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韩诗外传 [汉] 韩婴

  韩诗外传卷第一

  

  第一章

  

  曾子仕于莒,得粟三秉。方是之时,曾子重其禄而轻其身。亲没之后,齐迎以相,楚迎以令尹,晋迎以上卿。方是之提,曾子重其身而轻其禄。怀其宝而迷其国,不口与语仁。窘其身而约其亲,不可与语孝。任重道远者,不择地而息。家贫亲老者,不择官而仕。故君子桥褐趋时,当务为急。传云:不逢时而仕,任事而敦其虑,为之使而不入其谋,贫焉故也。《诗》曰:“夙夜在公,寔命不同。”

  

  第二章

  

  传曰:夫《行露》之人许嫁矣,然而未往也。见一物不具,一礼不备,守节贞理,守死不往。君子以为得妇道之宜,故举而传之,扬而歌之,以绝无道之求,防污道之行乎?《诗》曰:“虽速我讼,亦不尔从。”

  

  第三章

  

  孔子南游适楚,至于阿谷之隧,有处子偑璜而浣者。孔子曰:“彼妇人其可与言矣乎?”抽觞以授子贡,曰:“善为之辞,以观其语。”子贡曰:“吾北鄙之人也,将南之楚。逢天之暑,思心潭潭,顾乞一飮,以表我心。”妇人对曰:“阿谷之隧,隐曲之汜,其水载清载浊,流而趋海,欲飮则飮,何问于婢子!”受子贡觞,迎流而挹之,奂然而溢之,从流而挹之,奂然而觉得之,坐置之沙上。曰:“礼固不亲授。”子贡以告。孔子曰:“丘知之矣。”抽琴去其轸,以授子贡曰:“善为之辞,以观其语。”子贡曰:“向子之言,穆如清风,不悖我语,和畅我心。于此有琴而无轸,愿借子以调其音。”女人对曰:“吾野鄙之人也,僻陋而无心,五音不知,安能调琴?”子贡以告。孔子曰:“丘知之矣。”抽絺五两以授子贡,曰:“善为之辞,以观其语。”子贡曰:“吾北鄙之人也,将南之楚。于此有絺纮(右上加乂)五两,吾不敢以当子身,敢置之水浦。”妇人对曰:“行客之人,嗟然永久,分其资财,弃之野鄙。吾年甚少,何敢受子?子不早去,今窃有狂夫守之者矣。”《诗》曰:“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此之谓也。”

  

  第四章

  

  哀公问孔子曰:“有智者寿乎?”孔子曰:“然。人有三死而非命也者,自取之也。居处不理,饮食不节,佚劳过度者,病共人杀之。居下而好干上,嗜欲无厌,求索不止者,刑共杀之。少以敌众,弱以侮强,忿不量力者,兵共杀之。故有三死而非命者,自取之也。“《诗》曰:“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第五章

  

  传曰:在天者莫明乎日月,在地者莫明于水火,在人者莫明乎礼义。故日月不高则所照不远,水火不积则光炎不博,礼义不加乎国家则功名不白。故人之命在天,国家命在礼,君人者降礼尊贤而王,重法爱民而霸,好利多诈而危,权谋倾覆而亡,《诗》曰: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第六章

  

  君子有辩善之度,以治气养性,则身后彭祖。修身自强则名配尧禹。宜于时则达,厄于穷则处,信礼者也。凡用心之术,由礼则理达,不由礼则悖乱。饮食衣服,动静居处,由礼则和节,不由礼则垫陷生疾。容貌态度,进退趍步,由礼则雅,不由礼则夷固。故人无礼则不生,事无礼则不成,国无礼则不宁,王无礼则死亡无日矣。《诗》曰:“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第七章

  

  传曰:不仁之至忽其亲,俞樾云:忽当作忍,字之误也,忍其亲与下倍其君欺其友文义相称。字误作忽,则无义矣。不忠之至倍其君,不信之至欺其友,此三者,圣人之所杀而不赦也,《诗》曰:“人而无礼,不死何为。”

  

  第八章

  

  王子比干杀身以成其吣,尾生杀身以成其信,伯夷叔齐杀身以成其廉。此四子者,皆天下之通士也。四旧作三。岂不爱其身哉?为夫义之不立,名之不显,则士耻之,故杀身以遂其行。由是观之,卑贱贫穷,非士之耻也。夫士之所芷者,天下举忠而士不与焉,举信而士不与焉,举信而士不与焉,举廉而士不与焉。三者存乎身,名牛于世,与日月并而不息天不能杀,地不能生,当桀纣之世,不之能污也。然则非恶生而乐死也。恶富贵好贫贱也,由其理尊贵及己而仕,不辞也。孔子曰:“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故阨穷而不悯,劳辱而不茍,然后能有致也。《诗》曰:“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此之谓也。”

  

  第九章

  

