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司士匕鱼,亦司士载,尸俎五鱼,横载之;侑、主人皆一鱼,亦横载之;皆加无祭于其上。(横载之者,异於牲体,弥变於神。无读如殷之。刳鱼时,割其腹以为大脔也,可用祭也。其俎又与尸豕俎同。)

  [疏]“司士”至“其上”。

  ○注“横载”至“俎同”。

  ○释曰:案上历说十一俎,尸、侑、主人之下,皆次言豕俎、鱼、俎,亦是历说十一俎,独不陈鱼俎於豕俎之下,而陈并於此者,欲见鱼,水物,别於正牲。又欲见鱼独副宾长献三,故并於此序之。云“横载之者,异於牲体,弥变於神”者,以其牲体皆横载於俎,於人为缩,鬼进下,生人进腠,上篇《少牢》正祭升体时,云:“下利升豕,其载如羊,无肠胃。体其载于俎,皆进下。”郑注:“进下,变於食生也。所以交於神明,不敢以食道,敬之至也。引《乡饮酒礼》进腠,羊次其体,豕言进下,互相见。”明正祭之时,牲体皆横载进下可知。至此傧尸事神礼简,傧尸礼隆,以尸为宾客,故从生人礼。牲体皆进腠,横载於俎,异於载鱼於正祭之时,缩载,故《少牢》云司士“升鱼十有五而俎,缩载,右首,进腴”,於俎为缩,於尸为横,首向右,腹腴向尸,郑注云:“右首进腴,亦变於食生也。”若生人则亦缩载,於人为横首,亦向右进,鳍脊向人,腹腴向外。今傧尸之礼,载鱼宜亦同生人,缩载进鳍,今横载,於人为缩,不与正祭同,又与生人异。欲见傧尸之礼,异於正祭,又不得全与生人同。郑云弥变於神者,牲体既进腠,是已变於神。至於鱼载,又横於俎,是弥变於神也。云无读如殷之者,读从《士冠礼》、《郊牲牲》“周弁、殷”,,覆也。可以覆首,此亦取鱼腹反覆於上以拟祭。云“其俎又与尸豕俎同”者,谓上司士所设於豕鼎之西者也。

  卒升。(卒,已也。已载尸羊俎。)

  [疏]“卒升”。

  ○注“卒已”至“羊俎”。

  ○释曰:自此尽“立于筵末”,论荐献於尸之事。云“卒升”者,案上有主人酌献尸,主妇荐笾豆,又升羊俎,进於尸前,因历说十一俎之事。今言卒升,还计上升羊俎,故云卒,是以郑亦云“已载尸羊俎”而言之。此事从上文“献尸”,下尽“乃卒爵”有五节。五节者,从主人献酒於尸,并主妇设笾豆,是其一也。宾长设俎,二也。次宾羞羊燔,尸乃卒爵,五也。

  宾长设羊俎于豆南。宾降。尸升筵自西方,坐,左执爵,右取韭、菹,扌Й于三豆,祭于豆。尸取、ナ,宰夫赞者取白、黑以授尸。尸受,兼祭于豆祭。(宾长,上宾。)

  [疏]“宾长”至“豆祭”。

  ○注“宾长上宾”。

  ○释曰:上文载羊俎,退,卒升於十一俎下者,欲就此宾长设羊俎之事,故此言“宾长设羊俎于豆南,宾乃降”,注云“宾长,上宾”者,案下三献时,云“上宾洗爵”,注云:“上宾长也。”是以郑上下交相,晓为一人者也。

  雍人授次宾疏匕与俎,受于鼎西,左手执俎左廉,缩之,却右手执匕枋,缩于俎上,以东面受于羊鼎之西。司马在羊鼎之东,二手执桃匕枋以挹氵音,注于疏匕,若是者三。(桃谓之歃,读如或舂或[A086]之[A086]。字或作桃者,秦人语也。此二匕者,皆有浅升,状如饭参。桃长枋,可以抒物於器中者。注犹写也。今文桃作[A086],挹皆为扌及。)

  [疏]注“桃谓”至“为扌及”。

  ○释曰:云“读如或舂或[A086]之[A086]”者,读从《诗》“或舂或[A086]”,彼注:“[A086],抒臼也。”云“此二匕者皆有浅升,状如饭参”,此以汉法况之,言浅升,(元缺一字)对寻常勺升深,此浅耳。

  尸兴,左执爵,右取肺,坐祭之,祭酒,兴,左执爵。(肺,羊祭肺。)

  [疏]注“肺羊祭肺”。

  ○释曰:知“羊祭肺”者,见上载尸羊正俎而云“祭肺一”,故知此羊俎上祭肺。其羊肉氵音,虽有哜肺一,此下经乃升,此时未升,故知非哜肺也。

  次宾缩执匕俎以升,若是以授尸。尸手授匕枋,坐祭,哜之,兴,覆手以授宾。宾亦覆手以受,缩匕于俎上,以降。(哜氵音者,明氵音肉加耳。尝之以其汁,尚味。)

  [疏]“次宾”至“以降”。

  ○注“哜氵音”至“尚味”。

  ○释曰:云“哜氵音者,明氵音肉加耳。尝之以其汁,尚味”者,此匕氵音似大羹。案《特牲》大羹不祭不哜,以不为神,非盛。此哜之者,明氵音肉加,先进其汁而尝之,尚味故也。以氵音肉加在鼎有汁,在俎无汁,故以匕进汁,是以上注云“肉氵音,肉在汁中者,以增俎实为尸加”是也。《特牲》大羹自门入,本不在鼎,不调之,此肉氵音在鼎已调之,故云尚味也。

  尸席末坐,啐酒,兴,坐奠爵,拜,告旨,执爵以兴。主人北面于东楹东答拜。(旨,美也。拜告酒美,答主人意。古文曰东楹之东。)

  [疏]“尸席”至“答拜”。

  ○注“旨美”至“之东”。

  ○释曰:案上篇《少牢》尸不啐奠,不告旨,大夫之礼,尸弥尊。至於傧尸啐酒告旨者,异於神奠具,尸礼弥傧故也。

  司马羞羊肉氵音,缩执俎。尸坐奠爵,兴,取肺,坐绝祭,哜之,兴,反加于俎。司马缩奠俎于羊氵音俎南,乃载于羊俎,卒载俎,缩执俎以降。(绝祭,绝肺末以祭。《周礼》曰绝祭。氵音使次宾,肉使司马,大夫礼多,崇敬也。)

  [疏]“司马”至“以降”。

  ○注“绝祭”至“敬也”。

  ○释曰:引《周礼》者,案《大祝职》辨九祭,“七曰绝祭”,注云:“绝末以祭。”引之证绝祭与此同也。云“氵音使次宾,肉使司马,大夫礼多,崇敬也”者,司马,火官,羊又火畜,则羊氵音与肉,皆当司马载之。案上文次宾载氵音,此经司马羞肉者,以大夫官多,各所载其一,是以云大夫礼多崇敬也。

