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象》曰:涣其群元吉,光大也。

  虞翻曰:谓三已变成离,故四“光大也”。

 

  九五:涣汗其大号。

  《九家易》曰:谓五建二,为诸侯使下君国,故宣布号令。百姓被泽,若汗之出身,不还反也。此本否卦。体乾为首,来下处二,成坎水,汗之象也;阳称大,故曰“涣汗其大号”也。

 

  涣王居,无咎。

  荀爽曰:布其德教,王居其所,故“无咎”矣。《象》曰:王居无咎,正位也。

  虞翻曰:五为王。艮为居,正位居五,四阴顺命。故“王居无咎,正位也”。

 

  上九:涣其血,去逖,出,无咎。

  虞翻曰:应在三。坎为血,为逖。逖,忧也。二变为观,坎象不见。故“其血去逖,出,无咎。”

 

  《象》曰:涣其血,远害也。

  虞翻曰:乾为远,坤为害,体遁上,故“远害”也。

 

  《序卦》曰:物不可以终离,故受之以节。

  崔觐曰:离散之道,不可终行,当以节止之。故言物不可以终离,受之以节。

 

  (兑下坎上)。节:亨,

  虞翻曰:泰三之五,天地交也。五当位以节,中正以通,故“节亨”也。

 

  苦节不可贞。

  虞翻曰:谓上也,应在三。三变成离,火炎上作,苦位在火上,故“苦节”。虽得位乘阳,故“不可贞”也。

 

  《彖》曰:节亨,刚柔分而刚得中,

  卢氏曰:此本泰卦。分乾九三升坤五,分坤六五下处乾三,是“刚柔分而刚得中”也苦节不可贞,其道穷也。

  虞翻曰:位极于上,乘阳,故“穷”也。

 

  说以行险,

  虞翻曰:兑说,坎险,震为行,故“说以行险”也。

 

  当位以节,中正以通,

  虞翻曰:中正谓五。坎为通也。

 

  天地节而四时成。

  虞翻曰:泰乾天,坤地;震春,兑秋。坎冬。三动,离为夏。故“天地节而四时成”也。

 

  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

  虞翻曰:艮手称制。坤数十,数度。坤又为害,为民,为财。二动体剥,剥为伤。三出复位,成既济定,坤剥不见。故“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

 

  《象》曰:泽上有水,节。

  侯果曰:泽上有水,以隄防为节。

 

  君子以制数度,议德行。

  虞翻曰:君子,泰乾也。艮止为制,坤为度,震为议,为行,乾为德,故“以制数度,议德行。”乾三之五,为“制数度”。坤五之乾,为“议德行”也。

 

  初九:不出户庭,无咎。

  虞翻曰:泰坤为户,艮为庭,震为出;初得位应四,故“不出户庭,无咎”矣。

 

  《象》曰:不出户庭,知通塞也。

  虞翻曰:坎为通,二变坤土壅初为塞。崔觐曰:为节之始,有应所四。四为坎险,不通之象。以节崇塞,虽不通,可谓知通塞矣。户庭,室庭也。慎密守节,故“不出”焉,而无咎也。

  案:初九应四。四互坎艮。艮为门阙。四居艮中,是为内户,户庭之象也。

 

  九二:不出门庭,凶。

  虞翻曰:变而之坤,艮为门庭。二失位不变,出门应五,则凶。故“言不出门庭,凶”矣。

 

  《象》曰:不出门庭凶,失时极也。

  虞翻曰:极,中也。未变之正,失时极矣。

 

  六三:不节若,则嗟若,无咎。

  虞翻曰:三,节家君子也。失位,故节若。嗟,哀号声。震为音声,为出。三动得正,而体离坎,涕流出目,故“则嗟若”。得位乘二,故“无咎”也。

 

  《象》曰:不节之嗟,又谁咎也。

  王弼曰:若,辞也。以阴处阳,以柔乘刚,违节之道,以至哀嗟。自己所至,无所怨咎,故曰“又谁咎”矣。

 

