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孙毓曰:按《书传》文王七年五伐,有伐密须、犬夷、黎、邘、崇。  《汉·匈奴传》:周西伯昌伐畎夷。注:畎夷,即畎戎也,又曰昆夷,或作混,又作绲,并音工本反。亦曰犬戎。陇以西有畎戎。《山海经》云:黄帝生苗龙,苗龙生融吾,融吾生弄明,弄明生白犬,白犬有牝牡,是为犬戎。 《说文》:赤戎木犬种,故字从犬。  《史记》:自陇以西有绲戎。《绵》“混夷駾矣”。音昆。  《说文》引《诗》“犬夷呬矣”。《皇矣》“串夷载路”。郑氏曰:即混夷,西戎国名。  《孟子》:文王事昆夷。《书大传》注引《诗》“畎夷喙矣”。

  玁狁

  《史记·匈奴传》:唐虞以上,有山戎、猃狁、荤粥,居于北蛮。颜氏曰:皆匈奴别号。 晋灼曰:尧时曰荤粥,周曰猃狁,秦曰匈奴。  《孟子》:大王事獯鬻。  曹氏曰:西北二虏相倚角为寇,故征玁狁则西戎作,伐西戎则玁狁平。  《汉·匈奴传》:武王伐纣而营雒邑,复居于酆镐,放逐戎夷泾、洛之北,以时入贡,名曰荒服。懿王时戎、狄交侵,暴虐中国,诗人始作疾而歌之曰:“靡室靡家,猃狁之故。”

  往城于方 朔方

  毛氏曰:方朔,方近玁狁之国也。  朱氏曰:今灵、夏等州之地。  曹氏曰:即《六月》所谓“侵镐及方”。《郡县志》:夏州朔方县什贲故城在县治北,即汉朔方县之故城也。《诗》所谓“王命南仲,城彼朔方”是也。汉武帝元朔二年,收河南地,置朔方、五原郡,使苏建筑朔方。什贲之号,盖蕃语也。  程氏曰:城朔方而玁狁之难除,御戎狄之道,守备为本,不以攻战为先也。  《史记·匈奴传》:戎、狄逐周襄王,暴虐中国,故诗人歌之曰:“出舆彭彭,城彼朔方。”  《汉书》:宣王兴师征伐,诗人美大其功曰:“出车彭彭,城彼朔方。”

  西戎

  朱氏曰:昆夷也。  《后汉·西羌传》:武乙暴虐,犬戎寇边,周古公逾梁山而避于岐下。及子季历,遂伐西落鬼戎。太丁之时,季历复伐燕京之戎,戎人大败周师。后二年,周人克余无之戎,于是太丁命季历为牧师。自是之后,更伐始呼、翳徒之戎,皆克之。《竹书纪年》。及文王为西伯,西有昆夷之患,北有猃狁之难,遂攘戎、狄而戍之,莫不宾服。乃率西戎,征殷之叛国以事纣。

  南有嘉鱼

  毛氏曰:江、汉之间,鱼所产也。  左太冲《蜀都赋》:嘉鱼出于丙穴。陆氏曰:丙穴,在汉中沔阳县北,穴口向丙,故曰丙。 《类要》:丙水出丙穴,在兴州顺政县,今沔州。 《文选注》:丙,地名,有鱼穴二所,常以三月取之。 丙者,向阳穴也。  《舆地记》:穴口广五六尺,泉源垂注。有嘉鱼,常以三月自穴下透入水。 大景山在兴州南七十里,与小景山相连,本作丙,以避讳改。相传北有丙穴,产嘉鱼。

  四海

  《尔雅》:九夷、八狄、七戎、六蛮,谓之四海。《疏》曰:夷类有九:畎夷、千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又玄菟、乐浪、高骊、满饰、凫更、索家、东屠、倭人、天鄙。蛮类有八:天竺、咳首、僬侥、跂踵、穿胸、儋耳、狗轵、旁脊。戎类有六:侥夷、戎夫、老白、耆羌、鼻息、天刚。狄类有五:月支、秽貃、匈奴、单于、白屋。

  焦获

  毛氏曰:周地接于玁狁者。  《尔雅·十薮》:周有焦护。孙炎云:周,岐周也。郭璞注:今扶风池阳县瓠中是也。《寰宇记》:焦获薮在京兆府泾阳县北外十数里,亦名瓠口。 《沟洫志》:韩水工郑国说秦,令凿泾水,自中山西抵瓠口为渠。 班彪《北征赋》:夕宿瓠口之玄宫。注以为焦获。  朱氏曰:焦,未详所在。获,郭璞以为瓠中,今在耀州三原县。孔氏曰:泽薮在瓠中,而薮外接于玁狁。

  镐方

  郑氏曰:镐也、方也,皆北方地名。  孔氏曰:汉刘向《疏》云吉甫之归,周厚赐之,其诗曰“来归自镐”,千里之镐,犹以为远。镐去京师千里。颜师古注:镐,非丰镐之镐。王肃以为镐京,王基驳之。  朱氏曰:刘向以为千里之镐,则非镐京之镐矣。未详所在。方,疑即朔方也。

  泾阳

  郑氏曰:泾水之北。孔氏曰:水北曰阳。  《通典》:今泾原州地,并泾水之阳。  《郡县志》:原州平凉县,本汉泾阳县地,今县西四十里泾阳故城是也。泾水源出百泉县西南泾谷。《地理志》:笄头山。《淮南》:一名薄落山,故泾水亦曰薄落水。 平凉县今属渭州。  孔氏曰:泾去京师为近。

  大原

  《禹贡》:既修大原。颜师古曰:即今晋阳。  黄氏曰:晋大原、大卤、大夏、夏虚、晋阳,凡六名。  朱氏曰:大原亦曰大卤,今在太原府。《谷梁传》:中国曰大原,夷狄曰大卤。  《左传》注:大卤,大原晋阳县。汉太原郡治晋阳。  《后汉·西羌传》:穆王迁戎于大原。夷王命虢公率六师伐大原之戎,至于俞泉。宣王遣兵伐大原戎,不克。  《周语》:宣王料民于大原。  孔氏曰:杜预云西河介休县南有地名千亩,则王师与姜戎在晋地而战也。  毛氏曰:至于大原,言逐出之而已。  《史记》:戎狄逐周襄王,暴虐中国,故诗人歌之曰“薄伐猃狁,至于大原”。  《九域志》:古京陵在汾州,周宣王北伐猃狁时立。  《郡县志》:在平遥县东七里,汉京陵县,又曰大原,台骀之所居。  《帝王世纪》:帝尧徙晋阳,即今大原也。  《地理志》:赵西有大原,秦庄襄四年初置太原郡。汉二十一县。唐开元十一年改并州为大原府。高齐移晋阳县于汾水东。隋开皇十年于州城中古晋阳置太原县,在州东二里百六十步。太平兴国四年省,入榆次。  薛氏《禹贡解》曰:太原在榆次县。  《左传》:晋居深山,戎狄之与邻,而远于王室,王灵不及,拜戎不暇。《中行》:穆子败狄于太原。注:晋阳县。

  中乡

  郑氏曰:美地名。

  蛮荆

  毛氏曰:荆州之蛮也。  《郑语》史伯曰:当成周者,南有荆蛮。注:芈姓之蛮,鬻熊之后也。叔熊逃难于濮而蛮。濮,蛮邑。蛮芈,蛮矣。谓叔熊。  《晋语》叔向曰:昔成王盟诸侯于岐阳,楚为荆蛮,注:荆州之蛮。置茅蕝,设望表,与鲜牟东夷国守燎,故不与盟。  《吴语》:有蛮荆之虞。  《后汉·南蛮传》:槃瓠后滋蔓,今长沙武陵蛮是也。周世党众弥盛,宣王中兴,乃命方叔南伐蛮方,诗人谓“蛮荆来威”。《楚世家》:熊霜元年,周宣王初立。  曹氏曰:宣王北伐之事大矣,然止见于《六月》之诗,其所任者吉甫一人而已。至于南征,在《小雅》见于《采芑》者,则命方叔;在《大雅》见于《江汉》者,则命召虎;见于《常武》者,则命大师皇父。而各言其成功,则荆蛮、淮夷之作难非一时,其所任非一人。

  东都

  朱氏曰:东都,洛邑也。周公相成王,营洛邑为东都,以朝诸侯。周衰,久废其礼。至宣王,复会诸侯。  《左传》:成王合诸侯,城成周,以为东都。  《通鉴外纪》:成王使召公先相宅,周公至洛师复卜申视,营筑,谓之王城,是为东都。制郊畿方六百里,因西土为方千里,分为四县,县有四郡,郡有鄙,曰:此天下之中,四方入贡道均。《书传》云:五年营成洛邑。  晁氏曰:昔夏后初都阳城,南逾洛阳百里而远;成汤迁亳殷,东逾洛阳五十里而近,皆舍洛阳而不都。周兴,武王既定鼎郏鄏。厥后召公相宅洛邑,周公营成周,其意盛矣,而成王卒不果迁。逮夫宣王中兴,自济之洛,狩于圃田,及于敖山,因以朝诸侯,《车攻》之诗作焉,岂不欲成周召之志欤?且宣王尝狩于岐,而《石鼓》之诗亦伟矣。夫子乃舍而弗录,得非岐之狩为常,而东都之狩非常乎?惜夫!宣王卒亦不果迁也。至平王是迁,而周衰矣。  王氏曰:成王欲宅洛者,以天事言,则日东景朝多阳,日西景夕多阴,日南景短多暑,日北景长多寒,洛天地之中,风雨之所会,阴阳之所和也。以人事言,则四方朝聘贡赋,道里均焉。非特如此而已,惩三监之难,毖殷顽民,迁以自近。洛距姝邦为近,则易使之迁;作王都焉,则易以镇服也。虽然,镐京宗庙社稷、官府宫室具在,不可迁也,故于洛时会诸侯而已。何以知其如此?以《诗》考之。宣王时会诸侯于东都,而《车攻》谓之复古。  “驾言徂东”,毛氏曰:东,洛邑也。

