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贤人在下位,

  荀爽曰:谓上应三,三阳德正,故曰“贤人”。别体在下,故曰“在下位”。

 

  而无辅,

  荀爽曰:两阳无应,故“无辅”。

 

  是以动而有悔也。

  荀爽曰:升极当降,故有“悔”。

 

 

 潜龙勿用,下也。

  何妥曰:此第二章,以人事明之。当帝舜耕渔之日,卑贱处下,未为时用,故云“下”。

 

  见龙在田,时舍也。

  何妥曰:此夫子洙泗之日,开张业艺,教授门徒,自非通舍,孰能如此。虞翻曰:二非王位,时暂“舍”也。

 

  终日乾乾,行事也。

  何妥曰:此当文王为西伯之时,处人臣之极,必须事上接下,故言“行事”也。

 

  或跃在渊,自试也。

  何妥曰:欲进其道,犹复疑惑。此当武王观兵之日,欲以试观物情也。

 

  飞龙在天,上治也。

  何妥曰:此当尧、舜冕旒之日,以圣德而居高位,在上而治民也。

 

  亢龙有悔,穷之灾也。

  案:此当桀、纣失位之时。亢极骄盈,故致悔恨穷毙之灾祸也。

 

  乾元用九,天下治也。

  案:此当三皇五帝礼让之时。垂拱无为,而天下治矣。

  王弼曰:此一章全以人事明之也。九,阳也。阳,刚直之物也。夫能全用刚直,放远善柔,非天下之至治,未之能也。故“乾元用九”,则“正下治也”。夫识物之动,则其所以然之理,皆可知也。龙之为德,不为妄者也。潜而勿用乎?必穷处于下也。见而在田,必以时之通舍也。以爻为人,以位为时,人不妄动,则时皆可知也。文王明夷,则主可知矣。仲尼旅人,则国可知矣。

 

  潜龙勿用,阳气潜藏。

  何妥曰:此第三章,以天道明之。当十一月,阳气虽动,犹在地中,故曰“潜龙”也。

 

  见龙在田,天下文明。

  案:阳气上达于地,故曰“见龙在田”。百草萌牙孚甲,故曰“文明”。

  孔颖达曰:先儒以为九二当太蔟之月,阳气见地。则九三为建辰之月,九四为建午之月,九五为建申之月,上九为建戌之月,群阴既盛,上九不得言与时偕极。先儒此说,于理稍乖。此乾之阳气渐生,似圣人渐进,宜据十一月之后,建巳之月已来。此九二爻当建丑建寅之间,于时地之萌牙物有生者,即是阳气发见之义也。但阴阳二气,共成岁功。故阴兴之时,仍有阳在;阳生之月,尚有阴气。所以六律六吕,阴阳相关,取象论义,与此不殊也。

 

  终日乾乾,与时偕行。

  何妥曰:此当三月。阳气浸长,万物将盛,与天之运俱行不息也。

 

  或跃在渊,乾道乃革。

  何妥曰:此当五月。微阴初起,阳将改变,故云“乃革”也。

 

  飞龙在天,乃位乎天德。

  何妥曰:此当七月。万物盛长,天功大成,故云“天德”也。

  亢龙有悔,与时偕极。

  何妥曰:此当九月。阳气大衰,向将极尽,故云“偕极”也。

 

  乾元用九,乃见天则。

  何妥曰:阳消,天气之常。天象法则,自然可见。

  王弼曰:此一章全说天气以明之也。九,刚直之物,唯乾体能用之。用纯刚以观天,天则可见矣。

 

  乾元者,始而亨者也。

  虞翻曰:乾始开通,以阳通阴,故始通。

 

  利贞者,性情也。

  干宝曰:以施化利万物之性,以纯一正万物之情。

  王弼曰:不为乾元,何能通物之始。不性其情,何能久行其正。是故始而亨者,必乾元也。利而正者,必性情也。

 

  乾始而以美利利天下,

  虞翻曰:美利谓云行雨施,品物流形,故“利天下”也。

 

  不言所利,大矣哉!

