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善不积,不足以成名。

  虞翻曰:乾为积善,阳称名。

 

  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虞翻曰:坤为积恶,为身。以乾灭坤,故“灭身”者也。

 

  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也,

  虞翻曰:小善谓复初。

 

  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也,

  虞翻曰:小恶谓姤初。

 

  故恶积而不弇,

  虞翻曰:谓阴息姤至遁,子弑其父,故“恶积而不可弇”。

 

  罪大而不可解。

  虞翻曰:阴息遁成否,以臣弑君,故“罪大而不可解”也。

 

  《易》曰:何校灭耳,凶。

  《九家易》曰:噬嗑上九爻辞也。阴息初升五,所在失正,积恶而罪大,故为上所灭。善不积,斥五阴爻也。聪不明者,闻善不听,闻戒不改,故“凶”也。

 

  子曰:危者,安其位者也。

  崔觐曰:言有危之虑,则能安其位不失也。

 

  亡者,保其存者也。

  崔觐曰:言有亡之虑,则能保其存者也。

 

  乱者,有其治者也。

  崔觐曰:言有防乱之虑,则能有其治者也。

 

  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

  虞翻曰:君子,大人。谓否五也。否坤为安。危,谓上也。

  翟元曰:在安虑危。

 

  存而不忘亡,

  荀爽曰:谓除戎器,戒不虞也。

  翟元曰:在存而不忘亡。

 

  治而不忘乱,

  荀爽曰:谓思患而逆防之。

  翟元曰:在治而虑乱。

 

  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

  虞翻曰:坤为身。谓否反成泰,君位定于内,而臣忠于外,故“身安而国家可保也”。

 

  《易》曰:其亡!其亡!

  荀爽曰:存不忘亡也。

 

  系于包桑。

  荀爽曰:桑者,上玄下黄。乾坤相包以正,故“不可忘也”。

  陆绩曰:自此以上,皆谓否阴灭阳之卦。五在否家,虽得中正,常自惧以危亡之事者也。

 

  子曰:德薄而位尊,

  虞翻曰:鼎四也。则离九四,凶恶小人,故“德薄”。四在乾位,故“位尊”。

 

  知少而谋大,

  虞翻曰:兑为小知,乾为大谋,四在乾体,故“谋大”矣。

 

  力少而任重,

  虞翻曰:五至初,体大过,本末弱,故“力少”也。乾为仁,故“任重”。以为已任,不亦重乎。

 

  尟不及矣。

  虞翻曰:尟,少也。及,及于刑矣。

 

  《易》曰:鼎折足,覆公餗,其刑渥,凶。言不胜其任也。

  孔颖达曰:言不能安身,智小谋大,而遇祸也。故引鼎九四以证之矣。

 

  子曰:知几其神乎。

  虞翻曰:几,谓阳也。阳在复初称几,此谓豫四也。恶鼎四折足,故以此次言豫四知几,而反复初也。

 

  君子上交不谄,下交不渎,

  虞翻曰:豫上,谓四也。四失位谄渎。上谓交五,五贵;震为笑言,笑言且谄也,故“上交不谄”。下谓交三,坎为渎,故“下交不渎”。欲其复初得正元吉,故“其知几乎”。其知几乎?

  侯果曰:上谓五侯,下谓凡庶。君子上交不至谄媚,下交不至渎慢,悔吝无从而生,岂非知微者乎。

 

  几者,动之微,吉之先见者也。

  虞翻曰:阳见初成震,故“动之微”。复初元吉,吉之先见者也。

  韩康伯曰:几者,去无入有。理而未形者,不可以名寻,不可以形睹也。唯神也。不疾而速,感而遂通,故能玄照鉴于未形也,合抱之木,起于毫末,吉凶之彰,始乎微兆,故言“吉之先见”。

  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易》曰:介于石,不终日,贞吉。介如石焉,宁用终日,断可识矣。

  孔颖达曰:前章言精义入神,此明知几入神之事,故引豫之六二以证之。

  崔觐曰:此爻得位居中,于豫之时,能顺以动而防于豫。如石之耿介,守志不移,虽暂豫乐,以其见微,而不终日,则能“贞吉”,断可知矣。

 

  君子知微知章,知柔知刚,

  姚信曰:此谓豫卦也。二下交初,故曰“知微”。上交于三,故曰“知章”。体坤处和,故曰“知柔”。与四同功,故曰“知刚”。

 

