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疏]注“谥者”至“所加”。

  ○解云:死谥,周道也。今始请弑已言隐公者,公羊子从后加之。所以至此乃注者,嫌是传语,故明之。

  於锺巫之祭焉,弑隐公也。锺者,地名也。巫者,事鬼神祷解以治病请福者也,男曰觋,女曰巫。传道此者,以起淫祀之无福。

  ○祷解,丁老反,或丁报反;下古卖反,又古买反。觋,户狄反。

  [疏]注“男曰觋,女曰巫者”。

  ○解云:楚语文也。

  ○注“传道”至“无福”。

  ○解云:直言弑隐公,义势已尽,而必言於锺巫之祭焉者,以起淫祀之无福故也。

  九月,卫人杀州吁于濮。其称人何?据晋杀大夫里克,俱弑君贼不称人。

  ○濮,音卜,一音剥。

  [疏]注“据晋杀大夫里克”。解云:在僖十五年夏。

  讨贼之辞也。讨者,除也。明国中人人得讨之,所以广忠孝之路。书者,善之也。讨贼例时,此月者,久之也。

  [疏]注“讨贼例”至“久之也”。解云:“讨贼例时”者,庄九年“春,齐人杀无知”是也。桓六年秋八月,“蔡人杀陈佗”,亦书月者,与此同也。

  冬,十有二月,卫人立晋。晋者何?公子晋也。以下有卫侯晋卒,又言立。

  [疏]“晋者何”。

  ○解云:欲言次正,而文言立;欲言非正,而举众立之,故执不知问。

  ○注“以下”至“言立”。

  ○解云:以有卫侯晋卒,则知此文“卫人立晋”者,是先君之子,今始立为之君矣。又言立者篡文,知非正大子,故知公子矣。其卫晋侯卒在桓十二年冬。

  立者何?立者不宜立也。诸侯立不言立,此独言立,明不宜立之辞。

  [疏]“立者何”。

  ○解云:诸侯之立,例所不书,今特言立,故执不知问。

  其称人何?据尹氏立王子朝也。

  [疏]注“据尹”至“朝也”。

  ○解云:在昭二十三年秋。

  众立之之辞也。晋得众,国中人人欲立之。然则孰立之?石碏立之。石碏立之,则其称人何?据尹氏立王子朝不称人。

  ○碏,七略反,一音十洛反。众之所欲立也。众虽欲立之,其立之非也。凡立君为众,众皆欲立之,嫌得立无恶,故使称人,见众言立也,明下无废上之义,听众立之,为立篡也。不剌嗣子失位者,时未当丧,典主得权重也。月者,大国篡例月,小国时。立、纳、入皆为篡,卒日,葬月,达於《春秋》,为大国例。主书从受位也。

  ○篡,初患反。

  [疏]注“不剌”至“权重也”。

  ○解云:剌桓公嗣子失位者,即不书晋之立矣,故襄十四年“卫侯衎出奔齐”,襄二十六年传云“曷为不言剽之立?不言剽之立者,以恶卫侯也”,彼注云“欲起卫侯失众出奔,故不书剽立。剽立无恶,则卫侯恶明矣”。今书晋立,则不剌嗣子可知。

  ○注“月者”至“国时”。

  ○解云:大国篡例月者,即此文冬十二月“卫人立晋”;庄六年“夏,六月,卫侯朔入于卫”;哀六年秋七月,“齐阳生入于齐”之属是也。而庄九年夏,“齐小白入于齐”不月者,彼注云“不月者,移恶于鲁也”。其小国时者,即僖二十五年“秋,楚人围陈,纳顿子于顿”,昭元年“秋,莒去疾自齐入于莒”之属是也。

  ○注“立纳入皆为篡”。解云:立为篡者,此文“卫人立晋”,昭二十三年“尹氏立王子朝”之属是也。其纳为篡者,“纳顿子于顿”,及文十四年“晋人纳捷菑”之属是也。其入为篡者,小白,阳生之属是也。

  ○注“卒日”至“大国例”。

  ○解云:隐八年“夏,六月,己亥,蔡侯考父卒”;秋,“八月,葬宣公”之属是也。

  ○注“主书从受位也”。

  ○解云:谓主恶晋之从立矣。

隐公卷三(起五年,尽十一年)