  文武竟土

  曹氏曰:岐周之地,迫近西北二边,镐方、焦获之地,尝为其所据。

  甫草

  《韩诗》作“圃草”。  郑氏曰:甫田之草也。 郑有甫田。音补,谓圃田,郑薮也。  《吕氏春秋》:九薮,梁之圃田。  《尔雅·十薮》:郑有圃田。  《穆天子传》:天子里甫田之路,东至于房。《左传》:郑有原圃。  《郡国志》:河南中牟县,有圃田泽。  《郡县志》:圃田泽一名原圃,在郑州中牟县今属开封府。西北七里。其泽东西五十里,南北二十六里,《水经注》:东西四十余里。西限长城,东极官渡,上承管城县界《水经注》:北佩渠水。曹家陂,又溢而北流,为二十四陂。在管城县东三里。  《水经注》云:渠水自河与济乱流,东迳荥泽北,东南分济,历中牟县之圃田泽北,与阳武分水。泽多麻黄草,《述征记》曰:践县境便睹斯卉,穷则知逾界。《诗》所谓“东有圃草”也。  皇武子曰:郑之有原圃,犹秦之有具囿,泽在中牟县西。  《竹书纪年》:梁惠成王十年,入河水于甫田,又为大沟,而引甫水。  朱氏曰:甫草,甫田也,后为郑地。宣王之时,未有郑国,圃田属东都畿内,故往西也。  陈氏曰:九州川浸泽薮,名在职方,不属诸侯之版,而《诗》不以圃田系郑,《春秋》不以沙麓系晋,略可睹矣。周季诸侯,始擅不朌之利,齐斡山海,而桃林之塞郇、瑕之地,晋实私之,甚者至周岁贡百二十金于魏,以易温囿。  《韩诗》:东有圃草。  《补传》曰:甫田,易野也。易野以车为主,故用以选车,“田车既好”是也。

  敖

  《郡县志》:敖山,在郑州荥泽县西十五里,春秋时晋师在敖、鄗之间。二山名,在荥阳县西北。  《宋武北征记》曰:秦时筑仓于山上,汉高祖亦因敖仓傍山筑甬道,下汴水。践土台,故王宫,在县西北十五里,临汴水,南带三皇山,秦所置。仲丁迁于嚣,此也。《诗》“薄狩于敖”,皆此地。  《括地志》:荥阳故城在郑州荥泽县西南十七里,殷时敖地,周时名北制,在敖山之阳。  《水经》:济水东迳敖山北。《注》云:《诗》“薄狩于敖”。山上有城,殷仲丁所迁,秦置仓于其中,亦曰敖仓城。  郑氏曰:敖,郑地,今近荥阳。  吕氏曰:晋师救郑,在敖、鄗之间,设七覆于敖前,则敖山之下,平旷可以屯兵,翳荟可以设伏。“东有甫草”,即此地。  《郡国志》:河南荥阳有敖亭,周宣王狩于敖。  《补传》曰:敖,险野也。险野以人为主,故用以选徒。

  漆沮

  《禹贡·雍州》:漆沮既从。  蔡氏曰:漆水,《寰宇记》自耀州同官县东北界来,经华原县,合沮水。沮水,《地志》出北地郡直路县东,今坊州宜君县西北境也。《寰宇记》沮水自坊州升平县北子午岭出,俗号子午水,下合榆谷、慈马等川,遂为沮水,至耀州华原县合漆水,至同州朝邑县东南入渭,二水相敌,故并言之。既从者,从于渭也。  朱氏曰:漆沮在西都畿内,泾渭之北,所谓洛水,今流入鄜坊,至同州入河。  段氏曰:《书》所谓漆沮,在沣水之东,为渭之下流。吉日漆沮,乃会于东都,继田猎之后,则宜为下流之漆沮。盖远历鄜坊,北之东都为地近。  李氏曰:《禹贡》东过漆沮,即此漆沮是也。  《孔氏传》:在泾水之东,一名洛水,与自土沮漆者别也。此《职方氏》所谓雍州其浸渭洛,非河南之洛也。《水经注》:洛水,阚骃以为漆沮之水。  《史记正义》:《括地志》云洛水源出庆州洛源县,此非古公所度漆沮也。

  南山

  “幽幽南山”,刘氏曰:镐京之阳,终南之山。严氏曰:周都丰镐面对终南,故《天保》祝君,《斯干》考室,《节南山》刺师尹,皆指此山。

  沔水

  《晋语》:公子赋《河水》。注:河当作“沔”,字相似误也。严氏曰:杜诗云“众流归海意,万国奉君心”,与此诗意同。

  褒

  《舆地广记》:兴元府褒城县,故褒国,汉置褒中县。  《括地志》:褒国故城在县东二百步。《国都城记》:褒国姒姓,夏同姓所封。 《水经注》:石门在汉中之西,褒中之北。褒水又东南历褒口,即褒谷之南口也。北口曰斜。褒水又南迳褒县故城东,褒中县也,本褒国。又南流入于汉南郑县,故褒之附庸。周显王之世,蜀有褒汉之地。至六国,楚人兼之。怀王衰弱,秦略取焉。 《晋语》:周幽王伐有褒。 《郑语》:褒人褒姁。 《鲁诗》:阎妻扇方处。 班倢伃赋:哀褒阎之为邮。

  百川沸腾

  《周语》:幽王三年,西周三川皆震。注:西周镐京也,邠、岐之所近。三川,泾渭洛。洛即漆沮。震,动也。地震,故三川亦动。  伯阳父曰:昔伊洛竭而夏亡,河竭而商亡,今周德若二代之季矣。是岁也三川竭,岐山崩。

  向

  孔氏曰:《左传》桓王与郑十二邑,向在其中。杜预云河内轵县西有地名向上,则向在东都之畿内也。轵县,唐省,入孟州济源。  《水经注》云:向,城北向冈。《左传》襄十一年,诸侯伐郑师于向。  朱氏曰:都大邑。《周礼》畿内大都方百里,小都方五十里,皆天子公卿所封也。向在东都畿内,今孟州河阳县是也。  《九域志》:同州有向城。《诗》“作都于向”谓此。

  苏公

  郑氏曰:苏,畿内国。  孔氏曰:《左传》昔周克商,使诸侯抚封,苏忿生以温为司寇,则苏国在温。杜预曰:今河内温县,是东都畿内也。春秋时苏称子,此云公者,盖子爵而为三公。《书》“司寇苏公”。《郑语》:己姓,昆吾之后。僖十年,温子奔卫。《传》云苏子,注:国于温,故曰温子。《世本》:苏成公作篪。  《寰宇记》:故温城在孟州温县西三十里。《地理志》:河内郡,温县故国,己姓,苏忿生所封。

  暴公

  郑氏曰:暴,畿内国。  《春秋》:文八年,公子遂会雒戎,盟于暴。朱氏曰:战国及汉时有人姓暴。《世本》:暴辛公作埙。 谯周《古史考》云:古有埙、篪,尚矣。 《风俗通》:暴辛公,周诸侯也。杜氏注:郑地。

  有北

  毛氏曰:北方寒凉不毛之地。  《庄子》:穷发之北。

  杨园 亩丘

  毛氏曰:杨园,园名;亩丘,丘名。朱氏曰:下地也。《尔雅·释丘》云:如亩。李巡曰:谓丘有垄界,如田亩。 朱氏曰:高地。  孔氏曰:于时王都之侧盖有此园、丘,诗人见之为详。

  东国 谭见前

  孔氏曰:谭国在京师之东。  陈氏曰:晋之《乘》,楚之《梼杌》,鲁之《春秋》,皆东迁之史也。古者诸侯无私史,有邦国之志,则小史掌之,而藏周室。鲁人所谓周人御书,晋人所谓辛有之二子董之,晋于是有董史者也。是故《费誓》系于《周书》,汉、汝、江、沱至于谭,大夫下国之诗,皆编入于《南》、《雅》。  朱氏曰:小东、大东,东方小大之国也。自周视之,则诸侯之国皆在东方。《文中子》龚氏注:周之侯国,各得献诗于王,若《大东》、《渐渐之石》之类是也。

  氿泉

  毛氏曰:侧出曰氿泉。音轨。 《释名》:流狭而长如车轨。

  江汉南国之纪

  郑氏曰:江、汉,南国之大水。  曹氏曰:江、汉受百川之水而注之海,使无泛滥之患,所以纪理南国。此《诗》指江、汉而言尽瘁,以《渐渐之石》之诗考之,幽王时荆舒尝叛,命将徂征,则从征役之事者多矣。《禹贡》:江、汉朝宗于海。黄氏曰:江、汉至荆州合流,去海犹远,而已有朝宗之势。俗强于此示训。 孔氏曰:幽王之时,楚已强矣。 《郑语》:史伯谓桓公曰:南有荆蛮,不可以入。

  艽野

  毛氏曰:远荒之地。  苏氏曰:艽,地名。

  淮水 三洲

  《禹贡》:导淮自桐柏,东会于泗、沂,东入于海。  朱氏曰:淮水出信阳军桐柏山,至楚州涟水军入海。  《地理志》:南阳郡平氏县今唐州桐柏县。桐柏大复山在东南,《水经》:胎簪山。淮水所出,东南至淮陵今招信县。入海。  孔氏曰:郑于《中候·握河纪》注云:昭王之时,《鼓钟》之诗所为作者,依三家为说也。  水中可居曰洲。朱氏曰:三洲,淮上也。苏氏曰:始言汤汤,水盛也;中言湝湝,水流也;终言三洲,水落而洲见也。言幽王之久于淮上也。  吕氏曰:《三洲》,作诗者赋其所见也。