  六四:安节,亨。

  虞翻曰:二已变,艮止坤安。得正承五,有应于初,故“安节亨”。

 

  《象》曰:安节之亨,承上道也。

  《九家易》曰:言四得正奉五,上通于君,故曰“承上道也”。

 

  九五:甘节,吉。往有尚。

  虞翻曰:得正居中,坎为美,故“甘节吉”。往谓二。二失正,变往应五,故“往有尚”也。

 

  《象》曰:甘节之吉,居位中也。

  虞翻曰:艮为居,五为中,故“居位中也”。

 

  上六:苦节,贞凶,悔亡。

  虞翻曰:二三变,有两离,火炎上作苦,故“苦节”。乘阳,故“贞凶”。得位,故“悔亡”。干宝曰:《彖》称苦节不可贞,在此爻也。禀险伏之教,怀贪狠之志,以苦节之性,而遇甘节之主,必受其诛,华士、少正卯之爻也。故曰“贞凶”。苦节既凶,甘节志得,故曰“悔亡”。

 

  《象》曰:苦节贞凶,其道穷也。

  荀爽曰:乘阳于上,无应于下,故“其道穷也”。

 

  《序卦》曰:节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

  崔觐曰: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则人信之,故言节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也。

 

  (兑下巽上)。中孚:

  虞翻曰:讼四之初也。坎孚象在中,谓二也,故称“中孚”。此当从四阳二阴之例。遁阴未及三,而大壮阳已至四,故从讼来。二在讼时,体离为鹤。在坎阴中,有“鸣鹤在阴”之义也。

 

  豚鱼吉。

  案:坎为豕。讼四降初折坎,称“豚”。初阴升四,体巽为鱼。中,二。孚,信也。谓二变应五,化坤成邦,故“信及豚鱼”,吉矣。虞氏以三至上体遯,便以豚鱼为遁鱼,虽生曲象之异见,乃失化邦之中信也。

 

  利涉大川。

  虞翻曰:坎为大川。谓二已化邦,三利出涉坎。得正,体涣。涣,舟楫象。故“利涉大川,乘木舟虚也”。

 

  利贞。

  虞翻曰:谓二利之正,而应五也。中孚以利贞,乃应于天也。

 

  《彖》曰:中孚,柔在内而刚得中,说而巽孚,

  王肃曰:三、四在内,二、五得中,兑说而巽顺,故“孚”也。

 

  乃化邦也。

  虞翻曰:二化应五成坤,坤为邦,故“化邦”也。

 

  豚鱼吉:信及豚鱼也。

  荀爽曰:豚鱼,谓四、三也。艮为山陆,豚所处。三为兑泽,鱼所在。豚者卑贱,鱼者幽隐,中信之道,皆及之矣。

 

  利涉大川,乘木舟虚也。

  王肃曰:中孚之象,外实内虚,有似可乘,虚木之舟也。

 

  中孚以利贞,乃应乎天也。

  虞翻曰:讼乾为天,二动应乾,故“乃应乎天也”。

 

  《象》曰:泽上有风,中孚。

  崔觐曰:流风令于上,布泽惠于下,中孚之象也。

 

  君子以议狱缓死。

  虞翻曰:君子,谓乾也。讼坎为狱;震为议,为缓;坤为死。乾四之初,则二出坎狱。兑说震喜,坎狱不见,故“议狱缓死”也。

 

  初九:虞吉,有它不燕。

  荀爽曰:虞,安也。初应于四,宜自安虞;无意于四,则吉。故曰“虞吉”也。四者承五,有它意于四,则不安,故曰“有它不燕”也。

 

  《象》曰:初九虞吉,志未变也。

  荀爽曰:初位潜藏,未得变而应四也。

 

  九二: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

  虞翻曰:靡,共也。震为鸣;讼离为鹤,坎为阴夜,鹤知夜半。故“鸣鹤在阴”。二动成坤,体益。五艮为子,震巽同声者相应,故“其子和之”。坤为身故称“我”。吾,谓五也。离为爵,爵,位也。坤为邦国,五在艮,阍寺庭阙之象。故称“好爵”。五利二变,之正应坎,故“吾与尔靡之”矣。

