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朝少君少君见我我顾乃杀之速曰诺乃朝夫人夫

人见太子太子三顾速不进夫人见其色啼而走曰

蒯聩将杀余

十五年邾隐公来朝子贡观焉邾子执玉高其容仰

公受玉卑其容俯子贡曰以礼观之二君者皆有死

亡焉高仰骄也卑俯替也骄近乱替近疾君为主其

先亡乎

哀公十四年齐简公之在鲁也阚止有宠焉及即位

使为政陈豹欲为子我臣使公孙言己已有丧而止

既而言之曰有陈豹者长而上偻望视事君子必得

志欲为子臣吾惮其为人也故缓以告子我曰何害

是其在我也使为臣

韩子十过篇智伯约韩魏以伐赵围晋阳张孟谈见

韩魏之君因与约三军之反以报襄子二君朝智伯

而出遇智过于辕门之外智过怪其色因入见智伯

曰二君貌将有变君曰何如其行矜而意高非他时

之节也君不如先之君曰吾与二主约谨矣必不然

子释勿忧勿出于口明旦二主又朝而出复见智过

于辕门智过入见曰君以臣之言告二主乎君曰何

以知之曰今日二主朝而出见臣而其色动而视属

臣此必有变君不如杀之智伯不听

国语吴伐越堕会稽获骨焉节专车吴子使来好聘

且问之仲尼曰无以吾命宾发币于大夫及仲尼仲

尼爵之既彻俎而宴客执骨而问曰敢问骨何为大

仲尼曰丘闻之昔禹致群神于会稽之山防风氏后

至禹杀而戮之其骨节专车此为大矣客曰敢问谁

守为神仲尼曰山川之灵足以纪纲天下者其守为

神社稷之守为公侯皆属于王者客曰防风氏何守

也仲尼曰汪芒氏之君也守封隅之山者也为漆姓

在虞夏商为汪芒氏于周为长翟今为大人客曰人

长之极几何仲尼曰僬侥氏长三尺短之至也长者

不过十之数之极也

庄子盗跖篇孔子往见盗跖盗跖曰丘来前若所言

顺吾意则生逆吾心则死孔子曰丘闻天下有生而

长大美好无双少长贵贱见而皆说之此上德也凡

人有此德者足以南面称孤今将军身长八尺二寸

面目有光唇如激丹齿如齐贝音中黄锺而名曰盗

跖丘窃为将军耻不取焉

左传哀公二十五年夏六月公至自越季康子孟武

伯逆于五梧郭重仆见二子曰恶言多矣君请尽之

公宴于五梧武伯为祝恶郭重曰何肥也季孙曰请

饮彘也以鲁国之密迩仇雠臣是以不获从君克免

于大行又谓重也肥公曰是食言多矣能无肥乎饮

酒不乐公与大夫始有恶

孔丛子嘉言篇夫子适周见苌弘言终退苌弘语刘

文公曰吾观孔仲尼有圣人之表河目而隆颡黄帝

之形貌也修肱而龟背长九尺有六寸成汤之容体



史记孔子世家孔子过匡阳虎尝暴匡人孔子状类

阳虎拘焉五日孔子使从者为□武子臣子卫然后

得去孔子适郑与弟子相失孔子独立郭东门郑人

或谓子贡曰东门有人其颡似尧其项类皋陶其肩

类子产然自要以下不及禹三寸累累若丧家之狗

子贡以实告孔子孔子欣然笑曰形状末也而似丧

家之狗然哉然哉孔子学鼓琴师襄子十日不进师

襄子曰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数也已习其数

孔子曰丘未得其志也已习其志孔子曰丘未得其

为人也有间曰丘得其为人黯然而黑几然而长眼

如望羊心如王四国非文王其谁能为此也

庄子德充符篇鲁哀公问于仲尼曰卫有恶人焉曰

哀骀他丈夫与之处者思而不能去也妇人见之请

