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巽下兑上)。大过:栋桡。

  虞翻曰:大壮五之初,或兑三之初。栋桡谓三。巽为长木,称栋。初上阴柔,本末弱,故“栋桡”也。

 

  利有攸往,亨。

  虞翻曰:谓二也。刚过而中,失位无应,利变应五;之外称往,故“利有攸往”,乃“亨”也。

 

  《彖》曰:大过,大者过也。

  虞翻曰:阳称大,谓二也。二失位,故“大者过也”。

 

  栋桡,本末弱也。

  向秀曰:栋桡则屋坏,主弱则国荒。所以桡,由于初上两阴爻也。初为善始,末是令终。始终皆弱,所以“栋桡”。

  王弼曰:初为本而上为末也。

  侯果曰:本,君也。末,臣也。君臣俱弱,栋桡者也。

 

  刚过而中,巽而说行,利有攸往,乃亨。

  虞翻曰:刚过而中,谓二。说,兑也。故“利有攸往”。大壮震五之初,故“亨”。与遁同义。

 

  大过之时大矣哉。

  虞翻曰: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藉用白茅。女妻有子,继世承祀,故“大矣哉”。

 

  《象》曰:泽灭木,大过。

  案:兑,泽也。巽,木灭漫也。凡木生近水者杨也。遇泽太过,木则漫灭焉。二五枯杨,是其义。

 

  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

  虞翻曰:君子谓乾初。阳伏巽中,体复一爻,潜龙之德,故称“独立不惧”。违则忧之,乾初同义,故“遁世无闷”也。

 

  初六:藉用白茅,无咎。

  虞翻曰:位在下称藉,巽柔白为茅,故“藉用白茅”。失位,咎也。承二过四,应五士夫,故“无咎”矣。

 

  《象》曰:藉用白茅,柔在下也。

  侯果曰:以柔处下,履非其正,咎也。苟能絜诚肃恭不怠,虽置羞于地,可以荐奉,况藉用白茅,重慎之至,何咎之有矣。

 

  九二:枯杨生稊,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

  虞翻曰,稊,穉也。杨叶未舒称稊。巽为杨,乾为老,老杨故枯。阳在二也。十二月时,周之二月。兑为雨泽,枯杨得泽复生稊。二体乾老,故称“老夫”。女妻谓上兑,兑为少女,故曰“女妻”。大过之家,过以相与,老夫得其女妻,故“无不利”。

 

  《象》曰:老夫女妻,过以相与也。

  虞翻曰:谓二过初与五,五过上与二。独大过之爻得过其应,故“过以相与也”。

 

九三:栋桡,凶。《象》曰:栋桡之凶,不可以有辅也。

  虞翻曰:本末弱,故桡。辅之益桡,故“不可以有辅”。阳以阴为辅也。

 

  九四:栋隆,吉。有他吝。

  虞翻曰:隆,上也。应在于初。已与五,意在于上。故“栋隆,吉”。失位动,入险而陷于井,故“有他吝”。

 

  《象》曰:栋隆之吉,不桡乎下也。

  虞翻曰:乾为动直,远初近上,故“不桡下也”。

 

  九五:枯杨生华,老妇得其士夫,无咎无誉。

  虞翻曰:阳在五也。夬三月时,周之五月。枯杨得泽,故生华矣。老妇谓初,巽为妇,乾为老,故称“老妇”也。士夫谓五。大壮震为夫,兑为少,故称“士夫”。五过二,使应上。二过五,使取初。五得位,故“无咎”。阴在二多誉,今退伏初,故“无誉”。体姤淫女,故“过以相与”。使应少夫。《象》曰:“亦可丑也。”旧说以初为女妻,上为老妇,误矣。马君亦然。荀公以初阴失正,当变,数六,为女妻。二阳失正,数九,为老夫。以五阳得正位,不变,数七,为士夫。上阴得正,数八,为老妇。此何异俗说也。悲夫学之难,而以初本为小,反以上末为老。后之达者,详其义焉。

 

  《象》曰:枯杨生华,何可久也。老妇士夫,亦可丑也。

  虞翻曰:乾为久,枯而生华,故不可久也。妇体姤淫,故“可丑”也。

 

  上六:过涉灭顶,凶,无咎。

  虞翻曰:大壮震为足,兑为水泽。震足没水,故“过涉”也。顶,首也。乾为顶,顶没兑水中,故“灭顶凶”。乘刚,咎也。得位,故“无咎”。与灭耳同义也。

 

