不月”至“录之”。

  ○解云:僖四年“八月,公至自伐楚”,彼注云“月者,凡公出满二时,月,危公之久”。然则今此兵历四时而不月者,不与伐天子,故不为危录故也。

  螟。先是伐卫纳朔,兵历四时,及反民烦扰之所生。

  ○螟,亡丁反。

  [疏]注“兵历四时”。

  ○解云:谓从五年冬讫于此年之秋故也。

  冬,齐人来归卫宝。此卫宝也,则齐人曷为来归之?卫人归之也。以称人共国辞。

  ○卫宝,《左氏》经作“卫俘”。

  [疏]注“以称人共国辞”。

  ○解云:注言此者,欲决三十一年“齐侯来献戎捷”不言人也。言以称人共国辞者,谓称齐人,可以兼得两国人之辞也。

  卫人归之,则其称齐人何?让乎我也。其让乎我奈何?齐侯曰:“此非寡人之力,鲁侯之力也。”时朔得国,后遣人赂齐,齐侯推功归鲁,使卫人持宝来,虽本非义赂,齐当以让除恶,故善起其事。主书者,极恶鲁犯命复贪利也。不为大恶者,纳朔本不以赂行,事毕而见谢尔。宝者,玉物之凡名。

  ○恶,乌路反。

  [疏]注“故善起其事”。

  ○解云:言《春秋》善齐侯之让,是以不言卫人而称齐人,所以起其让事矣。

  ○注“不为”至“谢尔”。

  ○解云:所传闻之世,内大恶讳之。今此书见,故知不为大恶矣。

  ○注“宝者”至“凡名”。

  ○解云:犹言玉物之总名耳。定八年传云“宝者何?璋判白,弓绣质,龟青纯”是也。

  七年,春,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防。

  夏,四月,辛卯,夜,恒星不见。夜中,星霣如雨。恒星者何?列星也。恒,常也。常以时列见。

  ○辛卯夜,一本无“夜”字,《穀梁》作“昔”。不见,贤遍反,注及传皆同。

  [疏]“恒星者何”。

  ○解云:欲道星称,宿无恒星;欲言非星,而连星言之,故执不知问。

  ○“恒,常也”至“列见”。

  ○解云:恒者,常也,天之常宿,故经谓之恒星矣。言以时列见于天,故传谓之列星矣。

  列星不见,则何以知夜之中?星反也。反者,星复其位。

  [疏]“列星”至“之中”。

  ○解云:谓无所准度故也。

  ○注“反者,星复其位”。

  ○解云:谓星反附在半夜之后,则知乡者不见之时,是夜中矣。

  如雨者何?如雨者,非雨也。非雨,则曷为谓之如雨?“不脩春秋”曰“雨星不及地尺而复”,“不脩春秋”,谓史记也。古者谓史记为“春秋”。

  ○雨星,于付反,一音如字,下注“雨星”同。

  [疏]“如雨者何”。

  ○解云:欲言是雨,不应言如;其实非雨,而文言雨,故执不知问。

  ○注“不脩春秋”。

  ○解云:据此传及注言,则孔子未脩之时,已谓之《春秋》矣。而旧解云,孔子脩之,春作秋成,谓之《春秋》者,失之远矣。云云之说,在首卷。

  君子脩之曰“星霣如雨”。明其状似雨尔,不当言雨星。不言尺者,霣则为异,不以尺寸录之。何以书?记异也。列星者,天之常宿,分守度,诸侯之象。周之四月,夏之二月,昏,参伐狼注之宿当见,参伐主斩艾立义,狼注主持衡平也。皆灭者,法度废绝,威信陵迟之象。时天子微弱,不能诛卫侯朔,是后遂失其政,诸侯背叛,王室日卑,星霣未坠而夜中星反者,房心见其虚危斗。房心,天子明堂布政之宫也。虚危,齐分,其后齐桓行霸,阳穀之会有王事。

