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形貌部纪事三

儒林公议太祖天表神伟紫而丰颐见者不敢正

视李煜据江南有写御容至伪国者日益忧惧知真

人之在御也

宋史太宗本纪帝幼不群与他儿戏皆畏服及长隆

准龙颜望之知为大人俨如也

祈廷训传廷训为左领军卫上将军形质魁岸无才

略临事多规避时人目为祈橐□以其庞大而无所

取也

戴兴传兴开封雍丘人年十余岁以勇力闻里中及

长身长七尺余美髭髯眉目如画太宗在藩邸兴诣

府求见奇之留帐下后历左领卫上将军

党进传进历忠武军节度卒赠侍中进出戎行形貌

魁岸居常恂恂每擐甲胄毛发皆竖

王超传超赵州人弱冠长七尺余太宗尹京召置麾

下及即位以隶御龙直历崇信军节度使

和传历知制诰判吏部铨好饰容仪自五鼓

张灯烛至辨色冠带方毕虽幼能属文殊少警策每

草制必精思讨索而后成拘于引类偶对颇失典诰

之体上以其贵家子能业文甚宠待之欲召入翰林

谓近臣曰眸子眊眊然胸中必不正不可以居近

侍也其命遂寝

赵上交传上交身长七尺黑色美风仪善谈论负才

任气为乡里所推

张洞传洞字仲通开封祥符人为人长大眉目如画

宗室列传周恭肃王元俨广颡丰颐严毅不可犯天

下崇惮之名闻外裔

洞微志卢多逊未第时面极黑有相告曰此名败土

色贵即明润复来必多灾多逊历贵仕面色甚莹将

败数日忽暗黑如故

宋史王昭远传继升子昭远形质魁伟色黑继升名

之铁山有膂力善骑射祖母郭氏尝对昭远母指昭

远曰此儿有贵相他日必至公侯指昭懿曰此儿奉

钱过二万不能胜矣果皆如其言

向敏中传敏中字常之开封人父瑀仕汉符离令性

严毅惟敏中一子躬自教督不假颜色尝谓其母曰

大吾门者此儿也敏中随瑀赴调京师有书生过门

见敏中谓邻母曰此儿风骨秀异贵且寿邻母入告

其家比出已不见矣

通鉴纲目李沆尝侍宴上目送之曰风度端凝真贵

人也

吕端器量宽恕知大体帝深重之每见其入对肃然

拱揖不以名呼又以端姿仪瑰大宫廷陛峻特令梓

人为纳陛

宋史张孜传孜开封人母微时生孜后入宫乳悼献

太子孜方在襁褓真宗以付内侍张景宗曰此儿貌

厚汝谨视之景宗遂养以为子后历节度使赠太尉

王德用传德用加检校太尉定国军节度使宣徽南

院事赵元昊反德用请自将讨之不许德用状貌雄

毅面黑颈以下白晰人皆异之言者论德用貌类艺

祖御史中丞孔道辅继言之且谓德用得士心不宜

久典机密遂罢为武宁军节度使徐州大都督府长



石林燕语王武恭公德用貌奇伟色如深墨当时谓

之黑王相公宅在都城西北隅善抚士卒得军情以

其貌异所过闾里皆聚观

宋史王钦若传钦若状貌短小项有附疣时人目为

瘿相

湘山野录王冀公钦若乡荐赴阙张仆射齐贤时为

江南漕以书荐谒钱希白公易时以才名方独步馆

阁适会延一术士以考休咎不容通谒冀公局促门

下因厉声诟阍人术者遥闻之谓钱曰不知何人耶

若声形相称世无此贵者但恐形貌不副耳愿邀之

使某获见希白召之冀公单微远人神骨疏瘦复赘

于颈而举止山野希白蔑视之术者然侧目瞻视

冀公起术者稽颡兴叹曰人中之贵有此十全者钱

戏曰中堂内便有此等宰相乎术人正色曰公何言

欤且宰相何时而无此君不作则已若作之则天下

康富而君臣相得至死有庆而无吊不完者但无子

尔钱戏曰他日将陶铸吾辈乎术者曰恐不在他日

即日可待愿公毋忽后希白方为翰林学士而冀公

已真拜

宋史冯拯传拯字道济父俊事汉湘阴公刘赟赟死

俊与从行千余人系侍卫狱周太祖赦出之授检校

太子宾客戍安远军驭马镇辞不行因徙居河阳拯

以书生谒赵普普奇其状曰子富贵寿考宜不下我

谈苑真宗临轩策士夜梦下有菜一苗甚盛与殿基

相高及拆第一卷乃是蔡齐上见其容貌曰得人矣

特诏执金吾七人清道自齐始

宋史西夏传元昊性雄毅多大略善绘画能创制物

始圆面高准身五尺余

王曾传曾资质端厚眉目如画在朝廷进止皆有常

处平居寡言笑人莫敢干以私少与杨亿同在侍从

亿喜谈谑凡僚友无不狎侮至与曾言则曰余不敢