  原宪居鲁,环堵之室,茨以蒿莱,蓬户瓮牗,揉桑而为枢,上漏下湿,匡坐而弦歌,子贡乘肥马,衣轻裘,中绀而表素,轩车不容巷而往见之。原宪楮冠黎杖而应门,正冠则缨绝,振襟则肘见,纳履则踵决,子贡曰:“嘻,先生何病也?”原宪仰而应之,曰:“宪闻之,无财之谓贫,学而不能之谓病,宪贫也,非病也,若夫希世而行,比周而友,学以为人,教以为己,仁义之匿,车马之饰,衣裘之丽,宪不忍为之也。”子贡逡巡,面有惭色,不辞而去。原宪乃徐步曳杖歌商颂而反,声满于天地,如出金石。天子不得而臣也,诸侯不得而友也,故养身者忘家,养志者忘身。身且不爱,孰能忝之?”《诗》曰:“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第十章

  

  传曰:所谓士者,虽不能尽乎道术,必有由也。虽不能尽乎美善,必有处也。言不务多,务审其所谓,行不务多,务审其所由而已。行既已尊之,言既已由之,若肌肤性命之不可易也。《诗》曰:“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第十一章

  

  传曰:君子洁其身而同者合焉,善其音而类者应焉。马鸣而马应之,牛鸣而牛应之,非知也,其势然也,故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莫能以己之皭皭容人之混沄然。《诗》曰:我心匪鉴,不可以茹。

  

  第十二章

  

  荆伐陈,陈西门坏,因其降民使修之,孔子过而不式,子贡执辔而问曰:礼过三人则下,二人则式。今陈之修门者众矣,夫子不为式,何也?孔子曰:“国亡而弗知,不智也,知而不争,非忠也,争而不死,非勇也。修门者虽众,不能行一于此,吾故弗式也。《诗》曰:“忧必悄悄,愠于群小”,小人成群,何足礼哉?

  

  第十三章

  

  传曰:喜名者必多怨,好与者必辱,唯灭迹于人,能随天地自然,为能胜理而无爱名,名兴则道不用,道行则人无位矣。夫利为害本,而福为祸先。唯不求利者为无害,不求福者为无祸,《诗》曰:“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第十四章

  

  传曰:听者耳闻,明者目见。聪明则仁爱着而廉耻分矣。故非其道而行之,虽劳不至。非其有而求之,虽强不得,故智者不为非其事,廉者不求非其有,是以害远而名彰也,《诗》云:“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第十五章

  

  传曰:安命养性者不待积委而富,名号传乎世者不待势位而显,德义畅乎中而无外求也,信哉,贤者之不以天下为名利也。《诗》曰:“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第十六章

  

  古者天子左五钟,右五钟。将出,则撞黄钟,而右五钟皆应之,马鸣中律,驾者有文,御者有数,立则磬折,拱则抱鼓,行步中规,折旋中矩。然后太师奏升车之乐,告出也。入则撞蕤宾,而左五钟皆应之,以治容貌,容貌得则颜色齐,颜色齐则肌肤安。蕤宾有声,鹄震马鸣,及倮介之虫,无不延颈以听。在内者皆玉色,在外者皆金声,然后少师奏升堂之乐,即席告入也。此言音乐相和,物类相感,同声相应之义也。《诗》云:“钟鼓乐之。”此之谓也。

  

  第十七章

  

  枯鱼衔索,几何不蠹?二亲之寿,忽如过客。树木欲茂,霜露不使。贤士欲养,二亲不待,故曰:家贫亲老,不择官而仕也。《诗》曰:“虽则尾(左加火),父母孔迩。”此之谓也。

  

  第十八章

  

  孔子曰:君子有三忧,弗知可无忧与?知而不学,可无忧与?学而不行,可无忧与?《诗》曰:“未见君子,忧心惙惙。”

  

  第十九章

  

  鲁公甫文伯死,其母不哭也。季孙闻之曰:“公甫文伯之母,贞女也,子死不哭,必有方矣。使人问焉,对曰;昔是子也,吾使之事仲尼,仲尼去鲁,送之不出鲁郊,赠之不与家珍,病不见士之来视者,死之日,宫女缞绖而从者十执行,此不足于士而有余于妇人也,吾是以不哭也。《诗》曰:“乃如之人兮,德音无良。”

  

  第二十章

  

  传曰:天地有合,周廷寀云:说苑辨物篇合上有德字,1礼记乐记篇云:天地欣合,则生气有精矣。阴阳消息,则变化有时矣。时得则治,时失则乱,故人生而不具者五,目无见,不能食,不能行,不能言,不能施化,三月微盷而后能见,八月生齿而后能食,朞年膑就而后能行,三年鹸(右为页)合而后能言。十六精通在后能施化,阴阳相反,阴以阳变,阳以阴变。故男八月生齿,八岁而龀齿。十六而精化小通。女生七月生齿,七岁而龀齿,十四而精化小通。是故阳以阴变,阴以阳变,故不肖者精化始具,而生气感动,触情纵欲,反施乱化。是以年寿亟夭而性不长也。《诗》曰:乃如之人兮,怀婚姻也,太无信也,不知命也,贤者不然,精气阗溢而后伤,时不可过也。不见道端,乃陈情欲,以歌道义。《诗》曰:“静女其姝,俟我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踌躇。瞻彼日月,遥遥我思。道之云远,曷云能来!”急时之辞也。甚焉故称日月也。

