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曰共坐仰首视不出寻常之内曰肃坐废首□肘曰

卑坐坐容也

跌徒结反

□与低同

行以微磬之容臂不摇掉肩

不下上身似不则从然而任行容也

掉徒

吊反

趋以微磬

之容飘然翼然肩状若足如射箭趋容也旋以微

磬之容其始动也穆如惊倏其固复也旄如濯丝跘

旋之容也

倏式六反

跘步般反

跪以微磬之容揄石而下进左

而起手有抑扬各尊其纪跪容也拜以磬折之容吉

事上左凶事上右随前以举项衡以下宁速无迟背

项之状如屋之元拜容也



未详

拜而未起伏容也坐

乘以经坐之容手抚式视五旅欲无顾顾不过毂小

礼动中礼式大礼下坐车之容也

乘绳谥

反下同

立乘以经

立之容右持绥而左臂诎存剑之纬欲无顾顾不过

毂小礼据中礼式大礼下立车之容也礼介者不拜

兵车不式不顾不言反抑式以应武容也兵车之容

也若夫立而跛坐而蹁体怠懈志骄□视数顾容

色不比动静不以度妄咳唾疾言嗟气不顺皆禁也

跛彼寄反又作跂去智反蒲咳坚反足不正

也仓含反数音朔比毗志反咳音慨唾吐卧反

古者

年九岁入就小学蹍小节焉业小道焉束发就大学

蹍大节焉业大道焉是以邪放非辟无因入之焉谚

曰君子重袭小人无由入正人十倍邪辟无由来古

之人其谨于所近乎诗曰芃芃棫朴薪之之济济

辟王左右趋之此言左右日以善趋也古者圣王居

有法则动有文章位执戒辅鸣玉以行佩玉也上有

葱珩下有双璜冲牙蠙珠以约其间琚瑀以杂之行

以采齐趋以肆夏步中规折中矩登车则马行而鸾

鸣鸾鸣而和应声曰和和则敬故诗曰和鸾雍雍万

福攸同言动以纪度则万福之所聚也故曰明君在

位可畏施舍可爱进退可度周旋可则容貌可观作

事可法德行可象声气可乐动作有文言语有章以

承其上以接其等以临其下以畜其民故为之上者

敬而信之等者亲而重之下者畏而爱之民者肃而

乐之是以上下和协而士民顺一故能综摄其国以

藩卫天子而行义足法夫有威而可畏谓之威有仪

而可象谓之文富不可为量多不可为数故诗曰威

仪棣棣不可选也棣棣富也不可选众也言接君臣

上下父子兄弟内外大小品事之各有容志也子赣

由其家来谒于孔子孔子正颜举杖磬折而立曰子

之大亲毋乃不宁乎放杖而立曰子之兄弟亦得无

恙乎曳杖倍而行曰妻子家中得无病乎故身之倨

佝手之高下颜色声气各有宜称所以明尊卑别疏

戚也子路见孔子之背磬折举哀曰唯由也见孔子

闻之曰由也何以遗亡也故过犹不及有余犹不足

也语曰况乎明王执中履衡言秉中适而据乎宜故

威胜德则淳德胜威则施威之与德交若纠纆且畏

且怀君道正矣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

然后君子

后汉书郎顗传

  顗条便宜七事

易传曰有貌无实佞人也有实无貌道人也寒温为

实清浊为貌

论衡

  骨相篇

人曰命难知命甚易知知之何用用之骨体人命禀

于天则有表候于体察表候以知命犹察斗斛以知

容矣表候者骨法之谓也传言黄帝龙颜颛顼戴午

帝喾骈齿尧眉八采舜目重瞳禹耳三漏汤臂再肘

文王四乳武王望阳周公背偻皋陶马口孔子反羽

斯十二圣者皆在帝王之位或辅主忧世世所共闻

儒所共说在经传者较着可信若夫短书俗记竹帛

引文非儒者所见众多非一苍颉四目为黄帝史晋

公子重耳仳胁为诸侯霸苏秦骨鼻为六国相张仪

仳胁亦相秦魏项羽重瞳云虞舜之后与高祖分王

天下陈平贫而饮食不足貌体佼好而众人怪之曰

平何食而肥及韩信为滕公所鉴免于鈇质亦以面

状有异面状肥佼亦一相也高祖隆准龙颜美须左

股有七十二黑子单父吕公善相见高祖状貌奇之

因以其女妻高祖吕后是也卒生孝惠帝鲁元公主

高祖为泗上亭长尝告归之田与吕后及两子居田

有一老公过请饮因相吕后曰夫人天下贵人也令

相两子见孝惠曰夫人所以贵者乃此男也相鲁元

曰皆贵老公去高祖从外来吕后言于高祖高祖追

及老公止使自相老公曰乡者夫人婴儿相皆似君

君相贵不可言也后高祖得天下如老公言推此以

