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春秋公羊传

  

  [周]公羊高

  

  公羊传隐公

  

  隐公(经一一)元年

  元年春,王正月。

  (传)元年者何?君之始年也。春者何?岁之始也。王者孰谓?谓文王也。曷为先言王而后言正月?王正月也。何言乎王正月?大一统也。公何以不言即位?成公意也。何成乎公之意?公将平国而反之桓。曷为反之桓?桓幼而贵,隐长而卑,其为尊卑也微,国人莫知。隐长又贤,诸大夫扳隐而立之。隐于是焉而辞立,则未知桓之将必得立也。且如桓立,则恐诸大夫之不能相幼君也,故凡隐之立为桓立也。隐长又贤,何以不宜立?立适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桓何以贵?母贵也。母贵则子何以贵?子以母贵,母以子贵。

  (经一二)三月,公及邾娄仪父盟于眛。

  (传)及者何?与也,会及暨皆与也。曷为或言会,或言及,或言暨?会犹最也;及犹汲汲也;暨犹暨暨也。及我欲之,暨不得已也。仪父者何?邾娄之君也。何以名?字也。曷为称字?褒之也。曷为褒之?为其与公盟也。与公盟者众矣,曷为独褒乎此?因其可褒而褒之。此其为可褒奈何?渐进也。眛者何?地期也。

  (经一三)夏,五月,郑伯克段于鄢。

  (传)克之者何?杀之也。杀之则曷为谓之克?大郑伯之恶也。曷为大郑伯之恶?母欲立之,己杀之,如勿与而已矣。段者何?郑伯之弟也。何以不称弟?当国也。其地何?当国也。齐人杀无知何以不地?在内也。在内虽当国不地也。不当国虽在外亦不地也。

  (经一四)秋,七月,天王使宰咺来归惠公仲子之赗。

  (传)宰者何?官也。咺者何?名也。曷为以官氏?宰士也。惠公者何?隐之考也。仲子者何?桓之母也。何以不称夫人?桓未君也。赗者何?丧事有赗。赗者盖以马,以乘马束帛。车马曰赗,货财曰赙,衣被曰襚。桓未君则诸侯曷为来赗之?隐为桓立,故以桓母之丧告于诸侯。然则何言尔?成公意也。其言来何?不及事也。其言惠公仲子何?兼之,兼之非礼也。何以不言及仲子?仲子微也。

  (经一五)九月,及宋人盟于宿。

  (传)孰及之?内之微者也。

  (经一六)冬,十有二月,祭伯来。

  (传)祭伯者何?天子之大夫也。何以不称使?奔也。奔则曷为不言奔?王者无外,言奔则有外之辞也。

  (经一七)公子益师卒。

  (传)何以不日?远也。所见异辞,所闻异辞,所传闻异辞。

  隐公(经二一)二年

  春,公会戎于潜。(经二二)夏,五月,莒人入向。

  (传)入者何?得而不居也。

  (经二三)无骇帅师入极。

  (传)无骇者何?展无骇也。何以不氏?贬。曷为贬?疾始灭也。始灭昉于此乎?前此矣。前此则曷为始乎此?托始焉尔。曷为托始焉尔?《春秋》之始也。此灭也,其言入何?内大恶,讳也。

  (经二四)秋,八月庚辰,公及戎盟于唐。

  (经二五)九月,纪履緰来逆女。

  (传)纪履緰者何?纪大夫也。何以不称使?婚礼不称主人。然则曷称?称诸父兄师友。宋公使公孙寿来纳币,则其称主人何?辞穷也。辞穷者何?无母也。然则纪有母乎?曰有。有则何以不称母?母不通也。外逆女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不亲迎也。始不亲迎昉于此乎?前此矣。前此则曷为始乎?此托始焉尔。曷为托始焉尔?《春秋》之始也。女曷为或称女,或称妇,或称夫人?女在其国称女,在涂称妇,入国称夫人。