  尸坐执爵以兴。次宾羞羊燔,缩执俎,缩一燔于俎上,盐在右。尸左执爵,受燔,扌Й于盐,坐,振祭,哜之,兴,加于羊俎。宾缩执俎以降。(燔,炙。)

  [疏]注“燔炙”。

  ○释曰:案《诗》云“载燔载烈”,注云:“傅火曰燔,贯之加于火曰烈。”烈则炙也。彼以燔、炙相对则异,此云“燔,炙”者,燔之傅火,亦是炙类,故曰燔炙。

  尸降筵,北面于西楹西,坐卒爵,执爵以兴,坐奠爵,拜,执爵以兴。主人北面于东楹东答拜。主人受爵。尸升筵,立于筵末。

  主人酌,献侑。侑西楹西,北面拜受爵。主人在其右,北面答拜。(不洗者,俱献,无事也。主人就右者,贱不专阶。)

  [疏]“主人”至“答拜”。

  ○注“不洗”至“专阶”。

  ○释曰:自此尽“主人答拜”,论主人献侑并荐俎从献之事也。此节内从献有三事,主人献时,主妇荐笾豆,一也;司马羞羊俎,二也;次宾羞羊燔,三也。侑降於尸二等,无羊匕氵音又无肉氵音。云“不洗者,俱献,无事也”者,此则以其献尸讫,即献侑,中无别酢酬之事,故不洗凡爵。行爵,从尊者来向卑者,俱献,无事则不洗爵;从卑者来向尊,虽献,无事亦洗。是以此文献尸讫,俱献侑,不洗,是爵从尊者来。故《特牲》宾致爵於主人洗爵者,郑云洗乃致爵,为异事新之。以其承佐食贱,虽就献,以其爵从卑者来,故洗之,故不傧尸。郑注云洗致爵者,以承佐食贱,新之。是爵从卑者来,故洗也。云“主人就右者,贱不专阶”者,对主人不就尸阶者,尸尊,得专阶故也。

  主妇荐韭菹醢,坐奠于筵前,醢在南方。妇赞者执二笾、ナ以授主妇,主妇不兴,受之,奠于醢南,ナ在东。主妇入于房。(醢在南方者,立侑为尸,使正馔统焉。)

  [疏]注“醢在”至“统焉”。

  ○释曰:凡设菹常在右,便其扌Й。今菹在醢北者,以其立侑以辅尸,故菹在北,统於尸也。

  侑升筵自北方,司马横执羊俎以升,设于豆东。侑坐,左执爵,右取菹扌Й于醢,祭于豆,又取、ナ同祭于豆祭,兴,左执爵,右取肺,坐祭之,祭酒,兴,左执爵。次宾羞羊燔,如尸礼。侑降筵自北方,北面于西楹西,坐卒爵,执爵以兴,坐奠爵,拜。主人答拜。(答拜,拜於侑之右。)

  [疏]注“答拜”至“之右”。

  ○释曰:知“拜於侑之右”者,以其前拜爵时,尸在侑之右。(元缺一字)

  尸受侑爵,降,洗。侑降立于西阶西,东面。主人降自阼阶,辞洗。尸坐奠爵于篚,兴,对。卒洗,主人升,尸升自西阶。主人拜洗。尸北面于西楹西,坐奠爵,答拜。降盥,主人降,尸辞,主人对。卒盥,主人升。尸升,坐取爵,酌。(酌者,将酢主人。)

  [疏]“尸受”至“爵酌”。

  ○注“酌者将酢主人”。

  ○释曰:自此尽“就筵”,论主人受尸酌,并荐笾豆及俎之事。就此事中亦有五节:行事尊主人,故与尸同者,尸酢主人时,主妇亦设笾豆,一也;宾长设羊俎,二;次宾羞羊匕氵音,三司;马羞肉氵音,四也;次宾羞羊燔,主人乃卒爵,五也。但《特牲》、《少牢》主人献尸,尸即酢主人,主人乃献祝及佐食,此尸待主人献侑乃酢主人,不同者,此尸卑,达主人之意,欲得先进酒於侑,乃自饮。彼尸尊,不达主人,欲自达己意,故先酢主人,乃使主人献祝与佐食,故不同。是以下文宾长献尸,致爵主人,尸乃酢之,遂宾意,亦此类也。

  司宫设席于东序,西面。主人东楹东,北面拜受爵。尸西楹西,北面答拜。主妇荐韭、菹、醢,坐奠于筵前,菹在北方。妇赞者执二笾、ナ,主妇不兴,受,设于菹西北,ナ在西。主人升筵自北方,主妇入于房。(设笾于菹西北,亦辟。今文无二笾。)

  [疏]“司宫”至“于房”。

  ○注“设笾”至“二笾”。

  ○释曰:此乃陈主人受酢设席之位。案《特牲》为士,案《少牢》下大夫皆致爵乃设席,此傧尸受酢即设席者,以其傧尸,尸益卑,主人益尊,故明一等受酢即设席。案上设尸笾,云“兴,取笾於房,ナ”,注云:“以馔异亲之。”与此妇赞者执二笾ナ,主妇不兴受,文不同者,凡执笾豆之法,皆两双执之。此侑与主人皆二笾,故主妇与妇赞者,各执其二,於事便,故主妇不兴受设之。上尸笾豆各四,故主妇兴,取笾豆于房,亦见异馔,亲之义也。云“设笾于菹西北,亦辟”者,上设侑笾正当豆,此在西北,明辟。云“亦”,亦尸笾当豆西外列以辟故也。

  长宾设羊俎于豆西。主人坐,左执爵,祭豆笾,如侑之祭。兴,左执爵,右取肺,坐祭之,祭酒,兴。次宾羞匕氵音,如尸礼。席末坐啐酒,执爵以兴。司马羞羊肉氵音,缩执俎。主人坐奠爵于左,兴,受肺,坐绝祭,哜之,兴,反加于氵音俎。司马缩奠氵音俎于羊俎西,乃载之,卒载,缩执虚俎以降。(奠爵于左者,神惠变於常也。言受肺者,明有授。言虚俎者,羊氵音俎讫,於此虚不复用。)

  [疏]注“奠爵”至“复用”。

  ○释曰:云“言虚俎者,羊氵音俎讫,於此虚不复用”者,此俎雍人所执,陈奠於羊俎西,在南者,自此宾羞匕氵音,司马羞羊肉氵音於尸,次宾又羞匕氵音於主人,同用此俎,三降皆不言虚,欲见後将更用。至於此言虚俎,明其不复用此俎,又见下次宾羞羊燔於主人,则北之豕俎,用北之豕俎而得羞羊燔者,以其礼杀故也。

  主人坐取爵以兴,次宾羞燔,主人受,如尸礼。主人降筵自北方,北面于阼阶上,坐卒爵,执爵以兴,坐奠爵,拜,执爵以兴。尸西楹西答拜。主人坐奠爵于东序南。(不降奠爵於篚,急崇酒。)