  《象》曰:过涉之凶,不可咎也。

  《九家易》曰:君子以礼义为法,小人以畏慎为宜。至于大过之世,不复遵常,故君子犯义,小人犯刑。而家家有诛绝之罪。不可咎也。大过之世,君子逊遁,不行礼义,谓当不义则争之,若比干谏而死是也。桀纣之民,可比屋而诛。上化致然,亦不可咎。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是其义也。

 

  《序卦》曰:物不可以终过,故受之以坎。坎者,陷也。

  崔觐曰:大过不可以极,极则过涉灭顶,故曰“物不可以终过,故受之以坎”也。

 

(坎下坎上)。坎:习坎,有孚,唯心亨,行有尚。

  虞翻曰:乾二五之坤,与离旁通。于爻,观上之二。习,常也。孚,信,谓二五。水行往来,朝宗于海,不失其时,如月行天,故习坎为孚也。

 

  维心亨,

  虞翻曰:坎为心。乾二五旁行流坤,阴阳会合,故“亨”也。

 

  行有尚。

  虞翻曰:行谓二,尚谓五也。二体震,为行动得正应五,故“行有尚,往有功也”。

 

  《彖》曰:习坎,重险也。

  虞翻曰:两象也。天险地险,故曰“重险也”。

  水流而不盈,

  荀爽曰:阳动阴中,故“流”。阳陷阴中,故“不盈”也。

  陆绩曰:水性趋下,不盈溢崖岸也。月者水精,月在天,满则亏,不盈溢之义也。

 

  行险而不失其信。

  荀爽曰:谓阳来为险,而不失中。中称信也。

  虞翻曰:信,谓二也。震为行。水性有常,消息与月相应,故“不失其信”矣。

 

  维心亨,乃以刚中也。

  侯果曰:二五刚而居中,则“心亨”也。

 

  行有尚,往有功也。

  虞翻曰:功谓五。二动应五,故“往有功也”。

 

  天险不可升也,

  虞翻曰:谓五在天位。五从乾来,体屯难。故“天险不可升也”。

 

  地险山川丘陵也。

  虞翻曰:坤为地,乾二之坤,故曰“地险”。艮为山,坎为川;半山称丘,丘下称陵。故曰“地险山川丘陵也”。

 

  王公设险以守其国,

  虞翻曰:王公大人谓乾五。坤为邦。乾二之坤成坎险,震为守,有屯难象。故“王公设险以守其国”。离言王用出征以正邦是也。

  案:九五,王也,六三,三公也。艮为山城,坎为水也。王公设险之象也。

 

  险之时用大矣哉。

  王肃曰:守险以德,据险以时,成功大矣。

 

  《象》曰:水洊至,习坎。君子以常德行习教事。

  陆绩曰:洊,再。习,重也。水再至而溢,通流不舍昼夜。重习相随以为常,有似于习,故君子象之。以常习教事,如水不息也。

  虞翻曰:君子谓乾。五在乾,称大人;在坎,为君子。坎为习、为常,乾为德,震为行,巽为教令,坤为事,故“以常德行习教事”也。

 

  初六:习坎,入于坎窞,凶。

  干宝曰:窞,坎之深者也。江河淮济,百川之流行乎地中,水之正也。及其为灾,则泛溢平地,而入于坎窞,是水失其道也。刑狱之用,必当于理,刑之正也。及其不平,则枉滥无辜,是法失其道也。故曰“入于坎窞,凶”矣。

 

  《象》曰:习坎入坎,失道凶也。

  虞翻曰:习,积也。位下,故习坎为人。坎中小穴称窞。上无其应,初二失正,故曰“失道凶”矣。

 

九二:坎有险,求小得。

  虞翻曰:阳陷阴中,故“有险”。据阴有实,故“求小得”也。

 

  《象》曰:求小得,未出中也。

  荀爽曰:处中而比初三,未足为援。虽求小得,未出于险中。

 

  六三:来之坎坎,险且枕,入于坎窞,勿用。

  虞翻曰:坎在内,称来,在坎终,故“来之坎坎”。枕,止也。艮为止。三失位乘二,则险。承五隔四,故“险且枕”。入于坎窞,体师三舆,故“勿用”。

 

  《象》曰:来之坎坎,终无功也。

  干宝曰:坎,十一月卦也。又失其位,喻殷之执法者,失中之象也。来之坎者,斥周人观衅于周也。枕,安也。险且枕者,言安忍以暴政加民,而无哀矜之心,淫刑滥罚,百姓无所措手足,故曰“来之坎坎,终无功也”。

 

  六四:樽酒簋,贰用缶。

  虞翻曰:震主祭器,故有“樽簋”。坎为酒。簋,黍稷器。三至五,有颐口象。震献在中,故为“簋”。坎为木,震为足;坎酒在上,樽酒之象。贰,副也。坤为缶,礼有副樽,故“贰用缶”耳。