  (经二六)冬,十月,伯姬归于纪。

  (传)伯姬者何?内女也。其言归何?妇人谓嫁曰归。

  (经二七)纪子伯、莒子盟于密。

  (传)纪子伯者何?无闻焉尔。

  (经二八)十有二月乙卯,夫人子氏薨。郑人伐卫。

  (传)夫人子氏者何?隐公之母也。何以不书葬?成公意也。何成乎公之意?子将不终为君,故母亦不终为夫人也。

  隐公(经三一)三年

  春,王二月己巳,日有食之。

  (传)何以书?记异也。日食则曷为或日或不日?或言朔或不言朔?曰「某月某日朔,日有食之」者,食正朔也;其或日或不日,或失之前,或失之后。失之前者,朔在前也;失之后者,朔在后也。

  (经三二)三月庚戌,天王崩。

  (传)何以不书葬?天子记崩不记葬,必其时也。诸侯记卒记葬,有天子存,不得必其时也。曷为或言崩或言薨?天子曰崩,诸侯曰薨,大夫曰卒,士曰不禄。

  (经三三)夏,四月辛卯,尹氏卒。

  (传)尹氏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其称尹氏何?贬。曷为贬?讥世卿,世卿非礼也。外大夫不卒,此何以卒?天王崩,诸侯之主也。

  (经三四)秋,武氏子来求赙。

  (传)武氏子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其称武氏子何?讥。何讥尔?父卒子未命也。何以不称使?当丧未君也。武氏子来求赙,何以书?讥。何讥尔?丧事无求,求赙非礼也,盖通于下。

  (经三五)八月庚辰,宋公和卒。

  (经三六)冬,十有二月,齐侯、郑伯盟于石门。癸未,葬宋缪公。

  (传)葬者曷为或日或不日?不及时而日,渴葬也;不及时而不日,慢葬也。过时而日,隐之也;过时而不日,谓之不能葬也。当时而不日,正也。当时而日,危不得葬也。此当时何危尔?宣公谓缪公曰:「以吾爱与夷,则不若爱女;以为社稷宗庙主,则与夷不若女,盍终为君矣?」宣公死,缪公立,缪公逐其二子庄公冯与左师勃,曰:「尔为吾子,生毋相见,死毋相哭。」与夷复曰:「先君之所为不与臣国而纳国乎君者,以君可以为社稷宗庙主也。今君逐君之二子而将致国乎与夷,此非先君之意也。且使子而可逐,则先君其逐臣矣。」缪公曰:「先君之不尔逐可知矣,吾立乎此摄也。」终致国乎与夷。庄公冯弒与夷。故君子大居正,宋之祸宣公为之也。

  隐公(经四一)四年

  春,王二月,莒人伐杞,取牟娄。

  (传)牟娄者何?杞之邑也。外取邑不书,此何以书?疾始取邑也。

  (经四二)戊申,卫州吁弒其君完。

  (传)曷为以国氏?当国也。

  (经四三)夏,公及宋公遇于清。

  (传)遇者何?不期也。一君出,一君要之也。

  (经四四)宋公、陈侯、蔡人、卫人伐郑。秋,翚帅师会宋公、陈侯、蔡人、卫人伐郑。

  (传)翚者何?公子翚也。何以不称公子?贬。曷为贬?与弒公也。其与弒公奈何?公子翚谄乎隐公,谓隐公曰:「百姓安子,诸侯说子,盍终为君矣?」隐曰:「吾否,吾使修涂裘,吾将老焉。」公子翚恐若其言闻乎桓,于是谓桓曰:「吾为子口隐矣。隐曰:『吾不反也。』」桓曰:「然则奈何?」曰:「请作难,弒隐公。」于钟巫之祭焉弒隐公也。