  [疏]“主人”至“序南”。

  ○注“不降”至“崇酒”。

  ○释曰:直云“次宾羞燔”者,燔即羊燔,知者,以其主人与尸、侑皆用羊体,乡主妇献尸以後,悉用豕体,宾长献尸後,悉用鱼从,是以知主人之燔羊燔也。云“不降奠爵于篚,急崇酒”者,此下唯有崇酒之文,更无馀事,故云急崇酒。案《乡饮酒》介答拜,主人卒爵,坐奠於西楹南介右,再拜崇酒,注云:“奠爵西楹南,以当献众宾”。与此不同者,彼实有献众宾之事,故云“当献众宾”,亦得见急崇酒,两见之也。

  侑升。尸、侑皆北面于西楹西。(见主人不反位,知将与己为礼。)主人北面于东楹东,再拜崇酒。(崇,充也。拜谢尸、侑以酒薄充满。)尸、侑皆答再拜。主人及尸、侑皆升就筵。

  司宫取爵于篚,以授妇赞者于房东,以授主妇。(房东,房户外之东。)

  [疏]“司宫”至“主妇”。

  ○注“房东”至“之东”。

  ○释曰:自此尽“主妇答拜”,论主妇亚献尸并见从献之事。上文主人献节,凡有三爵:有主人献尸,献侑并受酢。此主妇献内,凡有四爵,即分为四节解之,四者:主妇献尸,一也;献侑,二也;致爵於主人,三也;受尸酢,四也。下文宾长为三献爵止,故与主妇亚献同。此主妇亚献尸一节之内,从献有五,五者:主妇亚献,主妇设两,一也;主妇又设糗与,二也;次宾羞豕匕氵音,三也;司士羞豕┵,四也;次宾羞豕燔尸,乃卒爵,五也。

  主妇洗于房中,出,实爵,尊南西面拜献尸。尸拜于筵上,受。(尊南西面,拜由便也。)

  [疏]“尸拜于筵上受”。

  ○注“尊南”至“便也”。

  ○释曰:宾主献酢,无在筵上受法,今尸於筵上受者,以妇人所献,故尸不与行宾主之礼,故不得各就其阶。若然,《少牢》主人“祝拜於席上,坐受”者,注云:“室内迫狭。”故拜筵上,与此礼异。云“尊南西面,拜由便也”者,此决下文“西面於主人之北拜送爵”,今酌尊,因在尊南西面拜献尸者便也。言便者,便其西面授尸,故不退主人之北。

  主妇西面于主人之席北拜送爵。入于房,取一羊,坐奠于韭菹西。主妇赞者执豕以从,主妇不兴,受,设于羊之西,兴,入于房,取糗与段,执以出,坐设之,糗在ナ西,在白西;兴,立于主人席北,西面。(饮酒而有者,祭之馀,无黍稷,杀也。糗,糗饵也。段,捣肉之脯。今文段为断。)

  [疏]注“饮酒”至“为断”。

  ○释曰:云“无黍稷,杀也”者,决正祭时有黍稷故也。

  尸坐,左执爵,祭糗、,同祭于豆祭,以羊之四挹羊,遂以挹豕,祭于豆祭,祭酒。次宾羞豕匕氵音,如羊匕氵音之礼。尸坐啐酒,左执爵,尝上,执爵以兴,坐奠爵,拜。主妇答拜。执爵以兴。司士羞豕┵。尸坐奠爵,兴,受,如羊肉氵音之礼,坐取爵,兴。次宾羞豕燔。尸左执爵,受燔,如羊燔之礼,坐卒爵,拜。主妇答拜。

  受爵,酌,献侑。侑拜受爵。主妇,主人之北、西面答拜。(酌献者,主妇。今文无西面。)

  [疏]“酌献”至“答拜”。

  ○注“酌献”至“西面”。

  ○释曰:同有三等,降於尸二等,无羹与豕匕氵音。云三等者,主妇酌献侑,主妇羞糗,一也;司士羞豕┵,二也;次宾羞燔侑,乃卒爵,三也。

  主妇羞糗、,坐奠糗于南,在ナ南。侑坐,左执爵,取糗、,兼祭于豆祭。司士缩执豕┵以升。侑兴,取肺,坐祭之。司士缩奠豕┵于羊俎之东,载于羊俎,卒,乃缩执俎以降。侑兴。(豕┵无氵音,於侑礼杀。)

  [疏]“主妇”至“侑兴”。

  ○注“豕┵”至“礼杀”。

  ○释曰:案上下文尸与侑及主人主妇,但是正俎,皆横执俎以升,又横设於席前。若益送之俎,皆缩执之,又缩於席前。今司士所羞豕┵,是益送之俎,缩执是其常,而言缩执者,以其文承上,主人献侑时无羊肉氵音,故主妇献侑,司士羞豕┵,不得相如,是以经特著“缩执俎”,见异於正俎。诸文特云“横执”、“缩执”者,皆此类。

  次宾羞豕燔,侑受如尸礼,坐卒爵,拜。主妇答拜。

  受爵,酌以致于主人。主人筵上拜受爵,主妇北面于阼阶上答拜。(主妇易位,拜于阼阶上,辟并敬。)

  [疏]“受爵”至“答拜”。

  ○注“主妇”至“并敬”。

  ○释曰:自此尽“答拜受爵”,论主妇致爵於主人之事。此科亦有五节:行事主妇致爵于主人时,主妇设二,一也;又设糗,二也;豕匕氵音,三也;豕┵,四也;豕燔,主人卒爵,五也。云“主妇易位,拜於阼阶上,辟并敬”者,前主妇献尸、侑,拜送於主人北。今致爵於主人,拜於阼阶上者,辟并敬主人与尸、侑,故易位也。若然,案《特牲》三献爵止,乃致爵。此未三献,已致爵者,以上篇已有献於尸,故此不待三献。又见傧尸礼杀,故早致。

  主妇设二与糗、,如尸礼。主人其祭糗、祭、祭酒、受豕匕氵音、拜啐酒,皆如尸礼。尝不拜。(主人如尸礼,尊也。其异者,不告旨。)

  [疏]“主妇”至“不拜”。

  ○注“主人”至“告旨”。

  ○释曰:云主人“拜啐酒”,“尝不拜”,若然,则啐酒有拜,尝无拜案前主妇献尸,尸坐啐酒,左执爵,尝上,执爵以兴,坐奠爵拜,拜在尝之下,则尝有拜,坐啐酒不拜。与此违者,彼拜虽在尝下,其拜仍为啐酒,拜在尝下者,以因坐啐酒,不兴即尝,尝讫,执爵兴,坐奠爵拜,拜仍为啐酒。是以《特牲》、《少牢》尸尝皆不拜。或此经啐酒之上无拜文,有者,衍字也。

