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十二黑毛卧具戒 佛在毗舍离。诸梨车子多行邪行。作黑毛毡披体夜行。使人不见。六群比丘见便故作之。梨车讥嫌。比丘举过。佛因制戒。

  若比丘以新纯黑 若生黑或染黑。

  羺羊毛作新卧具者尼萨耆波逸提 自作教他为他犯相并如前戒。尼突吉罗。不犯者。若得已成者。若割裁坏。若细薄叠作两重。若小坐具。若作褥若作帽作袾作摄热巾。或作裹革屣巾。一切不犯。

  十三白毛卧具戒 佛在舍卫国。六群比丘纯以白毛作新卧具。居士讥嫌如王大臣。比丘举过。佛因诃制。

  若比丘作新卧具应用二分纯黑羊毛三分白或生白或染白。

  四分尨 头上毛耳上毛。若脚上毛若余尨色毛也。欲作四十钵罗卧具者。二十钵罗黑。十钵罗白。十钵罗尨。乃至作二十钵罗卧具准上可知也。

  若比丘不用二分黑三分白四分尨作新卧具者尼萨耆波逸提 自作教他若为他作并同上也。尼突吉罗。不犯者。若应量作。若得已成者。余同前戒。

  十四减六年卧具戒 佛在舍卫国。六群比丘嫌故卧具或重或轻或厚或薄。不舍故者而更作新。常营求藏积众多。比丘举过。佛诃制戒。

  若比丘作新卧具持至六年若减六年不舍故而更作新 若自作教他为他并同前戒。

  除僧羯磨 有比丘得干痟病。粪扫卧具重不堪持行。佛言。从僧三乞更作新者。当白二与之也。

  尼萨耆波逸提 尼犯吉罗。不犯者。僧听及满六年减六年舍故更作新。若得已成者若无若他与作俱不犯。

  十五不揲坐具戒 佛在舍卫。遣人请食。常法请后遍行诸房见。故坐具处处狼藉无人收摄。由诸比丘嫌其厚薄轻重更作新者。乃制故者揲新。六群违制。比丘举过。佛制此戒。

  若比丘作新坐具当取故者纵广一磔手揲新者上以坏色故 彼作新坐具时。若故者未坏未有穿孔。当取浣染治之。牵挽令舒裁。取方一磔手揲著新者上。若揲边中央。以坏色故也。

  若作新坐具不取故者纵广一磔手揲新者上用坏色者尼萨耆波逸提 自作教他为他成犯如上。尼犯吉罗。不犯者。裁取故者揲新者上。若彼自无更作新者。若他为作。若得成者。若纯故者。并不犯。

  十六持羊毛过限戒 佛在舍卫国。时跋难陀得羊毛贯杖头而行。居士讥言贩卖羊毛。比丘举过。佛因制戒。

  若比丘道路行得羊毛若无人持得自持乃至三由旬 若道行若住处得羊毛。若须应取。无人持自持至三由旬。若有人者语言。我有此物助我持乃至彼处。比丘于此中间不得佐持者吉罗。若令尼四众持过三由旬吉罗。除羊毛若持余衣若麻等吉罗。若担余物杖头者吉罗。

  若无人持自持过三由旬尼萨耆波逸提 比丘尼吉罗。不犯者。若持至三由旬若减三由旬。有人语持中间不助。使尼四众齐三由旬。若担毳庄毳绳若担头上毛作帽巾者得。

  十七使非亲尼浣羊毛戒 佛在迦维罗卫。六群比丘取羊毛使尼浣染擗之。时姨母尼为染毛故污色在手。住佛所礼足而立。佛知故问诃而制戒。

  若比丘使非亲里比丘尼浣染擗羊毛者尼萨耆波逸提 比丘尼吉罗。成犯开通如浣故衣戒也。

  十八畜钱宝戒 佛在罗阅城。有一大臣。为跋难陀留其食分。儿以五钱取食。跋难陀来取钱寄市肆上。居士共嫌。比丘诃责。王共臣论。佛广说喻因诃制戒。

  若比丘自手捉钱 上有文像。

  若金银若教人捉若置地受尼萨耆 是中舍者。彼有信乐守园人若优婆塞当语言。此是我所不应。汝当知之。若彼取还与比丘者。当为彼人物故受敕净人使掌之。若得净衣钵。应持贸易受持之。若彼优婆塞取已与比丘净衣钵者。应取持之。

  波逸提 比丘尼同犯。若不语彼人知是看是突吉罗。不犯者。若语言知是看是如上舍法。若彼人不肯与衣者。余比丘当语言。佛有教。为净故与汝。应还他物。若又不与。自往语言。佛教比丘作净与汝。汝应与僧塔和尚知识及本施主。不欲令失彼信施故也。