  信南山

  董氏曰:南山,终南山也。雍州之山,终南则禹固治之矣。《括地志》:终南山,一名南山。刘氏曰:终南在镐京之南。

  瞻彼洛矣

  毛氏曰:洛,宗周浸溉水也。  《职方氏》:雍州,其浸渭洛。易氏曰:按《汉志》,左冯翊怀德县,即强梁原之洛水。《说文》:洛水出左冯翊归德北夷中,东南入渭。怀德即京兆之富平县,今属耀州,即冯翊之地。北条荆山在县西,正洛水之源也。孔安国注:《禹贡》漆沮亦曰洛水,出冯翊北。又一洛水出庆州洛源县,有白于山在县北三十里,洛水所出,因以名县。东流至鄜州洛交县,又东南流至京兆府云阳东,又经同州澄城西北,去富平之怀德亦近。非《禹贡》“导洛自熊耳”之洛。《淮南·坠形训》:洛出猎山,在北地西北夷中。洛东南流入渭,诗云“瞻彼洛矣”是也。 《括地志》:洛水,一名漆沮,水源出庆州洛源县白于山东,南流鄜、丹、同三州,至华阴北,南流入渭。  王氏曰:洛,东都之所在也。吕氏曰:《毛传》以洛为宗周之浸水。洛水虽出于京兆上洛西山,然其流尚微。此诗所谓洛,盖指东都也。  朱氏曰:洛水在东都,会诸侯之处。言天子至洛水之上,御戎服而起六师。  蔡氏曰:洛水,《地志》云出弘农郡上洛县冢领山,《水经》谓之欢举山,今商州洛南县。至巩县入河。今河南巩县。 《左传》:雒汭在巩县南。 《水经注》:《山海经》洛水成皋西入河,谓之洛汭。 张仪曰:什谷之口。《史记音义》:巩县有鄩谷水。

  镐京

  今京兆长安县昆明池北镐陂。  《郡县志》:周武王宫,即镐京也,在京兆府长安县西北十八里。自汉武帝穿昆明池于此,镐京遗趾沦陷焉。  《括地志》:滈水源出长安县西北滈池。《水经注》云滈水承滈池,北流入渭。孟康曰:长安西南有镐池。 《古史考》:武王迁镐,长安丰亭镐池也。 《荀子》:武王以鄗,与镐同。 《秦纪》:镐池君。  《水经》:渭水东北与鄗水合。《注》:水上承镐池于昆明池北,武王所都。汉穿昆明池于是地,今无可究。 “赫赫宗周”,毛氏曰:镐京也。 “周宗既灭”,郑氏曰:周宗,镐京也。

  槛泉

  《尔雅》:槛泉正出。涌出也。  《说文》作“滥”。

  蛮髦

  毛氏曰:蛮,南蛮也;髦,夷髦也。  郑氏曰:髦,西夷别名。武王伐纣,其等有八国从焉。  《牧誓》:及庸、蜀、羌、茅、微、卢、彭、濮人。茅、髦,音义同。孔氏曰:茅在巴蜀。  《括地志》:姚府以南,古茅国之地,有茅州。《唐·地理志》:诸蛮州有茅州。

  谢 召伯

  《郡国志》:南阳郡宛县,本申伯国。棘阳县东北百里有谢城。朱氏曰:谢,邑名,申伯所封国也,今在邓州信阳军。  《郑语》:桓公曰:谢西之九州何如?史伯曰:惟谢、郏之间,是易取也。注:谢,申伯之国,今在南阳。谢西有九州,一千五百家曰州。郏南谢北,虢、郐在焉。  《舆地广记》:棘阳,故谢国,汉为棘阳县,属南阳,其后省,故城在今唐州湖阳县西北。  《水经注》:泚水又西南流,谢水注之,水出谢城北。建武十三年,封樊重少子丹为谢阳侯,即其国也。  《崧高》:于邑于谢,南国是式。毛氏曰:谢,周之南国也。召伯,《周语》注:召公,召康公之后,穆公虎也。

  滮池 北流

  郑氏曰:丰镐之间水北流。毛氏曰:滮,流貌。  《水经注》:鄗水又北流,西北注,与滮池合,水出鄗池西,而北流入于鄗,世传以为水名。  《寰宇记》:渭水西自京兆鄠县流入长安,汉建元三年造便桥跨渭,斯滮池之别名。西北合渭水。  《说文》作“淲沱”。《九域志》:京兆府冰池。按《十道志》名彪池,亦名圣女泉。

  荆舒

  郑氏曰:荆,谓楚也;舒,舒鸠、舒鄝、舒庸之属。  《春秋》:庄十年书荆,僖元年始书楚。孔氏曰:殷武荆楚并言之,楚之称荆久矣。 《公羊传》:荆者,州名也。 《谷梁传》谓之荆狄之也,圣人立,必后至,天子弱,必先叛,故曰“荆狄”之也。 《地理志》:成王封熊绎于荆蛮,为楚子,居丹阳。 《左传》:熊绎辟在荆山。 《括地志》:归州巴东县东南四里归故城,熊绎之始国也。 《舆地志》:秭归县东有丹阳城。  《春秋》:有舒、在今庐州舒城县。舒鸠、今无为军巢县。舒蓼、在安丰县。舒庸,东夷国。谓之群舒,皆偃姓。皋陶后。 《世本》:舒、鲍,偃姓国。 孔氏曰:又有龙舒。  《地理志》:庐江郡舒县,故舒国。龙舒县,群舒之邑。龙舒故城在无为军庐江县西。《唐世系表》:舒又曰群舒,舒蓼、舒庸、舒鸠,一国而有五名。 朱氏曰:荆楚本号舒,近楚。

  西戎见前 东夷

  《左传》:椒举曰周幽为大室之盟,戎狄叛之。  《后汉·西羌传》:幽王命伯士伐六济之戎,军败,戎围犬丘。见《竹书纪年》。  《书序》:成王既伐东夷。孔氏注:海东诸夷驹丽、扶余、馯貊之属。武王克商,皆通道焉。孔氏《疏》:汉有高驹丽、扶余,馯即韩也,北方曰貉。又云:东北夷也。

 

卷四

  受命作周

  朱氏曰:受命,受天命也;作周,造周室也,称王改元之说。欧阳公、苏氏、游氏辨之已详。《武成》:惟九年,大统未集。若以文王在位五十年推之,不知九年何处数起。《尚书大传》曰:文王受命,一年断虞芮之质,二年伐邘,三年伐密须,四年伐犬夷,五年伐耆,六年伐崇,七年而崩。 孔安国见《武成》篇,故《秦誓传》曰:周自虞芮质厥成,诸侯并附,以为受命之年。至九年,文王卒。 叶氏曰:《诗》言“周虽旧邦,其命维新”,以虞芮质厥成为文王受命之年。儒者之传,周有自矣。是以武王称诞膺天命九年。

  摰

  毛氏曰:摰,国名,任姓。  《周语》:摰、畴之国,由大任。注:摰、畴二国,奚仲、仲虺之后,大任之家。  《唐世系表》:祖已七世孙曰成,徙国于摰。仲虺居薛,臣扈、祖已,皆其胄裔。 傅氏曰:自彼殷商来嫁于周,则摰是殷商畿内国。

  京

  朱氏曰:“裸将于京”,周之京师也。“曰嫔于京”、“依其在京”,周京也。“王配于京”镐京也。“乃觏于京”,高丘也。

  殷商

  《史记正义》:自汤已下号商,自盘庚改号曰殷。  《括地志》:相州安阳县,本盘庚所都,即北冢殷墟,南去朝歌城百四十六里。  《竹书纪年》:盘庚自奄迁北冢,曰殷墟,南去邺四十里。旧邺城西南三十里有洹水,在相州北四里,南岸三里有安阳城,即相州外城。西有城名殷墟,所谓北冢也。 《史记》:项羽与章邯盟洹水南殷虚上。  郑氏曰:契有功封商汤,始居亳之殷地。  《荀子》:契玄王生昭明,居于砥石,或曰即底柱。迁于商。十四世有成汤。  《书》:盘庚迁于殷。孔氏曰:亳之别名。  孔氏曰:成汤之初,以商为号,及盘庚后为殷,取前后二号而言之。  曹氏曰:盘庚复治亳之殷地,汤之故居,故兼称殷商。朱氏曰:商言其国,殷言其地。

  洽阳

  毛氏曰:洽,水也。《谷梁传》水北曰阳。  《地理志》:左冯翊郃阳县在郃水之阳。  《说文》引《诗》“在郃音合之阳”。  朱氏曰:洽,水名,本在今同州郃阳夏阳县,今流已绝,故去水而加邑。渭水亦迳此入河。《括地志》:郃阳故城在同州河西县南三里。  《水经注》曰:郃阳城南有瀵水,东流注于河。水南犹有文母庙,前有碑,去城十五里,水即郃水也。县取名焉。《郡县志》:水在旧河西县南五里,今郃阳界内。

  渭涘

  毛氏曰:渭,水厓。  王氏曰:洽之阳渭之涘,莘国所在。  朱氏曰:渭水至同州冯翊县入河。  孔氏曰:造舟比船于水,加版于上,即今之浮桥。杜预曰造舟为梁,则河桥之谓也。《尔雅》:天子造舟。 郑氏曰:周制也,殷时未有等制。 程氏曰:亲迎于渭,文王未为君,周国在渭旁,不是出疆。

  莘

  毛氏曰:莘,大姒国。  《水经注》:郃阳城故有莘邑,大姒之国。《舆地广记》:同州郃阳县,古莘国。  《括地志》:古莘国,城在同州河西县南二十里。《世本》:莘,姒姓,禹后。 《唐世系表》:启封支子于莘。

  牧野

  牧,《说文》作“坶”。孔氏曰:纣南郊地名。  《通典》:卫州汲县,牧野之地。《九域志》:汲城,本牧野之地,汉为县。  《郡国志》:朝歌县南有牧野。《牧誓注》:纣近郊三十里地名牧。 《括地志》:今卫州城即牧野之地,武王至牧野,乃筑此城。 孔氏曰:商郊牧野是郊上之地,战在乎野,故曰野。《诗》“于牧之野”。  皇甫谧曰:在朝歌南七十里。《水经注》:自朝歌以南暨清水,土地平衍,据皋跨泽,悉坶野之地,故《诗》称“坶野洋洋”。《竹书纪年》曰武王率西夷诸侯伐殷,败之于牧野。 《括地志》:朝歌在卫州东北。 《周书·克殷》曰:周车三百五十乘,陈于牧野。