 隐公卷三(起五年,尽十一年)

  五年,春,公观鱼于棠。何以书?讥。何讥尔?远也。公曷为远而观鱼?据浚洙也。

  ○观鱼,《左氏》作“矢鱼”。浚,思俊反。洙,常朱反。

  [疏]注“据浚洙也”。

  ○解云:庄九年“冬,浚洙”,传曰“洙者何?水也。浚之者何?深之也。曷为深之?畏齐也”,注云“洙在鲁北,齐所由来”。然则近国北自有洙水,何故远至棠地而观鱼乎?故难之。

  登来之也。登,读言得。得来之者,齐人语也。齐人名求得为得来,作登来者,其言大而急,由口授也。

  ○登来,依注登音得。

  [疏]注“得来”至“语也”。

  ○解云:齐人名求得为得来,而云此者,谓齐人急语之时,得声如登矣。

  ○注“由口授也”。

  ○解云:谓高语之时,犹言得来之,至著竹帛时乃作“登”字,故言由口授矣。

  百金之鱼,公张之。解言登来之意也。百金,犹百万也。古者以金重一斤,若今万钱矣,张,谓张罔罟障谷之属也。

  ○罟,音古。鄣,之尚反,又音章。

  [疏]注“解言”至“意也”。

  ○解云:正以价直百金,故言得来之。

  ○注“障谷之属也”。

  ○解云:僖三年传云“桓公曰‘无障谷’”云是也。

  登来之者何?弟子未解其言大小缓急,故复问之。

  ○解,户买反,或隹买反。故复,扶又反,“不得复”同。美大之之辞也。其言大而急者,美大多得利之辞也。实讥张鱼而言观讥远者,耻公去南面之位,下与百姓争利,匹夫无异,故讳使若以远观为讥也。诸讳主书者,从实也。观例时,从行贱略之。

  [疏]注“观例时”。

  ○解云:庄二十三年“夏,公如齐观社”,及此是也。彼此非礼,故言从行贱略之。

  棠者何?济上之邑也。济者,四渎之别名。江、河、淮、济为四渎。

  ○济上,子礼反,注同,济水之上。

  [疏]“棠者何”。

  ○解云:正以棠非水名,而於之观鱼,故执不知问。

  ○注“江河”至“四渎”。

  ○解云:即《释水》云:“江、河、淮、济为四渎。四渎者,发源注海者也。

  夏,四月,葬卫桓公。

  [疏]“夏四”至“桓公”。

  ○解云:即上三年传云“过时而不日,谓之不能葬也”,何氏云“解缓不能以时葬,‘夏,四月,葬卫桓公’是也”。然则桓公见弑在去年之春,过期乃葬,故以解缓言之。

  秋,卫师入盛。曷为或言率师,或不言率师?将尊师众称某率师,将尊者,谓大夫也。师众者,满二千五百人以上也。二千五百人称师,无骇率师入极是也。礼,天子六师,方伯二师,诸侯一师。

  ○入盛,音成,《左氏》作“郕”。

  [疏]注“将尊”至“夫也”。

  ○解云:《公羊》之例,大夫见名氏,故云此。

  ○注“二千”至“称师”。解云:《大司马》序官文。

  ○注“无骇”至“是也”。

  ○解云:在上二年夏。

  ○注“天子”至“六师”。

  ○解云:天子六师者,即“周王于迈,六师及之”是也。方伯者,九州牧也,即《王制》云“千里之外设方伯”是也。二师者,即昭五年“春,王正月,舍中军。舍中军者何?复古也”是矣。然则鲁之初封,地方七百里,至於僖公,复伯禽之宇,更为州牧,而以二军为复古,是为方伯二师。方伯之属而以二师为正,则知凡平诸侯一师明矣。然则《论语》云“子曰‘三军可夺帅’”之属,其指王官之伯乎?