  十九贸钱宝戒 佛在罗阅只。时跋难陀往市肆上以钱易钱。居士讥嫌言善能卖买。比丘闻告。佛诃制戒。

  若比丘种种卖买者 若已成金未成金已成未成金。银亦三种。钱唯一种。交互相易。钱者八种。金银铜铁白镴铅锡木钱胡胶八种钱也。

  尼萨耆波逸提 比丘尼同犯。余舍法开通索宝方便并如前戒。不犯者。若以钱宝贸璎珞具。以钱易钱。为佛法僧者是。

  二十贩卖戒 佛在舍卫国。时跋难陀往无住处村。以生姜易食。食已持去。舍利弗后至乞食。檀越以跋难陀事征之。惭愧无言。又共外道博衣悔而不得。比丘举过。佛因制戒。

  若比丘种种 以时药易时非时七日尽形波利迦罗。如是互易乃至以衣易衣。

  贩卖 谓价直一钱数数上下。增卖者价直一钱言直三钱。重增卖者价直一钱言直五钱。买亦如是犯也。

  尼萨耆波逸提 比丘尼同犯。不犯者。听五众出家人共易。应自审定。不相高下如市道法。不得与余人贸易。令净人贸。若悔听还。若酥油相易者不犯。

  二十一畜钵过限戒 佛在舍卫。六群畜钵。恶者置之常觅好钵。畜之遂多。居士游观便讥。似陶师瓦肆无异。比丘举过。佛便诃责而制此戒。

  若比丘畜长钵 有六种。铁钵。黑钵。赤钵。苏摩国钵。鸟伽罗国钵。忧伽赊国钵。大要有二。铁钵泥钵。大者三斗。小者一斗半。此是钵量。如是应持应净施。

  不净施 净施不净施相对八门。如长衣戒不异也。

  齐十日 时阿难得贵价钵欲奉迦叶。以常用故十日当还。恐犯舍堕以事白佛。便开制至于十日。

  过者尼萨耆波逸提 尼同犯。辨相开通如长衣戒。

  二十二非分乞钵戒 佛在舍卫国。跋难陀钵破。求多钵畜。居士计会乃知多受便讥嫌言。受取无厌。比丘以过白佛。因诃制戒。

  若比丘畜钵减五缀不漏 相去两指间一缀也。

  更求新钵为好故 若满五缀不漏更求新者吉罗。

  尼萨耆 是中舍者。于此住处僧中舍钵。已单白受忏便说罪名种相。责心生厌离。钵若好者应夺留置取最下不如者与之。便作单白以钵次第向上座易之。持上座钵与次座。若与彼比丘。如是展转乃至下座也。

  波逸提 比丘尼同犯。

  彼比丘应往僧中舍展转取最下钵与之令持乃至破应持此是时 僧以下钵白二与彼。应守护。不得着瓦石落处倚杖刀下。著悬物下道中石上果树下及不平地。不得着户牖内户扉下若床下床角。除暂著。不得着两床间。及立荡钵。乃至足令破。彼不应故坏故失。非钵用者吉罗。不犯者。若五缀漏若减漏求新者。若从亲索。若从出家人索。若为他他为己不求而得。若施次得。若自有价买畜者皆不犯。

  二十三乞缕使非亲织师戒 佛在舍卫国。跋难陀缝僧伽梨。乞线。遂多持线使织。自作繀看织。居士讥嫌。比丘举过。诃制此戒。

  若比丘自乞缕线 彼在处处乞缕线者。十种衣缕。

  使非亲里织师织作衣 若织师与线者俱亲里不犯。与线者非亲吉罗。看织自织作繀吉罗也。

  尼萨耆波逸提 比丘尼同犯。不犯者。二俱亲里若自织作钵囊革屣囊针毡禅带腰带帽袜摄热巾裹革屣巾者得也。

  二十四劝织师增缕戒 佛在舍卫国。居士出线与织师。为跋难陀作衣。彼后至家择取好线与织师织。又许与价。居士讥嫌。比丘举过。佛因诃制。

  若比丘居士居士妇使织师为比丘织作衣彼比丘先不受自恣请 若居士与比丘贵价衣。听少欲知足索不如者随意也。

  便往织师所语言此衣为我作与我极好织令广大坚致我当多少与汝价是比丘与价乃至一食直若得衣者尼萨耆波逸提 若求衣不得突吉罗。尼同犯。不犯者。减少求。从亲里索。出家人索。他为己者是也。

