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解云:言系官以为氏,渠是名,纠是旦字也。

  ○注“是以”至“之至也”。

  ○解云:《祭义》云“食三老、五更於大学,天子亲袒而割牲,执酱而馈,执爵而酳,冕而总干,所以教诸侯之弟也”,郑注云“割牲,制俎实也。冕而总干,亲在舞位,以乐侑食也,教诸侯之弟次事亲”是也。《乐记》亦有此文。

  ○注“先王”至“弟也”。

  ○解云:皆《祭义》文也。

  ○注“礼君”至“是也”。

  ○解云:皆何氏之意,故皆取经以当之。

  ○注“诸父”至“是也”。

  ○解云:宣十五年“王札子杀召伯、毛伯”,传云“王札子者何?长庶之号也”。注云“天子之庶兄。札者,冠且字也。礼,天子庶兄冠而不名,所以尊之”是也。

  ○注“上大夫”至“是也”。

  ○解云:隐元年“祭伯来”,传云“祭伯者何?天子之大夫也”是也。

  ○注“盛德”至“是也”。

  ○解云:宣十七年“公弟叔肸卒”,彼注云“称字者贤之。宣公篡立,叔肸不仕其朝,不食其禄,终身於贫贱,故孔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此之谓也”是。

  ○注“老臣”至“不宜”。

  ○解云:渠是其名,而言不名者,谓计其官爵之时,实合氏宫名而且字,但以其年老,故兼称伯,示有不名之义也,故知之矣。

  五年,春,正月,甲戌,已丑,陈侯鲍卒。曷为以二日卒之?忄戌也。忄戌者,狂也。齐人语。

  ○忄戌,呼述反,狂也,齐人语。甲戌之日亡,已丑之日死而得,君子疑焉,故以二日卒之也。君子,谓孔子也。以二日卒之者,阙疑。

  [疏]注“君子”至“阙疑”。

  ○解云:正以哀十四年传云“君子曷为为《春秋》”故也。

  夏,齐侯、郑伯如纪。外相如不书,此何以书?据蔡侯东国卒于楚,不言如也。

  [疏]注“据蔡”至“如也”。

  ○解云:在昭二十三年夏也。案襄二十六年“许男甯卒于楚”,在蔡侯之前而不据之者,科取一以当之,不以后见义,或者正以蔡是大国,齐之类,故取之。

  离不言会。

  [疏]时纪不与会,故略言如也。《春秋》始录内小恶,书内离会;略外小恶,不书外离会。至所闻之世,著治升平,内诸夏而详录之,乃书外离会。嫌外离会常书,故变文见意,以别嫌明疑。

  ○与,音预。治,直吏反。见意,贤遍反,下文注并同。别,彼列反。

  [疏]注“书内离会”者。

  ○解云:即隐二年“公会戎于潜”是也。

  ○注“不书外离会”者。解云:即此文变会言如是也。

  ○注“乃书外离会”。

  ○解云:即宣十一年“晋侯会狄于攒函”是也。

  ○注“嫌外”至“明疑”。

  ○解云:若不载此事,以略言如,则嫌所传闻之世,合书外离会,但遇无之而已,故曰嫌外离会常书也。故书而变其文,见所传闻之世,不书外离会之意,故曰变文见意也。所以别其嫌而明其疑,故曰以别嫌明疑也。

  天王使仍叔之子来聘。仍叔之子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其称仍叔之子何?据宰渠氏官,武氏子不称字,又不加之。尹氏不称子。

  [疏]“仍叔之子者何”。

  ○解云:欲言大夫,而文言之子;欲言未仕,而天王使之,故执不知问。

  ○注“据宰渠氏官”。

  ○解云:即上四年“夏,天王使宰渠伯纠来聘”是也。

  ○注“武氏”至“加之”。

  ○解云:即隐三年“秋,武氏子来求赙”是也。

  ○注“尹氏不称子”。

  ○解云:即隐三年“夏,四月,辛卯,尹氏卒”是也。

  讥。何讥尔?讥父老,子代从政也。礼,七十县车致仕。不言氏者,起父在也。加之者,起子辟一人。

  ○县,音玄。

  [疏]注“礼十县舆致仕”。

  ○解云:案《春秋说》文。谓之县舆者,《淮南子》曰:“日至於悲谷,是谓脯时;至於渊隅,是谓高春;至於连石,是谓下春;至於悲泉,爰止其女,爰息其马,是谓县舆。”旧说云日在县舆,一日之暮;人年七十,亦一世之暮,而致其政事於君,故曰县舆致仕也。亦有作“车”字者。