  将尊师少称将,师少者,不满二千五百人也,卫孙良夫伐将咎如”是也。

  ○咎,音羔。

  [疏]注“卫孙”至“是也”。

  ○解云:成三年“晋郤克、卫孙良夫伐将咎如”是也。不言卻克者,科举以言之。

  将卑师众称师,将卑者,谓士也。卫师入盛是也。将卑师少称人。郑人伐卫是也。

  [疏]注“郑人伐卫是也”。

  ○解云:在上二年冬也。

  君将不言率师,书其重者也。分别之者,责元师,因录功恶有小大,救徐从王伐郑是也。

  ○分别,彼列反。元率,所类反,本又作“帅”。

  [疏]注“分别”至“小大”。

  ○解云:责元帅者,凡书兵者,是正不得,故责之也。因录功恶有小大者,即将尊师众而有功小,将卑师少而有功大。将卑师少而无功为恶小,将尊师众而无功为恶大是也。

  ○注“救徐”至“是也”。

  ○解云:僖十五年春,“公孙敖率师及诸侯之大夫救徐”,桓五年“秋,蔡人、卫人、陈人从王伐郑”是也。公孙敖救徐者,将尊师众无功,是其恶大也。蔡人等从王伐郑,称人而行义,是其功大也。

  九月,考仲子之宫。考宫者何?考犹入室也,始祭仲子也。考,成也。成仲子之宫庙而祭之。所以居其鬼神犹生人入宫室,必有饮食之事。不就惠公庙者,妾母卑,故虽为夫人,犹特庙而祭之。礼,妾庙子死则废矣。不言立者,得变礼也。加之者,宫庙尊卑共名,非配号称之辞,故加之以绝也。

  [疏]注“考宫者何”。

  ○解云:上无立文,而经言考;《春秋》之内,更无考礼,故执不知问。

  ○注“犹生”至“之事”。

  ○解云:即下《杂记》云“路寝成则考之而不衅”,郑注云“言路寝者,生人所居。不衅者,不神之也。考之者,设盛食以落之”。《檀弓》曰“晋献文子成室,诸大夫发焉。张老曰:‘美哉伦焉!美哉焕焉!歌於斯,哭於斯,聚国族於斯。’文子曰:‘武也!得歌於斯,哭於斯,聚国族於斯,是全要领以从先大夫於九原。’北面再拜稽首”者是也。

  ○注“礼妾”至“废矣”。

  ○解云:即《丧服小记》云“慈母与妾母不世祭”,郑注云“以其非正”即引《穀梁传》云“於子祭于孙止”是也。

  ○注“不言”至“礼也”。

  ○解云:欲决成六年“立武宫”,定元年“立炀宫”,皆言立者,以其非礼故也。

  ○注“加之”至“绝也”。

  ○解云:言宫庙尊卑共名者,尊亦言宫,故武炀是君,仲子是妾,是尊卑共名。号称者,即仲子是也。武炀是君,配宫言之,正是其宜;仲子是妾,不宜与宫庙连文,故加之以绝之矣。

  桓未君,则曷为祭仲子?据无子不庙也。

  [疏]注“据无子不庙也”。

  ○解云:即上解於孙止是也。其子死讫犹尚不祭,其子未君之时不祭明矣,故难之。然则妾母之贵,正由其子为君,即元年传云“母以子贵”是也。若子未为君之时,义与未逾年之君相似。庄三十二年传云“未逾年之君也,有子则庙”,“无子不庙”,义亦通於此。

  隐为桓立,故为桓祭其母也。然则何言尔?成公意也。尊桓之母为立庙,所以彰桓当立,得事之宜,故善而书之,所以起其意,成其贤也。

  ○隐为,于伪反。

  初献六羽。初者何?始也。六羽者何?舞也。持羽而舞。

  [疏]“初者何”。

  ○解云:献羽是常,而反言初,故执不知问。

  ○“六羽者何”。

  ○解云:诸侯仍用四,此反言六羽,故执不知问。

  初献六羽,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僣诸公也。僣,齐也。下效上之辞

  [疏]“初献”至“以书”。

  ○解云:不但言“何以书”,嫌覆问上文始与舞,故复举句而问之。不注之者,与三年求赙同,故省文。

  六羽之为僣奈何?天子八佾,佾者,列也。八人为列,八八六十四人,法八风。

  ○佾,音逸,列也。诸公六,六人为列,六六三十六人,法六律。诸侯四。四人为列,四四十六人,法四时。诸公者何?诸侯者何?天子三公称公,王者之后称公,其馀大国称侯,大国谓百里也。