  二十五夺比丘衣戒 佛在舍卫国。难陀弟子善能劝化。跋难陀意欲共游行。便先与衣。余比丘言。彼痴不知诵戒说戒布萨羯磨。后去不随。彼即夺衣。比丘诃举。佛因制戒。

  若比丘先与比丘衣后嗔恚若自夺若教人夺还我衣来不与汝 若嗔自夺及教人夺而藏者犯。夺未藏者吉罗。若著树上架上床上及余著处离处犯堕。取不离处者吉罗。

  彼若还衣若取衣者尼萨耆波逸提 尼同僧犯。不犯者。不嗔恚言。我悔不与汝。还我衣来。彼知心悔可即还衣。若余人言。此比丘欲悔还他衣。若借他衣着。无道理还夺不犯。恐失恐坏。若彼人破戒破见破威仪。若被举灭摈应摈。若为此事命梵难。一切夺取不藏举者皆不犯。

  二十六畜七日药过限戒 佛在舍卫。比丘秋月风病动形枯生疮。佛言。有酥油生酥蜜脂。听有病缘时非时服。佛在罗阅只。毕陵伽徒众大畜流漫。道俗讥责。白佛诃制。

  若比丘有病 谓医教服尔所种药。

  残药酥油生酥蜜石蜜齐七日得服 八门句义如前衣戒。

  若过七日服者尼萨耆 此应舍乐与僧已。白治罪竟还彼药。法至第七日舍与比丘。彼应取食。若过七日酥油涂户向。蜜石蜜与守园人。减七日者白二还之。比丘当取涂脚然灯用。

  波逸提 比丘尼同犯。不犯者。如上舍用等差别也。

  二十七过前求雨衣过前用戒 佛在舍卫。毗舍佉母请佛及僧。婢白时到。见诸比丘裸浴。因发八愿。为佛所赞。六群常求。比丘举过。佛因制戒。

  若比丘春残一月在当求雨浴衣 雨衣者。比丘用雨中浴衣有十种。彼应三月十六日求也。

  半月应用浴 四月一日应用。

  若比丘过一月前求雨浴衣 三月十六日前求雨衣。

  过半月前用浴 谓四月一日前用也。

  尼萨耆波逸提 比丘尼吉罗。不犯者。若舍作余用。若著而浴。若浣若举者是不犯。

  二十八过前受急施衣过后畜戒 佛在毗兰若。听受夏衣。六群常乞衣常受衣。跋难陀异处安居异处受衣。佛在舍卫。安居中大臣为安居施。佛因开而制戒。

  若比丘十日未竟夏三月 谓七月六日已后十五日已前是也。

  诸比丘得急施衣 若受便得不受便失。故名急也。衣者有十种。

  比丘知是急施衣当受受已乃至衣时应畜 衣时者。自恣竟不受迦絺那衣。一月受衣五月。若自恣十日在。得急施衣。受已至一月五月畜。乃至明日自恣应受。一月五月外更增九日也。

  若过畜者尼萨耆波逸提 谓急施衣若过前若过后并犯堕。比丘尼同犯。不犯者。不过前不过后不犯。若夺衣失衣过前取不犯。若寄衣比丘远行。水陆道断过后不犯。

  二十九兰若有疑离衣过限戒 佛在舍卫。比丘兰若处为贼所打。并夺什物。佛令留一一衣置村舍内。六群寄衣游行。同徒举过。佛困制戒。

  若比丘夏三月竟后迦提一月满 谓八月半后。

  在阿兰若 去村五百弓。遮摩罗国弓长四肘。用中肘量也。

  若有疑 疑有贼盗。

  恐惧处 中有恐怖贼盗。

  比丘在如是处住三衣中欲留一一衣置村舍内 村者聚也。

  诸比丘有因缘离衣宿乃至六夜 若彼有缘离衣宿第七夜。明相未出前。若舍若捉衣。若至掷石所及处。反上成犯。

  若过者尼萨耆波逸提 开缘如前离衣戒。

  三十回僧物戒 佛在舍卫。居士饭僧施衣。跋难陀闻语言。施僧者多。今可施我。居士后见长老比丘威仪具足便即悔叹。比丘举过。佛因制戒。

  若比丘知 不知非犯。

  是僧物 有三种。僧物者。已许僧。为僧者。为僧故作未许僧。已与僧者。已许僧已舍与。僧物者。下至饮水器也。

  自求入己者 若许僧转与塔。若许四方僧转与现在僧。若僧尼若异处。若反上交互若疑想。并突吉罗。

  尼萨耆波逸提 不犯者。若不知若作不许想。若许少劝令多。许少人劝与多人劝与好物。若言戏若错说者并不犯。

  诸大德我已说三十尼萨耆波逸提法今问诸大德是中清净不 三说。

  诸大德是中清净默然故是事如是持。

  四分律比丘含注戒本(上)

  四分律比丘含注戒本(中)