 

  内约自牖,终无咎。

  虞翻曰:坎为内也。四阴小,故“约”。艮为牖,坤为户,艮小光照户牖之象;贰用缶。故“内约自牖”。得位承五,故“无咎”。

  崔觐曰:于重险之时,居多惧之地,近三而得位,比五而承阳。修其絜诚,进其忠信,则虽祭祀省薄,明德惟馨。故曰“樽酒簋,贰用缶”。内约,文王于纣时行此道,从羑里内约,卒免于难,故曰“自牖,终无咎也”。

 

  《象》曰:樽酒簋,刚柔际也。

  虞翻曰:乾刚坤柔,震为交,故曰“刚柔际也”。

 

  九五:坎不盈,禔既平,无咎。

  虞翻曰:盈,溢也。艮为止,谓水流而不盈。坎为平。禔,安也。艮止坤安,故“禔既平”。得位正中,故“无咎”。

 

  《象》曰:坎不盈,中未光大也。

  虞翻曰:体屯五中,故未光大也。

 

  上六:系用徽纆,寘于丛棘,三岁不得,凶。

  虞翻曰:徽纆,黑索也。观巽为绳,艮为手,上变入坎。故“系用徽纆”。寘,置也。坎多心,故“丛棘”。狱外种九棘,故称“丛棘”。二变则五体剥,剥伤坤杀,故“寘于丛棘”也。不得,谓不得出狱。艮止坎狱。乾为岁,五从乾来,三非其应,故曰“三岁不得,凶”矣。

 

  《象》曰:上六失道,凶三岁也。

  《九家易》曰:坎为丛棘,又为法律。

  案《周礼》:王之外朝,左九棘,右九棘,面三槐,司寇公卿议狱于其下。害人者,加明刑。任之以事。上罪三年而舍,中罪二年而舍,下罪一年而舍也。

 

  案:坎于木坚而多心,丛棘之象也。坎下巽爻,巽为绳直,“系用徽纆”也。马融云:徽纆,索也。刘表云:三股为徽,两股为纆,皆索名。以系缚其罪人矣。

 

  《序卦》曰:陷必有所丽,故受之以离。离者,丽也。

  崔觐曰:物极则反。坎虽陷于地,必有所丽于天,而受之以离也。

 

(离下离上)。离:利贞,亨。

  虞翻曰:坤二五之乾,与坎旁通。于爻,遯初之五,柔丽中正,故“利贞,亨”。

 

  畜牝牛,吉。

  虞翻曰:畜,养也。坤为牝牛。乾二五之坤成坎,体颐养象。故“畜牝牛,吉”。俗说皆以离为牝牛,失之矣。

 

  《彖》曰:离,丽也。

  荀爽曰:阴丽于阳,相附丽也。亦为别离,以阴隔阳也。离者,火也。托于木,是其附丽也。烟焰飞升,炭灰降滞,是其别离也。

 

  日月丽乎天。

  虞翻曰:乾五之坤成坎,为月;离为日。日月丽天也。

 

  百谷草木丽乎也。

  虞翻曰:震为百谷,巽为草木,坤为地。乾二五之坤成坎。震体屯。屯者,盈也。盈天地之间者唯万物,万物出震,故“百谷草木丽乎地”。

 

  重明以丽乎正,乃化成天下。

  虞翻曰:两象,故重明。正谓五阳。阳变之坤来化乾,以成万物,谓离日“化成天下”也。

 

  柔丽乎中正,故亨。

  虞翻曰:柔谓五阴,中正谓五伏阳。出在坤中,畜牝牛。故“中正”而“亨”也。

 

  是以畜牝牛吉也。

  荀爽曰:牛者,土也。生土于火。离者,阴卦。牝者,阴性,故曰“畜牝牛吉”矣。

 

  《象》曰:明两作离,

  虞翻曰:两谓日与月也。乾五之坤成坎,坤二之乾成离,离坎日月之象,故“明两作离”。作,成也。日月在天,动成万物,故称作矣。或以日与火为明。两作也。

 

  大人以继明照于四方。

  虞翻曰:阳气称大人,则乾五大人也。乾二五之光,继日之明。坤为方,二五之坤。震东兑西,离南坎北,故曰“照于四方”。

 

  初九:履错然,敬之,无咎。

  荀爽曰:火性炎上,故初欲履错于二。二为三所据。故“敬之”则“无咎”矣。

 

  《象》曰:履错之敬,以辟咎也。

  王弼曰:错然,敬慎之貌也。处离之始,将进其盛,故宜慎所履。以敬为务,辟其咎也。

 

  六二:黄离,元吉。《象》曰:黄离元吉,得中道也。

  侯果曰:此本坤爻,故云“黄离”。来得中道,所以“元吉”也。

 