  虞翻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故利者大也。

 

  大哉乾乎,刚健中正,纯粹精也。

  崔觐曰:不杂曰纯,不变曰粹。言乾是纯粹之精,故有刚、健、中、正之四德也。

 

  六爻发挥,旁通情也。

  陆绩曰:乾六爻发挥变动,旁通于坤;坤来入乾,以成六十四卦,故曰“旁通情也”。

 

  时乘六龙,

  《九家易》曰:谓时之元气,以王而行,履涉众爻,是“乘六龙”也。

 

  以御天也。

  荀爽曰:御者,行也。阳升阴降,天道行也。

 

  云行雨施,天下平也。

  荀爽曰:乾升于坤,曰“云行”。坤降于乾,曰“雨施”。乾坤二卦,成雨既济。阴阳和均,和而其正,故曰“天下平”。

 

  君子以成德为行,

  干宝曰:君子之行,动静可观,进退可度,动以成德,无所苟行也。

 

  日可见之行也。

  虞翻曰:谓初。乾称君子。阳出成为上德,云行雨施则成离,日新之谓上德,故“日可见之行”。

 

 

 潜之为言也,隐而未见,行而未成,是以君子弗用也。

  荀爽曰:“隐而未见”,谓居初也,“行而未成”,谓行之坤四。阳居阴位,未成为君。乾者,君卦也。不成为君,故不用也。

 

  君子学以聚之,问以辩之,

  虞翻曰:谓二。阳在二。兑在口;震为言,为讲论;坤为文,故“学以聚之,问以辩之”。兑象,君子以朋友讲习。

 

  宽以居之,仁以行之。

  虞翻曰:震为宽,仁为行,谓居宽行仁,德博而化也。

 

  《易》曰:见龙在田,利见大人,君德也。

  虞翻曰:重言君德者,大人善世不伐。信有君德,后天而奉天时,故详言之。

 

  九三:重刚而不中。

  虞翻曰:以乾接乾,故“重刚”。位非二五,故“不中”也。

 

  上不在天,下不在田。

  何妥曰:上不及五,故云“不在天”。下已过二,故云“不在田”。处此之时,实为危厄也。

 

  故乾乾因其时而惕,虽危无咎矣。

  何妥曰:处危惧之地,而能乾乾怀厉,至夕犹惕,乃得“无咎”矣。

 

  九四:重刚而不中,

  案:三居下卦之上,四处上卦之下,俱非得中,故曰“重刚而不中”也。

 

  上不在天,下不在田,中不在人,

  侯果曰:案下《系》:易有天道,有地道,有人道,兼三才而两之,谓两爻为一才也。初兼二,地也。三兼四,人也。五兼六,天也。四是兼才,非正,故言“不在人”也。

 

  故或之。或之者,疑之也。故无咎。

  虞翻曰:非其位,故疑之也。

 

  夫大人者,

  《乾凿度》曰:圣明德备,曰“大人”也。

 

  与天地合其德,

  荀爽曰:与天合德,谓居五也。与地合德,谓居二也。

   案:谓抚育无私,同天地之覆载。

 

  与日月合其明,

  荀爽曰:谓坤五之乾二成离,离为日。乾二之坤五为坎,坎为月。

  案:威恩远被,若日月之照临也。

 

  与四时合其序,

  翟玄曰:乾坤有消息,从四时来也。

  又案:赏罚严明,顺四时之序也。

 

  与鬼神合其吉凶,

  虞翻曰:谓乾神合吉,坤鬼合凶,以乾之坤,故“与鬼神合其吉凶”。

  案:祸淫福善,叶鬼神之吉凶矣。

 

  先天而天弗违,

  虞翻曰:乾为天、为先。大人在乾五,乾五之坤五,天象在先。故“先天而天弗违”。

  崔觐曰:行人事,合天心也。

 

  后天而奉天时。

  虞翻曰:奉,承行。乾四之坤初成震,震为后也,震春兑秋,坎冬离夏,四时象具。故“后天而奉天时”。谓承天时,行顺也。

  崔觐曰:奉天时布政,圣政也。

 

  天且弗违,况于人乎?

  荀爽曰:人谓三。

 

  况于鬼神乎?