  诸大德是九十波逸提法半月半月说戒经中来。

  初故妄语戒 佛在释翅瘦。释子象力善能谈论。与外道论议不如。时便反前语。若僧中问复违反语。梵志讥无正法。比丘举过白佛。因制此戒。

  若比丘知 谓见闻触知及不见知八种。见者眼识能见乃至意识能知。不见者除眼识余五识是。如是类反也。

  而妄语者 若境界是见闻触知。若想若疑便言不见闻触知。波逸提。乃至不见闻等亦类上也。若本作妄语念。及妄时不忆是妄语者。吉罗。若前后不忆。正妄语时知者。波逸提。若所见异所忍异所欲异所触异所想异所心异。如此诸事皆是妄语。说戒时乃至三问忆念罪不说突吉罗。

  波逸提 若说不了吉罗。尼同犯。三众吉罗。不犯者。不见言不见。乃至知言知等八种。若意有见想便说者不犯。

  二行骂戒 佛在舍卫。六群于断事人前种类骂彼。忘失前后惭愧不语。比丘以过白佛。便引牯牛以譬。畜生得毁不堪进力等。便制此戒。

  若比丘种类 有多种卑。姓家生行业亦卑。伎术工巧亦卑。或言汝犯过。或言多结使。或言盲瞎等语也。

  毁呰语者 如上六种骂余比丘。若面骂喻骂自比骂者堕。说不了突吉罗。

  波逸提 若说善法而面骂者。言汝是阿兰若。乃至坐禅。若喻骂者言。汝似坐禅也。若自比骂者。言我非也。说了不了并吉罗。尼堕。三众吉罗。不犯者。相利故说。为法为律为教授故。为亲厚故。或戏或失口或错误者是。

  三两舌语戒 佛在舍卫。六群传他彼此语。令众斗诤不能除灭。比丘以过白佛。便引野干斗乱二兽。况复于人。便诃责已而制此戒。

  若比丘两舌语 语谓斗乱十众欲离彼此等也。

  波逸提 不犯者。破恶知识恶伴党。和尚同师知识亲友数数语者。无义无利。欲方便作无利义。破如是人者不犯。

  四共人女宿戒 佛在舍卫。阿那律行寄淫女舍宿。女裸身来娆。尊者升空。彼惭愧忏悔。说法得道。比丘举过。佛便诃制此戒也。

  若比丘与妇女 人女有知命根不断。

  同室 四周墙障上有复也。或前敞无壁。或虽复而不遍。或复遍而有开处也。

  宿者 若前后至或俱至。若亚若卧。随胁着地随转侧并犯也。

  波逸提 若非人女畜生女黄门若二根人同宿吉罗。昼日女立比丘卧者吉罗。不犯者。不知彼室内有女。若室无复。若半障少障。若尽障若半复障。作句准上。若病卧被缚命梵难等并开。

  五共未受具人宿过限戒 佛在旷野城。六群共长者讲堂宿。时乱心睡形露。为彼调弄。白佛因制。佛在拘睒弥。便开二三宿重结此戒也。

  若比丘与未受大戒人 除比丘比丘尼余未受大戒人是也。

  共宿 同室宿如前说。

  过二宿至三宿 若共二宿若三宿。明相未出应起避去。至第四宿。若自去。若使未受者去。

  波逸提 若与非人畜生男共过三宿。一切突吉罗。开缘并同前戒。

  六共未受具同诵戒 佛在旷野城。六群比丘与诸长者讲堂诵经。语声高大乱坐禅者。比丘举过白佛。因制此戒。

  若比丘与未受大戒人 如上。

  共诵 谓诵句义。句味字义也。非句义亦尔。言句义者。同诵不前不后也。非句义者。如一人说诸恶莫作。未竟第一人抄同。句味者眼无常等非句味者抄前也。字义者同诵阿字也。非字义者抄前阿字也。

  法者 谓佛声闻仙人诸天所说正法。

  波逸提 若共诵一说二三说。若口授书授。若不了了及非人畜生并突吉罗。若师不教言我说竟汝可说。师吉罗。不犯者。我说竟汝说。一人诵竟一人书。若同业同诵。或戏笑语独语错说彼此。皆不犯也。