以戏也

盛度传度以太子少傅致仕体肥大难于拜起宾客

有拜之者则俯伏不能兴往往瞪视而诟詈之

归田录盛文肃公丰肌大腹而眉目清秀丁晋公疏

瘦如削二公皆两浙人也并以文词知名于时梅学

士询在真宗时已为名臣至庆历中为翰林侍读以

卒性喜焚香其在官舍每晨起将亲事必焚香两炉

以公服罩之撮其袖以出坐定撒开两袖郁然满室

浓香有窦元宾者五代汉宰相正固之孙也以名家

子有文行为馆职而不喜修饰经时未尝沐浴故时

人为之语曰盛肥丁瘦梅香窦臭也

青箱杂记王公风骨清峭顷项微结喉有僧相人皆

谓其寒薄独一善相者目之曰公名位俱极但禄气

不丰耳故旦虽位极一品而饮啖全少不畜声伎

宋史阎守恭传守恭并州榆次人父荣倜傥有志略

刘继元欲召至帐下辞以老母不就守恭生而体貌

奇伟荣曰是必当事太平天子吾无恨矣

任中正传中正躯干颀长帝择大笏命内臣取绯衣

之长者赐之

冯廷璋传廷璋美髯长上短下好修容仪虽见小吏

未尝懈惰

张商英传商英字天觉蜀州新津人长身伟然姿采

如峙玉负气俶傥豪视一世

老学庵笔记韩魏公声雌文潞公步碎相者以为二

公者无此二事皆非人臣之相

明道杂志潞公以太尉镇洛师遇生日僚吏皆献诗

多云五福全者潞公不悦曰遽使我考终命耶有一

客诗云绰约肌肤如处子盖用庄子姑射仙人事也

洛人笑之曰愿尔得妇色若此潞公色黔也

欧阳文忠公应举时常游京师浴室院有一僧熟视

公公因问之曰吾师能相人乎僧曰然足下贵人也

然有二事耳白于面当名满天下须不掩齿一生常

遭人谤骂

石林诗话杜正献公自少清羸若不胜衣年过四十

须发即尽白立朝孤峻凛然不可屈欧阳文忠公素

出其门公谢事居宋文忠适来为守相与欢甚公时

年已八十然忧国之意每见于色欧公尝和公诗有

云貌先年老因忧国事与心违始乞身公得之大喜

尝自讽诵当时以为不惟曲尽公志虽其形貌亦在

摸写中也

闻见后录嘉佑二年秋北卤求仁皇帝御容议者虑

有厌胜之术帝曰吾待卤厚必不然遣御史中丞张

升遗之卤主盛仪卫亲出迎一见惊肃再拜语其下

曰真圣主也我若生中国不过与之执鞭捧盖为一

都虞候耳其畏服如此

杨文公谈苑冯晖为灵武节度使有威名羌戎畏服

号麻胡以其面有子也

拊掌录科场进士程文多可笑者治平中国学试策

问体貌大臣进士对策曰若文相公富相公皆大臣

之有体者若冯当世沈文通皆大臣之有貌者意谓

文富丰硕冯沈美少也刘原甫遂目沈冯为有貌大

臣又欧阳永叔主文试贵老为其近于亲赋有进士

散句云睹兹黄之状类我严君之容时哄堂大笑

宋史张雍传雍以尚书右丞致仕年七十雍姿貌鲁

朴始登科为滕中正婿中正子锡世宁咸笑之中正

曰此人异日必显达寿考非汝曹所及锡兄弟虽有

名然终不越郎署亦无耆年者

刘安世传安世仪状魁硕音吐如钟

吕大防传大防身长七尺眉目秀发声音如钟自少

持重无嗜好过市不左右游目燕居如对宾客每朝

会威仪翼如神宗尝目送之

文同传同方口秀眉以学名世

贺铸传铸字方回卫州人孝惠皇后之族孙长七尺

面铁色眉目耸拔喜谈当世事可否不少假借虽贵

要权倾一时小不中意极口诋之无遗辞人以为近



老学庵笔记贺方回状貌奇丑色青黑而有英气俗

谓之贺鬼头喜校书朱黄未尝去手诗文皆高不独

工长短句也潘邠老赠方回诗云诗朿牛腰藏旧稿

书讹马尾辨新雠

研北杂志东坡云梅二丈圣俞身长秀眉大耳红额

饮酒过百辄正坐高拱此其醉也

东轩笔录孙觉孙洙同在三馆觉肥而长洙短而小

然二人皆髯刘攽呼为大胡孙小胡孙顾临字子敦

亦同为馆职为人伟仪干而好谈兵攽目为顾将军

而又好以反语呼之为顿子姑攽尝与王介同为开

封府试官试节以制度不伤财赋举子多用畜积字

畜本音五六反广韵又呼玉反声近御名介坚欲黜

落攽争之遂至喧忿监试陈襄闻其事二人皆赎金

而中丞吕公着又言责之太轻遂皆夺主判是时雍

子方为开封府推官戏攽曰据罪名当决臀杖十三

攽答曰然吾已入文字矣其词曰切见开封府推官

雍子方身材长大臀腿丰肥臣实不如举以自代合

坐大笑

石林燕语吕丞相微仲性沉厚刚果遇事无所为屈