  

  第二十一章

  

  楚白公之难,有庄之善者,辞其母,将死君。其母曰:“弃母而死君可乎?”曰:“吾闻事君者,内其禄而外其身,今之所以养母者,君之禄也,请往死之。”比至朝,三废车中。其仆曰:“子惧,何不反也?”曰:“惧,吾私也,死君,吾公也。吾闻君子不以私害公。”遂往死之。君子闻之曰:“好义哉,必济矣夫。”《诗》云:“深则厉,浅则揭。”此之谓也。

  

  第二十二章

  

  晋灵公之时,宋人杀昭公,赵宣子请师于灵公而救之。灵公曰:“非晋国之急也。”宣子曰:“不然,夫大者天地,其次君臣,所以为顺也,今杀其君,所以反天地,逆人道也,无必加灾焉。晋为盟主而不救,无罚惧及矣。《诗》云:“凡民有丧,匍匐救之。而况国君乎?”于是灵公乃与师而从之。宋人闻之,俨然感说,而晋国日昌,何则?以其诛逆存顺。《诗》曰:“凡民有丧,匍匐救之。”赵宣子之谓也。

  

  第二十三章

  

  传曰:水浊则鱼喁,令苛见民乱,城峭则崩,岸峭则陂。故吴起峭刑而车裂,商鞅峻法而支解,治国者譬若乎张琴然,大弦急则小弦绝矣,故急辔衔者,非千里之御也,有声之声不过百里,无声之声延及四海。故禄过其功者削,名过其实者损,情行合而名副之,祸福不虚至矣。《诗》云:“何其处也,必有与也。何其久也,必有以也。”故惟其无为,能长生久视,而无累于物矣。郝懿行云:“故惟其无为”以下,疑他篇错简在此。维遹案:下第二十四章诗辞末,说苑修文篇有“惟有以者,为能长生久视而无累于物也”十六字。今本下章无,盖即郝氏所本。

  

  第二十四章

  

  传曰:衣服容貌者,所以说目也,应对言语者,所以说耳也。好恶去就者,所以说心也。故君子衣服中,容貌得,则民之目悦,言语逊,应对给,则民之耳悦矣。就仁去不仁,则民之心悦矣。三者存乎身,虽不在位,谓之素行。故中心存善,而日新之,则独居而乐,德充而形。《诗》曰:“何其处也,必有与也。何其久也,必有以也。”

  

  第二十五章

  

  仁道有四,磏为下。有圣仁者,有智仁者,有德仁者,有磏仁者。上知天能用其时,下知地能用其材,中知人能安乐之,是圣仁者也。上亦知天能用其时,下知地能用其材,中知人能使人肆之,是智仁者也。宽而容众,百姓信之,道所以至,弗辱以时,是德仁者也,廉洁直方,病乱不治,恶邪不匡,虽居乡里,若坐涂炭,命入朝廷,如赴汤火,非其民不使,非其食弗尝,疾乱世而轻死,弗顾弟兄,以法度之,比于不祥,是磏仁者也。传曰:山锐则不高,水径则不深,仁磏则其德不厚,志与天地拟者其人不祥。是伯夷、叔齐、卞随、介子推、原宪、鲍焦、袁旌目、申徒狄之行也,其所受天命之度,适至是而止,弗能改也,虽枯槁弗舍也。《诗》云:“亦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磏仁虽下,然圣人不废者,匡民隐括,有在是中者也。

  

  第二十六章

  

  申徒狄非其世,将自投于河。崔嘉闻而止之曰:“吾闻圣人仁之于天地之间也,民之父母也,今为濡足之故,不救溺人,可乎?”申徒狄曰:“不然。昔桀杀关龙逢,纣杀王子比干,而亡天下,吴杀子胥,陈杀泄冶,而灭其国。故亡国残家,非无圣智也,不用故也。”遂抱石而沉于河。君子闻之曰:“廉矣。如仁与智,则吾未之见也。”《诗》曰:“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第二十七章

  

  鲍焦衣弊肤见,挈畚捋蔬,遇子贡于道。子贡曰:“吾子何以至于此也?”鲍焦曰:“天下之遗德教者众矣,吾何以不至于此也?吾闻之,世不己知而行之不已者,是爽行也。上不己用而干之不止者,是毁廉也。行爽廉毁,然且弗舍,惑于利者也。”子贡曰:“吾闻之,非其世者,不生其利。汗其君者,不履其士。今吾子污其君而履其土,非其世而捋其蔬,其可乎?《诗》曰:“‘溥天之下,莫非王土。’此谁之有哉?”鲍焦曰:“于戏!吾闻贤者重进而轻退,廉者易愧而轻死。”于是弃其蔬而立槁于洛水之上。君子闻之曰:“廉夫刚哉!夫山锐则不高,水径则不深,行磏者其德不厚,志与天地拟者其为人不祥。鲍焦可谓不祥矣。其节度浅深,适至于是矣。”《诗》云:“亦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第二十八章

