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大夫之丧,大宗人相,小宗人命龟,卜人作龟。

  

  内子以鞠衣,褒衣,素沙,下大夫以襢衣,其余如士。复,诸侯以褒衣,冕服,爵弁服。夫人税衣揄狄,狄税素沙,复西上。

  

  大夫不揄绞,属于池下。

  

  大夫附于士,士不附于大夫,附于大夫之昆弟。无昆弟则从其昭穆,虽王父母在亦然。妇附于其夫之所附之妃,无妃则亦从其昭穆之妃。妾附于妾祖姑,无妾祖姑则亦从其昭穆之妾。男子附于王父则配,女子附于王母则不配。公子附于公子。

  

  君薨,大子号称子,待犹君也。

  

  有三年之练冠,则以大功之麻易之。唯杖屦不易。

  

  有父母之丧,尚功衰,而附兄弟之殇,则练冠附于殇,称阳童某甫,不名神也。

  

  凡异居,始闻兄弟之丧,唯以哭对可也。其始麻,散带绖,未服麻而奔丧,及主人之未成绖也,疏者与主人皆成之,亲者终其麻带绖之日数。

  

  主妾之丧,则自祔。至于练祥,皆使其子主之。其殡,祭,不于正室。

  

  君不抚仆妾。

  

  女君死,则妾为女君之党服。摄女君,则不为先女君之党服。

  

  闻兄弟之丧,大功以上,见丧者之乡而哭。

  

  适兄弟之送丧者弗及,遇主人于道,则遂之于墓。

  

  凡主兄弟之丧,虽疏亦虞之。

  

  凡哭服未毕,有吊者则为位而哭,拜,踊。

  

  大夫之哭大夫弁绖,大夫与殡亦弁绖。

  

  大夫有私丧之葛,则于其兄弟之轻丧则弁绖。

  

  为长子杖,则其子不以杖即位。

  

  为妻,父母在,不杖不稽颡。母在,不稽颡。稽颡者,其赠也拜。

  

  违诸侯,之大夫,不反服。违大夫,之诸侯,不反服。

  

  丧冠条属,以别吉凶。三年之练冠,亦条属右缝。小功以下,左,缌冠缲缨。

  

  大功以上散带。

  

  朝服十五升去其半而缌,加灰锡也。

  

  诸侯相襚,以后路与冕服,先路与褒衣不以襚。

  

  遣车视牢具,疏布輤,四面有章,置于四隅。

  

  载粻,有子曰:“非礼也。丧奠,脯醢而已。”

  

  祭称孝子孝孙,丧称哀子哀孙。

  

  端衰,丧车,皆无等。

  

  大白冠,缁布之冠,皆不蕤。委武玄缟而后蕤。

  

  大夫冕而祭于公,弁而祭于己。士弁而祭于公,冠而祭于己。士弁而亲迎,然则士弁而祭于己可也。

  

  畅,臼以椈,杵以梧,枇以桑。长三尺,或曰五尺。毕用桑,长三尺,刊其柄与末。

  

  率带,诸侯大夫皆五采,士二采。

  

  醴者,稻醴也,瓮甒筲衡实见间,而后折入。

  

  重既虞而埋之。

  

  凡妇人,从其夫之爵位。

  

  小敛大敛启,皆辩拜。

  

  朝夕哭不帷,无柩者不帷。

  

  君若载而后吊之,则主人东面而拜,门右北面而踊,出待,反而后奠。

  

  子羔之袭也,茧衣裳与税衣纁袡为一,素端一,皮弁一,爵弁一,玄冕一。曾子曰:“不袭妇服。”

  

  为君使而死,公馆复,私馆不复。公馆者,公宫与公所为也。私馆者,自卿大夫以下之家也。

  

  公七踊,大夫五踊,妇人居间,士三踊,妇人皆居间。

  

  公袭卷衣一,玄端一,朝服一,素积一,纁裳一,爵弁二,玄冕一,褒衣一,朱绿带,申加大带于上。

  

  小敛,环绖,公大夫士一也。

  

  公视大敛,公升商祝铺席乃敛。

  

  鲁人之赠也,三玄二纁,广尺,长终幅。

  

  吊者即位于门西,东面,其介在其东南。北面西上,西于门,主孤西面,相者受命曰:“孤某使某请事。”客曰:“寡君使某,如何不淑?”相者入告,出曰:“孤某须矣!”吊者入,主人升堂西面,吊者升自西阶,东面致命曰:“寡君闻君之丧,寡君使某,如何不淑?”子拜稽颡,吊者降反位。

  