  [疏]“诸公者何”。解云:正以诸公有二等,故执不知问。

  ○“诸侯者何”。

  ○解云:漫言诸侯,明是五等总名。文次公下,复疑偏指七命,故执不知问。所以不待答讫而连句问之者,正以上文并解诸公六、诸侯四故也。

  ○注“大国谓百里也”。

  ○解云:公侯方百里,《王制》文也。侯与公等者,据有功者言之矣。

  ○小国称伯、子、男者,正以上己有侯,故不复言之。其实凡平之侯正与伯同。

  小国称伯、子、男。小国谓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

  [疏]注“小国”至“五十里”。

  ○解云:《王制》文。彼注云“此地殷所因夏爵三等之制也。《春秋》变周之文,从殷之质,合伯、子、男以为一,则殷爵三等者,公、侯、伯也,异畿内谓之子。周武王初定天下,更立五等之爵,增以子、男,而犹因殷之地,以九州之界尚狭也。周公摄政致大平,斥大九州之界,制礼成武王之意,公地方五百里,侯四百里,伯三百里,子二百里,男一百里,诸侯亦以功黜陟之。其不合者,皆益之地为百里焉,是以周世有爵尊而国小,爵卑而国大者,唯天子畿内不增”。

  天子三公者何?天子之相也。相,助也。

  ○之相,息亮反,注及下同。

  [疏]“天子三公者何”。

  ○解云:正以《春秋》上下,无三公之文,故执不知问。

  天子之相,则何以三?据经但有祭公、周公。

  [疏]注“据经”至“周公”。

  ○解云:即桓八年“祭公来”云云,僖九年“公会宰周公”是也。经但有二公,而传言三公,故难之。

  自陕而东者,周公主之;自陕而西者,召公主之;一相处乎内。陕者,盖今弘农陕县是也。礼,司马主兵,司徒主教,司空主土。《春秋》拨乱世,以绌陟为本,故举绌陟以所主者言之。

  ○陕,失冉反,何云“弘农陕县”也;一云当作郏,古洽反,王城郏鄏。召公,上照反,又作“邵”,音同。绌,敕律反。

  [疏]注“司马”至“言之”。

  ○解云:上传云:“诸公者何,天子之相。天子之相。则何以三”云云,不道二王之后者何?二王之后何以二也者?正以天子三公主绌陟,故偏取言之,是以注者解其意。

  始僣诸公,昉於此乎?前此矣。前此则曷为始乎此?僣诸公犹可言也,僣天子不可言也。传云尔者,解不讫始也。前僣八佾於惠公庙,大恶不可言也。还从僣六羽议,本所当讬者非但六也。故不得复传上也。加初者,以为常也。献者,下奉上之辞。不言六佾者,言佾则干舞在其中,明妇人无武事,独奏文乐。羽者,鸿羽也,所以象文德之风化疾也。夫乐本起於和顺,和顺积於中,然后荣华发於外,是故八音者,德之华也;歌者,德之言也;舞者,德之容也,故听其音可以知其德,察其诗可以达其意,论其数可以正其容,荐之宗庙足以享鬼神,用之朝廷足以序群臣,立之学宫足以协万民。凡人之从上教也,皆始於音,音正则行正,故闻宫声,则使人温雅而广大;闻商声,则使人方正而好义;闻角声,则使人恻隐而好仁;闻徵声,则使人整齐而好礼;闻羽声,则使人乐养而好施,所以感荡血脉,通流精神,存宁正性,故乐从中出,礼从外作也。礼乐接於身,望其容而民不敢慢,观其色而民不敢争,故礼乐者,君子之深教也,不可须臾离也。君子须臾离礼,则暴慢袭之;须臾离乐,则奸邪入之,是以古者天子诸侯,雅乐锺磬未曾离於庭,卿大夫御琴瑟未曾离於前,所以养仁义而除淫辟也。《鲁诗传》曰天子食日举乐,诸侯不释县,大夫、士日琴瑟,王者治定制礼,功成作乐,未制作之时,取先王之礼乐宜於今者用之。尧曰《大章》,舜曰《萧韶》,夏曰《大夏》,殷曰《大护》,周曰《大武》,各取其时民所之。尧时民乐其道章明也。舜时民乐其脩纪尧道也,夏时民乐大其三圣相承也,殷时民乐大其护已也,周时民乐其伐讨也:盖异号而同意,异歌而同归。失礼鬼神例日,此不日者,嫌独考宫以非礼书,故从末言初可知。