  自土沮漆

  《地理志》:右扶风杜阳县,今凤翔府普润县。杜水南入渭。《诗》曰“自杜”。颜氏注:《诗》“自土沮漆”,《齐诗》作“自杜”,言公刘避狄而来,居杜与沮漆之地。  郑氏曰:公刘迁于豳,居沮漆之地。  段氏曰:沮漆有二,皆出雍州,皆东入于渭,特有上流、下流之别。《诗》漆沮入于渭之上流,自土漆沮,言于岐周之间。《书》漆沮入于渭之下流。言于东会于沣,又东会于泾之下。《十三州志》云:漆水出漆县西北,至岐山东入渭。《后汉注》:漆县故城在邠州新平县。沮水不知所在。此《诗》“自土沮漆”者也。《十三州志》:万年县南有泾、渭,北有小河,即沮水也。  晁氏曰:《地理志》漆水在扶风漆县西北,豳之漆也。《水经》:漆水出扶风杜阳县俞山,东北入于渭。 《括地志》:沮水出维州富平县,东入栎阳南。漆水出岐州普润县东南岐漆山。 严氏曰:沮漆名称相乱。《水经》云沮水出北地郡直路县,东过冯翊祋祤县北,东入于洛,此沮水之源流也。《汉志》扶风有漆县,漆水在县西,东入渭。又阚骃《十三州记》云漆水出漆县西北,至岐山东入渭,此漆水之源流也。沮出北地入洛,漆出扶风入渭,沮自沮,漆自漆也。至孔氏引《水经》云沮水俗谓之漆水,谓之漆沮,此则名称相乱矣。诸家书解,以出扶风之漆水与出北地之漆水为二,谓扶风之漆水至岐山入渭,在沣之上流,而《书》言渭水会沣会泾之后,乃遇漆沮,则漆沮在沣水、泾水之下流,故以《书》之漆沮为出北地之漆沮,与《诗》扶风之漆别也。但《水经》出北地者,止是沮水,而谓之漆沮耳。如上所言,则《诗》之漆沮,自是二水,《书》之漆沮,止是一水,即《诗》之沮也。然《水经》之沮入洛,《书》之漆沮则入渭。沮水若为漆沮,一名洛水,则漆沮即洛也,而又云入洛,何也?姑阙之,以俟知者。此诗沮漆,指豳国,是漆沮之上流也。下文言周原,《传》以为漆沮之间,指岐周,是漆沮之下流也。《吉日》及《潜颂》言漆沮,指镐京,当亦去岐周不远也。《疏》云漆沮二水在豳地,但二水东流亦过周,其说是也。《史记正义》二水源在雍州西,其名洛水者在雍州东。 《山海经》:羭次之山,漆水出焉,北流注于渭。 《说文》:漆水出右扶风杜陵岐山,东入渭。 《水经注》:今有水出杜阳县岐山北漆溪,谓之漆渠,西南流注岐水。

  率西水浒

  郑氏曰:循西水厓沮漆水侧也。  《周纪》:古公去豳,渡漆沮。徐广曰:水在杜阳岐山。 颜氏曰:漆水在新平。

  岐下

  《孟子》:大王去邠,逾梁山,邑于岐山之下居焉。《括地志》:梁山,在雍州好畤县西北十八里。郑氏云:岐山西南。  《郡县志》:岐山,亦名天柱山,在凤翔府岐山县东北十里。  《地理志》:右扶风美阳县,岐山在西北中水乡,周大王所邑。  《水经注》:岐水历周原下,北则中水乡成周聚,水北即岐山。皇甫谧云:今美阳西北有岐城旧址。 孔氏曰:《皇矣》称“居岐之阳,在渭之将”,是其处险阻也。 《地理志》:大王徙岐。 《閟宫》:“实维大王,居岐之阳,实始翦商。”朱氏《传》曰:大王自豳徙居岐阳,四方之民咸归往之,王迹始著,盖有翦商之渐矣。

  周原

  《郡国志》:右扶风美阳,有岐山,有周城,杜预云:城在县西北。周大王所徙,南有周原。  《郡县志》:凤翔府扶风县,本汉美阳地。《通典》:美阳故城在京兆府武功县北七里。  皇甫谧云:邑于周地,始改国为周。《史记正义》:岐山下有周原,上置城。  毛氏曰:周原,沮漆之间也。  郑氏曰:广平曰原,周之原地,在岐山之南,膴膴然肥美。《韩诗》:周原腜腜。

  虞芮

  毛氏曰:虞、芮之君争田,久而不平,乃相谓曰:“西伯仁人也,盍往质焉。”乃相与朝周,入其境,则耕者让畔,行者让路。入其邑,男女异路,颁白不提挈。入其朝,士让为大夫,大夫让为卿。二国之君感而相谓曰:“我等小人,不可以履君子之庭。”乃相让以其所争田为闲田而退。天下闻之而归者,四十余国。  《郡县志》:故虞城在陕州平陆县东北五十里虞山之上,古虞国。《地理志》:河东大阳县吴山在西,上有吴城。芮城在陕州芮城县西二十里,古芮国。《晋太康地记》:虞西百四十里有芮城。闲原在平陆县西六十五里,即虞、芮争田让为闲田之所。苏氏曰:芮在同之冯翊。 《郡国志》:左冯翊临晋有芮乡,古芮国,与虞相让者。

  淠彼泾舟 凫鹥在泾

  泾水出原州百泉县泾谷东,南流至泾州临泾、保定二县,又东南流至邠州之宜禄、新平、永寿三县,又东北流至京兆之醴泉、高陵、云阳三县,以入渭。

  旱麓

  毛氏曰:旱,山名;麓,山足。  《地理志》:汉中郡南郑县旱山,沱水所出,东北入汉。  《说文》:林属于山为麓。  曹氏曰:旱山在梁州之地,与汉广相近,故取以兴焉。 《周语》:旱麓之榛楛殖,故君子得以易乐干禄焉。《九域志》:兴元府有旱山。 《寰宇记》:在南郑县西南二十里。 《周地图记》云:山上有云即雨。

  密

  毛氏曰:国有密须氏。  《吕氏春秋》:密须之民,自缚其主而与文王。  《地理志》:安定郡阴密县,《诗》密人国。  《括地志》:阴密故城在泾州鹑觚县西,其东接县城,即古密国。《周语》:共王游泾上密,康公从。又曰:密须由伯姞。 《左传》:密须之鼓与其大路,文所以大搜也。杜氏注:密须,姞姓国,文王伐之,得其鼓路。 《郡县志》:泾州灵台县西阴密故城,即古密国。 《舆地广记》:商时密国之地,本鹑觚,隋取文王伐密而民始附之意,以灵台名县。 朱氏曰:密,密须氏也,姞姓之国,在今宁州。

  阮 共

  张氏曰:阮,国名;共,阮国之地名,皆在今泾州。今有共池,即共也。《氏族略》:阮,商诸侯国,在岐、渭之间。  郑氏曰:阮也、徂也、共也,三国犯周,而文王伐之。 孔氏曰:《鲁诗》亦以阮、徂、共皆为国名。孙毓云文王七年五伐,未闻有阮、徂、共三国助纣侵周,文王伐之之事。  《孟子》:以遏徂莒。注:以遏止往伐莒者。  朱氏曰:徂旅、密师之往共者也。

  鲜原 居岐之阳

  苏氏曰:文王既克密须,于是相其高原而徙都焉,所谓程邑是欤。  孔氏曰:大王于迁已在岐山,此亦在岐山之阳,去旧都不远。《周书》称文王在程,作《程寤》、《程典》。皇甫谧云文王徙宅于程,盖谓此也。  朱氏曰:其地于汉为扶风安陵,今在京兆府咸阳县。《地理志》:安陵,阚骃以为本周之程邑。  《通鉴外纪》:西伯自岐徙鲜原,在岐山之阳,不出百里。  郑氏曰:地在岐山之南,居渭水之侧,后竟徙都于丰。曹氏曰:大王邑于岐山之下,犹在岐北。文王既胜密须,于是度鲜原,于岐山之南、渭水之侧,定程邑而迁都焉。《鲁颂》大王居岐之阳,谓岐北非也。  《孟子》:文王治岐。《左传》:成有岐阳之搜。 《郡县志》:凤翔府岐阳县,盖汉杜阳县地,贞观七年置,以在岐山之南,因以名之。 《舆地广记》:此《诗》所谓“居岐之阳”也。文王始亦治焉。元和三年省,入扶风县。 《括地志》:安陵故城在咸阳东二十一里,周之程邑。 《书》:文王肇国于西土。

  崇

  郑氏曰:崇侯虎倡纣为无道。《通典》:崇国在京兆府鄠县。 《帝王世纪》:鲧封崇伯,国在丰、镐之间。周有崇国。晋赵穿侵崇。  《史记》:伐崇而作丰邑。伏湛曰:“以伐崇庸”,崇国城守,先退后伐。《氏族略》:其地在鄠县东。  《皇极经世》:商受十八年,西伯伐崇,自岐徙居丰。注:既伐于崇,作邑于丰,是国之地也。

  灵台

  《三辅黄图》:在长安西北四十里,高二十丈周,四百二十步。  《三辅故事》:在丰水东。《水经注》:沣水北经灵台西。 《左传》:秦获晋侯,舍诸灵台。杜氏注:在鄠县,周之故台也。又云:酆在鄠县,东有灵台,属京兆府。 《地理志》:文王作酆。注:今长安西北界灵台乡丰水上是。 朱氏曰:言倏而成,如神灵之为。 司马法曰:偃伯灵台,伯谓师节也。

  灵囿

  《黄图》:在长安县西四十二里。《孟子》:文王之囿,方七十里。

  灵沼

  《黄图》:在长安西三十里。郑氏《驳异义》云:于台下为囿沼。

  辟雍

  毛氏曰:水旋丘如璧,曰辟雍,以节观者。  《黄图》:文王辟雍在长安西北四十里。  《史记》:丰镐有天子辟池。《索隐》云即周天子辟雍之地。  张氏曰:《灵台》辟雍,文王之学也。辟雍之在镐京者,武王之学也。《庄子》:文王有辟雍之乐。 郑氏曰:辟雍及三灵皆同处在郊。 《书大传》:乐曰舟张辟雍。 戴氏曰:言文王之乐不在台、沼、灵囿,而在辟雍也。

  丰

  朱氏曰:丰在今京兆府鄠县终南山北。  《地理志》:文王作丰。  《括地志》:丰宫在鄠县东三十五里。  《地理志》:京兆鄠县,丰水出其东南。皇甫谧云:丰在京兆府鄠县东,丰水之西,文王自程徙此。 孔氏曰:从鲜原徙酆,丰在岐山东南三百余里。  《说文》:酆,周文王所都,在京兆杜陵西南。朱氏曰:即崇国之地,今鄠县杜陵西南。  《通典》:酆,今京兆府长安县西北灵台乡丰水上。  《左传》:康有酆宫之朝。《召诰》:王朝步自周镐京,则至于丰,告文王庙。  《毕命》:王朝步自宗周镐京,至于丰,文王所都。