于父母曰与为人妻宁为夫子妾者十数而未止也

未尝有闻其唱者也常和人而已矣无君人之位以

济乎人之死无聚禄以望人之腹又以恶骇天下和

而不唱知不出乎四域且而雌雄合乎前是必有异

乎人者也寡人召而观之果以恶骇天下与寡人处

不至以月数而寡人有意乎其为人也不至乎期年

而寡人信之国无宰而寡人传国焉闷然而后应汜

而若辞寡人丑乎卒授之国无几何也去寡人而行

寡人恤焉若有□也若无与乐是国也是何人者也

仲尼曰丘也尝使于楚矣适见豚子食于其死母者

少焉眴若皆弃之而走不见己焉尔不得类焉尔所

爱其母者非爱其形也爱使其形者也战而死者其

人之葬也不以翣资刖者之屦无为爱之皆无其本

矣为天子之诸御不爪剪不穿耳取妻者止于外不

得复使形全犹足以为尔而况全德之人乎今哀骀

他未言而信无功而亲使人授己国唯恐其不受也

是必才全而德不形者也哀公曰何谓才全仲尼曰

死生存亡穷达贫富贤与不肖毁誉饥渴寒暑是事

之变命之行也日夜相代乎前而知不能规乎其始

者也故不足以滑和不可入于灵府使之和豫通而

不失于兑使日夜无却而与物为春是接而生时于

心者也是之谓才全何谓德不形曰平者水停之盛

也其可以为法也内保之而外不荡也德者成和之

修也德不形者物不能离也哀公异日以告闵子曰

始也吾以南面而君天下执民之纪而忧其死吾自

以为至通矣今吾闻至人之言恐吾无其实轻用吾

身而亡吾国吾与孔丘非君臣也德友而已矣闉跂

支离无脤说卫灵公灵公说之而视全人其脰肩肩

瓮大瘿说齐桓公桓公说之而视全人其脰肩肩

故德有所长而形有所忘人不忘其所忘而忘其所

不忘此谓诚忘故圣人有所游而知为孽约为胶德

为接工为商圣人不谋恶用知不斫恶用胶无丧恶

用德不货恶用商四者天鬻也天鬻也者天食也既

受食于天又恶用人有人之形无人之情有人之形

故群于人无人之情故是非不得于身眇乎小哉所

以属于人也謷乎大哉独成其天

韩诗外传闵子骞始见于夫子有菜色后有刍豢之

色子贡问曰子始有菜色今有刍豢之色何也闵子

曰吾出蒹葭之中入夫子之门夫子内切磋教以孝

外为之陈王法心窃乐之出见羽盖龙旗旃裘相随

心又乐之二者相攻胸中而不能任是以有菜色也

今被夫子之教深又赖二三子切磋而进之内明

于去就之义出见羽盖龙旗旃裘相随视之如粪土

矣是以有刍豢之色

礼记祭义仲尼尝奉荐而进其亲也□其行也趋趋

以数已祭子贡问曰子之言祭济济漆漆然今子之

祭无济济漆漆何也子曰济济者容也远也漆漆者

容也自反也容以远若容以自反也夫何神明之及

交夫何济济漆漆之有乎

吕氏春秋遇合篇陈有恶人曰敦洽雠糜雄颡广颜

色如浃赪垂眼临鼻长肘而盭陈侯见而甚说之外

使治其国内使制其身楚合诸侯陈侯病不能往使

敦洽雠糜往谢焉楚王怪其名而先见之客有进状

有恶其名言有恶状楚王怒合大夫而告之曰陈侯

不知其不可使是不知也知而使之是侮也侮且不

智不可不攻也兴师伐陈

史记仲尼弟子传淡台灭明武城人字子羽少孔子

三十九岁状貌甚恶欲事孔子孔子以为材薄既已

受业退而修行行不由径非公事不见卿大夫南游

至江从弟子三百人设取与去就名施乎诸侯孔子

闻之曰吾以言取人失之宰予以貌取人失之子羽

高柴字子羔少孔子三十岁子羔长不盈五尺受业