  七说粗罪戒。佛在罗阅城。有波利婆沙摩那埵比丘在下行坐。六群比丘以所犯事向白衣说之。有过者及余比丘皆惭。比丘举过。佛故诃制。

  若比丘知他 不知者开。

  有粗恶罪 四波罗夷僧伽婆尸沙也。

  向未受大戒人说除僧羯磨波逸提 除粗罪以余罪说者。自说粗罪。余人罪。一切吉罗。不犯者。若不知。若众曾差。若非粗想。若白衣先已闻者不犯。

  八实得道向白衣说戒 佛在毗舍离。以前大妄语缘。集僧诃责已便制此戒。

  若比丘向未受大戒人说过人法言我见是我知是实者波逸提 并如上初篇。若言业报若戏错并不犯。

  九独与女人说法戒 佛在舍卫。迦留陀夷在姑前。与儿妇耳语说法。因姑讥问。比丘举过。佛因制断。后开五六语及有智男过限说等。

  若比丘与女人 如上。

  说法过五 色受想行识无我也。

  六语 眼耳鼻舌身意无常也。

  除有智男子 解粗恶不粗恶事也。

  波逸提 若说不了吉罗。若向非人畜生说过亦尔。不犯者。若五六语有智男前过说。若无有智男前问应答广说。若授优婆夷五戒。乃至说五戒法与受八关斋。说八关斋法八圣道十不善法。女人问义不解广说。并得。

  十掘地戒 佛在旷野城。六群为佛修治讲堂。周匝自掘地。长者讥嫌。不知正法断他命根。白佛因制。后教人治讲堂。言掘是置是。长者重讥。比丘举过。佛重制戒。

  若比丘自手掘 若用锄镢椎打。乃至指爪掏伤。打杙入地。地上然火。及有地想。

  地 若未掘若已掘地。若四月被雨渍还如本。

  若教人掘者 若不教言看是知是突吉罗也。

  波逸提 下二众吉罗。下篇同此。不犯者。若语言知是看是。若曳材木若扶篱正。若反砖石取牛屎。取崩岸土若鼠壤土。除经行处土及屋内土。若来往经行扫地。不故掘一切不犯。

  十一坏生种戒 佛在旷野城。集僧告言。有一比丘修治屋舍。而自斫树。非沙门法。诃责制戒。

  若比丘坏 若斫截堕落。并名为坏也。

  鬼神 非人是也。

  村 一切草木是鬼畜所依。村有五种。根种枝种节种复罗种子子种。

  波逸提 若生主想。自断教他断。自炒煮若教人并堕。生疑者吉罗。草木七种色。自坏教他坏者堕。生疑及想吉罗。若钉杙著生草树上。若以火等并堕。若断多分生草木者堕。断半干生者。及不言知是看是一切吉罗。不犯者。若言看是知是。若断干枯草木。若于生草木上曳材曳竹。正篱障拨堑石取牛屎。若生草复道以仗遮开。若以瓦石拄之而断伤草木。若除经行地土。若扫经行地。若以杖筑地而误拨生草断者无犯。

  十二余语恼触戒 佛在拘睒毗国。阐陀比丘犯罪。余比丘问。以余事答。以过白佛。便诃已作余语白。后便恼僧。唤来不来。乃至不应语而语。以过白佛。诃已作触恼白。因此故制也。

  若比丘妄作余语 僧未白前作余语者。汝向谁说。为说何事。为论何理。为我说为余人说。我不见此罪者。一切吉罗。若作白已如是语者犯堕也。

  恼他者 如前缘中乃至不应语而语。一切吉罗白已作者波逸提也。

  波逸提 若上座唤不来吉罗。不犯者。重听不解。前语有参错。汝向谁说。乃至我不见此罪。若作非法无利益羯磨。不与和合。唤来不来。若为作非法羯磨。若不欲知教言莫来便来。若一坐食若不作余食法食。若病唤起不起。命梵等难教莫起便起。若恶心问不与说。若作非法事便诃语者。若小语若错说。一切不犯。

  十三嫌骂知事戒 佛在罗阅城。沓婆摩比丘僧差知事。慈地比丘齐眼见处讥嫌之。以过白佛。便诃制戒。后便于闻处骂。以过重白佛。便乘前重制。

  若比丘嫌 谓面见不闻处言有爱恚怖痴也。

  骂 背面耳闻于不见处而设骂也。

  波逸提 若不受上座教嫌骂吉罗。不犯者。实有事。恐后悔恨。语令如法发露。便言有爱等。若戏错说者。并不犯。

  十四露地敷僧物戒 佛在舍卫。长者请僧。十七群比丘取僧坐具露敷经行。望食时到不收往食。为风尘坌虫鸟坏污。以过白佛。诃已制戒。

  若比丘取僧 众僧物为僧属僧三种也。

  绳床 有五种。旋脚直脚曲脚入梐无脚。

  木床 亦如上说。

  若卧具 或用坐或用卧。

  坐褥 拟常用坐。

  露地敷若教人敷舍去不自举不教人举波逸提 彼以僧物付知事云。我今付授汝守护看。若都无人当举屏处。若无屏处必知无坏。当持粗者复好者上。若即时还便应去。随雨中疾及时还者应往也。彼次第作如是方便应去。若不作者初出门堕。若方便还悔一切吉罗。若二人同坐下座应收。不者犯二罪。上座犯一堕。若俱不收二俱堕。余床踞床机等不收。及卧具表里一切吉罗。若露敷僧物而入房思惟吉罗。不犯者。僧物露敷去时。语旧住人摩摩帝经营人令知。如上方便一切不犯。