  含者执璧,将命曰:“寡君使某含。”相者入告,出曰:“孤某须矣!”含者入,升堂致命,再拜稽颡,含者坐委于殡东南,有苇席。既葬,蒲席,降出反位。宰夫朝服即丧屦,升自西阶,西面坐取璧,降自西阶以东。襚者曰:“寡君使某襚。”相者入告,出曰:“孤某须矣!”襚者执冕服,左执领,右执要,入,升堂致命曰:“寡君使某襚。”子拜稽颡,委衣于殡东,襚者降,受爵弁服于门内溜。将命,子拜稽颡如初,受皮弁服于中庭,自西阶受朝服,自堂受玄端。将命,子拜稽颡皆如初,襚者降出反位。宰夫五人,举以东,降自西阶,其举亦西面,上介赗,执圭将命曰:“寡君使某赗。”相者入告,反命曰:“孤某须矣!”陈乘黄大路于中庭,北辀,执圭将命。客使自下由路西,子拜稽颡,坐委于殡东南隅,宰举以东,凡将命,乡殡将命。子拜稽颡,西面而坐委之,宰举璧与圭,宰夫举襚,升自西阶,西面坐取之,降自西阶,赗者出,反位于门外。

  

  上客临曰:“寡君有宗庙之事,不得承事,使一介老某相执綍。”相者反命曰:“孤某须

  

  矣!”临者入门右,介者皆从之,立于其左。东上,宗人纳宾,升,受命于君,降曰:“孤敢辞吾子之辱,请吾子之复位。”客对曰:“寡君命某,毋敢视宾客,敢辞。”宗人反命曰:“孤敢固辞,吾子之辱,请吾子之复位。”客对曰:“寡君命某,毋敢视宾客,敢固辞。”宗人反命曰:“孤敢固辞,吾子之辱,请吾子之复位。”客对曰:“寡君命使臣某,毋敢视宾客,是以敢固辞。固辞不获命,敢不敬从。”客立于门西,介立于其左,东上,孤降自阼阶拜之,升哭,与客拾踊三。客出,送于门外,拜稽颡。

  

  其国有君丧,不敢受吊。

  

  外宗房中南面,小臣铺席,商祝铺绞紟衾,士盥于盘北,举迁尸于敛上。卒敛,宰告,子冯之踊,夫人东面坐冯之,兴踊。

  

  士丧有与天子同者三,其终夜燎,及乘人,专道而行。

  

  有父之丧,如未没丧而母死,其除父之丧也,服其除服,卒事,反丧服。

  

  虽诸父昆弟之丧,如当父母之丧,其除诸父昆弟之丧也,皆服其除服之服,卒事,反丧服。如三年之丧,则既顈其练祥皆行,王父死,未练祥而孙又死,犹是附于王父也。

  

  有殡,闻外丧,哭之他室。入奠,卒奠出,改服即位,如始即位之礼。

  

  大夫士将与祭于公,既视濯而父母死,则犹是与祭也。次于异宫,既祭,释服出公门外,哭而归其它如奔丧之礼。如未视濯,则使人告,告者反而后哭。如诸父昆弟姑姊妹之丧,则既宿则与祭,卒事,出公门,释服而后归,其它如奔丧之礼。如同宫,则次于异宫。

  

  曾子问曰:“卿大夫将为尸于公,受宿矣,而有齐衰内丧,则如之何?”孔子曰:“出舍乎公宫以待事,礼也。”孔子曰:“尸弁冕而出,卿大夫士皆下之,尸必式,必有前驱。”

  

  父母之丧,将祭,而昆弟死,既殡而祭,如同宫。则虽臣妾,葬而后祭。祭主人之升降散等,执事者亦散等,虽虞附亦然。

  

  自诸侯达诸士,小祥之祭,主人之酢也,哜之,众宾兄弟,则皆啐之。大祥,主人啐之,众宾兄弟皆饮之可也。

  

  凡侍祭丧者,告宾祭荐而不食。

  

  子贡问丧,子曰:“敬为上,哀次之,瘠为下。颜色称其情,戚容称其服。”“请问兄弟之丧?”子曰:“兄弟之丧则存乎书策矣。”

  

  君子不夺人之丧,亦不可夺丧也。

  

  孔子曰:“少连、大连,善居丧,三日不怠,三月不解,期悲哀,三年忧,东夷之子也。”

  

  三年之丧,言而不语,对而不问。庐垩室之中,不与人坐焉。在垩室之中,非时见乎母也,不入门。疏衰皆居垩室,不庐,庐严者也。

  

  妻视叔父母,姑姊妹视兄弟,长中下殇视成人。

  

  亲丧外除,兄弟之丧内除。

  

  视君之母与妻,比之兄弟,发诸颜色者,亦不饮食也。

  