  丰水

  郑氏曰:丰水,禹治之,使入渭,东至于河。丰邑在丰水之西,镐京在丰水之东。朱氏曰:丰水东北流,径丰邑之东入渭,而注于河。“丰水有芑”,镐京在丰水下流,故以起兴。  《郡县志》:丰水出京兆府鄠县东南终南山,自发源北流,经县东二十八里,北流入渭。  《禹贡》:沣水攸同。《地理志》:酆水出扶风鄠县东南,北过上林苑,入渭。  《黄图》:出鄠南山丰谷,北入渭。  黄氏曰:北至咸阳县入渭。

  镐京见前

  《坊记》引《诗》“度是镐京”。  《郡国志》注:丰、镐相去二十五里。镐在京兆上林苑中。《黄图》:镐池在昆明池之北,即周之故都。《通典》云镐陂。  夹漈郑氏曰:周地西迫戎狄,自岐之丰,自丰之镐是西,远戎而东即华也。  朱氏曰:镐京,武王所营也,在丰水东,去丰邑二十五里。  《周书大传》曰:文王受命九年,在鄗召太子发。  戴氏曰:武王都镐京,为四方来朝者丰,不足以容之,作辟雍以养人才。

  邰

  毛氏曰:姜嫄之国。  《郡县志》:故斄城,一名武功,城在京兆府武功县西南二十二里,古邰《白虎通》作“台”。国也。后稷姜嫄祠在县,后稷母家也。  郑氏曰:后稷成功,尧改封于邰,就其成国之家室。  《左传》作骀。魏、骀、芮、岐、毕,吾西土也。杜氏注:后稷受此五国。骀在武功县,所治斄城。《释文》:当作邰。  《郡国志》:右扶风郿县有邰亭。  《郡县志》:秦孝公作四十一县,斄、武功各其一。斄与邰音同,武功盖在渭水南,今郿县地是也。  樊哙攻雍、斄城。注云:即后稷所封,今武功故城是斄县。汉属右扶风,后周置武功于故斄城。  孔氏曰:邰国自有君,此或灭或迁,故以其地封后稷。《閟宫》:奄有下国。朱氏曰:封于邰也。

  百泉 溥原 流泉

  曹氏曰:汉朝那县属安定郡。隋改为百泉县,属平凉郡。魏于其地置原州,唐因之。百泉、溥原即其处。《郡县志》:邠州三水县,以县界有罗川谷,三泉并流,故以为号。豳城在县西高泉山,亦曰甘泉,在永寿县北二十五里。五龙原在新平县南三里原侧,有五泉水,因名。

  隰原

  郑氏谱曰:豳在雍州原隰之野。  孔氏曰:《禹贡》雍州原隰底绩是原隰,属雍州也。公刘居豳,度其隰原以治田,是豳居原隰之野。  蔡氏曰:广平曰原,下湿曰隰,度其隰原即指此,其地在豳,今邠州。《史记正义》:原隰,豳州地也。 《郡县志》:邠州新平县有五龙原,永寿县有永寿原,宜禄县有浅水原。 《白虎通》引《诗》“于邠斯观”。

  涉渭

  《史记·周纪》:公刘自漆沮渡渭,取材用。《郡县志》:邠州,公刘所居之地,州治新平县,即汉漆县。漆水在县西九里,西北流,注于泾。 《史记正义》:公刘从漆县漆水南渡渭水,至南山,取材木为用。漆水东入渭。

  皇涧 过涧

  傅氏曰:二涧当在邠州界。《释名》:山夹水曰涧。 孔氏谓:皇涧纵,在两旁而夹之,过涧横,故在北而向之,亦可想见其形势矣。“芮鞫之即”,则又在过涧之南。鞫者,外也。

  芮鞫

  《周礼注》作汭。  《地理志》注:《韩诗》作芮。与鞫同。  《职方》:雍州其川泾汭。  《地理志》:芮水出右扶风汧县吴山西北,东入泾。《诗》芮,雍州川也。今陇州汧原县。  苏氏曰:芮鞫,芮水之外也。《郡县志》:泾州良原县有汭水,一名宜禄川,西自陇州华亭县流入。 傅氏曰:康成以为芮是水内,与注《礼》自相反,当以《职方》为信。

  凡伯

  孔氏曰:畿内国。《左传》:凡周公之后。  《春秋》:凡伯。杜氏注:汲郡共县东南有凡城。  《郡县志》:故凡城在卫州共城县西二十里,古凡伯国。《通典》:凡伯国在卫州黎阳县。

  召见前

  《周语》:彘之乱,宣王在召公之宫。注:避难奔召公。召公,周之支族,食邑于召,康公之后穆公虎。

  夏后

  《帝王世纪》:禹受封为夏伯,在豫州外方之南,今河南阳翟是也。《周书·度邑》篇武王问太公:“吾将因有夏之居”,即河南是也。《孟子注》:禹号夏后氏,后,君也。禹受禅于君,故夏称后。

  鬼方

  《易》:高宗伐鬼方。毛氏曰:远方也。  《汉·匡衡传》:成汤化异俗,怀鬼方。《后·西羌传》:武丁征西戎鬼方。《竹书纪年》:周王季伐西落鬼戎。 《大戴礼·帝系》曰:陆终氏娶于鬼方氏。 《汉·五行志》注:鬼方,绝远之地,一曰国名。 《文选注》:《世本》注曰鬼方,于汉则先零戎是也。

  蛮方

  郑氏曰:九州之外不服者。曹氏曰:《职方氏》卫服之外,即蛮服。 《禹贡》:荒服三百里蛮。 《周语》:蛮夷要服,戎翟荒服。

  芮伯

  郑氏曰:畿内诸侯,字良夫。  《书序注》:芮伯,周同姓国,在畿内。  《左传注》:芮国在冯翊临晋县。  《通典》同州冯翊县,古芮国。《地理志》:临晋县芮乡,故芮国。 夹漈郑氏曰:其地即陕芮城,为晋所灭。

  崧高

  毛氏曰:山大而高曰崧岳,山之尊者,东岱、南衡、西华、北恒。尧时姜氏为四伯,掌四岳之祀。  郭璞注《尔雅》曰:今中岳。崧,高山,盖依此名。  李氏曰:申甫,四岳之后,安得专指为中岳。凡大而高者,皆可名之曰崧。  《孔子间居》:嵩高惟岳云云,此文武之德也。  魏氏曰:人之此心,与天地山川相为流通,固也。而人物之生,又系乎时数清明之感,山川英灵之会,祖宗德泽之积。孔氏曰:《郑语》伯夷能礼于神以佐尧,是掌礼之官,故掌四岳之祀。 《外传》:《史记》特称伯夷为四岳,由主岳祀故也。《齐世家》:四岳佐禹有功,虞夏之际封于吕,或封于申,是历虞夏商而世有国土。

  甫申见前 申伯

  李氏曰:崧高之山,在穆王时则生甫侯,《诗》、《礼记》作“甫”,《书》与《外传》作“吕”。在宣王时则生申伯。  朱氏曰:甫是宣王时人,作《吕刑》者之子孙。吕氏曰:郑氏远取“训夏赎刑”之甫侯,非也。  曹氏曰:封于申,而职为侯伯,犹召伯也。  《礼记注》:周道将兴,五岳为之生贤佐仲山甫及申伯。孔氏曰:按《郑志》注《礼》在先,未得《毛诗传》。《外传》称樊仲山甫,则是樊国之君,必不得与申伯同为岳神所生。

  谢见前 南国

  “南国是式”,郑氏曰:改大其邑,使为侯伯,南方之国皆统理。陈氏曰:命为州牧也。  毛氏曰:谢,周之南国。  林氏曰:宣王之世,申伯以王舅大臣为南国屏翰,盖前此申在王畿之内,而宣王始分封之,以捍卫王室。楚经营北方,大抵用申息之师,其君多居于申,合诸侯亦在焉。秦、汉之际,南阳为要地,高祖逾宛攻武关,张子房曰:“强秦在前,强宛在后,此危道也。”汉与楚相持,常出武关,收兵宛、叶间。光武起南阳,以宛首事,申即宛也。  孔氏曰:申伯先受封于申国,本近谢,今命为州牧,故邑于谢。严氏曰:申国在宛,谢城在棘阳,申、谢其地相近。孔氏曰:申国在南阳宛县,是在洛邑之南。申伯旧是伯爵,今改封之后,或进爵为侯。《周本纪》云申侯是申伯子与孙。

  郿

  孔氏曰:郿于汉属右扶风,在镐京之西,岐周之东。申在镐京之东南,自镐京适申,涂不经郿。时宣王盖省视岐周,故饯之于郿。  朱氏曰:郿在今凤翔府郿县。《郡县志》:本秦县,今县东二十五里有故城。今县,周天和元年筑县,在渭水南一里,县治城南,当斜谷。  曹氏曰:郿近岐周,先王之庙在岐,申伯受封,则册命于先王之庙,故王在岐而饮饯于郿。《江汉》言“召虎之封”,亦曰“于周受命”。

  仲山甫

  毛氏曰:樊侯也。  孔氏曰:《周语》樊仲山父谏宣王,是为樊国之君也。韦昭云食采于樊,《左传》王赐晋文公樊邑,则樊在东都畿内。《周语》:樊穆仲。  《左传注》:樊一名阳樊,野王县西南有阳城。怀州河内县,本野王。  《晋语》:王赐公南阳阳樊之田,阳人不服,仓葛曰:阳有夏、商之嗣典,有周室之师旅,樊仲之官守。怀州修武县有南阳城,《晋语》南阳即此。

