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周易集解

卷一

  (乾下乾上)。乾:元、享、利、贞。

  案:《说卦》:乾,健也。言天之体以健为用,运行不息,应化无穷,故圣人则之。欲使人法天之用,不法天之体,故名乾,不名天也。

  《子夏传》曰:元,始也。亨,通也。利,和也。贞,正也。言乾禀纯阳之性,故能首出庶物,各得元始、开通、和谐、贞固,不失其宜。是以君子法乾而行四德,故曰“元、亨、利、贞”矣。

初九:潜龙勿用。

  崔觐曰:九者,老阳之数,动之所占,故阳称焉。潜,隐也。龙下隐地,潜德不彰,是以君子韬光待时,未成其行。故曰“勿用”。

  《子夏传》曰:龙,所以象阳也。

  马融曰:物莫大于龙,故借龙以喻天之阳气也。初九,建子之月。阳气始动于黄泉,既未萌芽,犹是潜伏,故曰“潜龙”也。

  沈驎士曰:称龙者,假象也。天地之气有升降,君子之道有行藏。龙之为物,能飞能潜,故借龙比君子之德也。初九既尚潜伏,故言“勿用”。

  干宝曰:位始,故称初。阳重,故称九。阳在初九,十一月之时,自复来也。初九,甲子天正之位,而乾元所始也。阳处三泉之下,圣德在愚俗之中,此文王在羑里之爻也。虽有圣明之德,未被时用,故曰“勿用”。

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王弼曰:出潜离隐,故曰“见龙”。处于地上,故曰“在田”。德施周普,居中不偏,虽非君位,君之德也。初则不彰,三则乾乾,四则或跃,上则过亢。利见大人,唯二五焉。

  郑玄曰:二于三才为地道,地上即田,故称“田”也。

  干宝曰:阳在九二,十二月之时,自临来也。二为地上,田在地之表,而有人功者也。阳气将施,圣人将显,此文王免于羑里之日也。故曰“利见大人”。

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郑玄曰:三于三才为人道。有乾德而在人道,君子之象。

  虞翻曰:谓阳息至三,二变成离。离为日,坤为夕。

  荀爽曰:日以喻君。谓三居下体之终,而为之君,承乾行乾,故曰“乾乾”。夕惕以喻臣。谓三臣于五,则疾修柔顺,危去阳行,故曰“无咎”。

  干宝曰:爻以气表,繇以龙兴,嫌其不关人事,故著君子焉。阳在九三,正月之时,自泰来也。阳气始出地上,而接动物。人为灵,故以人事成天地之功者,在于此爻焉。故君子以之忧深思远,乾夕匪懈。仰忧嘉会之不序,俯惧义和之不逮。反复天道,谋始反终。故曰“终日乾乾”。此盖文王反国大理其政之日也。凡无咎者,忧中之喜,善补过者也。文恨早耀,文明之德,以蒙大难,增修柔顺,以怀多福,故曰“无咎”矣。

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崔觐曰:言君子进德修业,欲及于时。犹龙自试跃天,疑而处渊。上下进退,非邪离群。故“无咎”。

  干宝曰:阳在九四,二月之时,自大壮来也。四虚中也。跃者,暂起之言,既不安于地,而未能飞于天也。四,以初为应。渊,谓初九甲子,龙之所由升也。或之者,疑之也。此武王举兵孟津,观衅而退之爻也。守柔顺,则逆天人之应;通权道,则违经常之教。故圣人不得已而为之,故其辞疑矣。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郑玄曰:五于三才为天道。天者,清明无形,而龙在焉,飞之象也。

  虞翻曰:谓四已变,则五体离。离为飞,五在天,故“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也。谓若庖牺观象于天,造作八卦,备物致用,以利天下,故曰“飞龙在天”。天下之所利见也。

  干宝曰:阳在九五,三月之时,自夬来也。五在天位,故曰“飞龙”。此武王克纣正位之爻也。圣功既就,万物既睹,故曰“利见大人”矣。

 

  上九:亢龙有悔。

  王肃曰:穷高曰亢。知进忘退,故“悔”也。

  干宝曰:阳在上九,四月之时也。亢,过也。乾体既备,上位既终。天之鼓物,寒暑相报;圣人治世,威德和济;武功既成,义在止戈。盈而不反,必陷于“悔”。案:以人事明之,若桀放于南巢,汤有惭德,斯类是也。

 

