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经二三六)公及齐侯遇于谷。萧叔朝公。

  (传)其言朝公何?公在外也。

  (经二三七)秋,丹桓宫楹。

  (传)何以书?讥。何讥尔?丹桓宫楹,非礼也。

  (经二三八)冬,十有一月,曹伯射姑卒。

  (经二三九)十有二月甲寅,公会齐侯盟于扈。

  (传)桓之盟不日,此何以日?危之也。何危尔?我贰也。鲁子曰:「我贰者,非彼然,我然也。」

  庄公(经二四一)二十有四年

  春,王三月,刻桓宫桷。

  (传)何以书?讥。何讥尔?刻桓宫桷,非礼也。

  (经二四二)葬曹庄公。

  (经二四三)夏,公如齐逆女。

  (传)何以书?亲迎礼也。

  (经二四四)秋,公至自齐。八月丁丑,夫人姜氏入。

  (传)其言入何?难也。其言日何?难也。其难奈何?夫人不偻不可使入;与公有所约,然后入。

  (经二四五)戊寅,大夫、宗妇觌用币。

  (传)宗妇者何?大夫之妻也。觌者何?见也。用者何?用者不宜用也;见用币,非礼也。然则曷用?枣、栗云乎!腶、修云乎!

  (经二四六)大水。

  (经二四七)冬,戎侵曹,曹羁出奔陈。

  (传)曹羁者何?曹大夫也。曹无大夫,此何以书?贤也。何贤乎曹羁?戎将侵曹,曹羁谏曰:「戎众以无义,君请勿自敌也。」曹伯曰:「不可。」三谏,不从,遂去之,故君子以为得君臣之义也。

  (经二四八)赤归于曹郭公。

  (传)赤者何?曹无赤者,盖郭公也。郭公者何?失地之君也。

  庄公(经二五一)二十有五年

  春,陈侯使女叔来聘。

  (经二五二)夏,五月癸丑,卫侯朔卒。

  (经二五三)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

  (传)食之则曷为鼓、用牲于社?求乎阴之道也,以朱丝营社,或曰胁之,或曰闇之,恐人犯之,故营之。

  (经二五四)伯姬归于杞。

  (经二五五)秋,大水,鼓、用牲于社于门。

  (传)其言于社于门何?于社,礼也;于门,非礼也。

  (经二五六)冬,公子友如陈。

  庄公(经二六一)二十有六年

  春,公伐戎。

  (经二六二)夏,公至自伐戎。

  (经二六三)曹杀其大夫。

  (传)何以不名?众也。曷为众杀之?不死于曹君者也。君死乎位曰灭,曷为不言其灭?为曹羁讳也。此盖战也,何以不言战?为曹羁讳也。

  (经二六四)秋,公会宋人、齐人伐徐。

  (经二六五)冬,十有二月癸亥朔,日有食之。

  庄公(经二七一)二十有七年

  春,公会齐伯姬于洮。

  (经二七二)夏,六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郑伯,同盟于幽。

  (经二七三)秋,公子友如陈,葬原仲。

  (传)原仲者何?陈大夫也。大夫不书葬,此何以书?通乎季子之私行也。何通乎季子之私行?辟内难也。君子辟内难而不辟外难。内难者何?公子庆父、公子牙、公子友皆庄公之母弟也。公子庆父、公子牙通乎夫人以胁公,季子起而治之,则不得与于国政,坐而视之则亲亲。因不忍见也,故于是复请至于陈,而葬原仲也。

  (经二七四)冬,杞伯姬来。

  (传)其言来何?直来曰来,大归曰来归。

  (经二七五)莒庆来逆叔姬。

  (传)莒庆者何?莒大夫也。莒无大夫,此何以书?讥。何讥尔?大夫越竟逆女,非礼也。

  (经二七六)杞伯来朝。

  (经二七七)公会齐侯于城濮。

  庄公(经二八一)二十有八年

  春,王三月甲寅,齐人伐卫,卫人及齐人战,卫人败绩。

  (传)伐不日,此何以日?至之日也。战不言伐,此其言伐何?至之日也。《春秋》伐者为客,伐者为主,故使卫主之也。曷为使卫主之?卫未有罪尔。败者称师,卫何以不称师?未得乎师也。