  

  昔者周道之盛,邵伯在朝,有司请营邵以居。邵伯曰:“嗟!以吾一身而劳百姓,此非吾先君文王之志也。”于是出而就蒸庶于阡陌陇亩之间而听断焉。邵伯暴处远野,庐于树下,百姓大说,耕桑者倍力以劝。于是岁大稔,民给家足。其后,在位者骄奢,不恤元元,税赋繁数,百姓困乏,耕桑失时。于是诗人见邵伯之所休息树下,美而歌之。《诗》曰:“蔽茀甘棠,勿刬勿伐,召伯所茇。”此之谓也。

  

  

  

  

  韩诗外传卷第二

  

  第一章

  

  楚庄王围宋,有七日之粮,曰:“尽此而不克,将去而归。”于是使司马子反乘闉而窥宋城。宋使华元乘闉而应之。子反曰:“子之国何若矣?”华元曰:“惫矣。易子而食之,片(左加木)骸而爨之。”子反曰:“嘻,甚矣惫!虽然,吾闻围者之国,箝马而秣之,使肥者应客。今何吾子之情也?”华元曰:“吾闻君子见人之困则矜之,小人见人之困则幸之。吾望见吾子似于君子,是以情也。”子反曰:“诺,子其勉之矣。吾军有七日粮尔。”揖而去。子反告庄王,庄王曰:“若何?”子反曰:“惫矣。易子而食之,片(左加木)骸而爨之。”庄王曰:“嘻,甚矣惫·今得此而归尔。”子反曰:“不可,吾已告之矣。曰:军亦有七日粮尔。”庄王怒曰:“吾使子视之,子曷为而告之?”子反曰:“区区之宋犹有不欺之臣,可以楚国而无乎?吾是以告之也。”庄王曰:“虽然吾今得此而归尔。”子反曰:“王请处此,臣请归耳。”王曰:“子去我而归,吾孰与处乎此?吾将从子而归。”遂引师而归。君子善其平乎己也。华元以诚告子反,得以解围,全二国之命。《诗》云:“彼姝者子,何以告之?”君子善其以诚相告也。

  

  第二章

  

  鲁监门之女婴相从绩,中夜而泣涕。其偶曰:“何谓而泣也?”婴曰:“吾闻卫世子不肖,所以泣也。”其偶曰:“卫世子不肖,诸侯之忧也。子曷为泣也?”婴曰:“吾闻之,异乎子之言也。昔者宋之桓司马得罪于宋君,出奔于鲁,其对佚而展(右加马)吾园,而食吾园之葵。是岁,吾闻园人亡利之半。越王勾践起兵而攻吴,诸侯畏其威。鲁往献女,吾姊与焉。兄往视之,道畏而死。越兵威者吴也,兄死者,我也。由是观之,祸与福相及也。今卫世子甚不肖,好兵,吾男弟三人,能无忧乎?”《诗》曰:“大夫跋涉,我心则忧。”是非类与乎?

  

  第三章

  

  高子问于孟子曰:“夫嫁娶者非己所自亲也。卫女何以编于《诗》也?”孟子曰:“有卫女之志则可,无卫女之志则怠。若伊尹于太甲,有伊尹之志则可,无伊尹之志则篡。夫道二,常之谓经,变之谓权。怀其常道而挟其变权,乃得为贤。夫卫女行中孝,虑中圣,权如之何?”《诗》曰:“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视我不臧,我思不远。”

  

  第四章

  

  楚庄王听朝罢晏。樊姬下堂而迎之,曰:“何罢之晏也,得无饥倦乎?”庄王曰:“今日听忠贤之言,不知饥倦也。”樊姬曰:“王之所谓忠贤者,诸侯之客欤?国中之士欤?”庄王曰:“则沈令尹也。”樊姬掩口而笑。王曰:“姬之所笑者何等也?”姬曰:“妾得侍于玉,尚汤沐,执巾栉,振衽席,十有一年矣。然妾未尝不遣人之梁郑之间,求美人而进之于王也。与妾同列者十人,贤于妾者二人。妾岂不欲擅王之爱,专王之宠哉?不敢以私愿蔽众美也,欲王之多见,则知人能也。今沈令尹相楚数年矣,未尝见进贤而退不肖也,又焉得为忠贤乎?”庄王旦朝,以樊姬之言告沈令尹。令尹避席而进孙叔敖。叔敖治楚三年,而楚国霸。楚史援笔而书之于策曰:“楚之霸,樊姬之力也。”《诗》曰:“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樊姬之谓也。