  ○常宿,音秀,下同。参伐,所林反,下同。狼注,张又反,与味同。朱鸟口星也;一音之住反。艾,鱼废反。坠,有类反。分,扶问反。

  [疏]注“分守”至“之象”。

  ○解云:言分者,谓十二之分野矣。言守度者,守三十度为一次矣。言诸侯之象者,谓星度有多少,若诸侯之国有大小耳。

  ○注“昏参”至“当见”。

  ○解云:正以参伐狼注,为西南之维候故也。

  ○注“参伐”至“立义”。

  ○解云:以其在西方,金主断割之义故也。

  ○注“狼注”至“平也”。

  ○解云:正以其在南方,南方主礼故也。

  ○注“而夜”至“危斗”。

  ○解云:火见於周为五月者,谓昏时。今在周之四月,是以半夜之后,乃房星见。其虚危斗者,谓在夜半时明矣。

  ○注“房心”至“宫也”。

  ○解云:即上备云房为天子明堂,《文耀钩》云“房心为中央火星,天王位”。若相对言之,则房为明堂,心为天王矣。既有天王,复有明堂布政之象也。

  ○注“其后”至“王事”。

  ○解云:齐桓行霸者,虚危斗也。有王事者,房心见也。

  秋,大水。

  无麦苗。无苗,则曷为先言无麦,而后言无苗?苗者,禾也。生曰苗,秀曰禾。据是时苗微麦强,俱遇水灾,苗当先亡。一灾不书,待无麦,然后书无苗。明君子不以一过责人。水、旱、螟、,皆以伤二穀乃书。然不书穀名,至麦苗独书者,民食最重。螟,音终。

  [疏]“一灾不书”。

  ○解云:一穀之灾,不书于经也。

  ○注“明君”至“责人”。

  ○解云:谓灾伤五穀者,皆人行致之故也。

  ○注“水旱”至“穀名”。

  ○解云:大水伤二穀书於经者,即桓元年“秋,大水”,传云“何以书?记灾也”,彼注云“灾伤二穀以上,书灾也”。其旱伤二穀以上书者,即僖二十一年“夏,大旱”是也。其螟螽书者,即隐五年经书“螟”,传云“何以书?记灾也”;文八年经书“螽”之类是也。

  ○注“至麦”至“最重”。

  ○解云:灾伤麦苗常书,即此及庄二十八年“大无麦禾”之属皆是也。麦禾比於馀穀最重,故言民食最重矣。

  何以书?记灾也。先是庄公伐卫纳朔,用兵逾年,夫人数出淫泆,民怨之所生。

  ○数,所角反。泆,音逸。

  [疏]注“先是”至“逾年”。

  ○解云:即五年“冬,公会齐人、宋人、陈人、蔡人伐卫”,六年“秋,公至自伐卫”是也。

  ○注“夫人数出淫泆”。

  ○解云:即五年“夏,夫人姜氏如齐师”,七年“春,夫人姜氏会齐侯於防”,“冬,夫人姜氏会齐侯于穀”之属,故言数出耳。

  冬,夫人姜氏会齐侯于穀。

庄公卷七(起八年,尽十七年)

 庄公卷七(起八年,尽十七年)

  八年,春,王正月,师次于郎,以俟陈人、蔡人。次不言俟,此其言俟何?据次于陉俟屈完不书俟。

  ○屈,居勿反。

  [疏]注“据次”至“书俟”。

  ○解云:即僖四年经云“遂伐楚,次于陉”,传云“其言次于陉何?有俟也。孰俟?俟屈完也”是也。然则彼但录其次而不书俟,与此异,故据之。

  讬不得已也。师出本为下灭盛兴,陈、蔡属与鲁伐卫,同心人国远,故因假以讳灭同姓,讬待二国为留辞主,所以辟下言及也。加以者,辟实俟。陈、蔡称人者,略以外国辞称,知微之。

  ○本为,于伪反,传及注“为久”皆同。属与,音烛。

  [疏]注“陈蔡”至“伐卫”。

  ○解云:即其经云“公会齐人、宋人、陈人、蔡人伐卫”是也。

  ○注“同心人国远”。

  ○解云:欲对齐、宋、虽亦同心而近鲁,是以不得讬待齐、宋。

  ○注“所以辟下言及也”。

  ○解云:即经下云“夏,师及齐师围成”是也。凡言及者,汲汲之辞。若此时已出师,其间更无所待,即下文言及乃至汲汲之甚者,便是鲁人欲得灭同姓,孜孜之深,是以讬待陈、蔡以辟之。