  用九:见群龙无首,吉。

  刘瓛曰:总六爻纯阳之义,故曰“用九”也。王弼曰:九,天之德也。能用天德,乃见群龙之义焉。夫以刚健而居人之首,则物之所不与也。以柔顺而为不正,则佞邪之道也。故乾吉在无首,坤利在永贞矣。

 

  彖曰:

  刘瓛曰:彖者,断也,断一卦之才也。

 

  大哉乾元,

 《九家易》曰:阳称大。六爻纯阳,故曰“大”。乾者纯阳,众卦所生,天之象也。观乾之始,以知天德,惟天为大,惟乾则之,故曰“大哉”。元者,气之始也。

 

  万物资始,

  荀爽曰:谓分为六十四卦,万一千五百二十册,皆受始于乾也。册取始于乾,犹万物之生禀于天。

 

  乃统天。

  《九家易》曰:乾之为德,乃统继天道,与天合化也。

 

  云行雨施,品物流形。

  虞翻曰:已成既济,上坎为云,下坎为雨,故“云行雨施”。乾以云雨,流坤之形,万物化成,故曰“品物流形”也。

 

  大明终始,

  荀爽曰:乾起坎,而终于离。坤起于离,而终于坎。离坎者,乾坤之家,而阴阳之府,故曰“大明终始”也。

 

  六位时成,

  荀爽曰:六爻随时而成乾。

 

  时乘六龙以御天。

  侯果曰:大明,日也。六位,天地四时也。六爻效彼而作也。大明以昼夜为终始,六位以相揭为时成。言乾乘六气而陶冶变化,运四时而统御天地,故曰“时乘六龙以御天”也。故《乾凿度》曰:“日月终始万物”,是其义也。

 

  

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

  刘瓛曰:阳气为万物之所始,故曰“首出庶物”。立君而天下皆宁,故曰“万国咸宁”也。

 

  

《象》曰:

  案:象者,象也,取其法象卦爻之德。

 

  天行健,

  何妥曰:天体不健,能行之德健也。犹如地体不顺,承弱之势顺也。所以乾卦独变名为健者。宋衷曰:昼夜不懈,以健详其名。余卦各当名,不假于详矣。

 君子以自强不息

  虞翻曰:君子谓三。乾健,故强。天一日一夜过周一度,故自强不息。老子曰:自胜者强。

  干宝曰:言君子通之于贤也。凡勉强以进德,不必须在位也。故尧舜一日万机,文王日昃不暇食,仲尼终夜不寝,颜子欲罢不能,自此以下,莫敢淫心舍力。故曰“自强不息”矣。

 

  潜龙勿用,阳在下也。

  荀爽曰:气微位卑,虽有阳德,潜藏在下,故曰“勿用”也。

 

  见龙在田,德施普也。

  荀爽曰:见者,见居其位。田,谓坤也。二当升坤五。故曰“见龙在田”。大人,谓天子。见据尊位,临长群阴,德施于下,故曰“德施普也”。

 

  终日乾乾,反复道也。

  虞翻曰:至三体复,故“反复道”,谓否泰反其类也。

 

  或跃在渊,进无咎也。

  荀爽曰:乾者,君卦。四者,阴位。故上跃居五者,欲下居坤初,求阳之正。地下称渊也。阳道乐进,故曰“进无咎也”。

 

  飞龙在天,大人造也。

  荀爽曰:飞者,喻无所拘。天者,首事造制。大人造法,见居天位,圣人作为万物睹,是其义也。

 

  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

  《九家易》曰:阳当居五,今乃居上,故曰“盈”也。亢极失位,当下之坤三,故曰“盈不可久”,若太上皇者也。下之坤三,屈为诸侯,故曰“悔”者也。

 

  用九,天德不可为首也。

  宋衷曰:用九,六位皆九,故曰“见群龙”。纯阳则天德也。万物之始,莫能先之,不可为首。先之者凶,随之者吉,故曰“无首,吉”。

 

  《文言》曰:

  刘瓛曰:依文而言其理,故曰“文言”。

  姚信曰:乾坤为门户。文说乾坤,六十二卦皆放焉。

 

  

元者,善之长也。

  《九家易》曰:乾者,君卦也。六爻皆当为君,始而大通,君德会合,故元为“善之长也”。

  亨者,嘉之会也。

  《九家易》曰:通者,谓阳合而为乾。众善相继,故曰“嘉之会也”。

 