  ○注“不言”至“在也”。

  ○解云:言仍氏子,则与武氏子文同,嫌亦无父,故曰起父在。

  ○注“加之”至“一人”。

  ○解云:若言仍叔子,则与僖三十三年百里子与蹇叔子之类是一人,故曰加之者,起子辟一人。

  葬陈桓公。不月者,责臣子也,知君父有疾,当营卫,不谨而失之也,传曰“葬,生者之事”。

  [疏]注“不月”至“之也”。

  ○解云:正以卒日葬月,乃是大国之例,今书时,故决之。

  ○注“传曰”至“之事”。解云:隐十一年传文。

  城祝丘。

  秋,蔡人、卫人、陈人从王伐郑。其言从王伐郑何?据河阳举王狩,别出朝文,文不连王,王师不道所加。

  ○从王,如字,又才用反,下及注同。

  [疏]注“据河”至“连王”。

  ○解云:僖二十八年“冬,公会晋侯”以下“于温。天王狩于河阳”,“壬申,公朝于王所”。彼举王狩,此不举之;彼别出公朝之文,其文不连上王,今言从王伐郑,经连王言之,故难之。或者上会于温,诸侯之文连王言之。

  ○注“王师不道所加”。

  ○解云:成元年“秋,王师败绩于贸戎”,不道伐某,今言伐郑,故难之。

  从王正也。美其得正义也,故以从王征伐录之,盖起时天子微弱,诸侯背叛,莫肯从王者征伐,以善三国之君,独能尊天子死节。称人者,刺王者也。天下之君,海内之主,当秉纲撮要,而亲自用兵,故见其微弱。仅能从微者,不能从诸侯,犹莒称人,则从不疑也。不使王者首兵者,本不为王举也。知实诸侯者,以美得正。

  ○撮,七活反。不为,于伪反,下“所为”、“与为”、六年同。

  [疏]注“犹莒”至“疑也”。

  ○解云:即隐八年“公及莒人盟于包来”,传曰“公曷为与微者盟?称人则从不疑也”,注云“从者随从也,实莒子也。言莒子则嫌公行微不肖,诸侯不肯随从公盟,而公反随从之,故称人,则随从公不疑矣”是也。

  ○注“不使”至“得正”。

  ○解云:若使王者首兵,宜言王以蔡人、卫人、陈人伐郑,似若僖二十六年“公以楚师伐齐,取穀”然。

  大雩。大雩者何?旱祭也。雩,旱请雨祭名。不解大者,祭言大雩,大旱可知也。君亲之南郊,以六事谢过,自责曰:政不一与?民失职与?宫室荣与?妇谒盛与?苞苴行与?谗夫倡与?使童男女各八人,舞而呼雩,故谓之雩。不地者,常地也。

  ○一与,音馀,下同。苴,子馀反。

  [疏]注“君亲”至“责曰”。

  ○解云:皆《韩诗传》文。

  ○注“政不一与”。

  ○解云:谓政不专一,出自权臣之门。

  ○注“民失职与”。

  ○解云:谓废其农业。

  ○注“宫室荣与”。

  ○解云:谓若丹楹刻桷之属。

  ○注“妇谒盛与”。

  ○解云:谓阿请乱国。

  ○注“苞苴行与”。

  ○解云:谓受人之馈,政以贿成。

  ○注“谗夫倡与”。

  ○解云:谓若鲁任郑瞻。

  ○注“使童”至“之雩”。

  ○解云:《论语》云“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与此异者,彼言“暮春者,春服既成”,明鲁人正雩,故其数少,复不言男女。今此书见于经,非正雩也。凡脩雩者,皆为旱甚而作之,故其数多,又兼男女矣,是以《司巫》职曰“若国大旱,则率巫而舞雩”是也。《春秋说》云“冠者七八人,童子八九人”者,盖是天子雩也。