身干长大而方望之伟然初相苏子瞻草麻云果毅

而达兼孔门三子之风直大以方得坤爻六二之动

盖以戏之微仲终身以为恨言固不可不□也

懒真子蔡忠怀确持正年二十许岁时家苦贫衣服

稍敝一日与群士人张湜师是同行张亦贫儒也俄

有道人至注视持正久之因谩问曰先生能相乎曰

然又问曰何如曰先辈状貌极似李德裕持正以为

戏己复相师是曰当为卿监家五十口时指持正云

公当死矣道人既去二人大笑曰狂哉道人以吾二

人贫儒故相戏耳后持正谪新州凡五年一日得师

是书云以为司农无补然阖门五十口居京师食贫

近蒙恩守汝州持正读至此忽忆道人之言遂不复

读数日得疾而卒

泊宅编尚书右丞胡宗愈夫人丁氏司封员外郎宗

臣之女自幼颖慧无所不能其善相人盖出天性在

西府时尝于□隙遥见蔡丞相确谓右丞曰蔡相全

似卢多逊或以卢蔡肥瘠色貌不同诘之丁氏曰吾

虽不及见卢但尝一观其画像与今丞相神彩相似

尔后蔡果南窜

可谈余表伯父袁应中博学有时名以貌寝诸公莫

敢荐绍圣间蔡元度引之乃得对袁鸢肩上短下陋

又广颡尖额面多黑子望之如洒墨声嗄而吴音哲

宗一见连称大陋袁错愕不得陈述而退搢绅目为

奉敕陋朝士王迥美姿容有才思少年不甚持重间

为狎邪辈所诬播入乐府今六么所歌奇俊王家郎

乃迥也元丰中蔡持正荐之可任监司神宗忽云此

乃奇俊王家郎乎持正叩头谢罪

贡父诗话苏子美魁伟与宋中道并立下□之笑曰

交不着

京师市

井语也

号为锥宋为其颖利而么么云赠诗

曰譬如利锥末所到物已破后倅洺州洺本赵地有

毛遂冢圣俞遂举处囊事为送行诗戏之

梦溪笔谈王荆公面黧黑门人忧之以问医医曰此

垢污非疾也进澡豆令公□面公曰天生黑于予澡

豆其如予何

清波杂志萧注字岩夫裕陵问曰闻卿有袁许之学

因问王安石注曰安石牛耳虎头视物如射意行直

行敢当天下大事

青箱杂记安国俊迈而貌陋黑肥熙宁中与余同官

于洛下尝谓余曰子可作诗赠我余因援笔戏之曰

飞卿昔号温锺蕞思道通俯还魁肥江淹善啖笔五

色庾信能文腰十围只知外貌之粉泽谁料满腹填

珠玑相逢把酒洛阳社不管淋漓身上衣安国由此

不悦

退朝录迩英阁讲讽之所也阁后有隆儒殿在丛竹

中制度特小王原叔久在讲筵而身品短同列戏之

曰宜为隆儒殿学士

谈苑林瑀王洙同作直讲林谓曰何相见之阔也王

曰遭此霖雨瑀云今后转更疏阔也王曰何故答云

逢这短晷盖讥王之侏儒

馆中铁火罩郑天体戏王原叔云此王将军兜鍪亦

谓其侏儒也

游宦纪闻蜀之岷山有焦夫子国初时人□其名以

博学教导后进故世以夫子称貌陋且□长目广鼻

□□垂瘿性率不自饰虽冠带往往爬搔扪虱然为

歌诗有惊人句今蜀人止能诵其一联云两轮日月

磨兴废一合干坤夹是非熙宁中文与可因至天彭

馆于徐公园杯酒谭笑中肆笔成夫子像于亭之壁

曲尽寒酸态度

避暑录话元丰间道士陈景元博识多闻藏书数万

卷士大夫乐从之游身短小而伛师孟尝从求相鹤

经得之甚喜作诗亲携往谢末云收得一般潇洒物

龟形人送鹤书来徐举首自操吴音吟讽之诸弟子

在旁皆忍笑不能禁时王侍郎仲至在坐顾景元不

觉失声几仆地

湘山野录佑有文而容陋其妻右仆射严续之女

有绝态一日晨妆佑潜窥干鉴台其面落鉴中妻怖

遽倒佑怒其恶己因弃之

过庭录神庙大长公主哲宗朝重于求配遍士族中

求之莫中圣意带御器械狄咏颇美丰姿近臣奏曰

不知要如何人物哲宗曰人物要如狄咏者天下谓

咏为人样子狄咏狄青子也

续笔记蔡元度对答喜笑溢于颜面虽见所甚恨者

亦亲厚无间人莫能测谓之笑面夜叉盛章尹京典

藩以惨毒闻杀人如刈草菅然妇雌声欲语先笑未

尝正视人或置人死地时亦柔懦不异平日此尤可

怪也

宋史王黼传黼为人美风姿目睛如金有口辩才疏

隽而寡学术然多智善佞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15:06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