  (经二八二)夏,四月丁未,邾娄子琐卒。

  (经二八三)秋,荆伐郑,公会齐人、宋人、邾娄人救郑。

  (经二八四)冬,筑微。大无麦、禾。

  (传)既见无麦、禾矣,曷为先言筑微,而后言无麦、禾?讳以凶年造邑也。

  (经二八五)臧孙辰告籴于齐。

  (传)告籴者何?请籴也。何以不称使?以为臧孙辰之私行也。曷为以为臧孙辰之私行?君子之为国也,必有三年之委;一年不熟,告籴,讥也。

  庄公(经二九一)二十有九年

  春,新延厩。

  (传)新延厩者何?修旧也。修旧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凶年不修。

  (经二九二)夏,郑人侵许。

  (经二九三)秋,有蜚。

  (传)何以书?记异也。

  (经二九四)冬,十有二月,纪叔姬卒。

  (经二九五)城诸及防。

  庄公(经三十一)三十年

  春,王正月。(经三十二)夏,师次于成。

  (经三十三)秋,七月,齐人降鄣。

  (传)鄣者何?纪之遗邑也。降之者何?取之也。取之则曷为不言取之?为桓公讳也。外取邑不书,此何以书?尽也。

  (经三十四)八月癸亥,葬纪叔姬。

  (传)外夫人不书葬,此何以书?隐之也。何隐尔?其国亡矣,徒葬乎叔尔。

  (经三十五)九月庚午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

  (经三十六)冬,公及齐侯遇于鲁济。

  (经三十七)齐人伐山戎。

  (传)此齐侯也,其称人何?贬。曷为贬?子司马子曰:「盖以操之为已蹙以矣!」此盖战也,何以不言战?《春秋》敌者言战,桓公之与戎狄,驱之尔。

  庄公(经三一一)三十有一年

  春,筑台于郎。

  (传)何以书?讥。何讥尔?临民之所漱浣也。

  (经三一二)夏,四月,薛伯卒。

  (经三一三)筑台于薛。

  (传)何以书?讥。何讥尔?远也。

  (经三一四)六月,齐侯来献戎捷。

  (传)齐,大国也,曷为亲来献戎捷?威我也。其威我奈何?旗获而过我也。

  (经三一五)秋,筑台于秦。

  (传)何以书?讥。何讥尔?临国也。

  (经三一六)冬,不雨。

  (传)何以书?记异也。

  庄公(经三二一)三十有二年

  春,城小谷。

  (经三二二)夏,宋公、齐侯遇于梁丘。

  (经三二三)秋,七月癸巳,公子牙卒。

  (传)何以不称弟?杀也。杀则曷为不言刺?为季子讳杀也。曷为为季子讳杀?季子之遏恶也,不以为国狱,缘季子之心而为之讳。季子之遏恶奈何?庄公并将死,以病召季子,季子至而授之以国政,曰:「寡人即不起此病,吾将焉致乎鲁国?」季子曰:「般也存,君何忧焉?」公曰:「庸得若是乎?牙谓我曰:『鲁一生一及,君已知之矣。』庆父也存。」季子曰:「夫何敢?是将为乱乎!夫何敢!」俄而,牙弒械成。季子和药而饮之,曰:「公子从吾言而饮此,则必可以无为天下戮笑,必有后乎鲁国。不从吾言而不饮此,则必为天下戮笑,必无后乎鲁国。」于是从其言而饮之,饮之无傫氏,至乎王堤而死。公子牙今将尔,辞曷为与亲弒者同?君亲无将,将而诛焉。然则善之与?曰:然。杀世子母弟,直称君者,甚之也。季子杀母兄,何善尔?诛不得辟兄,君臣之义也。然则曷为不直诛,而酖之?行诸乎兄,隐而逃之,使托若以疾死然,亲亲之道也。

  (经三二四)八月癸亥,公薨于路寝。

  (传)路寝者何?正寝也。

  (经三二五)冬,十月乙未,子般卒。

  (传)子卒云子卒,此其称子般卒何?君存称世子,君薨称子某,既葬称子,逾年称公。子般卒,何以不书葬?未逾年之君也。有子则庙,庙则书葬;无子不庙,不庙则不书葬。

  (经三二六)公子庆父如齐。狄伐邢。

  公羊传闵公

  闵公(经一一)元年

  春,王正月。

  (传)公何以不言即位?继弒君不言即位。孰继?继子般也。孰弒子般?庆父也。杀公子牙,今将尔,季子不免。庆父弒君,何以不诛?将而不免遏恶也。既而不可及,因狱有所归,不探其情而诛焉,亲亲之道也。恶乎归狱?归狱仆人邓扈乐。曷为归狱仆人邓扈乐?庄公存之时,乐曾淫于宫中,子般执而鞭之。庄公死,庆父谓乐曰:「般之辱尔,国人莫不知,盍弒之矣?」使弒子般,然后诛邓扈乐而归狱焉,季子至而不变也。