  其受豕┵,受豕燔,亦如尸礼。坐卒爵,拜。主妇北面答拜,受爵。

  尸降筵,受主妇爵以降。(将酢主妇。)

  [疏]“尸降”至“以降”。

  ○注“将酢主妇”。

  ○释曰:自此尽“皆就筵”,论尸酢主妇之事。此科内从酢有三,三者,主妇受酢之时,妇赞者设豆笾,一也;司马设羊俎,二也;次宾羞羊燔,主妇卒爵,三也。以其主妇受从与侑同三,主人受从与尸同五,尊卑差也。

  主人降,侑降。主妇入于房。主人立于洗东北,西面。侑东面于西阶西南。(俟尸洗。)尸易爵于篚,盥,洗爵。(易爵者,男女不相袭爵。)主人揖尸、侑。(将升。)主人升。尸升自西阶,侑从。主人北面立于东楹东,侑西楹西、北面立。(俟尸酌。)

  尸酌。主妇出于房,西面拜,受爵。尸北面于侑东答拜。主妇入于房。司宫设席于房中,南面。主妇立于西席。(设席者,主妇尊。今文曰:南面立于席西。)

  [疏]注“设席者主妇尊”。

  ○释曰:以宾长以下,皆无设席之文,唯主妇与主人同设席,故云“主妇尊”。《特牲》及下大夫主妇设席,亦是主妇尊。

  妇赞者荐韭、菹、醢,坐尊于筵前,菹在西方。妇人赞者执、ナ以授妇赞者,妇赞者不兴,受,设于菹西,ナ在南。(妇人赞者,宗妇之少者。)

  [疏]注“妇人”至“少者”。

  ○释曰:案《特牲》记云:“宗妇北堂,东面北上。”注云“宗妇,族人之妇。其夫属于所祭为子孙”者是也。彼直云“宗妇”,是《特牲》宗妇一人而已,不言“赞”或“少”,未可定。此大夫礼隆,赞非一人,而称赞,赞主妇及长妇,故云“宗妇之少”者。

  主妇升筵。司马设羊俎于豆南。主妇坐,左执爵,右取菹扌Й于醢,祭于豆;又取、ナ,兼祭于豆祭。主妇奠爵,兴,取肺,坐绝祭,哜之,兴,加于俎,坐扌兑手,祭酒,啐酒。(扌兑手者于,,佩巾。《内则》曰妇人亦左佩纷。古文作说。)

  次宾羞羊燔。主妇兴,受燔,如主人之礼。主妇执爵以出于房,西面于主人席北,立卒爵,执爵拜。尸西楹西、北面答拜。主妇入,立于房。尸、主人及侑皆就筵。(出房立卒爵,宜乡尊。不坐者,变於主人也。执爵拜,变於男子也。)

  [疏]注“出房”至“子也”。

  ○释曰:云“不坐者,变於主人也”者,上主人受酢,坐卒爵,故云变於主人也。“执爵拜,变於男子”者,上下经凡男子拜卒爵,皆奠爵乃拜,故云变於男子也。

  上宾洗爵以升,酌,献尸。尸拜受爵。宾西楹西北面拜送爵。尸奠爵于荐左。宾降。(上宾,宾长也。谓之上宾,以将献异之,或谓之长宾。奠爵,爵止也。)

  [疏]“上宾”至“宾降”。

  ○注“上宾”至“止也”。

  ○释曰:此一经论宾长备三献,献尸,其尸奠於荐左未举之事。尸不举者,以三献讫,正礼终,欲使神惠均,於庭遍得献,乃举之。故下文主人献,及众宾以下讫乃作止爵。若然,《特牲》及下大夫尸在室内,始行三献,未行致爵,尸奠爵,欲得神惠均於室。此傧尸之礼,室内已行三献,至此傧尸,夫妇又巳行致爵讫,傧尸又在堂,故爵止者,欲得神惠均於庭,与正祭者异。云“上宾,宾长”者,上文云“宾长设羊俎”,是此与上文长宾互见为一人。云“谓之上宾,以将献异之”者,言长宾,宾中长,尊称轻,若言上宾,宾中上,尊称重,故以将献变言上宾。云“或谓之长宾”者,或《少牢》文。案彼云长宾洗爵,献于尸,此异之,称长上者,《少牢》尸有父尊,屈之故,但云长宾耳。若然,不傧尸亦云长宾。《特牲》云“宾三献如初”,又不言长宾者,士宾卑,又阙之。云“奠爵,爵止”者,《特牲》云:“宾三献如初,燔从如初,爵止。”不傧尸者,亦然是其爵止之事。案下经爵止者,多非为均神惠之事,故此特解之。

  主人降,洗觯。尸、侑降。主人奠爵于篚,辞,尸对。卒洗,揖。尸升,侑不升。(侑不升,尸礼益杀,不从。)

  [疏]“主人”至“不升”。

  ○注“侑不”至“不从”。

  ○释曰:自此尽“皆左之”,论主人酬尸设羞之事。云“侑不升,尸礼益杀”者,傧尸之礼杀於初,今侑不升,又杀,故云益杀也。

  主人实觯,酬尸,东楹东,北面坐奠爵,拜。尸西楹西,北面答拜。坐祭,遂饮,卒爵,拜。尸答拜。降洗,尸降,辞。主人奠爵于篚,对。卒洗,主人升,尸升。主人实觯,尸拜受爵。主人反位,答拜。尸北面坐奠爵于荐左。(降洗者主人。)

  [疏]“尸北”至“荐左”。

  ○注“降洗者主人”。

  ○释曰:此主人酬尸,尸奠於荐左者不举。案下经不举,二人举爵于尸侑,“侑奠爵于右”,注云:“奠於右者,不举也。神惠右不举,变於饮酒。”与此不同者,《特牲》及下不傧尸,皆无酬尸之事,此特有之。由傧尸,如与宾客饮酒无,故有酬,异於神惠,神惠右不举,侑奠於右是也。侑一名加者,《少牢》无侑尸,此乃有,故无加称,是以主人酬宾,宾奠於左,亦是神惠,故即举之。《特牲》及不傧尸皆有酬宾,同是神惠,故皆奠於左也。

  尸、侑、主人皆升筵,乃羞。宰夫羞房中之羞于尸、侑、主人、主妇,皆右之。司士羞庶羞于尸、侑、主人、主妇,皆左之。(二羞所以尽欢心,房中之羞,其笾则糗饵粉糍,其豆则酏食糁食。庶羞,羊熏豕尧,皆有醢。房中之羞,内羞也。内羞在右,阴也。庶羞在左,阳也。)