  ○夫乐,音扶,发句之端放此。朝廷,徒佞反。好义,呼报反,下同。徵,张里反。施,式豉反。争,争斗之争。离也,力智反,下同。邪,似嗟反。未曾,在能反,下同。淫辟,匹亦反。县,音玄。治定,直吏反。韶,常昭反。夏日,户雅反,下同。护,户故反。纣,直久反。

  [疏]注“传云”至“始也”。

  ○解云:其讬始者,即上二年传云“无骇者何?展无骇也。何以不氏?贬。曷为贬?疾始灭也。始灭,昉於此乎?前此矣。前此贬曷为始乎此,讬始焉尔。曷为讬始焉尔?《春秋》之始也”,今传亦宜云前此则曷为始乎此,讬始焉尔。曷为讬始焉尔?《春秋》之始也,而云僣诸公犹可言,僣天子不可言,解不得讬始意也。

  ○注“前僣”至“公庙”。

  ○解云:谓自此以前,不必要指《春秋》前也。而言惠公庙者,欲道於周公庙时不为僣故也。

  ○注“本所”至“传上也”。

  ○解云:由非六之故,是以不得复祭传云上古已有六矣。

  ○注“羽者”至“化疾”。

  ○解云:知鸿羽者,时王之礼,且以举则冲天,所以象文德之风化疾故也。《诗》云“右手秉翟”者,其兼用之乎?注“夫乐本起於和顺,和顺积於中,然后荣华发於於外”者,《乐记》文也。

  ○注“故闻”至“性故”。

  ○解云:温雅而广大者,土之性也;方正而好义者,金之性也;恻隐而好仁者,木之性也;整齐而好礼者,火之性也;乐养而好施者,水之性也。

  ○注“乐从”至“作也”。

  ○解云:《乐记》文。乐由中出,和在心是也;礼自外作,敬在貌是也,此注皆出《乐记》。

  ○注“取先王”至“用之”。

  ○解云:谓同其文质也。王者治定制礼,功成作乐,功成治定同时尔,功主於王业,治主於教民,故《明堂位》曰“周公治天下六年,朝诸侯於明堂,制礼作乐”。

  ○注“失礼”至“可知”。

  ○解云:失礼鬼神例日者,成六年“二月,辛巳,立武宫”之属是也。言考宫与献羽实同日,若置日於考宫上,则嫌献羽不蒙之,独自考宫以非礼而已,故从下事言初。初是非礼辞,则献羽非礼亦可知。然考宫得变礼,而不置於献羽上者,嫌别日故也。知初是非礼者,正以“初税亩”同文矣。

  邾娄人、郑人伐宋。邾娄小国序上者,主会也。

  [疏]注“邾娄”至“会也”。

  ○解云:伐宋而言主会者,谓相共伐宋,时邾为首故也。

  螟。何以书?记灾也。灾者,有害於人物,随事而至者,先是隐公张百金之鱼,设苛令急法,以禁民之所致。

  ○螟,亡丁反,蟲食苗心。苛,音何。

  [疏]注“灾者,有害於人物,随事而至者”。

  ○解云:欲对异为先事而至故也。

  ○注“先是”至“所致”。

  ○解云:苛令急法者,即三年“春,王二月,已巳,日有食之”,注云“此象君行暴急外见畏”是也。

  冬,十有二月,辛巳,公子彄卒。日者,隐公贤君,宜有恩礼於大夫。益师始见法,无骇有罪,据侠又未命也,故独得於此日。

  ○彄,苦侯反。见,贤遍反。

  [疏]注“日者”至“大夫”。

  ○解云:正以所闻之世,例不合日故也。

  ○注“益师始见法”。

  ○解云:元年十二月,“公子益师卒”,是所传闻之世,初始欲见三世之法,故不书日也。

  ○注“无骇有罪”。

  ○解云:即八年“冬,十有二月,无骇卒”,传云“何以不氏?疾始灭也,故终身不氏”是也。

  ○注“侠又未命也”。

  ○解云:即九年三月,“挟卒”,传云“侠者何?吾大夫之未命者”是也。

  宋人伐郑,围长葛。邑不言围,此其言围何?据伐於馀丘不言围。

  [疏]注“据伐”至“言围”。解云:即庄二年“夏,公子庆公帅师伐於馀丘”是也。

  彊也。至邑虽围当言伐,恶其彊而无义也。必欲为得邑,故如其意言围也。所以不知郑彊者,公以楚师伐宋围缗不言彊也。

  ○彊,渠羌反,下同。恶,乌路反。

  六年,春,郑人来输平。输平者何?输平,犹堕成也。何言乎堕成?据翚会诸侯伐郑后未道平也,何道堕成?