  (经一二)齐人救邢。夏,六月辛酉,葬我君庄公。

  (经一三)秋,八月,公及齐侯盟于洛姑。季子来归。

  (传)其称季子何?贤也。其言来归何?喜之也。

  (经一四)冬,齐仲孙来。

  (传)齐仲孙者何?公子庆父也。公子庆父,则曷为谓之齐仲孙?系之齐也。曷为系之齐?外之也。曷为外之?春秋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子女子曰:「以『春秋』为《春秋》,齐无仲孙,其诸吾仲孙与?」

  闵公(经二一)二年

  春,王正月,齐人迁阳。

  (经二二)夏,五月乙酉,吉禘于庄公。

  (传)其言吉何?言吉者,未可以吉也。曷为未可以吉?未三年也。三年矣,曷为谓之未三年?三年之丧,实以二十五月。其言于庄公何?未可以称宫庙也。曷为未可以称宫庙?在三年之中矣。吉禘于庄公,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不三年也。

  (经二三)秋,八月辛丑,公薨。

  (传)公薨何以不地?隐之也。何隐尔?弒也。孰弒之?庆父也。杀公子牙,今将尔,季子不免。庆父弒二君,何以不诛?将而不免,遏恶也;既而不可及,缓追逸贼,亲亲之道也。

  (经二四)九月,夫人姜氏孙于邾娄。

  (经二五)公子庆父出奔莒。

  (经二六)冬,齐高子来盟。

  (传)高子者何?齐大夫也。何以不称使?我无君也。然则何以不名?喜之也。何喜尔?正我也。其正我奈何?庄公死,子般弒,闵公弒,比三君死,旷年无君。设以齐取鲁,曾不兴师,徒以言而已矣。桓公使高子将南阳之甲,立僖公而城鲁,或曰自鹿门至于争门者是也,或曰自争门至于吏门者是也。鲁人至今以为美谈,曰:「犹望高子也。」

  (经二七)十有二月,狄入卫。郑弃其师。

  (传)郑弃其师者何?恶其将也。郑伯恶高克,使之将逐而不纳,弃师之道也。

  公羊传僖公

  僖公(经一一)元年

  春,王正月。

  (传)公何以不言即位?继弒君,子不言即位。此非子也,其称子何?臣、子一例也。

  (经一二)齐师、宋师、曹师次于聂北,救邢。

  (传)救不言次,此其言次何?不及事也。不及事者何?邢已亡矣。孰亡之?盖狄灭之。曷为不言狄灭之?为桓公讳也。曷为为桓公讳?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桓公不能救,则桓公耻之。曷为先言次而后言救?君也。君则其称师何?不与诸侯专封也。曷为不与?实与而文不与。文曷为不与?诸侯之义不得专封也。诸侯之义不得专封,则其曰实与之何?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力能救之,则救之可也。

  (经一三)夏,六月,邢迁于陈仪。

  (传)迁者何?其意也。迁之者何?非其意也。

  (经一四)齐师、宋师、曹师城邢。

  (传)此一事也,曷为复言齐师、宋师、曹师?不复言师,则无以知其为一事也。

  (经一五)秋,七月戊辰,夫人姜氏薨于夷,齐人以归。

  (传)夷者何?齐地也。齐地,则其言齐人以归何?夫人薨于夷,则齐人以归。夫人薨于夷,则齐人曷为以归?桓公召而缢杀之。

  (经一六)楚人伐郑。八月,公会齐侯、宋公、郑伯、曹伯、邾娄人于朾。九月,公败邾娄师于缨。

  (经一七)冬,十月壬午,公子友帅师,败莒师于犁,获莒挐。

  (传)莒挐者何?莒大夫也。莒无大夫,此何以书?大季子之获也。何大乎季子之获?季子治内难以正,御外难以正。其御外难以正奈何?公子庆父弒闵公,走而之莒,莒人逐之,将由乎齐,齐人不纳,却反舍于汶水之上,使公子奚斯入请。季子曰:「公子不可以入,入则杀矣!」奚斯不忍反命于庆父,自南涘,北面而哭。庆父闻之曰:「嘻!此奚斯之声也,诺已。」曰:「吾不得入矣!」于是抗辀经而死。莒人闻之曰:「吾已得子之贼矣!」以求赂乎鲁。鲁人不与,为是兴师而伐鲁,季子待之以偏战。