  城东方

  朱氏曰:仲山甫奉使筑成于齐。孔氏曰:下言徂齐,东方齐也。  毛氏曰:古者诸侯之居逼隘,则王者迁其邑而定其居,盖去薄姑而迁于临淄也。《地理志》:琅琊姑幕县,或曰薄姑。《后汉注》:姑幕故城在今密州莒县东北,古薄姑氏之国。《括地志》:薄姑故城在青州博昌县东北六十里,今博兴县。《左传注》:博昌县北有蒲姑城。孔氏曰:齐于成王之世,乃得薄姑之地。《舆地记》:青州千乘县有薄姑城。  孔氏曰:《史记·齐世家》献公元年徙薄姑,治临淄,当夷王之时,与此《传》不合。毛氏在马迁之前,其言当有据。 朱氏曰:岂徙于夷王之时,至是始备城郭之守欤。 临淄,今青州临淄县。 林氏曰:宣王时,北有玁狁,南有荆楚,东有徐夷,故式是南邦以申伯,城彼东方以仲山甫,奄受北国以韩侯,其为谋甚悉,而犬戎自西作焉。夫四隅而防其三,有变出于不备之方。 《汉》杜钦曰:仲山父异姓之臣,就封于齐。邓展注《韩诗》,以为封于齐,此误耳。

  韩侯 韩城

  《左传》:韩,武之穆也。郑氏曰:姬姓国,后为晋所灭。 史伯曰:武王之子,应韩不在。  《通典》:同州韩城县,古韩国。有韩原。  《水经注》:王肃曰涿郡方城县有韩侯城。《后魏志》:范阳郡方城县有韩侯城。 李氏曰:“溥彼韩城,燕师所完”,涿郡乃燕地也。又有“奄受北国”之言。《水经注》:圣水迳方城县故城北,又东南迳韩城东。引韩奕之言为证,梁山恐是方城县相近梁门界上之山,此亦一说,存之以备参考。 《括地志》:方城故城在幽州固安县南十里。

  梁山

  《地理志》:左冯翊夏阳县,故少梁,梁山在西北。  《括地志》:在同州韩城县东南一十九里。《尔雅》:梁,晋望。注:在夏阳西北临河上。 苏氏曰:梁山,韩之镇也。 《公羊传》:河上之山也。 《禹贡》:冀州治梁及岐。 曹氏曰:禹治水,自壶口循梁山而西。 《水经》:河水南迳梁山原东。《注》:原自山东南至河。 《九域志》:山在龙门之南。

  屠

  “出宿于屠”,潏水李氏曰:同州谷。今曰荼。  《说文》:,左冯翊郃阳亭。今同州。

  汾王

  郑氏曰:厉王也,流于彘。彘,在汾水之上。时人因以号之,犹言莒郊公、黎北公。  孔氏曰:彘于汉河东永安县也,西临汾水。  苏氏曰:晋州霍邑是也,在汾之上。《郡县志》:汾水经霍邑县西二里,周厉王陵在县东北二十五里。 《解颐新语》曰:晋敖訾、敖其,汾王之类乎?

  燕

  王肃曰:燕,北燕国。董氏曰:召公之国。  曹氏曰:武王子初封于韩,其时召康公封于北燕,实为司空,王命以燕众城之。  朱氏曰:如召伯营谢,山甫城齐,春秋诸侯城邢城楚丘之类。  《地理志》:蓟县,故燕国,召公所封。今燕山府。《括地志》:燕山在幽州渔阳县东南六十里。 《国都城记》云:地在燕山之野,故国取名焉。北燕伯款,始见《春秋》。

  百蛮 追貊

  《补传》曰:蛮、夷可以通称。北可称蛮,犹西可称夷也。貊为北方之国。先圣有蛮貊之说,追为北方之国,始见于此。  毛氏曰:因时百蛮,长是蛮服之百国也。追貊,戎狄国。  苏氏曰:锡之以追人、貊人。郑氏曰:韩侯先祖居韩城,为侯伯,其州界外接蛮服。 孔氏曰:北狄,亦谓蛮。 《史记·匈奴传》:居于北蛮。 《郑志》答赵商云:九貊,即九夷也。又《秋官》“貊”注:征北夷而获是貊者,东夷之种而分居于北,故为韩侯所统。至汉初,其种皆在东北,于并州之北无复貊种。 《汉》:高祖四年,北貉燕人来致枭骑助汉。颜氏注:貉在东北方,三韩之属,皆貉也。 《职方氏》:九貉。注:北方。 《说文》:貉,北方豸种也。 孔《疏》曰:貉之为言,恶也。 《尔雅疏》:狄类曰秽貊。  郑氏曰:其后追也、貊也,为玁狁所逼,稍稍东迁。

  北国

  郑氏曰:北面之国。  孔氏曰:《职方氏》正北曰并州,言受王畿北面之国,当是并州牧也。曹氏曰:奄受北国蛮夷,而为之侯伯。 黄氏曰:即封唐戎索也。今洛州曲梁,赤狄也,中山安喜,鲜虞国;真定,鼓国;槀城西累,肥国,皆白狄也。

  淮夷

  《书》:成王东伐淮夷,灭淮夷。孔氏曰:周公归政之明年,淮夷、奄又叛,鲁征淮夷,作《费誓》。灭淮夷,在成王即政后。  陈氏曰:淮夷之地不一,徐州在淮北,徐州有夷,则淮夷之在北者也。扬州在淮南,扬州有夷,则淮夷之在南者也。《江汉》、《常武》二篇,同为宣王之诗,而同言淮夷。召虎既平淮夷,而告成于王矣。《常武》又曰“铺敦淮濆,仍执丑虏”,故知淮夷之地不一。以地理考之,曰“江汉之浒,王命召虎”者,是淮南之夷也,若在淮北,则江汉非所由入之路矣。曰“率彼淮浦,省此徐土”者,是淮北之夷也,若在淮南,则徐土非联接之地矣。孔氏曰召公伐淮夷,当在淮水之南;鲁僖所伐淮夷,应在淮水之北,当淮之南北皆有夷也。  《后汉·东夷传》:殷武乙衰敝,东夷浸盛,遂分迁淮、岱,渐居中土。周公征之,遂定东夷。厉王无道,淮夷入寇,王命虢仲征之,不克。宣王复命召公伐而平之。  严氏曰:周兴西北,岐丰去江汉最远,故淮夷最难服从化,则后孚倡乱则先动。周人经理淮夷,用力最多。成王初年,淮夷同三监以叛,其后又同奄国以叛。伯禽就封,又同徐戎以叛。至厉王之时,四夷交侵,宣王一命吉甫,北方旋定,继命方叔伐蛮荆,其后又命召公平淮南之夷,又命皇甫平淮北之夷。盖南方之役,至再至三,淮夷未平,则一方倡乱,天下皆危,故至淮夷平,然后四方平,此《江汉》、《常武》所以为宣王之终事,而系之宣王大雅之末也。朱氏曰:淮夷,夷之在淮上者。 孔氏曰:淮水之上,东方之夷。 《费誓注》:淮浦之夷。 《姓纂》有淮夷氏。

  江汉

  郑氏曰:江、汉之水,合而东流。  孔氏曰:大别之南,汉与江合而东流。《汉·志》大别在庐江安丰县界,则江、汉合处在扬州之境。命将在江、汉之上,盖今庐江左右,江自庐江亦东北流,故顺之而行,将至淮夷,乃北行向之也。  胡氏曰:杜预云《禹贡》汉水至大别南入江夏界,按汉水入江,乃今汉阳军之大别山山之北,汉口是也,汉口亦云沔口,亦曰夏口,江东即鄂州江夏郡也,至安丰一千五百里。岂江、汉相合,古今不同哉?  吕氏曰:胡氏辨江、汉合流,既得之矣。但去淮夷绝远,于经文颇不合。或者会江、汉诸侯之师,以伐之欤?  严氏曰:江汉之浒,指江北接淮南之地。  林氏曰:古者畿兵不出,所以重内调兵,诸侯各从其方之便。高宗伐楚,盖裒荆旅;武王伐商,实用西土;至于征徐以鲁,平淮夷以江、汉。  陈氏曰:江、汉去周最远,不应亲临。江、汉之远,而始命召虎也。谓所伐之淮夷,自江汉、之浒而入。  严氏曰:《江汉》、《常武》之诗,皆以江汉喻王师。“江汉浮浮”,喻盛大而不可御;“如江如汉”,止喻盛大。

  南海

  吕氏曰:淮夷在南,故极其远而言之曰“至于南海”。 《左传》:楚子曰寡人处南海。

  于周受命

  郑氏曰:岐周。  孔氏曰:以召祖之故地在岐周,岐是周之所起,有别庙在焉。  严氏曰:周当指丰。《召诰》“至于丰”注云文王之庙在丰,《祭统》云赐爵禄必于太庙。“锡山土田”,曹氏曰:召乃康公分陕之采地,宣王又以岐周山川益封召虎。

  程

  毛氏曰:程伯休父始命为大司马。  《郡国志》:雒阳今河南府洛阳县。有上程聚,古程国伯休父之国也。关中有程地。《帝王世纪》:文王居程,故此加为上程。  《楚语》:重黎氏世叙天地。其在周,程伯休父其后也。当宣王时,失其官守,而为司马氏。《氏族略》:重为火正裔孙,封于程。

  淮浦 淮濆

  《说文》:浦,水滨也。  毛氏曰:濆,厓也。严氏曰:先征淮夷,而后及徐方。此兵行犹未及淮夷,而徐方已震惊。

  徐土 徐方

  孔氏曰:徐土,当谓徐州之地。朱氏曰:徐州之土,淮北之夷也。徐方、徐国亦即此。  曹氏曰:《禹贡》徐州东至海,北至岱,南及淮,其地广人众矣。若淮夷,则东夷之种散处淮浦者尔。此先伐淮夷,次征徐国,盖先其小而易者,后其大而难者。  陈氏曰:徐大而淮夷小。淮夷,即徐州之夷,而服属于徐。曰徐方者,兼徐、淮而言之;曰徐国者,特言于徐戎也。

  徐国

  《地理志》:临淮徐县,故徐国。嬴姓。伯益佐禹有功,封其子若木于徐。  《郡县志》:大徐城在泗州徐城县北三十里徐子国。淮水西南自虹县界流入,今徐城省为镇,入临淮县。 《檀弓》徐容居曰:昔我先君驹王西讨,济于河。 《后汉·东夷传》:徐夷僭号,率九夷以伐宗周,西至河上。穆王畏其方炽,乃分东方诸侯,命徐偃王主之。偃王处潢池东,地方五百里。行仁义,陆地而朝者三十有六国。穆王使造父御以告楚,令伐徐。楚大举兵而灭之。 《费誓》“徐戎”孔氏注:徐州之戎。此戎夷帝王所羁縻统驭,故错居九州之内,秦始皇逐出之。 《左传》:周有徐奄,徐戎、淮夷二国。春秋昭四年,会于申,有徐子,又有淮夷。 曹氏曰:宣王北伐玁狁,西征羌戎,南威蛮荆,独徐方未服。今徐方来朝于王庭,则四方既平矣。 傅氏曰:在淮之北者,徐戎也;在淮之南者,淮夷也。

  日辟国百里

  苏氏曰:文王之世,周公治内,召公治外,故周人之诗谓之《周南》,诸侯之诗谓之《召南》。所谓“日辟国百里”云者,言文王之化,自北而南,至于江、汉之间,服从之国日以益众。及虞芮质成,而其旁诸侯闻之,相率归周者四十余国焉。  陈氏曰:《风》之终,系之以《豳》;《雅》之终,继之以《召旻》,岂非化之衰者,必思圣人而正之欤?