  

  第五章

  

  闵子骞始见于夫子,有菜色,后有刍豢之色。子贡问曰:“子始有菜色,今有刍豢之色,何也?”闵子曰:“吾出蒹葭之中,入夫子之门。夫子内切瑳以孝,外为之陈王法,心窃乐之。出见羽盖龙旗,旃裘相随,心又乐之。二者相攻胸中而不能任,是以有菜色也。今被夫子之教寖深,又赖二三子切瑳而进之,内明于去就之义,出见羽盖龙旗,旃裘相随,视之如坛土矣,是以有刍豢之色。”《诗》曰:“如切如瑳,如错如磨。”

  

  第六章

  

  传曰:雩而雨者何也?曰:无何也,犹不雩而雨也。星坠木鸣,国人皆恐,何也?是天地之变,阴阳之化,物之罕至者也。怪之可也,畏之非也。夫日月之薄蚀,怪星之党见,风雨之不时,是无世而不尝有也。上明政平,是虽并至无伤也。上闇政险,是虽无一无益也。夫万物之有灾,人妖最可畏也。曰何谓人妖?曰枯耕伤稼,枯耘伤岁,政险失民,田秽稼恶,籴贵民饥,道有死人,寇贼并起,上下乖离,邻人相暴,对门相盗,礼义不修,牛马相生,六畜作妖,臣下杀上,父子相疑,是谓人妖。妖是生于乱。传曰:天地之灾,隐而废也,万物之怪,书不说也。无用之变,不急之察,弃而不治。若夫君臣之义,父子之亲,男女之别,切瑳而不舍也。《诗》曰:“如切如瑳,如错如磨。”

  

  第七章

  

  孔子曰:“口欲味,心欲佚,教之以仁。心欲安,身欲劳,教之以恭。好辩论而畏惧,教之以勇。目好色,耳好声,教之以义。”《易》曰:“艮其限,列其殥(改歹为月),厉熏心。”《诗》曰:“吁嗟女兮,无与士耽。”皆防邪禁佚,调和心志。

  

  第八章(以下暂不录注)

  

  高墙丰上激下,未必崩也。降雨兴,流潦至,则崩必先矣。草木根荄浅,未必撅也。飘风兴,暴雨坠,则撅必先矣。君子居是邦也,不崇仁义,尊其贤臣,以理万物,未必亡也。一旦有非常之变,诸侯交争,人趋车驰,迫然祸至,乃始愁忧,干喉焦唇,仰天而叹,庶几乎望其安也,不亦晚乎?孔子曰:“不慎其前而悔其后,嗟乎!虽悔无及矣。”《诗》曰:“惙其泣矣,嗟何及矣!”

  

  第九章

  

  曾子曰:“君子有三言,可贯而佩之。一曰无内踈而外亲,二曰身不善而怨他人,三曰患至而后呼天。”子贡曰:“何也?”曾子曰:“内疏而外亲,不亦反乎?身不善而怨他人,不亦远乎?患至而后呼天,不亦晚乎?”《诗》曰:“惙其泣矣,嗟何及矣!”

  

  第十章

  

  夫霜雪雨露,杀生万物者也,天无事焉,犹之贵天也。执法厌文,治官治民者,有司也,君天事焉,犹之尊君也。夫辟土殖谷者后稷也,决江疏河者禹也,听狱执中者皋陶也。然而有圣名者尧也。故有道以御之,身虽无能也,必使能者为己用也。无道以御之,彼虽多能,犹将无益于存亡矣。《诗》曰:“执辔如组,两骖如舞。”贵能御也。

  

  第十一章

  

  传曰:孔子云:美哉颜无父之御也,马知后有舆而轻之,知上有人而爱之。马亲其正而爱其事,如使马能言,彼将必曰:“乐哉!今日之驺也!”至于颜沦,少衰矣。马知后有舆而轻之,知上有人而敬之。马亲其正而敬其事,如使马能言,彼将必曰:“驺来,其人之使我也!”至于颜夷而衰矣。马知后有舆而重之,知上有人而畏之。马亲其正而畏其事,如使马能言,彼将必曰:“驺来!驺来!女不驺,彼将杀女。”故御马有法矣,御民有道矣。法得则马和而欢,道得则民安而集。《诗》曰:“执辔如组,两骖如舞。”此之谓也。

  

  第十二章

  

  颜渊侍坐鲁定公于台,东野毕御马于台下。定公曰:“善哉!东野毕之御也。”颜渊曰:“善则善矣,其马将佚矣。”定公不说,以告左右曰:“闻君子不谮人。君子亦谮人乎?”颜渊退,俄而廐人以东野华马佚闻矣。定公躐席而起,曰:“趣驾召颜渊。”颜渊至,定公曰:“乡寡人曰:‘善哉东野毕之御也。’吾子曰:‘善则善矣,然则马将佚矣。’不识吾子何以知之?”颜渊曰:“臣以政知之。昔者舜工于使人,造父工于使马。舜不穷其民,造父不极其马。是以舜无佚民,造父无佚马也。今东野毕之御,上车执辔,衔体正矣,周旋步骤,朝礼毕矣,历险致远,马力殚矣,然犹策之不已,所以知其佚也。”定公曰:“善,可少进乎?”颜渊曰:“兽穷则啮,鸟穷则啄,人穷则话。自古及今,穷其下能不危者,未之有也。《诗》曰:‘执辔如组,两骖如舞。’善御之谓也。”定公曰:“寡人之过矣!”