况一室之人皆有富贵之相矣类同气钧性体法相

固自相似异气殊类亦两相遇富贵之男娶得富贵

之妻女亦得富贵之男夫二相不钧而相遇则有立

死若未相适有豫亡之祸也王莽姑正君许嫁至期

当行时夫辄死如此者再乃献之赵王赵王未取又

薨清河南宫大有与正君父□君善者遇相君曰贵

为天下母是时宣帝世元帝为太子□君乃因魏郡

都尉纳之太子太子幸之生子君上宣帝崩太子立

正君为皇后君上为太子元帝崩太子立是为成帝

正君为皇太后竟为天下母夫正君之相当为天下

母而前所许二家及赵王为无天下父之相故未行

而二夫死赵王薨是则二夫赵王无帝王大命而正

君不当与三家相遇之验也丞相黄次公故为阳夏

游侥与善相者同车俱行见一妇人年十七八相者

指之曰此妇人当大富贵为封侯者夫人次公止车

审视之相者曰今此妇人不富贵卜书不用也次公

问之乃其旁里人巫家子也即娶以为妻其后次公

果大富贵位至丞相封为列侯夫次公富贵妇人当

配之故果相遇遂俱富贵使次公命贱不得妇人为

偶不宜为夫妇之时则有二夫赵王之祸夫举家皆

富贵之命然后乃任富贵之事骨法形体有不应者

则必别离死亡不得久享介福故富贵之家役使奴

僮育养牛马必有与众不同者矣僮奴则有不死亡

之相牛马则有数字乳之性田则有种孳速熟之谷

商则有居善疾售之货是故知命之人见富贵于贫

贱睹贫贱于富贵案骨节之法察皮肤之理以审人

之性命无不应者赵简子使姑布子卿相诸子莫吉

至翟婢之子无恤而以为贵无恤最贤又有贵相简

子后废太子而立无恤卒为诸侯襄子是矣相工相

黥布当先刑而乃王后竟被刑乃封王卫青父郑季

与阳信公主家僮卫媪通生青在建章宫时钳徒相

之曰贵至封侯青曰人奴之道得不笞骂足矣安敢

望封侯其后青为军吏战数有功超封增官遂为大

将军封为万户侯周亚夫未封侯之时许负相之曰

君后三岁而入将相持

一有

重字

国秉贵重矣于人臣无

两其后九岁而君饿死亚夫笑曰臣之兄已代侯矣

有如父卒子当代亚夫何说侯乎然既已贵如负言

又何说饿死指示我许负指其口有纵理入口曰此

饿死法也居三岁其兄绛侯胜有罪文帝择绛侯子

贤者推亚夫乃封条侯续绛侯后文帝之后六年匈

奴入边乃以亚夫为将军至景帝之时亚夫为丞相

后以疾免其子为亚夫买工官尚方甲楯五百被可

以为葬者取庸苦之不与钱庸知其盗买官器怨而

上告其子景帝下吏责问因不食呕血而死当邓通

之幸文帝也贵在公卿之上赏赐亿万与上齐体相

工相之曰当贫贱饿死文帝崩景帝立通有盗铸钱

之罪景帝考验通亡寄死人家不名一钱韩太傅为

诸生时借相工五十钱与之俱入辟雍之中相辟雍

弟子谁当贵者相工指儿宽曰彼生当贵秩至三公

韩生谢遣相工通刺儿宽结胶漆之交尽筋力之敬

徙舍从宽深自附纳之宽尝甚病韩生养视如仆状

恩深逾于骨肉后名闻于天下儿宽位至御史大夫

州郡承旨召请擢用举在本朝遂至太傅夫钳徒许

负及相邓通儿宽之工可谓知命之工矣故知命之

工察骨体之证睹富贵贫贱犹人见盘盂之器知所

设用也善器必用贵人恶器必施贱者尊鼎不在陪

厕之侧匏瓜不在堂殿之上明矣夫尺书所载世所

共见皆有其实禀气于天立形于地察在地之形以

知在天之命莫不得其实也有传孔子相淡台子羽

唐举占蔡泽不验之文此失之不审何隐匿微妙之

表也相或在内或在外或在形体或在声气察外者

遗其内在形体者亡其声气孔子适郑与弟子相失

孔子独立郑东门郑人或问子贡曰东门有人其头

似尧其项若皋陶肩类子产然自腰以下不及禹三

寸□□若丧家之狗子贡以告孔子孔子欣然笑曰

形状末也如丧家狗然哉然哉夫孔子之相郑人失

其实郑人不明法术浅也孔子之失子羽唐举惑于

蔡泽犹郑人相孔子不能具见形状之实也以貌取

人失于子羽以言取人失于宰予也

新论

  命相篇

命者生之本也相者助命而成者也命则有命不形

于形相则有相而形于形有命必有相有相必有命

同禀于天相须而成也人之命相贤愚贵贱修短吉

凶制气结胎受生之时其真妙者或感五帝三光或

应龙迹气梦降及凡庶亦禀天命皆属星辰其值吉

宿则吉值凶宿则凶受气之始相命既定即鬼神不