  免丧之外,行于道路,见似目瞿,闻名心瞿,吊死而问疾,颜色戚容,必有以异于人也。如此而后可以服三年之丧,其余则直道而行之是也。

  

  祥,主人之除也,于夕为期,朝服,祥因其故服。

  

  子游曰:“既祥,虽不当缟者必缟,然后反服。”

  

  当袒,大夫至,虽当踊,绝踊而拜之,反改成踊,乃袭。于士,既事成踊,袭而后拜之,不改成踊。

  

  上大夫之虞也少牢,卒哭成事附皆大牢。下大夫之虞也犆牲,卒哭成事附皆少牢。

  

  祝称卜葬虞,子孙曰哀,夫曰乃,兄弟曰某,卜葬其兄弟曰伯子某。

  

  古者贵贱皆杖。叔孙武叔朝,见轮人以其杖关毂而輠轮者,于是有爵而后杖也。

  

  凿巾以饭,公羊贾为之也。

  

  冒者何也?所以揜形也,自袭以至小敛,不设冒则形,是以袭而后设冒也。

  

  或问于曾子曰:“夫既遣而包其余,犹既食而裹其余与?君子既食则裹其余乎?”曾子

  

  曰:“吾子不见大飨乎?夫大飨既飨,卷三牲之俎,归于宾馆,父母而宾客之,所以为哀也。子不见大飨乎?”

  

  非为人丧,问与?赐与?

  

  三年之丧,以其丧拜。非三年之丧,以吉拜。三年之丧,如或遗之酒肉,则受之,必三辞,主人衰绖而受之。如君命,则不敢辞,受而荐之。丧者不遗人,人遗之,虽酒肉受也。从父昆弟以下,既卒哭,遗人可也。

  

  县子曰:“三年之丧如斩,期之丧如剡。”

  

  期之丧,十一月而练,十三月而祥,十五月而禫。

  

  三年之丧,虽功衰不吊,自诸侯达诸士。如有服而将往哭之,则服其服而往。练则吊,既葬,大功吊,哭而退,不听事焉。期之丧未葬,吊于乡人,哭而退,不听事焉。功衰吊,待事不执事。小功缌,执事不与于礼。

  

  相趋也,出宫而退;相揖也,哀次而退;相问也,既封而退;相见也,反哭而退;朋友,虞附而退。

  

  吊非从主人也,四十者执綍,乡人,五十者从反哭,四十者待盈坎。

  

  丧食虽恶,必充饥,饥而废事,非礼也,饱而忘哀,亦非礼也。视不明,听不聪,行不正,不知哀,君子病之。故有疾,饮酒食肉。五十不致毁,六十不毁,七十饮酒食肉,皆为疑死。

  

  有服,人召之食,不往。大功以下,既葬适人,人食之,其党也食之,非其党弗食也。功衰食菜果,饮水浆,无盐酪,不能食食,盐酪可也。孔子曰:“身有疡则浴,首有创则沐,病则饮酒食肉。毁瘠为病,君子弗为也。毁而死,君子谓之无子。”

  

  非从柩与反哭,无免于堩。

  

  凡丧,小功以上,非虞附练祥,无沐浴。

  

  疏衰之丧,既葬,人请见之则见,不请见人。小功请见人可也,大功不以执挚。唯父母之丧,不辟涕泣而见人。

  

  三年之丧,祥而从政。期之丧,卒哭而从政。九月之丧,既葬而从政。小功缌之丧,既殡而从政。

  

  曾申问于曾子曰:“哭父母有常声乎?”曰:“中路婴儿失其母焉,何常声之有?”

  

  卒哭而讳,王父母、兄弟、世父、叔父、姑姊妹、子与父同讳。母之讳,宫中讳。妻之讳,不举诸其侧,与从祖昆弟同名则讳。

  

  以丧冠者,虽三年之丧可也。既冠于次,入哭踊三者三,乃出。

  

  大功之末,可以冠子,可以嫁子。父小功之末,可以冠子,所以嫁子,可以取妇。己虽小功,既卒哭,可以冠,取妻。下殇之小,功则不可。

  

  凡弁绖,其衰侈袂。

  

  父有服,宫中子不与于乐。母有服,声闻焉不举乐。妻有服,不举乐于其侧。大功将至,辟琴瑟。小功至,不绝乐。

  

  姑姊妹,其夫死,而夫党无兄弟,使夫之族人主丧。妻之党,虽亲弗主,夫若无族矣,则前后家,东西家,无有,则里尹主之。或曰:主之而附于夫之党。

  

  麻者不绅,执玉不麻,麻不加于采。

  

  国禁哭则止,朝夕之奠即位,自因也。

  

  童子哭不偯,不踊,不杖,不菲,不庐。

  

  孔子曰:“伯母叔母疏衰,踊不绝地。姑姊妹之大功,踊绝于地。如知此者,由文矣哉!由文矣哉!”