  

  第十三章

  

  崔杼杀庄公,令士大夫盟。盟者皆脱剑而入。言不疾,指不至血者死,所杀者十余人。次及晏子。晏子捧杯血,仰天而叹曰:“恶乎!崔杼将为天道而杀其君。”于是盟者皆视之。崔杼谓晏子曰:“子与我,吾将与子分国。子不与我,杀子。直兵将推之,曲兵将钩之,吾愿子图之也。”晏子曰:“吾闻留以利而倍其君者非仁也,劫以刃而失其志者非勇也。《诗》曰:‘莫莫葛藟,延于条枚。恺悌君子,求富不回。’婴其可回矣?直兵推之,曲兵钩之,婴不之革也。”崔杼曰:“舍晏子。”晏子起而出,援绥而乘。其仆驰。晏子抚其手曰:“麋鹿在山林,其命在庖厨。命有所县,安在疾驰?”安行成节,然后去之。《诗》曰:“羔裘如濡,恂直且侯。彼己之子,舍命不偷。”

  

  第十四章

  

  楚昭王有士曰石奢,其为人公正而好直。王使为理。于是道有杀人者,石奢追之,则其父也。还返于廷曰:“杀人者,臣之父也。以成政非孝也。不行君法,非忠也。弛罪废法,而伏其辜,臣之所守也。”遂伏斧锧,曰:“命在君。”君曰:“追而不及,痛有罪乎?子其治事矣。”石奢曰:“不然。不私其父,非孝也。不行君法,非忠也。以死罪生,不廉也。君欲赦之,上之惠也。臣不能失法,下之义也。”遂不去鈇锧,刎颈而死乎廷。君子闻之曰:“贞夫法哉,石先生乎!”孔子曰:“子为父隐,父为子隐,直在其中矣。”《诗》曰:“彼己之子,邦之司直。”石先生之谓也。

  

  第十五章

  

  外宽而内直,自设于隐括之中,直己而不直人,善废而不悒悒,蘧伯玉之行也。故为人父者则愿以为子,为人子者则愿以为父,为人君者则愿以为臣,为人臣者则愿以为君,名昭诸侯,天下愿焉。《诗》曰:“彼己之子,邦之彦兮。”此君子之行也。

  

  第十六章

  

  传曰:孔子遭齐程本子于郯之间,倾盖而语终日,有间,顾子路曰:“由来!取束帛以赠先生。”子路不对。有间,又顾曰:“取束帛以赠先生。”子路率尔而对曰:“闻之于夫子,士不中道相见。女无媒而嫁者,君子不行也。”孔子曰:“夫《诗》不云乎:‘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青阳宛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且夫齐程本子,天下之贤士也,吾于是而不赠,终身不之见也。大德不踰闲,小德出入可也。”

  

  第十七章

  

  君子有主善之心,而无胜人之色,德足以君天下,而无骄肆之容,行足以及后世,而不以一言非人之不善。故曰:君子盛德而卑,虚己以受人,旁行不流,应物而不穷。虽在下位,民愿戴之。虽欲无尊,得乎哉?《诗》曰:“彼己之子,美如英,美如英,殊异乎公行。”

  

  第十八章

  

  君子易和而难狎也,易惧而不可劫也,畏患而不避义死,好利而不为所非,交亲而不比,言辩而不乱,荡荡乎其义不可失也,磏乎其廉而不刿也,温乎其仁厚之宽大也,超乎其有以殊于世也。《诗》曰:“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

  

  第十九章

  

  商容尝执羽钥,冯于马徒,欲以化纣而不能。遂去,伏于太行。及武王克殷,立为太子,欲以为三公。商容辞曰:“吾常冯于马徒,欲以化纣而不能,愚也。不争而隐,无勇也。愚且无勇,不足以备乎三公。”遂固辞不受命。君子闻之曰:商容可谓内省而不诬能矣。君子哉!去素餐远矣。《诗》曰:“彼君子兮,不素餐兮。”商先生之谓也。

  

  第二十章

  