孔子孔子以为愚

家语高柴齐人高氏之别族长不过六尺状貌甚恶

为人笃孝而有法正

史记仲尼弟子传孔子既没弟子思慕有若状似孔

子弟子相与共立为师师之如夫子时也他日弟子

进问曰昔夫子当行使弟子持雨具已而果雨弟子

问曰夫子何以知之夫子曰诗不云乎月离于毕俾

滂沱矣昨暮月不宿毕乎他日月毕竟不雨商瞿

年长无子其母为取室孔子使之齐瞿母请之孔子

曰无忧瞿年四十后当有五丈夫子已而果然敢问

夫子何以知此有若默然无以应弟子起曰有子避

之此非子之座也

韩子外储说篇宓子贱治单父有若见之曰子何臞

也宓子曰君不知贱不肖使治单父官事急心忧之

故臞也

喻老篇子夏见曾子曾子曰何肥也对曰战胜故肥

也曾子曰何谓也子夏曰吾入见先王之义则荣之

出见富贵之乐又荣之两者战于胸中未知胜负故

臞今先王之义胜故肥

独异志公孙吕面长三尺阔三寸为卫国贤臣

吴越春秋范蠡遗书文种曰越王长颈乌喙鹰视狼

步可以共患难而不可共处乐可与履危不可与安

子若不去将害于子明矣文种不信蠡乃乘扁舟出

三江入五湖人莫知其所适范蠡既去越王乃使良

工铸金像范蠡之形置之坐侧朝夕论政

孔丛子居卫篇子思适齐齐君之嬖臣美须眉立乎

侧齐君指之而笑且言曰假貌可相易寡人不惜此

之须眉于先生也子思曰非所愿也所愿者唯君修

礼义富百姓而伋得寄帑于君之境内从襁负之列

其荣多矣若无此须鬣非伋所病也昔尧身修十尺

眉乃八彩实圣舜身修八尺有奇面颔无毛亦圣禹

汤文武及周公勤思劳体或折臂望视或秃骭背偻

亦圣不以须眉美鬣为称也人之贤圣在德岂在貌

乎且吾祖无须眉而天下王侯不以此损其敬由是

言之伋徒患德之不卲美也不病毛鬓之不茂也

庄子人间世篇支离疏者颐隐于齐肩高于顶会撮

指天五管在上两髀为胁挫针治繲足以糊口鼓策

播精足以食十人上征武士则支离攘臂于其间上

有大役则支离以有常疾不受功上与病者粟则受

三锺与十束薪夫支离其形者犹足以养其身终其

天年又况支离其德者乎

孔丛子对魏王篇子高见齐王齐王问谁可临淄宰

称管穆焉王曰穆容貌陋民不敬答曰夫见敬在德

且臣所称称其材也君王闻晏子赵文子乎晏子长

不过三尺面貌恶齐国上下莫不宗焉赵文子其身

如不胜衣其言如不出口非但体陋辞气又呐呐然

其相晋国晋国以宁诸侯敬服皆有德故也以穆躯

形方之二子犹悉贤之昔臣常行临淄市见屠商焉

身修八尺须□如戟面正红白市之男女未有敬之

者无德故也王曰是所谓祖龙始者也

祖龙始乃

屠商姓名



如先生之言于是乃以管穆为临淄宰

史记滑稽传淳于髡者齐之赘婿也长不满七尺滑

稽多辩数使诸侯未尝屈辱

孟尝君传孟尝君过赵赵人闻孟尝君贤出观之皆

笑曰始以薛公为魁然也今视之乃眇小丈夫耳孟

尝君闻之怒客与俱者下斫击杀数百人遂灭一县

以去

战国策邹忌修八尺有余而形昳丽朝服衣冠窥

镜谓其妻曰我孰与城北徐公美其妻曰君美甚徐

公何能及君也城北徐公齐国之美丽者也忌不自

信而复问其妾曰吾孰与徐公美妾曰徐公何能及

君也旦日客从外来与坐谈问之吾与徐公孰美客

曰徐公不若君之美也明日徐公来孰视之自以为

不如窥镜而自视又弗如远甚暮寝而思之曰吾妻

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