能移改而圣智不能回也华胥履大人之迹而生伏

羲女娲感瑶光贯日而生颛顼庆都与赤龙合而生

唐尧握登见大虹而生虞舜修纪见洞流星而生夏

禹夫都见白气贯月而生殷汤太任梦见长人而生

文王颜征感黑帝而生孔子刘媪感赤龙而生汉祖

薄姬感苍龙而生文帝微子感牵牛星颜渊感中台

星张良感狐星樊哙感狼星老子感火星若此之类

皆圣贤受天瑞相而生者也相者或见肌骨或见声

色贤愚贵贱修短吉凶皆有表诊故五岳崔嵬有峻

极之势四渎皎洁有川流之形五色郁然有云霞之

观五声铿然有钟磬之音善观察者犹风胡之别刃

孙阳之相马览其机妙不亦难乎伏羲日角黄帝龙

颜帝喾戴肩颛顼骿骭尧眉八采舜目重瞳禹耳三

漏汤肩二肘文王四乳武王齿孔子返宇颜回重

瞳皋繇乌喙若此之类皆圣贤受天殊相而生者也

舜目重瞳是至明之相而项羽王莽亦目重瞳子越

王勾践长颈乌喙非善终之象而夏禹亦长颈乌喙

王莽之重瞳譬驽马有骥之一毛而不可谓之骥也

勾践长颈乌喙犹蛇有龙之一鳞而不可谓之龙也

爰及众庶皆有诊相故谷子丰下叔兴知其有后卫

青方颡黥徒明其富贵亚夫纵理许负见其饿死羊

鲋声豺叔姬鉴其灭族命相吉凶悬之于天命当贫

贱虽富贵犹有祸患命当富贵虽欲杀之犹不能害

夏孔甲畋于箕山大风晦暝入于人家主人方乳或

占之曰后来而产是子不胜终必有殃孔甲取之曰

苟以为余子谁敢殃之子长折薪斧斩其左足遂为

大阍孔甲曰呜呼有疾命矣夫汉文以梦而宠邓通

相者占通当贫饿死帝曰能富在我何谓贫乎与之

铜山专得冶铸后假衣食寄死人家子文之生妘子

弃之虎乃乳之遂收养焉卒为楚相褒离国王侍婢

有娠王欲杀之婢曰气从天来故我有娠及子之产

捐猪圈中猪以气嘘之弃马枥中马复嘘之故得不

死卒为夫余之王故善恶之命若从天堕若从地出

不得以理数推非可以智力要今人不知命之有限

而妄觊于多贪命在于贫贱而穿凿求富贵命在于

短折而临危求长寿皆惑之甚者也

鹿门隐书

  论牛首鸟身

或曰神农牛首蜚仲鸟身信乎哉曰非形也象也夫

枭羊貐尚犹类人况圣贤也哉

册府元龟

  姿表

洪范五事一曰貌貌曰恭是以八彩重瞳表唐尧虞

舜之异龙颜日角彰汉高光武之奇大勋既协于天

人纯粹必形于体貌自继统之外代有其君至若姿

表端庄神明爽迈方颐大口龙颡钟声或贵兆已形

致异人之默识或天光峻发使外国以仰观亦有瞻

顾非常眉目如画挺神仙之骨格仪鸾凤之仪容若

加之以才智辩明器度雄远皆可亚真人之奇表绍

有国之基局也

  仪貌

夫肖天地之形体云日之表受最灵之气有继明之

象故天姿岐嶷出乎自然龙章粹和发于异禀是以

居主鬯之重为天下之本有以见容止可度矣

洪范五事其二曰貌盖所谓发乎容止着乎仪表者

也矧乃托体霄极毓质扃禁粹灵攸蕴光华允集乃

有奇姿隽彩孤标杰出耸群庶之瞻仰增藩戚之焜

耀至或风度闲旷举措详缓威棱峻发眄睐雄毅斯

固有仪可象望之俨然者已其于禀肖魁怪方牍所

记者亦备载云

  形貌

夫人之生也禀形五行肖类天地故形为神之舍貌

为精之华发于至灵彰乎遗体乃有英姿伟量奇骨

异表魁岸磊落端厚笃雅颀长峻茂雄毅挺特盖繇

夫气干中立容止外着出乎其类敻然不群为殊俗

之耸畏蒙时君之清赏有仪可象于斯为贵亦有器

资眇小而识度宏达同时异派而形象克肖至千苛

刻异状兆自襁褓指物象而伦拟推善恶以斯验布

在方策咸足征焉

夫人之生也锺五行之秀肖二仪之形所禀虽同厥

貌则异乃有偶晋室之衰圮幸中原之俶扰保聚群

党僭窃位号虽邪谋凶德有乱于天常而奇姿伟状

或同于人杰斯所以资彼奸雄之气成其悖戾之咎

耳故仲尼有言曰以貌取人失之子羽是知取人之

道不在乎形貌也明矣

  状貌

夫四裔之人各处其极东西南北咸有所禀岂惟嗜

欲不同抑亦形貌有异盖天意所以别族类也或自

传译状彼主帅或因朝贡验彼使人良史存之亦图

式之盛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14:06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