  十五复处敷僧物戒 佛在舍卫。客比丘在边房敷卧具宿。不语便去。卧具烂坏虫啮色变。见过白佛。因制此戒。

  若比丘僧房中敷僧卧具 谓绳床木床卧褥坐具枕地敷下至卧毡。

  若自敷若教人敷若坐若卧去时不自举不教人举 彼应语旧住比丘言。与我牢举。若无人不畏失。当移床离壁高榰床脚。持枕褥卧具置里。以余粗者重复。若恐坏败。取卧具等置衣架上。竖床而去。若不如是出界堕罪。欲去还悔吉罗。若即还不久听二宿在界外。第三宿明相未出不自往。不遣使掌护者。犯堕。

  波逸提 不犯中。如上方便已在界外水陆道断。命梵等缘者开。

  十六强敷坐戒 佛在舍卫。六群十七群同道行。至无住处十七群自求住处。彼六群知求得宿处。强在中间敷卧具宿。比丘以过白佛。因制此戒。

  若比丘知 不知者开。

  先比丘住处后来强于中间 若头边若脚边若两胁边。

  敷卧具 草敷叶敷。下至地敷卧毡。

  止宿念言彼若嫌迮者自当避我去作如是因缘非余非威仪波逸提 谓随转侧胁着床结堕。不犯者。先不知若语已住。先与开间。若间宽广不相妨阂。若亲旧人教言。但敷我自语主。若倒地若病转侧堕上。若力势所持若被系闭。命梵二难并不犯。

  十七牵他出房戒 佛在舍卫。六群十七群同道行。至小住处十七群于先入寺扫洒令净。六群知得好处驱起牵出。比丘以过白佛。便制此戒。

  若比丘嗔他比丘不喜僧房舍中若自牵出教他牵出 若自作教人牵。随所牵多少随出房随犯。若牵多人出一户。若牵一人出多户皆犯多堕。若一人出一户一堕。若持他物出若掷著户外。闭他户外皆突吉罗。

  波逸提 不犯者。无恚心随次出。若遣未受具出。若破戒见威仪及为举摈。因此故命梵难驱出者并开。

  十八坐脱脚床戒 佛在舍卫。比丘在重屋上住。坐脱脚床。脚脱堕比丘上。坏身出血。仰面恚骂。比丘举过。佛诃而制。

  若比丘若房 谓僧房若私房。

  若重阁上 谓立头不至上。

  脱脚绳床若木床 脱脚者脚入梐。

  若坐若卧者 随胁着床随转侧也。

  波逸提 除脱脚床已。若在独坐床或一板床俗床。一切吉罗。不犯者。若坐旋脚直脚曲脚无脚床。若床支大若脱脚床安细腰。若重屋板复刻木作华复。若厚复若板床坐。若脱床脚坐者并开。

  十九用虫水戒 佛在拘睒毗。阐陀起屋。虫水和泥教人和。长者见嫌无有正法害众生命。比丘举过。佛因制戒。

  若比丘知 不知不犯。

  水有虫若浇泥若草若教人浇者 若以草土掷虫水中。若虫酪浆清酪浆。若酢以浇泥草。一切皆堕。教人亦同。

  波逸提 不犯者。不知有虫作无虫想。若虫大以手动水令虫去。若漉水洒地若教人漉者。一切无犯。

  二十复屋过限戒 佛在拘睒毗。阐陀起房重复不止屋便摧破。居士嫌言。檀越虽与受者应知足。比丘举过。佛因制戒。

  若比丘作大房舍 多用财物。

  户扉窗牖及余庄饰具 刻镂彩画。

  指授复苫 有二种。纵复横复也。

  齐二三节若过者 彼比丘指授三节未竟。当至不见闻处。若不至不见闻处三节竟堕。

  波逸提 若互舍见闻处吉罗。不犯者。如上指授离远者开。

  二十一辄教授尼戒 佛在舍卫。大爱道尼来请教授。佛令差往。僧次般陀往彼说法。六群次往向说世论。爱道白佛。便羯磨差。而制戒也。

  若比丘僧 一说戒一羯磨。

  不差 不于僧中白二羯磨。

  教授 八不可违法律具出文。

  比丘尼者波逸提 若于说戒时。座上问答已若僧差。若随尼请彼比丘克时到。尼亦克时迎。若违俱犯吉罗。若闻来者当出半由旬迎供给所须。不者吉罗。若僧不差。非教授日与说八不违法吉罗。若不差与说法者堕。若僧病不和合众不满。应遣人礼拜问讯。尼众病等亦遣礼拜问讯。若不吉罗。比丘尼等二众吉罗。不犯者。比丘尼众如上方便已。而为水陆道断诸难不容礼拜问讯者并开。