欲有求于我也于是入朝见威王曰臣诚知不如徐

公美臣之妻私臣臣之妾畏臣臣之客欲有求于臣

皆以美于徐公今齐地方千里百二十城宫妇左右

莫不私王朝廷之臣莫不畏王四境之内莫不有求

于王由此观之王之蔽甚矣

拾遗记周有韩房者自渠胥国来身长一丈垂发至



吕氏春秋达郁篇列精子高听行乎齐愍王善衣练

 形貌部纪事二

史记高祖本纪高祖为人隆准而龙颜美须□左股

有七十二黑子按注索隐曰高祖感龙而生故其颜

貌似龙长颈而高鼻按正义引河图云帝刘季口角

戴胜斗胸龟背龙股长七尺八寸合诚图云赤帝体

为朱鸟其表龙颜多黑子按左阳也七十二黑子者

赤帝七十二日之数也木火土金水各居一方一岁

三百六十日四方分之各得九十日土居中央并索

四季各十八日俱成七十二日故高祖七十二黑子

者应火德七十二日之征也

河图稽命征帝刘季日角戴北斗胸龟背龙眼长七

尺八寸明圣而宽仁好任主

汉书项籍传籍季父梁尝杀人与籍避仇吴中籍长

八尺二寸力扛鼎才气过人吴中子弟皆惮籍

河图稽命征项籍怪目勇敢重瞳大口力楚之邦

汉书陈平传平为人长大美色人或谓平贫何食而

肥若是其嫂疾平之不治生产曰亦食糠核耳有叔

如此不如无有 户牖富人张负有女孙平欲得之

邑人中有大丧平家贫侍丧以先往后罢为助张负

见之丧所独视伟平随至其家门外多长者车辙谓

其子仲曰吾欲以女孙予陈平固有美如陈平而长

贫者乎 平降汉汉王拜为都尉使参乘典护军或

谗平曰平虽美丈夫如冠玉耳其中未必有也

张苍传苍归沛公以客从攻南阳苍当斩解衣伏锧

身长大肥白如瓠时王陵见而怪其美士乃言沛公

赦勿斩已而为北平侯食邑千二百户

任敖传初苍父长不满五尺苍长八尺余苍子复长

八尺及孙类长六尺余免相后口中无齿食乳女子

为乳母年百余岁乃卒

韩信传信亡楚归汉未得知名为连敖坐法当斩其

畴十三人皆已斩至信信乃仰视适见滕公曰上不

欲就天下乎而斩壮士滕公奇其言壮其貌释弗斩

与语大说之言于汉王汉王以为治粟都尉

史记吴王濞传上患吴会稽轻悍无壮王以填之诸

子少乃立濞于沛为吴王王三郡五十三城已拜受

印高祖召濞相之谓曰若状有反相心独悔业已拜

因拊其背告曰汉后五十年东南有乱者岂若邪然

天下同姓为一家也慎无反濞顿首曰不敢

拾遗记孝惠帝时有泥离之国来朝其人长四尺两

角如牙出于唇自乳已来有灵毛自蔽

淮南子道应训卢敖游乎北海经乎大阴入乎元阙

至于蒙谷之上见一士焉深目而元须泪注而鸢肩

丰上而杀下轩轩然方迎风而舞

汉书田蚡传蚡为人貌侵生贵甚按注服虔曰侵短

小也师古曰生贵谓自尊高示贵宠也

东方朔传朔初来上书曰臣朔年二十二长九尺三

寸目若悬珠齿若编贝勇若孟贲捷若庆奶油若鲍

叔信若尾生若此可以为天子大臣矣朔文辞不逊

高自称誉上伟之乃令待诏公车奉禄薄未得省见

久之朔绐驺朱儒曰上以若曹无益于县官耕田力

作固不及人临众处官不能治民从军击卤不任兵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13:06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