  ○注“不地者,常地也”。

  ○解云:谓在鲁城南沂水上。

  然则何以不言旱?据日食鼓用牲于社。

  [疏]注“据日”至“于社”。

  ○解云:庄二十五年经,彼举日食乃言“鼓用牲于社”,此不言旱,直言大雩,故据难之。

  言雩,则旱见。言旱,则雩不见。从可知,故省文也。日食独不省文者,与大水同礼,若但言鼓用牲,则不知其所为。必见雩者,善其能戒惧天灾,应变求雨,忧民之急也。

  ○应,应对之应,下同。

  [疏]注“与大”至“急也”。

  ○解云:诸言日食与大水,皆鼓用牲也,即庄二十五年“秋,大水,鼓用牲于社”是也。

  何以书?记灾也。旱者,政教不施之应。先是桓公无王行,比为天子所聘,得志益骄,去国远狩,大城祝丘,故致此旱。

  [疏]注“比为天子所聘”。

  ○解云:即注四年“夏,天王使宰渠伯纠来聘”是也。

  ○注“去国远狩”。

  ○解云:即四年春,“公狩于郎”是也。

  ○注“大城祝丘”。

  ○解云:在今年夏,正以大崩坏败,然后发众城之,故曰大城。

  。何以书?记灾也。者,烦扰之所生,与上旱同说。

  ○,音终,本亦作“{众虫}”,《说文》{众虫}或“螽”字。

  冬,州公如曹。外相如不书,此何以书?过我也。为六年化我张本也。传不言化我者,张本非再化也。称公者,申其尊,起其慢,责无礼。

  ○过,古禾反,又古卧反。

  [疏]注“称公”至“无礼”。

  ○解云:天子三公称公,王者之后称公。州国非此二者,必非是公,但今过鲁自尊若公,故如其意书之曰公,以起其无礼也。但诸文不知本爵是何,诸家之意,《左氏》已具也。

  六年,春,正月,寔来。寔来者何?犹曰是人来也。犹曰是人来,不录何等人之辞。

  ○寔,巿力反。

  [疏]“寔来者何”。

  ○解云:不书其人而经言寔来,故执不知问。

  孰谓?谓州公也。以上如曹书。曷为谓之寔来?慢之也。曷为慢之?据葵丘之盟日。化我也。行过无礼谓之化,齐人语也。诸侯相过,至竟必假涂,人都必朝,所以崇礼让,绝慢易,戒不虞也。今州公过鲁都不朝鲁,是慢之为恶,故书寔来见其义也。月者,危录之,无礼之人,不可备责之。

  ○易,以豉反。见其,贤遍反,下“见无正”同。

  [疏]注“据葵”至“盟日”。

  ○解云:僖九年“九月,戊辰,诸侯盟於葵丘”,传云“桓之盟不日,此何以日?危之也。何危尔”,“桓公震而矜之,叛者九国。震之者何?犹曰振振然”,注云“亢阳之貌”;“矜之者何?犹曰莫若我也”,注云“色自美大之貌”。然则桓公振矜慢人而书日危之,本鲁慢州公,非敬逆之道,是以据而难之。

  ○注“行过”至“义也”。

  ○解云:今州公过鲁而慢之,传言化我,故知化我是行过无礼之言,是以哀六年传云“陈乞曰:‘常之毌有鱼菽之祭,原诸大夫之化我也。’诸大夫皆曰:‘诺。’於是皆之陈乞之家”,亦是行过无礼之事。

  ○注“月者”至“责之”。

  ○解云:凡朝例时,此不朝,故书月以见危。不书日以见其危者,无礼之人,不可备责故也。

  夏,四月,公会纪侯于成。

  秋,八月,壬午,大阅。大阅者何?简车徒也。大简阅兵车,使可任用而习之。

  ○阅,音悦。任,音壬。

  [疏]“大阅者何”。

  ○解云:欲言习兵,而不言狩;欲言他事,而经书大阅,故执不知问。

  何以书?盖以罕书也。罕,希也。孔子曰:“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故比年简徒谓之蒐,三年简车谓之大阅,五年大简车徒谓之大蒐,存不忘亡,安不忘危。不地者,常地也。蒐例时,此日者,桓既无文德,又忽忘武备,故尢危录。