 

卷五

  周颂

  《郑氏谱》曰:《周颂》者,周室成功致太平德洽之诗。其作在周公摄政、成王即位之初。颂之言容。天子之德,光被四表,格于上下,无不覆焘,无不持载,此之谓容。于是和乐兴焉,颂声乃作。  《礼运》曰:政也者,君之所以藏身也。是故夫政必本于天,肴以降命。命降于社之谓肴地,降于祖庙之谓仁义,降于山川之谓兴作,降于五祀之谓制度。又曰:祭帝于郊,所以定天位;祀社于国,所以列地利;祖庙所以本仁,山川所以傧鬼神,五祀所以本事。又曰:礼行于郊,而百神受职焉;礼行于社,而百货可极焉;礼行于祖庙,而孝慈服焉;礼行于五祀,而正法则焉。故自郊社、宗庙、山川、五祀,义之修,礼之藏也,功大如此,可不美报乎?故人君必洁其牛羊,馨其黍稷,齐明而荐之,歌之舞之,所以显神明,昭至德也。

  洛邑

  孔氏曰:《书传》曰周公将作礼乐,优游之三年,不能作。君子耻其言而不见从,耻其行而不见随。将大作,恐天下莫我知;将小作,恐不能扬父祖功烈德泽。然后营洛,以观天下之心。于是四方诸侯,率其群党,各攻位于庭。周公曰:示之以力役,且犹至,况导之以礼乐乎?然后敢作礼乐。《书》曰“作新大邑于东国洛,四方民大和会”,此之谓也。  《周书·王会》曰:成周之会,王城既成,大会诸侯及四夷也。天子南面立,絻无繁露,朝服八十物,搢珽。唐叔、荀叔、周公在左,太公在右,皆絻,亦无繁露,朝服七十物,搢笏。旁天子而立于堂上,堂下之右,唐公、虞公南面立焉;堂下之左,殷公、夏公立焉,皆南面,絻有繁露,朝服五十物,皆搢笏。相者太史鱼、大行人皆朝服,有繁露。堂下之东面,郭叔掌为天子菉币焉,絻有繁露。内台西面正北方,应侯、曹叔、伯舅、中舅,比服次之,要服次之,荒服次之,西方东面正北方,伯父、中子次之。方千里之内为比服,方二千里之内为要服,方三千里之内为荒服,是皆朝于内者。堂后东北为赤帟焉。  《作雒》篇曰:作大邑成周于土中,城方千七百二十丈,郛十七里,南系于洛水,北因于郏山,以为天下凑。李氏曰:郑氏谓成洛邑,居摄五年时。孔氏谓朝诸侯在六年。按《书》,则周公城洛邑在七年。周公所以朝诸侯者,特相成王以朝诸侯而已,周公非自居南面受诸侯之朝。《书大传》:诸侯进受命于周公而退见文武之尸者,千七百七十三诸侯。

  高山

  郑氏曰:高山,谓岐山也。沈括曰:《后汉·西南夷传》作“彼岨者岐”。今按:《书》岨但作徂,韩子亦云“彼岐有岨”,疑或别有所据。 吕氏曰:大王、文王虽往,而其岨易可行之道,昭然皆在,与山俱存,而未尝亡也。

  及河乔岳

  《淮南子》作“峤岳”。  范氏曰:古者天子巡守,至于方岳,以柴望告祭。封禅始于秦,古无有也。  《公羊传》:天子有方望之事,无所不通。

  二王之后

  郑氏曰:二王夏、殷,其后杞、宋。  《括地志》:汴州今开封府。雍丘县,古杞国。  宋,见前。《王会》曰殷公、夏公。 微子,孔氏曰:微,采地名。孔安国曰:畿内国。 《水经》:济水迳微乡东。《注》云:在东平寿张县西北。

  西雍

  《韩诗·薛君章句》:西雍,文王之雍也。言文王之时,辟雍学士皆洁白之人也。  王氏曰:雍,盖辟廱也,辟廱有水鹭所集也。  朱氏曰:先儒多谓辟廱在西郊,故曰西雍。即旋丘之水,其学即所谓泽宫也。  毛氏曰:雍,泽也。  李氏曰:杞之地在陈留,宋之地在睢阳,其来周也,自东徂西。

  漆沮见前

  毛氏曰:岐周之二水。  孔氏曰:以荐献所取,不宜远于京邑。故言岐周者,镐京去岐不远。  曹氏曰:漆沮之水,上接泾渭,下与河通,所以多鱼。

  四岳

  孔氏曰:诸书皆以岱、衡、华、恒为四岳,《尔雅·释山》岱、泰、衡、霍,二文不同,一山而二名也。曹氏曰:言四岳而不及嵩高,嵩高在王畿之内故也。岱在今袭庆府奉符县,衡在潭州湘潭县,华在华州华阴县,恒在中山府曲阳县。

  允犹翕河

  郑氏曰:河言翕者,河自大陆之北敷为九,祭者合为一。犹,图也。皆信按山川之图而次序祭之。  孔氏曰:九河之名,徒骇、太史、马颊、覆釜、胡苏、简、洁、钩盘、鬲津。周时齐桓公塞之,同为一。今河间弓高以东至平原鬲盘,往往有遗处焉。《春秋保乾图》云:移河为界,在齐吕填阏八流以自广。  蔡氏曰:徒骇河、《地理志》云:滹沱河。《寰宇记》云:在沧州清池。许商云:在平成。马颊河、《元和志》:在德州安德平原南东。《寰宇记》云:在棣州滴河北。《舆地记》云:即笃马河也。覆鬴河、《通典》云:在德州安德。胡苏河、《寰宇记》云:在沧之饶安、无棣、临津三县。许商云:在东光。简洁河、《舆地记》云:在临津。钩盘河、《寰宇记》云:在乐陵东南,从德州平昌来。《舆地记》云:在乐陵。鬲津河、《寰宇记》云:在乐陵东,西北流入饶安。许商云:在鬲县。《舆地记》云:在无棣。太史河,不知所在。汉世近古,止得其三;唐人集累世积传之语,遂得其六;欧阳忞《舆地记》又得其一,或新河而载以旧名,或一地而互为两说,皆似是而非,无所依据。汉王横言昔天尝连雨,东北风,海水溢,西南出浸数百里,九河之地已为海水所渐。郦道元亦谓九河、碣石,苞沦于海。后世儒者,知求九河于平地,而不知碣石有无以为之证,故前后异说。  严氏曰:《禹贡》河自大陆北播为九河,同为逆河。注云:同合为一大河,名曰逆河。然则翕河即逆河也。  苏氏曰:翕河,大河受众水者也。戴氏曰:祭先河而后海,故以河为主。

  鲁颂

  《郑氏谱》曰:鲁者,少昊摰之墟也。《帝王世纪》:少昊邑于穷桑,以登帝位,徙都曲阜县东北六里。国中有大庭氏之库,则大庭氏亦居于兹乎?在周公归政成王,封其元子伯禽于鲁,《左传》:命以伯禽而封于少昊之墟。注:曲阜也,在鲁城内。其封域在《禹贡》徐州大野蒙羽之野。自后政衰,国事多废。十九世至僖公,当周惠王、襄王时,而遵伯禽之法,养四种之马,牧于坰野。尊贤养士,修泮宫,崇礼教。十六年,会诸侯于淮上,东略,公遂伐淮夷。孔氏曰:经传无文。二十年,新作南门,又修姜嫄之庙,至于复鲁旧制,未遍而薨。国人美其功,季孙行父请命于周,而作其颂。文公十三年,太室屋坏。初,成王以周公有太平制典法之勋,命鲁郊祭天三望,如天子之礼,故孔子录其诗之颂,同于王者之后。问者曰:列国作诗,未有请于周者,行父请之,何也?曰:周尊鲁,巡守述职,不陈其诗。至于臣颂君功,乐周室之闻,是以行父请焉。周之不陈其诗者为优耳,其有大罪,侯伯监之,行人书之,亦示觉焉。朱氏曰:先儒以为时王褒周公之后,比于先代,故巡守不陈其诗,而其篇第不列于太师之职,是以宋、鲁无风。  朱氏曰:今袭庆东平府沂、密、海等州,即其地也。成王以周公有大勋劳于天下,故赐伯禽之礼乐,鲁于是乎有颂,以为庙乐。其后又自作诗以美其君,亦谓之颂。旧说皆以为伯禽十九世孙僖公申之时,今无所考,独《閟宫》一篇为僖公无疑耳。夫以其诗之僭如此,然夫子犹录之者,盖其体固列国之风,而所歌者乃当时之事,则犹未纯天子之颂。若其所歌之事,又皆有先王礼乐教化之遗意焉,则其文疑若犹可予也。况夫子鲁人,亦安得而削之哉?  宋氏曰:秦有《誓》而书亡,鲁有《颂》而诗绝。  李氏曰:周有《风》,鲁有《颂》,而《春秋》为之作。  唐氏曰:《王风》而《鲁颂》,诗之末也。  刘氏曰:鲁之有天子礼乐,殆周之末王赐之,非成王也。昔者鲁惠公使宰让请郊庙之礼于天子,《吕氏春秋》云。天子使史角往,惠公止之,其后在鲁,实始为墨翟之学。由是观之,使成王之世,鲁已郊矣,则惠公奚请?惠公之请也,殆由平王以下乎?  陈氏曰:诸侯之有郊禘,东迁之僭礼也,故曰。秦襄公始于诸侯,作西畤,祠白帝,僭端见矣。位在藩臣而胪于郊祀,君子惧焉。则平王以前未之有也,鲁之郊禘,惠公请之也。齐桓公欲封禅,而晋亦郊鲧,皆僭礼也,然则《春秋》何以始见于僖公?向者庄公之观齐社也,曹刿谏曰:“天子祀上帝,诸侯会之受命焉。诸侯祀先王、先公,卿大夫佐之受事焉。”用见惠公虽请之,而鲁郊禘,犹未率为常也。僖公始作颂,以郊为夸焉。于是四卜不从,犹三望,是故特书之,以其不胜,讥讥其甚焉者尔。  《地理志》:鲁地,其民有圣人之教化,故孔子曰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言近正也。  《括地志》:兖州曲阜县汉为鲁县。外城,即伯禽所筑古鲁城。今袭庆府仙源县。  《郡县志》:曲阜在县治鲁城中,委曲长七、八里。  《史记·儒林传》:高皇帝举兵,诛项籍,围鲁,鲁中诸儒尚讲诵习礼乐,弦歌之音不绝,岂非圣人之遗化,好礼乐之国哉?夫齐鲁之间于文学,自古以来,其天性也。《世本》云:周公居少昊之墟,炀公徙鲁。 《史记正义》:少昊墟即寿丘。 皇甫谧云:黄帝寿丘,在鲁城东门之北,鲁国即曲阜县。