  (经四五)九月,卫人杀州吁于濮。

  (传)其称人何?讨贼之辞也。

  (经四六)冬,十有二月,卫人立晋。

  (传)晋者何?公子晋也。立者何?立者不宜立也。其称人何?众立之之辞也。然则孰立之?石碏立之。石碏立之,则其称人何?众之所欲立也。众虽欲立之,其立之非也。

  隐公(经五一)五年

  春,公观鱼于棠。

  (传)何以书?讥。何讥尔?远也。公曷为远而观鱼?登来之也。百金之鱼公张之,登来之者何?美大之之辞也。棠者何?济上之邑也。

  (经五二)夏,四月,葬卫桓公。

  (经五三)秋,卫师入盛。

  (传)曷为或言率师或不言率师?将尊师众称某率师,将尊师少称将;将卑师众称师,将卑师少称人。君将不言率师,书其重者也。

  (经五四)九月,考仲子之宫。

  (传)考宫者何?考犹入室也,始祭仲子也。桓未君则曷为祭仲子?隐为桓立,故为桓祭其母也。然则何言尔?成公意也。

  (经五五)初献六羽。

  (传)初者何?始也。六羽者何?舞也。初献六羽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僭诸公也。六羽之为僭奈何?天子八佾,诸公六,诸侯四。诸公者何?诸侯者何?天子三公称公,王者之后称公,其余大国称侯,小国称伯、子、男。天子三公者何?天子之相也。天子之相则何以三?自陜而东者,周公主之;自陜而西者,召公主之,一相处乎内。始僭诸公昉于此乎?前此矣。前此则曷为始乎?此僭诸公犹可言也,僭天子不可言也。