  [疏]“何以”至“书也”。

  ○解云:大阅之礼,三年一为,桓公忽忘武备,过於三年,是以书之。

  ○注“孔子”至“弃之”。

  ○解云:何氏之意与郑别。

  ○注“故比”至“之蒐”。

  ○解云:即昭八年“秋,蒐于红”之属是也。

  ○注“三年”至“大阅”。

  ○解云:此文是也。

  ○注“五年”至“大蒐”。

  ○解云:即定十三年“大蒐于比蒲”之属是也。知其年数者,汉礼犹然。

  ○注“不地者,常地也”。

  ○解云:盖在郊内,而贾注经云“简车马于庙”也者,何氏不取。

  ○注“蒐例时”者。昭八年“秋,蒐于红”;定十三年夏,“大蒐于比蒲”之属是也。

  ○注“此日”至“危录”。

  ○解云:例合书时而乃书日,故以为尢危录也。

  蔡人杀陈佗。陈佗者何?陈君也。以跃卒不书葬也。

  ○佗,大阿反。

  [疏]“陈佗者何”。

  ○解云:欲言陈君,经不书爵;欲言大夫,又不言氏,故执不知问。

  ○注“以跃”至“葬也”。

  ○解云:十二年“八月,壬辰,陈侯跃卒”,注云“不书葬者,佗子也。佗不称侯者,嫌贬在名例不当绝,故复云跃葬也”,是以昭十一年“楚师灭蔡,执世子有以归用之”,传云“此未逾年之君也。其称世子何?不君灵公,不成其子也。不君灵公,则曷为不成其子?诛君之子不立”。以此言之,正由陈佗不君而见绝,故去其子葬,是故以跃不书葬,知佗是陈君。若其不然,不知陈侯跃何以不书葬矣。

  陈君,则曷为谓之陈佗?据杀蔡侯般,不言蔡般。

  ○侯般,音班。

  [疏]注“据杀”至“蔡般”。

  ○解云:昭十一年“楚子虔诱蔡侯般,杀之於申”是也。

  绝也。绝者,国当绝。曷为绝之?据戕鄫子不绝。

  ○戕,在良反。鄫,才陵反。

  [疏]注“据戕”至“不绝”。

  ○解云:宣十八年“邾娄人戕鄫子”,称子而不名是也。

  贱也。其贱奈何?外淫也。恶乎淫?恶乎,犹於何也。

  ○恶,音乌,乌乎犹於何也,注同。淫于蔡,蔡人杀之。蔡称人者,与使得讨之,故从讨贼辞也。贱而去其爵者,起其见卑贱,犹律文立子奸母,见乃得杀之也。不日不书葬者,从贱文。

  ○去,起吕反。

  [疏]注“犹律”至“之也”。解云:犹言对子奸母也。

  ○注“不日”至“贱文”。

  ○解云:陈佗是君而见弑,例合书日,即隐四年“戊申,卫州吁弑其君完”之属是也。君被外国杀者,不责臣子不讨贼,例合书葬,即桓十八年“葬我君桓公”是也。今不书日不书葬者,从贱文故也。

  九月,丁卯,子同生。子同生者孰谓?谓庄公也。以夫人言同非吾子。

  ○严公,音庄,本亦作“庄”,案后汉讳庄改为严。

  [疏]“子同生者孰谓”。

  ○解云:《春秋》之内鲁侯多矣,皆不书生,今特书,故问为谁。

  ○注“以夫”至“吾子”。

  ○解云:即庄元年传云“夫人谮公于齐侯,公曰‘同非吾子,齐侯之子也’”者是也。正以道公疑非已子,则是其长子同,既系体是常,故知庄公也。

  何言乎子同生?据君存称世子,子般不言生。

  [疏]注“据君”至“言生”。

  ○解云:庄三十二年“冬,十月,乙未,子般卒”,传云“子卒云子卒,此其称子般卒何?君存称世子,君薨称子某,既葬称子,逾年称公”是也。

  喜有正也。喜国有正嗣。未有言喜有正者,此其言喜有正何?久无正也。子公羊子曰:“其诸以病桓与?”其诸,辞也。本所以书庄公生者,感隐、桓之祸生於无正,故喜有正,而不以世子正称书者,明欲以正见无正,疾恶桓公。日者,喜录之。礼,生与来日,死与往日,各取其所见日也。礼,世子生三日,卜士负之寝门外,以桑弧蓬矢射天地四方,明当有天地四方之事;三月,君名之,大夫负朝于庙,以名徧告之。

  ○桓与,音馀。称,尺证反。恶,乌路反。射,食亦反。徧,音遍。

  [疏]注“而不至桓公”。

  ○解云:若以正称书,宜言世子同生也。同实世子而不以正称书之,是其以正见无正之义。桓由不正而篡弑,故曰疾恶桓公也。

  ○注“日者”至“日也”。

  ○解云:与,由数也。由生数来日,故书丁卯而录之。凡人谓方至为来,已过为往,故云生与来日,死与往日也。郑注《曲礼上》篇云“生数来日,谓成服杖以死明日数也。死数往日,谓殡敛以死日数也”者,与何氏异。