  ○注“加以者,辟实俟”。

  ○解云:若其实俟,宜但云师次于郎俟陈人、蔡人而已,何须言以乎?今言以俟陈人、蔡人,明更有由以乃始俟之,故言加以者,辟实俟也。

  甲午,祠兵。祠兵者何?出曰祠兵,礼,兵不徒使,故将出兵必祠於近郊,陈兵习战,杀牲飨士卒。

  ○祠兵,音辞,祭也。《左氏》作“治兵”,下文注同。卒,子忽反。

  [疏]“祠兵者何”。

  ○解云:凡出师之礼,皆有祠兵之事,而此特书,故执不知问。

  ○“出曰祠兵”。

  ○解云:何氏之意,以为祠兵有二义也:一则祠其兵器,二则杀牲享士卒,故曰祠兵矣。

  ○注“礼兵”至“近郊”。

  ○解云:时王之礼也。

  入曰振旅,五百人曰旅。

  [疏]注“五百人曰旅”。

  ○解云:《大司马》叙官文。其礼一也,皆习战也。言与祠兵礼如一,将出不嫌不习,故以祠兵言之;将入嫌於废之,故以振讯士众言之,互相见也。祠兵,壮者在前,难在前。振旅,壮者在后,复长幼,且卫后也。

  ○讯,音信,又音峻,本亦作“迅”。相见,贤遍反,下同。难,乃旦反。长,丁丈反。

  何言乎祠兵?据不书。

  [疏]注“据不书”。

  ○解云:今此书之,而言据不书者,正谓他处皆不书,即例不书矣。而此书之者,是以致难。

  为久也。为久稽留之辞。

  [疏]注“为久稽留之辞”。

  ○解云:为犹作,言作久稽留之辞矣。曷为为久?据取长葛久之。

  [疏]注“据取长葛久之”。

  ○解云:隐五年冬,“宋人伐郑,围长葛”;六年“冬,宋人取长葛”,传云“外取邑不书,此何以书?久也”是。然则彼所以书者,讥其久。今以祠兵者,为久稽留之辞,似於义反,故难之。