  [疏]注“二羞”至“阳也”。

  ○释曰:以二羞是内羞,房中之羞,以傧尸用之,故云“尽欢心”。云“房中之羞,其笾”是《周礼笾人职》云“羞笾之实”,案彼郑注云“此二物皆粉,稻米、黍米所为也。合蒸曰饵,饼之曰糍。糗者,捣粉熬大豆为饵,糍之粘著以粉之耳。饵言糗,糍言粉,互相足”是也。云“其豆则酏食糁食”者,《周礼醢人职》羞“豆之实”,案彼郑云“酏,饣也。《肉则》曰:取稻米举蚤溲之,小切,狼蜀膏,以与稻米为饣。又曰:糁取牛、羊、豕之肉三如一,小切之,与稻米。稻米二,肉一,合以为饵,煎之”是也。若然,案《王制》云“庶羞不逾牲”,注云:“祭以羊,则不以牛肉为羞。”依《内则》羞用三牲者,据得用大牢者,若大夫已下不用大牢者,则无牛矣。而此引之者,举其成文,以晓人耳。云“庶羞,羊熏豕尧,皆有”,知者,案《公食大夫》牲皆霍及炙。今此郑直云熏,不言炙者,此傧尸饮酒之礼,故主人献尸,皆羊燔从,当主妇献,皆豕燔从。《公食大夫》是食礼,故庶羞并陈。此饮酒之礼,故先以番从,酬宾之後,乃言司士羞庶羞,则知止有羊熏豕尧,羊豕,以其燔炙前已从献讫,故知止有熏而已。云“房中之羞,内羞也”者,案下大夫不傧尸,云乃羞,宰夫羞房中之羞,司士羞庶羞,于尸、祝、主人、主妇内羞在右,庶羞在左是也。云“内羞在右,阴也”者,以其是物,故云阴也。云“庶羞在左,阳也”者,以其是牲物,故云阳。《大宗伯》亦云:天产作阴德,地产作阳德。郑亦云:“天产六牲之属,地产九之属。”是其物阴,牲物阳者也。

  ●卷五十有司彻第十七

  主人降,南面拜众宾于门东,三拜。众宾门东,北面,皆答壹拜。(拜于门东,明少南就之也。言三拜者,众宾贱,旅之也。众宾一拜,贱也。卿大夫尊,宾贱,纯臣也,位在门东。古文壹为一。)

  [疏]“主人”至“壹拜”。

  ○注“拜于”至“为一”。

  ○释曰:自此尽“宾降”,论主人献长宾已下并主人受酢之事。云“拜于门东,明少南就之也”者,以其继门言之,明少南就之。云“言三拜者,众宾贱,旅之也”者,案《周礼司士职》:“孤卿特揖,大夫以其等旅揖。”注云:“特揖,一一揖之,旅众也。大夫爵同者众揖之。”此云旅之者,旅众也,众人共得一拜。云“众宾一拜,贱也”者,以贱不得备礼,故云贱也。云“纯臣也,位在门东”者,此对《特牲》记云:“公有司门西,北面东上,献次众宾。私臣门东,北面西上,献次兄弟。”此宾皆在门东,故云纯臣者,指北面时也。得献讫,在西阶下,亦不纯臣,故下经云“献私人于阼阶上”,注云:“私人,家臣,己所自谒除也。大夫言私人,明不纯臣也。”若然,大夫云私人,见不纯臣,士言私臣,不言人者,大夫尊,近君。若言私臣,则臣与君不异,故名私人。士卑,无辟君臣之名,不嫌,故名私臣。

  主人洗爵,长宾辞。主人奠爵于篚,兴,对。卒洗,升,酌,献宾于西阶上。长宾升,拜受爵。主人在其右,北面答拜。宰夫自东房荐脯、醢,醢在西。司士设俎于豆北,羊骼一、肠一、胃一、切肺一、肤一。(羊骼,羊左骼,上宾一体,贱也。荐与设俎者,既则俟于西序端。古文骼为胳。)

  [疏]注“羊骼”至“为胳”。

  ○释曰:云“设俎者,既则俟于西序端”者,案《乡饮酒》“司正升相旅,受酬者降席,司正退立于序端”。然则先事既设,後事未至,其退立之位,当在於序端。知此不降者,下文宾执祭以降,宰夫执荐以从,司士执俎以从,无升文,明此不降,退立於序端可知。

  宾坐,左执爵,右取肺扌Й于醢,祭之,执爵兴,取肺,坐祭之,祭酒,遂饮,卒爵,执以兴,坐奠爵,拜,执爵以兴。主人答拜,受爵。宾坐取祭以降,西面坐委于西阶西南。(成祭於上,尊宾也。取祭以降,反下位也。反下位而在西阶西南,已献,尊之。祭,脯肺。)

  [疏]注“成祭”至“脯肺”。

  ○释曰:云“取祭以降,反下位也。反下位而在西阶西南,已献,尊之”者,凡言“反位”者,或反初位,或上下位异亦为反。此则初位,在门东,今得献,反在西阶南,与主人相对,已献尊之故也。若《燕礼》士得献位于东方,亦是尊之者也。云“祭,脯肺”者,案经云取脯取肺祭之,明祭是脯、肺。

  宰夫执荐以从,设于祭东。司士执俎以从,于设荐东。

  众宾长升,拜受爵,主人答拜。坐祭,立饮,卒爵,不拜既爵。(既,尽也。长宾升者,以次第升受献。言众宾长拜,则其馀不拜。)

  [疏]注“既尽”至“不拜”。

  ○释曰:云“长宾升者,以次第升受献”者,知不直次上宾後,一人为众宾长时,受献必以长幼次第受献者,以其下文云“宰夫赞主人酌,若是以辩”,郑云:“每献一人,奠空爵于於,宰夫酌授於尊南。”是奠爵,故以长幼次第受献也。

  宰夫赞主人酌,若是以辩。(主人每献一人,奠空爵于於,宰夫酌授於尊南。今文若为如,辩皆为遍。)辩受爵。其荐脯、醢与┵,设于其位。其位继上宾而南,皆东面。其┵体,仪也。(遍献乃荐,略之,亦宰夫荐,司士┵。用仪者,尊体尽,仪度馀骨,可用而用之。尊者用尊体,卑者用卑体而已。亦有切肺肤。今文仪皆作义,或为议。)

  [疏]“辩受”至“仪也”。

  ○注“遍献”至“为议”。

  ○释曰:即荐,谓若燕礼三,卿已上得献,即荐,大夫遍献乃荐,亦其类。云“亦宰夫荐,司士┵”者,此约上宾,此众宾亦同此二人为之。云“仪者,尊体尽,仪度馀骨,可用而用之,尊者用尊体,卑者用卑体而已”者,以其言仪,取尊卑得其仪,但尊体既尽,就卑体之中度尊卑之仪而用之。不可辩其尊体,故郑以意解之,尊者用尊体卑者用卑体而已也。云“亦有切肺肤”者,案《特牲》用离肺,知此众宾用切肺肤者,以其侑用切肺,不敢殊於尸,明众宾亦不敢殊於侑。若然,不傧尸者亦用切肺者,亦是不敢变於傧尸礼也。

  乃升长宾。主人酌,酢于长宾,西阶上北面,宾在左。(主人酌自酢,序宾意,宾卑不敢酢。)