  晋文公使李离为理,过听杀人,自拘于廷,请死于君。君曰:“官有贵贱,罚有轻重。下吏有罪,非子之罪也。”李离对曰:“臣居官为长,不与下吏让位,受禄为多,不与下吏分利。今过听杀人而下吏蒙其死,非所闻也。”不受命。君曰:“子必自以为有罪,则寡人亦有罪矣。”李离曰:“法,失刑则刑,失死则死。君以臣为能听狱决疑,故使臣为理。今过听杀人,臣之罪当死。”君曰:“弃位委官,伏法亡国,非所望也。趣出!无忧寡人之心。”李离对曰:“政乱国危,君之忧也。军败卒辞,将之忧也。夫无能以事君,闇行以临官,是无功以食禄也。臣不能以虚自诬。”遂伏剑而死。君子闻之曰:忠矣乎!《诗》曰:“彼君子兮,不素餐兮。”李先生之谓也。

  

  第二十一章

  

  楚狂接舆躬耕以食。其妻之市未返。楚王使使者赍金百镒造门,曰:“大王使臣奉金百镒,愿请先生治河南。”接舆笑而不应。使者遂不得辞而去。妻从市而来,曰:“先生少而为义,岂将老而遗之哉?门外车轶何其深也?”拨舆曰:“今者王使使者赍金百镒,欲使我治河南。”其妻曰:“岂许之乎?”曰:“未也。”妻曰:“君使不从,非忠也。从之,是遗论文也。不如去之。”乃夫负釜甑,妻戴纴器,变易姓字,莫知其所之。《论语》曰:“色斯举矣,翔而后集。”接舆之妻是也。《诗》曰:“逝将去汝,适彼乐土。适彼乐土,爰得我所。”

  

  第二十二章

  

  昔者桀为酒池糟堤,纵靡靡之乐,一鼓而牛飮者三千人。羣臣皆相持而歌曰:“江水沛兮,舟楫眣兮。我王废兮,趣归于亳,亳亦大兮。”又曰:“乐兮乐兮,四牡骄兮,六辔沃兮。去不善兮从善,何不乐兮!”伊尹知大命之将至,曰:“君王不听臣言,大命至矣!亡无日矣!”桀拍然而抃,盍然而笑,曰:“子又妖言矣。吾有天下,犹天之有日也。日有亡乎?日亡吾亦亡也。”于是伊尹接履而趋,遂适于汤。汤以为相。可谓适彼乐土,爰得其所矣。《诗》曰:“逝将去汝,适彼乐土。适彼乐土,爰得我所。”

  

  第二十三章

  

  伊尹去夏入殷。田饶去鲁适燕。介子推去晋入山。田饶事鲁哀公而不见察,谓哀公曰:“臣将去君,黄鹄举矣。”哀公曰:“何谓也?”由饶曰:“君独不见夫鸡乎?敌在前敢鬬者勇也,见食相呼者仁也,守夜不失时者信也。鸡虽有此五德,君犹日瀹而食之者何也?则以其所从来者近也。夫黄鹄一举千里,止君园池,食君鱼鳖,啄君黍粱,无此五德者,君犹贵之者何也?以其所从来者远也。故臣将去君,黄鹄举矣。”哀公曰:“止!吾将书子之言也。”田饶曰:“臣闻食其食者,不毁其器。阴其树者,不折其枝。有臣不用,何书其言为?”遂去之燕。燕立以为相。三年,燕政大平,国无盗贼。哀公喟然太息,为之辟寝三月,减损上服。曰:“不慎其前无悔其后,何可复得?”《诗》云:“近将去汝,适彼乐国。适彼乐国,爰得我直。”晋文公反国,酌士大夫酒,召舅犯而将之,召艾陵而相之,授田百万。介子推无爵。齿而就位。觞三行,介子推奉觞而起,曰:“有龙矫矫,将失其所。龙既入深渊。得其安所。蛇脂尽干,独不得甘雨。此何谓也。”文公曰:“嘻!是寡人之过也。吾为子爵与,待旦之朝也。吾为子田与,河东阳之间。”介子推曰:“推闻君子之道,谒而得位,道士不居也,争而得财,廉士不受也。”文公曰:“使我得反国者,子也。吾将以成子之名。”介子推曰:“推闻君子之道,为人子而不能承其父者,则不敢当其后。为人臣而不见察于其君者,则不敢立于其朝。然推亦无索于天下矣。”遂去而之介山之上。文公使人求之,不得。为之辟寝三月,号呼朞年。《诗》曰:“逝将去汝,适彼乐郊。适彼乐郊,谁之永号。”此之谓也。

  

  第二十四章

  

  子贱治单父,弹鸣琴,身不下堂,而单父治。巫马期以星出,以星入,日夜不处,以身亲之,而单父亦治。巫马期于子贱。子贱曰:“我任人,子任力。任人者佚,任力者劳。”人谓子贱则君子矣,佚四肢,全耳目,平心气,而百官理,任其数而已。巫马期则不然。弊性事情,劳力教诏,虽治犹未至也。《诗》曰:“子有衣裳,弗曳弗搂。”

  

  第二十五章

  

  子路曰:“士不能勤苦,不能轻死亡,不能恬贫穷,而曰我能行义,吾不信也。昔者申包胥立于秦廷,七日七夜,哭不绝声,是以存楚。不能劝革,焉能行此?比干且死,而谏愈忠。伯夷叔齐饿于首阳,而志益彰。不轻无记名投票亡,焉能行此?曾子褐衣缊绪,未尝完也。粝米之食,未尝饱也。义不合,则辞上卿。不恬贫穷,焉能行此?夫士欲立身行道,无顾难易,然后能行之。欲行义白名,无顾利害,然后能行之。《诗》曰:“彼己之子,硕大且笃。”非良笃修身行之君子其执能与之哉?