  利者,义之和也。

  荀爽曰:阴阳相合,各得其宜,然后利矣。

 

  贞者,事之干也。

  荀爽曰:阴阳正而位当,则可以干举万事。

 

  君子体仁,足以长人;

  何妥曰:此明圣人则天,合五常也。仁为木,木主春,故配元为四德之首。君子体仁,故有长人之义也。

 

  嘉会,足以合礼;

  何妥曰:礼是交接会通之道,故以配通。五礼有吉凶宾军嘉,故以嘉合于礼也。

 

  利物,足以和义;

  何妥曰:利者,裁成也。君子体此利以利物,足以合于五常之义。

 

  贞固,足以干事。

  何妥曰:贞,信也。君子贞正,可以委任于事。故《论语》曰:敬事而信,故干事而配信也。

  案:此释非也。夫在天成象者,乾元、亨、利、贞也。言天运四时,以生成万物。在地成形者,仁、义、礼、智、信也。言君法五常,以教化于人。元为善长,故能体仁。仁主春生,东方木也。亨为嘉会,足以合礼。礼主夏养,南方火也。利为物宜,足以和义。义主秋成,西方金也。贞为事干,以配于智。智主冬藏,北方水也。故孔子曰: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则智之明证矣。不言信者,信主土,而统属于君。故中孚云:信及豚鱼,是其义也。若首出庶物,而四时不忒者,乾之象也。厚德载物,而五行相生者,土之功也。土居中宫,分王四季,亦由人君无为皇极,而奄有天下。水火金木,非土不载。仁义礼智,非君不弘。信既统属于君,故先言乾。而后不言信,明矣。

 

  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乾,元、亨、利、贞。

  干宝曰:夫纯阳,天之精气。四行,君之懿德。是故乾冠卦首,辞表篇目,明道义之门在于此矣,犹春秋之备五始也。故夫子留意焉。然则体仁正已,所以化物;观运知时,所以顺天;气用随宜,所以利民;守正一业,所以定俗也。乱则败礼其教淫;逆则拂时,其功否;错则妨用,其事废;忘则失正,其官败。四德者,文王所由兴。四愆者,商纣所由亡。

 

  初九曰:潜龙勿用,何谓也?

  何妥曰:夫子假设疑问也。后五爻皆放此也。

 

 子曰:龙德而隐者也。

  何妥曰:此直答言圣人有隐显之龙德。今居初九穷下之地,隐而不见,故云“勿用”矣。

 

  不易世,

  崔觐曰:言据当潜之时,不易乎世而行者,龙之德也。

  

不成名。

  郑玄曰:当隐之时,以从世俗,不自殊异,无所“成名”也。

 

  遁世无闷,

  崔觐曰:道虽不行,达理“无闷”也。

 

  不见是而无闷。

  崔觐曰:世人虽不已是,而已知不违道,故“无闷”。

 

  乐则行之,忧则违之,

  虞翻曰:阴出初震,为乐为行,故“乐则行之”。坤死称忧,隐在坤中,遁世无逆流,故“忧则违之”也。

 

  确乎其不可拔,潜龙也。

  虞翻曰:确,刚貌也。乾刚潜初,坤乱于上。君子弗用,隐在下位。确乎难拔,潜龙之志也。

 

  九二曰:见龙在田,利见大人,何谓也?子曰:龙德而正中者也。

  虞翻曰:中下之中,二非阳位,故明言能“正中”也。

 

  庸言之信,

  荀爽曰:处和应坤,故曰“信”。

 

  庸行之谨。

  《九家易》曰:以阳居阴位,故曰“谨”也。庸,常也。谓言常以信,行常以谨矣。

 

  闲邪存其诚,

  宋衷曰:闲,防也。防其邪而存诚焉。二在非其位,故以“闲邪”言之。能处中和,故以“存诚”言之。

 

  善世而不伐,

  《九家易》曰:阳升居五,处中居上,始以美德利天下。不言所利,即是不伐。故老子曰:上德不德,是以有德。此之谓也。

 

  德博而化。

  荀爽曰:处五据坤,故“德博”。群阴顺从,故物“化”也。

   

《易》曰:见龙在田,利见大人,君德也。

  虞翻曰:阳始触阴,当升五为君。时舍于二,宜利天下。直方而大德,无不利。明言君德,地数始二。故称“易曰”。

 