  [疏]“乃升”至“在左”。

  ○注“主人”至“敢酢”。

  ○释曰:《特牲》主人献长宾讫即酢,此辩献乃酢者,主人益尊,先自达其意。《特牲》主人献内宾辩,乃自酢。注云:“爵辩乃自酢,以初不殊其长也。”则此大夫尊,初则殊其长故也。

  主人坐奠爵,拜,执爵以兴。宾答拜。坐祭,遂饮,卒爵,执爵以兴,坐奠爵,拜。宾答拜。宾降。(降反位。)

  宰夫洗觯以升。主人受,酌,降酬长宾于西阶南,北面。宾在左。主人坐奠爵,拜,宾答拜。坐祭,遂饮,卒爵,拜。宾答拜。(宰夫授主人觯,则受其虚爵奠于篚。古文酌为爵。)

  [疏]“宰夫”至“答拜”。

  ○注“宰夫”至“为爵”。

  ○释曰:自此尽“于荐左”,论主人酬长宾於堂下之事也。云“宰夫授主人觯,则受其虚爵奠于篚”者,谓上主人受宾之酢爵,今宰夫既授觯讫,因受取酢之,虚爵降,奠於篚也。知然者,上文主人受爵讫,宾降,主人无降文,即云宰夫授觯,主人受之,明主人手中虚爵,宰夫受之,奠于篚可知。若然,知不待酬宾,虚觯受之,奠於篚者,以其下文宾之虚觯奠於荐左,故知非宾虚觯,其宾奠荐左者後举之,以为无爵也。

  主人洗,宾辞。主人坐奠爵于篚,对。卒洗,升酌,降复位。宾拜受爵,主人拜送爵。宾西西坐奠爵于荐左。

  主人洗,升,酌,献兄弟于阼阶上。兄弟之长升,拜受爵。主人在其右答拜。坐祭,立饮,不拜既爵。皆若是以辩。(兄弟长幼立饮,贱不别。大未之宾尊於兄弟,宰夫不赞酌者,兄弟以亲昵来,不以官待之。)

  [疏]“主人”至“以辩”。

  ○注“兄弟”至“待之”。

  ○释曰:自此尽“其众仪也”,论主人献兄弟於阼阶之事。云“兄弟长幼立饮,贱不别”者,案《特牲》云“献长兄弟于阼阶上,如宾仪”者,士卑,长兄弟为贵,殊贵贱,故云如宾仪,长宾坐饮也。此大夫礼,长宾坐饮,众宾立饮,至於大夫贵,兄弟贱,兄弟长幼皆立饮,不得如宾仪,故立饮贱不别也。云“大夫之宾尊於兄弟,宰夫不赞酌者,兄弟以亲昵来,不以官待之”者,决上文大夫宾贵,使宰夫赞酌;今兄弟酌,不使宰夫赞酌者,为兄弟是亲昵,不以官待之,故兄弟虽贱於宾,不得使人赞酌而亲之也。

  辩受爵。其位在洗东,西面北上。升受爵,其荐┵设于其位。(亦辩献乃荐,既云辩矣,复言升受爵者,为众兄弟言也。众兄弟升不拜受爵,先著其位於上,乃後云荐┵设於其位,明位初在是也。位不继於主人,而云洗东,卑不统於尊。此荐┵皆使私人。)

  [疏]“辩受”至“其位”。

  ○注“亦辩”至“私人”。

  ○释曰:云“既云辩矣,复言升受爵者,为众兄弟言也”者,以上经云“兄弟之长升拜受爵”,嫌众兄弟亦升拜受爵,是以此更云升受爵,直为众兄弟不拜受爵而言,郑即云“众兄弟升,不拜受爵”也。若然,上宾拜受爵,又拜既爵,众宾拜受爵,不拜既爵。长兄弟得与众宾同,众兄弟又不拜受爵,是其差也。云“先著其位於上,乃後云荐┵设於其位,明位初在是”者,初位,谓经云“其位在洗东,西面北上”,是先著其位於上,乃云升受爵者,谓发此位升堂受爵。又云“荐┵设於其位”者,谓受爵时设荐┵於其东,西面位,是先著其位於上,乃後云荐┵设於其位,明位初在是也,故先云洗东位。以此而言,则众宾亦先有位在门东北面,继上宾後献讫,亦荐┵於位,皆是先有位,不继於门东,而在西阶西南者,彼谓已献荐之故也。云“位不继於主人,而云洗东,卑不统於尊”者,案《特牲》主人卑,故兄弟助祭之位,得继主人於阼阶下南陈,又得辟夫人,不敢自尊也。此以大夫尊,故兄弟之位在洗东,不继主人,卑不统於尊故也。云“此荐┵皆使私人”者,上献宾长及众宾,使宰夫设荐,司士设俎,又使宰夫赞酌,至於此献兄弟为亲昵,不以官待之,主人亲酌,明亦不以官,使私人荐┵可知。

  其先生之┵,折,胁一,肤一。(先生,长兄弟。折,豕左肩之折。)

  [疏]注“先生”至“之折”。

  ○释曰:知先生是“长兄弟”者,以其文承长兄弟之下,故知先生非老人教学者。知折是“豕左肩之折”者,以上初亨牲体,明侑俎豕左肩折,注云“折分为长兄弟俎”是也。

  其众,仪也。

  主人洗,献内宾于房中。南面拜受爵,主人南面于其右答拜。(内宾,姑姊妹及宗妇,献于主妇之席东,主人不西面,尊,不与为宾主礼也。南面於其右,主人之位恒左人。)

  [疏]“主人”至“答拜”。

  ○注“内宾”至“左人”。

  ○释曰:自此尽“亦有荐┵”,论主人献姑姊之等於房中之事。知内宾是“姑姊妹及宗妇”者,约《特牲》记而知也。云“献於主妇之席东,主人不西面,尊,不与为宾主礼也”者,案《特牲》献内兄弟於房中,如献众兄弟之仪,主人西面答拜。此大夫礼,主人南面拜,故决之,不与为宾主之礼也。云“南面於其右,主人之位恒左人”者,谓人在主人左,若《乡饮酒》、《乡射》之等,於西阶上北面,主人在东,宾在西。此南面,则主在西,宾在东,故云恒左人也。

  坐祭,立饮,不拜既爵。若是以辩,亦有荐┵。(亦设荐┵於其位。《特牲馈食礼记》曰:内宾立于房中西墉下,东面南上,宗妇北堂东面,北上。)

  [疏]“坐祭”至“荐┵”。

  ○注“亦设”至“北上”。

  ○释曰:云“亦设荐┵於其位”者,言“亦”者,亦上先生之等。引《特牲》记者,欲见内宾设荐之位处。

  主人降洗,升,献私人于阼阶上。拜于下,升受,主人答其长拜。乃降,坐祭,立饮,不拜既爵。若是以辩。宰夫赞主人酌。主人於其群私人不答拜。其位继兄弟之南,亦北上,亦有荐┵。(私人,家臣,己所自谒除也。大夫言私人,明不纯臣也。士言私臣,明有君之道。北上,不敢专其位。亦有荐┵,初亦北面在众宾之後尔。言继者,以爵既献为文。凡献,位定。)