  荀爽曰:神谓天,鬼谓地也。

  案:大人惟德动天,无远不届。鬼神飨德,夷狄来宾。人神叶从,犹风偃草,岂有违忤哉。

 

  亢之为言也,知进而不知退,

  荀爽曰:阳位在五,今乃居上,故曰“知进而不知退”也。

 

  知存而不知亡,

  荀爽曰:在上当阴,今反为阳,故曰“知存而不知亡”也。

 

  知得而不知丧,

  荀爽曰:得谓阳,丧谓阴。

  案,此论人君骄盈过亢,必有丧亡。若殷纣招牧野之灾,太康遘洛水之怨,即其类矣。

 

  其唯圣人乎!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圣人乎!

  荀爽曰:进谓居五。退谓居二。存谓五,为阳位。亡谓上,为阴位也。再出圣人者,上圣人谓五,下圣人谓二也。

  案:此则乾元用九,天下治也。言大宝圣君,若能用九天德者,垂拱无为,刍狗万物,生而不有,功成不居,百姓日用而不知,岂荷生成之德者也。此则三皇五帝,乃圣乃神,保合太和,而天下自治矣。今夫子《文言》再称圣人者,叹美用九之君,能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故得“大明终始,万国咸宁,时乘六龙,以御天也”。斯即有始有卒者,其唯圣人乎!是其义也。

  崔觐曰:谓失其正者,若燕哙让位于子之之类是也。

  案:三王五伯,揖让风颓,专恃干戈,递相征伐,失正忘退,其徒实繁。略举宏纲,断可知矣。

卷二

(坤下坤上)。坤:元亨,利牝马之贞。

  干宝曰:阴气之始,妇德之常,故称“元”。与乾合德,故称“亨”。行天者莫若龙,行地者莫若马,故乾以龙繇,坤以马象也。坤,阴类,故称“利牝马之贞”矣。

  虞翻曰:谓阴极阳生,乾流坤形,坤含光大,凝乾之元,终于坤亥,出乾初子,品物咸亨,故“元亨”也。坤为牝,震为马,初动得正,故“利牝马之贞”矣。

 

  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

  卢氏曰:坤,臣道也、妻道也。后而不先,先则迷失道矣,故曰“先迷”。阴以阳为主,当后而顺之,则利。故曰“后得主,利”。

  《九家易》曰:坤为牝,为迷。

 

  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安贞吉。

  崔觐曰:妻道也。西方坤兑,南方巽离,二方皆阴,与坤同类,故曰“西南得朋”。东方艮震,北方乾坎,二方皆阳,与坤非类,故曰“东北丧朋”。以喻在室得朋,犹迷于失道;出嫁丧朋,乃顺而得常。安于承天之正,故言“安贞吉”也。

 

  《彖》曰:至哉坤元,

 《九家易》曰:谓乾气至坤,万物资受而以生也。坤者纯阴,配乾生物,亦善之始,地之象也,故又叹言至美。

 

  万物资生,

  荀爽曰:谓万一千五百二十策,皆受始于乾,由坤而生也。策生于坤,犹万物成形,出乎地也。

 

  乃顺承天。

  刘瓛曰:万物资物于地,故地承天而生也。

 

  坤厚载物,

  蜀才曰:坤以广厚之德,载含万物,无有穷竟也。

 

  德合无疆。

  蜀才曰:天有无疆之德,而坤合之,故云“德合无疆”也。

 

  含宏光大,

  荀爽曰:乾二居坤五为含,坤五居乾二为弘,坤初居乾四为光,乾四居坤初为大也。

 

  品物咸亨。

  荀爽曰:天地交,万物生,故“咸亨”。

  崔觐曰:含育万物为弘,光华万物为大,动植各遂其性,故言“品物咸亨”也。

 

  牝马地类,行地无疆,

  侯果曰:地之所以含弘物者,以其顺而承天也。马之所以行地远者,以其柔而伏人也。而又牝马,顺之至也。诫臣子当至顺,故作易者取象焉。

 

 

 柔顺利贞。君子攸行。

  《九家易》曰:谓坤爻本在柔顺阴位,则利贞之。乾则阳爻来据之,故曰“君子攸行”。

 