  九三曰: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何谓也?子曰:君子进德修业。

  虞翻曰:乾为德,坤为业,以乾通坤,谓为“进德修业”。

  宋衷曰:业,事也。三为三公,君子处公位,所以“进德修业”也。

 

  忠信,所以进德也。

  翟玄曰:忠于五,所以修德也。

  崔觐曰:推忠于人,以信待物,故其德日新也。

 

  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

  荀爽曰:修辞谓“终曰乾乾”。立诚,谓“夕惕若厉”。居业,谓“居三”也。

   翟玄曰:居三修其教令,立共诚信,民敬而从之。

 

  知至至之,可与言几也。

  翟玄曰:知五可至而“至之”,故可与行几微之事也。

 

  知终终之,可与存义也。

  姚信曰:知终者,可以知始终。终谓三也。义者,宜也。知存知亡,君子之宜矣。

  崔觐曰:君子,喻文王也。言文王进德修业,所以贻厥武王,至于九五。至于九五,可与进修意合,故言“知至至之”,可与言微也。知天下归周,三分有二,以服事殷,终于臣道。终于臣道,可与进修意合,故言“知终终之,可与存义”。

 

  是故居上位而不骄。

  虞翻曰:天道三才。一乾而以至三乾成,故为“上”。“夕惕若厉”,故“不骄”也。

 

  在下位而不忧。

  虞翻曰:“下位”谓初。隐于初,忧则违之,故“不忧”。

 

  故乾乾因其时而惕,虽危无咎矣。

  王弼曰:惕,怵惕也。处事之极,失时败废,懈怠则旷。故“乾乾因其时而惕,虽危无咎”。

 

  九四曰:或跃在渊,无咎,何谓也?子曰:上下无常,非为邪也。

  荀爽曰:乾者,君卦。四者,臣位也。故欲上跃。居五下者,当下居坤初,得阳正位。故曰:“上下无常,非为邪也”。

 

  进退无恒,非离群也。

  荀爽曰:进,谓居五。退,谓居初。故“进退无恒,非离群也”。

 

  君子进德修业,欲及时也,故无咎。

  崔觐曰:至公欲及时济人,故“无咎”也。

 

  九五曰: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何谓也?子曰:同声相应。

  虞翻曰:谓震巽也。庖牺观变而放八卦,雷风相薄,故“相应”也。

   张璠曰:天者,阳也。君者,阳也。雷风者,天之声。号令者,君之声。明君与天地相应,合德同化,动静不违也。

 

  同气相求。

  虞翻曰:谓艮兑山泽通气,故“相求”也。

  崔觐曰:方诸与月,同有阴气,相感则水生。阳燧与日,同有阳气,相感则火出也。

  水流湿,

  荀爽曰:阳动之坤而为坎,坤者纯阴,故曰“湿”也。

  火就燥。

  荀爽曰:阴动之乾而成离,乾者纯阳,故曰:“燥”也。

  虞翻曰:离上而坎下,水火不相射。

  崔觐曰:决水先流湿,然火先就燥。

 

  云从龙,

  荀爽曰:龙,喻王者。谓乾二之坤五为坎也。

  虞翻曰:乾为龙,云生天,故“从龙”也。

 

  风从虎。

  荀爽曰:虎,喻国君。谓坤五之乾二为巽,而从三也。三者,下体之君,故以喻国君。

  虞翻曰:坤为虎,风生地,故“从虎”也。

 

  圣人作而万物睹。

  虞翻曰:睹,见也。圣人则庖牺,合德乾五,造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五动成离,日出照物皆相见,故曰“圣人作而万物睹”也。

  陆绩曰:阳气至五,万物茂盛,故譬以圣人在天子之位,功成制作,万物咸见之矣。

 

  本乎天者亲上,

  荀爽曰:谓乾九二,本出于乾,故曰“本乎天”。而居坤五,故曰“亲上”。

 

  本乎地者亲下,

  荀爽曰:谓坤六五,本出于坤,故曰:“本乎地”。降居乾二,故曰“亲下”也。

  崔觐曰:谓动物亲于天之动,植物亲于地之静。

 

  则各从其类也。

  虞翻曰:“方以类聚,物以群分”。“乾道变化,各正性命”。“触类而长”,故“各从其类”。

 

  上九曰:亢龙有悔,何谓也?子曰:贵而无位,

  荀爽曰:在上,故“贵”。失正,故“无位”。

 

  高而无民,

  何妥曰:既不处九五帝王之位,故“无民”也。夫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既非王位,则民不隶属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1:1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