  ○注“礼世”至“告之”。

  ○解云:皆出《内则》文也。

  冬,纪侯来朝。朝聘例时。

桓公卷五(起七年,尽十八年)

 桓公卷五(起七年,尽十八年)

  七年,春,二月,己亥,焚咸丘。焚之者何?樵之也。樵,薪也。以樵烧之故,因谓之樵之。樵之,齐人语。

  ○樵,似遥反,薪也。

  [疏]“焚之者何”。

  ○解云:咸丘是邑,而反焚之,故执不知问。

  樵之者何?以火攻也。何言乎以火攻?据战伐不道所用兵。

  ○攻,音贡,又如字,下同。

  [疏]“樵之者何”。

  ○解云:虽言焚言樵,仍非攻邑之义,故执不知问。

  疾始以火攻也。征伐之道,不过用兵,服则可以退,不服则可以进。火之盛炎,水之盛冲,虽欲服罪,不可复禁,故疾其暴而不仁也。传不讬始者,前此未有,无所讬也。

  ○复,扶又反。咸丘者何?邾娄之邑也。曷为不系乎邾娄?据郱、鄑、郚系纪。

  ○郱,步丁反。鄑,子斯反,一音晋。郚,音吾。

  [疏]“咸丘者何”。

  ○解云:欲言是国,经典未有;欲言非国,文无所系,故执不知问。

  ○注“据郱鄑郚系纪”。

  ○解云:庄元年冬,“齐师迁纪郱、鄑、郚”是。

  国之也。欲使如国,故无所系。加之者,辟实国也。曷为国之?据郱、鄑、郚不国。君存焉尔。所以起邾娄君在咸丘邑,明臣子当赴其难,与在国等也。日者,重录以火攻也。

  ○难,乃旦反。

  [疏]注“日者”至“攻也”。

  ○解云:正以侵伐例时,即隐七年“秋,公伐邾娄”之属是也,故决之。

  夏,穀伯绥来朝,邓侯吾离来朝。皆何以名?据滕,薛不名也。

  [疏]注“据滕、薛不名也”。

  ○解云:即隐十一年“春,滕侯、薛侯来朝”是也。

  失地之君也。其称侯朝何?据以贱也。

  [疏]“失地之君也”。

  ○解云:即《曲礼下》云“诸侯失地名”是。

  贵者无后,待之以初也。穀、邓本与鲁同贵为诸侯,今失爵亡土来朝,讬寄也,义不可卑,故明当待之如初,所谓“故旧不遗,则民不偷”。无后者,施於所奔国也。独妻得配夫,讬衣食於公家,子孙当受田而耕,故云尔。下去二时者,桓公以火攻人君,故贬,明大恶。不月者,失地君朝恶人,轻也。名者,见不世也。

  ○不偷,他侯反,本又作“媮”。去,起吕反。见,贤遍反。

  [疏]注“无后”至“大恶”。

  ○解云:知如此者,正以《郊特牲》云“诸侯不臣寓公,故古者寓公不继世”,彼注云“寓,寄也。寄公之子,非贤者世不足尊也”,是其义;又云“继世以立诸侯,象贤也”,注云“贤者,子孙恒能法其先父德行”。

  ○注“不月”至“轻也”。

  ○解云:朝例时,春秋常典,即文十五年“夏,曹伯来朝”是也。而此责其月者,以文十二年“春,王正月,盛伯来奔”,传云“盛伯者何?失地之君”。彼书月见其奔重,宜厚遇之,此不月者,朝恶人轻故也。僖二十年“夏,郜子来朝”,僖公非恶人而不月者,正以朝轻于奔故也。然则此注因桓恶人,故言此。若其不然,正宜直云失地之君来朝轻矣。

  ○注“名者,见不世也”。

  ○解云:郜子、盛伯皆不名者,兄弟故也。

  八年,春,正月,己卯,烝。烝者何?冬祭也。春曰祠,荐尚韭卵。祠,犹食也,犹继嗣也。春物始生,孝子思亲继嗣而食之,故曰祠,因以别死生。

  ○烝,之承反,冬祭也。祠,嗣丝反。卵,力管反。犹食,音饲,下同。别,彼列反。夏曰礿,荐尚麦苗。麦始熟可礿,故曰礿。

  ○礿,音予若反,本又作“禴”,同。

  [疏]“烝者何”。

  ○解云:欲言宗庙之祭,而文无所系;欲言祭天,天无烝名,故执不知问。

  ○注“荐尚韭卵”,又注“荐尚麦”至“曰礿”。

  ○解云:《王制》云:“春荐韭,夏荐麦,秋荐黍,冬荐稻。韭以卵,麦以鱼,黍以肫,稻以雁。”