  先迷失道,后顺得常。

  何妥曰:阴道恶先,故先致迷失。后顺于主,则保其常庆也。

 

  西南得朋,乃与类行。

  虞翻曰:谓阳得其类,月朔至望,从震至乾,与时偕行,故“乃与类行”。

 

  东北丧朋,乃终有庆。

  虞翻曰:阳丧灭坤,坤终复生,谓月三日震象出庚,故“乃终有庆”。此指说易道阴阳消息之大要也。谓阳月三日,变而成震,出庚。至月八日成兑,见丁。庚西丁南,故“西南得朋”。谓二阳为朋,故兑“君子以朋友讲习”。《文言》曰:敬义立而德不孤。《彖》曰:乃与类行。二十九日,消乙入坤,灭藏于癸,乙东癸北,故“东北丧朋”。谓之以坤灭乾,坤为丧故也。

  马君云:孟秋之月,阴气始著,而坤之位,同类相得,故“西南得朋”。孟春之月,阳气始著,阴始从阳,失其党类,故“东北丧朋”。失之甚矣。而荀君以为阴起于午,至申三阴,得坤一体,故曰“西南得朋”。阳起于子,至寅三阳,丧坤一体,故曰“东北丧朋”。就如荀说,从午至申,得坤一体,故曰“西南得朋”。阳起于子,至寅三阳,丧坤一体,故曰“东北丧朋”就如荀说,从午至申,经当言南西得朋;子至寅,当言北东丧朋。以乾变坤,而言丧朋,经以乾卦为丧耶?此何异于马也。

 

  安贞之吉,

  虞翻曰:坤道至静,故“安”;复初得正,故“贞吉”。

 

  应地无疆。

  虞翻曰:震为应。阳正于初,以承坤阴;地道应,故“应地无疆”。

 

  《象》曰:地势坤,

  王弼曰:地形不顺,其势顺。

  宋衷曰:地有上下九等之差,故以形势言其性也。

 

  君子以厚德载物。

  虞翻曰:势,力也。君子谓乾阳,为德动。在坤下,君子之德车。故“厚德载物”。老子曰:胜人者有力也。

 

  初六:履霜,坚冰至。

  干宝曰:重阴,故称六。刚柔相推,故生变。占变,故有爻。《系》曰:爻者,言乎变者也。故《易》、《系辞》皆称九、六也。阳数奇,阴数偶,是以乾用一也。坤用二也。阴气在初,五月之时,自姤来也。阴气始动乎三泉之下,言阴气之动矣。则必至于履霜,履霜则必至于坚冰,言有渐也。藏器于身,贵其俟时,故阳有潜龙,戒以“勿用”。防祸之原。欲其先几,故阴在三泉,而显以履霜也。

 

  《象》曰:履霜坚冰,阴始凝也。驯致其道,至坚冰也。

  《九家易》曰:霜者,乾之命也。坚冰者,阴功成也。谓坤初六之乾四,履乾命令而成“坚冰”也。此卦本乾,阴始消,阳起于此爻,故“履霜”也。驯,犹顺也,言阳顺阴之性,成坚冰矣。初六始姤,姤为五月。盛夏而言坚冰,五月阴气始生地中,言始于微霜,终至坚冰,以明渐顺至也。

 

  六二:直方大。

  荀爽曰:大者,阳也。二应五,五下动之,则应阳出,直布阳于四方。

 

  不习无不利。

  荀爽曰:物唱乃和,不敢先有所习。阳之所唱,从而和之,“无不利”也。干宝曰:阴气在二,六月之时,自遁来也。阴出地上,佐阳成物,臣道也,妻道也。臣之事君,妻之事夫,义成者也。臣贵其直,义尚其方,地体其大,故曰“直方大”。士该九德,然后可以从王事;女躬四教,然后可以配君子。道成于我,而用之于彼。不妨以仕举为政,不妨以嫁学为妇。故曰“不习无不利”也。

 

  《象》曰:六二之动,直以方也。

  《九家易》曰:谓阳下动,应之,则直而行,布阳气于四方也。

 

  不习无不利,地道光也。

  干宝曰:女德光于夫,士德光于国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1:1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