  (经一八)十有二月丁巳,夫人氏之丧至自齐。

  (传)夫人何以不称姜氏?贬。曷为贬?与弒公也。然则曷为不于弒焉贬?贬必于其重者,莫重乎其以丧至也。

  僖公(经二一)二年

  春,王正月,城楚丘。

  (传)孰城之?城卫也。曷为不言城卫?灭也。孰灭之?盖狄灭之。曷为不言狄灭之?为桓公讳也。曷为为桓公讳?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桓公不能救,则桓公耻之也。然则孰城之?桓公城之。曷为不言桓公城之?不与诸侯专封也。曷为不与?实与而文不与。文曷为不与?诸侯之义,不得专封。诸侯之义不得专封,则其曰实与之何?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力能救之,则救之可也。

  (经二二)夏,五月辛巳,葬我小君哀姜。

  (传)哀姜者何?庄公之夫人也。

  (经二三)虞师、晋师灭夏阳。

  (传)虞,微国也,曷为序乎大国之上?使虞首恶也。曷为使虞首恶?虞受赂,假灭国者道,以取亡焉。其受赂奈何?献公朝诸大夫而问焉,曰:「寡人夜者寝而不寐,其意也何?」诸大夫有进对者曰:「寝不安与?其诸侍御有不在侧者与?」献公不应。荀息进曰:「虞郭见与?」献公揖而进之,遂与之入而谋曰:「吾欲攻郭,则虞救之;攻虞,则郭救之,如之何?愿与子虑之。」荀息对曰:「君若用臣之谋,则今日取郭,而明日取虞尔,君何忧焉?」献公曰:「然则奈何?」荀息曰:「请以屈产之乘与垂棘之白璧,往必可得也。则宝出之内藏,藏之外府;马出之内厩,系之外厩尔,君何丧焉?」献公曰:「诺。虽然,宫之奇存焉,如之何?」荀息曰:「宫之奇知则知矣!虽然,虞公贪而好宝,见宝必不从其言,请终以往。」于是终以往,虞公见宝许诺。宫之奇果谏:「记曰:『唇亡则齿寒。』虞、郭之相救,非相为赐,则晋今日取郭,而明日虞从而亡尔。君请勿许也。」虞公不从其言,终假之道以取郭。还,四年,反取虞。虞公抱宝牵马而至。荀息见曰:「臣之谋何如?」献公曰:「子之谋则已行矣,宝则吾宝也,虽然,吾马之齿亦已长矣!」盖戏之也。夏阳者何?郭之邑也。曷为不系于郭?国之也。曷为国之?君存焉尔。

  (经二四)秋,九月,齐侯、宋公、江人、黄人盟于贯泽。(传)江人、黄人者何?远国之辞也。远国至矣,则中国曷为独言齐、宋至尔?大国言齐、宋,远国言江、黄,则以其余为莫敢不至也。

  (经二五)冬,十月,不雨。

  (传)何以书?记异也。(经二六)楚人侵郑。

  僖公(经三一)三年

  春,王正月,不雨。

  (经三二)夏,四月,不雨。

  (传)何以书?记异也。

  (经三三)徐人取舒。

  (传)其言取之何?易也。

  (经三四)六月,雨。

  (传)其言六月雨何?上雨而不甚也。

  (经三五)秋,齐侯、宋公、江人、黄人会于阳谷。

  (传)此大会也,曷为末言尔?桓公曰:「无障谷,无贮粟,无易树子,无以妾为妻。」

  (经三六)冬,公子友如齐莅盟。

  (传)莅盟者何?往盟乎彼也。其言来盟者何?来盟于我也。(经三七)楚人伐郑。

  僖公(经四一)四年

  春,王正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侵蔡,蔡溃。

  (传)溃者何?下叛上也。国曰溃,邑曰叛。

  (经四二)遂伐楚,次于陉。

  (传)其言次于陉何?有俟也。孰俟?俟屈完也。

  (经四三)夏,许男新臣卒。楚屈完来盟于师,盟于召陵。

  (传)屈完者何?楚大夫也。何以不称使?尊屈完也。曷为尊屈完?以当桓公也。其言盟于师、盟于召陵何?师在召陵也。师在召陵,则曷为再言盟?喜服楚也。何言乎喜服楚?楚有王者则后服,无王者则先叛。夷狄也,而亟病中国,南夷与北狄交。中国不绝若线,桓公救中国,而攘夷狄,卒帖荆,以此为王者之事也。其言来何?与桓为主也。前此者有事矣,后此者有事矣,则曷为独于此焉?与桓公为主,序绩也。