  万夫之望。

  荀爽曰:圣人作万物睹。

  干宝曰:言君子苟达于此,则万夫之望矣。周公闻齐鲁之政,知后世强弱之势;辛有见被发而祭,则知为戎狄之居。凡若此类,可谓知几也。皆称君子。君子则以得几,不必圣者也。

 

  子曰:颜氏之子,其殆庶几乎。

  虞翻曰:几者,神妙也。颜子知微,故“殆庶几”。孔子曰:回也其庶几乎。

 

  有不善未尝不知,

  虞翻曰:复以自知。老子曰:自知者明。

 

  知之未尝复行也。

  虞翻曰:谓颜回不迁怒,不贰过。克已复理,天下归仁。

卷十六

 

《易》曰:不远复,无祗悔,元吉。

  侯果曰:复初九爻辞。殆,近也。庶,冀也。此明知微之难。则知微者唯圣人耳。颜子亚圣,但冀近于知微而未得也。在微则昧,理章而悟,失在未形,故“有不善”。知则速改,故无大过。

 

  天地絪缊,万物化醇。

  虞翻曰:谓泰上也。先说否,否反成泰,故不说泰。天地交,万物通,故“化醇”。

  孔颖达曰:以前章利用安身以崇德也。安身之道,在于得一。若已能得一,则可以安身。故此章明得一之事也。絪缊,气附著之义。言天地无心,自然得一。唯二气絪缊,共相和会,感应变化,而有精醇之生,万物自化。若天地有心为一,则不能使万物化醇者也。

 

  男女构精,万物化生。

  虞翻曰:谓泰初之上成损,艮为男,兑为女,故“男女构精”。乾为精。损反成益,万物出震,故“万物化生”也。

  干宝曰:男女犹阴阳也。故“万物化生”。不言阴阳,而言男女者,以指释损卦六三之辞,主于人事也。

 

  《易》曰:三人行,则损一人。一人行,则得其友。言致一也。

  侯果曰:损六三爻辞也。《象》云:一人行,三则疑,是众不如寡,三不及一。此明物情相感,当上法絪缊、化醇、致一之道,则无患累者也。

 

  子曰:君子安其身而后动,

  虞翻曰:谓反损成益。君子,益初也。坤为安身。震为后动。

  崔觐曰:君子将动有所为,必自揣安危之理,在于已身,然后动也。

 

  易其心而后语,

  虞翻曰:乾为易,益初体复心。震为后语。

  崔觐曰:君子恕已及物,若于事心难,不可出语,必和易其心而后言。

 

  定其交而后求。

  虞翻曰:震,专,为定,为后。交谓刚柔始交。艮为求也。崔觐曰:先定其交,知其才行,若好施与吝,然后可以事求之。

 

  君子修此三者,故全也。

  虞翻曰:谓否上之初,损上益下,其道大光。自上下下,民说无疆,故“全也”。

 

  危以动,则民不与也。

  虞翻曰:谓否上九,高而无们,故“危”。坤民否闭,故“弗与也”。

 

  惧以语,则民不应也。

  虞翻曰:否上穷灾,故“惧”。来下之初成益,故“民不应”。坤为民,震为应也。

  无交而求,则民不与也。

  虞翻曰:上来之初,故“交”。坤民否闭,故“不与”。震为交。

 

  莫之与,则伤之者至矣。

  虞翻曰:上不之初,否消灭乾,则体剥伤;臣弑君,子弑父,故“伤之者至矣”。

 

  《易》曰:莫益之,或击之,立心勿恒,凶。

  侯果曰:益上九爻辞也。此明先安身易心,则群善自应。若危动惧语,则物所不与,故“凶”也。

 

  子曰:乾坤其易之门邪。

  荀爽曰:阴阳相易,出于乾坤,故曰“门”。

 

  乾,阳物也。坤,阴物也。

  荀爽曰:阳物,天。阴物,地也。

 

  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

  虞翻曰:合德谓天地杂,保大和,日月战。乾刚以体天,坤柔以体地也。

 

  以体天地之撰,

  《九家易》曰:撰,数也。万物形体,皆受天地之数也。谓九,天数;六,地数也。刚柔得以为体矣。

 

  以通神明之德。

  《九家易》曰:隐藏谓之神,著见谓之明。阴阳交通,乃谓之德。

 

  其称名也,杂而不越。

  《九家易》曰:阴阳,杂也。名谓卦名。阴阳虽错,而卦象各有次序,不相逾越。

 

  於稽其类,其衰世之意邪?