  (经五六)邾娄人、郑人伐宋。

  (经五七)螟。(传)何以书?记灾也。

  (经五八)冬,十有二月辛巳,公子彄卒。宋人伐郑,围长葛。

  (传)邑不言围,此其言围何?强也。

  隐公(经六一)六年

  春,郑人来输平。

  (传)输平者何?输平犹堕成也。何言乎堕成?败其成也,曰:「吾成败矣」,吾与郑人末有成也。吾与郑人则曷为末有成?狐壤之战,隐公获焉。然则何以不言战?讳获也。

  (经六二)夏,五月辛酉,公会齐侯,盟于艾。

  (经六三)秋,七月。

  (传)此无事,何以书?《春秋》虽无事,首时过则书。首时过则何以书?《春秋》编年,四时具然后为年。

  (经六四)冬,宋人取长葛。

  (传)外取邑不书,此何以书?久也。

  隐公(经七一)七年

  春,王三月,叔姬归于纪。滕侯卒。

  (传)何以不名?微国也。微国则其称侯何?不嫌也。《春秋》贵贱不嫌同号,美恶不嫌同辞。

  (经七二)夏,城中丘。

  (传)中丘者何?内之邑也。城中丘,何以书?以重书也。

  (经七三)齐侯使其弟年来聘。

  (传)其称弟何?母弟称弟,母兄称兄。

  (经七四)秋,公伐邾娄。

  (经七五)冬,天王使凡伯来聘,戎伐凡伯于楚丘以归。

  (传)凡伯者何?天子之大夫也。此聘也,其言伐之何?执之也。执之则其言伐之何?大之也。曷为大之?不与夷狄之执中国也。其地何?大之也。

  隐公(经八一)八年

  春,宋公、卫侯遇于垂。三月,郑伯使宛来归邴。

  (传)宛者何?郑之微者也。邴者何?郑汤沐之邑也。天子有事于泰山,诸侯皆从。泰山之下,诸侯皆有汤沐之邑焉。

  (经八二)庚寅,我入邴。

  (传)其言入何?难也。其日何?难也。其言我何?言我者非独我也,齐亦欲之。

  (经八三)夏,六月己亥,蔡侯考父卒。辛亥,宿男卒。

  (经八四)秋,七月庚午,宋公、齐侯、卫侯盟于瓦屋。八月,葬蔡宣公。

  (传)卒何以名而葬不名?卒从正,而葬从主人。卒何以日而葬不日?卒赴,而葬不告。

  (经八七)九月辛卯,公及莒人盟于包来。

  (传)公曷为与微者盟?称人则从不疑也。

  (经八八)螟。

  (经八九)冬,十有二月,无骇卒。

  (传)此展无骇也,何以不氏?疾始灭也,故终其身不氏。

  隐公(经九一)九年

  春,天王使南季来聘。

  (经九二)三月癸酉,大雨,震电。

  (传)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不时也。

  (经九三)庚辰,大雨雪。

  (传)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俶甚也。

  (经九四)侠卒。

  (传)侠者何?吾大夫之未命者也。

  (经九五)夏,城郎。

  (经九六)秋,七月。

  (经九七)冬,公会齐侯于邴。

  隐公(经十一)十年

  春,王二月,公会齐侯、郑伯于中丘。

  (经十二)夏,翚帅师会齐人、郑人伐宋。

  (传)此公子翚也,何以不称公子?贬。曷为贬?隐之罪人也,故终隐之篇贬也。

  (经十三)六月壬戌,公败宋师于菅。辛未取郜,辛巳取防。

  (传)取邑不日,此何以日?一月而再取也。何言乎一月而再取?甚之也。内大恶讳,此其言甚之何?《春秋》录内而略外,于外大恶书,小恶不书,于内大恶讳,小恶书。

  (经十四)秋,宋人、卫人入郑。宋人、蔡人、卫人伐载,郑伯伐取之。

  (传)其言伐取之何?易也。其易奈何?因其力也。因谁之力?因宋人、蔡人、卫人之力也。

  (经十五)冬,十月壬午,齐人、郑人入盛。

  隐公(经十一一)十有一年

  春,滕侯、薛侯来朝。

  (传)其言朝何?诸侯来曰朝,大夫来曰聘。其兼言之何?微国也。

  (经十八)夏,五月,公会郑伯于祁黎。

  (经十九)秋,七月壬午,公及齐侯、郑伯入许。

  (经十十)冬,十有一月壬辰,公薨。

  (传)何以不书葬?隐之也。何隐尔?弒也。弒则何以不书葬?《春秋》君弒,贼不讨,不书葬,以为无臣子也。子沈子曰:「君弒,臣不讨贼,非臣也。子不复雠,非子也。葬,生者之事也。《春秋》君弒,贼不讨,不书葬,以为不系乎臣子也。」公薨何以不地?不忍言也。隐何以无正月?隐将让乎桓,故不有其正月也。

  公羊传桓公

  桓公(经一一)元年

  春,王正月,公即位。

  (传)继弒君不言即位,此其言即位何?如其意也。

  (经一二)三月,公会郑伯于垂。郑伯以璧假许田。

  (传)其言以璧假之何?易之也。易之则其言假之何?为恭也。曷为为恭?有天子存,则诸侯不得专地也。许田者何?鲁朝宿之邑也。诸侯时朝乎天子,天子之郊,诸侯皆有朝宿之邑焉。此鲁朝宿之邑也,则曷为谓之许田?讳取周田也。讳取周田则曷为谓之许田?系之许也。曷为系之许?近许也。此邑也,其称田何?田多邑少称田,邑多田少称邑。

  (经一三)夏,四月丁未,公及郑伯盟于越。

  (经一四)秋,大水。

  (传)何以书?记灾也。

  (经一五)冬,十月。

  桓公(经二一)二年

  春,王正月戊申,宋督弒其君与夷及其大夫孔父。

  (传)及者何?累也。弒君多矣,舍此无累者乎?曰:有,仇牧,荀息,皆累也。舍仇牧、荀息,无累者乎?曰:有。有则此何以书?贤也。何贤乎孔父?孔父可谓义形于色矣。其义形于色奈何?督将弒殇公,孔父生而存,则殇公不可得而弒也,故于是先攻孔父之家。殇公知孔父死,己必死,趋而救之,皆死焉。孔父正色而立于朝,则人莫敢过而致难于其君者,孔父可谓义形于色矣。

  (经二二)滕子来朝。三月,公会齐侯、陈侯、郑伯于稷,以成宋乱。

  (传)内大恶讳,此其目言之何?远也。所见异辞,所闻异辞,所传闻异辞。隐亦远矣,曷为为隐讳?隐贤而桓贱也。

  (经二三)夏,四月,取郜大鼎于宋。

  (传)此取之宋,其谓之郜鼎何?器从名,地从主人。器何以从名?地何以从主人?器之与人,非有即尔。宋始以不义取之,故谓之郜鼎;至乎地之与人则不然,俄而可以为其有矣。然则为取可以为其有乎?曰:否。何者?若楚王之妻媦,无时焉可也。