  [疏]“主人”至“荐┵”。

  ○注“私人”至“位定”。

  ○释曰:自此尽“主人就筵”,论主人献私人之事。云“私人,家臣,已所自谒除也”者,此对公士得君所命者,此乃大夫自谒请於君,除其课役,以补任为之。云“大夫言私人,明不纯臣也”者,大夫尊,近於君,故屈已之臣名为私人。云“士言私臣,明有君之道”者,士卑,不嫌近君,故得名属吏为私臣也。云“北上,不敢专其位”者,以其兄弟北上,今继兄弟之南,亦北上,与兄弟位同,故云不敢专其位。云兄弟位定者,与上众兄弟云“其位在洗东,西面北上,升受爵,其荐┵设于其位”,注云:“先著其位於上。”明位初在是。此不先著位於上,俱言继。凡献者,是据献位为言,则未献时,在众宾後矣。案《特牲》记云私臣位在“门东北面”,是众宾後也。云“凡献位定”,则是凡献以前,非定位也。

  主人就筵。(古文曰:升就筵。)

  尸作三献之爵。(上宾所献爵,不言三献作之者,宾尸而尸益卑,可以自举。)

  [疏]“尸作三献之爵”。

  ○注“上宾”至“自举”。

  ○释曰:自此尽“降实于篚”,论举三献之爵,宾长又献侑并致爵之事。云“上宾所献爵”者,若然三献是上宾,不言上宾而言三献者,以其主人、主妇并此宾长备三献,因号上宾为三献,是以事名官者也。云“不言三献作之”者,对《特牲》云“三献作止爵”,故决之下大夫不傧尸,自作爵者,顺上大夫为文,作其爵者,以神惠均於庭讫,欲使尸饮此酒。但此一节之内有四爵行事,四者:尸作三献之爵,一也;献侑,二也;致爵於主人,三也;受尸酢,四也。

  司士羞氵音鱼,缩执俎以升。尸取无祭祭之,祭酒,卒爵。(不羞鱼匕氵音,略小味也。羊有正俎,羞匕氵音,肉氵音。豕无正俎,鱼无匕氵音,隆之杀。)

  [疏]注“不羞”至“之杀”。

  ○释曰:云“不羞鱼匕氵音,略小味也”者,对羊、豕牲之大,有匕氵音之等。鱼无,以鱼为小味,故略之也。云“隆之杀”者,以有者为隆盛,无者为杀少也。

  司士缩奠俎于羊俎南,横载于羊俎,卒,乃缩执俎以降。尸奠爵,拜,三献北面答拜,受爵,酌,献侑。侑拜受,三献北面答拜。司马羞氵音鱼一,如尸礼。卒爵,拜。三献答拜,受爵。(司马羞氵音鱼,变於尸。)

  [疏]注“司马”至“於尸”。

  ○释曰:上文尸使司士羞鱼,此侑使司马羞鱼,故云“变於尸”也。

  酌,致主人。主人拜受爵,三献东楹东、北面答拜。(宾拜於东楹东,以主人拜受於席,就之。)

  [疏]注“宾拜”至“就之”。

  ○释曰:“就之”者,宾於礼当在西阶上,今在东楹之东,以主人席在於阼阶,是以宾拜於东楹东就之也。

  司士羞一氵音鱼,如尸礼。卒爵,拜。三献答拜,受爵。尸降筵,受三献爵,酌以酢之。(既致主人,尸乃酢之,遂宾意。)

  [疏]注“既致”至“宾意”。

  ○释曰:遂宾意者,宾虽不言其意,欲得与主人抗献酢之礼,今尸见致爵於主人讫,即酌以酢宾,是遂达宾之意。

  三献西楹西、北面拜,受爵,尸在其右以授之。尸升筵,南面答拜。坐祭,遂饮,卒爵,拜。尸答拜。执爵以降,实于篚。

  二人洗觯,升,实爵,西楹西、北面东上,坐奠爵,拜,执爵以兴,尸、侑答拜。坐祭,遂饮,卒爵,执爵以兴,坐奠爵,拜。尸、侑答拜。皆降。(三献而礼小成,使二人举爵,序殷勤於尸侑。)

  [疏]“二人”至“皆降”。

  ○注“三献”至“尸侑”。

  ○释曰:自此尽“及私人”,论旅酬从尸及上下无不遍之事。云“三献而礼小成”者,以此献为正,後仍有举奠加爵之等,终备乃是礼之大成,故云小成也。云“使二人举爵,序殷勤於尸侑”者,饮酒之礼,酬与无爵乃尽欢心,故以旅酬及无乃为殷勤於尸侑也。案《乡饮酒》及《乡射》、《特牲》等皆一人举觯为旅酬始,二人举觯为无爵始。今傧尸乃以二人为旅酬始者,此傧尸别一礼,与彼不同。以其初时主人酬尸,尸奠之,侑未得酬,故使二人举觯,侑乃得奠,而不举即与,亦奠一爵,一爵遂酬於下,是以须二人举觯。兄弟之後,生者举觯於其长为无爵者,以其宾长所举奠酬,亦为无爵。以此二觯者,皆在堂下,故为无爵。尸不与无爵,故举堂下觯为无爵,其为旅酬皆从上发尸为首,故《特牲》等使一人举觯为旅酬,与宾长所举荐右之觯。此宾不举,旅酬皆从尸举,故所奠者为无一爵,亦是异於《特牲》。

  洗,升,酌,反位。尸、侑皆拜受爵,举觯者皆拜送。侑奠觯于右。(奠于右者,不举也。神惠右不举,变於饮酒。)

  尸遂执觯以兴,北面于阼阶上酬主人,主人在右。(尸拜於阼阶上,酬礼杀。)

  [疏]注“尸拜”至“礼杀”。

  ○释曰:决上文尸酢主人,“主人东楹东,北面拜受爵,尸西楹西北面答拜”,是各各於其阶。今尸酬主人,同于阼阶,故云礼杀也。

  坐奠爵,拜,主人答拜。不祭,立饮,卒爵,不拜既爵。酬,就于阼阶上酬主人。(言就者,主人立待之。)

  [疏]注“言就”至“待之”。

  ○释曰:言“立待之”者,以其不言阼阶上酢主人,明主人不去,立待之可知。

  主人拜受爵,尸拜送。(酬不奠者,急酬侑也。)

  [疏]注“酬不”至“侑也”。

  ○释曰:此决上主人酬宾奠之也。

  尸就筵,主人以酬侑于西楹西,侑在左。坐奠爵,拜。执爵兴,侑答拜。不祭,立饮,卒爵,不拜既爵。酌,复位。侑拜受,主人拜送。(言酌复位,明受於西阶上。)