 

  《象》曰:其子和之,中心愿也。

  虞翻曰:坎为心,动得正应五,故“中心愿也”。

 

  六三:得敌,或鼓或罢,或泣或歌。

  荀爽曰:三四俱阴,故称“得“也。四得位,有位。故鼓而歌。三失位,无实。故罢而泣之也。

 

  《象》曰:或鼓或罢,位不当也。

  王弼曰:三四俱阴,金木异性,敌之谓也。以阴居阳,自强而进,进而碍敌。故‘或鼓“也。四履正位,非三敌所克,故“或罢”也。不胜而退,惧见侵陵,故“或泣”也。四履谦巽,不报仇敌,故“或歌”也。歌泣无恒,位不当也。

 

  六四:月几望,马匹亡,无咎。

  虞翻曰:讼坎为月,离为日。兑西震东。月在兑二,离为震三,日月象对。故“月几望”。乾坎两马匹,初四易位,震为奔走,体遁山中,乾坎不见,故“马匹亡”。初四易位,故“无咎”矣。

 

  《象》曰:马匹亡,绝类上也。

  虞翻曰:讼初之四,体与上绝,故“绝类上”也。

 

  

九五:有孚挛如,无咎。

  虞翻曰:孚,信也。谓二在坎为孚,巽绳艮手,故“挛”。二使化为邦,得正应已,故“无咎”也。

 

  《象》曰:有孚挛如,位正当也。

  案:以是成五,有信。挛二使变已,是“位正当也”。

 

  上九:翰音登于天,贞凶。

  虞翻曰:巽为鸡,应在震,震为音。翰,高也。巽为高,乾为天。故“翰音登于天”。失位,故“贞凶”。《礼》荐牲,鸡称翰音也。

 

  《象》曰:翰音登于天,何可长也。

  侯果曰:穷上失位,信不由中;以此申命,有声无实;中实内丧,虚华外扬。是“翰音登天”也。巽为鸡,鸡曰翰音。虚音登天,何可久也。

 

  《序卦》曰:有其信者必行之,故受之以小过。

  韩康伯曰:守其信者,则失贞而不谅之道,而以信为过也。故曰“小过”。

 

  (艮上震上)。小过:亨,利贞。

  虞翻曰:晋上之三。当从四阴二阳,临观之例。临阳未至三,而观四已消也;又有飞鸟之象,故知从晋来。杵臼之利,盖取诸此。柔得中而应乾刚,故“亨”。五失正,故利贞。“过以利贞,与时行也。”

 

  可小事,

  虞翻曰:小谓五。晋坤为事。柔得中。故“可小事”也。

 

  不可大事。

  虞翻曰:大事,四。刚失位而不中。故“不可大事”也。

 

  飞鸟遗之音,不宜上,宜下,大吉。

  虞翻曰:离为飞鸟,震为音,艮为止。晋上之三,离去震在,鸟飞而音止。故“飞鸟遗之音”。上阴乘阳,故“不宜上”。下阴顺阳,故“宜下,大吉”。俗说或以卦象二阳在内,四阴在外,有似飞鸟之象,妄矣。

 

  《彖》曰:小过,小者过而亨也。过以利贞,与时行也。

  荀爽曰:阴称小。谓四应初,过二而去。三应上,过五而去。五处中,见过不见应。故曰“小者过而亨也”。

 

  柔得中,是以小事吉也。

  虞翻曰:谓五也。阴称小,故“小事吉也”。

 

  刚失位而不中,是以不可大事也。

  虞翻曰:谓四也。阳称大,故“不可大事也”。

 

  有飞鸟之象焉,飞鸟遗之音。

  宋衷曰:二阳在内,上下各阴,有似飞鸟舒翮之象,故曰“飞鸟”。震为声音,飞而且鸣,鸟去而音止,故曰“遗之音”也。

 