  ○输平,式朱反,堕也,《左氏》作“渝平”堕,许规反。

  [疏]“输平者何”。

  ○解云:正以言异於常例,故执不知问。注“据翚”至“堕成”。

  ○解云:上四年“秋,翚帅师会宋公、陈侯、蔡人、卫人伐郑”是也。

  败其成也。翚伐郑后,已相与平,但外平不书,故云尔。

  [疏]注“翚伐”至“云尔”。

  ○解云:鲁与郑平而言外平者,谓伐郑之后,时公子翚在外与郑平,不得公命,是以不书,故曰外平不书耳。

  曰:吾成败矣。吾,鲁也。

  [疏]“曰吾成败矣”。

  ○解云:称鲁人之辞,故加曰。

  吾与郑人末有成也。末,无也。此传发者,解郑称人为共国辞。

  [疏]注“此传”至“国辞”。

  ○解云:传发此吾与郑人末有成一段事者,非直解郑擅获诸侯为有罪,而鲁侯不能死难亦当绝,故令郑称人。言输平,则鲁侯亦合称人矣。一个人字,两国共有,故云称人为共国辞。

  吾与郑人,则曷为末有成?据无战伐之文。狐壤之战,隐公获焉。时与郑人战於狐壤,为郑所获。

  ○壤,如丈反。然则何以不言战?战者,内败文也。据鞍战君获言师败绩。

  [疏]注“战者,内败文也”。

  ○解云:即桓十年“齐侯、卫侯,郑伯来战于郎”,传云“何以不言师败绩?内不言战,言战乃败矣”,彼注云“《春秋》讬王於鲁,战者,敌文也。王者兵不与诸侯敌,战乃其已贬之文,故不复言师败绩”是也。

  ○注“据鞍”至“败绩”。

  ○解云:成二年“季孙行父”以下“帅师,会晋卻克”云云,“及齐侯战于鞍,齐师败绩”,“秋,七月,齐侯使国佐如师”云云,传云“君不行使乎大夫,此其行使乎大夫何?佚获也”,注云“佚获者,已获而逃亡也”。然则彼获言败绩,则知此时鲁侯被获,亦宜言战,故难之。

  讳获也。君获不言师败绩,故以输平讳也,与鞍战辟内败文异。战例时,战日,诈战月。不日者,郑诈之。不月者,正月也,见隐终无奉正月之意。不地者,深讳也,使若实输平,故不地也。称人共国辞者,嫌来输平独恶郑,擅获诸侯,鲁不能死难,皆当绝之。

  ○难,乃旦反。

  [疏]注“君获”至“讳也”。

  ○解云:君获不言师败绩,即僖十五年“晋侯及秦伯战于韩,获晋侯”传云“此偏战也,何以不言师败绩”,注云“举君获为重也”是也。然则此由鲁公见获,是以不得言战,故以输平讳之。

  ○注“与鞍”至“败文”。

  ○解云:成二年传云“君不行使乎大夫,此其行使乎大夫何?佚获也”,注云“当绝贱使与大夫敌体以起之。君获不言师败绩,等起不去师败绩者,辟内败文也”。然则鞍战之时,实齐侯被获,宜去败绩,直言战而已。但时内大夫在焉,辟内败文,故不得言战矣。今此输平之经,自由鲁公见获,是以不得言战,故云与鞍战辟内败文异。