  二十二为尼说法至暮戒 佛在舍卫。难陀僧差。教授尼已默然而住。爱道重请。说至日暮。尼出只桓城堑中宿。为俗所讥。比丘白佛。佛便诃制。

  若比丘为僧差 一教授一羯磨。

  教授 众僧中差白二羯磨。

  比丘尼乃至日暮者 彼为僧差教授尼。日未暮当还。除教授若受经若诵经若问若以余事乃至日暮。除尼若为妇女余人受经等至暮一切突吉罗也。

  波逸提 尼等吉罗。不犯者。教授尼至日未暮便休。除妇女已为余人。若船济处说法。尼自听者若与估客夜说法。若尼寺中若因人请值说便听者开。

  二十三讥诃教授者戒 佛在舍卫。尼闻教授师来出迎供给。六群生嫉云。彼无实但为食故教授尼也。比丘以过白佛。因而制戒。

  若比丘语诸比丘作如是语诸比丘为饮食故教授比丘尼者波逸提 若说不了了吉罗。比丘尼等吉罗。不犯者。其事实尔。为饮食供养故教授。为饮食故教诵经受经。若问若戏若错说者一切不犯。

  二十四与非亲尼衣戒 佛在舍卫。乞食比丘威仪具足。尼见生善而数请。比丘不受。后僧分衣。便以衣与尼。尼辄受之。彼嫌责尼数数向人说。比丘以过白佛。诃制此戒。

  若比丘与非亲里 如上解。

  比丘尼衣 十种如上。

  除贸易 以衣易衣易非衣易针易刀。若缕线下至药草一斤。

  波逸提 比丘尼等吉罗。不犯者。与亲里尼衣共相贸易。若与塔与佛与僧无犯。

  二十五为非亲尼作衣戒 佛在舍卫。迦留陀夷为作大衣。便裁作淫像。成已付尼令在众后著之。生俗讥笑。诸尼以过白佛。因制此戒。

  若比丘与非亲里比丘尼作衣者波逸提 彼比丘随刀截多少随一缝一针皆堕。若复披看牵挽熨治。以手摩扪若捉角头挽。方正安揲若安缘。若索线若续线。一切吉罗。尼等吉罗。不犯者。与亲里尼作与僧作。若为塔若借着浣染治还主者一切开。

  二十六与尼坐戒 佛在舍卫。迦留陀夷与伦兰难陀尼俱貌端正。各有欲意在门外坐。居士共嫌鸳鸯为喻。比丘闻告佛。因制戒。

  若比丘与比丘尼 一处者。一是比丘一是比丘尼。

  在屏 有二种。见屏处者。若尘雾烟云黑闇不见也。闻屏处者。乃至不闻常语声。

  障 若树若墙若篱若衣。若复以余物障。

  处坐者 若第三人盲而不聋聋而不盲。若立住者一切吉罗。

  波逸提 尼等吉罗。不犯者。若比丘有伴。若有知人有二不盲不聋不聋不盲。若行过倒地。若病若力势所持。命梵等难者并开。

  二十七与尼同行戒 佛在舍卫。六群比丘与六群尼人间游行。居士讥嫌。比丘举过。佛便诃制。

  若比丘与比丘尼期 言共至某村城国土。

  同一道行 村间有分齐行处是。

  从一村乃至一村 随分齐众多界一一堕。非村若空处行乃至十里堕。若减一村减十里多村间同一界行。及方便共期。一切突吉罗。

  除异时波逸提异时者与估客行若疑 疑有贼劫盗。

  畏怖 怖有贼劫盗。

  是谓异时 尼等吉罗。不犯者。不共期。大伴行疑恐怖处。若往彼得安隐。若力势所持。命梵等难者并开。

  二十八与尼同乘舟戒 佛在舍卫。六群比丘与六群尼同乘船上水下水。居士共嫌。比丘举过白佛。因制此戒。

  若比丘与比丘尼共期同乘一船上水下水 若入船里堕。余方便吉罗。

  除直渡波逸提 尼等吉罗。不犯者。不期若直渡彼岸。若入船船师失济上水下水。若往彼岸不得安隐。或为力势所持。命梵难缘无犯。

  二十九受尼赞食戒 佛在舍卫。有居士请舍利弗等露敷好座。伦兰难陀尼见已妄言。所请并是下贱。我若请者则调达等龙中之龙。食还具说。佛因诃制此戒。

  若比丘知 不知不犯。

  比丘尼赞叹教化 谓阿练若乞食人乃至持三衣赞偈多闻法师持律坐禅也。

  因缘得食 从旦至中得食。

  食除檀越先有意者波逸提 谓咽咽结堕。除饮食得嚫身衣灯油吉罗。尼等吉罗。不犯者。若不知若檀越先有意。若无教化想。若尼自作。若檀越令尼经营。若不故教化。而乞食与者无犯也。