  坰野

  毛氏曰:坰,远野也,林外曰坰。  《郡县志》:坰泽,俗名连泉泽,在兖州曲阜县东九里,鲁僖公牧马之地。  刘公干《鲁都赋》曰:戢武器于有炎之库,放戎马于巨野之坰。  《寰宇记》:大野,在济州钜野县东五里,一名钜野泽。  《尔雅·十薮》:鲁有大野。注:今高平钜野县东北大泽。

  泮水 泮宫

  毛氏曰:泮水,泮宫之水。天子辟廱,诸侯泮宫。  郑氏曰:辟廱者,筑土廱水之外,圆如璧,四方来观者均也。泮之言半也,半水者,盖东西门以南通,水北无也。  朱氏曰:《说文》曰泮宫,诸侯乡射之宫也,西南为水,东北为墙。康成以为东西门,《说文》以为东西墙,其说不同。  程氏曰:《春秋》凡用民力必书,修泮宫、复閟宫不书。复古兴废为国之先务,如是而用民力,乃所当用也。  《礼器》:鲁人将有事于上帝,必先有事于頖宫。注:郊之学也,《诗》所谓頖宫。《疏》:鲁以小学为頖宫,在郊。  《通典》:兖州泗水县有泮水。  《九域志》:袭庆府有泮宫池、泮宫台。  《水经注》:灵光殿之东南,即泮宫也,在高门直北道西,宫中有台,高八十尺。台南水东西一百步,南北六十步;台西水南北四百步,东西六十步。台池咸结石为之,《诗》所谓“思乐泮水”也,

  淮夷

  《通鉴外纪》:周襄王八年冬,僖公会诸候于淮上,《左传》注:临淮郡左右。谋东略,未几,遂伐淮夷。  李氏曰:观《费誓》,是淮夷世为鲁患。僖十六年会于淮,乃齐桓救鄫,非是淮夷从僖公也。孔氏曰:《禹贡》徐州“淮夷蠙珠”,则淮夷在徐州也。春秋时,淮夷病鄫,齐桓东会于淮以谋之。《左传》谓之东略,是淮夷在东国。昭四年,楚会诸侯于申,有淮夷。淮夷居淮水之上,在徐州之界,最近于鲁,于是霸者使鲁独征之。 朱氏曰:或谓僖公未尝有伐淮夷之事,此乃颂祷之辞。“狄彼东南”,谓淮夷也。 严氏曰:淮夷世为鲁患,未必慕泮宫之化。诗人张言泮宫之美,以为淮夷亦将来慕也。 《说文》引《诗》“犷彼淮夷”。 《韩诗》:犷彼淮夷。  《春秋》:僖十四年,杞辟淮夷,迁都,诸侯城缘陵。十六年,鄫为淮夷所病,会于淮,谋鄫。《后汉·东夷传》:秦并六国,淮西夷皆散为民户。 《左传》:昭二十七年,季氏甚得其民,淮夷与之。注:鲁东夷。

  附庸

  《王制》注:小城曰附庸。  朱氏曰:犹属城也。小国不能自达于天子,而附于大国。  王氏曰:孟子曰周公之封于鲁,为方百里也。地非不足,而俭于百里。而《周官》以为诸侯之地方四百。盖特言其国也,则俭于百里;并附庸言之,则为方四百里也。  李氏曰:颛臾,鲁之附庸也。春秋之时有邾国,亦鲁之附庸也。郑氏据《明堂位》,谓封以七百里,欲其强于诸国。其说不然。诗人言“大启尔宇”,不过诸侯方百里,居上等。《春秋》无骇入极,附庸小国。取鄟、取邿,附庸国。  皇甫谧言:武王伐纣之年,夏四月,乙卯,祀于周庙,将率之士皆封,诸侯国四百人,兄弟之国十五人,同姓之国四十人。  《鲁世家》:武王既克殷,封周公于少皥之墟。曲阜。  《书大传》:周公封以鲁,身未尝居鲁也。

  戎狄

  朱氏曰:西戎北狄。  《春秋》:公会戎于潜。隐二年。公追戎于济西。庄十八年。  《史记》:戎狄是膺。《孟子》言:周公方且膺之。 黄氏曰:《春秋》所记,凡鲁之自主兵者,皆邾、莒、项之小国。至于所伐大国,皆齐、晋主兵。则膺戎狄,惩荆舒,僖公果有是乎? 吴氏曰:公车千乘,止则莫我敢承,考其谊为周公、鲁公设。简编错乱,当与“土田附庸”为连文。盖诗人言成王命周公建元子于鲁,锡之以山川、土田、附庸,有千乘之赋,有三军之众,使之膺戎狄、惩荆舒也。不然,孟子引此诗,何以云周公膺之乎?

  荆舒见前

  郑氏曰:僖公与齐桓举义兵,北当戎与狄,南艾荆及群舒,天下无敢御也。  孔氏曰:僖四年,经书会齐侯伐楚。楚,一名荆,群舒又楚之与国,故连言荆舒。其伐戎狄,则无文。  《史记》:荆荼是徵。

  泰山

  《说苑》:泰山岩岩,鲁侯是瞻。  孔氏曰:泰山在齐鲁之界,鲁之望也。  李氏曰:《禹贡》海岱、徐州之地,泰山乃其境。  《史记》:泰山之阳则鲁,其阴则齐。  《郡县志》:泰山一曰岱宗,在兖州乾封县西北三十里。今奉符县。  《春秋》:犹三望。郑氏谓海、岱、淮。  《公羊传》:祭泰山、河、海。《职方氏》:兖州山镇曰岱山。

  龟蒙

  孔氏曰:定十年,齐人来归郓、欢、龟阴之田,谓龟山之北田也。《论语》颛臾为东蒙主,谓主蒙山也。鲁之境内,有此二山,故言奄有。  曹氏曰:邹之龟山,费之东蒙。  《郡国志》:泰山博县有龟山。今袭庆府奉符县。 《水经注》:山在博县北十五里。 《郡县志》:在兖州泗水县东北七十五里。 孔子有《龟山操》。  《地理志》:蒙山在泰山蒙阴县西南。《郡县志》:在沂州费县西北十里。 东蒙山在费县西北七十五里。 蒙山在沂州新泰县东南八十八里。《书》曰“蒙羽其艺”。 《寰宇记》:蒙山在海州怀仁县北七十五里。 《括地志》:在沂州临沂县。 《唐六典》注:在费县。 《舆地记》:蒙阴县故城在新泰县东南。

  大东 海邦

  郑氏曰:大东,极东也;海邦,近海之国。  孔氏曰:僖公之时,东方小国见于盟会,唯邾、莒、滕、杞而已。  《尔雅》:东至于泰远。东至日所出为太平。《尔雅注》:遂怃大东。

  凫绎

  《郡县志》:凫山在兖州邹县东南三十八里。绎山,一名邹山,在邹县南二十二里。《地理志》:绎山在鲁国驺县北。 《禹贡》徐州绎阳孤桐,谓绎山之阳。 《左传》:邾文公卜迁于绎。杜氏注:绎,邾邑,鲁国邹县北有绎山。 《水经注》:邹山,所谓绎山,邾文公所迁,城邹山之阳,依岩岨。京相璠曰:绎邑,依绎山为名。山东西二十里,南北十三里,高秀独出,积石相临,殆无土壤,石间多孔穴,洞达相通。秦始皇观礼于鲁,登绎山之上,命李斯勒铭。太史公北涉汶泗,讲业齐鲁之都,观孔子之遗风,乡射邹绎。 今按凫绎在邾地,亦颂祷之辞。 《邹山记》曰:邹山,古之绎山,鲁穆公改为邹山,绎阳犹多桐树。 《春秋》:宣十年,伐邾取绎。

  徐宅

  朱氏曰:宅,居也,谓徐国。  曹氏曰:凫、绎二山,在邹之北,本徐州之地,而鲁宅之。  李氏曰:僖公十五年,楚国伐徐,是徐为楚所服,岂为僖公服乎?

  蛮貊

  孔氏曰:南夷之蛮。《后汉·传》:平王东迁,蛮侵暴中国,颍首以西有蛮氏之戎。《春秋》:伐蛮子在河南新城东南。  傅氏曰:东夷之貊。《后汉·传》:有貊耳。小水貊,濊貊之属。孔氏曰:鲁僖之时,貊近鲁。《说文》:南方蛮从虫,东貉从豸。《职方氏》:八蛮九貉。

  南夷

  毛氏曰:荆楚也。傅氏曰:上已言荆舒,此南夷是南蛮也。上所谓蛮貊,亦东方诸种。 严氏曰:莫不率从,非愿之之辞。

  常 许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4:2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