  (经二四)戊申,纳于太庙。

  (传)何以书?讥。何讥尔?遂乱受赂,纳于太庙,非礼也。

  (经二五)秋,七月,纪侯来朝。蔡侯、郑伯会于邓。

  (传)离不言会,此其言会何?盖邓与会尔。

  (经二六)九月,入杞。公及戎盟于唐。

  (经二七)冬,公至自唐。

  桓公(经三一)三年

  春,正月,公会齐侯于嬴。

  (经三二)夏,齐侯、卫侯胥命于蒲。

  (传)胥命者何?相命也。何言乎相命?近正也。此其为近正奈何?古者不盟,结言而退。

  (经三三)六月,公会纪侯于盛。

  (经三四)秋,七月壬辰朔,日有食之,既。

  (传)既者何?尽也。

  (经三五)公子翚如齐逆女。九月,齐侯送姜氏于讙。

  (传)何以书?讥。何讥尔?诸侯越竟送女,非礼也。此入国矣,何以不称夫人?自我言齐,父母之于子,虽为邻国夫人,犹曰吾姜氏。

  (经三六)公会齐侯于讙,夫人姜氏至自齐。

  (传)翚何以不致?得见乎公矣。

  (经三七)冬,齐侯使其弟年来聘。有年。

  (传)有年,何以书?以喜书也。大有年,何以书?亦以喜书也。此其曰有年何?仅有年也。彼其曰大有年何?大丰年也。仅有年亦足以当喜乎?恃有年也。

  桓公(经四一)四年

  春,正月,公狩于郎。

  (传)狩者何?田狩也,春曰苗,秋曰搜,冬曰狩。常事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远也。诸侯曷为必田狩?一曰干豆,二曰宾客,三百充君之庖。

  (经四二)夏,天王使宰渠伯纠来聘。

  (传)宰渠伯纠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其称宰渠伯纠何?下大夫也。

  桓公(经五一)五年

  春,正月甲戌、己丑,陈侯鲍卒。

  (传)曷为以二日卒之?怴也。甲戌之日亡、己丑之日死而得,君子疑焉,故以二日卒之也。

  (经五二)夏,齐侯、郑伯如纪。

  (传)外相如不书,此何以书?离不言会。

  (经五三)天王使仍叔之子来聘。

  (传)仍叔之子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其称仍叔之子何?讥。何讥尔?讥父老子代从政也。

  (经五四)葬陈桓公。

  (经五五)城祝丘。

  (经五六)秋,蔡人、卫人、陈人从王伐郑。

  (传)其言从王伐郑何?从王正也。

  (经五七)大雩。

  (传)大雩者何?旱祭也。然则何以不言旱?言雩则旱见;言旱则雩不见。何以书?记灾也。

  (经五八)螽。

  (传)何以书?记灾也。

  (经五九)冬,州公如曹。

  (传)外相如不书,此何以书?过我也。

  桓公(经六一)六年

  春,正月,寔来。

  (传)寔来者何?犹曰是人来也。孰谓?谓州公也。曷为谓之寔来?慢之也。曷为慢之?化我也。

  (经六二)夏,四月,公会纪侯于成。

  (经六三)秋,八月壬午,大阅。

  (传)大阅者何?简车徒也。何以书?盖以罕书也。

  (经六四)蔡人杀陈佗。

  (传)陈佗者何?陈君也。陈君则曷为谓之陈佗?绝也。曷为绝之?贱也。其贱奈何?外淫也。恶乎淫?淫于蔡,蔡人杀之。

  (经六五)九月丁卯,子同生。

  (传)子同生者孰谓?谓庄公也。何言乎子同生?喜有正也。未有言喜有正者,此其言喜有正何?久无正也。子公羊子曰:「其诸以病桓与?」

  (经六六)冬,纪侯来朝。

  桓公(经七一)七年

  春,二月己亥,焚咸丘。

  (传)焚之者何?樵之也。樵之者何?以火攻也。何言乎以火攻?疾始以火攻也。咸丘者何?邾娄之邑也。曷为不系乎邾娄?国之也。曷为国之?君存焉尔。

  (经七二)夏,谷伯绥来朝。邓侯吾离来朝。

  (传)皆何以名?失地之君也。其称侯朝何?贵者无后,待之以初也。

  桓公(经八一)八年

  春,正月己卯,烝。

  (传)烝者何?冬祭也。春曰祠,夏曰礿,秋曰尝,冬曰烝。常事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讥亟也。亟则黩,黩则不敬。君子之祭也,敬而不黩。疏则怠,怠则忘。士不及兹四者,则冬不裘,夏不葛。