  三十与女人同行戒 佛在舍卫国。妇与姑诤还毗舍离。时阿那律欲往彼国此女为伴。夫便逐得打阿那律。几断命根。比丘以事白佛。便诃制此戒。

  若比丘与妇女 如上。

  共期同一道行乃至村间波逸提 若村里一界行及尼等四众一切吉罗。不犯者。先不知不共期。须往彼得安。若力势诸难者开。

  三十一食处过受戒 佛在舍卫时。拘萨罗国有无住村。居士作住处常供一食。六群数受。居士言。我本周给一宿住者。比丘举过白佛。因而制戒。

  若比丘施一处食 在中一宿也食者乃至时食。

  无病 病者离彼村增剧者。

  比丘应一食若过受者 咽咽结堕。除食已受余[打-丁+亲]身衣灯油尽突吉罗。

  波逸提 尼同犯。不犯者。宿受病过受食。若居士请住我为沙门释子故设此食。若檀越次第请食。若儿女妹妇次第请。或今日受此人食。明日受彼人食。若道断等难者。

  三十二背请戒 佛从罗阅只人间游行。至阿那频陀国。因沙[少/(兔-、)]施粥便开食粥。因食浓粥。又因节会檀越送食。又后受请。俗讥道诃。佛因制戒。

  若比丘展转 谓是请也。有二种。若僧次请别请。

  食 饭麨干饭等。

  除余时波逸提余时者病时 不能一坐食好食令足。

  施衣时 自恣竟无迦絺那衣一月有衣五月。若复有余施食及衣也。

  是谓时 若不舍前请受后请咽咽堕。若不舍后请受前请咽咽吉罗。不犯者。病时施衣时。若一日之中有多请。自受一请余者当施与人言。长老我应往彼。今布施汝。若与非食。或不足。或无请食者。或食已更得食。或一处有前食后食皆开。

  三十三别众食戒 佛在罗阅只。提婆达多教人害佛。复教阿阇世杀父。恶名流布利养断绝。与五比丘乞食。比丘以过白佛。便诃己制戒。

  若比丘别众 若四人若过四人也。

  食 饭麨干饭等也。

  除余时波逸提余时者病时 下至脚跟劈也。

  作衣时 自恣竟无迦絺那衣一月有衣五月。乃至衣上作马齿一缝。

  施衣时 同前戒也。

  道行时 下至半由旬内有来有去。

  乘船时 下至半由旬内乘船上下者。

  大众集时 食足四人长一人为患。五人十人乃至百人长一人为患也。

  沙门施食时 在此沙门释子外诸出家者。及从外道出家者是。

  此是时 若无别众食缘当起白言。我于此别众食中无因缘。欲求出。若余人无缘亦听使出。若二人三人随意食。四人若过。应分作二部更互入食。若有别众因缘欲入寻起白言。我有别众食因缘欲求入。佛言。当随上座次入。有缘不说吉。随别众食咽咽结堕。尼同犯。不犯者。如上具列开缘。若二人三人更互食。若说有因缘去者开。

  三十四取归妇估客食过限戒 佛在舍卫。妇人将还夫家。以其办食频施比丘。经时不反。夫还别取妇。又有商客食分数施。遂为贼劫。比丘以过白佛。因制戒。

  若比丘至白衣家 有男有女。

  请比丘与[麸-夫+并]麨饭若比丘须者当二三钵受还至僧伽蓝中应分与余比丘食 若不持食还者告诸比丘。某家有归妇食。有贾客道路粮。若食者食已应出。持还者齐二三钵。若持一钵二钵来者一一示告语。乃至已持三钵来慎勿持还。

  若比丘无病 谓不能一处坐食好食竟。

  过两三钵受持还僧伽蓝中 出彼门犯堕。方便悔者吉罗。

  不分与余比丘食者 而独食者吉罗。

  波逸提 若不问归妇贾客路食。若不语余比丘吉罗。不犯者。两三钵受。若病过受。问已共分使知村处。若自送尼寺中得受。若送尼寺中得受无犯。

  三十五足食戒 佛在舍卫说一食法。五种食中令饱足。后犹憔悴。佛言听瞻病者又食病人残食。又开作余食法。有贪餮者不知食法。因制此戒。

  若比丘食竟或时受请 食者。五种之中。若食一一食。若饭麨干饭等食饱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