  ○注“战例时,偏战日”。

  ○解云:即桓十二年“丁未,战于宋”,传云“此偏战也,何以不言师败绩”云云是也。

  ○注“诈战月”。

  ○解云:即庄十年“春,王正月,公败齐师于长勺”之属是也。

  ○注“不地者,深讳也”。

  ○解云:若地,宜言输平于狐壤,似若战于之类。

  夏,五月,辛酉,公会齐侯盟于艾。

  秋,七月。此无事,何以书?《春秋》虽无事,首时过则书。首,始也。时,四时也。过,历也。春以正月为始,夏以四月为始,秋以七月为始,冬以十月为始。历一时无事,则书其始月也。

  ○艾,五盖反。

  [疏]“夏五月”至“则书”。

  ○解云:下无相犯之处而书日者,以下八年三月,“庚寅,我入邴”,传云“其言我何?言我者,非独我也,齐亦欲之”。然则虽不复侵伐,亦有争邑之隙,故书日也。

  首时过,则何以书?据无事也。《春秋》编年,四时具,然后为年。明王者当奉顺四时之正也。《尚书》曰“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是也。有事不月者,人道正则天道定矣。

  ○编,必连反,《字林》、《声类》皆布千反,一音甫连反。昊,户老反。

  冬,宋人取长葛。外取邑不书,此何以书?久也。古者师出不逾时,今宋更年取邑,久暴师苦众居外,故书以疾之。不系郑举伐者,明因上伐围取也。

  ○更,音庚。暴,步卜反。

  [疏]“外取”至“以书”。

  ○解云:据与四年牟娄同。

  七年,春,王三月,叔姬归于纪。叔姬者,作姬之媵也。至是乃归者,待年父母国也。妇人八岁备数,十五从嫡,二十承事君子。媵贱书者,后为嫡,终有贤行。纪侯为齐所灭,纪季以酅入于齐,叔姬归之,能处隐约,全竟妇道,故重录之。

  ○从適,丁历反,本亦作“嫡”,下同。贤行,下孟反,下“异行”同。酅,户圭反。

  [疏]注“叔姬”至“国也”。

  ○解云:知如此注,见上二年冬“伯姬归于纪”,自尔以来,不见纪伯姬卒之文,今叔姬又归之,明知是其媵矣。

  ○注“妇人”至“君子”。

  ○解云:《书传》文。

  ○注“媵贱”至“贤行”。

  ○解云:《春秋》之内,例不书媵,以其贱故。今此书者,以其后为嫡,终有贤行也。知后为嫡者,正以庄二十九年冬十二月,“纪叔姬卒”;三十年“八月,癸亥,葬纪叔姬”,卒葬皆书,为嫡明矣。而成九年“伯姬归于宋”,书二国媵者,彼传云“录伯姬”是也。

  ○注“纪侯为齐所灭”。

  ○解云:即庄四年夏,“纪侯大去其国”是也。

  ○注“纪季”至“于齐”。

  ○解云:在庄三年。

  ○注“叔姬”至“录之”。

  ○解云:庄十二年“春,王三月,纪叔姬归于酅”,传云“其言归于酅何?隐之也。何隐尔?其国亡矣,徒归于叔尔也”是也。

  滕侯卒。何以不名?据蔡侯考父卒名。

  [疏]注“据蔡”至“卒名”。

  ○解云:在下八年夏。

  微国也。小国,故略不名。微国则其称侯何?据大国称侯,小国称伯、子、男。

  [疏]注“据大”至“子男”。

  ○解云:上五年传文。案彼大国非直侯,而注特言大国称侯者,案彼传之成文故也。

  不嫌也。滕侯卒不名,下常称子,不嫌称侯为大国。

  [疏]注“下常称子”。解云:桓二年“滕子来朝”,因兹已下常称子矣。

  《春秋》贵贱不嫌同号,贵贱不嫌者,通同号称也。若齐亦称侯,滕亦称侯;微者亦称人,贬亦称人:皆有起文,贵贱不嫌同号是也。

  ○号称,尺证反。

  [疏]注“齐亦称侯”。

  ○解云:不云晋者,晋爵未大故。

  ○注“微者亦称人”。

  ○解云:隐元年“九月,及宋人盟于宿”之属是也。

  ○注“皆有起文”。

  ○解云:滕侯卒不名,下恒称子,起其微也。齐侯恒在宋公之上,起其大也。宋人盟于宿不书日,亦起微也。郑人来输平称人者,共国辞,起其贬之,故曰皆有起文也。

  ○注“贵贱”至“是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5:2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