  (经八二)天王使家父来聘。

  (经八三)夏,五月丁丑,烝。

  (传)何以书?讥亟也。

  (经八三)秋,伐邾娄。

  (经八四)冬,十月,雨雪。

  (传)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不时也。

  (经八五)祭公来,遂逆王后于纪。

  (传)祭公者何?天子之三公也。何以不称使?婚礼不称主人。遂者何?生事也。大夫无遂事,此其言遂何?成使乎我也。其成使乎我奈何?使我为媒可,则因用是往逆矣。女在其国称女,此其称王后何?王者无外,其辞成矣。

  桓公(经九一)九年

  春,纪季姜归于京师。

  (传)其辞成矣,则其称纪季姜何?自我言,纪父母之于子,虽为天王后,犹曰吾季姜。京师者何?天子之居也。京者何?大也。师者何?众也。天子之居,必以众大之辞言之。

  (经九二)夏,四月。

  (经九三)秋,七月。

  (经九四)冬,曹伯使其世子射姑来朝。

  (传)诸侯来曰朝。此世子也,其言朝何?《春秋》有讥父老子代从政者,则未知其在齐与?曹与?

  桓公(经十一)十年

  春,王正月庚申,曹伯终生卒。

  (经十二)夏,五月,葬曹桓公。

  (经十三)秋,公会卫侯于桃丘,弗遇。

  (传)会者何?期辞也。其言弗遇何?公不见要也。

  (经十四)冬,十有二月丙午,齐侯、卫侯、郑伯来战于郎。

  (传)郎者何?吾近邑也。吾近邑则其言来战于郎何?近也。恶乎近?近乎围也。此偏战也,何以不言师败绩?内不言战,言战乃败矣。

  桓公(经十一一)十有一年

  春,正月,齐人、卫人、郑人盟于恶曹。

  (经十一二)夏,五月癸未,郑伯寤生卒。

  (经十一三)秋,七月,葬郑庄公。九月,宋人执郑祭仲。

  (传)祭仲者何?郑相也。何以不名?贤也。何贤乎祭仲?以为知权也。其为知权奈何?古者郑国处于留。先郑伯有善于郐公者,通乎夫人,以取其国而迁郑焉,而野留。庄公死已葬,祭仲将往省于留,涂出于宋,宋人执之,谓之曰:「为我出忽而立突。」祭仲不从其言,则君必死、国必亡;从其言,则君可以生易死,国可以存易亡。少辽缓之,则突可故出,而忽可故反,是不可得则病,然后有郑国。古人之有权者,祭仲之权是也。权者何?权者反于经,然后有善者也。权之所设,舍死亡无所设。行权有道,自贬损以行权,不害人以行权。杀人以自生,亡人以自存,君子不为也。

  (经十一四)突归于郑。

  (传)突何以名?挈乎祭仲也。其言归何?顺祭仲也。

  (经十一五)郑忽出奔卫。

  (传)忽何以名?《春秋》伯、子、男一也,辞无所贬。

  (经十一六)柔会宋公、陈侯、蔡叔盟于折。

  (传)柔者何?吾大夫之未命者也。

  (经十一七)公会宋公于夫童。

  (经十一八)冬,十有二月,公会宋公于阚。

  桓公(经十二一)十有二年

  春,正月。

  (经十二二)夏,六月壬寅,公会纪侯、莒子,盟于殴蛇。

  (经十二三)秋,七月丁亥,公会宋公、燕人,盟于谷丘。

  (经十二四)八月,壬辰,陈侯跃卒。公会宋公于郯。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5: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