  

  世柳之母死,相者由左。世柳死,其徒由右相。由右相,世柳之徒为之也。

  

  天子饭九贝,诸侯七,大夫五,士三。士三月而葬,是月也卒哭。大夫三月而葬,五月而卒哭。诸侯五月而葬,七月而卒哭。士三虞,大夫五,诸侯七。

  

  诸侯使人吊,其次含襚赗临,皆同日而毕事者也。其次如此也。

  

  卿大夫疾,君问之无筭。士壹问之。君于卿大夫,比葬不食肉,比卒哭不举乐,为士比殡不举乐。

  

  升正柩,诸侯执綍五百人,四綍,皆衔枚。司马执铎,左八人,右八人。匠人执羽葆御柩。大夫之丧,其升正柩也,执引者三百人,执铎者左右各四人,御柩以茅。

  

  孔子曰:“管仲镂簋而朱纮,旅树而反坫,山节而藻梲,贤大夫也,而难为上也。晏平仲祀其先人,豚肩不揜豆,贤大夫也,而难为下也。君子上不僭上,下不偪下。”

  

  妇人非三年之丧,不踰封而吊。如三年之丧,则君夫人归,夫人其归也,以诸侯之吊礼。其待之也,若待诸侯然。夫人至,入自闱门,升自侧阶。君在阼,其它如奔丧礼然。

  

  嫂不抚叔,叔不抚嫂。

  

  君子有三患:未之闻,患弗得闻也;既闻之,患弗得学也;既学之,患弗能行也。君子有五耻:居其位,无其言,君子耻之;有其言,无其行,君子耻之;既得之而又失之,君子耻之;地有余而民不足,君子耻之;众寡均而倍焉,君子耻之。

  

  孔子曰:“凶年则乘驽马,祀以下牲。”

  

  恤由之丧,哀公使孺悲之孔子,学士丧礼。士丧礼于是乎书。

  

  子贡观于蜡,孔子曰:“赐也乐乎?”对曰:“一国之人皆若狂,赐未知其乐也。”子曰:“百日之蜡,一日之泽,非尔所知也。张而不弛,文武弗能也。弛而不张,文武弗为也。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

  

  孟献之曰:“正月日至,可以有事于上帝。七月日至,可以有事于祖。”七月而禘,献子为之也。

  

  夫人之不命于天子,自鲁昭公始也。

  

  外宗为君夫人,犹内宗也。

  

  厩焚,孔子拜乡人,为火来者,拜之,士壹,大夫再,亦相吊之道也。

  

  孔子曰:“管仲遇盗,取二人焉,上以为公臣,曰:‘其所与游辟也,可人也。’管仲死,桓公使为之服。官于大夫者之为之服也,自管仲始也,有君命焉尔也。”

  

  过而举君之讳则起,与君之讳同则称字。

  

  内乱不与焉,外患弗辟也。

  

  赞大行曰:“圭,公九寸,侯、伯七寸,子、男五寸,博三寸,厚半寸,剡上左右各寸半。玉也,藻三采六等。”

  

  哀公问子羔曰:“子之食奚当?”对曰:“文公之下执事也。”

  

  成庙则衅之,其礼,祝宗人,宰夫,雍人,皆爵弁纯衣。雍人拭羊,宗人视之,宰夫北面于碑南,东上,雍人举羊升屋,自中。中屋南面,刲羊血流于前,乃降。门,夹室皆用鸡,先门而后夹室,其衈皆于屋下。割鸡,门,当门,夹室,中室,有司皆乡室而立。门,则有司当门北面。既事,宗人告事毕,乃皆退,反命于君曰:“衅某庙事毕。”反命于寝,君南乡于门内,朝服,既反命,乃退。路寝成,则考之而不衅。衅屋者,交神明之道也。凡宗庙之器,其名者成则衅之以豭豚。

  

  诸侯出夫人,夫人比至于其国,以夫人之礼行,至,以夫人入。使者将命曰:“寡君不敏,不能从而事社稷宗庙,使使臣某敢告于执事。”主人对曰:“寡君固前辞不教矣,寡君敢不敬须以俟命。”有司官陈器皿,主人有司亦官受之。妻出,夫使人致之曰:“某不敏,不能从而共粢盛,使某也敢告于侍者。”主人对曰:“某之子不肖,不敢辟诛,敢不敬须以俟命?”使者退,主人拜送之。如舅在则称舅,舅没则称兄,无兄则称夫。主人之辞曰:“某之子不肖。”如姑姊妹亦皆称之。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5:3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