  秋曰尝,荐尚黍肫。尝者,先辞也。秋穀成者非一,黍先熟可得荐,故曰尝。冬曰烝。荐尚稻雁。烝,众也,气盛貌。冬万物毕成,所荐众多,芬芳备具,故曰烝。无牲而祭谓之荐。天子四祭四荐,诸侯三祭三荐,大夫、士再祭再荐。祭於室,求之於幽;祭於堂,求之於明;祭於祊,求之於远:皆孝子博求之意也。大夫求诸明,士求诸幽,尊卑之差也。殷人先求诸明,周人先求诸幽,质文之义也。礼,天子、诸侯、卿大夫牛羊豕凡三牲,曰大牢;天子元士、诸侯之卿大夫羊豕凡二牲,曰少牢;诸侯之士特豕。天子之牲、角握,诸侯角尺,卿大夫索牛。

  ○祊,必庚反。少,诗照反。索,所百反。

  [疏]注“无牲”至“之荐”。

  ○解云:谓无牛羊豕之牲也。而中霤礼云祭五祀于庙,用牲有尸,皆荐于奥。何以荐用牲?彼谓正祭之时,先荐于奥,仍自无牲;其正祭五祀,乃用牲有尸耳。

  ○注“天子”至“差也”。

  ○解云:皆时王之礼,中霤礼亦然。

  ○注“殷人”至“义也”。

  ○解云:即《郊特牲》云“殷人先求诸阳,周人先求诸阴”是也。

  ○注“礼天”至“大牢”。

  ○解云:皆时王之礼也。

  ○注“天子”至“索牛”。

  ○解云:皆指祭宗庙之牲也,仍不妨《王制》云“祭天地之牛角茧栗,宾客之牛角尺”之文也。

  常事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讥亟也。亟,数也。属十二月巳烝,今复烝也。不异烝祭名而言烝者,取冬祭所荐众多,可以包四时之物。

  ○亟,去冀反,数也,注及下同。数,所角反。属十,音烛,下同。今复,扶又反,下同。

  [疏]注“属十”至“烝也”。解云:烝者,冬祭之名。明去年十二月巳有烝,但得常不书,今正月复作烝,故言亟。

  ○注“不异”至“之物”。

  ○解云:烝者,冬时祭名。前已作讫,今宜易名,而犹言烝,故说之也。

  亟则黩,黩则不敬。黩,渫黩也。

  ○黩,徒木反。渫,息列反。君子之祭也,敬而不黩。君子生则敬养,死则敬享,故将祭,宫室既脩,墙屋既缮,百物既备,序其礼乐,具其百官,散齐七日,致齐三日,夫妇齐戒沐浴,盛服,君牵牲,夫人奠酒;君亲献尸,夫人荐豆。卿大夫相君,命妇相夫人,洞洞乎,属属乎如弗胜,如将失之,济济乎致其敬也,愉愉乎尽其忠也,勿勿乎其欲飨之也。文王之祭,事死如事生,孝子之至也。

  ○养,馀亮反。散齐,素旦反;下侧皆反。相君,息亮反,下同。洞洞,大董反。胜,音升。济济;子礼反,又似兮反。愉愉,羊朱反。勿勿,如字。

  [疏]注“君子”至“敬享”。

  ○解云:《祭义》文也。彼郑注云“享,犹祭也”。

  ○注“故将祭”至“百官”。

  ○解云:皆出《祭义》,何氏差约言之也。

  ○注“散齐七日”。

  ○解云:即《祭统》云“故散齐七日以定之”,注云“定者,定其志意也”。定其志意者,谓齐之日不御不乐不吊是也。

  ○注“致齐三日”。

  ○解云:即《祭统》云“致齐三日以齐之”,是致齐者,即郑氏云“致之言至,致谓深也、审也”之属是也。

  ○注“夫妇”至“奠酒”。

  ○解云:案今《祭义》酒作“盎”字。郑注云“奠盎,设盎齐之樽”,盖所见异,或何休以义引之,不取正文。

  ○注“君亲”至“如事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5:3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