  主人复筵,乃升长宾。侑酬之,如主人之礼。(遂,旅也。言升长宾,则有赞呼之。)

  [疏]注“遂旅”至“呼之”。

  ○释曰:知者,若不赞呼之,则当如上文众宾长升,兄弟之长升,拜受爵,故知有赞呼之也。

  至于众宾,遂及兄弟,亦如之,皆饮于上。(上,西阶上。)

  遂及私人,拜受者升受,下饮,(私人之长拜於下,升受兄弟之爵,下饮之。)

  [疏]注“私人”至“饮之”。

  ○释曰:私人位在兄弟之南,今言下饮之,则私人之长一人在西阶下饮之,其馀私人皆饮於其位,故下经云“卒爵升,酌以之其位,相酬辩”是也。

  卒爵,升酌,以之其位。相酬辩。(其位,兄弟南位,亦拜受,拜送,升酌由西阶。)

  卒饮者实爵于篚。(未受酬者,虽无所旅,犹饮。)

  [疏]“卒饮”至“于篚”。

  ○注“末受”至“犹饮”。

  ○释曰:凡旅酬之法,皆执觯酒以酬前人,前人领受其意,乃始自饮。此私人末受酬者,後虽无人可旅,犹自饮之讫,乃实爵於篚。以其酒是前人所酬,不可不饮故也。

  乃羞庶羞于宾、兄弟、内宾及私人。(无房中之羞,贱也。此羞同时羞,则酌房中亦旅。其始,主妇举酬於内宾,遂及宗妇。)

  [疏]“乃羞”至“私人”。

  ○注“无房”至“宗妇”。

  ○释曰:此经论无爵时,羞庶羞於宾及兄弟之等事。云“此羞同时羞,则酌房中亦旅”者,旅酬之下云“乃羞庶羞”,内宾羞在私人之上,私人得旅酬,则房中内宾亦旅可知。

  兄弟之後生者举觯于其长。(後生,年少也。古文觯皆为爵。延熹中,设校书,定作觯。)

  [疏]“兄弟”至“其长”。

  ○注“後生”至“作觯”。

  ○释曰:自此尽“爵止”,论後生举觯於长兄弟,主人酬兄弟之事。

  洗,升酌,降,北面立于阼阶南,长在右。坐奠爵,拜,执爵以兴,长答拜。(长在左,辟主人。)

  [疏]注“长在左辟主人”。

  ○释曰:凡献酬之法,主人常左,人若北面,则主人在东。今长兄弟北面,云“长在左”,则在西,故辟主人。

  坐祭,遂饮,卒爵,执爵以兴,坐奠爵,拜,执爵以兴,长答拜。洗,升,酌,降,长拜受于其位,举爵者东面答拜。爵止。(拜受、答拜不北面者,傧尸礼杀。长宾言奠,兄弟言止,互相发明,相待也。)

  [疏]注“拜受”至“待也”。

  ○释曰:云“傧尸礼杀”者,案《特牲》兄弟之後生举觯於其长,为旅酬。又兄弟、弟子举觯於其长,为无爵,拜送皆北面。此云“东面”,决上傧尸礼杀也。云“长宾言奠,兄弟言止,互相发明”者,上文主人酬宾,奠爵于荐左,是长宾言奠,此言爵止,是兄弟言止。长宾言奠,明止而未行,此言止,明亦奠荐左,故云互相发明也。云“相待也”者,酬宾虽在前,及其行之相待,俱时举行,故下文云“宾及兄弟交错其酬,皆遂及私人,爵无”是也。若二人举觯于尸、侑,侑奠于右,不举尸,即酬主人,主人酬侑,侑酬长宾,至于众宾,遂及兄弟,遂及私人,依次第行遍,不交错,所谓旅酬也。

  宾长献于尸,如初,无氵音,爵不止。(如初,如其献侑酌致主人受尸酢也。无氵音,爵不止,别不如初者,不使兄弟,不称加爵,大夫尊也。不用觚,大夫尊者也。)

  [疏]“宾长”至“不止”。

  ○注“如初”至“者也”。

  ○释曰:此一经论众宾长加为爵数多,与上宾异。何者?上宾献侑致爵於主人时,皆有氵音鱼从,今无氵音鱼从,故经云“无氵音”也。云“爵不止”者,上宾献尸时,亦止爵,待献堂下毕,乃举觯。今尸不止爵即饮,故云爵不止。云“宾长”者,宾之长次上宾者,非即上宾者,以其上宾将献,异之言上宾,此不异其文,明非上文上宾为宾长者,故以为次上宾者也。经云“无氵音爵不止”,文在“如初”之下,不蒙如初之文,则知与上异,故文在如初下也。云“不使兄弟,不称加爵,大夫尊也”者,此决《特牲》云长兄弟为加爵,又众宾长为加爵。不言献,此言献者,尊大夫。若三献之外,更容其献,故云大夫尊也。云“不用觚,大夫尊”者,此亦决《特牲》云“长兄弟洗觚为加爵”,此用爵,爵尊於觚,故云大夫尊者也。

  宾一人举爵于尸,如初,亦遂之於下。(一人,次宾长者。如初,如二人洗觯之为也。遂之於下者,遂及宾兄弟,下至于私人。是言亦遂之于下,言上无氵音爵不止,互相发明。)

  [疏]“宾一”至“於下”。

  ○注“一人”至“发明”。

  ○释曰:此一经论次宾举觚于尸,更为旅酬如上旅酬之事。但前二人举觯於尸侑,尸举旅酬从上至下皆遍饮。今亦从上至下,故云“亦遂之於下”。云“上言无氵音爵不止,互相发明”者,上经云爵止,与上宾奠爵云互相发明,今此又与上文无氵音爵不止相发明,是以二文皆在如初之下。

  宾及兄弟交错其酬,皆遂及私人,爵无。(,数也。长宾取觯酬兄弟之党,长兄弟取觯酬宾之党,唯已所欲,无有次第之数也。)

  [疏]“宾及”至“无”。

  ○注“数”至“数也”。

  ○释曰:自此尽“有司彻”,论堂下行无爵礼终,尸侑出,主人送於庙门外之事。云“长宾取觯”者,是主人酬宾觯。云“长兄弟取觯”者,是兄弟之後生者举觯于其长之觯也。

  尸出,侑从。主人送于庙门之外,拜,尸不顾。(拜送之。)

  [疏]“尸出”至“不顾”。

  ○注“拜送之”。

  ○释曰:傧尸之礼,尸侑宾也,故孔子亦云“宾不顾矣”。

  拜侑与长宾,亦如之。众宾从。(从者,不拜送也。)司士归尸、侑之俎。(尸侑尊,送其家。)主人退,(反於寝也。)

  有司彻。(彻堂上、下之荐俎也。外宾尸,虽堂上,妇人不彻。)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5:3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