  

  第二十六章

  

  子路与巫马期薪于韫丘之下。陈之富人有处师氏者,脂车百乘,觞于韫丘之上。子路与巫马期曰:“使子无忘子之所知,亦无进子之所能,得此富,终身无复见夫子,子为之乎?”巫马期喟然仰天而叹,闟然投鎌于地,曰:“吾尝闻之夫子:‘勇士不忘丧其元,志士仁人不忘在沟壑。’子不知予与?试予与?意者其志与?”子路心惭,负薪先归。孔子曰:“由来!何为偕出而先返也?”子路曰:“向也由与巫马期薪于韫丘之下,陈之富人有处师氏者,脂车百乘,觞于韫丘之上。由谓巫马期曰:‘使子无忘子之所知,亦无进子之所能,得此富,终身无复见夫子,子为之乎?’巫马期喟然仰天而叹,闟然投鎌于地,曰:‘吾尝闻之夫子,勇士不忘丧其元,志士仁人不忘在沟壑。子不知予与?试予与?意者其志与?’由也心惭,故先负薪归。”孔子援琴而弹。《诗》曰:“肃肃鸨羽,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能蓻稷黍。父母何怙?悠悠仓天,曷其有所!”予道不行邪?使汝愿者。

  

  第二十七章

  

  孔子曰:“士有五。有埶尊贵者,有家富厚者,有资勇悍者,有心智能者,不以爱民行义理,而反以暴敖凌物。家富厚者,不以振穷救不足,而反以侈靡无度。资勇悍者,不以卫上攻战,而反以侵陵私斗。心智能者,不以端计数,而反以事奸饰诈。貌美好者,不以统朝莅民,而反以蛊女从欲。此五者,所谓士失其美质者也。”《诗》曰:“温其如玉,在其板屋,乱我心曲。”

  

  第二十八章

  

  上之人所遇,容色为先,声音次之,事行为后。故望而知宜为人君者容也,近而可信者色也,发而安中者言也,久而可观者行也。故君子容色,天下仪象而望之,不假言而知宜为人君者。《诗》曰:“彦如渥沰。”其君也哉!

  

  第二十九章

  

  子夏读书已毕。夫子问曰:“尔亦可言于书矣。”子夏对曰:“书之于事也。昭昭乎若日月之光明,燎燎乎如星辰之错行,上有尧舜之道,下有三王之义,子弟所受于夫子者,志之于心不敢忘。虽居蓬户之中,弹琴以咏先生之风,有人亦乐之,无人亦乐之,亦可发愤忘食矣。《诗》曰:‘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泌之洋洋,可以疗饥。’”夫子造然变容曰:“嘻!吾子殆可以言书已矣。然子以见其表,未见其里。”彦渊曰:“其表已见,其里又何有哉?”孔子曰:“窥其门,不入其中,安知其奥藏之所在乎?然藏又非难也。丘尝悉心尽志,已入其中,前有高岸,后有深谷,泠泠然如此,既立而已矣。”

  

  第三十章

  

  传曰:国无道则飘风厉疾,暴雨折木,阴阳错气,夏寒冬温,春热秋荣,日月无光,星辰错行,民多疾病,国多不祥,羣生不寿,而五谷不登。当成周之时,阴阳调,寒暑平,羣生遂,万物宁。故曰:其风治,其乐连,其驱马舒,其民依依,其行迟迟,其意好好。《诗》曰:“匪风发兮,匪车揭兮,顾瞻周道,中心制(下加心)兮。”

  

  第三十一章

  

  夫治气养心之术,血气刚强则务之以调和,智虑潜深则一之以易谅,勇毅强果则辅之以道术,齐给便捷则安之以静退,卑摄贪利则抗之以高志,容众驽散则劫之以师友,怠慢摽弃,则慰之以祸灾。愿婉端悫则合之以礼乐。凡治气养心之术,莫径由礼,莫优得师,莫慎一好。好一则抟,抟则精,精则神,神则化。是以君子务结心乎一也。《诗》曰:“淑人君子,其仪一兮。其仪一兮,心如结兮。”

  

  第三十二章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成行。家有千金之玉,不知治,犹之贫也。良工宰之,则富及子孙。君子谋之,则为国用。故动则安百姓,议则延民命。《诗》曰:“淑人君子,正是国人。正是国人,胡不万年!”

  

  第三十三章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4:3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