  吾将以甲午之日,然后祠兵於是。讳为久留辞,使若无欲灭同姓之意,因见出竟,明盛非内邑也。

  [疏]注“因见”至“邑也”。

  ○解云:“出曰祠兵”,即《尔雅》“出曰治兵”之文也。今书祠兵,即是出竟之义,则知下言围成者,非内邑明矣。

  夏,师及齐师围成,成降于齐师。成者何?盛也。以上有祠兵,下有盛伯来奔。

  ○成,如字,二传作“郕”。降于,户江反,传及下注皆同。

  [疏]“成者何”。

  ○解云:成为内邑,孟氏所有,而与齐围之,故执不知问。

  ○注“以上”至“来奔”。

  ○解云:文十二年“春,王正月,盛伯来奔”,传云“盛伯者何?失地之君也。何以不名?兄弟辞也”是也。

  盛则曷为谓之成?讳灭同姓也。因鲁有成邑,同声相似,故云尔。

  [疏]注“因鲁”至“云尔”。

  ○解云:定十二年“十有二月,公围成”者,是鲁有成邑之文。曷为不言降吾师?据战於宋不言归郑。

  [疏]注“据战”至“归郑”。

  ○解云:桓十二年“十有二月,及郑师伐宋。丁未,战于宋”是也。彼则不言宋归于郑,此言成降于齐师,故难之。其归字有作“败”字者,误也。

  辟之也。辟灭同姓。言围者,使若鲁围之而去,成自从后降於齐师也。降者,自伏之文,所以醇归於齐。言及者,起鲁实欲灭之。不月者,顺讳文。不书盛伯出奔,深讳之。

  [疏]注“言及者”至“灭之”。

  ○解云:以及者,汲汲之文故也。

  ○注“不月者,顺讳文”。

  ○解云:凡灭例月,即庄十年“冬,十月,齐师灭谭”,庄十三年“夏,六月,齐人灭遂”之属是也。今此亦灭而不书月者,顺讳文使若不灭矣。

  ○注“不书”至“讳之”。

  ○解云:如此注者,正欲决庄十年“冬,十月,齐师灭谭,谭子奔莒”之属,书其出奔也。今成被灭,至文十二年春乃书“盛伯来奔”。於所传闻世不言所奔者,深讳故也。

  秋,师还。还者何?善辞也。此灭同姓,何善尔?病之也。慰劳其罢病。

  ○慰劳,力报反,下同。其罢,音皮,下同。

  [疏]“还者何”。

  ○解云:欲言其恶,还是善辞;欲言其善,实灭同姓,故执不知问。

  曰:“师病矣。曷为病之?据师出皆罢病,曷为独劳此病也?非师之罪也。明君之使,重在君,因解非师自汲汲。

  [疏]注“明君”至“在君”。

  ○解云:所以慰劳师之罢病者,明君之灭同姓,非师之罪,其重在于君也。

  ○注“因解非师自汲汲”。

  ○解云:正以及者,汲汲之辞故也。

  冬,十有一月,癸未,齐无知弑其君诸儿。诸儿,襄公也。无知,公子夷仲年之子,襄公从弟。

  ○儿,如字,一音五兮反。从,才用反。

  九年,春,齐人杀无知。

  公及齐大夫盟于暨。公曷为与大夫盟?据与高傒盟,讳不言公。

  ○暨,其器反,《左氏》作蔇。

  [疏]注“据与”至“言公”。

  ○解云:庄二十二年“秋,七月,丙申,及齐高傒盟于防”,传云“齐高傒者何?贵大夫也。曷为就吾微者而盟?公也。公则曷为不言公?讳与大夫盟也”者是。

  齐无君也。然则何以不名?据高傒名。为其讳与大夫盟也,使若众然。邻国之臣,犹吾臣也。君之於臣,当告从命行,而反歃血约誓,故讳使若悉得齐诸大夫约束之者愈也。不月者,是时齐以无知之难,小白奔莒,子纠奔鲁,齐迎子纠欲立之,鲁不与而与之盟,齐为是更迎小白,然后乃伐齐,欲纳子纠,不能纳,故深讳使若信者也。不致者,鲁地也。子纠出奔不书者,本未命为嗣,贱,故不录之。

  ○为其,于伪反,注“为是”及下注“寔为”、“鲁为”同。歃,所洽反,又所甲反。难,乃旦反。

  [疏]注“不月”至“信者也”。

  ○解云:《公羊》之例,大信时,小信月,不信日。经今不月,使若信者,谓若大信也。不谓月,非信辞也。

  ○注“不致者,鲁地也”。

  ○解云:正决桓二年秋,“公及戎盟于唐。冬,公至自唐”之文也。若然,定十二年十有二月,“公至自围成”。然则成是内邑而书致者,彼注云“成,仲孙氏邑。围成月又致者,天子不亲征下士,诸侯不亲征叛邑,公亲围成不能服,不能以一国为家,甚危,若从他国来,故危录之”是也。

  ○注“子纠”至“录之”。解云:如此注者,正决桓十一年“郑忽出奔卫”书之故也。子纠出奔鲁,宜言来奔,而言出奔者,据齐言之,亦无伤矣。

  夏,公伐齐,纳纠。纳者何?入辞也。其言伐之何?据晋人纳捷菑于邾娄,不言伐。

  ○纳纠,《左氏》经亦作“纳子纠”。

  [疏]“夏,公伐齐,纳纠”。

  ○解云:无子字者,与《左氏》经异。

  ○“纳者何”。

  ○解云:欲言得国,下有齐人取杀之文;欲言不得国,纳者入辞,故执不知问。

  ○“其言伐之何”。

  ○解云:案隐七年冬,“戎伐凡伯于楚丘,以归”,传云“此聘也,其言伐之何”,彼注云“加之者,辟问轻重两举之”。然则此传非问轻重两举而亦言之,下十年传云“觕者曰侵,精者曰伐。战不言伐,围不言战,入不言围,灭不言入,书其重者也”。然则侵伐战围入灭,数者相对,是其轻重之名。今以纳问伐,直据纳接菑不言伐而巳,实非轻重两举,故得言之矣。

  ○注“据晋”至“言伐”。

  ○解云:即文十四年经云“晋人纳接菑于邾娄”是也。

  伐而言纳者,犹不能纳也。伐者,非入国辞,故云尔。

  [疏]注“伐者”至“云尔”。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5:4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