  (经四四)齐人执陈袁涛涂。

  (传)涛涂之罪何?辟军之道也。其辟军之道奈何?涛涂谓桓公曰:「君既服南夷矣,何不还师滨海而东,服东夷且归?」桓公曰:「诺。」于是还师滨海而东,大陷于沛泽之中。顾而执涛涂。执者曷为或称侯?或称人?称侯而执者,伯讨也。称人而执者,非伯讨也。此执有罪,何以不得为伯讨?古者周公东征则西国怨,西征则东国怨。桓公假涂于陈而伐楚,则陈人不欲其反由己者,师不正故也。不修其师而执涛涂,古人之讨,则不然也。

  (经四五)秋,及江人、黄人伐陈。八月,公至自伐楚。

  (传)楚已服矣,何以致伐楚?叛盟也。

  (经四六)葬许缪公。冬,十有二月,公孙慈帅师会齐人、宋人、卫人、郑人、许人、曹人侵陈。

  僖公(经五一)五年

  春,晋侯杀其世子申生。

  (传)曷为直称晋侯以杀?杀世子母弟直称君者,甚之也。

  (经五二)杞伯姬来朝其子。

  (传)其言来朝其子何?内辞也,与其子俱来朝也。

  (经五三)夏,公孙慈如牟。公及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会王世子于首戴。

  (传)曷为殊会王世子?世子贵也。世子,犹世世子也。

  (经五四)秋,八月,诸侯盟于首戴。

  (传)诸侯何以不序?一事而再见者,前目而后凡也。

  (经五五)郑伯逃归不盟。

  (传)其言逃归不盟者何?不可使盟也。不可使盟,则其言逃归何?鲁子曰:「盖不以寡犯众也。」

  (经五六)楚人灭弦。弦子奔黄。

  (经五七)九月戊申朔,日有食之。

  (经五八)冬,晋人执虞公。

  (传)虞已灭矣,其言执之何?不与灭也。曷为不与灭?灭者亡国之善辞也。灭者,上下之同力者也。

  僖公(经六一)六年

  春,王正月。

  (经六二)夏,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曹伯伐郑,围新城。

  (传)邑不言围,此其言围何?强也。

  (经六三)秋,楚人围许,诸侯遂救许。

  (经六四)冬,公至自伐郑。

  僖公(经七一)七年

  春,齐人伐郑。

  (经七二)夏,小邾娄子来朝。郑杀其大夫申侯。

  (传)其称国以杀何?称国以杀者,君杀大夫之辞也。

  (经七三)秋,七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世子款、郑世子华,盟于宁毋。

  (经七四)曹伯般卒。

  (经七五)公子友如齐。

  (经七六)冬,葬曹昭公。

  僖公(经八一)八年

  春,王正月,公会王人、齐侯、宋公、卫侯、许男、曹伯、陈世子款、郑世子华,盟于洮。

  (传)王人者何?微者也。曷为序乎诸侯之上?先王命也。

  (经八二)郑伯乞盟。

  (传)乞盟者何?处其所而请与也。其处其所而请与奈何?盖酌之也。

  (经八三)夏,狄伐晋。

  (经八四)秋,七月,禘于太庙,用致夫人。

  (传)用者何?用者不宜用也。致者何?致者不宜致也。禘用致夫人,非礼也。夫人何以不称姜氏?贬。曷为贬?讥以妾为妻也。其言以妾为妻奈何?盖胁于齐媵女之先至者也。

  (经八五)冬,十有二月丁未,天王崩。

  僖公(经九一)九年

  春,王三月丁丑,宋公御说卒。

  (传)何以不书葬?为襄公讳也。

  (经九二)夏,公会宰周公、齐侯、宋子、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于葵丘。

  (传)宰周公者何?天子之为政者也。

  (经九三)秋,七月乙酉,伯姬卒。

  (传)此未适人,何以卒?许嫁矣。妇人许嫁,字而笄之,死则以成人之丧治之。

  (经九四)九月戊辰,诸侯盟于葵丘。

  (传)桓之盟不日,此何以日?危之也。何危尔?贯泽之会,桓公有忧中国之心,不召而至者,江人、黄人也。葵丘之会,桓公震而矜之,叛者九国。震之者何?犹曰振振然。矜之者何?犹曰莫若我也。