  虞翻曰:稽,考也。三称盛德。上称末世,乾终上九:动则入坤,坤弑其君父,故为乱臣。阳出复震,入坤出坤,故“衰世之意邪。”

  侯果曰:於,嗟也。稽,考也。易象考其事类,但以吉凶得失为主,则非淳古之时也。故云“衰世之意”耳。言邪,示疑,不欲切指也。

 

  夫易章往而察来,而微显阐幽,开而当名,

  虞翻曰:神以知来,知以藏往。微者显之,谓从复成乾,是察来也。阐者幽之,谓从姤之坤,是章往也。阳息出初,故“开而当名”。

 

  辩物,正言,断辞,则备矣。

  干宝曰:辩物,类也。正言,言正义也。断辞,断吉凶也。如此,则备于经矣。

 

  其称名也小,

  虞翻曰:谓乾坤与六子俱名八卦,而小成,故小复。小而辩于物者矣。

 

其取类也大。

  虞翻曰:谓乾阳也,为天,为父,触类而长之,故“大”也。

 

  其旨远,其辞文,

  虞翻曰:远,谓乾。文,谓坤也。

 

  其言曲而中,其事肆而隐,

  虞翻曰:曲,诎。肆,直也。阳曲初,震为言,故“其言曲而中”。坤为事,隐未见,故“肆而隐”也。

 

  因贰以济民行,以明失得之报。

  虞翻曰:二,谓乾与坤也。坤为民,乾为行。行得,则乾报以吉。行失,则坤报以凶也。

 

  易之兴也,其于中古乎?

  虞翻曰:兴易者,谓庖牺也。文王书经,系庖牺于乾五。乾为古,五在乾中,故兴于中古。系以黄帝、尧、舜为后世圣人。庖牺为中古,则庖牺以前为上古。

 

  作易者,其有忧患乎?

  虞翻曰:谓成患百姓未知兴利远害,不行礼义,茹毛饮血,衣食不足。庖牺则天八卦,通为六十四,以德化之,吉凶与民同患,故有忧患。

 

  是故履,德之基也。

  虞翻曰:乾为德。履与谦旁通。坤柔履刚,故“德之基”。坤为基。

  侯果曰:履,礼。蹈礼不倦,德之基也。自下九卦,是复道之最,故特言矣。

 

  谦,德之柄也。

  虞翻曰:坤为柄。柄,本也。凡言德,皆阳爻也。

  干宝曰:柄,所以持物。谦,所以持礼者也。

 

  复,德之本也。

  虞翻曰:复初乾之元,故“德之本也”。

 

  恒,德之固也。

  虞翻曰:立不易方,守德之坚固。

 

  损,德之修也。

  荀爽曰:徵忿窒欲,所以修德。

 

  益,德之裕也。

  荀爽曰:见善则迁,有过则改,德之优裕也。

 

  困,德之辩也。

  郑玄曰:辩,别也。遭困之时,君子固穷,小人穷则滥,德于是别也。

 

 

井,德之地也。

  姚信曰:井差而不穷,德居地也。

 

  巽,德之制也。

  虞翻曰:巽风为号令,所以制下,故曰“德之制也”。孔颖达曰:此上九卦,各以德为用也。

 

  履和而至,

  虞翻曰:谦与履通,谦坤柔和,故“履和而至”。礼之用,和为贵者也。

 

  谦尊而光,

  荀爽曰:自上下下,其道大光也。

  复小而辨于物。虞翻曰:阳始见,故“小”。乾,阳物。坤,阴物。以乾居坤,故称别物。

 

  恒杂而不厌,

  荀爽曰:夫妇虽错居,不厌之道也。

 

  损先难而后易,

  虞翻曰:损初之上,失正,故“先难”。终反成益,得位于初故“后易”。易其心而后语。

 

  益长裕而不设,

  虞翻曰:谓天施地生,其益无方。凡益之道,与时偕行,故“不设”也。

 

  困穷而通,

  虞翻曰:阳穷否上,变之坤二,成坎。坎为通,故“困穷而通”也。

 

  井居其所而迁,

  韩康伯曰:改邑不改井,井所居不移,而能迁其施也。

 

  巽称而隐。

  崔觐曰:言巽申命行事,是称扬也。阴助德化,是微隐也。自此以下,明九卦德之体者也。

 

  履以和行,

  虞翻曰:礼之用,和为贵,谦震为行,故“以和行”也。

 

  谦以制礼,

  虞翻曰:阴称礼,谦三以一阳制五阴,万民服,故“以制礼”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1: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