  九三:日昃之离,

  荀爽曰:初为日出,三为日昃,以喻君道衰也。

 

  不鼓缶而歌,则大耋之嗟,凶。

  《九家易》曰:鼓缶者以目下视。离为大腹,瓦缶之象,谓不取二也。歌者口仰向上,谓兑为口,而向上取五也。日昃者,向下也。今不取二,而上取五,则上九耋之阳称大也。嗟者,谓上被三夺五,忧嗟穷凶也。火性炎上,故三欲取五也。

 

  《象》曰:日昃之离,何可久也。

  《九家易》曰:日昃当降,何可久长。三当据二,以为鼓缶,而今与四同取于五,故曰“不鼓缶而歌”也。

 

  九四:突如,其来如,焚如,死如,弃如。

  荀爽曰:阳升居五,光炎宣扬,故“突如”也。阴退居四,灰炭降坠,故“其来如”也。阴以不正,居尊乘阳。历尽数终,天命所诛。位丧民畔,下离所害。故“焚如”也。以离入坎,故“死如”也。火息灰损,故“弃如”也。

 

  《象》曰:突如,其来如,无所容也。

  《九家易》曰:在五见夺,在四见弃,故“无所容也”。

 

  六五:出涕沱若,

  荀爽曰:六五阴柔,退居于四,出离为坎,故“出涕沱若”。而下,以顺阴阳也。

 

  戚嗟若,吉。

  虞翻曰:坎为心,震为声,兑为口,故“戚嗟若”。动而得正,尊丽阳,故“吉”也。

 

  《象》曰:六五之吉,离王公也。

  《九家易》曰:戚嗟顺阳,附丽于五,故曰“离王公也”。阳当居五,阴退还四,五当为王。三则三公也。四处其中,附上下矣。

 

  上九:王用出征,有嘉折首,获匪其丑,无咎。

  虞翻曰:王谓乾。乾二五之坤成坎,体师象;震为出,故“王用出征”。首谓坤。二五来折乾,故“有嘉折首”。丑,类也。乾征得坤阴类,乾阳物,故“获非其丑,无咎”矣。

 

  《象》曰:王用出征,以正邦也。

  虞翻曰:乾五出征坤,故“正邦也”。

卷七

  《序卦》曰: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

  韩康伯曰:言咸卦之义也。咸柔上而刚下,感应以相与。夫妇之象,莫美乎斯。人伦之道,莫大夫妇。故夫子殷勤深述其义,以崇人伦之始,而不系之离也。先儒以乾至离为上经,天道也;咸至未济为下经,人事也。夫易六画成卦,三材必备,错综天人,以效变化,岂有天道人事偏于上下哉。斯盖守文而不求义,失不远矣。

 

(艮下兑上)。咸:亨,利贞,取女吉。

  虞翻曰:咸,感也。坤三之上成女,乾上之三成男,乾坤气交以相与。止而说,男下女。故“通利贞,取女吉”。

  郑玄曰:咸,感也。艮为山。兑为泽。山气下,泽气上,二气通而相应,以生万物,故曰“咸”也。其于人也。嘉会礼通,和顺于义,干事能正。三十之男,有此三德,以下二十之女,正而相亲说,取之则吉也。

 

  《彖》曰:咸,感也。柔上而刚下,二气感应以相与。

  蜀才曰:此本否卦。案:六三升上,上九降三,是柔上而刚下,二气交感,以相与也。

 

  止而说,男下女,是以亨利贞,取女吉也。

  王肃曰:山泽以气通,男女以礼感。男而下女,初婚之所以为礼也。通义正,取女之所以为吉也。

 

  天地感而万物化生,

  荀爽曰:乾下感坤,故万物化生于山泽。

  陆绩曰:天地因山泽孔窍,以通其气,化生万物也。

 

  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

  虞翻曰:乾为圣人;初四易位成既济;坎为心、为平,故“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此保合太和,品物流形也。

 

  观其所感,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

  虞翻曰:谓四之初,以离日见天,坎月见地,悬象著明,万物见离,故“天地万物之情可见”也。

 

  《象》曰:山上有泽,咸。

  崔觐曰:山高而降,泽下而升。山泽通气,咸之象也。

 

  君子以虚受人。

  虞翻曰:君子谓否乾。乾为人,坤为虚,谓坤虚三受上,故“以虚受人”。艮山在地下为谦,在泽下为虚。

 

  初六:咸其母。《象》曰:咸其母,志在外也。

  虞翻曰:母,足大指也。艮为指。坤为母,故“咸其母”。失位远应,之四得正,故“志在外”。谓四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1:2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