  不宜上,宜下,大吉。上逆而下顺也。

  王肃曰:四、五失位,故曰“上逆”。二、三得正,故曰“下顺”也。

 

  《象》曰:山上有雷,小过。

  侯果曰:山大而雷小,山上有雷,小过于大,故曰“小过”。

 

  君子以行过乎恭,

  虞翻曰:君子,谓三也。上贵三贱,晋上之三,震为行,故“行过乎恭”。谓三致恭以存其位,与谦三同义。

 

  丧过乎哀,

  虞翻曰:晋坤为丧,离为目,艮为鼻,坎为涕洟。震为出,涕洟出鼻目:体大过,遭死丧,过乎哀也。

 

  用过乎俭。

  虞翻曰:坤为财用,为吝啬。艮为止,兑为小。小用密止,云不雨。故“用过乎俭”也。

 

  初六:飞鸟以凶。

  虞翻曰:应四。离为飞鸟。上之三,则四折入,大过死,故“飞鸟以凶”。

 

  《象》曰:飞鸟以凶,不可如何也。

  虞翻曰:四死大过,故“不可如何也”。

 

  六二:过其祖,遇其妣

  虞翻曰:祖谓祖母,初也。母死称妣。谓三坤为丧,为母,折入大过死,故称“祖”也。妣二过初,故“过其祖”五变,三体姤遇,故遇妣也。

 

  不及其君,遇其臣,无咎。

  虞翻曰:五动为君,晋坎为臣;二之五隔三;艮为止,故“不及其君”止。如承三得正,体姤遇象,故“遇其臣,无咎”也。

 

  《象》曰:不及其君,臣不可过也。

  虞翻曰:体大过,下止,舍巽下,故“不可过”。与随三同义。

 

  九三:弗过防之,从或戕之,凶。

  虞翻曰:防,防四也。失位从或,而欲折之初。戕,杀也。离为戈兵,三从离上入坤,折四死大过中,故“从或戕之,凶”也。

 

  《象》曰:从或戕之,凶如何也。

  虞翻曰:三来戕四,故“凶如何也”。

 

  九四:无咎,弗过遇之,

  《九家易》曰:以阳居阴,行过乎恭。今虽失位,遇则进五,故“无咎”也。四体震动,位既不正,当动上居五,不复过五,故曰“弗过遇之”矣。

 

  

往厉必戒,勿用永贞。

  荀爽曰:四往危五,戒备于三,故曰“往厉必戒”也。勿长居四,当动上五,故“用永贞”。

 

  《象》曰:弗过遇之,位不当也。往厉必戒,终不可长也。

  虞翻曰:体否上倾,故“终不可长”矣。

 

  六五: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虞翻曰:密,小也。晋坎,在天为云,坠地成雨。上来之三,折坎入兑,小为密。坤为自我。兑为西。五动乾为郊。故“密云不雨,自我西郊”也。

 

  公弋取彼在穴。

  虞翻曰:公谓三也。弋,矰缴射也。坎为弓弹。离为鸟矢。弋无矢也,巽绳连鸟,弋人鸟之象。艮为手,二为穴,手入穴中,故“公弋取彼在穴”也。

 

  《象》曰:密云不雨,已上也。

  虞翻曰:谓三坎水,已之上六,故“已上也”。

 

  上六:弗遇过之,飞鸟离之,凶,是谓灾眚。

  虞翻曰:谓四已变之坤,上得之三,故“弗遇过之”。离为飞鸟,公弋得之,鸟下入艮手而死,故“飞鸟离之凶”。晋坎为灾眚,故“是谓灾眚”矣。

 

  《象》曰:弗遇过之,已亢之。

  虞翻曰:飞下称亢。晋上之三,故“已亢也”。

 

  《序卦》曰:有过物者必济,故受之以既济。

  韩康伯曰:行过乎俭,可以矫世厉俗,有所济也。

 

(离下坎上)。既济:亨小。利贞。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1:4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