  (经九五)甲戌,晋侯诡诸卒。冬,晋里克弒其君之子奚齐。

  (传)此未逾年之君,其言弒其君之子奚齐何?杀未逾年君之号也。

  僖公(经十一)十年

  春,王正月,公如齐。狄灭温。温子奔卫。

  (经十二)晋里克弒其君卓子及其大夫荀息。

  (传)及者何?累也。弒君多矣,舍此无累者乎?曰:有,孔父、仇牧皆累也。舍孔父、仇牧无累者乎?曰:有。有则此何以书?贤也。何贤乎荀息?荀息可谓不食其言矣。其不食其言奈何?奚齐、卓子者,骊姬之子也,荀息傅焉。骊姬者,国色也。献公爱之甚,欲立其子,于是杀世子申生。申生者,里克傅之。献公病将死,谓荀息曰:「士何如则可谓之信矣?」荀息对曰:「使死者反生,生者不愧乎其言,则可谓信矣。」献公死,奚齐立。里克谓荀息曰:「君杀正而立不正,废长而立幼,如之何?愿与子虑之。」荀息曰:「君尝讯臣矣,臣对曰:『使死者反生,生者不愧乎其言,则可谓信矣。』」里克知其不可与谋,退,弒奚齐。荀息立卓子,里克弒卓子,荀息死之。荀息可谓不食其言矣!

  (经十三)夏,齐侯、许男伐北戎。晋杀其大夫里克。

  (传)里克弒二君,则曷为不以讨贼之辞言之?惠公之大夫也。然则孰立惠公?里克也。里克弒奚齐、卓子,逆惠公而入。里克立惠公,则惠公曷为杀之?惠公曰:「尔既杀夫二孺子矣,又将图寡人,为尔君者,不亦病乎?」于是杀之。然则曷为不言惠公之入?晋之不言出入者,踊为文公讳也。齐小白入于齐,则曷为不为桓公讳?桓公之享国也长,美见乎天下,故不为之讳本恶也。文公之享国也短,美未见乎天下,故为之讳本恶也。

  (经十四)秋,七月。

  (经十五)冬,大雨雹。

  (传)何以书?记异也。

  僖公(经十一一)十有一年

  春,晋杀其大夫丕郑父。

  (经十一二)夏,公及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阳谷。

  (经十一三)秋,八月,大雩。

  (经十一四)冬,楚人伐黄。

  僖公(经十二一)十有二年

  春,王三月庚午,日有食之。

  (经十二二)夏,楚人灭黄。

  (经十二三)秋,七月。

  (经十二四)冬,十有二月丁丑,陈侯处臼卒。

  僖公(经十三一)十有三年

  春,狄侵卫。

  (经十三二)夏,四月,葬陈宣公。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于咸。

  (经十三三)秋,九月,大雩。

  (经十三四)冬,公子友如齐。

  僖公(经十四一)十有四年

  春,诸侯城缘陵。

  (传)孰城之?城杞也。曷为城杞?灭也。孰灭之?盖徐、莒胁之。曷为不言徐、莒胁之?为桓公讳也。曷为为桓公讳?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桓公不能救,则桓公耻之也。然则孰城之?桓公城之。曷为不言桓公城之?不与诸侯专封也。曷为不与?实与而文不与。文曷为不与?诸侯之义不得专封也。诸侯之义不得专封,则其曰实与之何?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力能救之,则救之可也。

  (经十四二)夏,六月,季姬及鄫子遇于防,使鄫子来朝。

  (传)鄫子曷为使乎季姬来朝?内辞也。非使来朝,使来请己也。

  (经十四三)秋,八月辛卯,沙鹿崩。

  (传)沙鹿者何?河上之邑也。此邑也,其言崩何?袭邑也。沙鹿崩,何以书?记异也。外异不书,此何以书?为天下记异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5: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